官方发展援助占国民总收入的百分比

无债务减免情况下的百分比

政府承诺的比例

2003

0.61%

0.38%

0.40

2004

0.41%

0.38%

0.45

2005

0.53%

0.41%

0.45

2006

0.50%

0.38%

0.50

51.本报告的撰写者赞成债务减免行动,但注意到其导致的预算增加在很大程度上是虚拟的。官方发展援助数字中所计算的价值没有反映债务减免行动所创造的实际预算空间。另外,据估计,今后比利时官方发展援助中债务减免的份额将急剧下降。除了对刚果民主共和国在2008年预计实行的2.7亿欧元债务减免,今后几年中再无主要的债务减免。如果比利时想要履行义务,从而协助其他国家实现其国际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义务,它必须拨出额外的资金来增加官方发展援助。债务减免行动可作为额外的补充。11.11.11的计算表明,在可算作官方发展援助的政府开支之外,政府在2010年以前必须另拨出10亿欧元,以实现其承诺。

(2)算作官方发展援助的条件

52.联盟也对经合组织/发展援助委员会关于算作官方发展援助的开支标准的讨论感到担忧。已经决定,捐助国通过清洁发展机制项目实现京都目标的工作在某种程度上可算作官方发展援助。比利时在经合组织/发展援助委员会内部支持这一做法。

53.经合组织/发展援助委员会进一步讨论的其他专题涉及到反恐、国防、移徙等方面的开支可否算作官方发展援助。比利时已经在2003年发展合作预算中纳入了用于难民和移民的7000万欧元。重建伊拉克的拨款也部分来自于发展合作预算。但这仍然是发展合作开支中的一个虚假增长。

54.比利时于2004年第一次向联合国刚果维和部队(联刚特派团)捐助600万欧元。它在2005年向联刚特派团拨出700万欧元。2006年,为2007年编制的这一预算增加到1000万欧元。根据经合组织的准则,这些开支不构成官方发展援助,因此不能算在0.7%的标准之内。出于透明度的原因,联盟建议,只有属于官方发展援助的费用才可纳入发展合作预算。

建议

55.委员会可建议比利时:

为发展合作增加预算,至迟于2010年达到国民总收入的0.7%,并确保发展合作开支的增加是真实的,而不仅仅是因为采用更宽泛的标准,将政府其他领域的现行开支也算作官方发展援助。

确保其发展合作工作具有更高的可预测性,包括作出多年度的预算承诺,同时反映在发展合作总局起草的战略文书和年度预算中。

B. 国际贸易、投资和融资机制中的人权义务

理由

56.尽管某些国际目标,比如世界粮食首脑会议进程和《千年发展目标》打算将遭受饥饿、营养不良和贫困的人口比例减半,但绝对饥饿和贫困的数字并没有减少或仅仅缓慢地减少,大多数国家将无法实现《千年发展目标》。联合国千年项目饥饿问题行动小组估计:50%的饥民是小农,他们几乎得不到资源(土地、种子、水、信贷……)养活自己的家人,或由于市场自由化而收入不够,或由于缺少政府支助而收入不够。另外22%是无地者,大部分依赖于体力工资生存。还有8%直接依赖自然资源生活(渔民、游牧民、土著人……)。不能平等获取资源和进入当地农业市场,目前被视为导致饥饿和贫困的主要原因。对于城市贫民,获得水和住房特别成问题。另外,生活水平低下通常影响了其他基本权利的享有,比如良好的健康和教育。

57.以下将讨论比利时在三个不同政策领域中的作用。在这些领域所作的决定对于许多饥民和贫民赖以获得象样生活的资源具有潜在的负面影响。这三个领域就是贸易协议、政府支助的比利时多国公司出口信贷与国际金融机构。我们的观点是:比利时如果没有适当评估和监督这些政策领域所作的决定对域外人权的影响,则没有遵守《公约》第二条第一款。

关切问题

(1)贸易机制:向非洲国家出口低廉和不安全的鸡肉

58.对西部和中部非洲的鸡肉出口每年增加近20%。喀麦隆是最典型的情况,在1996年至2003年之间冷冻鸡的进口增加了二十倍。20%的喀麦隆人口营养不良,65%依赖于农业。农业提供本国90%的食品消费(在1995年开始开放市场之前)。1吨鸡肉的生产意味着三个农业家庭的生计、两个城市的加工和销售工作。由于进口,其中的四分之三从欧盟(主要是法国、比利时、荷兰和西班牙)进口,喀麦隆的当地鸡肉产量从2000年的2.1万吨(应付60%的需要)下降到2003年的1.3万吨。这导致该行业失去了110,000份工作。

59.出口的鸡肉主要是在欧盟几乎不值钱的冷冻肉块,进口者以每千克0.8欧元购入,以每千克1.50欧元出售,而当地生产者必须以每千克1.8欧元的价格出售才能生存下去。对官方制定的(日益增加的)进口配额(2004年比实际进口量低三倍)的监控不严。对食品卫生和持续冷冻过程的监控甚至更成问题:雅温得的检疫站最近将喀麦隆市场上83%的冷冻鸡块定为“不适合人类消费”,细菌量比欧盟准许的限度超出达180倍。喀麦隆各医院出现的有关病例,在统计上与冷冻鸡肉的进口增加相关联。

60.联合国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委员会关于适足食物权的第12号一般性意见在第39段中权威性地规定,“国际食物贸易和援助中的产品必须安全并在文化上可为接受国的居民接受”。另外,欧盟法律禁止出口不安全食物。

61.就出口食品的销售和消费来说,比利时作为欧盟重要的食品和鸡肉出口成员国,有域外人权义务要采取措施(1)单独地在自己管辖范围内并(2)与进口国合作,尊重和保护个人的健康、食品和工作权。

(2)国家支助公司的机制:官方出口信贷

62.目前适用的关于出口信贷机构的规范框架很不全面。这些出口信贷机构是公共机构,向那些谋求在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作海外生意的比利时公司提供政府支助的出口信贷(保险、担保、费率支持)。

63.比利时没有能够确认和承认核心人权标准的域外适用。相反,对于海外经营业务的公司补贴,比利时推行和适用各种自愿和无约束力的建议和准则。另外,比利时当局显然不愿意为补贴承担责任和监督适用,以确保比利时公司域外活动或做法不违反《公约》和其他人权法。

64.比利时指定了一个国家联络中心,让利益攸关者有机会讨论比利时公司侵犯人权的商业行为的具体事例。这一做法属于经合组织《多国企业准则》的适用范围之内。这是一个为那些在加入了准则的国家内经营业务或从这样的国家经营业务的多国公司提供的自愿性原则和标准。然而必须处理许多问题。国家联络中心没有确定和承认核心人权法的域外适用。在许多情况下,国家联络中心把合同义务置于遵守国际人权法包括《公约》之上;在其他情况下,国家联络中心没有处理关于遵守《公约》的问题。国家联络中心不断辩称它不具有“申诉机制”的职能。国家联络中心缺少可见度,难以利用,也没有透明程序和问责机制。

(3)国际金融机构的投资和发展机制

65.债务取消的进展缓慢,加上在《减少贫困战略文件》的框架内通过调整措施而继续施加宏观经济条件,这妨碍了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的实现。

66.比利时参议院最近通过了旨在取消最不发达国家债务的决议。据此,比利时必须在国际金融机构内加强外交行动,以取消对国际金融机构的政府外债;这不包括作为发展合作预算一部分已经取消的数额。该参议院决议也坚定地拒绝国际金融机构所强加的宏观经济条件,并迫切要求根据新的、由《千年发展目标》所界定的社会方针为基础而取消债务。

67.国际金融机构的许多财政投资和私有化政策侵犯了人权。例如在玻利维亚,世界银行建议政府将城市用水和废水管理机构私有化。结果Aguas del Illiman-Suez公司获得了30年的优惠,在La Paz地区销售饮用水和处理废水。世界银行通过国际金融公司而拥有Aguas del Illiman-Suez公司8%的股份。由于私有化,连接饮用水和废水设施的收费相当于几乎最低月工资的8倍。在刚果民主共和国,世界银行自2004年以来通过多边投资保障机构,正在担保澳大利亚Anvil Mining公司的投资。该公司的三名雇员被刚果民主共和国以战争串谋罪名被起诉。依然是在刚果民主共和国,世界银行通过“紧急经济和社会统一支持项目”(“支持项目”,自2003年起实施)而违反了自己的内部环境政策和侵犯了俾格米人土著居民的权利。俾格米人已经于2005年在世界银行监察委员会提出申诉,但是该内部机构没有提供有效补偿。这可以从世界银行自己的声明中找到理由:“在项目中执行银行政策标准并不产生借款国的个人对银行提出申诉的实质性权利,监督小组也不等于法律补救机制,从而可以针对银行而强制实施一项决议中所援引银行政策和权利所表达的立场(……)”。

建议

68.委员会可建议比利时:

监督对第三国出口做法的人权效果,包括消费者健康和当地收入(比如农民);促进采取有效措施,包括只要未加强进口国确保食品安全和进口配额的能力和立法,就应禁止颁发冷冻鸡出口许可;在环境保护协议谈判和其他贸易协议的框架内,捍卫第三国在食品安全和适当生活标准权利方面保护战略性农业部门的权利。

在批准出口信贷和监督公司海外实践方面,注意到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的充分尊重、保护和实现。

采取明确措施执行比利时参议院有关决议,取消最不发达国家的债务。

确保在国际金融机构的决定中维护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呼吁所有多边发展项目的行为者参加制定适当的法律机制,向受影响的人民、侵权行为的受害者提供有效补救措施和法律援助。

C. 第三国的健康权

理由

69.健康是行使其他人权所不可或缺的一项基本人权。人人有权享有可获得的最高标准的健康,从而得以有尊严地生活。《阿拉木图宣言》指出:在人民健康状况上存在的严重不平等情况,特别是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以及在各国内部存在的此种不平等情况,在政治、社会和经济上都是不能令人接受的,因此是各国的共同关注。

关切问题

(1)尊重的义务:推行患者付费和医疗保险机制

70.比利时发展合作部目前使用“财政可持续性”作为卫生部门项目集资决策的关键标准。不幸的是,这导致比利时发展公司支持无效用或歧视性的项目,使第三世界国家最贫穷和最弱势的社会成员无法享有医疗保健。财务可持续性要求只以国家资源为依据,导致没有足够资金来实现基本医疗保健。特别是,卫生部门资金的不足导致此患者通过患者付费和医疗保险会员费来支付基本的医疗保健。

71.一份2004年无国界医生协会(比利时)的报告记载了患者付费和费用回收机制(确保财政可持续性的方法)对布隆迪弱势群体享有医疗保健的负面影响。2006年5月1日实施了一项布隆迪总统令,规定免费提供儿童(5岁以下儿童)和孕产妇医疗服务,改善了大多数布隆迪人的医疗保健服务。委员会第14号一般性意见强调,孕产妇医疗保健和5岁以下儿童医疗保健是《公约》缔约国的核心义务。自从执行总统令以来,布隆迪享有医疗保健设施的人口有了令人鼓舞的增加。但是由于资源不足,导致了医疗保健设施过于拥挤和其他的执行问题。

72.如委员会在第14号一般性意见中指出的,“缔约国和其他能够给予帮助的角色尤其有责任提供‘国际援助和合作,特别是经济和技术援助和合作’,使发展中国家能够履行其核心义务和其它义务”。

73.布隆迪是比利时主要发展伙伴之一。2006年10月于布琼布拉,比利时发展合作部长De Decker与布隆迪政府签署了一项为期三年的合作协定。仍然不清楚发展合作部是否对布隆迪政府提供新的财政支持,使其可以改进母婴医疗保健免费服务。同样,比利时合作援助所支持的卫生机构正致力于处理增加的病人数量,但没有新的比利时资金。与此成鲜明对比的是,某些其他捐助者根据增长的需求而迅速向政府提供额外资金以支持药品供应。

(2)保护的义务:没能影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政策

74.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最近的出版物确认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政策(比如工资开支限制和宏观经济限制)对公共开支的负面影响。另外,这些政策防碍了发展中国家提供基本医疗保健服务的能力,特别是对其保留和招募必要的卫生人力资源能力造成了负面效果。

75. 某些捐助者已经向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施加压力,要求它们调整机制,允许增加国际开支,以解决卫生人力资源危机现象。在马拉维达成的协议允许由国际集资来资助紧急人力资源行动规划,这表明有可能采取切实措施:在承诺投入国际资金后,开展自动调整,解除对于医疗工作者工资和公共开支的限制。

建议

76.委员会可建议比利时:

放弃财政可持续性要求,在有关方案可扩大基本医疗保健服务的国家积极支持和资助免费的医疗保健服务,特别是为弱势群体(比如通过提高医疗机构的利用率)。

将比利时资金应用于尊重、保护和实现健康权,并以遵守比利时的《公约》义务作为今后继续资助国际发展合作的条件。

第三部分:《公约》任择议定书

A. 任择议定书

理由

77.就关于比利时《公约》义务的本平行报告来说,比利时促进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民间团体联盟也想讨论一个更为广泛的问题,即《公约》任择议定书的问题。人们为建立一个关于侵犯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行为的申诉机制已经作了十多年的努力,南方特别是南美的伙伴组织已经强调了关于侵犯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问责制的重要性。

关切问题

78.比利时已经为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承担了一个持久的义务。它最近批准了这方面的重要欧洲文书,比如《欧洲社会宪章任择议定书》,以建立一个集体申诉制度(2003年6月批准),以及修正的《欧洲社会宪章》(2004年3月批准)。它同样承诺对地区和全球范围内的侵犯人权行为提供申诉机制。

79.就《公约》任择议定书来说,比利时是赞成以不限成员名额工作组起草和通过任择议定书的国家之一。就申诉程序的实质问题来说,比利时促进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民间团体联盟坚持认为,作为起点,比利时应当加入最近通过人权文书时所达成的关于建立申诉机制的共识,比如《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任择议定书》。比利时仍应当进一步主张有必要制定一个全面方针,从而涵盖《公约》全部的权利;主张所有个人、团体以及组织都有申诉权;主张同时纳入一个申诉和调查程序;主张有必要规定可采取临时措施,以及主张在认定侵权行为发生的情况下采取适当后续行动。

建议

80.委员会可建议比利时:

以积极的态度继续参与任择议定书的起草,同时与对该问题态度积极的欧洲联盟国家联合起来,积极参与不限成员名额工作组。

综合建议清单

81.就国家义务来说,委员会可建议比利时:

不歧视原则

更实际和有效地落实移徙工人现有的社会经济权利,进一步为移徙工人包括无证件的移民制定一个全面和注重权利的政策,并为此批准1990年《移徙公约》。

住房权

作为优先项目向最弱势群体提供住房补贴。至少30%的预算应当用于社会福利住房的必要增加;至少30%的可动用预算应用于改善私营市场所提供的住房质量;不超过30%的预算可用于促进房产购买,但让低收入群体优先获益。

建立一个机制,保障房租价格在客观上与房屋条件挂钩。

健康权

向所有庇护申请者和无证件/非法居留个人提供与比利时合法居民相同的医疗保健,以履行其国际人权义务。

受教育权

在比利时联邦和/或地方当局与马努沙人和罗姆人之间开展系统对话,以提供文化上适应/适当的教育和其他必要服务,从而为比利时马努沙人和罗姆人的教育提供必要手段。

批准、执行和促进《劳工组织第169号公约》。

82.就国际义务来说,委员会可建议比利时:

国际援助与合作

为发展合作增加预算,至迟于2010年达到国民总收入的0.7%,并确保发展合作开支的增加是真实的,而不仅仅是因为采用更宽泛的标准,将政府其他领域的现有开支也算作官方发展援助。

确保其发展合作工作具有更高的可预测性,包括作出多年度的预算承诺,同时反映在发展合作总局起草的战略文书和年度预算中。

人权义务与国际贸易、投资和金融机制

通过将域外人权义务纳入行政当局的主流和体制而对国际援助义务采取积极行动方针,特别是加强主管机构分析比利时在下述领域的政策对境外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享有情况的影响:贸易协议、官方支助的出口信贷、债务取消和国际金融机构支助的发展项目/宏观发展政策制定。

健康权

放弃财政可持续性要求,在有关方案可扩大基本医疗保健服务的国家积极支持和资助免费的医疗保健服务),特别是为弱势群体(比如通过提高医疗机构的利用率)。

将比利时资金应用于尊重、保护和实现健康权,并以遵守比利时的《公约》义务作为今后继续资助国际发展合作的条件。

83.就任择议定书来说,委员会可建议比利时:

任择议定书

以积极的态度继续参与任择议定书的起草,同时与对该问题态度积极的欧洲联盟国家联合起来,积极参与不限成员名额工作组。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