缔约国

报告

结论性意见

白俄罗斯

第四次定期报告

CAT/C/BLR/4

CAT/C/BLR/CO/4

保加利亚

第四和第五次定期报告

CAT/C/BGR/4-5

CAT/C/BGR/CO/4-5

吉布提

初次报告

CAT/C/DJI/1

CAT/C/DJI/CO/1

德国

第五次定期报告

CAT/C/DEU/5

CAT/C/DEU/CO/5

马达加斯加

初次报告

CAT/C/MDG/1

CAT/C/MDG/CO/1

摩洛哥

第四次定期报告

CAT/C/MAR/4

CAT/C/MAR/CO/4

巴拉圭

第四至第六次定期报告

CAT/C/PRY/4-6

CAT/C/PRY/CO/4-6

斯里兰卡

第三和第四次定期报告

CAT/C/LKA/3-4

CAT/C/LKA/CO/3-4

45. 委员会在第四十八届会议上审议了以下报告(请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提交的特别报告除外),并通过了以下结论性意见:

缔约国

报告

结论性意见

阿尔巴尼亚

第二次定期报告

CAT/C/ALB/2

CAT/C/ALB/CO/2

亚美尼亚

第三次定期报告

CAT/C/ARM/3

CAT/C/ARM/CO/3

加拿大

第六次定期报告

CAT/C/CAN/6

CAT/C/CAN/CO/6

古巴

第二次定期报告

CAT/C/CUB/2

CAT/C/CUB/CO/2

捷克共和国

第四和第五次定期报告

CAT/C/CZE/4-5

CAT/C/CZE/CO/4-5

希腊

第五和第六次定期报告

CAT/C/GRC/5-6

CAT/C/GRC/CO/5-6

卢旺达

初次报告

CAT/C/RWA/1

CAT/C/RWA/CO/1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特别报告

未提交报告

CAT/C/SYR/CO/1/Add.2

46. 根据议事规则第68条,委员会向每个报告国的代表发出了参加委员会审议其报告会议的邀请。除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外,其他报告接受审议的缔约国都派代表参加了对各自报告的审议。委员会在结论性意见中对此表示赞赏。

47. 委员会第四十七届会议考虑到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的处境,请该缔约国在2012年3月9日之前向委员会提交一份特别报告。缔约国拒绝提交报告及派代表参与与委员会的对话。

48. 委员会为每份接受审议的报告都指定了国别报告员和副报告员。名单见本报告附件十二。

49. 委员会为审议报告还收到了:

关于缔约国根据《公约》第19条第1款提交初次报告的格式和内容的一般准则(CAT/C/4/Rev.3);

关于缔约国根据《公约》第19条提交定期报告的格式和内容的一般准则(CAT/C/14/Rev.1)。

50. 委员会自2004年以来一直为定期报告发出问题清单。这是缔约国代表在与委员会委员的一次会议上提出的要求。委员会知道,缔约国希望预先了解在对话中可能讨论的问题,但委员会必须指出,编制问题清单大大增加了委员会的工作量。对于一个成员如此之少的委员会来说,影响尤其显著。

B.关于缔约国报告的结论性意见

51. 委员会就缔约国所提交的上述报告以及就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通过的结论性意见全文转载如下。

52. 白俄罗斯

(1) 2011年11月11日至14日,禁止酷刑委员会举行了第1036次和第1039次会议(CAT/C/SR.1036和1039),审议了白俄罗斯的第四次报告(CAT/C/BLR/4),并在禁酷委第1053次会议(CAT/C/SR.1053)上通过了下述结论性意见。

A. 导言

(2) 委员会在欢迎白俄罗斯提交的第四次报告之际,遗憾地感到报告延迟了九年之后才提交,阻碍了委员会分析继2000年上次审议之后,缔约国执行《公约》的情况。

(3) 委员会遗憾地感到,本届会议期间,缔约国未从首都派代表前往与委员会委员会晤;然而,委员会赞赏地注意到,就涵盖《公约》所列诸多领域展开建设性对话的机会。

B. 积极方面

(4)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批准或加入了下列国际文书:

《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任择议定书》(2004年2月3日);和

《儿童权利公约》的两项任择议定书(2002年1月23日和2006年1月25日)。

(5)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正在努力推行与《公约》相关领域的立法、政策和程序改革,包括:

2001年1月1日对《刑法》、《刑事执行法》和《刑事诉讼法》的修订生效;

2003年颁布了《拘留程序和条件法》;和

2008年新颁布了《关于赋予难民地位、对外籍公民和无国籍者的补充和临时保护法》。

C. 主要关注的问题和建议

基本法律保障

(6) 委员会严重关切无数持续不断的报告称,被拘留者经常被剥夺基本的法律保障,包括及时获得律师和医生和与家庭成员联系权,而且这些问题尤其涉及依据《刑法》第293条被控罪遭拘留的人。这些报告包括若干特别程序的任务负责人,包括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惩罚问题特别报告员等联合提出的一些案情,尤其述及2011年5月审判期间,Andrei Sannikov指控称,尽管在他被当局逮捕时受伤,却剥夺了他及时获得律师、与家庭联系和医治的权利,和Vladimir Neklyaev (A/HRC/17/27/Add.1, 第249段)。委员会在注意到2003年6月16日第215-Z号关于拘留程序和条件法律的同时,表示严重关切缔约国实际上未向所有被剥夺自由的人,包括被羁押在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安委)预审拘留所和遭行政拘留的被拘留者提供委员会关于缔约国从拘留伊始即执行第二条问题的第2 (2008)号一般性意见第13和14段所述的基本法律保障(第2、11和12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确保从拘留伊始即依据法律切实向所有被拘留者提供一切基本法律保障,包括及时与律师接洽并由独立医生进行体检;与家人联系;并在拘留时向他们通告其权利,包括对之提出的指控,并及时地送交法官;

保障被拘留者,包括遭行政拘留的人都可就对之拘留和待遇的合法性提出质疑;和

采取措施确保在警署和拘留所内的每一次审讯都录像或录音,作为防止酷刑和虐待的增进措施。

(7) 委员会关切家庭成员和被拘留者律师查阅拘留所登记册遭到限制。委员会还遗憾地感到未对被拘留者进行恰当的登记(第2、11和12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确保及时登记所有遭逮捕后被剥夺自由者,而且被拘留者的律师和家眷可查阅登记册。

(8) 委员会关切无数指控称,由于特勤人员着便衣实施抓捕,致使在提出酷刑和虐待行为的申诉时难以辩明其身份。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报告称一些着便衣的人逮捕并拘禁了若干名总统竞选人(A/HRC/17/27/Add.1, 第250段)而且,若干被拘留者,包括Andrei Sannikov和Vladimir Neklyaev指控称,他们曾在预审拘留期间遭受到蒙面人实施的酷刑(第2、12和13条)。

缔约国应监督规定所有当班的执法人员,包括防暴警察、安全委人员都得遵守立法,配戴身份标志;为所有执法人员配发制服,包括适当明显的身份标牌,以确保个人问责制;防止酷刑和虐待行为的保护;并对犯有违反《公约》行为的执法人员展开调查,并予以相应程度的惩罚。

强迫失踪

(9)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代表提供的资料介绍保有一个行踪案情的数据库。然而,委员会遗憾地感到,缔约国未提供充分资料阐明失踪案情,尤其是2000年委员会(CAT/C/SR.442, 第29段)或1999年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提出的下列尚未查找到下落的失踪人员案情:前任内务部长Yury Zakharenko;被解散的白俄罗斯前议会议长第一秘书Viktor Gonchar及其同伴Anatoly Krasovsky;和电视台调查记者Dmitry Zavadsky(A/HRC/16/48) (第2、11、12和16条)。

缔约国应确保对失踪人员案情的调查,旨在查寻他们下落的可靠消息,并应查明他们的命运。缔约国尤其应更新补充上述四桩案件的资料、调查的结果、对责任者实施的任何惩罚或制裁、为其亲属提供的任何补救,以及允许失踪者律师和亲属查阅数据库的级别。

酷刑

(10) 委员会深为关切有无数经常不断的指控称,缔约国境内普遍泛滥着迫害被拘留者的酷刑和虐待行为。据向委员会提供的可靠资料称,许多被剥夺自由的人,特别在逮捕之时和预审拘留期间遭受到执法人员实施的酷刑、虐待和威胁。这些指控印证了一些国际机构成员,特别是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惩罚问题特别报告员、人权理事会(第17/24号决议)、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和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表示的关切。委员会在注意到宪法第25条禁止酷刑的同时,关切地感到,缔约国的立法框架与其实际执行期间巨大的差别(第2、4、12和16条)。

缔约国应作为当务之急,立即采取有效的措施,防止全国各地的酷刑和虐待行为,包括执行在铲除国家人员的酷刑和虐待行为方面形成可衡量成果的政策。

有罪不罚和缺乏独立的调查问题

(11) 委员会仍然深为关切官员们对诸多酷刑和虐待行为的指控不及时展开公正和全面的调查和追究被控的放肆者;无独立的调查和申诉机制;对司法机构的威胁;与国际监督机构的合作度低下这种长期且普遍的格局,导致了严重的报案率不足和有罪不罚现象(第2、11、12、13和16条)。委员会尤其关切:

缺乏独立且有效的机制受理对酷刑,特别是预审拘留者指控酷刑行为的投诉,并展开及时、公正和有效的调查;

资料表明,一系列利益冲突阻碍了现行申诉机制对所收到的举报展开有效公正的调查;

向委员会提交的被羁押人员提出的申诉情况资料前后不一致。委员会严重关切地注意到,有关对那些提出申诉的人实施报复的情况,以及驳回被拘留者申诉的案情,包括Ales Mikhalevich和Andrei Sannikov的案情;和

报告指出,没有一名官员因犯有酷刑行为遭到追究。据委员会收到的资料,过去十多年来,仅依照《刑法》第424至426条关于“滥用权力或职权”较轻罪行,对四名执法人员提出了起诉。

委员会敦请缔约国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确保对一切指控公务员所犯的酷刑和虐待行为通过透明和独立核查的方式,展开及时调查,并依据犯罪行为的轻重程度,对罪犯进行惩罚。为此,缔约国应:

建立独立和有效的机制便利于酷刑和虐待行为的受害者向公共当局投诉,包括获得佐证其指控的体检证据,并确保实际保护申诉人避免因投诉或提供任何证据而遭受任何欺凌或恫吓。如先前所建议(A/56/44, 第46(c)段)所述,缔约国尤其应考虑建立一个独立和公正的全国政府间和非政府人权委员会,赋予确切的实权,以促进人权和调查所有侵犯人权行为的申诉,特别是那些涉及落实《公约》问题;

公开且毫不含糊地谴责,尤其要谴责执行人员、武装部队和监狱工作人员采用任何形式的酷刑,包括缔约国发表明确警告,任何犯有酷刑行为,或参与或协从酷刑行为的人一律都应依法追究个人的责任,并可受到刑事惩罚;

确保在对据称酷刑案进行调查期间,对于所涉嫌疑人若不停职,有可能因其本人所处的职位阻碍调查时,则更要立即实行停职;和

向委员会通报对其所提出的各指控案,包括对Ales Mikhalevich、Andrei Sannikov、Alexander Otroschenkov、Vladimir Neklyaev、Natalia Radina和Maya Abromchick案,以及2010年12月19日,防暴警察在独立广场对将近300人进行恫吓和采用不当武力的较广泛指控的调查结果。

司法机构的独立性

(12) 委员会在注意到宪法第110条和《刑事诉讼法》第22条规定设立一个独立司法机构的同时,深为关切白俄罗斯的其它法律条款,特别是那些关于对法官的纪律管束和免职、法官的任命和任期等规定有损于上述条款,而且无法保障法官对政府执行部门的独立性(第2、12和13条)。委员会尤其关切:

正如法官和律师独立性问题特别报告员所述,关切地指出的(A/HRC/ 17/30/Add.1, 第101段)恫吓和干扰律师履行专业职责是令人关切注意的问题。委员会仍关切律师协会依法虽是独立的,但实际上却受制于司法部,而且为2010年12月19日事件所涉被拘留人员辩护的几名律师被司法部吊销了律师协会会员资格;和

据称,司法机构偏袒检控方,包括对Vladimir Russkin案的审理。Vladimir Russkin指称,他被禁止传唤辩护方的相关证人和诘问指控他罪证的人,以及法庭在审理若干涉及2010年12月19日事件案件时的偏袒行为。

参照委员会先前的建议(A/56/44, 第46(d)段),委员会敦请缔约国:

依据《司法机构独立的基本原则》,充分保证司法机构的独立性;

确保司法遴选、任命、赔偿和任期均依循关于资格、品质、能力和效率等客观的标准;和

调查那些为因涉及2010年12月19日事件遭拘留的人辩护的律师,包括Pavel Spelka、Tatsiana Aheyeva、Uladszimir Toustsik、Aleh Aleyeu、Tamara Harayeva和Tamara Sidarenka等人最终被吊销律师协会会员资格的案情,并酌情恢复他们的行业执照。

监督和监察剥夺自由的羁押地点

(13) 委员会注意到总检察厅、司法部的国家公共监督委员会和地方监督委员会关于拘留监督活动的资料的同时,深为关切关于国家监督体制无独立性的报告和缺乏有效程序和报告惯例的情况。委员会还感到遗憾,有报告指控以医疗理由之外的原因,滥用送入精神病院的做法(第2、11和16条)。

委员会促请缔约国建立全面独立的机构,能对拘留所进行独立有效的不通告察访,并确保这些机构成员,包括各类且有资格的法律和医务专业人员,以及独立专家和民间社会的其他方面代表熟悉相关的国际标准。缔约国还应确保给予各成员有机会不必预告通告察访所有拘留地点且与被拘留者私下交谈,并且以及时和透明的方式,公布他们的调查结果和建议。

此外,缔约国应说情公布对被剥夺自由地点,包括精神病院进行察访的地点、时间和定期制度,以及调查结果和就上述察访结果采取的后续行动。这类资料还应提交本委员会。

(14) 委员会关切政府和非政府两类国际监督机制都无法察访白俄罗斯境内的拘留设施。委员会还对五位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特别是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和强迫失踪问题工作组的走访要求一直尚未得到回应,以及缔约国未答应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人权高专办)的走访表示遗憾(第2、11和16条)。

委员会促请缔约国:

准予独立的政府和政府间组织察访该国境内所有的拘留地点,包括警察囚禁室、预审拘留中心、安全局楼宿、行政拘留监区、医疗和精神病院所拘禁室和监狱;

加强与联合国人权机制的深入合作,尤其依照缔约国普遍定期审议(A/ HRC/15/16, 第97.17段)时所同意的,尽快应允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惩罚问题特别报告员、促进和保护见解和言论自由权问题特别报告员,和人权捍卫者处境问题特别报告员进行走访;和

考虑同意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派一个人权高专办小组进行走访的要求。

国家人权机构

(15) 鉴于若干人权机制的建议和缔约国在普遍定期审议期间关于考虑组建国家人权机构的承诺(A/HRC/15/16, 第97.4段),委员会对这方面尚无进展感到遗憾(第2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致力于依据有关增进和保护人权国家机构地位的原则(《巴黎原则》),创建一个国家人权机构。

对酷刑的定义、绝对的禁止并列为罪行

(16) 委员会虽注意到缔约国提供的资料阐明《公约》第1条所载的酷刑定义已用于对施用酷刑行为的罪犯进行刑事追究,总检察厅正在编纂一项关于修订刑事立法的议案,然而则关切国内法庭从未援用过这类酷刑定义。委员会还关切《刑法》第128至394条并未按《公约》第4条第2款把酷刑列为罪行(第1、2和4条)。

鉴于委员会先前的建议(A/56/44, 第46(a)段)以及缔约国接受了普遍定期审议期间提出的建议(A/HRC/15/16, 第97.28和98.21段),缔约国应毫不拖延地,全面遵循《公约》第1条和第4条规定,界定酷刑行为并将之列为罪行。此外,委员会建议缔约国确保绝对禁止酷刑是一项不可减损的规定,而且相当于酷刑的行为绝不受任何法定有效时限的限制。

《公约》在国内法律体制中的适用

(17) 在欢迎白俄罗斯依据《法律和条例法》第20条直接援用其作为缔约国的各项国际条约之际,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尚无有关法庭直接援用《公约》下达判决的资料。委员会遗憾地感到有报告称,尽管在理论上可行,但国内法庭从未援用过《公约》(第2和10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采取必要措施,确保国内法律体制实际援用《公约》条款,并切实履行《法律和条例法》第20条,具体为司法机构和执法人员开展广泛的培训,使之充分悉知《公约》条款及其可直接援用的性质。此外,缔约国应汇报国家法庭或行政机构落实《公约》所载权利的各项裁决。

以酷刑手法提取的证据

(18) 在注意到《公约》第27条禁止接受通过酷刑手法提取的证据,和缔约国接受了普遍定期审议期间就此提出的各项建议(A/HRC/15/16, 第97.28段)之际,委员会关切,一些揭露在酷刑和虐待行为之下提取供述案件的报告,以及尚无关于任何官员因提取这类供述可能遭到追究和惩处的资料。委员会收到的资料阐明,对于某些案件,尽管有指控称系在胁迫和恫吓之下提取的供词,然而,法官则依据与被告审理期间的证词自相矛盾的被告预审供词进行审判。委员会遗憾地感到,缺乏关于依据后来被篡改,且据称以酷刑方式提取的供词,对Nikolay Avtukhovich和Vladimir Asipenka进行判罪的案件资料(第15条)。

缔约国应采取必要步骤确保,依据相关的国家立法和《公约》第15条规定,法庭审理切实不得接受酷刑或胁迫之下提取的供词。缔约国应确保,法官询问每一位被拘留者在羁押期间是否遭受到酷刑或虐待,而且每当法庭感到有怀疑时,法官可下令进行必要的体检。法官应排除胁迫之下的供述,尤其当产生法庭怀疑,感到有必要时,即可以体检方式印证上述宣称。每当有理由认为发生过酷刑行为,特别当供述是唯一提交的案情证据时,即应展开及时和公正的调查。为此,缔约国应保障国际政府或非政府组织出席法庭听审。

此外,委员会请缔约国提交资料阐明,是否有任何官员因在酷刑之下提取供词而遭到起诉和惩治;倘若有的话,请提供详情说明案件,以及对所述责任者实行的任何惩罚和制裁。

拘留条件

(19) 在欢迎缔约国致力于改善被拘留者羁押条件(CAT/C/BLR/4, 第21段及其后段落)和缔约国接受普遍定期审议期间为之提出的各项建议(A/HRC/15/16, 第97.30段)之际,委员会仍深为关切,继续不断有报告称,这些剥夺自由监禁地点的条件差,包括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就诸如明斯克的SIZO等一些拘留所的条件(A/HRC/4/ 33/Add.1, 第16条)发出的呼吁。这包括过度拥挤、糟糕的饮食,以及缺乏基本卫生设施和医疗照顾欠缺问题(第11和16条)。

缔约国应努力致使剥夺自由地点的拘留条件符合《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和其它相关国际和国家法律标准,尤其是:

减轻监狱过度拥挤状况,并考虑依据《联合国非拘禁措施最低限度标准规则》(《东京规则》),创建非拘禁形式的拘留法;

确保所有被拘留者都可获得和得到必要的食物和健康照顾;和

确保所有未成年人在整个被羁押或监禁期间都与成年人分开关押,并为他们提供教育和娱乐活动。

(20) 在注意到代表团提供的资料称总检察厅没有收到过被拘留女性关于对她们进行威胁或暴力侵害申诉的同时,委员会关切一些监禁地点发生过同监囚犯和公共官员的暴力行为或威胁的报告(第2、11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依据《联合国女性囚犯待遇和女性罪犯非拘禁措施规则》(曼谷规则)采取及时和有效措施,打击监狱内暴力行为。缔约国还应建立和促进一个受理性暴力问题申诉的有效机制,并确保执法人员得到关于绝对禁止性暴力这种形式的酷刑行为以及关于如何受理这类投诉的培训。

培训

(21) 委员会遗憾地感到,尚无资料说明如何针对医务和执法人员、安全和监狱官员、司法官员以及从事羁押、审讯或处置被国家或官方管制者事务的其他人员展开有关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惩罚问题的培训。委员会还遗憾地感到,尚无就所提供培训开展的情况评介和评估工作(第10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为所有从事《公约》第10条所列各类职能的人员组办关于《公约》条款和绝对禁止酷刑,以及审讯规则、指令和方法,特别是与民间社会组织合作方面的定期培训;

为所有相关的人员,尤其包括医务人员,举办如何辨别酷刑和虐待的迹象,和如何运用《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有效调查和文件记录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的培训;

奉行敏感地关注性别问题的方针,对负责羁押、审讯和处置遭任何形式逮捕、拘留或监禁女性的人开展培训;和

定期评估这类关于减少酷刑和虐待行为培训和教育方案的实效和影响。

侵害妇女和儿童的暴力,包括家庭暴力

(22) 在欢迎缔约国采取了打击侵害妇女和儿童暴力行为的措施之际,委员会关切(a) 长期顽固存在的暴力现象,以及尚无关于对犯有侵害妇女和儿童的暴力,包括家庭暴力的人进行追究的资料;和(b) 为遭受上述暴力的受害者提供切实的援助和赔偿。委员会遗憾地注意到,正如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所指出的,因遭家庭暴力被杀害的妇女人数颇高,然而《刑法》却未针对家庭暴力和婚姻内强奸列出单独的条款(CEDAW/C/BLR/CO/7, 第19段) (第2、14和16条)。

缔约国应加强努力为防止、打击和惩治侵害妇女和儿童的暴力,特别是家庭暴力,修订该国的刑事立法,并为暴力受害者提供直接的保护和长期的康复工作。此外,缔约国应扩大为法官、律师、执法机构和直接与受害者接触的社会工作者及广大公众开展提高对家庭暴力问题认识的运动和相关培训。

贩运人口

(23) 在欢迎缔约国致力于削除贩运人口现象并将罪犯绳之以法的同时,委员会关切有报告称,贩运人口,特别是贩运妇女,依然是一个相当大的问题,然而,白俄罗斯依然是一个贩运受害者的起源、过境和目的地国(第2、10和16条)。

鉴于贩运人口,特别是贩运妇女和儿童问题特别报告员,继2009年5月对白俄罗斯走访之后提出的建议(A/HRC/14/32/Add.2, 第95段及其后段落),缔约国应采取有效措施,包括通过区域和国际合作,解决贩运人口的根源,尤其是贩运与性剥削密切的关联关系,继续追究和惩罚罪犯,为受害者提供补救和恢复服务,并开展对执法人员,特别是边境和海关人员的培训。

补救,包括赔偿和恢复

(24) 委员会遗憾地感到缺乏下述资料:(a) 法庭下令并切实向酷刑受害者,或其被抚养者提供的补救和赔偿措施,包括恢复举措,和(b) 为受害者进行医治和重新融入社会服务,及其它形式援助,包括医务和心理康复援助。委员会遗憾地感到,明斯克市法庭驳回了就拘留期间蒙受的精神伤害寻求赔偿的诉求(第14条)。

缔约国应为受害者提供切实的补救和赔偿,包括恢复,并向委员会通告这类案件的情况。此外,缔约国应提供法庭下令为酷刑受害者及其家属采取补救和赔偿措施的情况。这些应包括每起案件提出并获准的诉求,以及责令并实际偿付的数额。此外,缔约国的下次定期报告应向委员会通报相关的统计数据和个人获得此类赔偿的案例。

人权捍卫者

(25) 委员会深为关切无以计数,频频不断地有指控揭露针对人权捍卫者和记者的各类恫吓、报复和威胁的严重劣行,以及没有就此类指控展开过任何调查的信息。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如2011年9月,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向人权理事会进行口头汇报时所称,有若干报告述及有关拒绝准予一些独立的非政府组织登记,诉诸威胁和刑事迫害、逮捕、袭击办公室行动和威吓行动,以及人权捍卫者境况问题特别报告员和促进和保护见解和言论自由权问题特别报告员发出的紧急呼吁。委员会遗憾地感到,尽管人权事务委员会(就第1296/2004号来文)发表了意见而且各位特别报告员发出了若干呼吁(A/HRC/17/27/Add.1, 第331段),但最高法院维持了司法部原先的裁定,不准许Viasna人权中心登记(第2、12和16条)。

缔约国应采取一切必要的步骤,确保保护人权捍卫者和记者不会因他们的活动遭受恫吓或暴力,并及时、公正和彻底的调查、追究和惩罚这类行为。委员会尤其建议缔约国:

承认非政府组织在援助缔约国履行其《公约》义务方面发挥的至关重要的作用并使之能筹措和筹集足够的资金开展这些组织和平的人权活动;

向委员会通报对指控主管机构侵害和骚扰人权捍卫者和记者的案情,包括Irina Khalip和Andrzej Poczobut两位记者;白俄罗斯-赫尔辛基委员会主席Aleh Gulak;和Viasna主席,Ales Byalyatski等案情的调查结果;和

通报落实人权事务委员会上述关于各位申诉人:即11位Viasna成员应获得适当补救,包括准予Viasna重新登记的决定等最新情况。

难民和寻求庇护者

(26) 在欢迎2008年新颁布了《向白俄罗斯境内的外籍公民和无国籍者提供难民地位、补充和临时保护法》之际,委员会注意到,该国的立法和执法举措应再加修订,以便与国际人权和难民法全面接轨(第3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修订目前驱逐、驱回和引渡方面的程序和惯例,以全面履行《公约》第3条承担的义务。缔约国应保障加强保护寻求庇护者、难民和其他需要国际保护的人;提高该国确定难民地位程序的质量;并考虑批准1954年《关于无国籍人地位公约》和1961年《减少无国籍状态公约》。

死刑

(27) 委员会关切关于死刑犯的恶劣条件,和围绕死刑犯行刑的秘密和无法琢磨氛围的报告,包括有报告称,死刑犯被执行之后数天,甚至数星期后才通知家属;家属们无机会最后一次探访死囚;并且不告诉家属死囚的掩埋地点。此外,委员会还深感关切有报告称,一些在押死囚得不到基本的法律保障,而且有关死囚待遇问题,当局的报告与其他各类消息渠道方面的报道存在着出入差别。委员会虽注意到,议会工作组仍在考虑是否可暂停执行死刑,然而,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尽管人权事务委员会发出了暂停对正在审议的两名在押死囚执行死刑的要求(第1910/2009和1906/2009号来文),却被执行了死刑(第16条)。

缔约国应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改善关押在死囚牢房囚犯的条件,并确保他们得到《公约》所列的一切保护。此外,缔约国应纠正围绕着行刑的秘密和无法琢磨的氛围,从而眷属们不会再有无法确定和饱受煎熬的感受。委员会还建议缔约国考虑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任择议定书》,旨在废除死刑。

收集数据

(28) 委员会遗憾地感到,尚无有关《公约》所涉诸多领域的综合及分类数据,特别是关于对执行、安全和监狱人权所犯的酷刑和虐待行为,以及强迫失踪、贩运和家庭暴力,以及性暴力等行为的申诉、调查、追究和定罪情况的统计数据(第12和13条)。

缔约国应汇编和向委员会提供与监督全国执行《公约》情况相关的统计数据,包括有关酷刑和虐待行为、贩运、家庭暴力和性暴力案件的举报、调查、追究和定罪情况,以及上述所有这类申诉和案件的结果,包括为受害者采取的赔偿和康复举措。

与联合国人权机制的合作

(29)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加强与联合国人权机制的合作,包括允许提出要求的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特别是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惩罚问题特别报告员、人权捍卫者境况问题特别报告员、促进和保护见解和言论自由权问题特别报告员和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前来走访。

(30)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考虑尽快批准《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任择议定书》。

(31)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考虑遵照《公约》第21和22条发表声明。

(32) 委员会请缔约国批准其尚未成为缔约国的一些联合国核心人权条约,特别是《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和旨在废除死刑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项任择议定书》。在注意到缔约国普遍定期审议(A/HRC/15/16, 第97.1和98.3段)期间所作的承诺之际,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致力于批准《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和《残疾人权利公约》及其任择议定书。

(33) 缔约国被要求通过官方网站、传媒和非政府组织,以适当语言,广为散发其提交委员会的报告及委员会的结论性意见。

(34) 委员会请缔约国在2012年11月25日前提供跟进资料,阐明如何回应委员会的下列相关建议:(a) 确保或增强对被拘留者的法律保障;(b) 进行及时、公正和有效的调查;和(c) 针对本文件第6、11和14段所列的酷刑和虐待行为,追查嫌疑和制裁罪犯,并为受害者采取相关的纠正和补救措施。

(35) 缔约国被要求依据国际人权条约提交报告的协调准则(HRI/GEN.2/Rev.6)所列的核心文件要求,更新该国的共同核心文件(HRI/CORE/1/Add.70)。

(36) 缔约国被要求在2015年11月25日前提交下次,即第五次定期报告。为此,委员会请缔约国依据任择报告程序,同意在提交定期报告之前,于2012年11月25日就委员会向缔约国转送的一份问题清单编撰汇报。根据《公约》第19条,缔约国对此问题清单的答复将构成该国向委员会提交的下次定期报告部分。

53. 保加利亚

(1) 禁止酷刑委员会在2011年11月9日和10日举行的第1032次和第1035次会议(CAT/C/SR.1032和1035)上审议了保加利亚的第四和第五次合并定期报告,并在2011年11月24日的第1054次会议(CAT/C/SR.1054)上通过了以下结论性意见。

A.导言

(2) 委员会欢迎保加利亚根据其报告准则提交的第四和第五次合并定期报告(很遗憾该报告推迟了两年提交)以及对问题清单(CAT/C/BGR/Q/4-5)的答复。

(3) 委员会赞赏与缔约国高级别、多部门代表团开展的开诚布公和有建设性的对话,并感谢代表团明确、坦诚和详细地回答了委员会委员提出的问题。

B.积极方面

(4) 委员会欢迎自审议缔约国第三次定期报告以来,缔约国已批准或加入了下列国际文书:

《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任择议定书》,2011年;以及

《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任择议定书》,2006年。

(5)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签署了2010年6月与希腊缔结的打击有组织犯罪,包括走私、人口贩运和毒品的双边合作协议。

(6)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不断努力修订《公约》相关领域的法律,包括2007年关于设立最高司法委员会的《宪法》修正案,以及:

新《民事诉讼法》,自2008年3月1日起生效,涉及为酷刑受害者提供赔偿或康复服务;

《司法制度法》,自2007年8月10日起生效,以及2009年通过的《2009-2013年司法改革战略》;

《庇护和难民法修正案》,规定了难民身份决定程序的机制,2007年;

《犯罪受害者援助和金钱赔偿法》,自2007年起生效,以及《犯罪受害者援助和赔偿国家战略》;

新《行政诉讼法》,自2006年7月12日起生效,涉及酷刑的预防和惩罚以及外国人质疑驱逐令的可能性;

新《刑事诉讼法》,自2006年4月26日起生效,涉及禁止酷刑的程序保障以及关于预防酷刑和规范警方拘留的规定;

《法律援助法》(2006年)和国家法律援助局的设立;

新《卫生法修正案》,自2005年5月1日起生效,涉及精神疾病患者的治疗程序;

《刑法》的若干修正案,自2004年起生效,特别是对第287条的修正,该条与《公约》规定酷刑为犯罪行为有关。

(7) 委员会还欢迎缔约国为更好地保护人权和落实《公约》,努力修订其政策、方案和行政措施,包括:

通过《监狱设施发展战略》(2009-2015年)和2010年《改善剥夺自由场所条件的方案》;

《全国儿童战略》(2008-2018年)和2010年2月24日通过的《保加利亚关于儿童照料教养非机构化的设想》;

《打击犯罪和腐败综合战略》,2010年;

《拘留场所改革战略》(2009-2015年);

《“2005-2015年罗姆人融入十年”倡议国家行动计划》和《罗姆人融入保加利亚社会框架方案》(2010-2020年);

《精神健康国家行动计划》(2004-2012年)。

C.主要关注问题和建议

酷刑的定义、绝对禁止酷刑和对酷刑的定罪

(8) 委员会表示关切,《刑法》未纳入包括《公约》第1条所有要件在内的全面的酷刑定义,且未按照《公约》要求,将酷刑作为一种单独的罪行定罪。委员会注意到,司法部设立的制定新《刑法》的工作组尚未讨论关于包含酷刑定义的新罪行的条款所在的章节(第1和第4条)。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采纳涵盖《公约》第1条包含的所有要件的酷刑定义。缔约国应采取有效的立法措施,将酷刑作为一项单独和具体的罪行纳入其法律,并确保对酷刑的惩罚与罪行的严重程度相当。缔约国应确保绝对禁止酷刑是不可减损的,且构成酷刑的行为不受到任何时效性限制。

基本法律保障――获得律师服务和法律援助

(9)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在法律上以及通过发布适当指令采取了措施,保证被拘留者得到通知的权利、聘请律师服务的权利、获得独立的医疗服务的权利,以及自拘留之时起便被告知指控的权利。委员会表示关切的是,在实践中,被拘留者未必能在被警方拘留24小时内获得律师服务,而且在被警方拘留的人中,仍然只有一小部分人――即能够负担得起私人律师的被拘留者――能够找到律师。委员会还表示关切的是,有指控称警方不愿在拘留一开始便允许被拘留者与律师接触,律师接到通知并前往警察局方面存在拖延。委员会进一步表示关切:国家法律援助局人手不足且资源紧缺,这妨碍了经济或社会地位不平等的人获得公平审判的权利,体现为诉诸司法的不平等以及在审判中获得辩护的不平等;除穷人外,少数群体成员和某些类别的外国人,例如寻求庇护者和非正规移徙者,也不具有平等诉诸司法的机会(第2条)。

委员会建议保加利亚当局再次指示所有警察官员,他们有自拘留之时起便为所有被拘留者提供律师的法律义务。此外,委员会建议缔约国采取适当措施,消除平等诉诸司法权利的所有障碍;并建议缔约国确保国家法律援助局获得充分的资金和人力资源,以便就所有类别的被拘留者行使其职能。

警察的暴力行为和枪支的使用

(10) 委员会对执法人员广泛使用武力和枪支表示关切,包括欧洲人权法院2010年对缔约国作出不利判决的八个案例,其中一半导致了受害者死亡;还对《内政部法案》(第七十四条)允许的枪支使用范围;执法人员实施的暴力行为,包括酷刑、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以及拒绝向受害者提供拯救生命的医疗援助;以及迄今为止的起诉屈指可数表示关切(第2、12、13和16条)。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修订其法律,以确保枪支使用规定符合国际标准,包括《执法人员使用武力和火器的基本原则》。缔约国还应采取措施消除警察在调查期间一切形式的骚扰和虐待,并及时、彻底和公正地调查对执法人员不必要且过分使用暴力的指控,根据其行为的严重性起诉并惩处责任人,并向受害者提供赔偿,包括尽可能完全康复的方法。

对拘留场所以及其他存在被剥夺自由者的地点的独立监督

(11)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批准《公约》任择议定书,并计划在一年内建立一个国家预防机制。委员会表示关切:并非所有拘留情况下都允许民间社会组织的独立监督,保加利亚赫尔辛基委员会等非政府组织需要获得公诉人的允许才能在审判前接触被拘留者(第2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确保独立的非政府机构能够对所有拘留场所开展独立、有效和定期监督。

司法系统改革

(12)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制定了《2009-2013年司法改革战略》,对司法改革没有进展表示关切,包括对所报关于法院和起诉机关联合治理等错误理念表示关切。委员会表示关切:法官和最高司法委员会委员的甄选和任命缺乏透明;司法独立原则既没有得到司法部门以外的机关,包括高级别政府官员的尊重,也没有在司法部门内充分执行;存在对司法系统腐败的指控,以及对执法缺乏信任,导致公众对司法系统缺乏信任(第2和第13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考虑法官和律师独立性问题特别报告员2011年5月16日的初步结论和意见以及国际标准――特别是《关于司法机关独立的基本原则》、《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关于检察官作用的准则》以及《关于司法行为的班加罗尔原则》,加快司法改革步伐。缔约国应确保法官,包括最高司法委员会委员的甄选和任命过程透明,标准客观,所有参选人机会平等。缔约国应提高司法及其他官员和广大民众对司法独立重要性的认识。司法进程不应受到任何外部干涉。缔约国应加大打击腐败的力度,确保所有疑似腐败案件均得到及时、彻底和公正的调查,并特别在2010年《打击犯罪和腐败综合战略》的框架下起诉这类案件。

国家人权机构和国家保护机制

(13) 委员会表示关切:缔约国迄今为止尚未根据《促进和保护人权的国家机构的地位的有关原则》(《巴黎原则》)设立国家机构,但是注意到监察员和保加利亚保护免遭歧视委员会已向国家人权机构国际协调委员会提交了认证申请,申请作为增进和保护人权的国家机构(第2、11和13条)。

委员会建议监察员和保护免遭歧视委员会遵守《促进和保护人权的国家机构的地位的有关原则》(《巴黎原则》)。

寻求庇护者获得公平的程序

(14) 委员会表示关切:缔约国尚未采取措施确保落实寻求庇护者和难民的所有权利,包括解决寻求庇护者的拘留和转移、缺乏翻译和法律援助服务、以国家安全考虑为由驱逐外国人等问题(第3、11和14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修订《国家难民署、移民局与边防警察的责任及其之间协调的指令》第十六条,正式废除允许以非法入境为由拘留寻求庇护者的规定,并根据《庇护和难民法》第二十九条和第三十条(a)款,确保寻求庇护者获得食宿、身份文件、医疗、社会援助、教育和语言培训;

确保只在必要时,作为万不得已的手段拘留寻求庇护者,拘留时间应尽可能短,并且充分执行防止驱回的保障;

尽早开放盼望已久的Pastrogor中转中心,以纠正当前因接待设施不足而将寻求庇护者转移到拘留中心的做法;

确保所有接收寻求庇护者的过境点和中心提供口译和笔译服务;

确保国家难民署恢复其法律援助方案,并确保以专业方式编写报告、寻求庇护者提出的证据、会议记录以及采访稿。

无国籍状态的定义

(15) 委员会表示关切:缔约国的法律没有规定无国籍人的法律定义,没有确定这类人士的法律框架或机制(第2和第3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考虑在其法律中引入对无国籍人的定义,并且建立确定无国籍状态的法律框架和机制。委员会鼓励缔约国考虑加入1954年《关于无国籍人地位的公约》和1961年《减少无国籍状态公约》。

不驱回

(16) 委员会对缔约国尚未充分履行《公约》第3条规定的关于遵守不驱回原则的义务(第3条)表示关切。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实施确保遵守不驱回原则的保障,包括考虑是否有充分理由显示寻求庇护者在被驱逐后可能遭遇酷刑或虐待危险;

修订其法律,以保障具有中止当前行动效果的国内上诉权,并且在上诉结果公布之前遵守所有关于庇护和驱逐程序的保障和临时措施;

确保庇护案件和上诉中的寻求庇护者能够获得口译服务;

对《公约》第3条涵盖的情况开展全面的风险评估,特别是确保对法官进行适当培训,让他们了解接收国的酷刑风险,并主动开展单独谈话,以评估申请人个人面临的风险;以及

根据欧洲人权法院的裁决跟进案件,特别是两名巴勒斯坦寻求庇护者被拒的案件,Youssef Kayed在2010年11月27日返回黎巴嫩时遭到酷刑,Moussa Kamel Ismael同样也在2010年11月27日返回黎巴嫩时遭到酷刑,在下次定期报告中向委员会介绍关于这两人状况的最新情况。

对《公约》第4条所述罪行的管辖权

(17) 委员会表示关切:由于缺乏符合《公约》定义所述具体且自然应受到惩罚的酷刑罪行,保加利亚当前的法律没有规定对所有酷刑行为拥有对《公约》第4条所述罪行的管辖权(第5、6和7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根据《公约》通过一项酷刑定义,以确保可依据对《公约》第4条所述罪行的管辖权起诉一切酷刑行为,不仅限于构成战争罪的酷刑行为,并确保根据《刑法》第六条引渡或起诉保加利亚境内发现的所有实施酷刑的嫌疑人。

通过酷刑获得的证据不可接受

(18) 委员会对缔约国缺乏确保通过酷刑获得的证据不可接受的法律表示关切(第15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根据《公约》颁布法律,明确禁止使用通过酷刑获得的声明(第15条),还建议缔约国主管部门汇编统计数据,并向委员会提交将通过酷刑获得的证据视为不可接受的案件。

对社会照料机构中的人,包括精神残疾者的治疗

(19) 委员会表示关切:

国家和省级社会照料机构、特别是医疗机构中的精神残疾者,无法充分享有身心健全权得到尊重的法律和程序保障;失去法律能力者以及决定和偏好不被考虑在内者无法质疑对其权利的侵犯;接收程序和监护制度中的工作人员往往正是残疾人照料机构的官员,这可能导致利益冲突以及实质拘留,而监护人对治疗的同意可能构成强制治疗;实行限制、强制进行侵入性和不可逆的治疗,例如使用神经安定药物;精神医疗机构没有独立的监察机制;工作人员的能力、专家访问的频率、这类机构的物质条件,包括位置偏远,远离家人及大型医疗中心等;

机构照料的精神残疾儿童的当前和未来状况,同时注意到计划从机构照料转变为类似于家庭环境的社区型照料,在15年内关闭所有儿童照料机构;2000-2010年期间有238名精神残疾儿童死亡,其中四分之三死于可预防的疾病,166起刑事调查中没有一起提出上诉,最近在Medven死亡的两名儿童死于类似的情况;2010年关于《卫生法》下的非自愿拘禁和治疗以及《刑法》下的胁迫拘禁以进行治疗的调查中,没有发现违法情况;虽然正在实施取消机构照料的计划,但是不应影响对现有设施进行必要的保养和翻新(第2、11、12、13、14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审查剥夺精神残疾者法律能力的法律和政策,为其权利提供法律和程序保障,确保他们及时获得对决定的有效司法复审,以及对侵权行为的有效补救;

逐个评估案件,确保特别是在实行限制、强制进行侵入性和不可逆的治疗,例如使用神经安定药物时,尊重受机构照料者的身心健全权;确保将他们的决定和偏好考虑在内;

采取有效措施规范监护制度,以避免利益冲突以及构成强迫治疗和实质拘留的情况;

密切监督司法机构和独立监察机制的安置情况,以确保落实保障和国际标准,包括《保护精神病患者和改善精神保健的原则》;

提供充足的有能力的专业工作人员,对设施进行必要的修复,这些设施应位于大城市,并设有医院和医疗中心;

确保适当地调查、起诉、定罪和惩治那些导致受机构照料的精神残疾儿童死亡的人;

修订并巩固法律,以加强问责并防止再次发生和有罪不罚,规范照料机构中授权的治疗,特别是对精神残疾者的治疗。应当根据《公约》条款,关注每名儿童的个别需要和医生指定的适当治疗;

确保独立机制,包括国家人权机构和民间社会组织经常对所有机构,以及对取消机构照料做法的实施情况,包括为维持可持续的照料制度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取消照料机构的情况进行专业的监督和监测。

培训

(20) 委员会表示关切:缔约国没有将关于《公约》条款,特别是绝对禁止酷刑,包括性暴力的条款以及关于《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有效调查和文件记录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的专门培训作为法官、执法人员和监狱工作人员等相关官员的强制性培训(第10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制订并实施培训方案,以确保法官、公诉人、执法人员及监狱工作人员充分了解《公约》条款,特别是绝对禁止酷刑的条款,并确保不容忍任何侵权行为,将对这类行为进行调查并起诉实施者;

制订培训单元,以提高执法人员及其他相关人士对基于族裔和宗教的歧视的认识;

为医务人员和其他参与拘留、审讯或处理任何遭受各种形式逮捕、拘留或监禁的人,以及其他参与酷刑文件记录和调查的专业人员定期、系统地提供关于《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的有效调查和文件记录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的培训,还应确保为参与庇护确定程序的个人提供该培训;

制订和执行一种评估培训和教育方案在减少酷刑和虐待案件方面的有效性和影响的方法。

拘留条件

(21)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计划修建新的拘留设施并修复现有设施,对保加利亚的拘留条件仍然陈旧、不卫生、过于拥挤,不符合国际标准表示关切。委员会特别表示关切:由于过于拥挤,许多监狱的平均居住面积已经只有人均1平方米,远低于建议的6平方米的标准,一些被拘留者不得不睡在地上;没有建立新的拘留设施,只有极少数设施得到修复;由于预算限制,工作人员-囚犯比例没有提高;监察员在2009年着重指出有必要改革监狱系统,根据《2009-2015年拘留场所改革战略》划拨的监狱修复资金在2009和2010年大幅削减;饮用水、卫生、用电、厕所、食物的质量和数量、有目的的活动和锻炼等物质条件均不符合国际标准(第11和16条)。

委员会建议:

缔约国加大努力并投入更多资金,以便拘留设施的居住条件符合国际标准,例如《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

加快执行《拘留场所改革战略》(2009-2015年)和2010年《改善剥夺自由场所条件方案》;

通过建造新监狱和修复现有监狱以及增加所有拘留设施工作人员人数的具体时间框架;

增加预算资金,用于为被拘留者提供基本设施,包括饮用水、食物、用电、卫生,确保充足的自然和人工光源,以及牢房中的供暖和通风,为需要精神病医生监督和治疗的被拘留者提供社会精神支助照料。

委员会请缔约国根据《联合国非拘禁措施最低限度标准规则》(《东京规则》),更多地使用监外教养以减轻监狱的拥挤程度。

(22) 委员会对五个关押在押犯人的场所仍然存在秘密调查拘留设施表示关切。委员会表示关切:一些牢房没有窗户,一些人均居住面积不到1平方米,还有一些没有提供室外活动的场所。此外,委员会还对许多警察局的拘留条件表示关切,他们的牢房不符合国际卫生标准,不适合隔夜关押,在某些情况下,被拘留者在最初的24个小时被关在称为“笼子”的有围栏的区域,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禁止将被拘留者铐在栏杆和管道上,但是对有报道称一些被拘留者被铐在无法移动的物体,例如散热器和管道或椅子上长达6小时表示关切(第11条)。

委员会建议:

缔约国采取紧迫措施,确保调查拘留中心的在押犯人以及警察局的被拘留者的待遇符合国际标准。委员会敦促缔约国修建新的调查拘留中心或改建或修复现有设施,以便所有被拘留者都能住在地面以上,且符合最低国际标准。警方的拘留设施应配备足够多适合隔夜拘留的牢房,拥有适当的物质条件,例如干净的床垫和毯子以及充足的照明、通风和供暖;以及

应在法律和实践中禁止将人铐在无法移动的物体上。

囚犯间的暴力行为和拘留中的死亡

(23) 委员会表示关切:监狱过于拥挤且工作人员不足导致拘留设施中囚犯间的暴力行为,包括性暴力行为,晚间尤为严重;2007年1月至2011年7月的总共3,161起案件中,仅22起开始了调查程序。委员会还对有报道称自2008年以来,特别是2011年囚犯间的暴力行为有所增加表示关切。委员会还对极少报道的性暴力事件,包括强奸,偶尔导致自杀的骚扰和殴打案件,以及每年大约40至50例拘留中死亡的案件表示关切(第2、11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通过消除导致囚犯间暴力行为的因素,例如监狱过于拥挤、工作人员不足、缺乏空间和物质条件差、缺乏有意义的活动、可获得毒品,以及长期不和的团伙,大力防止囚犯间暴力行为;

注意保护囚犯,特别是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者免遭囚犯间暴力的侵害,关注囚犯以及参与暴力者的社会心理学背景,调查并惩治这类事件;

增加工作人员,包括接受过囚犯间暴力管理培训的工作人员人数;

通过引入额外的视频监督设备等方式,提高特别是晚间监督和监测的质量和频率;以及

公正、彻底和及时调查所有拘留中的死亡案件,包括自杀案件,公布调查结果并起诉导致他人死亡的暴力行为的实施者。

单独囚禁和被判无期徒刑的囚犯

(24) 委员会表示关切:被拘留者仍然因违反纪律被单独监禁长达14天,并出于防止逃跑、侵犯生命权或造成其他人员死亡以及其他罪行的目的,单独监禁长达两个月。委员会还表示关注,现行法律按照对无期徒刑囚犯的判决的规定,在头5年实行严格的隔离制度,而且这些囚犯在牢房外通常戴着手铐。委员会特别表示关切:一些寻求庇护者也长期被隔离监禁(第2、11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考虑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问题特别报告员的建议(A/66/268),他敦促各国禁止将单独监禁作为惩罚手段――不论是作为司法判刑还是纪律处分措施的组成部分,建议各国拟订和执行替代性纪律制裁措施,以避免使用单独监禁(第84段)。委员会建议减少单独监禁的时间以及相关限制。应毫不拖延地终止单独监禁寻求庇护者的做法。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考虑修订关于在服刑头五年实行严格的隔离制度,以及无期徒刑服刑者在监狱外必须戴手铐的法律。无期徒刑服刑者应当能够融入监狱的主流人口。

家庭暴力

(25) 委员会表示关切:缔约国对家庭暴力概念的解释狭隘,且未将该现象作为一项具体的犯罪行为纳入《刑法》。委员会还表示关切:对家庭暴力的指控必须由受轻度或中度人身伤害者提出,特别是涉及妇女和女童时,家庭暴力案件极少提出诉讼并受到制裁;案件通常仅限于暴力实施者违反保护令(通常为期一个月)的情况;而且缺乏有效机制保护免遭家庭暴力,包括婚内强奸(第2、12、13、14和16条)。

缔约国应修订其法律,将家庭暴力作为一项需“当然”起诉的具体罪行纳入《刑法》。缔约国应加强努力防止家庭暴力,特别是针对妇女和女童的暴力,并且应鼓励受害者向当局报案。应对所有家庭暴力案件进行适当的调查、起诉和制裁。应延长保护令的时间。缔约国应引入监督和有效保护个人免遭家庭暴力的机制,包括一项有效的申诉机制。

早婚

(26) 委员会对罗姆女童才11岁就被迫接受非正式婚姻安排表示关切(第2和第16条)。

缔约国应执行关于最低结婚年龄的法律,并根据儿童权利委员会的结论性意见以及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关于《公约》第十二条的第24号一般性建议(1999年),明确指出童婚不具有法律效力,并且构成一种有害做法。应就禁止这类婚姻,其有害影响以及儿童权利在社区开展提高意识活动。委员会还敦促缔约国执行登记所有婚姻的规定,以便监督其合法性,严格禁止早婚,调查这类案件并起诉实施者。

人口贩运

(27) 委员会注意到《预防和打击人口贩运以及保护受害者国家方案》和《刑法》修正案,以及关于“人口贩运”的第九章,对贫困和社会排斥导致妇女和儿童,特别是罗姆妇女和女童,包括孕妇容易遭到贩运表示关切(第2、3、14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加大努力,打击特别是对妇女和儿童的人口贩运,特别是:

预防并立即、彻底和公正地调查、起诉并惩治人口贩运及相关做法;

进一步查明贩运受害者身份,并为贩运受害者提供有效的补救手段,包括赔偿和康复服务,以及帮助受害者向警方报案,特别是根据《公约》第14条切实提供医疗和咨询以及适当的庇护场所,以便提供法律、医疗和心理援助及康复服务;

防止被贩运者回到有充分理由相信其可能遭到酷刑的原籍国,以确保遵守《公约》第3条;

定期向警方、公诉人和法官提供关于有效预防、调查、起诉和惩处贩运行为的培训,包括关于保障由自己选择的律师代理的权利的培训,并向普通民众宣传贩运行为的刑事犯罪性质;以及

汇编酌情按国籍、原籍国、族裔、性别、年龄和就业分列的数据,以及补救的提供情况。

歧视、仇恨言论和对弱势群体的暴力行为

(28) 委员会赞赏缔约国当局采取公开谴责歧视和不容忍表现的立场,对歧视和不容忍表现,包括针对某些民族和宗教少数群体以及性少数群体者的仇恨言论和暴力侵害行为深表关切。委员会还对警方针对某些少数群体过分使用暴力,以及近期针对罗姆人的暴动和财产毁坏表示关切,在某些情况下,警方没有采取预防行动。委员会还表示关切:包括某些政党和团体成员在内的一些人对弱势少数群体者提出了构成仇恨言论的口号,以及对宗教少数群体者的不容忍引发了破坏礼拜场所和袭击礼拜者的行为。委员会注意到,最近在针对罗姆人的暴动中记者遭袭的事件正在接受调查(第2、12、13、14和16条)。

缔约国应加大努力,消除对罗姆人及其他少数民族的成见和歧视,包括更多地开展提高意识和宣传活动,以推动对多样性的容忍和尊重。应根据国际标准以及保加利亚加入的人权文书,采取措施禁止和防止鼓吹仇恨言论、歧视和不容忍,包括在公共场合的这类行为。缔约国应加强执行禁止歧视的法律,确保系统调查并起诉暴力行为、歧视和仇恨言论,对行为人定罪并实施惩罚。缔约国应系统地适用《刑法》关于不容忍罪行的条款,应确保以歧视为动机的罪行在刑事诉讼中构成加重罪行的情节,缔约国应确保警察不会出于族裔动机专门针对罗姆族成员使用武力,确保及时和公正地调查针对少数民族及其他少数群体成员过度使用武力的行为,并起诉和惩处实施者。受害者需得到赔偿,并且获得《公约》规定的一切补救,包括损害赔偿。委员会请缔约国提供近期记者遭袭事件调查结果的最新情况。

补救

(29)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报告中提供的关于补救权利的信息,包括为权利遭到侵犯者提供金钱赔偿。不过,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没有提供进一步资料,说明为遭到酷刑或虐待的人,被关在拘留所和精神病院的人,包括大量儿童实际提供补救的情况(第十四条)。

缔约国应确保加大补救力度,包括赔偿和康复服务,以便为受害者,包括在这类中心遭到酷刑和虐待的人提供补救以及公平和充分的赔偿,包括尽可能完全康复的方法。

体罚

(30)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法律明确禁止体罚,但是对法律没有得到执行表示关切,并注意到儿童权利委员会发现儿童在家里、学校、刑事系统、替代照料机构以及工作场所仍然遭到体罚。委员会表示关切:200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34.8%的公众赞成在某些教养儿童的情况下采取体罚的方式,10.9%的公众认为如果家长认为体罚有效,便是可接受的。委员会特别表示关切:残疾儿童照料机构明显较多地使用体罚,而且许多儿童的个人档案中都有遭到虐待的记录(第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开展针对专业人士和公众的提高意识活动,以推动采取非暴力、积极和参与式的养育和教育儿童的方法;还建议缔约国采取全面方针,确保广泛执行和宣传禁止体罚的法律,包括向儿童宣传他们拥有免遭一切形式体罚的权利。应绝对禁止照料机构,包括残疾儿童照料机构实施体罚。缔约国应有效和适当地应对体罚问题,包括对实施者进行调查、起诉和制裁。

收集数据

(31) 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关于执法、安保、军方和监狱工作人员的酷刑和虐待案件的申诉、调查、起诉和定罪情况,或关于人口贩运、家庭暴力和性暴力的情况,包括补救方式,缺乏综合性分列数据(第2、11、12、13、14和16条)。

缔约国应汇编在国家层面上监督《公约》执行情况的统计数据,包括关于酷刑和虐待、人口贩运、家庭暴力和性暴力案件的申诉、调查、起诉和定罪情况的数据,以及关于补救措施的数据,包括向受害者提供的赔偿和康复服务。

(32) 委员会请缔约国批准其尚未加入的联合国核心人权条约,即《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残疾人权利公约》及其任择议定书,以及《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

(33) 请缔约国以适当的语文,通过官方网站、媒体和非政府组织广泛分发缔约国提交委员会的报告以及委员会的结论性意见。

(34) 委员会请缔约国根据国际人权条约之下的统一报告准则(HRI/GEN.2/Rev.6)所载关于共同核心文件的要求,更新其共同核心文件(HRI/CORE/1/Add.81)。

(35) 委员会请缔约国在2012年11月25日之前就委员会关于下列问题的建议提供后续资料:(a) 确保或加强对被拘留者的法律保障,(b)开展及时、公正和有效的调查,以及(c)起诉嫌疑人并惩治本文件第9、10和28段所指实施酷刑或虐待的行为人。

(36) 委员会请缔约国在2015年11月25日之前提交其下次定期报告,即第六次定期报告。为此,委员会请缔约国在2012年11月25日之前同意根据任择报告程序――委员会在缔约国提交定期报告前向缔约国转交一份问题清单,提交报告。缔约国对该问题清单的答复将构成根据《公约》第19条向委员会提交的下次定期报告。

54. 吉布提

(1) 2011年11月2日和3日,禁止酷刑委员会(以下简称“禁酷委”)举行了第1024次和第1027次(CAT/C/SR.1024和1027)会议,审议了吉布提的初次报告(CERD/C/DJI/1),并于2011年11月17日和18日举行的第1045次和第1046次(CAT/C/SR.1045和1046)会议,通过了下述结论性意见。

A.导言

(2) 委员会欢迎吉布提提交的初次报告。报告基本遵循了委员会关于编撰初次报告的准则。委员会赞赏报告坦诚承认缔约国在执行《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以下简称“《公约》”)方面存在着缺陷。然而,委员会遗憾地感到报告迟交了七年。委员会欢迎与缔约国代表团就《公约》涵盖的无数领域举行了极为坦诚的对话。

B.积极方面

(3) 委员会满意地注意到缔约国批准了下列国际文书:

2002年批准《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

2002年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2002年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两项任择议定书;

2011年批准《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

2002年批准《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

(4) 委员会欢迎,根据缔约国宪法第37条的规定,经批准的各项国际条约,包括本《公约》拥有高于缔约国国内法的地位,可在国内司法审理程序中直接援用。

(5) 委员会欢迎2011年8月建立了法律和司法改革委员会,负责更新改进立法并使之符合依经缔约国批准的国际人权条约,包括依本《公约》条款承担的义务。

(6) 委员会满意地感到1995年缔约国废除了死刑。

(7) 委员会赞赏地注意到,缔约国的“编撰和提交呈送各条约机构报告事务部际委员会”,在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技术支持下,得以编撰并提交了呈送联合国各条约机构的报告。然而,委员会遗憾地感到上述报告的提交有所滞后。

C.主要关注问题和建议

酷刑的定义并列为罪行

(8) 委员会注意到,吉布提宪法第16条禁止酷刑、人身虐待或不人道、残忍或有辱人格的待遇。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致力于参照经其批准的各国际人权公约所列义务修订国内法,尤其是制定酷刑定义。然而,委员会仍关切缔约国当前《刑法》既未依《公约》第1条和第4条确立任何明确的酷刑定义,也无任何条款将酷刑行为列为罪行(第1条和第4条)。

缔约国应考虑在其《刑法》中将酷刑列为一项罪行,可依据所犯行为的情节轻重,处以相应程度的惩罚,同时可界定一项包含《公约》第1条所述所有要素的酷刑定义。委员会认为,通过根据《公约》设立酷刑的罪名并界定罪行,且有别于其它罪行,缔约国将直接推进《公约》防止和惩处酷刑行为的首要目标。

酷刑行为

(9) 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缔约国承认吉布提警察在履行警务时犯有侵害人身,特别是酷刑行为。委员会尤其关切对上述这些案情未进行过认真的调查,由此促成了所述罪行不受惩罚的现象(第2条和第12条)。

委员会请缔约国立即采取具体措施,调查并适时追究和惩处酷刑行为。此外,委员会请缔约国:确保执法人员绝不在任何情况下诉诸酷刑;公开断然地确认绝对禁止酷刑;谴责酷刑行为,尤其谴责警察和狱警的酷刑行为;和明确无误地阐明,凡犯有协同或参与酷刑行为者,一律依法追究个人责任,将会受到刑事起诉,和受到法律惩处。

酷刑和虐待行为不受惩罚现象

(10)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承认发生过酷刑行为,然而,既未对之进行过调查,也未予以追究。委员会尤其注意缺乏有关对被查实犯有酷刑或虐待罪的警察和狱警提出起诉、判处徒刑或实施纪律惩处情况的具体资料。委员会还注意到,缔约国承认国内立法的疲弱促成了有罪不罚现象(第2条、第4条、第12条、第13条和第16条)。

缔约国应确保针对所有酷刑和虐待行为的指控,均展开及时、不偏不倚、彻底且有效的调查,并依照《公约》第4条规要求,在不妨碍纪律制裁的情况下,对罪犯进行追究,并按所犯行为的严重性质,处以相应程度的惩罚。缔约国还应就有罪不罚现象,采取一切适当的法律措施,全面履行补救办法。

基本法律保障

(11) 委员会关切,以宪法和《刑事诉讼法》提供的法律保障为一方面,与对所有被羁押者从被拘押伊始起即落实上述法律保障为另一方面的两者之间存在着差距。委员会仍关切,报告揭露的冗长预审拘留期和拖沓的审理程序问题。委员会还遗憾地感到,尚无关于为患有精神疾病、智障或残障者提供基本法律保障的资料。此外,委员会遗憾地感到,尚未设立以教育和社会融合为方针的综合少年司法制度拯救与法律相冲突的儿童(第2条)。

缔约国应采取及时且有效措施,确保从羁押伊始即向所有被拘留者提供一切基本法律保障。根据国际标准,这些保障应尤其包括被拘留者的下列权利:被告知其本人遭拘留的原因,包括对之提出的任何指控;可及时与律师联系,并在必要时,获得法律援助;接受独立的医检,若有可能让其本人选择的医生进行体检;通告亲属;及时送交法官;并且由法庭审核对之拘留是否合法。缔约国应确保对所有送入精神病院的人落实每项基本法律保障。

缔约国还应采取措施,依据1985年11月29日,大会第40/33号决议通过的《联合国少年司法最低限度标准规则》(北京规则)和1990年12月14日大会第45/112号决议通过的《联合国预防少年犯罪准则》(利雅得准则),建立起少年司法制度。

监督和巡察禁锢自由的监所

(12)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提供资料介绍了司法刑事和人权事务部的下设机构――立法和人权事务局内组建监狱警备队的情况。委员会还注意到,国家人权委员会的工作;该委员会组织了对Gabode监狱、警察所、宪警队及其它羁押所或监狱的察访,和该委员会运用上述察访期间收集的资料,编撰了有关吉布提人权情况的报告。然而,委员会仍关切,缔约国为确保对禁锢自由监所的持续性监督和巡察所作的努力还尚欠不足(第2条、第10条、第12条、第13条和第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建立起有效且独立的国家制度,监督和巡察各禁锢自由的监所,并确保就上述巡察结果采取系统的后续行动。缔约国还应加强与非政府组织的合作,增强对各非政府组织的支持,使之能独立地巡察各个禁锢自由监所的情况。

缔约国被要求在下次定期报告中列入详情,列明所巡察的监所、日期和固定期情况,包括未事先预告巡察的各禁锢自由监所,以及巡察结果和就上述巡察结果采取的后续行动。

国家人权机构

(13) 委员会满意地注意到建立起了国家人权委员会。该委员会的职责包括巡察禁锢自由的监所,并受理指控侵犯人权行为的投诉。然而,委员会遗憾地感到,该委员会不符合有关国家促进和保护人权机构地位的原则(《巴黎原则》,大会第48/134号决议,附件)。除此之外,该委员会委员,包括其主席和副主席,均由共和国议会任命,为此,有损于委员会的独立性(第2条)。

缔约国应加强国家人权委员会的职能和职权范畴,包括委员会对禁锢自由监狱进行定期和无预先巡察的任务,以便发表独立的调查结果和建议。缔约国还应对该委员会就其所受理的个人申诉形成的结论,给予一切应有分量的考虑,并将这些结论传达给检察厅,以处置查明发生过酷刑或虐待行为的案情。缔约国必须提供资料,包括统计数据,介绍委员会审理的有关指控酷刑或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和惩罚的申诉案,并阐明这些案件是否发送给了各主管权机构进行追究。

委员会鼓励缔约国力争获得增进和保护国家人权机构国际协调委员会对该国家人权委员会的认证,以确保该委员会符合有关增进和保护人权国家机构地位,包括有关其独立性的原则。

调查

(14) 尽管缔约国在对话期间作了解释,但委员会依然关切:

2011年2月18日示威游行期间逮捕了300多人,对于其中有些在宪警羁押期间遭酷刑和虐待的案情未进行任何彻底调查(第12条、第13条和第14条);

2005年7月11日,两名埃及国民,Captain Behailu Gebre和Abiyot Mangudai被遣送回埃及之后遭酷刑和虐待的案情。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据所得悉的消息,上述两人无法诉诸让他们可就所面临的驱逐提出上诉的补救办法。委员会表示关切,缔约国未就此案件进行任何彻底和有效的调查。此外,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吉布提并未答复酷刑或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和处罚问题特别报告员就此案发送的紧急催问。因此,委员会欢迎缔约国就此问题提供的资料(第12条、第13条和第14条);

也门国民,Mohammed al-Asad的案情。据委员会得悉的情况,据称,Mohammed al-Asad在吉布提境内遭到两个星期的单独监禁之后,被转送至阿富汗。据称,在羁押期间,他遭到酷刑;在无人可接触的极端隔绝情况下关押;饱受持续不断极大噪声音乐之扰;一天24小时遭人造灯光的照射;被置于寒冷之中;和在饮食上做手脚。委员会注意到,非洲人权制度,特别是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委员会正在就此案件进行审查。

缔约国应立即展开独立、不偏不倚和彻底的调查,要查清上述事件,以期将可能违犯《公约》的责任者绳之以法。委员会建议,由独立专家承担此项调查工作,负责彻底审查所有的资料,就事实及拟采取的措施得出结论,并给予受害者及其家属充分的赔偿,包括尽可能使之得到充分康复的举措。缔约国的下次定期报告必须提供资料,阐明对上述所有案情调查后的结果。

缔约国应制订一项规约驱逐和引渡的法律框架,以履行《公约》第3条规定的义务。是否对个人,包括对无证件者实施驱逐、驱回和引渡,应由法庭在对每桩案情的酷刑风险作出认真评估之后才下达裁决,而上诉应具有暂停执行的效应。与邻近各国签署的司法合作协议应加以修订,从而确保依据司法程序,并严格遵循《公约》第3条的规定,实施向另一签署国转押被拘留者。

投诉机制

(15) 尽管缔约国的报告称,囚犯和被拘留者可向总检察长,公诉人、相关法官或诉讼庭,或司法部监狱行政事务局投诉,但委员会遗憾地感到,尚无专职、独立和有效的投诉机制来受理,尤其受理囚犯和被拘留者关于酷刑指控的申诉,展开及时和不偏不倚的调查,并确保惩罚查证的罪犯。委员会还注意到,尚无资料,包括统计数字,列出酷刑和虐待行为的投诉、调查案件和起诉案件,以及因酷刑和虐待罪行,从刑事和纪律两个层面上遭到制裁的施虐者人数(第2条、第12条、第13条和第16条)。

缔约国应采取有效措施,建立起一个独立和有效的投诉机制,尤其专职受理对执法、治安、军队和狱警人员的酷刑和虐待行为的指控,受命对所有指控展开及时和不偏不倚的调查,并追究施虐者。缔约国应确保切实保护申诉者不会因他们的投诉或提供任何证据而遭受任何虐待或恫吓。

委员会请缔约国澄清,酷刑或虐待行为是否会依规定展开调查和追究,并提供资料阐明,有关就酷刑和虐待行为指控公务人员的投诉数量,以及关于在刑事和纪律层面审理结果的资料。资料应按申诉人的性别和年龄分类列明,并应说明主管机构是否进行过调查。

难民和寻求庇护者

(16) 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国家庇护资格委员会并未适当运作,而庇护或难民地位申请者处于法律未确定的状况太久,面临遭驱逐的风险。委员会还关切地注意到,缔约国未加入《关于无国籍人地位公约》(1954年)或《减少无国籍状态公约》(1961年)(第3条和第16条)。

缔约国应确保国家庇护资格委员会正常运作,并使面临驱逐令者得以就裁决向法庭提出上诉。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考虑加入《关于无国籍人地位公约》和《减少无国籍状态公约》。

拘留条件

(17)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在与委员会的对话期间承诺改善拘留监所的条件,特别是修缮,甚至建造加博德中央监狱,并重新开设和修缮各区域的监狱。委员会还注意到,缔约国力争改善前往卫生院所求医问诊的机会。然而,委员会仍深为关切,报告披露了,缔约国确认监狱过度拥挤、卫生和清洁条件不足、供水欠缺和食物短缺。此外,缔约国实施拘禁不区分未成年人与成年人(第11条和第16条)。

缔约国应采取紧急措施致使派出所、监狱和其它监所的拘留条件符合《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以及其它相关标准,尤其要:

(a)减轻监狱拥挤状况,具体考虑根据《联合国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东京规则》)采取非羁押的惩罚形式;

(b)改善向预审拘留的被羁押者、受审者和定罪犯提供的食物质量和数量;

(c)加强对拘留条件的司法监督;

(d)根据大会1985年11月29日第40/33号决议通过的《联合国少年司法最低限度标准规则》(《北京规则》)和大会1990年12月14日第45/113号决议通过的《联合国保护被剥夺自由少年规则》,确保不论是被预审拘留,还是被定罪的未成年人切实与成年人分开关押。

补救办法包括赔偿和康复

(18)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书面宣示,“吉布提的法律和条例规定了任何酷刑受害者均有权诉诸补救措施和公平的赔偿”(CAT/C/DJI/1,第181段)。然而,委员会仍关切,若无酷刑法律定义,就难以诉诸任何补救措施或获得公平的赔偿。委员会还关切,法庭极少下达赔偿酷刑和虐待行为受害者及其家属的裁决。委员会还关切,吉布提尚未设立酷刑受害者康复方案(第14条)。

缔约国应加强努力确保依据《公约》第1条确立明确的酷刑定义,为酷刑和虐待行为受害者采取公平和充分赔偿以及尽可能全面康复形式的补救措施。缔约国还应提供详情阐明,法庭为酷刑受害者或其家庭下达的补救措施和赔偿令,并应拨出充分资源,确保切实贯彻这些方案。

培训

(19)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报告载有并在对话期间介绍了关于为法官、检察官、警官和军队人员举办人权问题培训、研讨会和学习班情况。与此同时,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报告第126至130段所载资料显示,为国家警察和公务员以及公共和行政官员举办的培训并未特别阐明禁止酷刑(第10条)。

缔约国应深入发展和加强培训方案,确保所有官员,特别是法官和执法、治安、军队、情报人员以及监狱监管人员都充分知晓《公约》的条款;尤其要使之充分认识到《公约》绝对禁止酷刑,且绝不容忍违约行为;对于酷刑行为将展开及时且公正的调查,并将罪犯绳之以法。

此外,所有相关人员,包括《公约》第10条所述及的人员都得接受如何辨明酷刑和虐待迹象的具体培训。培训应特别包括如何使用2004年联合国发表的《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有效调查和文件记录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的介绍。此外,缔约国应评估上述培训和教育方案的实效和影响力。

酷刑之下提取的供述

(20) 委员会注意到,任何审理不可援用由酷刑提取的供述,而且缔约国确认这些供述系属“无效”或“胁迫之下达成的”契约。然而,委员会仍关切地注意到,法律未明确禁止胁迫之下提取供述的行为;因此,目前实施的条款仍不足以确保切实执行《公约》(第15条)。

缔约国应确保规约司法审理援用证据的法律与《公约》第15条相符,从而明确地排除任何胁迫之下提取的供述。

侵害妇女的暴力和有害传统习俗

(21) 委员会对自1995年起国家《刑法》第333条将女性生殖器割礼列为罪行表示欢迎。缔约国承认,由于无人对此习俗提出投诉,因此,该条规定并得到援用。委员会仍关切,女性生殖器割礼依然是盛为泛滥的现象,特别在乡村地区――存在着诸多具体采取阴部扣锁法――一种极端的女性生殖器割礼形式。委员会还极为关切,通常无人举报施行这种割礼术,因此,既无法追究,更无法惩处(第2条、第10条和第16条)。

缔约国应加强努力防止、打击和惩处侵害妇女和儿童的暴力以及有害的传统习俗,尤其在乡村地区的施虐。委员会赞同,在对吉布提进行普遍定期审议期间,向该缔约国提出的建议(A/HRC/11/16, 第67段第18和25分段;第68段第3和8分段),以及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的建议(CEDAW/C/DJI/CO/1-3, 第18和19段),和儿童权利委员会的建议(CRC/C/DJI/CO/2,第56段)。此外,缔约国应在赔偿受害者的同时,为之提供康复以及法律、医务和心理服务。缔约国还应创建充分的条件,让受害者可举报有害传统习俗和家暴及性暴力事件,不用担心会遭报复或被鄙视。缔约国应为法官、检察官、警官和社区领导人举办关于如何严格运用《刑法》和关于有害传统习俗和其它侵害妇女暴力罪行性质的培训。

总之,缔约国应确保该国习惯法和习俗符合该国的人权义务,特别是据《公约》承担的义务。缔约国应阐明,习惯法与国内法之间,特别在处置各类歧视妇女形式时,两者之间孰高孰低的地位问题。

委员会还要求缔约国的下次报告载有详情资料和更新统计数据,列明对因涉嫌有害传统习俗,包括谋杀行为遭投诉、调查、起诉、被查明有罪者的定罪和判刑,以及为受害者提供援助和赔偿的情况。

人口贩运

(22)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采取的各项措施,诸如:将人口贩运列为罪行、举办培训和在奥博克建立移民应对中心以及设立一个全国打击人口贩运行动协作机制。然而,委员会仍关切缔约国境内此问题的规模(第2条和第16条)。

缔约国应加强努力,防止并打击人口贩运,为受害者提供保护和赔偿,并确保受害者可获得康复以及法律、医务和心理服务。因此,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应出台一项打击人口贩运和整治其根源的综合性战略。缔约国还应调查每一项有关贩运的指控,并确保追查罪犯,并酌酙其所犯罪行的轻重性质,判处相应的徒刑。缔约国必须提供资料阐明为援助贩运受害者采取的措施,以及有关涉及贩运行为的投诉、调查、追究和判罪的统计数据。

对儿童的体罚

(23) 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根据对(1995年)《刑法》、(2002年)《家庭法》和《宪法》的解释,在家庭内不禁止采用体罚作为约制管束的措施(第16条)。

缔约国应考虑修改其《刑法》并修订《家庭法》,以禁止在任何环境下,包括家庭内采用体罚,并提高公众对正面的、参与性和非暴力形式管束形式的认识。

数据收集

(24) 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尚无有关针对涉嫌执法、治安、军队人员和监狱管教人员酷刑和虐待为案件的申诉、调查、追究、定罪和补救情况的充分详细数据。(第2条、第12条、第13条和第16条)。

缔约国应收集,监督全国《公约》执行情况,包括关于对涉及酷刑和虐待案件的投诉、调查、追究、定罪和补救(赔偿受害者及其康复)措施的统计数据。缔约国应将此类数据列入下次定期报告。

(25)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应加强与联合国人权机制的合作,包括尤其允许本酷刑或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和处罚问题特别报告员、法外处决、即决处决或任意处决问题特别报告员、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和捍卫人权者境况问题特别报告员进行走访。

(26) 委员会在注意缔约国于对话期间所作的承诺之际,建议缔约国尽快批准《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

(27) 委员会还建议缔约国应依照《公约》第21条和第22条规定发表声明,承认委员会受理和审议违反《公约》行为申诉的主管职责。

(28) 委员会请缔约国批准该国还倘未批准的一些核心人权文书,即:《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残疾人权利公约》和《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

(29) 委员会鼓励缔约国以相应的官方语言,通过官方网站、传媒和非政府组织广为宣传缔约国提交委员会的报告及委员会的结论性意见。

(30) 委员会请缔约国在2012年11月25日之前,提供资料阐明该国采取了哪些持续行动落实下列相关建议:(1)确保或加强对被拘留者的法律保障;(2) 开展及时、不偏不倚和有效的调查;(3) 追查实施酷刑或虐待行为的嫌疑,并惩处罪犯;和(4) 按本文件第11、14、15和17段所述,改善拘留条件。

(31) 委员会请缔约国最迟于2015年11月25日提交下次,即第二次定期报告。为此,在提交定期报告之前,委员会请缔约国同意,于2012年11月25日,依任择程序提交,按委员会发送的问题清单编撰的缔约国报告。缔约国在报告期之前对问题清单所作的答复,将构成缔约国依据《公约》第19条提交的下次定期报告部分。

55. 德国

(1) 2011年11月4日至11月8日,禁止酷刑委员会举行了第1028和1031次会议(CAT/C/SR.1028和1031),审议了德国的第五次定期报告(CAT/C/DEU/5)。2011年11月18日,委员会举行了第1046和1047次会议(CAT/C/SR.1046和1047),通过了下列结论性意见。

A.导言

(2)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提交的第五次定期报告,然而,对报告拖延了二年多才提交感到遗憾。委员会还注意到,缔约国虽基本遵循指南编写了报告,然而,却未提供按性别、年龄和国籍的细目分类,尤其没有提供执法人员所犯酷刑和虐待行为的具体资料。

(3) 委员会赞赏缔约国组建了一个包括国家预防酷刑问题机构联邦和州级代表在内的综合跨部级代表团,并赞赏代表团与委员会委员们之间就《公约》涵盖的诸多领域开展的对话。委员会还赞赏缔约国就本届会议预先提出的问题清单,给予了详尽的,便利了审议缔约国报告书的工作。

B.积极方面

(4)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批准了下列国际文书:

《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2006年6月14日;

《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关于预防、禁止和惩治贩运人口特别是妇女和儿童行为的补充议定书》,2006年6月14日;

《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任择议定书》,2008年12月4日;

《残疾人权利公约》,2009年2月24日;

《残疾人权利公约任择议定书》,2009年2月24日;

《儿童权利公约关于买卖儿童、儿童卖淫和儿童色情制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2009年7月15日;

《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2009年9月24日。

(5) 委员会欢迎颁布下列立法:

2009年7月30日生效的《关于议会管控情报部门的联邦法》;

2011年1月的《关于预防性拘留的联邦法》规定,依据必要和适当的原则,适用预防性拘留系为最后采取的措施。

(6) 委员会赞赏由联邦机构和州联合委员会参与组建的国家预防酷刑问题委员会,作为依据《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设立的一个独立的全国预防性机制履行使命。

(7) 委员会还欢迎,国际移徙组织与联邦移民和难民事务局联合设置了从寻求庇护者中甄别可能遭贩运的受害者项目。

(8) 委员会注意到,眼下积极活跃的民间社会大为促进了对酷刑和虐待行为的监督,从而有利于缔约国切实落实《公约》。

C.主要关注问题和建议

酷刑的定义并将之列为罪行

(9)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禁止违反国际法行为的治罪法》根据《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第七条具体列明了:隶属灭绝种族行为的酷刑罪、战争罪或危害人类罪。然而,委员会表示严重关切,按一般刑事法律,则尚无充分的条款列明酷刑为罪行,亦如《刑法》(包括与第224节一并适用的第340节第1款)和《军事刑法》(第30和31节)的适用,则并未遵循《公约》第1条的要求,充分惩处造成肉体或精神疼痛和痛苦的行为。此外,委员会虽注意到关于被控犯有违法行为执法人员进行调查的资料,对于控告公务人员所犯的虐待行为,一旦情况查实,即为《公约》第1条所列的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惩罚行为,并应按《公约》第16条予以惩处,然而,却并无明断,令人感到遗憾(第1和4条)。

缔约国应将酷刑列为一般刑法中的一项罪行,并确保酷刑定义含有《公约》第1条所列的所有要素。根据委员会关于缔约国履行《公约》第2条问题的第2 (2007)号一般性意见,缔约国还应澄清缔约国在对问题清单的答复中所报告的哪些执法人员的虐待行为事件相当于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惩罚,以协助缔约国辩明应如何和在何处执行《公约》并就此接受委员会的监督。

(10) 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缔约国并无具体关于援用或在国内法庭上直接适用《公约》的案例资料(第2和10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采取步骤向所有公共主管机构,包括司法机构宣传《公约》,从而促进在联邦和州等各级国内法庭直接援用《公约》,并于下次定期报告向委员会汇报援用案例的最新情况。

(11) 委员会欢迎《军事刑法》准予一并参照《刑法》所述针对“造成严重身体伤害”或“在履行公务时造成人体伤害”的行为可予以的刑事惩罚,惩处军方上司虐待和有辱人格待遇的行为,然而,则关切《军事刑法》宽容从轻发落的惩处,甚至对这类造成严重疼痛和痛苦的酷刑行为,处以诸如六个月至五年的监禁(第4条)。

缔约国应修订其《军事刑法》,从而可依据《公约》第4条和委员会相关司法案例,参照军中的酷刑行为的严重性质,处以适当的刑罚。

联邦和各州的义务

(12) 在注意到2006年宪法改革将联邦主管的监狱立法责任下放到州一级之际,委员会仍关切联邦预防酷刑和虐待行为的标准普遍比个体的州高,对人身限制的情况尤甚。委员会还关切,联邦为确保各州一级遵循《公约》采取了哪些措施不明确(第2条)。

鉴于德意志联邦是国际法的缔约国,承担着在国内全面落实《公约》的义务,委员会建议,缔约国为各州颁布和适用立法和政策措施提供指导,甚至为了联邦和州各级执法时实现对人权的保护,并力求各州采取的步骤连贯一致,以确保各州平等的保护和落实《公约》确立的标准和保障。

国家防止酷刑机构

(13) 委员会关切,未向由联邦防止酷刑机构和州联合委员会组建的国家防止酷刑机构提供充分的人力和财力及技术资源。由于该机构每四年才可对拘留地点进行一次察访,阻碍了该机构充分履行其监督任务(第2和12条)。委员会还关切,据缔约国提供的资料,州联合委员会必须事先向各主管机构通报,才可获准进入拘留地点进行察访。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依据《任择议定书》第18条第3款和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惩罚小组委员会准则第11和12条,为国家防止酷刑机构提供充分的人力和财力,以及技术和后勤资源,使之能切实和独立地履行其职责,以及该机构可不必事先获得主管机构的准许,对联邦和州两级所有拘留地点进行经常和及时的察访。

(14) 在赞赏国家机构具体针对勃兰登堡州监狱改善限制人身的条件、有关特殊禁闭室的衣着规定或新拘禁室的技术要求提出的建议之际,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公众并未认识到国家机构颁布的建议和缔约国为确保落实这些建议所采取的步骤。委员会还关切有报告称,州联合委员会与一些现行机构,包括某些州内所设可对拘留地点进行事先不通报察访的申诉委员会之间尚未建立起合作(第2和12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利用一切适当的联络手段,公开和定期宣传国家机构为改善拘留地点条件颁布的建议和缔约国为确保有效落实这些建议采取的步骤;

汇编国家机构的最佳做法并对其工作人员开展相关的培训;

建立起州联合委员会与各州现行机构之间的合作,尤其是与同时受命履行对各拘留地点进行察访任务的各申诉委员会之间的合作。

贩运人口

(15) 委员会颇感兴趣地注意到,联邦与各州、都会与民间社会组织之间为受害者提供援助的合作方案,并欢迎依据《刑法》第6节,针对为了色情和工作剥削贩运人口的罪行,行使普遍司法管辖权。然而,委员会表示严重关切,缔约国所承认的贩运“隐蔽领域内未被缉查到的案件”以及与非政府估算数据相比,警方对此类罪行登记数量偏低所显示的事实。据非政府组织渠道来源称,约有15,000人,包括儿童被从欧洲、亚洲和非洲各国非法贩运进入缔约国被迫从事性工作、被非法领养和充当某些服务部门的劳工(第2、3、12、14和16条)。

委员会保证缔约国:

防止并及时、彻底和公正地调查、追究和惩处贩运人口及相关行为;

依据《公约》第14条,为贩运受害者提供补救措施,包括援助受害者向警方举报贩运事件,尤其是提供法律、医务和心理援助和康复援助,包括适足的庇护所;

当有确凿理由认为被贩运者若返回原籍会遭遇到酷刑危险时,即阻止将之送返,以确保履行《公约》第3条;

对警察、检察官和法官开展有关预防、调查、追究和惩处贩运行为,包括保障当事人自己所选聘律师的权利,并向广大公众通报此贩运行为性质方面的定期培训;和

汇编酌情依国籍、原籍国、族裔、性别、年龄和就业部门等细目分类和关于提供补救措施情况的资料。

人身限制

(16)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提供的资料,自2005年欧洲禁止酷刑和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问题委员会(欧禁酷委)对缔约国走访以来,联邦警察已经克制采用人身限制方式,而在州一级,人身限制已经成为最后采用的措施。然而,委员会仍关切,缔约国声称,该国各州在较长的一段时期内无法按欧禁酷委的建议,摒弃所有非医疗状况下实行人身限制的做法,并且未提供有关统一适用欧禁酷委和有关人身限制标准的情况(第2、11和16条)。

委员会促请缔约国对监狱、精神病院、少年监狱和拘押外籍人的监禁地点严格管制采用人身限制做法,以期加深从最大程度上减少所有拘禁机构采用人身限制做法,最终达到摒弃在所有非医疗状况下采用的人身限制做法。缔约国应进一步确保对执法及其他人员关于采用人身限制问题的充分培训,统一所有各州允许的人身限制手法,而且所有拘禁机构均恪守欧洲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惩罚问题委员会制订的原则和最低标准。

防范性拘留

(17) 委员会注意到,2011年5月4日联邦宪法法院的判决书认定,《刑法》和《少年法庭法》关于实施防范性拘留及其拘留期的所有条款均不符合宪法,并欢迎联邦和各州主管当局已经开始执行这项裁决的事实。然而,委员会遗憾地注意到,消息称仍有500多人遭受防范性拘留,其中有些人已因防范性拘留被羁押了二十多年(第2和11条)。

委员会促请缔约国:

按法院的要求,在2013年3月31日之前,依据联邦宪法法院裁决,颁布和修订其法律,以在程度上缩减防范性拘留形成的风险;和

与此同时,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履行法院裁决要求的措施,特别是关于释放遭防范性拘留羁押的人,缩短羁押期和判定的防范性拘留期,并在设置替代拘留的措施时,考虑到《联合国非拘禁措施最低限度标准规则》(东京规则)。

诉诸申诉机制

(18) 委员会关切,有消息称,据称遭警察虐待的受害者除了向警方举报之外,不知道有申诉机制,警方有时甚至拒绝接受指控警察不法行为的举报。委员会还关切,有报告称势单力薄遭虐待的人因担心遭警方的反污或其它形式的报复,不愿意投诉举报(第12、13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采取适当措施:

确保提供和广为宣传,包括以在所有联邦和州派出所显著的公示张贴的方式,公布可对警察提出投诉和举报的程序;和

确保对所有指控警察违规行为的投诉,包括因投诉警察虐待行为对弱势者进行恫吓或报复案情,给予应有的纠正和调查。

及时、独立和彻底的调查

(19)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提供资料阐述了联邦和各州为确保就指控警察犯罪行为的举报,展开及时和公正的调查所采取的措施。然而,委员会关切,针对联邦警察实施酷刑和虐待行为及非法使用武力的指控,仍由公共检察厅和代表公共检察厅行事的警方负责调查。委员会尤其关切,对于在与缔约国对话期间提及的若干警察虐待行为的指控事件,未进行及时、独立和彻底的调查,因为上述有些案件所涉案警察所在的联邦警察单位系为进行此调查的部分主管单位。因此,委员会重申其关切,联邦以及某些州未对一些指控虐待行为的案件展开独立和有效的调查(第12、13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在联邦和州两级采取一切适当措施,从而确保由独立机构派出,与体制或各个层级、警方被控的施肆者之间无交往关系的调查员,对所有指控警察所涉酷刑和虐待案进行及时彻底的调查;和

向委员会提供就对话期间具体提及的警察虐待行为案发表的评论。

“阴阳人”

(20) 委员会注意到在对话期间收悉的资料阐明,道德委员会业已审查了有关生有两种性别器官,无法当即认定男性或女性,即所谓“阴阳人”儿童,按惯例实行变性手术做法的报告,以期评估和酙酌可否改变现行做法。然而,委员会仍关切,在未征得当事个人或其法律监护人有效知情同意情况下,实施生殖腺被摘除和生殖器整形术,造成必须终生服用荷尔蒙药物案件,对此,既未进行调查,也没有采取补救措施。委员会仍关切,未对此类案件规定实行补救和赔偿的法律条款(第2、10、12、14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确保遵循获准对“阴阳人”的医务和手术治疗,包括对有关拟议治疗、治疗理由及替代办法的口头和书面充分信息的知情同意的方式,有效适用法律和医疗标准;

对未获得有效同意对阴阳人进行手术和其它医疗处置事件展开调查,以对遭此处置的受害者采取补救,包括充分的赔偿;

对医疗和心理专业人员展开一系列性和相关生理和心理,各类不同专题的教育和培训;和

切实向患者及其父母如实地通报对阴阳人不必要的手术和其他医务干预的后果。

难民与国际保护

(21) 虽然鉴于接受的困难已经暂停了依据“都柏林第二规则”向希腊的转送,但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目前暂停送返者将于2012年1月12日到期,可能在希腊的收受条件得到好转之前暂停期即告结束(第3条)。

委员会鼓励缔约国延长到2012年1月为止暂停向希腊强制转送寻求庇护者的期限,除非该国的返回状况出现重大的改善。

(22) 在注意到根据“都柏林第二规则”提出的庇护申请有得批准之际,委员会关切,根据《德国庇护程序法》第34a条第2款规定,提出庇护申请并无暂停实施被驳回决定的实效(第3条)。

委员会还建议缔约国废除《庇护程序法》关于对裁决提出的上诉,不具备暂停将寻求庇护者转送另一个参与都柏林体制国家实效的法律条款。

(23) 委员会注意到,在庇护审理当局举行庭审之前,没有为寻求庇护者提供的程序咨询,而且只有依据法庭的简要评估,认为有可能胜诉的上诉,才会提供支付律师费用的法律援助(第3、11和16条)。

委员会呼吁缔约国保障在庇护审理当局举行庭审之前,为寻求庇护者提供独立、合格和免费的程序咨询,保证遭否定裁决后,有需求的寻求庇护者可获得法律援助,只要这项补救不是显然毫无胜诉指望即可。

遣送之前的拘留

(24) 委员会注意到,外籍国民被拘留的人数和期限的缩减。然而,委员会关切有资料显示,几千名提出申请遭驳回的寻求庇护者和绝大部分所为“都柏林案”的寻求庇护者从一抵达起即继续被收容在各州的拘留设施内,有些人一直被长期收押至今。这是违背欧洲议会第2008/115/EC号指令和欧洲委员会关于遣返第三国非法入境滞留国民的共同标准和程序,其规定遣返送的拘留为最后诉诸的手段。委员会尤其关切,鉴于一抵达之后,除了检查是否患有肺结核病之外,并无强制性的体检以及是否患有精神疾病或心理创伤的系统性检查,一些州并无甄别,诸如饱受心理创伤的难民或无人陪伴未成年人之类弱势寻求庇护者的程序。 委员会还关切,由于没有收押被拘留寻求庇护者,尤其是等待被遣返的妇女的充足收容所,未与还押囚犯分开关押(第11和16条)。

委员会促请缔约国:

在恪守欧洲联盟第2008/115/EC号指令的同时,限制被拘留的寻求庇护者,包括隶属“都柏林案”对象的人数,并缩短有待返回者的拘留期;

确保独立和有资质的卫生专业人员对所有寻求庇护者,包括隶属“都柏林案”对象,一抵达所有各州的拘留设施,即对之进行强制性的体检和系统地检查是否患有精神疾病或心理创伤;

一旦庇护当局在进行个人面谈期间,发现遭受酷刑或心理创伤的迹象,即由经过特别培训的独立卫生专家进行医疗和心理检查并上报;和

在所有拘留设施内为被拘留的寻求庇护者,特别是等待遣返的妇女,提供与还押囚犯分开羁押的居所。

外交保证

(25) 委员会注意到2009年3月杜塞尔多夫行政法庭的判决书,后经2010年5月,北莱茵-威斯特伐利亚州高等行政法庭确认了某位被德国政府视为国家安全威胁的突尼斯人案件。尽管给出了外交保证,因外交保证被视为“无法律约束力……并由于保证性质难以令人置信或不可靠”,该涉案人不能被遣返回突尼斯。委员会还注意到,中级区法庭参照所有现行资料,包括酷刑和虐待行为事件,评估引渡要求的做法。委员会还注意到,缔约国声称,自2007年以来未再接受过外交保证,然而,据缔约国称,“对于适当和例外的案件,尤其当酷刑或虐待仅属一般性风险情况下,仍然存在着就引渡案接受外交保证的能性”。委员会还关切有报告称,德国奉行旨在控制外籍人入境、居住和就业的条例,规定联邦内务部可运用外交保证,实施出于国家安全的遣返,以及尚无最新的资料说明是否在这种情况下适用了外交保证(第3和第14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不要就引渡和遣返案,向具有确凿理由认为一旦遣返回所涉国,当事人即会面临遭受酷刑和虐待风险的国家寻求并接受其外交保证,因为这样外交保证,即使设立了返回后监督机制,可能无法确保一旦返回当事人不会遭受酷刑和虐待。

秘密拘留和非常规引渡

(26) 委员会欢迎继2009年对据称的缔约国卷入非常规引渡和秘密拘留恐怖主义嫌疑活动展开议会调查之后,颁布了议会管控情报部门的新法律。然而,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联邦政府是否执行了议会调查委员会的建议还尚不明确。委员会还关切地注意到,针对2009年6月宪法法院关于政府未充分配合对此的调查系违反联邦宪法的行为的裁决,联邦政府还尚未就此开展调查。委员会还关切,缔约国未提供资料阐明缔约国采取了哪些具体措施,来实施联合国关于在全球反恐背景下诉诸秘密拘留问题的联合研究报告(A/HRC/13/42)所载的建议(第3条)。

委员会促请缔约国:

提供资料阐明采取了哪些具体步骤落实2009年议会调查委员会的建议,以及采取了哪些措施启动联邦政府对据称缔约国执法人员涉入引渡和秘密拘留方案的调查;

向公众公布此调查结果;

采取一切必要措施防止今后再发生类似情况的事件;和

采取具体措施,落实联合国关于在全球反恐背景下诉诸秘密拘留问题的联合研究报告(A/HRC/13/42)所载的建议。

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

(27) 在注意到有资料阐明,根据《庇护程序法》第18条,对从某个安全的原籍国或没有持有效护照抵达的寻求庇护者采取所谓“机场程序”处置法之际,委员会尤其感到关切的是,一些报告称对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可能会采取“机场程序”处置方式,包括庇护申请被拒绝或难民地位被吊销的人,只要没有合理的原因可预测会有遭酷刑或虐待的风险,即可被遣送回原籍国。委员会还关切,缔约国未提供资料阐明,该国在欧洲联盟关于以“机场程序”处置未成年人问题的讨论期间所持的立场(第3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按欧洲反种族主义和不容忍现象委员会的建议,不对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采用“机场程序”处置办法;

确保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享有《儿童权利公约》保障的各项权利;

确保收集和公布按年龄、性别和国籍分列,被从缔约国强制移送的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数量的现行资料;和

在欧洲联盟关于此问题的讨论中发挥积极的作用,以期为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提供保护,规避遭受酷刑和虐待的风险。

实施管辖

(28) 委员会严重关切,据报告称缔约国不愿意对送往境外的人,包括针对Khaled El-Masri案,遭受的酷刑和虐待的指控实施管辖,违背了《公约》第5条的规定。此外,委员会关切缔约国未提供资料阐明,Khaled El-Masri是否获得了依据《公约》第14条,就案情采取的任何补救,包括赔偿(第5和14条)。

缔约国被促请恪守《公约》第5条的规定,不仅限于对缔约国本国公民适用执行司法的标准。缔约国还应向委员会通报,依据《公约》第14条,为Khaled El-Masri采取的各项补救办法,包括充分赔偿的情况。

对执法人员的培训

(29) 在注意到对联邦和各州执法人员开展关于《公约》、宪法保障和政府和国家刑法和刑事诉讼法方面的培训之际,委员会表示关切尚欠对所有直接从事酷刑行为调查和归档记录工作的专业人员,以及从事与被拘留者和寻求庇护者相关事务的医务及其他工作人员开展有关《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有效调查和文件记录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的培训。委员会还关切明年在所有各州拟开展关于《伊斯坦布尔议定书》培训的工作,旨在监测生理,但并不检测心理酷刑的迹象。向各情报部门下达的指示并未阐明绝对禁止酷刑的培训,是令人关切的另一个根源问题(第2、10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确保为所有执法、医务和其他从事羁押、审讯或处置遭到任何不论以何种形式被逮捕、拘留或监禁的人,以及对酷刑行为进行文件记录和调查的工作人员定期举行有关《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有效调查和文件记录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的培训,必须辨别出酷刑受害者的生理和心理影响后果;

确保向从事庇护裁决程序的工作人员开展此类培训,并在互联网上公布有关《伊斯坦布尔议定书》的现行出版物和培训举措;和

在向各情报部门下达的指示中列入有关绝对禁止酷刑的系统性表述。

明确警官身份

(30) 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缔约国通报,除了勃兰登堡州和柏林州的警察之外,其他各州的警察在值勤时都不必须佩戴标明警号或姓名的标牌,甚至据缔约国称,上述这两个州的警察,为了保护警官的人身安全和本人利益,可以摘掉佩戴的标识牌。拟报告,在许多情况下,这种不佩戴标识牌的做法阻碍了调查,无法追究被控与虐待行为牵连警官的责任,包括在示威游行期间使用过度武力的事件。根据柏林警察委托撰写的调研报告称,由于无法辨别身份,约10%指控警察虐待行为的案件无法进行查证或追究(第12、13和14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酙酌警官的利益与可能遭受虐待受害者的利益,并确保各州警察在执法当值的每时每刻时都佩戴有效的身份标识牌,一旦牵连虐待行为,即可追究责任;和

评估在与缔约国对话期间提出的那些未调查的案件,并向委员会报告这些案情。

海外审讯

(31) 委员会欢迎报告称德国派驻国外特工中断了对恐怖主义嫌疑的审讯,体现出了议会调查委员会对Khaled el-Masri 案的调查结果,而且联邦政府代表团宣布,警察、检察官和情报官员已停止了海外调查工作。然而,委员会关切的是,尚不清楚停止海外调查的承诺是否扩大涵盖了私营保安公司。委员会还关切地注意到,鉴于2005年6月汉堡最高法院有关Mounir al-Motassadeq案的裁决,未阐明,谁该为缔约国法庭不可受理据称靠酷刑或虐待提取的证词,承担举证责任问题。缔约国未提供资料说明该国是否继续依赖其他国家情报部门提供的情报,其中有些可能是靠酷刑或虐待行为提取的情报,系为令人严重关切的问题(第2、3、11和15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一旦具有使用胁迫手段的怀疑,即禁止所有机构和从事执法的实体,包括私营保安公司开展海外调查;

明确程序标准,包括缔约国法庭适用了可能通过酷刑或虐待的证据,承担举证责任问题;和

不采取“自动依据”源于其他国家情报部门材料的做法,旨在防止以酷刑或虐待为手段的逼供情况。

体罚

(32) 在注意到德国法律制度禁止一切情况下的体罚(《民法》第163条)之际,委员会表示关切尚无资料说明如何向广大公众开展关于禁止在任何情况下施用体罚的相关宣传和教育,以及就此对专业人员开展培训的工作(第16条) 。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积极促进正面和参与性及非暴力的儿童教育和抚养形式,以取代体罚方式。

收集数据

(33) 委员会赞赏缔约国决定汇编有关警察犯罪,包括虐待行为和“亲密社会关系中的暴力”行为问题的新统计数据。委员会注意到,按嫌疑罪名分类排列的关于执法人员所犯虐待行为投诉情况的数据。然而,委员会遗憾地感到,尚无全面和分类排列的资料,阐明针对执法、安全、军方和监狱监管人员所犯案件,贩运和家庭暴力案,以及性暴力案、种族主义动因等案件的举报、调查、追究和定罪情况,以及关于为受害者采取的补救,包括赔偿和康复措施(第2、12、13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汇编有关监督全国落实《公约》情况的资料,包括对执法、安全、军队和监狱监管人员,贩运、家庭暴力和性暴力、出于种族主义动因的犯案进行的举报、调查、追究和定罪情况,以及为受害者采取的补救,包括赔偿和康复措施。

(34) 在注意到德国在普遍定期审议期间所作承诺的同时,委员会建议缔约国确保全面执行国际人权文书,尤其在采取反恐措施时落实这些条款。

(35) 委员会请缔约国批准该国还尚未成为缔约国的联合国核心人权条约,即:《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并考虑签署和批准《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

(36) 缔约国应考虑撤销针对《公约》第3条的宣言,以期允许在联邦和州各级法庭直接援用《公约》第3条。

(37) 缔约国必须以适当的语言,通过官方网站、传媒和非政府组织广泛宣传提交委员会的报告。

(38) 缔约国被要求根据国际人权条约提交报告的统一准则(HRI/GEN.2/Rev.6)所载关于共同核心文件的要求,再度更新其共同核心文件(HRI/CORE/DEU/2009)。

(39) 委员会请缔约国在2012年11月25日之前,提供后续跟进资料阐明如何回应委员会的下列相关建议:(a)规约和限制所有院所对人身限制的使用;(b) 限制被拘留,包括“都柏林案”的寻求庇护者人数,并确保对被拘留的寻求庇护者的强制性体检;(c) 根据《公约》第5条行使司法管辖权,并提供有关补救措施,包括对Khaled El-Masri的赔偿情况;和(d) 确保切实识别各州的每位警员身份,一旦涉嫌本文件第16、24、28和30段所列的虐待行为,即可追究责任。

(40) 缔约国被要求在2015年11月25日之前,提交下次,即第六次定期报告。为此,委员会请缔约国根据委员会任择报告程序,接受在2012年11月25日前,就委员会向缔约国转发的问题清单先于定期报告进行汇报。缔约国对问题清单的答复依据《公约》第19条将构成其提交委员会的下次定期报告。

56. 马达加斯加

(1) 禁止酷刑委员会在2011年11月10日和11日举行的第1034次和1037次会议上(CAT/C/SR.1034和1037)审议了马达加斯加的初次报告(CAT/C/MDG/1),并在2011年11月23日第1052次和1053次会议上(CAT/C/SR.1052和1053)通过了以下结论性意见。

A.导言

(2) 委员会欢迎马达加斯加的初次报告。它赞赏与缔约国代表团进行的坦率并富有建设性的对话,并感谢代表团对当时提出的问题作出详细答复,随后又另外提供了书面答复。

B.积极方面

(3)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在报告所述期间批准了下列国际文书: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2008年;

国际劳工组织(劳工组织)1957年《废止强迫劳动公约》(第105号),2007年。

(4)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承诺批准《公约》任择议定书及制定一项行动计划,落实普遍定期审议的各项建议,包括关于采取适当措施预防酷刑和虐待的建议。

(5) 委员会注意到:

缔约国《宪法》禁止酷刑;

缔约国指出,2011年9月为结束政治危机签署了路线图,随之任命了协商产生的首相候选人,路线图的签署也应该使2009年以来因危机而陷入瘫痪的国家机构能够再次正常运作。这些机构,特别是国会恢复正常运作,使其能够通过或修订法律,使国内立法符合缔约国批准的国际人权文书所载各项标准;

缔约国已经承诺尽快延长已向人权理事会特别程序口头提出的长期邀请;并且

已经在事实上暂停执行死刑。

C.关注的主要问题和建议

酷刑和虐待入罪化

(6) 委员会注意到2008年6月25日第2008-008号法案依照《公约》规定,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但是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该法案未能详细说明对虐待行为的处罚范围,使之完全由法官自行酌情决定。委员会认为,未明确说明处罚范围有悖于必须依法定罪和量刑的原则。此外,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有报告称法官、律师和执法官员不知道该法案的存在,这说明自2008年法案制定以来并未得到实行(第4条)。

缔约国应修订其反对酷刑的法律,在其中纳入对虐待行为的处罚尺度,还应修订其《刑法》和《刑事诉讼法》,在其中纳入反对酷刑法中的相关条款,以促进这些条款的执行。同时,缔约国应将该法案分发给法官、律师、刑事调查官员、地方行政单位(fokontany)首领和监狱工作人员,以便立即加以适用。

酷刑划分和诉讼时效法规

(7) 委员会指出,2008年法案将酷刑行为划分为处以2至5年徒刑的罪行和处以5至10年徒刑的严重罪行。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酷刑案件的诉讼时效最多为十年,而且仅有灭绝种族罪和危害人类罪才不适用诉讼时效法规(第1条和第4条)。

缔约国应修订该法案,考虑到酷刑性质严重,不应受诉讼时效的限制。运用适当的处罚及不规定诉讼时效限制,将增强禁止酷刑的威慑效果。这些措施还使公众能够监督违反《公约》的国家行为或不作为,并在必要时提出质疑。

酷刑无正当理由和彻底、公正的调查

(8) 委员会深感关切的是,自2009年政治危机爆发以来,大量侵犯人权行为的报告,包括酷刑、即决处决和法外处决及强迫失踪的报告,既未得到调查,也未受到起诉。委员会对出于政治目的向政敌、记者和律师施加酷刑的报告感到关切(第2、12、13、14和16条)。

缔约国应采取适当措施,对包括酷刑、虐待、即决处决和强迫失踪案件在内的侵犯人权行为开展独立、彻底、公正的调查,并确保犯罪者受到起诉和惩处。包括国内政局动荡在内的任何条件均不可成为酷刑的正当理由,任何政治协议或其他类型的协议均不能对政治危机期间犯下最严重罪行的犯罪者实行赦免。缔约国应加强为受害者提供的申诉机制,并确保他们获得补救而且能够得到藉以重返社会和心理康复的手段。缔约国应确保申诉人、证人及其家人得到保护,不会因其申诉或证言而遭到任何恐吓。

委员会请缔约国在下一次定期报告中纳入统计数据,说明对酷刑或虐待提起申诉的案例数目,和此类案件中作出的刑事判决或采取的纪律措施的数目,包括2009年事实紧急状态中发生的案例数据。资料应该包括调查机构的身份,还应按照申诉人的性别、年龄和族裔分类。

基本法律保障

(9) 委员会指出,疑犯被捕时,极少被告知他们有权得到医生的检查。他们得不到适当的医学检查,而且在押人员有时难以与律师或家人取得联系。委员会认为,审前拘留时间延长至12天有些过长。数个案例中审前拘留的时间延长至令人无法接受的程度,委员会对此感到严重关切(第2、12、13、15和16条)。

鉴于委员会关于执行《公约》第2条的第2号一般性意见,缔约国应加倍努力确保被拘留人员从被拘留时起便能在实际上享受一切基本法律保障。这些保障尤其包括,控方有义务告知此类人员他们的各项权利和对他们的指控,被拘留者有权立即获得法律援助及在必要时获得法律帮助;获得独立的医学检查,在可能的情况下自己选择医生进行检查;通知亲属;立即获见法官。

缔约国应确保执行2009年7月14日第2009-970号规范法律援助的法令,加强为在押人员提供免费法律援助的制度,为被拘留者接触律师和家人提供便利。缔约国还应考虑修订《刑事诉讼法》,缩短审前拘留时间,落实严格的保障措施,防止滥用审前拘留。委员会请缔约国尽最大可能加强地方司法系统,以便排除待审人员和刑事调查官员需要长途跋涉而造成的后勤问题。

拘留场所的生活条件和系统监测

(10)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提供了4座新建监狱的资料,但仍感关切的是,监狱生活条件差,尤其是未将不同类型的囚犯分别关押,囚犯营养不良,缺少医疗护理已导致一些囚犯死亡,惩罚性囚室的条件不人道。委员会还对监狱过度拥挤仍感关切;尽管《宪法》规定审前拘留为例外措施,但狱中半数以上的在押人员仍然未接受审判。委员会尤为关切的是对囚犯施加有辱人格的待遇、强奸和以食物交换性行为的报告(第2、11、12、13、14和16条)。

缔约国应:

确保监狱条件,包括狭小的惩罚性囚室的条件符合《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使此类囚室中单独监禁的条件符合国际标准;

分别关押不同类型的被拘留人员,确保将还押囚犯和服徒刑犯人,未成年人和成年人分别关押;

依照大会2010年12月21日通过的《联合国关于女性囚犯待遇和女性罪犯非拘禁措施的规则》(曼谷规则),考虑女囚犯面临的特殊问题;

确保拘留人员能够获得像样的食物和医疗照顾;

加快处理审前拘留者的案件,若有必要,要求负责案件的官员作出解释;

依照大会1990年12月14日通过的《联合国非拘禁措施最低限度标准规则》(东京规则)使用非拘禁惩罚措施,缓解过度拥挤现象;

调查对囚犯施加有辱人格的待遇、强奸和其他以性为目的暴力行为的指控,立即采取步骤惩罚此类行为的实施者。委员会提醒缔约国,在有合理依据认为已发生酷刑行为的情况下,无需受害者事先申诉,即有义务依据职权展开调查;

建立拘留场所定期监测制度,以便改善这些设施内的条件。缔约国应为监狱监督委员会提供资金,并加强与非政府组织的合作,使其能够自由接触拘留场所,以便这些设施能够得到独立监测。

传统司法(Dina)

(11) 委员会尤其感到关切的是,人民大量诉诸传统司法制度(Dina),这显然是由于对正规司法制度缺乏信心。据报告称,除了民事案件的裁决,这种法庭也作出刑事裁决,以及有关酷刑、即决处决和法外处决的裁决(第2和16条)。

鉴于委员会关于执行《公约》第2条的第2号一般性意见,委员会不接受将尊重传统作为不全面禁止酷刑的理由的说法。缔约国应建立有效制度,监测Dina法庭的裁决,调查一切违反法律或《公约》条款的行为。缔约国应确保Dina制度符合其人权义务,特别是《公约》规定的义务。它还应该解释习惯法和国内法之间的等级关系。

缔约国应采取紧急措施,依照2001年10月25日第2001-004号法案密切监测Dina法庭的裁决;该法案规定Dina法庭的裁决要得到普通法院的批准。它还应确保Dina法庭的所有裁决均向普通法院提起上诉。缔约国应努力增强公众对司法制度的信心。它应该实行司法改革,解决司法工作中损害司法制度可信度的主要问题,并寻找适当的解决办法,使司法制度有效运行并符合人民的利益。

贩运人口

(12) 委员会遗憾地指出,除了提到色情旅游业这一痼疾和剥削街头儿童的现象,缔约国报告中没有关于贩运人口的资料(第2、12、13和14条)。

缔约国应依照2008年1月14日关于贩运人口和色情旅游业的第2007-038号法案及相关国际标准,调查所有贩运人口的指控。它应该开展提高认识活动,为执法官员组织培训课程,以预防和打击贩运人口现象。它应该为受害者提供保护,使其能够得到包括康复服务在内的医疗、社会和法律服务。委员会请缔约国在下一次定期报告中纳入详细资料,说明在贩运人口方面开展了多少起调查,提起了多少项申诉,以及作出了多少判决。

对妇女和儿童的暴力

(13) 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有资料表明,存在大量早婚、强迫婚姻及虐待和家庭暴力案件。还令其感到关切的是,虽然第2000-21号法案规定家庭暴力和性虐待为刑事犯罪,但是迫于社会和家庭压力,无人提起申诉(第2、12、13和16条)。

缔约国应在社区层面,特别是与fokontany首领开展讨论,并采取其他步骤减少此类案件的发生,并最终根除强迫婚姻和“moletry”习俗(未成年女童为期一年的试婚行为)。它应该履行为所有婚姻进行登记的义务,以便监测这些婚姻是否符合国内法及其已经正式批准的各项公约。缔约国还应禁止早婚,并起诉违法者。

委员会鼓励缔约国通过一项法律,预防和惩处婚内强奸,禁止体罚儿童。它请缔约国确保在执法官员培训中纳入发现对妇女和女童的暴力的方法。

国家人权机构

(14) 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2009年的政治危机使国家人权理事会委员未能得到任命,而且理事会自2008年成立以来一直未能运作(第2、12、13和16条)。

缔约国应确保该机构的有效独立运作,调拨履行其任务所需的人力资源和资金,其任务主要涉及调查酷刑和虐待指控。委员会鼓励缔约国向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请求技术援助,确保该机构符合大会第48/134号决议附件所载《有关促进和保护人权的国家机构的地位的原则》(《巴黎原则》)。

扣押亲属为人质

(15) 委员会深感遗憾的是,据称有妇女被逮捕和拘留,以迫使其丈夫向警方自首(第12和16条)。

缔约国应停止扣押疑犯亲属为人质的做法,迅速展开调查,以便惩处责任者。这种做法严重违反了国内法律和人权的基本原则。

死刑犯和死刑

(16)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已经通过有步骤地将死刑减为徒刑从而在事实上暂停执行死刑,但是委员会对于仍未在法律中正式规定暂停执行死刑感到遗憾(第2、11和16条)。

缔约国应继续坚持事实上暂停执行死刑,并考虑通过一项法律,有步骤地将死刑减为徒刑。委员会希望就以下情况的报告得到更多资料:继续作出死刑判决;死囚牢的条件;一般情况下将死刑减为徒刑所需时间;死刑犯所获待遇和此类犯人接受家人和律师探视的权利。委员会还鼓励缔约国批准旨在废除死刑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项选择议定书》。

培训

(17) 委员会虽然注意到缔约国已经组织了人权培训课程,但是遗憾地指出,缔约国未能从改善人权状况的角度评估培训效果,而且缺少关于酷刑所致身心后果识别方法的专门培训(第10条)。

委员会建议将《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有效调查和文件记录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的内容纳入今后对执法人员和医务人员的培训课程,并在监狱工作人员和医务人员中分发。缔约国还应评估上述培训方案的影响和效果。

数据收集

(18) 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缺少完整详细的数据,说明执法官员、安全人员、武装部队成员或监狱工作人员实施酷刑或虐待案件的申诉、调查、起诉和定罪情况,还缺少关于法外处决、强迫失踪、贩运人口、家庭暴力、拘留条件和补救措施的资料(第12、13、14和16条)。

缔约国应收集有助于监测国家《公约》执行情况的统计数据,包括关于对酷刑、虐待和上述其他类型侵犯人权行为的申诉、调查、起诉和定罪的数据,以及关于为受害者提供的补救、赔偿和康复种类的数据。委员会请缔约国在下一次定期报告中纳入此类数据。缔约国正在与联合国各专门机构执行一个联合项目,建立一个监测和评估缔约国人权义务履行情况的机制,可以在该项目中收集这些资料。

难民

(19) 委员会指出,反对酷刑的国家法律第19条规定,禁止将任何人引渡至他有可能遭受酷刑的国家,但是对遣返或驱回案件未作任何规定。委员会还指出,缺少关于国内难民状况的资料,也没有关于避难的法律(第3条)。

缔约国应依照《公约》第3条修订2008年6月25日反对酷刑法第19条,使其包括遣返和驱回案件。委员会鼓励缔约国加入1967年《关于难民地位的议定书》和《非洲统一组织关于非洲难民问题的公约》。它请缔约国在下一次定期报告中纳入有关马达加斯加境内难民状况的资料。

与人权机制的合作

(20)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加强与联合国人权机制的合作,特别要授权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问题特别报告员、法外处决、即审即决或任意处决问题特别报告员、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和人权维护者处境问题特别报告员访问本国。

(21) 注意到缔约国在普遍定期审议期间表示的承诺及其与委员会开展的对话,委员会建议缔约国批准《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任择议定书》。

(22) 委员会还建议缔约国做出《公约》第21条和第22条所规定的声明,从而承认委员会有权接受和审议关于违反《公约》条款的个人申诉。

(23) 委员会请缔约国批准尚未加入的联合国各项主要人权文书,包括《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残疾人权利公约》和《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

(24)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确保将其提交委员会的报告及委员会的结论性意见通过官方网址、媒体和非政府组织广为散发。

(25) 委员会还敦促缔约国根据国际人权文书监测机构2009年6月核准的国际人权条约报告协调准则(HRI/GEN/2/Rev.6)的要求,更新其2004年5月18日的共同核心文件(HRI/CORE/1/Add.31/Rev.1)。

(26) 委员会请缔约国在一年之内提供资料,说明对上述结论性意见第8、10、14和15段所载建议开展的后续工作。

(27) 请缔约国于2015年11月25日前提交下一次定期报告,即第二次定期报告。在这方面,委员会请缔约国同意于2012年11月25日前按照任择程序提交报告,委员会在报告提交前向缔约国发送一份问题清单,根据《公约》第19条,缔约国的答复构成其下一次定期报告。

57.摩洛哥

(1) 禁止酷刑委员会在2011年11月1日和2日举行的第1022次和1025次会议(CAT/C/SR.1022和1025)上审议了摩洛哥的第四次定期报告(CAT/C/MAR/4),并在第1042、1043和1045次会议(CAT/C/SR.1042、1043和1045)上通过了下述结论性意见。

A.导言

(2) 委员会欢迎摩洛哥提交第四次定期报告、缔约国对问题单(CAT/C/MAR/ Q/4)提供的书面答复(CAT/C/MAR/Q/4/Add.1)和摩洛哥代表团在审议报告期间口头提供的补充资料,但委员会对逾期两年多才提交该报告表示遗憾。委员会欢迎与缔约国派遣的专家代表团进行建设性的对话,感谢其对提出的问题作出详细答复和提供的书面补充答复。

B. 积极方面

(3) 委员会满意地注意到,缔约国在审议所涉期间就下列国际人权文书采取了行动:

批准了《保护所有人不遭受强迫失踪国际公约》(2009年4月);

批准了《残疾人权利公约及其任择议定书》(2009年4月);

批准了《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关于打击陆、海、空偷运移民的补充议定书》(2011年4月);

确认委员会根据《公约》第22条接受和审议个人来文的权限;及

撤销对一些国际公约的各项保留,包括缔约国对《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第十四条和《儿童权利公约》第14条的保留以及以前对《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的保留。

(4)委员会还满意地注意到采取的下列措施:

2011年7月1日经全民投票通过了新《宪法》,载有禁止酷刑的新规定以及被逮捕、拘留、起诉或定罪者的基本保障;

为调整和修正法律与实践,缔约国对法律制度进行了改革,使其与缔约国的国际义务相符;

于2011年3月1日设立了国家人权委员会,取代人权协商委员会,人权委员会比协商委员会具有更加广泛的权力,并设立了保护人权区域办事处;

规定事实上暂停执行死刑;

创建公平与和解委员会,作为过渡司法机制,确定1956年至1999年之间发生的侵犯人权事项的真相,为民族和解铺平道路;

为司法官员和监狱工作人员等人员组织各种人权培训和提高认识活动。

C. 关注的主要问题和建议

酷刑的定义和定罪

(5)虽然知道目前正在处理即将修改《刑法典》的法案,委员会仍然十分关注目前《刑法典》第231.1条所载酷刑定义并不完全符合《公约》第1条规定这一事实,因为其范围有限。《刑法典》第231.1条所载定义包括《公约》第1条的主要内容,但不包括执法或保安人员或以官方身份行事的任何其他人的合谋或明示或默许。委员会还遗憾地注意到,尽管委员会以前提出过建议,但《刑法典》并未规定酷刑罪不受时效限制 (第1和第4条)。

缔约国应该确保议会目前正在审议的法案扩大酷刑的定义,以便与《禁止酷刑公约》第1条的规定相符。缔约国还应确保履行其国际义务,调查、起诉和惩治任何犯下酷刑行为、企图实施酷刑或合谋或参与这类行为的人,而且对他们不适用法定时效。

(6)委员会十分关注有关酷刑的某些现行法律条款,特别是对犯有酷刑行为的人给予大赦或赦免可能性的条款规定。委员会还感到关切的是,没有具体条款明确规定上级官员或政府当局的命令不得援引为施行酷刑的理由,以及没有特定保护机制保护拒绝服从命令折磨被拘留者的下属(第2和第7条)。

缔约国应确保其法律排除任何违反《公约》赦免被判定犯有酷刑罪的人或给予大赦的可能性。缔约国还应修正其法律,明确规定上级官员或政府当局的命令不得援引为施行酷刑的理由。缔约国应建立机制,保护拒绝服从这类命令的下属。缔约国应确保告知所有执法人员不得服从这类命令,使他们了解设立的保护机制。

基本法律保障

(7) 委员会注意到,为保护被拘留者免遭酷刑,摩洛哥法律规定了若干基本保障。委员会还注意到,除其他重要提议外,现有立法修订草案旨在确保被拘留者能够更快速地聘请律师。尽管如此,在现有成文法及实践中,对其中一些基本法律保障的适用却存在限制,委员会对此表示关切。目前,只有获得总检察长授权,律师才可在拘留期被延长后的第一时间会见其当事人,委员会对这一事实尤其表示关切。委员会还对法律援助办公室的援助只限于未成年人及可能判处5年以上刑期的犯罪案件这一事实表达关切。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对其他基本保护措施的实际适用情况,如由独立医师进行诊查及通知家人等,还缺少相关信息(第2和第11条)。

缔约国应确保目前正在审议的法案能够保障所有嫌疑人在实际中都有权享有法律规定的基本保障,包括被捕时聘请辩护律师的权利、由独立医师进行诊查、与亲属或朋友联系、被告知应当享有的权利及针对本人的指控以及不拖延地被带见法官的权利。缔约国应采取必要步骤,确保人们一旦遭到拘禁可以立即聘请律师而无需事先获得批准,并建立免费提供有效法律援助的制度,特别是涉及面临危险或属于弱势群体人员的案件。

反恐怖主义法

(8) 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2003年第03-03号反恐怖主义法》并未对恐怖主义做出确切定义,这样要求是为了维护下述原则,即除非法律有规定,否则不能对任何一项罪行处以刑罚。委员会还对以下事实表示关切,即有关法律将宣传和煽动恐怖主义定义为犯罪,即使未必涉及切实暴力行为的危险,也被如此定义。此外,根据这一法律,警方拘留的期限延长至12天,并且第六天后才可聘请律师,致使遭到拘留的嫌疑人面临更大的遭受酷刑的危险。嫌疑人正是在无法与亲属和律师联系之时最易遭受酷刑(第2和第11条)。

缔约国应修订其《第03-03号反恐怖主义法》,以便对其中恐怖主义的定义做出改进,将嫌疑人可被警方拘留的最长时间减至最短,并允许其在被拘留初始阶段即可聘请辩护律师。委员会回顾,根据《公约》规定,任何特殊情况都不得援引为施行酷刑的理由,根据安全理事会的各项决议,特别是安全理事会第1456 (2003)号决议和第1566 (2004)号决议以及其他有关此主题的决议,为打击恐怖主义而采取的措施都应完全符合国际人权法。

不驱回和酷刑的危险

(9) 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缔约国现有引渡和驱回程序及实践也许会使人们面临遭受酷刑的危险。委员会回顾,已收到根据《公约》第22条针对缔约国引渡要求的个人申诉,委员会对缔约国针对这些案件作出的判决及采取的行动表示关切。鉴于委员会早已做出裁决,即对Ktiti先生的引渡也将构成对《公约》第3条的违犯,且这一最终裁决已正式向缔约国转达,因此委员会对目前缔约国做出的仅“暂缓”引渡Ktiti先生的决定感到不安。尽管委员会已要求在其做出最终裁决之前暂缓引渡Alexey Kalinichenko, 但该人士仍被引渡回其原籍国,特别是引渡仅是基于原籍国提供的外交保证,委员会对此表示深切的关注(第3条)。

在任何情况下,如有充分理由相信,他或她将有遭受酷刑的危险,缔约国不得将该人驱逐、遣返或引渡至该国。委员会回顾业已采取的立场,即在任何情况下,在有充分理由相信,他或她返回本国将有遭受酷刑的危险时,缔约国不得将外交保证视为免受酷刑或虐待的保障。为了确定根据《公约》第3条所承担义务的适用性,缔约国应彻底审查每一案件的案情,包括有关国家酷刑的总体状况。缔约国还应建立和适用明确界定的寻求外交保证的程序,在驱回时采用适当的司法监督机制和有效的遣返后监测安排。

摩洛哥应履行其国际义务,并根据委员会关于依据《公约》第22条向其提交的案件所作最后决定和临时决定行事。关于Ktiti先生一案,缔约国应宣布对其引渡令永久无效,以避免违反《公约》第3条的行为。

涉及安全关切案件中使用酷刑问题

(10) 有大量指控称,当人们被剥夺基本法律保障时,例如有关聘用律师问题,特别是涉嫌属于恐怖主义网络成员或西撒哈拉独立支持者,以及在为获取供词而审讯恐怖嫌疑人的过程中,警员、监狱工作人员以及特别是作为刑事调查警察行事的国家侦察局特工人员施行酷刑和虐待,委员会对此表示关注(第2、4、11和15条)。

缔约国应立即采取实质性措施,对酷刑行为展开调查,并对有此行为的人员提出起诉并给予惩罚。缔约国应确保执法官员不参与酷刑,除其他外,特别要明确重申绝对禁止酷刑,公开谴责这一做法,特别是警员、监狱工作人员及国家侦察局成员的酷刑行为。还应非常明确地指出,任何施行酷刑者、同谋或参与者要被追究个人法律责任,并将受到刑事起诉和相应惩罚。

“特殊引渡”

(11)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的陈述,即该国未涉入作为国际反恐斗争组成部分的特殊引渡。但委员会仍然感到关切的是,有指控称,在诸如Binyam Mohamed、Ramzi bin al-Shib和Mohamed Gatit等案中,摩洛哥是公然进行非法“特殊引渡”的出发地、过境国和目的地。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就此提供的有关调查信息并不完整,不足以反驳这些指控。有指控称,据报道所有“特殊引渡”均伴有单独囚禁及/或秘密关押、酷刑和虐待行为(特别是对嫌疑人进行讯问期间),并将人员遣返回可能遭受酷刑的国家,委员会对此表示严重关切(第2、3、5、11、12和16条)。

缔约国应确保无论何时受其控制的任何人员都不成为“特殊引渡”对象。在这种情况下对人员的转移、驱逐、拘留或讯问本身就是对《公约》的违背。对所有其可能参与的“特殊引渡”案,缔约国都应展开有效、公正的调查,并揭露有关案件的事实真相。缔约国应起诉并惩罚此类引渡的责任人。

西撒哈拉事件

(12) 委员会收到的报告称,摩洛哥执法官员和安保人员被指控在西撒哈拉采用任意逮捕和拘留、单独囚禁、秘密关押、酷刑、虐待,以酷刑和过度使用武力逼供等手段,委员会对此表示关切。

委员会再次忆及,根据《公约》规定,在缔约国管辖领土之上,无论何种特殊情况均不得作为施行酷刑的理由,执法手段和调查程序必须完全符合国际人权法以及缔约国现行有效的法定程序和基本保障。作为一项紧迫工作,缔约国应采取实质性措施,预防上述酷刑和虐待行为的发生。缔约国还应采取将大力推进根除国家官员施行酷刑和虐待行为的政策。缔约国应该建立更加强有力的措施,确保迅速、彻底、公正和有效地调查对犯人和被拘留者或处于任何其他情况的人施行酷刑或虐待的全部指控。

Gdeim Izik难民营

(13)委员会尤其关注2010年11月与关闭Gdeim Izik营相关的事件,在这些事件中,包括执法人员在内数人丧生,数百人被捕。委员会注意到,被捕人员中绝大多数在此后等待审判期间被释放,但令委员会严重关切的是,虽然所涉人员为平民,审判却要在军事法庭进行。对一直未展开公正、有效的调查以查明事件真相并确定警方或治安部队应承担的责任这一事实,委员会也十分关切(第2、11、12、15和16条)。

缔约国应采取更加强有力的措施,确保针对在拆除Gdeim Izik营地中发生的暴力和死亡事件展开及时、彻底、公正和有效的调查,并确保将相关责任人绳之以法。缔约国应修正其法律以保证所有平民只在民事法庭接受审判。

涉及安全关切案件的秘密逮捕和拘留

(14) 有报告称,在涉及恐怖主义的案件中,并未始终遵循有关逮捕、讯问和羁押嫌疑人的法律程序,委员会对此表示关切。有资料显示,一贯的模式是,嫌疑人遭到不公开身份的便衣警察逮捕,被带走讯问,然后被秘密关押,实际上相当于单独监禁,委员会对此也表示关注。嫌疑人并未经正式登记并遭受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他们在未经带见法官且没有司法监督的情况下被关押数周。为使他们在刑讯逼供下的供词上签字而被移送警方关押之前,他们的家人对其被捕、行踪及下落一无所知。只在移送后才对他们进行正式登记,并依据篡改的日期和资料通过正规司法系统对其案件进行处理(第2、11、12、15和16条)。

(15)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在互动对话期间所做的陈述,大意是国家侦察局Témara总部没有秘密拘留所,这已经总检察长在2004年以及国家人权委员会的一些代表及议会议员在2011年进行的三次访问所证实。鉴于针对存在秘密拘留所的大量指控从未间断,在缺乏相关信息的情况下,不可能解除人们对事实上存在这类拘留所的猜疑,但委员会对缺少有关上述访问的组织方式和方法的信息感到遗憾。这一问题依然令委员会感到关切。有指控称,在某些官方拘留设施内也有秘密拘留点,委员会也对此表示关切。根据委员会收到的指控,这些秘密拘留点不受任何独立机构的监督或检查。有报告称,在近拉巴特首都的Ain Aouda附近新建了一所秘密监狱,用来关押涉嫌与恐怖运动有关联的人,委员会对此表示关切(第2、11、12、15和16条)。

缔约国应确保在所有被捕和被羁押人员案件中遵循适当的法律程序,并适用法律规定的基本保障,例如被拘留者接触律师和独立医生、将逮捕一事通知其家人及其被拘留地点以及出庭等。

缔约国应采取措施确保所有登记条目、记录和陈述以及涉及人员被捕和拘留的所有其他官方档案得到尽可能严格的保管,对涉及人员被捕和候审羁押的所有信息进行记录,并经调查警官和涉案人员确认。缔约国要确保针对任意逮捕和拘留的所有指控展开迅速、彻底、公正和有效的调查,并将相关责任人绳之以法。

对任何事实上受其控制的人员,缔约国应确保其不被羁押在秘密拘留设施。委员会经常强调,此种条件下的羁押构成违反《公约》的行为。缔约国应展开可信、公正及有效的调查,以确定是否存在此类关押地点。所有拘留地点都须受到定期监测和监督。

起诉酷刑和虐待行为实施者

(16) 委员会迄今未收到依据《刑法》第231.1条对犯有施行酷刑者定罪的报告,委员会尤其对此表示关切。委员会关切地指出,警员至多被起诉有侵犯人身或违法殴打行为,而不是施行酷刑,缔约国提供的资料显示,官员因此类行为受到的行政和纪律处罚与其行为的严重性并不相符。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不论针对酷刑的指控数量如何多或怎样频繁,鲜有引发调查和起诉,由于未能实施真正的惩戒措施,对被控犯有《公约》规定的犯罪行为的国家官员也未能予以刑事立案(包括1956年至1999年期间发生的大规模公然侵犯人权行为),有罪不罚的风气似乎甚嚣尘上(第2、4和12条)。

缔约国应该确保迅速、有效和公正地调查所有关于酷刑和虐待问题的指控,并起诉犯下此类行为人,应根据《公约》第4条的规定给予与其犯罪行为性质相符的刑罚。缔约国还应修正其法律,明确规定上级官员或公共当局的命令不得援引为施行酷刑的理由。缔约国还应采取措施,确保申诉人和证人得到有效保护,不会因其申诉或证词受到虐待或恫吓。

逼供

(17) 根据缔约国目前的调查体制,供词通常用作起诉和定罪的证据,委员会对这一事实表示关切。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包括恐怖主义案件在内的大量刑事案件的定罪以供词为依据,从而为对嫌疑人施以酷刑和虐待提供了更大空间(第2和15条)。

缔约国应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确保刑事判决基于证据而不是被指控人的供词,特别是这类人员在审判期间翻供的,缔约国还要保证按照《公约》规定,除涉及酷刑指控的案件外,在所有诉讼程序中因施加酷刑而被迫作出的供述不可作为证据。

委员会要求缔约国对完全基于供词的刑事判决进行复审,以便查明仅依据刑讯逼供作出的供词而作出的判决。委员会还促请缔约国采取适当补救措施,并向委员会报告相关结果。

监测和视查拘留地点

(18)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提供了详细信息,说明皇家检察官、各级法官、省监狱监督委员会成员和国家人权理事会代表对拘留所进行各种访问的情况。委员会还注意到缔约国结合摩洛哥即将加入《公约任择议定书》的情况提出的修正案草案,将国家人权理事会指定为国家预防机制。但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数个非政府组织希望以观察员身份进入监狱设施,但被拒绝进入拘留中心。根据《刑事诉讼法》第620条,似乎只有省级委员会才可进行这类访问。对已经进行的访问的后续行动及结果如何缺少相关信息,委员会对此也感到遗憾(第11和16条)。

缔约国应确保,国家对拘留所的监督机制能够对所有拘留所实施有效检查和监督,并确保根据监督结果采取后续行动。为预防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这一机制应能安排本国和国际观察员进行定期和突击访问。缔约国还应确保在上述访问期间,有经专业培训可察觉酷刑迹象的法医在场。此外,缔约国还应修正法律,使非政府组织也可对拘留所进行不加限制的、定期、独立、不经宣布的访问。

监狱条件

(19) 委员会满意地注意到缔约国提供了有关建造和修缮其监狱设施计划的资料,可能使监狱条件有所改善。但根据所掌握的信息,因人满为患、实施虐待和惩戒手段(包括长时间单独拘禁)、环境脏乱、食物匮乏和医疗护理有限等,大多数监狱的条件仍然令人震惊,委员会对此仍表示关切。上述状况促使一些囚犯进行绝食或暴动及举行抗议活动,但遭到监狱看守的暴力镇压,委员会对此表示关切(第11和16条)。

为使摩洛哥监狱条件符合《联合国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缔约国应继续努力,建设新的监狱设施和修缮现有设施,应不断增加运行国内监狱的预算拨款,尤其是食品和医疗方面的预算。为了减少过度拥挤的状况――这主要因为摩洛哥监狱中关押的人有一半尚待受审,缔约国应修改法律,允许按照《联合国非拘禁措施最低限度标准规则》(东京规则)采用审前羁押替代办法。对于不太严重的犯罪情况,可以拟定一个制度,安排保释,更多使用非监禁刑罚。

监狱中死亡问题

(20)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提供了关于摩洛哥监狱中死亡人数及死亡原因正式记录的详细信息。尽管如此,虽然对囚犯自杀事件进行了例行公事性的调查,但缺少现行针对监狱中死亡原因展开系统性独立调查机制的相关信息,委员会对此表示遗憾(第11、12和16条)。

无论何时只要监狱中发生人员死亡,缔约国就应该迅速展开彻底、公正的调查,如有人员对此负责,应就人员死亡起诉相关责任人。缔约国应向委员会提供监狱中因酷刑、虐待或故意玩忽职守导致的所有死亡事件的资料。缔约国还应确保在每一起死亡案中由独立法医进行尸检,其检查结果可作为刑事和民事审判证据。

死刑犯问题

(21) 委员会注意到,自1993年以来事实上就暂停执行死刑。委员会还注意到相关法案,根据此法案,可判处死刑的罪行数量将显著减少,并且死刑判决须一致决定作出。委员会对死牢中囚犯的关押条件表示关切。这些条件本身就构成残酷、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考虑到囚犯在死牢中的关押时间、无法确定其命运、特别是毫无减刑的希望,情况尤为如此(第2、11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考虑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项任择议定书》,以废除死刑。同时,缔约国应继续维持事实上暂停执行死刑,在法律规定死刑可以减刑,并按照《公约》确保所有死囚犯受到保护。缔约国还应确保给予所有死囚犯人道待遇,特别是使他们能够接受亲属和律师探访。

精神病院

(22) 委员会注意到,就预防精神病院病人遭受虐待计划及针对2011年卫生保健系统的新框架法律,缔约国提供了书面补充材料,但是缺少可为住院病人提供保障的精神病院监督检查制度及此类监督检查结果的信息,委员会对此仍表示关切(第16条)。

缔约国应确保不久即将设立的对拘留所进行监督和监测的国家机制同时有权检查其他类型的拘禁被剥夺自由人员的设施,例如精神病院。缔约国应确保这类监督过程的结果能够充分发挥作用。作为预防酷刑和其他残酷、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一种手段,这一机制应对定期和不经宣布的访察做出规定。缔约国还应确保在上述访察期间,有经专业培训可察觉酷刑迹象的法医在场。缔约国还应确保精神病院病人在违反本人意志被拘禁期间,能够对其拘禁令提出上诉,并能到本人选择的医生处就诊。

暴力侵害妇女行为

(23) 鉴于暴力侵害妇女在摩洛哥肆虐,针对预防侵害妇女的暴力行为、对施暴人员提起刑事诉讼及保护受害人和证人等,国家却没有具体、全面的法律框架,委员会对此深表关切。受害人极少提出控告、检察机关对此类案件尚未提起刑事诉讼、甚至对强奸案的指控也未展开系统调查、在受害人极易遭受侮辱的社会中,举证责任过重并完全由受害人承担,对以上事实委员会表示关切。委员会对没有专门的法律规定将婚内强奸定为刑事犯罪表示关切。此外,根据摩洛哥法律,未成年人强奸犯与受害人结婚可免于刑事责任,委员会对此表示深为关切。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没有提供受害人嫁给或拒绝嫁给对其施暴的强奸犯这一类案件数量的相关信息(第2、12、13和16条)。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尽快颁布关于暴力侵害妇女和女童问题的法律,确保任何形式暴力侵害妇女的行为都构成刑事犯罪。委员会还敦促缔约国确保受到暴力侵害的妇女和女童能够立即得到包括庇护场所在内的保护措施和赔偿、起诉罪犯并处以相应惩罚。委员会重申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委员会就此提出的建议。缔约国应该立即修正其《刑法典》,保证将婚内强奸定为犯罪行为,针对强奸犯的刑事诉讼不因与受害者结婚而终止。对妇女和女童实施暴力的原因和程度(包括性暴力和家庭暴力),缔约国也应展开研究。在提交委员会的下一次报告中,缔约国应就目前关于打击侵害妇女暴力行为的法律和政策以及所采取措施的影响提供相关信息。

体罚

(24) 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摩洛哥没有法律禁止在家庭、学校或是提供儿童保护服务的机构内实施体罚(第16条)。

缔约国应修正其法律,禁止在学校、家庭和提供儿童保护服务的场所实施体罚。缔约国还应提高公众对积极、参与性和非暴力纪律形式的认识。

难民和寻求庇护者待遇

(25) 委员会注意到,就其与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难民署)之间日益增加的合作,缔约国提供了包括关于接收、查明和保护寻求庇护者和难民在内的能力建设活动方面的资料。虽然如此,委员会感到不安的是,缺乏具体的针对难民和寻求庇护者的法律框架,以将他们与无证移民进行区分。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在现实情况中寻求庇护者没有机会向有关当局提出避难请求。在进入摩洛哥领土的入境口岸情况尤为如此,寻求庇护者常被当做无证移民对待。缔约国没有设立可有效处理难民和无国籍人士避难申请的专门办公室,并且缺少保护摩洛哥领土上难民一切权利的措施,委员会对此也表示关切(第2、3和16条)。

缔约国应制定旨在保障难民和寻求庇护者权利的法律框架,并应开发体制和行政手段,为上述人员提供保护,包括通过增进与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难民署)之间的合作、并允许其以观察员身份参与缔约国避难制度改革。缔约国应建立相关程序和机制,有计划有步骤地在摩洛哥领土的所有口岸对可能的寻求庇护者进行识别。缔约国应允许这类人员提交庇护申请。这些机制还应确保有关庇护请求的决定可以上诉、这类上诉有中止效力以及不将在本国面临酷刑危险的人员送回该国。

缔约国应考虑成为1954年《关于无国籍人地位的公约》和1961年《减少无国籍状态公约》缔约国。

移徙者和外国人待遇

(26)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提供的有关驱逐无证移民的法律规定的资料,特别是有关在摩洛哥的外国公民入境和居住的《第02-03号条例》以及缔约国提供的根据该法令驱逐外国国民的实例。然而有报告称,无证移民尚未得到行使权利的机会就被送至边境或遭驱逐,这违反了摩洛哥法律。有多项指控称,数百移民被遗弃在沙漠中饱受饥渴。缔约国未提供有关此类事件的信息,也未提供有关超出监狱当局权限拘留待驱逐的外国国民的场所及相关制度的资料,委员会对此深感遗憾。缔约国没有提供关于2005年执法人员在飞地休达和梅利亚附近对无证移民的暴力行为的任何调查的资料,委员会对此也深感遗憾(第3、12、13和16条)。

缔约国应采取措施,确保在移送无证移民至边境及驱逐外国国民的行动中,法律保障得到有效贯彻实施,并且这类行动和驱逐须符合摩洛哥法律。对移民在被驱逐中遭受虐待或过度使用武力的指控,缔约国应展开公正、有效的调查。还应将肇事者绳之以法并使其受到与其行为严重程度相应的处罚。

请缔约国在其下次报告中提供详细资料,说明拘留等待被驱逐的外国国民的地点和方式,并按年龄、性别、地点、拘留期限和拘留及驱逐的理由提供分类数据。

贩运人口

(27) 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关于缔约国内以性剥削或其他剥削形式为目的贩运妇女和儿童以及人口贩运严重程度的资料普遍缺乏,特别是没有提供有关投诉、调查、起诉和定罪数量以及为防止和打击贩运人口问题采取了何种措施(第2、4、12、13和16条)。

缔约国应加紧努力,防止和打击贩运妇女和儿童。这些努力应包括通过关于防止和制止贩运问题的法律,为受害者提供保护,使其获得康复服务以及医疗、社会、法律和所需咨询服务。缔约国还应确保受害者能够行使提出申诉的权利。应对所有贩运人口的报告进行公正、有效的调查,确保将有关责任人绳之以法,和对其判处与其行为严重程度相应的刑罚。

培训

(28) 委员会注意到已收到的为司法官员、警察和监狱工作人员举办关于人权培训活动、研讨会和课程的资料。但对于没有对负责处置被拘留人员或精神病院病人的国家侦察局(侦察局)工作人员、武装部队成员、法医及其他医务工作者开展有针对性的培训活动,尤其是没有关于检测酷刑身心后遗症适当方法的培训,委员会表示关切(第10条)。

缔约国应继续制定并强化对所有工作人员――执法官员、情报局人员、安保部队人员、军人、监狱工作人员和在监狱或精神病院受雇医务人员――开展培训的方案,使他们熟知《公约》条款内容,知道违反《公约》的行为不会被容忍并将被调查,有违反《公约》行为的人员将受到起诉。此外,缔约国还应确保包括医疗队成员在内的所有相关人员都受到根据《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有效调查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鉴定酷刑和虐待的专业培训。缔约国还应对此类培训的成效和影响作出评估。

平等与和解委员会和赔偿问题

(29) 为调查1956年至1999年期间摩洛哥发生的大规模、有计划有步骤实施的严重侵犯人权事项,过渡司法机制、平等与和解委员会在2003年至2005年期间做了大量工作,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提供了相关信息。调查澄清了上述侵犯人权事项的真相,包括许多强迫失踪案,还使众多受害人获得了各种形式的赔偿。但委员会仍对平等与和解委员会没有完成其工作这一事实表示关切,因为发生在西撒哈拉的侵犯人权事项并未包括在内,2005年该委员会停止工作时,若干强迫失踪案尚未得到解决。此外,该委员会的工作事实上可能导致在此期间违反《公约》的罪犯得以逍遥法外,因为时至今日他们仍未被起诉,委员会对此表示关切。最后,有报告称,并非所有受害者或受害者家属都已获赔偿,在有些案例中,判定的赔偿既未公平分配,也不充足或有效,委员会对此表示关切(第12、13和14条)。

缔约国应确保肩负完成该委员会工作使命的国家人权委员会围绕迄今尚未解决的1956年至1999年期间发生的强迫失踪案(包括与西撒哈拉局势有关的案件),继续其查清事实真相的工作。缔约国还应加强努力,确保通过提供公平、足够的补偿和使其尽可能康复的援助这种形式,使遭受酷刑和虐待的受害人获得赔偿。为实现这一目标,缔约国应制定法律规定,以保护酷刑受害人有权获得与所受伤害相称的公平赔偿。

与联合国机制合作

(30)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加强与联合国人权机制的合作,除其他外,特别核可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贩运人口特别是妇女和儿童问题特别报告员与和平集会和结社自由的权利问题特别报告员等机制进行访问。

(31) 委员会请缔约国考虑加入其尚未成为缔约国的主要人权文书,包括《禁止酷刑公约任择议定书公约》和《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

(32) 委员会还鼓励缔约国通过官方网站、媒体和非政府组织确保广为散发其向委员会提交的报告以及委员会的结论性意见。

(33) 委员会请缔约国在2012年11月25日之前提供资料,说明为回应其建议采取了哪些措施:(1) 提供或加强对被拘留者的法律保障;(2) 进行及时、公正和有效的调查;(3) 起诉犯罪嫌疑人,并对犯有酷刑或虐待罪行者判刑;及(4) 给以第7、11、15和28段中提到的赔偿。委员会还请缔约国提供信息,说明为响应关于《反恐怖主义法》第8条中各项建议采取了哪些措施。

(34) 委员会请缔约国在必要时根据国际人权条约缔约国提交报告的协调准则(HRI/GEN/2/Rev.6)所载关于共同核心文件的准则更新其2002年4月15日共同核心文件(HRI/CORE/1/Add.23/Rev.1和Corr.1)。

(35) 委员会请缔约国不迟于2015年11月25日提交其第五次定期报告。委员会还请缔约国同意按照任择程序在2012年11月25日前提交报告,并由委员会在缔约国提交定期报告前转交一份问题单。《公约》第19条规定,缔约国对这份预先提供的问题单的答复将构成其下次定期报告。

58.巴拉圭

(1) 禁止酷刑委员会在2011年11月3日和4日举行的第1026次和1029次会议(CAT/C/SR.1026和SR.1029)上审议了巴拉圭的第四至六次合并定期报告(CAT/ C/PRY/4-6)。委员会在2011年11月21日举行的第1048次会议(CAT/C/ SR.1048)上通过了以下结论性意见。

A. 导言

(2) 委员会欢迎巴拉圭提交第4至6次合并定期报告,对提交报告前的问题单作出答复(CAT/C/PRY/Q/4-6)。委员会表示赞赏缔约国同意遵循新的提交定期报告程序,便利缔约国和委员会之间的合作,并且有助于集中审议报告以及与代表团对话。

(3) 委员会也赞赏它与缔约国代表团进行的坦率和开诚布公的对话,以及审议本报告期间提供的补充资料,尽管它对缔约国尚未答复某些问题感到遗憾。

B. 积极方面

(4) 委员会满意地注意到,自审议第三次报告以来,缔约国已经批准或加入以下国际文书:

《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任择议定书》(2001年5月14日);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2001年5月14日);

《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2001年10月3日);

《儿童权利公约关于儿童卷入武装冲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2002年9月27日)和《儿童权利公约关于买卖儿童、儿童卖淫和儿童色情制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2003年8月18日);

《旨在废除死刑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项任择议定书》(2003年8月18日)。委员会赞赏地注意到缔约国已经废除死刑,并建议缔约国在军法制度中明确取缔死刑;

《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2003年8月18日);

《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关于预防、禁止和惩治贩运人口特别是妇女和儿童行为的补充议定书》(2004年9月22日);

《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任择议定书》(2005年12月2日);

《残疾人权利公约》及其任择议定书 (2008年9月3日);

《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2008年9月23日);

《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2010年8月3日)。

(5) 委员会高兴地注意到,防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问题小组委员会于2009年3月访问了缔约国、于2010年9月进行了后续访问,并且缔约国批准了公布小组委员会的报告并且提交其有关书面答复。

(6) 委员会祝贺缔约国于2002年5月29日宣布承认委员会有权依据《禁止酷刑公约》第21和22条受理来文。

(7) 委员会满意地注意到缔约国于2003年向人权理事会所有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发出了访问本国的长期有效邀请。自从审议其上一次定期报告以来,缔约国已经接待了理事会4名报告员的访问,包括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

(8)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开始审议立法,以落实委员会的建议并改进《公约》的履行情况。这些举措包括:

2011年4月20日通过第4288号法令,设立防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国家机制;

2011年10月12日通过了第4423号公共辩护部组织法,授予后者的业务和财政独立地位;

2011年8月11日通过第4381号法令,使1954至1959年独裁期间侵犯人权事项受害者的索赔权不受时效限制;2008年第3603号法令使他们的子女有权索赔;

根据2003年第2225号法令,设立真相和正义委员会,调查1954至2003年之间国家代理人或准国家机构犯下的侵犯人权事项,该委员会于2004年8月开始运作;

2008年5月5日最高法院宪法庭第195号决定,裁定酷刑罪的刑事诉讼和判决不受时效限制。

(9) 委员会也欢迎缔约国努力修改政策和程序,从而加强人权保护和履行《公约》,特别是:

根据2010年7月9日第4674号法令,设立国家监狱改革委员会,作为技术讨论的论坛,协助制订计划,重新界定被剥夺自由者的待遇,并审查监狱管理情况;

根据2009年第2290号法令,设立行政部门人权网络,以协调人权政策、计划和方案;

2008年8月公布真相和正义委员会最后报告“避免再次发生”,提供1954至2003年巴拉圭侵犯人权事项的调查结果;

根据2005年第5093号法令,设立巴拉圭共和国人口贩运问题机构间委员会,以制订关于该活动的公共政策;

根据2001年10月众议院第768号决议,任命一名监察员,其办公室现在巴拉圭一些城市已有分办事处;

缔约国按照参与性程序编写了一份国家人权行动计划。

C. 主要关注的问题和建议

酷刑的定义和罪行

(10)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已经起草一项法案,修正目前关于酷刑的法律定义。然而,它遗憾的是,尽管有着它以往的建议以及各种区域和国际人权机制的建议,但缔约国依然没有根据《公约》第1条的定义在其《刑法》中界定酷刑罪(第1和4条)。

委员会重申它以前的建议(A/55/44,第151段):缔约国应当采纳一个酷刑定义,涵盖《公约》第1条所载的全部内容。缔约国也应当确保依照《公约》第4条第2款,根据严重程度,以适当的刑法来惩治这类犯罪。

基本法律保障

(11) 委员会关切巴拉圭立法中规定的许多被剥夺自由者、包括未成年人的人权没有在实践中得到尊重。委员会尤其关注的是,没有机制使被剥夺自由者有权从拘留之始就获得法律援助和独立体检、有权告知亲属或所信赖者其被拘的情况,以及拘留时被告知他们的权利和逮捕理由。关于人身保护令问题,委员会根据所获得的资料,表示关注人身保护令需耗时30天才能得到解决。关于拘留之初的体检,委员会关注说,这没有得到经常实施,并且是警察在场的情况下进行的。它还关注的是,有报道说,被剥夺自由者被警方关押过久、没有适当登记、以及大量警所实际上不遵守关于被拘留者登记程序的规则。总体来说,委员会表示关注缔约国代表团所述的在全国范围落实国家警察总监办公室第176/2010号决定――命令在各警所设立登记制度――方面存在着问题(第2、11和12条)。

缔约国应当迅速采取有效行动,确保所有被拘留者从拘留之始就实际享有各项基本的法律保障。缔约国应当在实践中保障所有被拘留者立即被告知拘留的原因、他们的权利,并使他们与律师、亲属或所信赖者联系的权利得到保障。应当审议和加强人身保护令补救措施,采取必要步骤切实保障其程序便捷和简短,并且在个案的法律时限之内作出有关决定。缔约国也应当保障警方关押的人能够在拘留之始就得到独立的体检,并且没有警察在场。缔约国应当确保被剥夺自由者即时得到登记,并且确保警所关押记录定期得到检查,核证其是否根据法定程序得到保管。缔约国也应当确保关于登记被拘留者的第176/2010号决定的规定得到遵守,并为此目的应当考虑使该决定成为法律。

免费法律援助

(12) 尽管欢迎缔约国最近通过了公共辩护人机构组织法,并增加了人力资源划拨,但委员会表示关注该国公共辩护人数量有限,使得许多被剥夺自由者不能够得到适当的法律援助。

缔约国应当保障为所有要求这类援助且无支付能力的人从拘留之始就提供免费法律援助。为此目的,缔约国应当改进公共辩护机构的工作条件,划拨更多的人力、财力和物质资源,使其能够履行职责。

紧急状态

(13)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通过2011年10月10日第4473号法令宣布Concepción和San Pedro省处于60天紧急状态。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缔约国在报告所涉期间还宣布了其他紧急状态。尽管缔约国提供资料说明了保障受影响者人权的步骤,但委员会关注这一期间对人权的限制以及《公约》在紧急状态期间被违反的可能性。

缔约国应将宣布紧急状态严格限于必要的情况,并且应始终尊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四条的规定。缔约国也应当依照《公约》第2条第2款严格地绝对禁止酷刑。这一款规定:任何特殊情况,不论为战争状态、战争威胁、国内政局动荡或任何其他社会紧急状态,均不得援引为施行酷刑的理由。

国家人权机构

(14)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经过7年等待后于2001年任命了第一位国家监察员。然而委员会关切的是,据缔约国代表团所述,该监察员的任期已满,但尚未任命具备适当资格的继任者。委员会也关切监察员办公室没有必要资源,以独立和有效地履行任务、保护和增进人权(第2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采取必要步骤,尽快根据法定程序任命一个新的具备适当资格的监察员。缔约国应根据《巴黎原则》(1993年12月20日大会第48/134号决议附件),为监察员办公室提供充分的财政、物质和人力资源,以有效和独立地履行任务。

国家预防机制

(15) 委员会感兴趣地注意到,缔约国代表团提供资料说:缔约国正在努力使第4288号法令所设国家预防机制运作起来。然而,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缔约国国家预防机制本应在2007年建立,但至今却仍未运作。

缔约国应当加快落实关于设立国家预防机制的法律,特别是尽快依法设立遴选机构。缔约国应当确保这一机制具有所需的人力、物力和财政资源,以独立和有效地在全国各地履行任务。

预防和消除腐败

(16) 委员会深为关注的是,不断有关于缔约国监狱系统和警方广泛腐败的指称。据说,被剥夺自由者必须向公职人员行贿,以得到医治、食品或会客。委员会也关切腐败导致的某些被剥夺自由者享有优惠的不正当做法。委员会遗憾地注意到,缔约国尚没有就这一问题提供资料(第2、10和12条)。

缔约国应当立即采取紧急措施,消除警方和监狱系统中妨碍有效履行《公约》的腐败现象。这些措施应包括清查腐败行为和腐败风险的审计,以及如何确保内外监控的建议。缔约国也应增强关于调查和审判腐败案件的能力。另外,缔约国应当为警方和其他执法人员、检察官和法官开展关于打击腐败以及相关职业道德规范的培训、宣传和能力建设方案,并且应当在法律上和在事实上设立有效机制,确保公职人员行为的透明度。委员会请缔约国随时提供资料,说明在打击腐败方面所采取的任何措施和所遭遇的任何困难。委员会也请缔约国提供资料,说明有多少国家官员、包括高级官员因腐败被审判和惩处。

不驱回

(17) 委员会关切的是,收到指称说,缔约国不经审查被引渡者在接受国面临的酷刑风险就进行引渡。委员会也关切司法机构人员没有得到关于《公约》第3条范围的具体培训(第3条)。

缔约国应当制订和通过法律规定,将《公约》第3条纳入国内法,并确保该条的规定适用于驱逐、驱回或引渡外国公民的案件。在任何情况下,如果有充分理由相信一人将面临酷刑或虐待的特定危险,缔约国都不得将其驱逐、遣返或引渡到另一国。

酷刑和虐待行为的有罪不罚

(18) 委员会关切不断有大量的指称,说特别是警方人员折磨或虐待被剥夺自由者。委员会遗憾的是,没有缔约国报告所涉期间实施酷刑的投诉、调查和惩治的综合统计数据。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报告中提供的对警方官员纪律制裁的统计数据;然而,它指出,统计数据没有表明这些案件中有多少被提交法院。委员会也关切的是,根据缔约国报告提供的资料,在2009年,在缔约国监狱中只有9起酷刑投诉。委员会认为,这一数字不符合从其他方面得到的、关于被剥夺自由者遭受酷刑和虐待案的持续指称及大量证明材料。委员会还关切的是,警方监测和监督机制的效率有限,没有为酷刑和虐待受害者提供赔偿和康复服务(第2、12-14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应当:

作为紧急事项,立即采取有效措施防止酷刑和虐待行为,包括宣布一项政策,能够在杜绝国家官员酷刑和虐待行为方面产生可衡量的成果;

采取适当措施,确保所有酷刑和虐待投诉得到一个独立机构的及时和公平调查;

审查被剥夺自由者能够利用的内部申诉程序的效率,并考虑为所有被剥夺自由者设立一个独立投诉程序;

确保公诉机关主动调查、并且如有合理根据认为有人实施了酷刑,则酌情提起刑事诉讼;

及时审判据称酷刑或虐待行为肇事者,如果认定其有罪,判处与其行为严重性相当的刑罚;

加强现有机制,监测和监督警察,从而确保独立和有效地监督;

为受害者提供适当的赔偿,并努力确保尽可能完全的康复。

拘留条件和审前拘留的使用

(19) 委员会对惯常和广泛使用审前拘留、而不是非拘禁措施表示关切,这样做可能有损无罪推定权。委员会还关切的是,缔约国不尊重审前拘留的最长法定期限、并且缔约国法律限制了使用预防性拘留替代措施的可能性。委员会尤其关注缔约国对16至18岁儿童过度使用审前拘留手段。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从各方收到的大量资料表明:在缔约国的许多警所和监狱,物质条件恶劣、过度拥挤、医疗服务不足以及被剥夺自由者几乎完全不能活动。委员会尤其关注Tacumbu国家监狱中精神病犯囚室的物质条件、以及那里拘留的囚犯得不到专业医疗护理。委员会还关注的是,根据有关指称,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在缔约国监狱遭受歧视,包括在允许伴侣探监方面的歧视。最后,委员会关注缔约国监狱中任意使用禁闭作为惩治手段(第2、11和16条)。

缔约国应当采取有效措施,确保其审前拘留政策符合国际标准,根据其立法规定的要求,只作为最后手段并有限期地使用审前拘留。为此,缔约国应当审议将审前拘留作为被控待审者首要措施的问题,并根据联合国大会在第45/110号决议中通过的《联合国非拘禁措施最低限度标准规则》(《东京规则》),考虑能否对剥夺自由措施采用替代方法,特别是对涉及未成年人的案件。缔约国也应当加大对审前拘留期限的司法监管。

缔约国应当采取紧急措施,确保警所、监狱和其他拘留处所的关押条件符合经济和社会理事会在第663 C (XXIV)号决议和第2076 (LXII)号决议中通过的《联合国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委员会尤其建议缔约国应当:

通过一个改善巴拉圭警所和监狱基础设施的计划,从而保障被剥夺自由者享有体面的生活条件;

确保有足够的医疗专业人员、包括心理卫生专业人员,为被剥夺自由者提供恰当的医疗保健;

为需要精神病监测和治疗的被剥夺自由者提供适当的膳宿和精神病治疗;

加倍努力制止对弱势群体的歧视,特别是对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群体的歧视;

在严格监督和有司法监管可能的条件下,只作为最后手段和在尽可能短的期限内使用禁闭手段。

逼供

(20) 委员会表示关切说,根据报道,尽管《刑事诉讼法》第90条禁止警方使用暴力对被拘留者逼供,但警方实践中依然以酷刑和虐待逼供。委员会关切缔约国法院有时接受这类供词作为证据。委员会也关切的是,没有关于这类逼供的官员受到审判或处罚的资料(第2、4、10和15条)。

缔约国应当采取必要步骤,依照《公约》第15条,确保在任何法庭审理中不得接受一切酷刑招供。委员会请缔约国确保在实践中不接受酷刑招供作为证据,并提供资料,说明以这种方式逼供的任何官员是否因此受到审判和惩罚,以及案件因酷刑逼供而被驳回的事例。缔约国也应当确保对执法人员、法官和律师提供关于如何发现和调查酷刑逼供案的培训。

暴力侵害妇女行为

(21)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采取不同措施制止暴力侵害妇女行为,包括向5个警所提供资源,以登记家庭暴力投诉。它还注意到在缔约国7家公立医院贯彻“预防和全面关照性别暴力受害者国家方案”,以及采取拘押措施惩治家庭暴力行为。然而,委员会关切说,缔约国没有具体法律防止、惩治和消除暴力侵害妇女行为,特别是性虐待、家庭暴力和暴力杀害妇女行为,尽管这类暴力行为发生率很高(第2、12、13和16条)。

缔约国应当加大努力,确保紧急贯彻有效保护措施,防止和制止一切形式的暴力侵害妇女和女童的行为,特别是性虐待、家庭暴力和暴力杀害妇女行为。这类措施尤其应当包括迅速通过一项法律,根据《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和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1994年关于对妇女的暴力行为的第19号一般性建议,防止、惩治和消除暴力侵害妇女行为。缔约国也应当开展广泛的宣传运动,为直接接触受害者的官员(执法人员、法官、律师、社会福利工作者等)和广大公众提供关于防止暴力侵害妇女和女童的培训课程。

(22) 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刑法》第109条普遍禁止堕胎,并且甚至适用于性暴力、乱伦或胎儿不能成活的情况;唯一例外的是为了消除对母亲生命的严重威胁,必须实施手术而导致胎儿间接死亡的情况。这意味着让有关妇女不断想起她们遭受的暴力行为,造成严重的创伤后应激反应,并伴有长期心理问题的风险。委员会也关切地注意到因上述情况请求堕胎的妇女受到处罚。委员会也关注的是,拒绝对决定堕胎的妇女提供医疗保健,可能严重威胁她们的身心健康,并可能构成残忍和不人道的待遇。委员会深为关注非法堕胎依然是妇女死亡的一个主要原因。委员会还关切地注意到医疗专业人员可因实施治疗性堕胎而受到缔约国的调查和处罚。委员会还关切的是,医疗专业人员报告其所了解的属职业保密的堕胎情况,违反了职业道德守则(第2和16条)。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根据人权理事会、人权事务委员会、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以及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委员会最近结论性意见中的建议,审议关于堕胎的立法,并考虑对普遍禁止堕胎规定更多的例外,特别是对治疗性堕胎以及因强奸或乱伦致孕的情况。缔约国应当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准则,保障为寻求紧急医疗的人提供立即和无条件的治疗。缔约国也应当采取措施,在就堕胎并发症提供医疗保健时,保护医患之间的秘密。

人口贩运

(23) 委员会承认缔约国努力处理人口贩运问题,包括设立机构间防止和打击人口贩运委员会、在国家儿童和青少年事务秘书处与妇女事务秘书处设立专门办公室、设立一个为贩运受害者提供全面支持的中心,以及起草关于制止人口贩运的法案。委员会感兴趣地注意到缔约国开办了贩运受害者临时避难所,但是发现这些避难所空间有限,并且仅接受女性受害者。委员会关切巴拉圭依然是人口贩运的来源国和中转国,并且遗憾的是没有贩运案件和定罪情况的全面资料(第2、第10和16条)。

缔约国应确保所有关于人口贩运的指称得到及时、公正和彻底调查,并以人口贩运罪起诉和惩处犯罪者。缔约国应当继续开展全国范围内的宣传活动,为贩运受害者提供适当的协助、康复和重新融入社会方案,并且为执法人员、法官、检察官、移民官员和边境警察提供培训,使其了解人口贩运及其他形式剥削的原因、后果和影响。尤其是,缔约国应当尽一切努力落实“预防和消除对儿童和青少年性剥削国家计划”,并确保划拨必要的人力和财政资源。委员会还建议缔约国加大努力,与来源国、中转国和目的国建立国际、区域和双边合作制度和机制,以防止、调查和惩治人口贩运案件。

《伊斯坦布尔议定书》的培训和落实

(24)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报告中关于武装部队、检察官和国家警察成员培训计划的资料,但遗憾的是,关于评估这些计划及其在减少酷刑和虐待方面的有效性的资料太少。委员会尤其遗憾的是没有关于向参与调查和识别酷刑和虐待案件的人员提供有关《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有效调查和记录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的培训的资料(第10条)。

缔约国应:

继续提供培训方案,确保所有公职人员、特别是警察和其他执法人员充分了解《公约》的规定;

评估关于酷刑和虐待问题培训计划和教育的有效性和影响;

为所有参与调查和识别酷刑的人员,包括公共辩护人、医生和心理医生制定培训计划,从而宣传和在实践中适用《伊斯坦布尔议定书》的内容。

补救,包括赔偿和康复

(25)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报告中关于向侵犯人权事项受害者、包括1954年至1989年所施酷刑受害者支付金钱赔偿的资料。委员会遗憾的是没有资料说明康复措施的落实情况,比如对这类受害者的心理援助或培训。委员会也遗憾的是完全没有资料说明对独裁时期之后酷刑行为受害者的赔偿措施(第14条)。

缔约国应当确保采取适当步骤,为酷刑和虐待受害者提供补救,包括公平和适足的赔偿以及最充分的康复。

请缔约国在下次定期报告中向委员会提供统计数据和充分详情,说明受害者获得充分补救的情况,包括调查和惩处肇事者、赔偿和康复的情况。

暴力侵害儿童行为

(26)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采取措施,禁止对与母亲生活在拘留所或避难所的儿童实施体罚。委员会也注意到缔约国代表团提供了资料,说明有着一个禁止体罚的法案。然而,委员会关注家中体罚依然不受禁止(第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明确禁止在所有场合、包括在家中对儿童进行体罚。

保护土著人民

(27)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已经采取措施,履行美洲人权体系关于在缔约国境内保护土著人民的裁决和决定。委员会也注意到缔约国采取措施,与国际劳工组织合作制止剥削土著人民的劳动。然而,委员会关注有报告说,这类剥削巴拉圭土著人民的现象持续存在,相当于不人道的待遇,违反《公约》(第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消除一切形式对土著人民劳动的剥削。缔约国也应当在合理的时间框架内充分履行美洲人权法院的裁决,该裁决责成其采取措施保护土著人民。

(28)促请缔约国确保通过官方网站、媒体和非政府组织,广为宣传提交委员会的报告以及委员会的结论性意见。

(29) 委员会请缔约国在2012年11月25日前提供资料,说明对委员会建议采取的后续行动:(a) 为被拘留者提供和加强法律保障;(b)开展及时、公正和有效的调查;以及(c)如本文件第11和第18段所述,起诉那些涉嫌实施酷刑和其他形式虐待的人,并处罚这类行为的责任人。委员会也请缔约国提供资料,说明对本文件第23段提出的采取措施防止、打击和消除人口贩运的建议的后续行动。

(30) 请缔约国不迟于2015年11月25日提交第7次定期报告。在这方面,由于缔约国已经同意根据任择报告程序提交报告,委员会将报告提交前适时向缔约国发送一份问题单。

59.斯里兰卡

(1) 委员会于2011年11月8日和9日举行的第1030和1033次会议(CAT/C/SR.1030和1033)上审议了斯里兰卡的第三次和第四次合并定期报告(CAT/C/LKA/3-4)。委员会在2011年11月22日至23日举行的第1050、1051和1052次会议(CAT/C/SR.1050、1051和1052)上通过了以下结论性意见。

A. 导言

(2) 委员会欢迎斯里兰卡提交第三次和第四次合并定期报告,报告总体上遵循了委员会的报告准则。但是,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报告缺乏有关执行《公约》条款方面的统计数据和具体资料,并且晚了两年才提交。委员会赞赏与代表团举行的对话、审议报告期间口头作出的答复以及补充的书面提交材料。

B. 积极方面

(3) 委员会对缔约国自第二次定期报告审议以来批准或加入下述国际文书表示欢迎:

2006年9月,《儿童权利公约关于买卖儿童、儿童卖淫和儿童色情制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

2006年9月,《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

(4)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努力改革本国立法,包括:

2005年通过《第34号防止家庭暴力法》,规定通过保护令来保护儿童和妇女;

2006年通过《第16号刑法(修正案)》,其中规定使儿童从事或征召儿童参与武装冲突、使用童工、贩卖儿童及制作儿童色情制品为刑事犯罪行为。

(5) 委员会还欢迎缔约国努力实施的一些政策和程序,包括:

通过《国家儿童问题行动计划》(2010-2015年);

与民间社会组织磋商哪些内容应列入《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中,其中一个重点领域是防止酷刑;

2010年5月成立“吸取教训和和解委员会”。

C. 主要关注事项和建议

关于广泛使用酷刑和虐待做法的指控

(6) 虽然在“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猛虎组织”)被击败、肆虐该国近三十年的军事冲突结束之后该国普遍呈现出新的局面,且缔约国向委员会公开承诺实行对酷刑问题零容忍是该国的一项政策和实际做法,但委员会仍感到严重关切的是,该国始终存在着对被警方拘留人员广泛使用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的指控,特别是在刑事诉讼中实行逼供信做法。委员会还关注有报告称,在2009年5月冲突结束之后,该国许多地方继续存在国家行为人包括军人和警察仍坚持使用酷刑和虐待的做法,2011年还时有发生(第2、4、11和15条)。

委员会紧急呼吁缔约国立即采取有效措施,调查所有酷刑和虐待行为,起诉责任者并根据其行为的严重程度予以刑事处罚。委员会呼吁缔约国确保执法人员和军人不使用酷刑。除了这些措施外,缔约国应明确重申绝对禁止酷刑,公开谴责酷刑做法,并发出清楚的警告,任何作出这种行为者及其同谋或参与者要被追究个人法律责任,并受到刑事起诉和应有的刑事处罚。

委员会回顾指出,《公约》第2条第2款绝对禁止酷刑,规定,“任何特殊情况,不论为战争状态、战争威胁、国内政局动荡或任何其他社会紧急状态,均不得援引为施行酷刑的理由”,而且缔约国代表在发言中也重申了这一点。

基本法律保障

(7) 委员会一方面注意到缔约国提供的关于2006年7月7日总统令(2007年重发)的内容以及《警方羁押人员守则》(第A20号部门条例),另一方面表示严重关注缔约国在实践中未能从拘押伊始即向全体被拘留者包括根据反恐法律被羁押者提供所有的基本保障。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尽管2006年《总统令》中做了规定,但被拘留的刑事犯罪嫌疑人仍然没有知会其家庭成员或迅速被带见其自行选择的律师的法律权利。《刑事诉讼法》也缺乏其它的基本法律保障,如在任何讯问时有律师在场,获得翻译协助,律师与当事人之间有通信权等。委员会关切地指出,能否见到医生取决于警察局主管警官的判断。委员会还表示关注的是,有报告称,警方未能在法律规定的时限内将嫌疑人带见法官,被告常常没有被充分告知自己的权利。委员会还表示关注的是,缺乏国家支助的法律援助方案;种种不同的体制、技术和程序障碍导致人身保护令起不到作用(第2条)。

缔约国应立即采取有效措施,确保在法律和实践中所有被拘押者从被拘押之初即得到一切法律保障,根据国际文书,其中特别包括:每个被拘押者有权获知逮捕原因,包括对其提出的任何指控;有权迅速地与律师联系,向律师进行私人咨询,必要时有权获得法律援助,有权获得独立的医学检查,可能情况下由其自己选择的医生进行这种检查;有权通知一名亲属并被告知权利;有权在警方的任何讯问期间让律师在场并获得翻译的协助;有权被迅速地带见法官并由法庭审查拘押行为的合法性。

缔约国应确保,当警方向法庭提交嫌疑人时,调查法官必须询问嫌疑人在被羁押期间是否受到警方的酷刑或虐待。缔约国应确保,公共官员,特别是司法医务官、狱医、狱警以及治安法官,如有理由怀疑发生了酷刑或虐待行为,应记录并向有关主管部门举报任何此类行为嫌疑或指控。

秘密拘留中心

(8) 尽管斯里兰卡代表团在发言中坚决否认所有关于在该国领土上存在秘密拘留设施的指控,但委员会严重关注有非政府来源的报告中提到斯里兰卡军情和准军事部门开办的秘密拘留中心,据称其中发生强迫失踪、酷刑和法外杀人的做法(第2和11条)。

缔约国应确保任何人都不被拘留在秘密拘留中心,因为这些设施本身即违反了《公约》。缔约国应调查和公布任何此类设施的存在情况以及负责设立这些设施的主管当局。缔约国还应确保公布调查结果。缔约国应废除任何此类设施,对认定的有关责任者要追究责任。

强迫失踪

(9)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最高法院对“Kanapathipillai Machchavallavan诉Plaintain Point军营主管、Trincomalee和其他三人”(2005年)一案的判决,其中认定强迫失踪可以构成违反《宪法》第13条第(4)款的行为,但委员会关注指出,这一理论并未反映在近期的裁决中。委员会还注意到,强迫失踪在斯里兰卡刑法中不是作为一项单独的罪名,而是在《刑法》的其它罪名下提出指控,包括劫持、绑架和非法拘禁。委员会关切的是,从2006年到2010年,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通过紧急程序向缔约国转报了475起新的强迫失踪案件,而据指称肇事者系军队、警察、刑事调查局和准军事部门。委员会还感到关切的是,有报告称在反恐法律下赋予的广泛权力导致出现大量新的失踪案件(第2、11、12、13和16条)。

缔约国应:

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确保在本国法律中规定强迫失踪为违法行为;

确保强迫失踪案件得到全面切实的调查,嫌疑人得到起诉,被认定的犯罪者得到与其罪行严重程度相应的处罚;

确保任何由于强迫失踪行为直接受到伤害的个人均能获得关于失踪人员下落的信息并获得公正和充分的赔偿;

采取措施查明强迫失踪积案,接受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的访问要求(A/HRC/16/48,第450段)。

委员会还呼吁缔约国考虑批准《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

反恐措施

(10)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决定于2011年8月31日取消长期实行的紧急状态,但表示关注的是,紧急状态终止前24小时,缔约国在1979年《第48号防止恐怖主义法》下颁布了新的条例。委员会对这些反恐规定涉及之广表示关切,正如人权事务委员会和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所指出的那样,条例对涉嫌或被指控从事恐怖主义或相关罪行者的法律保障作出了不应有的限制。委员会注意到,总统仍然援引《公共安全条例》条例第12节(第40章)来允许武装部队在全部25个区内保留警察权力(2011年8月6日的总统令)。1在这方面,委员会关切地指出,随着紧急状态结束,2005年第1号《紧急状态条例(杂项条款和权力)》中规定的对部队逮捕行为适用的有限保障显然在新的反恐条例下已不再适用(如被武装部队成员逮捕者必须在24小时内转交警方)(第2和16条)。

缔约国应确保尊重基本法律保障,并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确保本国的立法、行政和其它反恐措施符合《公约》的条款,特别是第2条第2款。

逼供

(11)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作出的说明,即根据1985年《证据法》,通过酷刑取得的证据不予接受,但委员会仍然感到关切的是,反恐条例规定,助理警监或更高级别的警官取得的所有供词都可以接受(第16条),如果宣称供词是通过胁迫取得的,则取证责任在被告方面(第17条第(2)款)。委员会还感到关切的是,有报告称,在反恐条例下提起的大多数案件中,唯一的证据均依赖由助理警监或更高级别的警官取得的供词。委员会进一步关切地注意到记录酷刑和虐待个案的报告,据称受害人是因看起来证据不足的指控而被警方随意挑选出来逮捕和拘押的,随后遭受酷刑或虐待,以便取得有关指控的证词(第2、11、15和16条)。

缔约国应明确排除任何通过酷刑取得的证据,确保包括反恐法律在内的有关司法诉讼中所用证据的法律均符合《公约》第15条的规定。

缔约国也应确保法官要询问所有被拘押者在被拘留期间是否受过虐待或酷刑。缔约国应确保,只要有嫌疑人在法庭上要求医学检查,法官即应下令进行独立的医学检查,只要有理由认为发生了酷刑,特别是在所提出的唯一证据是供词的案件中,均要作出迅速公正的调查。如果嫌疑人在法庭上要求证词不予采纳且医学检查支持这一主张,法官应下令不予采纳。被拘留者应获得确认其关于医学报告请求的副本及报告本身的副本。

登记所有被拘留者

(12) 委员会注意到,根据缔约国的核心报告,在2000-2005年期间,每年有80,000多人被收监,其中60,000多人从未被定罪。此外,根据缔约国代表团提供的补充书面材料,截至2011年11月11日,斯里兰卡有765人根据行政拘留令而被拘留,但在反恐条例下,没有进行关于拘留行为的集中登记。委员会关切地回顾指出,针对委员会根据《公约》第20条进行的秘密调查(A/57/44,第123-195段),缔约国向委员会通报说,已经建立了警方计算机化中央登记系统,而现在却显示事实并非如此(第2、11和16条)。

缔约国应当:

确保接受刑事调查的所有嫌疑人从被拘捕之时――而不只是正式逮捕或指控之时――起即迅速登记在案;

立即建立所有被官方拘押人员的中央登记册,其中包括被拘押在监狱、警察局和“改造中心”中的人员以及根据反恐条例而被拘留者;

发布所有被拘留者及拘留场所名单。

人权卫士、辩护律师、记者和面临风险的其它民间社会活动者

(13) 委员会表示关切的是,有报告指出,人权卫士、辩护律师和其他民间社会活动者,包括政治活动者、工会分子和独立新闻记者成为恐吓和骚扰的目标,包括受到死亡威胁、身体攻击和来自政治动机的指控。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在许多情况下,据称这些恐吓和报复行为的责任人员似乎享受着无法无天的地位。委员会遗憾地指出,缔约国未能就委员会询问过的具体案件提供充足的信息,包括Poddala Jayantha、Prageeth Eknaligoda和J. S. Tissainayagam等一些记者的案件以及J.C. Welliamuna和Amitha Ariyarantne等一些律师的案件。这就导致其中一些个人向委员会提交了内容存在矛盾之处的一些提交材料。委员会还关注收到的以下信息,即国防部在网站上发布一些文章,暗示为个人辩护的律师是国家的“叛徒”。委员会关切的是,其中一篇题为“黑衣叛徒成乌合之众”的文章中披露了5名律师的名字和照片,使他们面临受到攻击的危险(第2、12、13和16条)。

缔约国应当:

确保所有人受到保护,不因自己的行为受到恐吓或暴力侵害,包括监督人权及与酷刑和有罪不罚行为作斗争者;

采取迅速有效的措施,包括调查和起诉,解决关于斯里兰卡境内人权卫士、律师、记者和其他民间社会活动者面临极其不利环境的关切。

警察局和监狱的拘押条件

(14) 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警察局和监狱普遍存在囚犯过于拥挤和条件极差的糟糕状况,如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所报告的那样,缺乏清洁设施、医疗服务不足、被定罪囚犯和候审囚犯没有分开,也没有将被拘押的成年人和青少年犯罪者分开关押(A/HRC/7/3/Add.6和A/HRC/13/39/Add.6)。在这方面,委员会遗憾的是,缔约国没有提供信息说明采取了哪些措施来改善还押待审和被定罪人员的拘留条件(第11和16条)。

缔约国应当:

确保本国监狱的拘留条件符合《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和《联合国关于女性囚犯待遇和女性罪犯非拘禁措施的规则》(“曼谷规则”);

进一步努力,纠正监狱过度拥挤问题,特别是启用羁押处罚的替代措施;

继续扩大监狱基础设施和还押待审中心,包括针对青少年罪犯的这些设施;

采取有效措施,改进监禁机构中医疗保健资源供应,确保向被拘留者提供高质量的医学帮助。

拘留期间死亡问题

(15) 委员会对非政府组织关于拘留期间死亡问题的报告感到关切,包括警方在据称发生“遭遇”或企图“逃跑”时杀害犯罪嫌疑人的问题。2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在整个2006-2011年期间,缔约国只报告了两起拘留期间死亡案例,而死亡的原因被断定为自杀,而在2000-2005年期间,缔约国在核心文件中报告说每年约发生65起拘留中死亡案件,原因不一(HRI/CORE/LKA/2008,第87页)。

委员会保证缔约国对所有被拘留者死亡案例进行迅速、全面和公正的调查,评估执法官员和监狱工作人员任何可能的责任,并根据情况对肇事者作出惩罚,并对受害者家人作出赔偿。

缔约国应提供关于拘留期间死亡案例报告的全面数据,按拘留地点、死者性别、年龄和族裔以及死亡原因进行分类。

监督拘留设施

(16) 委员会一方面注意到,1996年《第21号人权委员会法》赋予了斯里兰卡人权委员会广泛地问讯权力,以调查违反人权行为,但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有报告称该委员会无所作为,得不到警方和政府的合作,资源有限,其独立性和公正性也受到质疑,因为根据《斯里兰卡宪法》第18修正案,委员会的任命完全由国家元首决定。委员会还感到关切的是,与缔约国提供的信息相反,国际红十字委员会(红十字会)不被允许访问关押未被正式提出指控的“猛虎组织”嫌疑人的“改造中心”或设施。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2009年,国内流离失所者封闭拘禁营地的军方主管部门不许包括联合国和红十字会在内的人道主义组织进入(第2、11、12、13和16条)。

委员会呼吁缔约国成立独立国家系统,有效监督和视察所有拘留场所,包括关押“猛虎组织”嫌疑人的设施和封闭的国内流离失所者营地,并根据其系统监测的结果采取后续行动。

缔约国应采取必要措施,支持斯里兰卡人权委员会的工作,确保该委员会的建议得到全面执行。缔约国还应提供详细资料,说明就委员会2011年8月15日访问Lavinia山警察局所提建议而采取了哪些行动。

缔约国应加强开展监督活动的非政府组织的能力,采取一切适当措施,使这些组织能够定期对拘留场所进行独立和不经事先宣布的访问。

委员会大力鼓励缔约国考虑批准《禁止酷刑公约任择议定书》的可能性,以期建立由国家和国际监督人员定期进行不经事先宣布的访问的机制,以防止酷刑和其它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

斯里兰卡人权委员会

(17) 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斯里兰卡宪法》第18修正案规定了新的任命程序(2010年9月),其中终结了议会在批准任命方面的作用,损害了斯里兰卡人权委员会的独立性。委员会还感到关切的是,斯里兰卡人权委员会在履行职能方面遇到困难,部分原因在于缔约国的其它机构对其缺乏合作,人力和财政资源有限,从而限制了该委员会调查具体案件并提出建议的能力,从而未能公布其调查报告(第2和12条)。

缔约国应确保斯里兰卡人权委员会有效履行任务,并为此获得必要的资源。缔约国应确保该人权委员会能够对酷刑和虐待案件指控或可能的案件启动并开展独立调查,包括涉及军事场所以及“改造中心”和政府控制的其它设施如“福利中心”等的案件,并公布调查结果。缔约国应建立透明和协商的遴选程序,以便确保该委员会依照“巴黎原则”享有充分的独立性。

酷刑和虐待行为不受处罚的问题

(18) 委员会仍然感到关切的是,缔约国普遍存在有罪不罚的氛围,在有合理依据认为发生了酷刑行为后,显然没有进行迅速和公正的调查。委员会还注意到,没有一个有效的独立监督机制来调查关于酷刑的指控。委员会关注指出,有报告称总检察长办公室不再将案件提交警方的特殊调查股,很大一部分未决案件仍然没有结果。委员会还感到关注的是,有大量关于缺乏司法独立性的报告(第11、12和13条)。

缔约国应当:

确保对所有酷刑或投诉进行迅速和公正的调查。具体说来,这些调查应当由独立机构负责进行而不是在警方主管下进行;

为所有被剥夺自由人员建立独立投诉机制;

在有合理依据认为发生了酷刑行为后自动启动迅速和公正的调查;

确保总检察长办公室履行将案件提交特别调查股的职责;

确保在酷刑指控案件中,嫌疑人立刻暂停职务直至调查结束,特别是在有关人员有可能重复被指控的酷刑行为或阻碍调查的情况下;

确保在实践中保护投诉者和证人不因投诉或作证而受到任何虐待和恐吓;

如被指控从事酷刑或虐待行为者被认定有罪,应接受审判,确保他们获得与其行为严重程度相符的刑期和处罚。在这方面,应采取立法措施保障司法机关的独立性。

保护证人和受害者

(19) 委员会仍然感到关切的是,缺乏有效的机制来确保违反和侵犯人权行为的证人和受害者得到保护和协助,对证人和受害者参与调查或在诉讼中作证的意愿和能力产生不利影响。在这方面,委员会对袭击证人和受害者的案件不受处罚的问题感到关注,如Gerald Perera一案所示,在他对几名警察提出酷刑指控后将其杀害的嫌疑人均未受处罚。委员会关注地注意到,关于保护证人和受害者的一部法案自2008年以来就已经列入议会的议程。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缔约国就Siyaguna Kosgodage Anton Sugath Nishantha Fernando一案只提供了极少的实质性信息,他是最高法院受理的一起酷刑案的原告,2008年9月20日被不明身份的持枪人员杀害。受害人曾多次请求对他本人及其家人提供保护措施,以免受到据称犯罪人员的伤害(第2、11、12、13和15条)。

委员会重申以前的建议(CAT/C/LKA/CO/2,第15段),即缔约国应确保违反人权行为的证人和受害者得到有效的保护和协助,特别是确保犯罪人员不会影响保护机制,并被追究责任。

国内流离失所者

(20) 委员会注意到,在2009年武装冲突临近结束之时,超过280,000人从北部“猛虎组织”控制区逃到Vavuniya、Mannar、Jaffna和Trincomalee等地政府控制的地区,其中绝大多数进入军方开设的封闭拘禁营。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提供的信息,即为应对流离失所者的涌入做出了大量努力,但仍然对该国流离失所者的境况感到关切,特别是在“福利中心”里的那些流离失所者。据缔约国称,首先向流离失所者提供“安全环境和照顾,同时对其进行甄别,找出冲突结束时解救的平民人口中渗入的恐怖主义骨干分子”。但是,委员会仍然感到关切的是,一直存在着关于在刑事调查局和恐怖主义调查局讯问营地居民期间进行酷刑和虐待的指控。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这些指控没有在“吸取教训和和解委员会”进程之外得到调查,也没有采取司法行动。委员会还感到关切的是,有报告称存在人员过度拥挤、卫生和清洁条件低下、营养不良、医疗服务和心理协助不足问题,而且营地居民在战争最后阶段及结束之后缺少行动自由(第2、11和16条)。

缔约国应当:

按照《关于境内流离失所问题的指导原则》(E/CN.4/1998/53/Add.2),采取必要措施保障国内流离失所者的人身安全,解决他们的特殊需要,包括他们所需要的医疗关怀和心理关注;

确保对有关针对营地居民的酷刑(包括性暴力)案件指控进行调查,确保此类行为肇事者被送上法庭;

为在营地执勤的军人和执法官员提供强制在岗培训方案,内容包括人权、国内流离失所问题以及针对基于性别的暴力问题。

问责程序和“吸取教训和解委员会”(教训和解委员会)

(21) 委员会注意到,有一些特设委员会,负责调查以前的侵犯人权行为,包括总统调查委员会,负责调查自2005年8月1日以来严重的侵犯人权案件,国际知名人士独立小组(名人小组)认为它没有达到关于独立性、证人和受害者保护及透明度的国际标准。委员会注意到有关分别于2010年5月和9月成立的“吸取教训和解委员会”(教训和解委员会)和机构间咨询委员会(机构间咨委会)的任务、组成及工作方法的信息。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代表团保证说,教训和解委员会具有转达所收到的投诉的职能,“并有可能立即采取调查和纠正行动”,总检察长“有权根据教训和解委员会建议中收集的材料启动刑事诉讼程序”。但是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显然教训和解委员会的任务授权有限,而且据称它也缺乏独立性。此外,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缔约国没有提供对严重违反国际人权法律行为的指控进行调查的信息,如酷刑,包括强奸和强迫失踪,还有据称在冲突最后阶段和冲突后发生的其它形式的虐待行为,有众多来源报告上述情况,包括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法外处决、即审即决或任意处决问题特别报告员和秘书长关于斯里兰卡追究责任问题的专家小组。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声称,教训和解委员会“承认所有的指控”,但遗憾的是没有收到任何此类信息。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将等待教训和解委员会的报告,然后才会考虑进一步行动”,“一旦教训和解委员会的报告最终完成并公布”,将向禁止酷刑委员会提交一份关于建立协助在武装冲突期间发生的酷刑和虐待行为受害者方案的“完整的答案”(第2、12、13、14和16条)。

继教训和解委员会这一举措之后,缔约国应迅速启动关于所有违反《公约》行为指控的公正和有效的调查,包括对在冲突最后阶段和冲突后发生的酷刑、强奸、强迫失踪和其他形式虐待行为的调查,以期对负责人员追究责任,为此类侵权行为受害者提供有效的救济。

缔约国也应考虑接受一个国际调查机构的可能性,由该机构处理过去关于以前的调查缺乏可信度的关切以及长期以来对教训和解委员会的任何关切。

针对妇女的暴力行为,包括性暴力

(22) 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暴力侵害妇女包括性暴力和家庭暴力案件上升的报告。而委员会在这方面没有提供充分的信息。委员会还关切地注意到,只有夫妇分居获得法官的法律承认后,家庭暴力和婚内强奸才获得承认。委员会还对有关战争期间强奸案件和冲突后发生的其它性暴力行为的报告感到关切,特别是在军方控制的营地中发生的上述案件和行为(第2、12、13和16条)。

缔约国应确保对所有的性暴力指控进行迅速、公正和有效的调查,应起诉嫌疑人,惩罚犯罪者。

委员会重申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的建议(CEDAW/C/LKA/CO/7),即缔约国应扩大婚内强奸的刑事犯罪认定,而不论分居是否得到司法承认。

缔约国应向委员会提供关于战争期间强奸案件和冲突最后阶段及冲突后发生的其它性暴力行为的调查情况信息,包括有关处罚决定以及向受害者提供纠正和赔偿的情况。

维和人员性剥削和侵害儿童行为

(23) 委员会对关于2007年联合国海地稳定特派团(联海稳定团)斯里兰卡部队军人从事性剥削和侵害未成年人的指控表示严重关切。委员会一方面注意到缔约国代表团提供了信息,指出有关部队被送回,并受到军法处置,但委员会遗憾的是,没有关于以违纪理由被送回的斯里兰卡部队114名成员所受任何具体指控或处罚的信息(第2、5、12和16条)。

缔约国应对联海稳定团中斯里兰卡部队军人的性剥削和侵犯指控进行调查,报告调查结果及采取的处理措施,包括控告、起诉和定罪数目以及为今后杜绝此类事件而采取的措施。委员会鼓励缔约国继续与联合国相关部门进行合作,确保在这方面取得进展。

贩运人口和针对斯里兰卡移徙工人的暴力行为

(24) 委员会虽然注意到缔约国于2006年通过了第16号《刑法(修正案)》,但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缔约国内始终存在贩运妇女和儿童从事强迫劳动和性剥削的报告,而关于贩运人口的定罪数字很少,贩运活动受害者被拘押。委员会同样感到关注的是,如缔约国代表所称,许多斯里兰卡移徙工人特别是妇女受到侵害,他们旅居国外,在接受国从事强迫劳动或受到其他虐待。在这方面,委员会感兴趣地注意到,缔约国代表在发言中指出,《国家人权行动计划》草案中专门有一节是针对斯里兰卡移徙工人保护问题的(第2、12和16条)。

缔约国应当:

进一步努力打击贩运人口行为,采取有效措施调查、起诉和处罚责任者,进一步加强与来源国、中转国和目的地国的国际合作;

审查有关立法和实践,防止贩运行为受害者因非法入境或居留或因其作为贩运受害者的处境而参与的活动被起诉、拘留或处罚;

指示领事或外交主管机构向斯里兰卡移徙工人提供保护和协助,保护他们有权免遭违反《公约》的暴力、拘禁和虐待;

考虑是否可能批准《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的《关于预防、禁止和惩治贩运人口特别是妇女和儿童行为的补充议定书》和《关于打击陆、海、空侩偷运移民的补充议定书》。

酷刑的定义

(25) 委员会重申自己的意见,即1994年《反恐公约法》(下称“反恐法”)第12条中规定的酷刑定义没有充分反映《公约》所载国际商定的定义。这条定义将酷刑行为限制为“任何造成剧烈疼痛,包括身体或精神严重疼痛的行为”,而公约的定义说的是“剧烈疼痛或痛苦”。它没有包括本身并不构成暴力但却造成痛苦的行为(第1和4条)。

委员会重申在以前的结论性意见中提出的建议(CAT/C/LKA/CO/2,第5段),即缔约国应修订“反恐法”第12条中规定的酷刑定义,以便将酷刑的定义扩大到所有的酷刑行为,包括根据《公约》第1条造成剧烈痛苦的行为。在这方面,委员会提请缔约国注意其第2号一般性意见(2007年),其中指出,《公约》定义与国内法律所含定义之间的严重差距会产生事实或潜在的造成有罪不罚的漏洞(CAT/C/GC/2,第9段)。

酷刑行为的管辖权

(26) 委员会一方面注意到缔约国提供的关于《公约》第5和第8条执行情况的信息,同时感到遗憾的是,缔约国没有明确说明是否存在必要的措施来确定缔约国对酷刑行为的管辖权。1994年的“反恐法”规定对缔约国领土上所有被指控犯有酷刑行为者均有管辖权,不论其是否为该国公民,但对于该法是规定确立普遍管辖权还是留待高等法院的决定(“反恐法”第4(2)条暗示)一事并不明确。此外,“反恐法”第7条似乎要求先驳回引渡请求,然后将案件提交有关当局。委员会回顾其关于引渡或起诉义务(aut dedere, aut judicare)内容的判例,即缔约国起诉被指控的酷刑行为犯罪者的义务并不取决于此前是否存在引渡请求(第5、6、7和8条)。

委员会重申其以前的建议(CAT/C/LKA/CO/2,第10段),即缔约国应确保本国立法允许根据《公约》第5条建立对酷刑行为的管辖权,包括根据第7条对在缔约国领土以外犯下酷刑行为、目前在该国领土上并且未被引渡的非斯里兰卡公民提起刑事诉讼。

难民、不驱回

(27) 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缔约国没有保障保护缔约国内难民和寻求庇护者以及要求国际保护人员的国内立法或国家政策。委员会遗憾的是,缔约国没有提供关于在报告期间遣返、引渡或驱逐案件数字及提供外交保证或保障案件的数字信息(第3条)。

缔约国应通过一项国家政策以及必要的立法和行政措施,保障难民、寻求庇护者和无国籍人得到保护。

委员会鼓励缔约国考虑是否可能批准《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关于难民地位的议定书》、《关于无国籍人地位的公约》和《减少无国籍状态公约》。

培训

(28)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报告及对委员会问题单的答复中所载关于对警察和军人进行人权培训的信息。但是委员会遗憾的是,缺少关于这些方案的评价及其在降低酷刑和虐待发生率方面的信息,对监禁设施中的医务人员也缺少有关发现酷刑和虐待迹象的专门培训(第10和11条)。

缔约国应当:

继续提供强制培训方案,以确保所有公共官员,特别是警方人员和军人充分了解《公约》的规定,了解违反行为不会被容忍,而会受到调查,肇事者会被绳之以法;

评估培训方案和教育在降低酷刑和虐待发生率方面的实效和影响;

支持对所有相关人员包括医务人员进行《有效调查和记录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手册使用培训。

救济,包括赔偿和复原

(29)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的解释,即在基本权利管辖方面,斯里兰卡法院会规定作出赔偿(2006年针对警察立案529起),在有一些案件中,最高法院针对酷刑给予金钱赔偿,也可通过区法院的损害赔偿诉讼要求赔偿。但是,委员会注意到,有报告称,赔偿数额并不一致。在这方面,委员会遗憾的是,缔约国报告中缺乏有关最高法院和区法院对酷刑和虐待受害者或其家人作出赔偿决定以及这些案件规定的赔偿金额的信息。委员会还关切地注意到,在1994年的“反恐法”或刑法中都没有关于向酷刑受害者给予赔偿或其它形式补救的规定。最后,委员会遗憾的是,关于为所有酷刑受害者提供的治疗和社会复原服务的信息不够充分,包括医疗和心理社会康复(第14条)。

缔约国应加大力度,向酷刑和虐待的受害者提供救济,包括公平和充分的赔偿,并提供尽可能充分的复原。

委员会重申以前的建议(CAT/C/LKA/CO/2,第16段),即缔约国应确保向所有酷刑和虐待受害者提供适当的复原方案,包括医疗和社会心理协助。

体罚

(30) 委员会注意到,尽管2005年第23号《(撤销)体罚法》禁止将体罚作为一项刑事处罚,但根据《刑法》第82条,体罚并未作为青少年罪犯处罚机构、家庭或替代照料场所的一项纪律措施受到禁止。委员会还关切地注意到,尽管教育部于2005年发布第2005/17号通告,规定学校中不应使用体罚,但在法律中并未受到禁止,体罚的使用仍然很普遍(第10和16条)。

缔约国应考虑修订《刑法》,以便禁止在一切场所中实行体罚,并提高公众在这方面的意识。

要求的遵约情况记录

(31) 虽然委员会以前建议缔约国向委员会提供关于一些基本犯罪问题和其他统计数据方面的详细统计信息(CAT/C/LKA/CO/2,第19段),但委员会关注的是,无论在缔约国的定期报告还是在缔约国对问题清单的答复或书面补充材料中都没有提供。由于没有关于执法官员、军人、狱警从事酷刑和虐待案件的投诉、调查、起诉和定罪情况的全面和分类数据,包括强迫失踪、强奸和暴力侵害妇女以及其他形式的酷刑和虐待,从而妨碍了认定需要关注的侵权行为,也损害了《公约》的切实执行(第2和19条)。

缔约国应汇编关于国家和地方层面《公约》执行情况监测的相关统计数据,按性别、族裔、年龄、地理区域、剥夺自由场所类别和地点分列,包括执法官员、军人和监狱工作人员的酷刑和虐待案件的投诉、调查和起诉情况数据以及关于强迫失踪、强奸和暴力侵害妇女行为的数据。

(32)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在2008年5月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时作出的自愿承诺(A/HRC/8/46,第90和第108-110段),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考虑通过关于证人和受害者保护的法律草案以及关于国内流离失所者权利的法律草案;改善和更新设施,提高警察部门进行调查的能力,此外还提供讯问和检诉工作培训。

(33)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批准《公约》任择议定书。

(34)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考虑作出《公约》第21和22条下规定的声明。

(35) 委员会邀请缔约国考虑批准尚未加入的联合国核心人权条约。

(36) 鼓励缔约国通过官方网站、媒体和非政府组织并以适当的语言广泛分发斯里兰卡提交委员会的报告和这些结论性意见。

(37) 邀请缔约国根据国际人权条约统一报告准则(HRI/GEN.2/Rev.6)中列出的通用核心文件要求,更新其通用核心文件(HRI/CORE/LKA/2008)。

(38) 委员会请缔约国根据委员会有关以下方面的建议,在2012年11月25日前提供后续信息:(1) 确保或加强被拘押者的法律保障,(2) 开展迅速、公正和有效的调查,(3) 起诉酷刑或虐待行为嫌疑人并惩罚肇事者,即本文件第7、11、18和21段所载内容。此外,委员会请缔约国提供关于以上段落中所述受害者平反和纠正情况信息。

(39) 请缔约国在2015年11月25日前提交下一次报告,即第五次定期报告。为此,委员会请缔约国在2012年11月25日前同意按照优化报告程序进行报告,即在提交定期报告前由委员会向缔约国转交一份问题清单。根据《公约》第19条,缔约国对这份问题清单的答复即构成其下一次定期报告。

60.阿尔巴尼亚

(1) 禁止酷刑委员会在2012年5月8日和9日举行的第1060次和第1063次会议(CAT/C/SR.1060和1063)上审议了阿尔巴尼亚的第二次定期报告(CAT/C/ALB/2)。在2012年5月25日举行的第1084次会议(CAT/C/SR.1084)上通过了以下结论性意见。

A. 导言

(2)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在逾期近两年后终于提交了第二次定期报告。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的报告总体上遵循了报告准则,但缺少按性别、年龄和国籍分类的具体数据,特别是关于执法人员酷刑和虐待行为的数据。

(3) 委员会赞赏与缔约国跨部门代表团进行的关于《公约》所有领域的开放和建设性对话。委员会也赞赏缔约国提交详细的书面资料,答复它在会前为便利报告审议而提供的问题单。

B. 积极方面

(4)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批准以下国际文书:

《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2007年6月5日;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2007年10月4日;

《旨在废除死刑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项任择议定书》,2007年10月17日;

《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2007年11月8日;

《儿童权利公约关于买卖儿童、儿童卖淫和儿童色情制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2008年2月5日;

《儿童权利公约关于儿童卷入武装冲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2008年12月9日;

《欧洲委员会打击人口贩运行动公约》,2007年2月6日;

《欧洲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公约关于在所有情况下废除死刑的第13号任择议定书》,2007年2月6日。

(5)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颁布以下立法:

2007年2月26日第9686号法令,修订《刑法》第86条的酷刑定义,将属于《公约》第1条范围的行为,包括以公职实施的行为,定为犯罪,并且在《刑法》第50条补充了加重情节,处罚以性别、种族或宗教为动机的不法行为;以及

2006年12月18日“关于制止家庭暴力行为的措施”的第9669号法令、2011年12月22日“关于对法院下令剥夺自由者实行电子监视”以防止家庭暴力事件的第10494号法令。

(6) 委员会也欢迎:

2008年,阿尔巴尼亚议会任命人民律师作为《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和处罚公约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国家预防酷刑机制;

2009年12月,国家警察总监批准《警方拘留者待遇问题手册》;

2011年6月16日,以部长会议第573号决定而采纳了《2011-2015年关于性别平等与减少性别暴力及家庭暴力行为的国家战略》。

(7)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民间社会活跃,极有助于监测酷刑和虐待行为,从而便利《公约》在缔约国的有效落实。

C. 主要关注问题和建议

酷刑定义和定罪

(8)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刑法》(第86条)符合《公约》第1条。然而委员会表示严重关切的是,缔约国没有提供资料说明《刑法》第86条的适用情况以及报案的酷刑行为被重新划为《刑法》第250条下任意行为的做法(第1和第4条)。

根据委员会关于缔约国执行第2条的第2号一般性意见(2007年),缔约国应确保正当收集和评估《刑法》第86条规定的酷刑行为证据,避免将酷刑报案重新划为《刑法》第250条下的任意行为。缔约国也应说明的是,在答复问题单时和对话期间所报告的哪些执法人员虐待行为构成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以及采取何种措施确保检察官能够适用《刑法》第86条。

直接适用《公约》

(9) 尽管欢迎缔约国根据《阿尔巴尼亚宪法》第112条直接适用《公约》,但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缔约国在对话中称,尚无具体资料说明国内法院援引和直接适用《公约》的案件(第2和第10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采取措施:

确保有效履行《公约》以及在本国法律框架内直接适用和强制执行《公约》,并向包括司法机关在内的所有相关公共当局分发《公约》,从而便利国内法院直接适用《公约》;

在下一次定期报告中提供最新资料,说明国内司法机关直接适用《公约》的情况。

作为国家预防机制的人民律师

(10) 委员会关切的是,有报道说,只有在收到虐待指称并获得事先同意的情况下,作为国家预防机制的人民律师才能通过预防酷刑股监测拘押状况,从而限制了其预防性访问的保护功能(第2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确保人民律师定期和及时地探访一切拘押场所,不限于现场调查虐待指称,并且探访不必经有关当局事先同意。

(11) 委员会还关切的是,缔约国没有向人民律师提供专业工作人员、财政资源和方法资源,并且有报道称其行使职能面临不当压力,比如人民律师任期不超过两年,从而只能对拘押场所进行不定期探访,限制了人民律师适当履行监测任务,并削弱了这一机制的作用和意义(第2和第12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向人民律师提供充分的人力、财政、技术和后勤资源,使其能够根据《任择议定书》第18条第3款以及防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小组委员会第11和第12号准则,有效和独立地发挥作用,并确保该机制的运作免受任何不当压力。

(12) 委员会赞赏人民律师关于改进警方拘留所条件的建议,但关切地注意到,议会没有依法就人民律师的建议开展对话和采取后续行动,并且没有对这些建议开展公共宣传。委员会也关切地注意到,缔约国没有授权人民律师促进被拘押者的人权、在区域一级无法接触这一机构、不能系统地与国际人权体系互动并且主管机构任命程序缺乏透明度(第2和第12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采取步骤改进议会的对话和后续行动,依法落实人民律师在预防酷刑股探访拘押中心之后提出的调查结果和建议;

采用一切适当通讯手段,公开缔约国为确保有效落实人民律师通过的调查结果和建议而采取的措施,并加大公众宣传;

汇编和经常发布人民律师的最佳做法,并对其工作人员进行相关培训;

加强人民律师的任务,包括促进人权的任务,以改进被拘押者的保障、生活条件和待遇,通过建立常设区域办事处而使之更便于接触,增强其与国际人权体系的互动以及主管机构任命程序的透明度。

基本法律保障

(13) 委员会表示深为关切的是,有报道称,对审前拘留仍然没有系统和有效地适用关于禁止虐待的基本保障,因为被拘押者并不总是在自由剥夺之初就被充分告知其基本权利、不能够及时接触律师和医生、无权将被捕一事和当前的拘留地点通知家人或其所选择的人,并且通常没有在宪法规定的时间内被带上法庭(第2、第11和第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采取措施,确保警方拘留中的所有人都从自由被剥夺之初就被充分告知基本权利,要求从拘留一开始就口头告知他们的权利,并尽可能提供一份拘留须知作为补充,而须知的收受应有被拘留者的签字作为证明;

定期对警方人员进行法律义务培训,以便从剥夺一人自由之初就允许其接触律师和医生并且将被捕一事和当前的拘留地点告知被拘留者家人或所选择的人;

确保警方拘留的所有人都在宪法规定的期间内被带上法庭。

暴力侵害妇女行为、家庭暴力行为和暴力侵害儿童行为

(14) 委员会欢迎2006年12月18日关于“制止家庭暴力行为的措施”的第9669号法令推动了设立适当警察机构、家庭暴力受害者保护机制以及开展一系列培训活动,并注意到2011年6月16日通过了“关于性别平等与减少性别暴力及家庭暴力行为”的国家战略,但表示关切的是,没有任何惩处暴力侵害妇女行为的具体刑事罪名将婚内强奸和家庭暴力作为具体刑事犯罪。委员会也尤其关注的是,在家中和学校,暴力侵犯儿童行为严重,并且公众接受对儿童的体罚(第2和第16条)。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

作为优先事项,编写和通过一项关于暴力侵害妇女行为的全面法律,将婚内强奸和家庭暴力行为定为具体刑事犯罪;

通过新的法律草案,禁止学校中暴力侵犯儿童的行为,禁止在所有场合,包括家中和替代照料场合,对儿童体罚,并追究这类行为的实施者的责任;

在各级政府采取措施,确保所有阶层的公众了解暴力侵犯儿童和妇女行为的害处以及禁止这种行为的规定。

人口贩运

(15)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提供资料说明了关于人口贩运问题的刑法(第110/a条、114/b条和128/b条)的立法修订案、国家协调员禁止人口贩运的活动以及2011年7月27日通过的“查明和查询潜在人口贩运受害者的行动标准程序”。然而,它表示关切的是,没有数据说明预防人口贩运行为的措施以及对这类行为的起诉和判刑类别(第2、第3、第12、第13、第14和第16条)。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

继续采取有效措施,加大对人口贩运受害者的保护;

防止并及时、彻底和公正地调查、起诉和惩罚人口贩运行为及其相关做法;

根据《公约》第14条,为人口贩运受害者提供补救手段,包括协助受害者向警方报案,尤其是提供法律、医疗和心理协助以及康复措施,包括适当的避难所;

如果有充分理由相信被贩运者将面临酷刑危险,则避免将其送返本国,以确保对《公约》第3条的遵守;

向警察、公诉人和法官提供关于有效防止、调查、起诉和惩治人口贩运行为(包括保障个人有权自己选择律师代理)的定期培训,并向公众宣传这类行为的犯罪性质;

汇编分类数据,统计受害者、对贩运行为的起诉和判刑、为受害者提供的补救措施、防止贩运行为的措施以及为防止这类行为所遇到的困难。

审前拘留

(16)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于2011年12月22日通过“关于对法院下令剥夺自由者实行电子监视”的第10494号法令,以限制采用审前拘留措施。但是,它关切地注意到审前拘留措施依然得到过分使用。委员会尤其关注的是,有报道说,审前拘留中酷刑和虐待现象严重,拘留期长达三年,并且法院的审前拘留决定通常没有依据。另外,委员会还关切的是,有报道说,在诉诸司法和寻求补救时,被长期拘留的人与审前拘留期间权利未得到尊重的人通常遭遇困难(第2、第11和第14条)。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

修订相关刑法,仅作为最后措施才采取审前拘留,特别是当任何其他措施明显与犯罪的严重性不相称之时;

制定替代审前拘留的措施,并确保司法机构有效适用;

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减少审前拘留并缩短其期限,并且在制订替代预防性拘留的措施时兼顾《联合国非拘禁措施最低限度标准规则》(《东京规则》)的规定;

确保对司法人员和其他人员进行关于采用审前拘留措施的适当培训;

立即调查审前拘留中发生的一切酷刑和虐待行为,并向受害者提供伸张正义的机会和补救办法。

行政拘留

(17) 委员会依然关切的是,缔约国在嫌犯必须被带上法庭的48小时期限之前继续适用10小时行政拘留期,以进行审讯(第2和第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放弃目前用于审讯的10小时行政拘留期,并确保在必须将嫌犯带上法庭的48小时之内完成对嫌犯的确认。

不驱回

(18) 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缔约国没有根据《公约》第3条提供资料说明以何种理由针对被视为安全威胁的个人采取驱逐和保护手段(第3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在一切情况下都严格遵守《公约》第3条,即:如有充分理由相信一人在另一国将面临酷刑危险,任何缔约国不得将该人驱逐、遣返或引渡到该国。

外交保证

(19) 尽管注意到关于阿尔巴尼亚接收的9名前关岛囚犯及其子女处境、地位和文件的最新资料,但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没有资料说明关于请求或作出外交保证的标准,包括说明这类保证可否有助于修改关于返回原籍国可能遭受酷刑的结论(第3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如果有充分理由相信任何人返回有关国家将面临酷刑或虐待的危险,则不请该国作出和接受该国关于引渡和驱逐的外交保证,并且停止向存在着酷刑和虐待危险的原籍国遣返任何人。

诉诸投诉机制

(20) 委员会关切的是,有资料显示,据称受警方虐待的受害人不了解向警方报案之外的投诉程序,而警方有时拒绝受理关于警方渎职的指称。委员会还关切的是,有情况表明,弱势者受虐待后,由于担心警方的反诉或其他形式的报复而不愿意投诉警方(第12、第13和第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采取适当措施,确保:

提供并广泛宣传关于可投诉警方及其程序的资料,包括在缔约国的所有警所进行突出展示;

正当评估和调查所有关于警方渎职的指称,尤其是弱势者因投诉警方虐待而遭到恫吓或报复的案件。

及时、独立和彻底的调查

(21) 委员会关切的是,没有充分数据说明对警方的酷刑和虐待以及非法使用暴力行为进行的调查。委员会尤其关注的是,由于内务部参与调查其附属部门的据称暴力行为,这违反了公正原则,使得酷刑和虐待得不到有效调查。委员会也关切的是,对于2011年1月地拉那反政府抗议期间警方射杀三名示威者事件,没有资料说明是否已经开展及时、独立和彻底的调查。因此,对于没有独立和有效调查执行人员的酷刑和虐待指控以及没有追究实施者责任的问题,委员会重申它的关切。委员会还关切的是,对社会照料机构虐待儿童的报道没有进行调查(第12、第13和第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采取一切适当措施,如同在对阿尔巴尼亚的普遍定期审议时所建议的那样,确保由在调查人员与警方的据称实施者之间没有部门或上下级联系的独立机构及时和彻底地调查一切关于警方酷刑和虐待的指称,起诉那些负有责任的人,并采取一切措施确保有罪不罚不会得逞;

作为紧急事项,向委员会提供资料,说明对2011年1月地拉那反政府抗议期间警方射杀三名示威者事件开展及时、独立和彻底调查的情况;

汇集确切的数据,说明对警方实施酷刑和虐待以及非法使用武力进行调查的情况,并向委员会提供最新资料;

确保有效地调查关于社会照料机构虐待儿童的报道。

秘密拘押

(22) 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政府尚未就缔约国境内为反恐合作而进行的秘密拘押指称而开展真正的调查。委员会还关切的是,缔约国没有提供资料说明已采取何种措施落实《联合国关于在反恐背景下与秘密拘留有关的全球做法问题的联合研究报告》(A/HRC/13/42)的建议(第2、第3和第12条)。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

提供资料,说明政府采取何种措施对缔约国执法人员参与羁押和秘密拘留方案的指称开展调查;

将调查结果公布于众;

采取一切必要措施,防止今后发生这类性质的事件;

采取具体措施,以落实《联合国关于在反恐背景下与秘密拘留有关的全球做法问题的联合研究报告》(A/HRC/13/42)的建议。

执法人员的培训

(23) 尽管注意到缔约国于2009年12月通过了《警方拘留人员待遇问题手册》,但委员会依然关切的是,有报道说警所人员不了解《手册》的存在及其要求。委员会也表示关切的是,没有对直接参与调查和记录酷刑身心迹象的专业人员以及与被拘押者和庇护申请者接触的医务人员和其他人员进行关于《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有效调查和文件记录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的具体培训。委员会还关切的是,没有资料说明为法官开展的关于《公约》和委员会第2号一般性意见(2007年)的培训方案(第10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确保:

对全体警察适当开展关于《警方拘留人员待遇问题手册》规定的培训;

一切执法人员、医务人员和其他人员若参与拘留、审讯和处理以任何形式被捕、拘留或监禁的任何人以及酷刑案件记录和调查,都定期获得关于《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有效调查和文件记录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的培训,并要求确定酷刑受害者的身心后果;

也向参与庇护决定程序的人员提供这类培训;

为法官提供关于适用《公约》和委员会第2号一般性意见(2007年)的有效培训方案。

失踪罗姆人儿童

(24) 委员会关注的是,有资料说,1998年至2002年在希腊Aghia Varvara儿童收养院安置的661名阿尔巴尼亚罗姆人街头儿童中,据称有502名失踪。委员会尤其关注的是,缔约国当局没有做出有效努力,以及时和有效地调查希腊有关当局造成的罗姆人儿童据称失踪的案件(第2、第11、第12和第14条)。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立即与希腊当局联系,以求及时设立一个有效机制调查这些案件,以确定失踪儿童的下落,并且与两国的监察员及相关民间社会组织合作,在追诉期期满之前确定所涉人员的行政和刑事责任。

仇杀

(25) 尽管注意到缔约国提供的资料说明正规法律制度之外的维护荣誉仇杀案有所下降,但委员会表示关注的是,这一做法在社会某些阶层中依然顽固存在,特别是由于捍卫和恢复因最初的谋杀所致家庭名誉损失的成见根深蒂固并且盛行。

委员会忆及人权事务委员会和法外处决、即审即决或任意处决问题特别报告员的建议,请缔约国采取进一步措施,包括研究和开展宣传运动,消除对正规法律制度之外捍卫荣誉做法的信仰,并调查这类犯罪,起诉和处罚这类行为的一切实施者。

监狱看守人员的证章

(26) 委员会关切的是,有报告说,监狱特别看守人员没有义务佩戴证章以在行使职务时表明他们的适当身份(第12、第13和第14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确保特别看守人员在与囚犯接触时随时展示适当的证章,以防止虐待行为,实现问责。

适当赔偿

(27) 尽管注意到《宪法》第44条保障对国家当局非法行为和不行为所造成的损害进行赔偿,但委员会关切的是,有报道说,在实践中,许多警方或其他公职人员酷刑或虐待行为的受害者不能提起民事诉讼索赔(第14条)。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立即采取法律和其他措施,确保酷刑和虐待受害者特别是前政治犯和被迫害的人获得补救并拥有可强制执行的权利,以获得公正和适足赔偿,包括尽可能充分地康复,并且在下一次定期报告中收集数据和分享资料,说明所提供的赔偿和康复的情况和类型。

数据收集

(28) 委员会赞赏缔约国汇编犯罪统计数据,包括关于警方虐待案与人口贩运案的统计数据。它注意到按涉嫌犯罪分类的、投诉执法人员虐待行为的数据。然而,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没有全面和分类数据来说明对执法、安全、军事和监狱人员酷刑和虐待案件与对名誉犯罪、家庭和性暴力行为、强迫失踪案件的投诉、调查、起诉及定罪的情况以及关于补救措施(包括向受害者提供赔偿和康复措施)的情况(第2、第12、第13和第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汇编有关统计数据,说明在国家一级监督《公约》执行的情况,包括对执法、军事和监狱人员犯下的酷刑与虐待案件与对荣誉犯罪、家庭和性暴力行为、强迫失踪案件的投诉、调查和起诉及定罪的情况以及关于补救措施(包括向受害者提供赔偿和康复措施)的情况。

(29)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如代表团表示的那样考虑根据《公约》第21和第22条做出声明,承认委员会有权接受和审议国家间和个人来文。

(30) 委员会请缔约国批准其尚未加入的联合国主要人权条约,即《残疾人权利公约》及其任择议定书以及《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

(31) 请缔约国以适当的语文并通过官方网站、媒体和非政府组织广泛分发其向委员会提交的报告以及委员会的结论性意见。

(32) 请缔约国依照国际人权条约提交报告的协调准则(HRI/GEN.2/Rev.6)所载的共同核心文件要求,提交共同核心文件。

(33) 委员会请缔约国在2013年6月1日之前提供后续资料,答复委员会的以下建议:(a)确保加强被拘押者的法律保障,(b)如本文件第13和第21段所述,开展及时、公正和有效调查,对酷刑或虐待行为嫌疑人提起诉讼,并惩处实施者。另外,委员会请缔约国如本文件第27和第28段所述,提供后续资料,说明向受害者提供公正和适足赔偿以及收集数据的情况。

(34) 请缔约国在2016年6月1日之前提交下一次报告,也就是第三次定期报告。为此目的,委员会请缔约国在2013年6月1日之前同意按照任择报告程序提交报告,即在提交报告前由委员会向缔约国发送一份问题单。缔约国对问题单的答复将根据《公约》第19条构成其下一次定期报告。

61. 亚美尼亚

(1) 禁止酷刑委员会在2012年5月10日和11日举行的第1064次和1067次会议(CAT/C/SR.1064和1067)上审议了亚美尼亚的第三次定期报告(CAT/C/ARM/3),在2012年5月28日和29日举行的第1085次和1086次会议上(CAT/C/SR.1085和1086)通过了以下结论性意见。

A. 导言

(2) 委员会欢迎亚美尼亚提交第三次定期报告,报告遵循了关于定期报告形式和内容的一般准则。然而,它对缔约国延迟七年提交报告表示遗憾。

(3) 委员会欢迎有机会与缔约国的高级代表团一起审议《公约》的执行情况,感谢缔约国对问题清单(CAT/C/ARM/Q/3和Add.1)的详尽书面答复,以及代表团所作的口头或书面补充。

B. 积极方面

(4)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批准一些国际和地区性文书,包括:

《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任择议定书》(2006年9月);

《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2011年1月);

《残疾人权利公约》(2010年9月);

《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任择议定书》(2006年9月);

《儿童权利公约关于儿童卷入武装冲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2005年9月)和《关于买卖儿童、儿童卖淫和儿童色情制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2005年6月)。

《欧洲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公约关于废除死刑的第六号议定书》(2003年9月)。

(5)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在报告所涉期间采取了以下法律措施:

2008年通过一项法律,指定人权捍卫者为《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任择议定书》所规定的国家预防机制;

2002年3月通过了《被捕人员和候审犯羁押法》;

2004年12月通过了《监狱法》。

(6) 委员会还欢迎:

2006年设立了由政府和非政府人员组成的各种公共监督小组;

2006年4月向联合国特别程序发出了长期邀请,以及2010年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来访;

(7) 委员会欢迎代表团口头表示缔约国将考虑发表《公约》第22条所述声明,以承认委员会有权接受和审议个人来文。

C. 主要关切问题和建议

关于警察拘留所中施行酷刑与虐待的指控

(8) 委员会严重关切有大量经各种渠道证实的指控一致称,警察拘留所内日常使用酷刑和虐待嫌犯,尤其是进行逼供,以在刑事诉讼中使用有关证词(第2、4、12和16条)。

缔约国亟须立即采取有效措施,在全国范围内禁止酷刑和虐待行为。委员会敦促缔约国迅速、全面、公正地调查所有羁押期间酷刑、虐待和死亡事件,起诉相关责任人,并向公众公布起诉结果。此外,缔约国应明确重申绝对禁止酷刑,公开警告任何人如实施此类行为或参与、默许酷刑,将依法追究个人责任,面临刑事指控及相应处罚。

军队中欺凌和虐待新兵

(9) 委员会仍关切有指控称,非战时情况下亚美尼亚武装军队中仍时而发生可疑死亡事件;长官或士兵欺辱新兵或对其施行其他虐待也未曾间断,或是在长官或其他人员同意、默许或批准下施行或是由他们本人所为。委员会听取代表团的介绍后,仍关切据报对许多此类事件,包括对Vardan Sevian、Artak Nazerian和Artur Hakobian死亡事件的调查不充分,甚至未曾进行。委员会还关切有报告称对有关虐待行为指控,如对Vardan Martirosian的控告没有进行有效调查,被判有罪者没有受到应有处罚(第2、4、12、13和16条)。

缔约国应强化措施,禁止和消除在武装军队中欺辱新兵的现象,确保对军队中欺辱新兵和非战时死亡的指控进行迅速、公正和全面的调查。证据确凿时,缔约国应保证对所有此类事件起诉,对实施此类行为者予以应有处罚,将调查结果公布于众,向受害者提供赔偿和康复治疗,包括适当医疗和心理援助。

酷刑的定义、绝对禁止和定罪

(10) 委员会关切关于“酷刑”罪的国家法律(《刑法》第119条)与《公约》第一条的酷刑定义不符。缔约国目前界定的“酷刑”只包含个人自己实施的犯罪,而不包括公职人员所犯罪行,其结果是从未有任何公职人员因酷刑而被缔约国判罪。委员会还关切有报告称,法官在被告人与受害人达成和解的基础上,已对一些酷刑案件销案。目前的刑罚(最少3年,有加重情节最高可达7年)不足以反映此类罪行的严重性。最后,委员会关切几名被依《刑法》其他条款判处酷刑或虐待罪的人员已经获得了赦免(第1条和第4条)。

委员会赞赏代表团口头表示缔约国打算修改《刑法》,建议缔约国确保酷刑的定义完全符合《公约》第1条和第4条。缔约国还应确保所有参与施行酷刑和虐待的公职人员都受到相应处罚,处罚应根据《公约》第4条要求反映酷刑行为的严重性。缔约国还应确保任何被判犯有酷刑罪或《刑法》所述的其他相当罪行的人不受诉讼时效的限制,相关机构有责任调查并惩治实施此类行为的人员,无论是否声称被告人已与受害人达成和解。

基本法律保障

(11) 尽管缔约国已提供了各种法律保障,如2008年6月的第574-N号政府决定、2010年4月的第12-C号警察署长指示以及2009年12月最高法院关于G. Mikaelyan案的判决,但委员会仍严重关切它收到的报告称,缔约国没有从剥夺自由一开始就向所有被剥夺自由者提供一切基本保障,包括及时会见律师和看医生,以及有权与家人联系。委员会还关切有报告称,警察未对被剥夺自由的所有阶段进行翔实记录;未向被关押者,尤其是未拟订拘留协议的被剥夺自由者提供基本保障;没有从拘留开始就告知被拘留者可享受的权利;没有遵守三天过后将被剥夺自由者从警察局移送到拘留场所的原则;未能立即安排被拘留者面见法官。委员会还注意到缔约国中的公共辩护律师人数不足(第2条)。

在当前立法改革,包括修改《刑事诉讼法》的情况下,缔约国应该迅速采取有效措施,从法律和实际层面保证所有被关押者从被剥夺自由开始便享受到所有法律保障。这些法律保障包括有权会见律师、接受独立的医疗检查、通知亲属、被告知所享受的权利和及时面见法官。

作为预防措施,缔约国应对警察局或其他拘留场所中进行的所有审讯录像或录音。委员会鼓励缔约国尽早执行有关计划,要求警察在被关押者被实际剥夺自由起便为其创建一份电子关押记录。缔约国应确保律师和被关押者亲属可以查看这些记录。

缔约国应增加对代讼人协会公共辩护律师办公室的资助,以确保其切实提供法律援助。

调查和有罪不罚

(12) 委员会深为关切缔约国没有对执法人员和军人的酷刑和虐待行为进行迅速、公正或有效的调查和起诉。委员会尤其关切有报告称,检察官办公室指示警方调查关于警察施行酷刑和虐待的案件,而不是指派独立调查机构调查此类投诉。为此,委员会关切检察官办公室没有按规定确保由不同检察官监督调查一起犯罪案件,以及该案件嫌犯对警察实施酷刑或虐待的控告。在一些指控公职人员实施酷刑和虐待的案件中,特别调查署未能搜集足够的证据确定案犯,使人对其效率感到忧虑。委员会也注意到有报告称,被指控施行酷刑和虐待的公职人员在被调查期间未被停职或调离到其他岗位,因此其有可能在该岗位上再次实施酷刑和虐待或阻挠调查(第2、11、12、13、和16条)。

缔约国应该:

采取切实措施,确保对被指控施行酷刑和虐待的执法人员和军人进行迅速、全面、公正的调查,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起诉,并根据其罪行的严重程度给予处罚;

确保由独立有效的机构调查所有涉及公职人员的犯罪案件;

确保所有被指控违犯《公约》的公职人员在案件调查期间被停止职务。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说明指控公职人员施行《公约》所指酷刑和虐待行为的投诉数、对这些投诉的调查结果,以及刑事和纪律诉讼结果。这些信息应该说明所有相关指控,并指明进行调查的机构。

拘留期间的死亡

(13) 委员会关切缔约国和非政府组织提交的关于拘留期间死亡的报告,包括Vahan Khalafyan和Levon Gulyan在警察羁押期间死亡的案件(第2、11、12和16条)。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对被拘留者的所有死亡案件进行迅速、公正和有效的调查,追究相关公职人员的责任,惩治罪犯并对受害者家属给予赔偿。委员会请缔约国提供所有关押期间死亡案件的全面最新信息,包括案发地点、死亡原因、调查结果、对案犯的处罚和对受害者家属的赔偿。

投诉,报复和对受害者、证人及人权维护者的保护

(14) 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有报告称,酷刑和虐待行为的受害者及证人由于害怕报复而不敢向有关机构投诉。也有报告称,人权维护者和新闻记者因其工作而受到威胁和恐吓,而缔约国没有采取有效措施保护他们(第2、11、12、13、15和16条)。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设立有效机制,方便酷刑和虐待行为受害者和证人向有关机构投诉,并切实确保投诉人不会因此受到虐待、恐吓和报复。缔约国应采取一切措施确保人权维护者和记者不受恐吓和暴力行为威胁。

补救,包括赔偿和康复

(15)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按欧洲人权法院2011年7月的裁决对受害者给予了补偿,但感到遗憾的是,缔约国没有说明法院判定对违反《公约》行为受害者,包括在关押期间被剥夺基本保障或遭受酷刑和虐待的人员给予的赔偿数额。委员会还关切的是,法律除要求给予酷刑受害者金钱赔偿外,没有规定其他形式的补偿。委员会还注意到缔约国没有说明向受害者提供治疗和社会康复服务,包括医疗和心理康复的相关情况(第14条)。

缔约国应进一步努力向酷刑和虐待行为受害者提供补救,包括公正、充分的赔偿以及尽可能的康复服务。缔约国应修改法律,根据《公约》第14条列入有关条款,明文规定酷刑受害者有权获得补救,包括对酷刑所造成损害的公正充分赔偿和康复服务。缔约国应向委员会说明它在这方面采取的措施,包括为康复方案有效运行所投入的资源。

逼供

(16) 委员会关切有指控称缔约国的法庭采用逼供获得的证据。据报告称,在被告指控受到酷刑逼供的情况下,法庭未停止刑事诉讼程序,也未对此进行全面调查。委员会还注意到,缔约国没有说明在哪些案件中法庭认为通过酷刑获得的供词不可以作为证据(第2、11、15和16条)。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切实确保不在任何诉讼程序中采用通过严刑逼供获得的供词。缔约国还应确保一旦有人指控供词是通过严刑逼供获得的,应中止诉讼程序直至对这一指控进行彻底调查。委员会敦促缔约国对完全基于供词定罪的案件进行审查。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坚决打击通过严刑逼供获取供词的行为,并切实确保绝不会在任何诉讼程序中采纳通过严刑逼供获得的供词。缔约国应确保关于诉讼程序中所提供证据的法律与《公约》符合第15条,并说明是否有任何公职人员因通过严刑逼供获得供词而被起诉或处罚。

司法机构的独立性

(17) 委员会注意到有报告称司法机构缺乏独立性,尤其是任命、晋升和撤换法官的职权完全掌握在总统和行政机关手中。委员会还关切缔约国法律规定法官作出不公正裁决或其他司法行为应承担的刑事责任(第2、12和13条)。

缔约国应采取措施确保司法机构行使职能时完全独立和公正,并根据国际准则包括《关于司法机关独立的基本原则》审查任命、晋升和撤换法官的机制,后者规定法官在不能胜任或作出与职责不符的行为时才能被停职或撤换。

暴力侵害妇女,包括贩运妇女

(18) 委员会关切报告所称对妇女人身和性暴力的侵害情况。此外,委员会还关切妇女很少向警察投诉其所遭受的虐待或暴力。委员会尤为关切缔约国没有国家资助的接纳家庭暴力女性受害者的收容场所,因为在缔约国家庭暴力并不构成犯罪。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缔约国没有说明对遭受暴力妇女的补救和赔偿,包括康复治疗的相关信息。委员会欣慰地注意到在报告所涉期间亚美尼亚采取了一系列国家行动方案打击贩运人口行为,但关切有报告称亚美尼亚仍然是贩运妇女和女童的来源地及目的地(第2、12、13和16条)。

缔约国应该采取进一步措施,防止、打击和惩治对妇女和儿童的暴力行为,尤其是修改刑法将家庭暴力单独定罪,在执法人员和广大公众中开展家庭暴力问题的宣传活动和培训,向暴力行为受害者提供及时保护和补救,尤其是康复治疗。

缔约国还应该创造有利条件,使遭受暴力妇女,包括遭受家庭暴力和被贩运的妇女,能够行使投诉的权利。缔约国应全面调查所有家庭暴力和贩运人口的指控,并起诉和惩治罪犯。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确保实施2008年被贩运人口全国信息查询系统,并向遭贩运人口提供包括收容场所、专业的医疗和心里援助及培训在内的服务。

拘留条件

(19)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正在努力改善监狱的拘留条件,包括修缮一些设施和建设一所新监狱,但仍关切不断有报告称监舍十分拥挤,看守人员不足,食物和医疗设施不够。委员会也关切监狱腐败,包括狱警似乎默许的囚犯团伙中腐败的指控。有报告称,此类囚犯团伙基于明显的性取向或国籍,单对一些人施行暴力或歧视,对其加以侮辱对待。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法院没有更多采取羁押替代措施,没有囚犯控告酷刑或虐待的保密制度。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设立了由非政府组织代表组织的各种公共监督小组,负责对监狱场所和警察局进行监督。然而,委员会也关切警察监督小组无法畅通无阻地进入警察局(第2、11和16条)。

缔约国应进一步采取有效措施改善拘留场所的条件,减少此类场所的过度拥挤状况。委员会建议缔约国更加努力整治监狱过度拥挤状况,包括按照《联合国非拘禁措施最低限度标准规则》(《东京规则》)采取监禁之外的其他替代措施,并向委员会说明所设立的负责替代性处罚、有条件释放和康复的督察机构的相关信息。

缔约国应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消除基于性取向和国籍对被关押者施行的任何形式的暴力或歧视行为,包括囚犯对其他关押者施行的侮辱或歧视行为。缔约国应设立接受和处理酷刑或虐待投诉的保密机制,并确保在所有拘留场所普及这一机制。缔约国还应确保所有投诉都会得到迅速、公证、有效地调查,罪犯受到相应处罚。

缔约国应确保警察监督小组可以进入所有警察局,包括可以进行未事先宣布的访问。缔约国还应采取有效措施确保对所有拘留场所,包括现有的医疗服务设施,进行系统检查,并采取措施消除监狱中的腐败现象。

大选后暴力

(20) 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尽管缔约国努力调查2008年2月大选后警察与示威者发生冲突时肆意和过度使用武力事件,但特别调查署一直未结束对此次冲突造成10人死亡事件的调查。委员会还关切持续有报告称,冲突过后,很多人被随意拘留,无法接触个人选择的律师,在拘留期间受到虐待,而这些指控并未得到充分调查(第2、12、13和16条)。

缔约国应尽快对2008年2月大选后冲突造成10人死亡事件进行调查,对在此事件中过度或肆意使用武力的执法人员进行起诉,并根据犯罪的严重程度给予相应处罚,对受害者家属给予补偿,包括赔偿。缔约国还应确保对此次大选后警察过度和肆意使用武力、虐待、剥夺基本保障的大量指控进行独立、有效的调查。缔约国也应采取措施,对了解2008年3月事件内情的人给予有效保护免遭报复或恐吓。

少年司法

(21) 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缔约国缺少少年司法,包括少年法院。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设立了由非政府组织代表组成的公共监督小组,负责对特殊寄宿学校进行监督。然而,委员会也关切据称在这些学校中对少年犯单独禁闭长达10日,作为纪律惩处(第11、12和16条)。

委员会鼓励缔约国设立少年司法制度,尤其是设立专门的少年司法机构或管辖权,配备有处理少年案件专业能力的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员,确保其根据国际准则行使其职能。缔约国应密切监督特殊学校的情况,确保儿童不受恐吓、虐待或暴力侵害。缔约国应将单独禁闭作为不得已而为之的手段,在密切监督下尽可能短时间,并有可能进行司法审查的情况下,限制使用。对少年的单独禁闭应仅限于例外情况。

人权捍卫者的有效作用

(22) 委员会关切注意到缔约国没有为被指定为亚美尼亚国家预防机制的人权捍卫者(监察专员)提供足够资源,使其有效行使职能。委员会还关切人权捍卫者对当局提出的建议尚未落实(第2和12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为人权捍卫者办公室提供必要的资源,使其根据禁止酷刑小组委员会制定的国家预防机制准则,有效行使亚美尼亚监察专员和国家预防机制的双重职责。缔约国应确保执法、检察机关、军队和监狱看守人员与人权捍卫者合作,并切实执行其建议。

替代役

(23)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关于修改和补充兵役替代役法律的法律草案,但关切缔约国承认其仍然关押着众多逃避兵役者,其中一些是出于良心拒服替代役者,理由是替代役也完全由军方人员监管(第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通过兵役替代役法律草案,重新审查被关押的所有出于宗教原因拒服替代役人员的情况。

不驱回

(24) 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缔约国没有说明关于引渡和驱逐过程中防止酷刑的保障。此外,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也没有说明将寻求庇护人员送回邻国和执行亚美尼亚国家警察局与俄罗斯联邦警察局之间引渡协议过程中缔约国得到了哪些外交保证,以及根据该协议引渡的人数。委员会也关切有报告称,缔约国发布引渡令时,未考虑允许有关人员根据《刑事诉讼法》第479条第2款行使上诉权利,也未遵守正规的引渡程序(第3条)。

缔约国应在有充分理由相信在有关个人在有关国家有可能遭受酷刑的情况下,避免寻求或接受此类国家的外交保证。缔约国应向委员会详细通报获得此类保证的所有案件。

委员会还建议缔约国遵守《公约》第3条规定的不驱回义务,包括《刑事诉讼法》第479条第2款关于对发出的引渡令提出上诉的权利。

培训

(25)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在报告所涉期间为执法人员和军官举办人权培训班,但感到遗憾的是,缔约国没有说明如何监督和评估这些项目对减少酷刑和虐待的影响。此外,委员会还感到遗憾的是,缔约国没有说明关于《有效调查和记录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使用的培训情况(第10条)。

缔约国应加强对执法人员、军方人员和监狱看守人员进行关于《公约》要求的培训,并评估此类培训的作用。缔约国应确保相关人员接受关于使用《伊斯坦布尔议定书》的培训,以辨别酷刑和虐待行为迹象。

(26) 委员会邀请缔约国考虑批准其未加入的其他联合国核心人权条约,即《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残疾人权利公约任择议定书》和《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

(27) 委员会请缔约国通过官方网站、传媒和非政府组织,以适当语言,广为散发其提交委员会的报告及委员会的结论性意见。

(28) 委员会还请缔约国依据国际人权条约提交报告的协调准则(HRI/GEN.2/ Rev.6)所载核心文件要求,更新该国的共同核心文件(HRI/CORE/1/Add.57)。

(29) 委员会请缔约国在2013年6月1日前就委员会的下列建议提供后续行动资料:(a) 进行及时、公正和有效的调查;(b)确保或增强对被拘留者的法律保障;(c) 针对本文件第8、11和12段所述情况,追究酷刑和虐待嫌疑并惩治罪犯。

(30) 委员会请缔约国在2016年6月1日前提交下次,即第四次定期报告。为此,委员会请缔约国在2013年6月1日前表示同意依据任择报告程序提交报告,即由委员会在缔约国提交报告前向其发送一份问题清单。缔约国对问题清单的答复将构成其根据《公约》第19条提交的下次定期报告。

62. 加拿大

(1) 禁止酷刑委员会在2012年5月21日和22日举行的第1076次和1079次会议上(CAT/C/SR.1076和1079)审议了加拿大的第六次定期报告(CAT/C/CAN/6),并在其第1087和1088次会议上(CAT/C/SR.1087和1088)通过了以下结论和建议。

A. 导言

(2) 委员会欢迎加拿大的第六次定期报告,报告总体上符合定期报告的形式和内容准则的要求,但遗憾的是它迟交了三年。

(3) 委员会欢迎与缔约国部际代表团举行了开诚布公的对话,及欢迎其作出努力对委员会委员在对话期间提出的问题提供了详尽的答复。委员会还赞赏对其问题单作出的详细书面答复,但是迟了3个月,在对话开始前才提交,由于没有及时收到,委员会未能对缔约国提供的信息进行仔细的分析。

(4) 委员会了解缔约国的联邦结构,但回顾,就国际法来说它是一个单一的国家,有义务在国内一级充分执行该公约。

B. 积极方面

(5)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正在《公约》有关的立法、政策和程序等领域里的改革作出努力,包括:

根据2011年的平衡难民改革法令,在独立的移民和难民理事会中设立一个难民上诉司;

在2006年12月设立了一个内部调查组,对加拿大官员针对Abdullah Almalki、Ahmad Abou-Elmaati和Muayyed Nureddin 的行动进行调查(Iacobucci 调查组);

2007年安大略省政府设立了一个Ipperwash优先事项和行动委员会,负责执行Ipperwash调查报告的建议;

在2006年1月在萨斯喀彻温省设立了一个有关失踪人士的省级伙伴委员会;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在2008年设立了一个Braidwood调查组,负责调查Robert Dziekanski的案件。

(6) 委员会满意地注意到在为Maher Arar一案设立的加拿大官员行动调查委员会作出报告后,对Maher Arar及其家人做出的官方道歉和赔偿。

(7) 委员会满意地注意到加拿大皇家骑警队对Robert Dziekanski的母亲失去儿子表示正式道歉。

C. 主要关注的问题和建议

将《公约》纳入国内司法制度

(8) 虽然欢迎代表团的发言,即加拿大政府各级都严格遵守它们在公约下的义务,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加拿大尚未将《公约》的所有条款纳入国内法,而且这些条款不能在法庭上作为法律申诉的独立依据,而是要通过国内的法律文书来执行。委员会认为将《公约》纳入加拿大法律不但是象征性的,而且会加强对人员的保护,容许他们在法庭上直接援引《公约》的条款(第2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将《公约》所有条款纳入加拿大法律之中,使人们能在法庭直接援引《公约》,给予《公约》突出地位以及提高司法人士和公众对《公约》条款的认识。特别是,缔约国应采取所有必要措施,确保那些引起域外管辖权的《公约》条款可以在国内法庭直接引用。

不驱回

(9)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提供的信息,即尽管在有酷刑的危险情况下,还允许递解出境的法律只是理论上的可能而已。然而事实是,这还是目前有效的法律。因此,委员会对下列方面仍旧感到严重关切(第3条):

加拿大的法律,包括移民和难民保护法第115(2)款继续为不驱回的原则提供法律上的例外;

事实上,缔约国继续常常通过移民和难民保护法下的安全证书,也不时利用外交保证等手段从事递解出境,引渡或其他驱逐;

就有关对违反《公约》第3条的指控进行的调查,以及为受害者提供补救和为了保障遣返后的有效监督安排的措施方面都没有提供足够的信息。

委员会回顾其以前的建议(CAT/C/CR/34/CAN, 第5(a)和(b)段),促请缔约国修正有关法律,包括移民和难民保护法,以便按照《公约》第3条无条件地遵守不驱回的最高原则,并采取所有必要措施,在实际上和在所有情况下充分执行这一原则。此外缔约国应避免使用外交保证作为手段,将一人遣返到有足够理由认为他会受到酷刑的另一个国家。

(10) 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缔约国在所有案件中都没有遵守委员会根据《公约》第22条作出的决定和提出的临时保护措施,特别是在有关递解出境和引渡的案件中(参看来文第258/2004号,Dadar诉加拿大和第297/2006号,Sogi诉加拿大)。这就影响到它对《公约》的承诺。委员会回顾缔约国通过批准《公约》并在第22条之下自愿接受委员会的管辖权,承诺与委员会诚意合作,充分执行确立的有关个人申诉程序。因此,委员会认为,缔约国不顾委员会关于临时措施的决定和请求,将申诉人递解出境,违反了其在《公约》第3条和第22条之下的义务(第3条和第22条)。

缔约国应与委员会充分合作,特别是在各种情况下尊重其关于临时措施的决定和要求。委员会建议缔约国修订这方面的政策,根据《公约》第3和第22条规定的义务认真考虑临时保护措施的请求。

(11) 虽然注意到缔约国的申明,即加拿大部队在将一名被拘留者转移给阿富汗拘留时已评估了受到酷刑或虐待的风险(CAT/C/CAN/Q/6/Add.1, 第155段),委员会关切的是,有若干报告称,一些被加拿大驻阿富汗部队转移到其他国家拘留的监犯受到了酷刑和虐待(第3条)。

缔约国应为其未来军事行动制定一项政策,明确禁止在有足够理由认为在其转移后会受到酷刑时,将监犯转移到另一个国家,并承认在有巨大的酷刑风险时,不会依赖外交保证和监督安排作为转移的理由。

移民和难民保护法下的安全证书

(12) 在注意到由于Charkaoui诉加拿大一案引起不同人士的关切后和最高法院的裁决后作出修正的移民和难民法中设立了特别律师制度,委员会仍旧感到关切的是(第2、3、15和16条):

特别律师只有有限的权力独立进行盘问和寻找证据;

需要安全证书的人士能获取有关他们的机密资料的一份提要,但不能直接与特别律师讨论其全部内容。因此,律师不能正确地理解他们的案件或做出充分的回应和辩护,违反了公正和正当程序等基本原则;

这种没有指控的拘留没有时间规定,有些人被拘留很长的时间;以及

据称经酷刑获得的资料会被用来作为安全证书的依据,如Hassan Almrei一案所显示的那样。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重新考虑以国家安全为理由,用行政拘留和移民法律来拘留和驱逐非公民的政策。其中包括全面审查安全证书的使用和确保禁止使用用酷刑获得的资料,以符合有关的国内法和国际法。在这方面,缔约国应执行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在2005年访问加拿大后提出的良好建议,特别是对恐怖主义疑犯的拘留必须遵守刑事诉讼法并符合有关国际法里所载的相应保障(E/CN.4/2006/7/ Add.2, 第92段)。

移民拘留

(13) 虽然注意到缔约国有需要进行法律改革以便防止人口贩运,委员会深感关切的是其第C-31号法令(保护加拿大移民制度法令),由于其赋予部长过多的任意决定权,这一法令可(第2、3、11和16条):

对非法进入缔约国领土的人进行强制性拘留;

“非法抵达”和被指定为“安全”国家的国民在申请难民被驳回后,不得上诉。这就增加了这些人被驱回的风险。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修改第C-31号法案,特别是其管制强制性拘留和拒绝上诉的条款,因为有可能会侵犯《公约》所保护的权利。此外,缔约国应确保:

拘留被作为最后的一项手段使用,规定拘留的合理时限,对受到移民拘留的人提供拘留以外的非关押措施和其他选择;以及

为所有申请庇护者提供在难民上诉司提出充分的上诉听讯机会。

普遍管辖权

(14) 委员会有兴趣地注意到,在缔约国境内的任何被怀疑犯下酷刑行为的人会根据刑法和战争罪及危害人类罪法令受到起诉和审判。然而,根据上述法律对包括酷刑罪在内的战争罪及危害人类罪起诉的次数十分少,使人怀疑缔约国行使普遍管辖权的诚意。委员会也感到关切的是,不断有许多报告指出缔约国使用移民程序来赶走和驱逐肇事者出境,而不是对他们进行刑事起诉,会引起实际和可能的有罪不罚漏洞。根据委员会收到的报告,一些据称犯了酷刑和国际法下的其他罪行的人被驱逐出境而没有受到原籍国的司法。在这方面委员会遗憾地注意到最近主动地宣布了30名居住在加拿大的人的姓名和照片。他们被认为可能犯有战争罪及危害人类罪而不能留在加拿大,如果他们被逮捕和驱逐出境,他们可能逃避司法,不受到惩罚(第5、7和8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采取所有必要措施,以便确保对犯有酷刑行为的人,包括临时在加拿大的外国人,根据《公约》第5条行使普遍管辖权。缔约国应加强努力,包括通过增加资源,以便保证《无避难所政策》优先使用刑事或引渡程序,而不是移民程序下的递解出境和驱离。

民事补救和政府的豁免

(15) 委员会对于缺少有效措施,通过民事司法为所有酷刑受害者提供包括补偿在内的补救仍旧感到关切,这是主要由于政府豁免法条款的限制(第14条)。

缔约国应确保所有酷刑受害者能够得到赔偿和补救,不论酷刑是在什么地方发生,也不论肇事人或受害者的国籍。在这方面,应考虑修正政府豁免法,以消除为所有酷刑受害人提供补救的障碍。

被拘留在国外的加拿大人受到的酷刑和虐待

(16) 委员会严重关切,与Maher Arar一案比较,缔约国显然不愿意保护被拘留在其他国家的所有加拿大人的权利。委员会特别关切的是(第2、5、11和14条):

尽管Iacobucci调查组的调查结果,缔约国拒绝向三名加拿大人作出官方道歉和赔偿。他们的案件与Arar案件类似,因为他们都在国外受到酷刑以及加拿大官员参与了对他们的权利的侵犯;

加拿大官员在Omar Khadr被关在关塔那摩湾时参与了对他的人权的侵犯(加拿大(总理)诉Khadr, 2010 SCC 3;和加拿大(司法部)诉Khadr, 2008 SCC 28),以及拖延批准他提出的将他转移到加拿大服刑的要求。

根据Iacobucci调查组的调查结果,委员会建议缔约国立即采取步骤,确保Abdullah Almalki、Ahmad Abou Elmaati和Muayyed Nureddin获得包括适当赔偿和康复在内的补救。此外,委员会促请缔约国尽快批准Omar Khadr的转移申请并确保对经加拿大最高法院裁决的、他所受到的人权侵犯予以适当的补救。

通过酷刑获得的情报信息

(17) 虽然注意到缔约国的国家安全的重要性,委员会对加拿大安全情报处收到的部长指示表示严重关切,这可能会违反《公约》第15条,因为它允许在加拿大使用外国政府可能通过虐待获得的情报信息;并允许加拿大安全情报处在威胁到公共安全的特殊案件时,与外国机构共享信息,即使这样做会导致酷刑的风险,这是违反了Arar调查组的第14号建议(第2、10、15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修改对加拿大安全情报处的部长指示,使其符合加拿大在《公约》下的义务。缔约国应在有关情报处活动方面绝对禁止酷刑的规定加强培训。

安全和情报活动方面的监督机制

(18) 委员会关切的是,缺乏缔约国为了执行Arar调查组有关对从事国家安全活动的执法和安全机构进行全面审查和监督的模式的政策报告中的建议,采取了什么措施的资料(第2、12、13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以更及时和透明的方式,研究和加强国家安全审查框架;

考虑紧急执行Arar调查组提议的监督国家安全机构的模式;

在下一次定期报告中通知委员会关于对安全和情报活动的监督机制。

拘留条件

(19) 虽然注意到加拿大惩教处为了改善其业务行动而启动的改革议程,委员会仍旧感到关切的是(第2、11和16条):

拘留设施不足以处理监犯越来越多和越复杂的需要,尤其是那些患精神病的人的需要;

由于滥用麻醉药品和酒精(代表团承认在拘留地点到处都有)引起的高危险生活方式,发生监犯之间的暴力事件和关押期内的死亡;

以纪律和行政隔离方式进行常常是过长的单独监禁,甚至对精神病患者亦是如此。

缔约国应采取所有必要措施,确保在所有剥夺自由地点的拘留条件都符合《最低限度标准规则》,除其他外,它应该:

加强努力,通过有效措施,改善监狱的物质条件,减少目前拥挤情况,适当地照顾到被剥夺自由的所有人的基本需要,以及消除各种麻醉药品;

加强中期和严重精神病监犯医疗中心的能力;

限制使用单独监禁,只以其作为一项尽可能短的最后手段,在严格的监督下执行,并可申请司法复审。

对严重和急性精神病患者废除单独监禁。

对妇女的暴行

(20) 虽然注意到联邦和省政府采取了若干措施,以消除对土著妇女和女童的高度暴力行为,包括谋杀和失踪事件(CAT/C/CAN/Q/6/Add.1, 第76段及其后段落),委员会对于下列的报道还是感到关切:(a) 边缘地位的妇女,特别是土著妇女遭受到不成比例高的有害生命的暴力形式,配偶谋杀和被逼失踪;和(b) 缔约国没能迅速和有效地调查、起诉和惩罚肇事者或为受害人提供充分保护。此外委员会对代表团关于妇女暴力问题属于其他机构的职权的声明表示遗憾并回顾,如同意或默许非政府官员或私营部门人员的酷刑或虐待,根据《公约》,缔约国负有责任,其官员应被认为是肇事者、同谋或负有责任者(第2、12、13和16条)。

缔约国应加强尽责调查的努力,对非政府官员或私营部门人员所犯的酷刑或虐待行为进行干预、制止和制裁,并为受害者提供补救。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加强努力,制止对土著妇女和女童的一切形式的暴力,除其他外,通过与各土著妇女组织的密切合作,制定一项协调的全面国家行动纲领,其中包括对那些在土著妇女的失踪和谋杀负责任的人进行公正和及时的调查起诉、判罪和制裁,并尽快执行如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及失踪妇女工作组等国家和国际机构在这方面提出的有关建议。

射能武器

(21)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采取了各种主动行动,制定更大的问责制和更具限制性的标准,以管制射能武器的使用,其中包括联邦政府在2010年发出的国家指导方针。然而它关切的是有报告称缺少可适用于联邦一级和省一级的一致和连贯的标准,以及在试验和批准加拿大警察部队使用这类武器的新类型方面的法律框架还不够明确。此外,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该指导方针并无约束力,也没有规定足够高的门槛来管制这类武器在全国的使用(第2和16条)。

考虑到射能武器对目标人的身体和精神状态的致命和危险影响,可能会违反《公约》第2和16条,委员会建议缔约国确保只在极端和有限情况下才使用这类武器。缔约国应修改管制这类武器使用的规则,包括国家指导方针在内,以便在其使用方面规定一个高门槛,并通过一个法律框架,管制执法人员使用的所有武器的试验和批准。此外,缔约国应考虑放弃使用像泰瑟这类射能武器。

警察的人群控制方法

(22) 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收到有关在联邦和省一级的执法人员在人群控制情况下过分使用暴力的报告,特别是在Ipperwash和Tyendinaga与土著人民土地有关的抗议以及G8和G20的抗议时。委员会特别关切的是收到有关在临时拘留中心的严厉人群控制方法和不人道的监狱条件的报告(第11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加强努力,以确保对所有关于警察的虐待和过分使用武力会受到一个独立机构的迅速和公正的调查,那些违法者会受到起诉和适当的惩罚。此外,缔约国和安大略省政府应对安大略省警察处理Tyendinaga发生的事件及对在G8和G20峰会期间的警察和保安行动的所有方面进行调查。

数据收集

(23) 委员会遗憾的是缺少有关对执法、安全、军事和监狱人员申诉、调查、起诉和判刑的详细分类数据以及关于法外处决、被逼失踪、人口贩运及家庭暴力和性暴力的详细分类数据。

缔约国应编制有关在国家一级监督落实《公约》的统计数据,包括关于酷刑和虐待、拘留条件、政府人员的滥权、行政拘留、贩运人口及家庭暴力和性暴力的申诉、调查、起诉和判刑的数据,以及关于包括为受害人提供的、包括赔偿和康复在内的补救措施的资料。

(24)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加强它与联合国人权机制的合作和加强努力,执行这些机制的建议。缔约国应采取进一步步骤,监督加拿大执行包括《公约》在内的联合国各项人权机制方面,采取一个协调、透明和公众能够参与的做法。

(25) 鉴于缔约国于2006年对人权理事会作出的承诺,及它接受了普遍定期审议工作组的建议(A/HRC/11/17, 第86段(2),委员会促请缔约国加快目前的国内讨论并尽快批准《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任择议定书》

(26) 委员会请缔约国批准它尚未成为缔约国的联合国核心人权条约,即:《保护所有人免遭受强迫失踪国际公约》和《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

(27) 请缔约国以适当的语言,通过官方网站、媒体和非政府组织,广泛传播它向委员会提交的报告和本结论性意见。

(28) 缔约国被要求根据国际人权条约提交报告的统一准则(HRI/GEN.2/Rev.6)所载关于共同核心文件的要求,再度更新其共同核心文件(HRI/CORE/1/Add.91)。

(29) 委员会请缔约国在2013年6月1日之前,提供后续跟进资料,阐明如何回应委员会的下列相关建议:(a) 保证或加强对被拘留者的法律保障;(b) 进行迅速,公正和有效的调查;(c) 根据本文件第12、13、16和17段对酷刑和虐待的疑犯进行起诉和予以制裁。

(30) 缔约国被要求在2016年6月1日之前,提交下次,即第七次定期报告。为此,委员会请缔约国根据委员会任择报告程序,接受在2013年6月1日前,就委员会向缔约国转发的问题清单先于定期报告进行汇报。缔约国对问题清单的答复,依据《公约》第19条,将构成其提交委员会的下次定期报告。

63.古巴

(1) 禁止酷刑委员会在2012年5月22日和23日举行的第1078次和1081次会议(CAT/C/SR.1078和CAT/C/SR.1081)上审议了古巴的第二次定期报告(CAT/C/CUB/2),并在第1089次和1090次会议(CAT/C/SR.1089和CAT/C/SR.1090)上通过了下述结论性意见。

A.导言

(2) 委员会欢迎古巴提交第二次定期报告,并对有机会与缔约国重启建设性对话表示感谢。然而它注意到该定期报告拖延了9年才提交,而且也不是完全按照报告准则编写。

(3) 委员会对缔约国对问题单(CAT/C/CUB/Q/2/Add.1)的书面答复,以及在审议定期报告期间提供的补充资料表示感谢。委员会也赞赏与代表团的对话,但遗憾的是向缔约国提出的其中一些问题没有得到答复。

B. 积极方面

(4) 委员会对缔约国自审议初次报告以来批准或加入了下列国际文书表示满意:

《儿童权利公约关于买卖儿童、儿童卖淫和儿童色情制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2001年9月25日);

《儿童权利公约关于儿童卷入武装冲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2007年2月9日);

《残疾人权利公约》(2007年9月6日);和

《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2009年2月2日)。

(5) 委员会也欢迎缔约国为了确保对人权的更大保护和执行《公约》条款,对其政策和程序作出修正的努力,特别是在下列方面:

批准监狱体系的一个总投资计划,将在到2017年这段期间内逐渐执行;

缔约国继续为难民设立奖学金方案,使他们得以继续中学,大学和高一级的中学教育,目前受益于该方案的有366名难民,大多数为西撒哈拉人;

防止和处理家庭内暴力国家小组的不断工作。

(6)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对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提出的访问要求的正面答复,随后又在人权理事会2009年2月进行的普遍定期审查期间得到古巴在其自愿承诺中证实(A/HRC/11/22, 第130(37)段)。缔约国注意到特别报告员的访问意图,但还未证实日期(A/HRC/19/61,第6段)。

C.关注的主要问题和建议

酷刑的定义和罪行化

(7) 在注意到缔约国提供的、关于可能对刑法典进行修改的信息的同时,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公约》第1条所界定的酷刑还未曾被列为一项具体的罪行。至于缔约国的声称,即其他的类似刑事罪行已在其国内法中明确定义,委员会提请缔约国注意其关于各缔约国执行第2条的一般性意见(2007),其中强调了将酷刑归类为一种特殊罪行的预防性功能(CAT/C/GC/2,第11段)(第1和4条)。

委员会重申它在1997年提出的建议(A/53/44,第118(a)段),即缔约国应在其国内法中将酷刑明确列为罪行并应通过一项有关酷刑的定义,覆盖《公约》第1条中的所有方面。缔约国也必须确保这些罪行在考虑到其严重程度后会根据《公约》第4条第2段受到适当的刑罚。

基本的正当法律程序保障

(8) 在注意到缔约国提供的关于刑事诉讼法内容和相关的执行规则时,委员会指出由于缺乏有关目前诉讼的资料,难以确保在实际上落实基本法律保障。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不断有报告指出缔约国没有提供所有的法律保障,包括及时与律师接洽并由独立医生进行体检;在拘留开始时就通知家人,并通知所有监犯,特别是因所谓的政治原因被剥夺自由者他们被逮捕。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没有提供有关酷刑的申诉和指称或关于在审议期间提出人身保护令申请的统计数据。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刑事诉讼法第245条规定“在剥夺自由是刑事诉讼中的一项裁决或审判前关押令的情况下,”不能申请人身保护令。委员会虽然注意到代表团有关这方面的解释,却认为该项规定不合理地限制了抗议拘留是否合法的权利,因为它排除了以下的情况,即根据当时的法律剥夺自由是合法的,但在追溯时却是不合法的(第2和16条)。

缔约国必须尽快采取有效措施,确保所有被拘留者实际享有所有基本法律保障,包括在被逮捕时,立即会见律师和接受独立医生的检查、通知亲属、被告知所拥有权利,包括被指控的罪名以及迅速面见法官的权利。

缔约国也必须采取必要措施,保障任何被剥夺自由的人拥有立即挑战对他们的拘留的合法性的补救办法。

不驱回与享有公正和迅速的庇护程序

(9) 委员会关切的是在保护难民,寻求庇护者和无国籍人士方面缺少一个适当的法律框架。虽然注意到缔约国提供的信息,即被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确认为难民的人士被允许留在该国等待重新安置,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这种事实上的临时保护并不包括古巴当局承认其难民身份。它也关切地注意到虽然难民和寻求庇护者享有免费的保健服务和教育,他们不能获得工作许可证,也不能享有住房和其他公共服务。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由于没有当地定居的前景,在古巴的难民唯一的长久解决办法是在第三国的重新安置。缔约国也应确保所有强迫递解出境案件是按照符合《公约》条款的方式进行。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缺少有关在什么情况下,非法海地难民被遣回的资料。它也感到遗憾的是欠缺有关任何能够鉴定需要国际保护的人士的现行移民管理机制的信息(第2、3、11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应:

通过必要的立法措施,确保保护难民,寻求庇护者和无国籍人士。为此,它促请缔约国考虑批准《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关于难民地位的议定书》,以及《关于无国籍人地位的公约》和《减少无国籍状态公约》;

为难民和在混杂的移民流动背景下有特殊需要的其他人士,制定鉴定和安排机制,以便满足他们的保护需求;

与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合作,促进古巴境内的难民在当地定居;

修正现行的移民法(关于移民的第1312号法令和关于外国人身份的第1313号法令,这两个法令都是在1976年颁布的)。

拘留条件

(10)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在拘留设施中设有各级教育的学习方案,以及已批准了一项监狱制度投资方案。然而,它感到遗憾的是没有提供有关拘留设施里的占用率。委员会仍旧十分关注的是有报道称,监狱人口生活在过于拥挤,营养不良,缺少卫生,不健康和不良的医疗保健的环境下。这些报告也提到对家人访问的不合理限制,被拘留者被转移到离家人和朋友很远的拘留所里,在恶劣条件下的单独监禁和对监犯的身体和口头攻击。由于上述所有这些原因,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缺乏关于监犯和他们的家人提出的申诉和诉苦案件的数目,以及相应的调查和调查结果的按年龄和性别分类的数据(第11和第16条)。

考虑到缔约国在2009年2月的普遍定期审议中作出的自愿承诺(A/HRC/11/22,第130(45)段),委员会建议缔约国采取所有必要的措施,确保在监狱里和其他拘留所里的拘留条件符合《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经济及社会委员会1957年7月31日第663C[XXIV]号决议和1977年5月13日第2076[LXII]号)决议)以及大会在其2010年12月21日在其第65/229号决议中通过的《联合国关于女性囚犯待遇和女性罪犯非拘禁措施的规则》(“曼谷规则”)。特别是,缔约国应:

继续其目前的努力,改善基础设施和减少监牢的占用率,主要是通过以替代措施取代剥夺自由;

改善为监犯提供的食物和医疗保健设施的质量;

确保被剥夺自由的人士享有与家庭成员和律师接头的权利;

确保任何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处罚,如作为纪律措施在恶劣情况下的单独监禁应受到绝对禁止。

长期的审判前拘留,因危害国家安全罪行的拘留和假释情况下的释放

(11) 委员会注意到代表团对古巴的法律制度不允许使用单独监禁的澄清。然而委员会仍旧感到关切的是,非政府组织报道了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07条进行的长期审判前拘留和无限期拘留的情况,主要是针对因政治原因被剥夺自由的人。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欠缺有关根据刑事诉讼法第243条被控告危害国家安全罪的被拘留者的身份和数字资料。最后,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在假释条件下释放的监犯的模棱两可身份,以及所收到的关于对他们的个人自由和迁徙自由的任意性限制的信息。委员会表示特别关切José Daniel Ferrer和Oscar Elías Biscet的情况。(第2、11和16条)。

缔约国应采取所有必要措施:

确保审判前拘留在法律上和在实际上不会过度延长;

修正刑事诉讼法以防止无限期地延长对初步案卷的审查;

确保对关押措施的独立司法监督和当事人能立即获得法律援助;

确保尊重在假释条件下释放的人士的个人自由和迁徙自由,包括他们返回古巴的权利。

预防性保安措施

(12) 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刑法典第一本第十一章的规定(危险性和保安措施),特别是以主观和极为模糊的观念为根据的“危险性”定义,它指的是“一个其行为明显不符合社会主义道德,特别倾向于犯罪的人”(第72条)。委员会注意到代表团的解释,即对被宣布为“危险”的人并没有加以刑事惩罚。然而,委员会注意到刑法典第78到84条规定的康复,治疗和监督措施可导致被关在特别的劳工,教育,护理,精神或戒毒机构中1到4年之久。委员会关切的是没有收到有关在这些机构里的拘留条件的资料(第2、11和16条)。

作为代表团宣布的刑法改革程序的一部分,委员会建议缔约国修正上述刑法典条款以便停止根据如犯罪前社会危险性等模糊、主观和不明确的刑事概念进行行政拘留。

监察和检查拘留场所

(13) 委员会注意到检察总长办事处和内政部有权检查拘留设施,而且根据现行法律,法官和检察官可以前往监狱和其他拘留设施。然而,委员会没有关于检察总长办事处或其他机构在审议期间访问的次数和性质的资料或检察总长办事处发出的记录和决议的内容和有关的后续行动的资料。委员会还感到关切的是缺乏对所有拘留场所的监察和系统、有效和独立的检查。它也不同意缔约国关于制度的不断改善不需要其他形式的访问或额外援助的声明(第11和12条)。

委员会重申在1997年向缔约国提出的建议(A/53/44,第118(d)段),即成立一个独立的国家系统,有效地对所有拘留场所进行监测和检查,并根据其系统监测的结果采取后续行动。

委员会鼓励缔约国考虑批准《公约任择议定书》的可能性,以便制定一个由国家和国际监测员进行不预先通知的定期访问制度,以防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

委员会也重申其以往的建议(同上(i))即缔约国应允许人权非政府组织进入该国并在鉴定酷刑和虐待案件时与它们合作。

死刑

(14)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提供的关于最后三名在古巴被判死刑的人的信息,他们在一个简单的程序后在2003年4月11日被执行死刑。尽管代表团的解释,委员会对于缔约国在这些案件有没有遵守正当程序保障,如让被拘留者有足够的时间和便利来准备他们的辩护和与他们选择的律师商量表示怀疑。虽然注意到目前在缔约国没有正在等待执行死刑的被判刑监犯,以及所有的死刑都改判为30年的徒刑,委员会仍旧感到关切的是还有许多的罪行都可被判死刑,其中包括普通罪行和定义不明确的危害国家安全罪(第2、11和16条)。

委员会促请缔约国遵守在《关于保护面对死刑的人的权利的保障措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1984年5月25日第1984/50号决议批准)中规定的国际标准。它请缔约国考虑废除死刑和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及其有关废除死刑的《第二项任择议定书》。

拘留期间的死亡

(15) 缔约国提供的资料指出,在受到审议的期间发生的关押期内死亡案件中,没有发现有关官员的责任问题,对所有这些案件的尸体解剖也没有发现遭受暴力的迹象。然而,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缔约国没有提供有关这些死亡的原因或拘留所内的死亡率的统计数据。所提供的有限资料只指出在2010年和2011年间,总共有202人在监狱中死亡,委员会认为这个数字太高。委员会又感到遗憾的是,有关一名绝食的监犯Orlando Zapata Tamayo先生的死亡资料已过了追算期,再无对话的可能。它也感到遗憾的是,缺少在问题单中要求提供的,关于在警察关押下死亡的Juan Soto Wilfredo García先生的资料(第2、11和16条)。

缔约国应确保对所有的关押中死亡进行迅速、彻底和公正的调查,它应评估监犯获得的保健服务及监狱工作人员任何可能的责任;并根据情况为受害人家属提供充分赔偿。

缔约国应保证对在被剥夺自由期间进行绝食的人士提供适当的监测和医疗。

申诉机制

(16) 虽然缔约国提供了关于处理公民申诉和请愿的各个机构和机制的资料,但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它还没有设立一个接受申诉,对有关酷刑和虐待的指控进行的迅速公正调查,和确保所有负有责任者受到适当惩罚的专门、独立和有效的机制。委员会也注意到,缺少有关申诉、调查、起诉和对酷刑和虐待行为的肇事者进行刑事和纪律制裁的统计数据(第2、12、13和16条)。

委员会重申其以往的建议(A/53/44, 第118(b)和(g)段),其中它促请缔约国:

设立一个接受有关酷刑和虐待申诉的专门和独立机制,以便对这类申诉进行迅速和公正的审查;

设立一个向公共开放的,关于对酷刑和虐待案件的申诉、调查、起诉和判刑的中央登记册。

缔约国应确保酷刑和虐待事件的申诉人和证人获得必要的保护和援助。

调查和起诉

(17) 缔约国提供的数字显示,在2007和2011年间,检察总长办事处收到了263宗在监狱和拘留设施中遭受虐待的申诉,在作出相应调查后,发现46名执法人员负有刑事责任。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在对话过程中,代表团没有提出更多更详细的,有关调查、起诉、纪律程序和相应赔偿的资料。它也没有收到有关对肇事者的审判和刑事或纪律制裁的资料,代表团也没有指出这些行为的肇事者在申诉调查未完成前是否被政府调离或开除。由于缺乏这些资料,委员会再次感到它不能根据《公约》第12条对缔约国的行动作出评估(第2、12、13、14和16条)。

委员会促请缔约国:

确保对所有关于酷刑和虐待的申诉进行迅速和公正的调查。这些调查应由一个独立机构负责,不受任何政府行政部门的干扰;

在有合理依据认为发生了酷刑行为后,自动启动迅速和公正的调查;

确保在酷刑和虐待指控的案件中,立刻将嫌疑人暂停职务直至调查结束,特别是在有关人员有可能重复被指控的酷刑行为或阻碍调查的情况下;

如被指控从事酷刑或虐待行为者被认定有罪,应接受审判,确保他们获得与其行为严重程度相符的刑期和处罚。并为受害人提供赔偿。

司法部门的独立和律师的作用

(18) 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缔约国的司法制度自其于1997年提出初次报告以来没有显著的变动。它特别感到关切的是面对行政和司法部门,法官和法律专业人员缺乏独立(第2条第1款)。

参照其以往的建议(A/53/44,第118(e)段),委员会认为必须采取立法措施,以保证司法机构的独立。委员会也建议缔约国应确保遵守《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第八届联合国预防犯罪和罪犯待遇大会,1990年8月27日至9月7日,哈瓦那[A/CONF.144/28/Rev.1],第118页)。

精神病院

(19)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提供的关于哈瓦那人民法院第二刑事庭2011年1月31日作出的裁决的内容,该案件涉及在2010年1月发生26名病人因体温过低死亡后,对哈瓦那精神病院的院长、副院长和其他员工提出的诉讼。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它没有收到它所要求的、有关法庭裁决的、和向受害人亲属和其他受到影响病人实际提供的补救和赔偿措施的资料。虽然它注意到卫生部有一项改善该精神病院效率的计划,委员会却没有收到该计划的内容的资料。最后,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它没有收到关于目前有多少正在接受强迫医疗的精神病患者的统计数据(第2、11、14和16条)。

委员会促请缔约国提供有关法庭裁决的、就2010年在哈瓦那精神病院发生的死亡案件向受害人和(或)其亲属和在实际上提供的补救和赔偿措施的资料。

缔约国应采取必要措施,解决在精神病院里可能存在的任何缺陷,并确保不再发生同样事件。委员会建议,作为紧急事项,进行外部和内部审计,对有关精神病院的运作方式进行一项分析,以便通过立法和行政措施,确保有足够的保障,可避免实际的酷刑。

面临风险的民间社会活动者

(20)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否认一些人权组织向委员会通报的,在没有法庭下令而遭受短期拘留的反对派、人权活动者和独立记者的人数有所增加。然而,由于缺乏官方数据,委员会对不断发生下列事件的报告表示严重关切:短期的任意拘留、使用类似“犯罪前社会危险性”等模棱两可的刑事概念作为采取保安措施的理由、限制迁徙自由、骚扰性监测,和假定为国家革命警察和政府保安机构成员作出的身体侵犯和其他恐吓和骚扰行为。委员会也感到关切的是,在古巴爱国者联盟和白衣女士等团体的成员的屋外,继续发生“断绝关系行为”的报道。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缔约国不愿意提供有关问题单里提出的事件的详细资料,以及为了避免这一类的协调行动(骚扰者和警察当局之间显然有共谋)而采取的措施(第2和16条)。

参照其以往的结论性意见(A/53/44,第11段),委员会促请缔约国:

采取必要措施,以终止上文提到的镇压方式,包括任意拘留和对政治对手、人权捍卫者和活动分子、独立的记者和面临风险的其他民间社会活动分子和家人采取防止性保安措施。此外,缔约国应确保这些镇压、恐吓和骚扰行为及时受到调查,对肇事者予以惩罚;

确保所有人都受到保护,不因他们的活动或只是行使他们的意见和言论自由,他们的结社与和平集会权利而面临恐吓和暴力;

根据1985年12月27日第54号法令,允许提出要求的人权非政府组织在国家协会登记册中登记(结社法)。

基于性别的暴力

(21) 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缔约国没有提供关于现行防止古巴妇女遭受暴力的法律框架,或为了消除包括家庭暴力和性暴力在内的这一现象而采取的措施的资料。委员会也感到遗憾的是缺少有关审议期间的各种形式针对妇女的暴力的统计数据(第2和16条)。

委员会促请缔约国就管制这一领域的现行立法和在受到审议的这段时间内发生的妇女遭受暴力案件提供详细资料。

逼供

(22) 委员会虽然注意到宪法保障和刑事诉讼法规定不能接受通过逼供取得的证据,它对在审讯时使用,特别是剥夺睡眠、单独监禁和突然的温度变化等逼供方式的报道表示关切。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提供的资料指出,在审议的这段时间内,没有案件因所提供的证据或证词是通过酷刑或虐待获得而被取消,虽然根据该国代表团,也没有在任何案件中提到使用酷刑作为一种程序(第2和15条)。

缔约国必须通过有效措施,在实际上保证不接受用逼供获得的证据。缔约国应确保执法人员、法官和律师受到培训,学习怎样察觉和调查经逼供获得招供的案件。

培训

(23) 委员会注意到所提供的信息,即为医疗人员、国家革命警察、狱警和司法官员提供了专业培训方案,但它感到遗憾的是缺少有关对这些方案进行的评价和它们在多大程度上减少酷刑和虐待的资料。委员会也注意到缔约国没有提交关于具体培训方案或使用《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有效调查和文件记录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的资料(第10条)。

缔约国必须:

继续制定和启动培训方案,以确保法官、检察长、执法人员和狱警充分了解《公约》的规定,了解违反行为不会被容忍,而会受到调查,肇事者会被绳之以法;

制定和执行一个方法,评估培训方案在降低酷刑和虐待发生率方面的实效和影响;

确保所有有关人员接受《伊斯坦布尔议定书》方面的具体培训。

包括赔偿和康复在内的补救

(24) 委员会虽然注意到定期报告中提供的、关于民事责任的补救渠道和赔偿基金的机构职权,但它感到关切的是,在犯了酷刑或虐待行为的人已受到纪律而不是刑事制裁的情况下,酷刑和虐待的受害人不能获得赔偿。委员会又感到遗憾的是缔约国没有提供法庭下令的、并实际为酷刑和虐待受害人提供的、包括康复在内的补偿和赔偿措施的资料(见A/53/44,第117段)(第14条)。

缔约国应:

确保所有酷刑和虐待的受害者能获得补救和拥有在法律上可执行的、得到公正充分赔偿的权利,包括获得最充分的康复的手段;

保证用来为酷刑和其他形式的虐待的受害者提供的补救和充分赔偿机制的有效性。

委员会重申其以往的建议(A/53/44,第118(h)段),即缔约国应为酷刑和虐待的受害人设立一个赔偿基金。

国家人权机构

(25) 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缔约国不认为已到按照《巴黎原则》(大会第48/134号决议,附件)设立一个国家人权机构的时刻。委员会虽然注意到检察总长办事处和其他政府机构的职务包括处理公民提出的关于侵犯权利的申诉,它指出在缔约国所列出的机构中没有一个可称为独立的国家人权机构(第2条)。

委员会促请缔约国考虑设立一个符合《巴黎原则》的国家人权机构。

数据的收集

(26) 委员会关切的是,尽管其以往的建议(A/53/44,第118(j)段),缔约国没有就若干问题提供详细的统计数据。它感到遗憾是缔约国决定不提交所有被要求提供的资料。由于缺乏有关对酷刑和虐待案件以及关押中死亡、家庭内暴力和人口贩运案件的申诉、调查、起诉和判刑的分类数据,妨碍了对需要注意的虐待案件的鉴定和《公约》的有效执行(第2、16和19条)。

缔约国应编制关于国家和地方层面《公约》执行情况监测的相关统计数据,按性别、族裔、年龄、地理区域、剥夺自由场所类别和地点分列,包括执法官员、军人和监狱工作人员的酷刑和虐待案件的投诉、调查和起诉情况数据以及关于公约中死亡、暴力侵害妇女和人口贩运案件的数据。它也应收集为受害者提供的赔偿和补偿的资料。

(27) 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缔约国没有就援引《公约》及其条款的具体国家法院裁决提供任何资料。

(28)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考虑作出《公约》第21和22条下规定的声明。

(29) 委员会请缔约国考虑批准它尚未为缔约国的联合国核心人权条约,如《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任择议定书》;《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和《残疾人权利公约任择议定书》。

(30) 鼓励缔约国通过官方媒体和非政府组织广泛分发提交委员会的报告和这些结论性意见。

(31) 邀请缔约国根据国际人权条约统一报告准则(HRI/GEN/2/Rev.6)中列出的通用核心文件要求,更新其核心文件(HRI/CORE/1/Add.84)。

(32) 委员会请缔约国根据委员会以下方面的建议,在2013年6月1日前提供后续信息:(1) 确保或加强被拘押者的法律保障,(2) 开展迅速、公正和有效的调查,(3) 起诉酷刑或虐待行为嫌疑人并惩罚肇事者,即本文件第10(c)段,第16(b)段、第19和21段所载内容。此外,委员会请缔约国提供关于以上段落中所述受害者平反和纠正情况信息。

(33) 请缔约国在2016年6月1日前提交下一次报告,即第三次定期报告。为此,委员会请缔约国在2013年6月1日前同意按照优化报告程序进行报告,即在提交定期报告前由委员会向缔约国转交一份问题清单。根据《公约》第19条,缔约国对这份问题清单的答复即构成其下一次定期报告。

64.捷克共和国

(1) 禁止酷刑委员会在2012年5月14日和15日举行的第1068次和1071次会议(CAT/C/SR.1068和CAT/C/SR.1071)上,审议了捷克共和国的第4次和第5次合并定期报告(CAT/C/CZE/4-5),并在第1087次会议(CAT/C/SR.1087)上通过了以下结论性意见。

A.导言

(2) 委员会欢迎捷克共和国按照委员会报告准则按时提交了第4次和第5次定期报告,并对问题清单(CAT/C/CZE/Q/4-5)作出了详细答复(CAT/C/CZE/Q/4-5/Add.1)。委员会对于缔约国接受任择报告程序表示赞赏,尽管缔约国由于报告起草工作已进入后期阶段而没有根据任择程序进行报告。

(3) 委员会感谢与缔约国多部门代表团进行了公开并富有建设性的对话,还感谢代表团对委员会委员提出的问题做出了答复。

B.积极方面

(4)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自审议第3次定期报告以来,批准或加入了以下国际文书:

《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任择议定书》(2006年7月20日);

《儿童权利公约关于买卖儿童、儿童卖淫和儿童色情制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2005年1月26日);

《残疾人权利公约》(2009年9月28日);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2009年7月21日)。

(5)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正在进行全面努力,修订《公约》相关领域的立法,其中包括:

《监察专员法修正案》,根据2006年1月1日生效的《公约》议定书赋权监察专员作为国家预防机制行事的权力(第381/2005号法案);

2008年和2011年关于引渡和包括酷刑在内的罪行的受害者索赔的《刑事诉讼法修正案》(第457/2008号和第181/2011号法案);

2006年和2011年《庇护法修正案》(第165/2006号和第303/2011号法案);

2007年1月1日生效的《家庭暴力法修正案》(第135/2006号法案);

《捷克共和国新警察部队法》(第273/2008号法案);

新《治安拘留法》于2009年1月1日生效(第129/2008号法案);

关于平等待遇和保护免遭歧视的法律手段的第198/2009号法案(《反歧视法》)于2009年9月1日生效;

新《刑法》(第40/2009号法案)于2010年1月1日生效,将种族主义动机定为若干犯罪行为的加重处罚情节;

新《特殊医疗服务法》(第373/2102Coll号法案)于2012年4月1日生效。

(6) 委员会还欢迎缔约国努力修订各项政策、方案和行政措施,确保在更大程度上保护人权和落实《公约》,其中包括:

通过了2008至2012年捷克警察部队有关少数群体的工作战略;

通过了2008至2018年捷克共和国执行防止暴力侵害儿童国家战略全国行动计划;

批准了2009至2011年改革和统一弱势儿童照料制度的全国行动计划;

通过了2011至2014年防止家庭暴力全国行动计划;

通过了2012至2015年捷克共和国打击人口贩运国家战略;

2012年1月设立了安全部队总检察署(第341/2011号法案)。

C.关注的主要问题和建议

酷刑定义

(7) 委员会注意到,《宪法》第10条赋予经议会批准的国际条约以优先于国内法的地位,但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新《刑法》仅设立了酷刑和其他不人道和残忍待遇的罪行,但是没有根据《公约》的条款给出酷刑定义(第1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修订《刑法》,以便通过一条涵盖《公约》第1条所载全部内容的酷刑定义。

引渡航班和外交保证

(8) 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缔约国在书面材料中援引《国际民用航空公约》(《芝加哥公约》)作为不要求搜查民航飞机的理由。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曾在口头对话中说明并非欲以《芝加哥公约》排除适用或妨碍适用《禁止酷刑公约》。委员会还感到关切的是,缔约国已经接受了将个人由其境内引渡至有可能遭受酷刑的国家的外交保证。它还对缔约国没有提供任何资料说明其收到或请求的外交保证的类型感到关切(第3、6、和7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拒绝接受将个人由其境内引渡至有可能遭受酷刑的国家的外交保证,因为这些保证无法成为关键因素,改变关于某些行为可能违反《公约》第3条的决定。委员会还要求缔约国说明自2004年以来收到的外交保证的数量和种类及所涉国家。

拘留条件

(9) 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拘留设施内过度拥挤的现象越来越严重,造成囚犯之间的暴力事件增加;在封闭的狱舍内使用辣椒喷雾;拘留场所的自杀人数及缺少关于自杀原因的资料;囚犯接受医学检查时有狱方人员在场;精神医生透过安全隔栅为囚犯进行检查;缺少关于所指称的隔离拘留的资料(第11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依照《联合国非拘禁措施最低限度标准规则》(东京规则)采取更多的替代性非拘禁措施,减少因替代性处罚执行不足而转监禁的人数。它建议缔约国修订关于在封闭场所使用辣椒喷雾的条例。委员会还建议缔约国研究拘留场所中自杀的原因,狱政部门加强对高危拘留人员的监控和探查,并采取安装摄像头和增加狱政人员等预防措施防范自杀和囚犯之间暴力行为的风险。它还建议修改有关囚犯接受医学检查的规则,确保他们在私下单独接受检查;精神医生不必透过安全隔栅为囚犯进行检查;将拘留人员的健康保健服务由司法部下属的狱政部门转交卫生部负责。委员会希望得到关于捷克共和国存在隔离拘留的资料,包括关于隔离拘留的法律和条例、隔离拘留的期限、人数及其是否接受司法审查等司法监督。

(10) 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缔约国继续实行一项政策,迫使某些类别的拘留人员支付高达32%的监禁费用(第2和11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立即废除这项迫使某些类别的拘留人员支付监禁费用的政策。

罗姆少数民族的待遇

(11) 委员会深感关切的是,有报告称罗姆少数民族成员仍被边缘化并受到歧视。这包括最近发生的三人死亡事件、反对罗姆人的集会以及纵火袭击罗姆人住宅的事件。委员会还感到关切的是,没有对上述事件开展迅速、公正和有效的调查和起诉(第2、12、13和16条)。

缔约国应:

加强监测和预防措施,确保罗姆公民及其财产得到保护。应彻底、有效地调查所有针对罗姆人的暴力和歧视行为,将犯罪者绳之以法并向受害者提供补救和赔偿。执法人员应接受培训,了解如何打击针对少数群体的罪行,还应招聘罗姆社区成员进入警察部队。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就带有极端主义色彩的罪行以及针对此类罪行的调查、起诉和采取的补救措施的结果汇总相关统计数据;

公开谴责针对罗姆人的言语和人身攻击,禁止和预防煽动仇恨言论,组织提高认识活动和宣传活动,倡导对多元化的容忍和尊重。应将关于平等待遇和保护免遭歧视的法律手段的法案(《反歧视法》)译成罗姆语。

(12) 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有报告称罗姆族妇女未经自由知情同意便接受绝育,非自愿绝育的医疗记录被销毁,而且受害者难以获得补救(第2、14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迅速、公正、有效地调查所有关于罗姆族妇女非自愿绝育的指控,延长提出申诉的时限,起诉和惩处实施者并向受害者提供公平、适当的赔偿;在无自由、充分和知情同意的情况下实施节育的医务人员应该承担刑事责任,在法律规定的时限内不得销毁有可能涉及非自愿绝育的医疗记录。医务人员应接受培训,了解向接受绝育的妇女征得自由知情同意的适当手段,应将所有有关绝育的书面资料译成罗姆语。

补救和赔偿,包括康复

(13) 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缺少统计数据说明如何赔偿酷刑和虐待的受害者,包括遭受非自愿绝育和手术绝育及在医疗场所和精神治疗场所受到虐待者,和针对少数民族的暴力袭击、人口贩运及家庭暴力和性暴力的受害者。它还对规定的申诉时限感到关切(第14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按照《公约》第14条确保酷刑和虐待的受害者有权利并能够获得补救和适当赔偿,包括康复。它建议缔约国提供统计数据,说明已经得到赔偿和其他形式援助的受害者人数,包括遭受非自愿绝育和手术绝育及在医疗场所和精神治疗场所受到虐待者,和针对少数民族的暴力袭击、人口贩运及家庭暴力和性暴力的受害者的人数。它还建议延长申诉时限。

罗姆儿童

(14) 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将罗姆儿童安置在轻度精神残疾儿童的教育机构或者使用特教学校原先采用的简单教学大纲的机构,这有损其今后的教育发展(第2、10、12、13和16条)。

鉴于其有关缔约国执行第2条的第2号一般性意见(2007年),委员会回顾,根据《公约》缔约国有义务对某些特别容易受到危害的少数群体或边缘个人或群体提供特别保护。在这方面,除非根据适当评估断定罗姆儿童有智力残疾并且其法定监护人请求将其安置在特殊学校,否则缔约国应确保罗姆儿童进入主流教育。标准化测试应该适应少数群体的社会、文化和语言特点,教师和教辅人员应接受关于不歧视原则的培训。

酷刑和虐待行为的申诉、调查和起诉

(15) 委员会对于申诉登记问题重重和申诉评估制度的独立性感到关切。委员会尤感关切的是这一矛盾现象:存在一些关于剥夺自由的场所内酷刑和虐待的申诉,特别是有些申诉被描述为有充分理由或部分理由,然而并没有就此对警察和狱政人员实施的酷刑和虐待进行起诉(第12和13条)。

委员会建议安全部队总检察署迅速、公正、有效地调查所有关于执法人员和狱政人员实施酷刑和虐待的指控,起诉此类行为的实施者并对受害者提供包括赔偿在内的补救。缔约国应向委员会提交按照受害者的性别、年龄、族裔和出身分类的数据,并根据法律规定的申诉理由加以分类。

贩运人口

(16) 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并非所有的贩运受害者都能得到充分保护,获得保健和咨询服务、庇护所和包括赔偿和康复在内的补救,因为只有与当局合作的受害者才能受益于一种特殊制度(第10、12、13、14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加强对所有类型贩运的调查,起诉犯罪者并为包括因性剥削和劳动力剥削的目的遭受贩运者在内的所有贩运受害者提供平等保护、使其能够获得保健和咨询服务、庇护所和包括赔偿和康复在内的补救。应努力提高执法人员、法官和公诉人的认识并对他们进行培训,使其了解打击人口贩运和加强识别贩运受害者的措施。

对寻求庇护者和其他非公民的拘留

(17) 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缔约国仍然拘留寻求庇护者,包括由法定监护人陪伴的儿童和未成年人的家庭;在封闭的接待中心内寻求庇护者的行动自由受限;待驱逐外国人收容中心内的制度和物质条件(第3和11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执行拘留寻求庇护者的替代办法,包括无条件释放,特别是释放有儿童的家庭和需要照顾儿童的成年寻求庇护者;寻求庇护者在封闭的接待中心内应享有行动自由和适当的接待条件;缔约国应审查寻求庇护者在封闭的接待中心内行动自由受限的时间长短,待驱逐外国人收容中心的制度和物质条件,以确保这些条件符合《公约》第3条和1951年《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规定的不驱回原则。

培训

(18) 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缔约国坚称酷刑造成的身心伤害痕迹十分明显,有经验的医疗人员不需要培训(第10条)。

委员会强烈建议在对负责记录和调查酷刑和虐待指控的护理和医疗人员、辅助医务人员及其他专业人员的培训中纳入《关于有效调查和记录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中概述的发现和治疗酷刑和虐待造成的身心伤害的方法,以确保查明每一起酷刑案件,确保犯罪者受到应有惩罚。

无国籍人

(19)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已经批准了1954年《关于无国籍人地位的公约》和1961年《减少无国籍状态公约》,但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无国籍人的处境尤为脆弱,特别是没有有效证件和缔约国永久居留证的人;缺少关于无国籍状态的定义,缺少无国籍人中央数据库,缺少确定其地位的法律框架和程序或机制;在新《公民法》之下,对不同种类的无国籍人有可能出现歧视(第3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在立法中确定无国籍人的定义,建立确定无国籍地位的程序或机制,创建境内无国籍人中央数据库。为了避免对不同种类无国籍人的歧视,缔约国应审查《公民法》草案中与若不能取得国籍将成为无国籍人的儿童或无国籍外国母亲的非婚生儿童获得国籍有关的条款。此外,委员会建议为无国籍人提供身份证件。

为性罪犯实行绝育手术

(20) 委员会对于缔约国仍然对被拘留的性罪犯实行绝育手术感到关切。令委员会关切的是,绝育手术通常作为保护性治疗方式(在精神病医院的强制治疗)使用,《刑法》第99条规定可以不经患者同意即进行收治。它还感到关切的是,根据关于“法医取证拘留”的新法案,拘留性罪犯的性质不明确。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过去人们误以为拒绝接受绝育手术将意味着终身监禁(第2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停止手术绝育的做法并修订立法以便使其符合《成年性罪犯治疗护理标准》等国际准则。有关性罪犯的立法应包括有关治疗和拘留的程序性保障措施和精确的规则与专业指导,包括治疗和拘留的期限。

精神治疗设施

(21) 尽管缔约国代表团宣称立法有了改变,但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有报告称缔约国频繁未经患有智力残疾或社会心理残疾者的自由知情同意便将其安置在社会、医疗和精神治疗机构;仍在违法使用笼床和网罩床,还使用捆绑在床上、手铐和单独禁闭等其他限制措施,卫生条件往往很差而且无人照管他们的身体状况。委员会还感到关切的是,缔约国没有对这些照料机构中被限制在笼床和网罩床上的人遭受虐待和死亡,包括自杀的情况进行调查(第11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a)调拨适当资金执行国家计划,改造为患有智力或社会心理残疾的成年人和儿童提供的精神治疗、卫生、社会和其他服务,确保迅速开展非机构照料进程,转而提供更多基于社区的服务和/或可负担的住房;

(b)由司法机构密切监督和监察将智力或社会心理残疾者安置到照料机构的情况,设立适当的法律保障,并由独立的监管机构定期查访。收容和治疗应该基于自由知情同意,应事先通知当事人计划采用的治疗方法;

(c)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确保实际上依照《医疗服务法》(第372/2011号法案)所载规定禁止使用笼床。委员会还建议修订该法案,增加禁止使用网罩床的禁令,因为它们与笼床的效果类似;

(d)确保有效监测和独立评估这些机构中的条件,包括卫生条件和无人照管的事例。应建立申诉机制,确保向医疗人员和非医疗人员提供咨询和培训,使其了解如何实行非暴力和非胁迫式照料。所有的虐待和死亡案例,包括2006年30岁的Vera Musilova的案例和2012年1月20日1名51岁妇女自杀的案例,均应得到有效调查和起诉,并为受害者及其家人提供包括赔偿和康复在内的补救。

体罚

(22) 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缔约国普遍存在容忍体罚的现象,没有立法明确禁止体罚。它还关切的是,第94/1963Coll号《家庭法》规定父母有权使用“适当的教育措施”,而且新《民法》将以相似的方式处理这一问题(第2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修订《家庭法》和新《民法》等立法,以期明令禁止在一切场合的体罚。缔约国应对广大公众开展提高认识运动,宣传体罚令人无法接受和体罚造成的伤害。

数据收集

(23) 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没有综合性分类数据来说明下列案件的申诉、调查、起诉和定罪的情况:执法、安全和狱政人员的酷刑和虐待案件,包括与非自愿绝育、手术绝育、在社会机构中进行非自愿治疗和收容(包括使用限制措施)有关的案件,以及对少数族裔尤其是罗姆人的暴力袭击、贩运人口和家庭暴力及性暴力案件。

缔约国应汇编关于监督国家层面执行《公约》情况的统计数据,如以下各个方面案件的申诉、调查、起诉和定罪的数据:酷刑和虐待案件,包括与非自愿绝育、手术绝育、社会机构中的非自愿治疗和收容、使用限制措施有关的案件,以及对少数族裔尤其是罗姆人的暴力袭击、贩运人口和家庭暴力及性暴力案件,以及向受害者提供的包括赔偿与康复在内的补救措施。

(24) 委员会请缔约国批准其尚未加入的联合国核心人权条约,即《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和《儿童权利公约关于买卖儿童、儿童卖淫和儿童色情制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

(25) 请缔约国以适当的语文,通过官方网站、媒体和非政府组织广为宣传其提交委员会的报告和委员会的结论性意见。

(26) 委员会请缔约国在2013年6月1日之前,提供后续资料阐明如何回应委员会的下列相关建议:(a)确保或加强拘留人员的法律保障,(b)开展迅速、公正和有效的调查,(c)起诉酷刑或虐待行为嫌疑人并惩罚犯罪者,即本文件第11、14和21段所载内容。

(27) 请缔约国在2016年6月1日之前提交下一次定期报告,即第六次定期报告。为此,考虑到缔约国已同意按任择报告程序向委员会报告,委员会将在缔约国报告之前按时将问题清单送交缔约国。

65.希腊

(1) 禁止酷刑委员会在2012年5月9日和10日举行的第1062和第1065次会议(CAT/C/SR.1062和SR.1065)上审议了希腊的第五和第六次合并定期报告(CAT/C/GRC/5-6)。委员会在2012年5月25日举行的第1084和第1085次会议(CAT/C/SR.1084和SR.1085)上通过了以下结论性意见。

A. 导言

(2) 委员会欢迎希腊提交第五和第六次合并定期报告,对提交报告前的问题单作出答复(CAT/C/GRC/Q/5-6)。委员会表示赞赏缔约国接受任择报告程序并按该程序提交了定期报告,因为这改善了缔约国和委员会之间的合作,并有助于有重点地审议报告并与代表团对话。

(3) 委员会还赞赏与缔约国高级别代表团之间坦率的建设性对话以及审议本报告期间提供的补充资料,尽管它对缔约国未答复某些问题感到遗憾。委员会确信对话及随后的建议将有助于缔约国为在实际工作中遵守《公约》采取必要步骤。

B. 积极方面

(4) 委员会满意地注意到,自委员会审议第四次定期报告以来,缔约国已批准或加入以下国际文书:

《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以及《预防、禁止和惩治贩运人口特别是妇女和儿童行为的补充议定书》(《巴勒莫议定书》),2011年1月;

《儿童权利公约关于买卖儿童、儿童卖淫和儿童色情制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2008年2月。

(5)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于2010年为改善庇护程序和包括寻求庇护者等非常规入境的第三国国民的待遇条件通过了《移民管理国家行动计划》;于2010年11月通过了总统令(P.D. 114/2010),修订了先前的庇护程序法律,并设定了过渡时期的适当标准和保障,以便公正高效地开展庇护申请者审查;于2011年1月出台了一项全面的法律(L.3907/2011),规定设立新的独立于警方的庇护事务处,逐步接管全部庇护问题方面的工作,并设立初次接待处,以便在边境地区设立初次接待中心。

(6) 委员会满意地注意到,缔约国采取了一些其他法律举措,以落实委员会的建议并改善《公约》的执行,具体领域包括审前拘留、公正审判、拘留条件、贩运人口、家庭暴力等。

(7) 委员会赞赏缔约国努力修改政策和程序,从而加强人权保护和履行《公约》,具体工作包括:

自2011年6月起,各监狱设《被拘留者伤情记录》,各女子监狱设《搜身记录》;

开设特别热线,让囚犯与监狱总管部门联系并表达意见。

(8) 委员会还满意地注意到,缔约国向人权理事会所有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发出了访问本国的长期邀请。自委员会审议缔约国上次定期报告以来,缔约国接待了三位来访的人权理事会特别报告员,其中包括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问题特别报告员。

C. 主要关注的问题和建议

酷刑的定义

(9)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的刑法对酷刑行为予以处罚(第137A和第137B条),但感到关切的是,目前的定义不符合《公约》第1条中的定义,且未包含所有必需的内容(第1条)。

缔约国应在刑法中纳入严格符合《公约》第1条且涵盖该条中的所有内容的酷刑定义。该定义一方面可满足《刑法》明确性及可预见性的要求,另一方面可满足《公约》的要求,即区分政府官员或以官员身份行事的任何其他人所犯的或在其指使、许可或默认之下所犯的酷刑行为和非国家行为方的暴力行为。

关于酷刑和虐待的指控,有罪不罚

(10) 委员会表示严重关切的是,关于逮捕和拘留期间执法官员酷刑和虐待行为的指控持续存在,其中有些受指控的行为发生在刑事调查部门。委员会还关切的是,此类案件受到起诉的数量有限,最终定罪的数量很少,且定罪的案件由于缓刑情节等原因惩处不足。委员会指出,这不符合近期欧洲人权法院等国际机构的决定和判决,还指出,委员会持续从其他来源收到指控和大量文献。委员会还重申其关切,即检察官一直不愿根据《刑法》第137A条提起刑事诉讼,仅有一案依该条定罪。此外,委员会与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同样关切的是,可用于证实构成酷刑的虐待指控的法医证据有限(第1、第2、第4、第12和第16条)。

缔约国应:

作为紧急事项,立即采取有效措施防止酷刑和虐待行为,包括开展公众宣传并宣布一项在杜绝国家官员酷刑和虐待行为方面能够产生可衡量的成果的政策;

迅速修订审讯规则与程序,例如采用录音或录像,以防止酷刑和虐待;

及时审判据称酷刑或虐待行为的肇事者,如认定其有罪,判处与其行为严重性相当的刑罚。

警方过度使用武力

(11) 委员会重申其关切,即不断有指控称执法官员过度使用武力,通常是在示威警务和人群控制的情况下(第12和第16条)。

缔约国应立即采取有效措施,确保执法人员只有在绝对必要的情况下才可使用武力,且使用武力的程度是履行其职责所必需的。

虐待无证件移徙者、寻求庇护者、少数群体和罗姆人

(12) 委员会表示关切的是,持续反复有报告称,执法人员虐待无证件移徙者、寻求庇护者、少数群体和罗姆人,包括在拘留场所和城区街道常规警方检查过程中这样做,这违反了《公约》。委员会还关切的是,有资料表明,由于缺乏安全的报案机制、翻译人数不足、对主管部门不够信任,受害者普遍不愿报案。委员会还感到遗憾的是,针对外国人的仇外和种族主义袭击现象有所增加,无论这些外国人身份如何,半官方机构“种族暴力记录网络”的研究显示,有些案件的袭击者是公民组织和极右组织。此外,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色雷斯的穆斯林少数群体是缔约国内唯一得到承认的少数群体(第2、第12和16条)。

缔约国应大力打击不断增多的种族歧视、仇外和相关暴力现象,具体措施包括公开谴责所有此类不容忍和有动机的暴力行为,并发出明确无疑的信息,表明种族主义或歧视行为――包括警方和其他公共官员的此种行为不可接受,还包括起诉并惩处此种行为的犯罪者。缔约国还应采取有效措施,按照关于缔约国执行第2条的委员会第2号一般性评论(2007年),防止对所有少数群体的歧视并确保保护所有少数群体,无论它们得到承认与否。具体措施包括执法部门等公共管理机构增加招募少数群体人员。

迅速、公正和有效的调查

(13) 委员会注意到公民保护部下设了一个办公室,负责处理关于执法人员任意执法的指控,同时表示关切的是,有资料表明该办公室尚未开始运作,据称其职权仅限于就申诉可否受理作出判决,而案件将转交安全部队有关纪检机构进一步调查。因此委员会仍感关切的是,缺乏有效、独立的申诉系统用于调查酷刑、虐待或过度使用武力,还感到关切的是,因提出申诉或提供证据而可能受到虐待或恫吓的受害者未受到足够的保护(第12条和第13条)。

缔约国应:

强化现有的监控和监督警察及其他公共官员的机制,包括建立可靠、独立且可用的申诉制度,以便对所有关于酷刑、虐待或过度使用武力的指控开展迅速、公正和有效的调查;

确认所有此类指控都有文字记录、立即下令进行法医检查、采取必要步骤确保妥善调查指控。无论相关人员是否有明显外伤都应采取这种做法;

确保受指控的酷刑案件嫌疑人立即停职直至调查结束,特别是在嫌疑人可能再度犯下受指控的行为或阻碍调查的情况下;

采取有效措施,确保所有举报酷刑或虐待行为的人员受到充分保护。

拘留条件

(14) 委员会重申,对缔约国的主管部门未能改善警所和监狱的拘留条件深感关切。委员会特别关切的是,尽管有些设施情况有所改善,超员的程度仍令人担忧。委员会还深表关切的是,许多警所和监狱物质和卫生条件极差,医务人员等员工人数不足且缺乏基本物资(第2、第11和第16条)。

缔约国应立即采取有效措施,确保警所、监狱和其他拘留场所的拘留条件符合《联合国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北京规则》)。具体而言,缔约国应:

缓解监狱超员的情况,具体措施包括更广泛地使用非监禁措施替代监狱服刑;

立即采取有效措施改善警所和监狱的物质和卫生条件,确保基本物品供应,并任命足够的经培训的员工,包括医务人员。

长期审前拘留,青少年

(15) 委员会注意到近期的一些法律举措,对因各种缺陷和司法体系中的大量延误导致的长期审前拘留,包括拘留青少年的情况感到关切。委员会还关切的是,对青少年被拘留者使用非监禁措施的情况有限。另外委员会关切的是,不能总是保障分别关押审前和已定罪的被拘留者以及青少年和成人(第2和第11条)。

缔约国应采取有效措施,大幅缩短审前拘留时间。具体措施包括改革司法体系以确保受审前拘留者接受公正迅速的审判,并使用其他审前限制手段。对于青少年,拘留应仅在例外情况下或作为最后手段使用,应有法律明确规定的理由,且拘留期限尽可能短。此外,缔约国应确保所有拘留场所中青少年和成人严格分别关押。

体腔检查

(16) 委员会表示关切的是,拘留场所仍在使用侵入性体腔搜检,特别是内腔检查(第11和第16条)。

缔约国应严格监督搜身程序,尤其是内腔搜查,为此应确保搜身所用的方法侵扰最小、最尊重人身安全,且无论何种情况下都应符合《公约》条款。委员会还建议缔约国考虑电子监控手段等其他方法。

拘留场所系统监督,国家预防机制

(17) 委员会注意到一些组织有权访问拘留场所,还注意到代表团提及的准许非政府组织和其他机构进入监狱的政策,委员会关切的是,由于没有独立的组织负责系统监督所有拘留场所,目前此类访问为临时性质。但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于2011年3月3日签署了《公约》的《任择议定书》,并且近期的一项法律草案将监察员指定为国家预防机制(第2和第11条)。

缔约国应确保设立一个机制,系统地监督所有拘留场所,包括针对移徙者和寻求庇护者的设施。这方面,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尽快批准《任择议定书》并确保指定一个国家预防机制,其任务应符合《任择议定书》的规定。缔约国还应确保该机制获得必要的人员、物质和资金资源,以便其能够独立有效地在全国执行任务。

利用公平公正的个人庇护确定程序

(18) 缔约国的地理位置使其成为许多移徙者和寻求庇护者进入欧洲的主要入口,委员会认识到缔约国因此面临的挑战和负担,并欢迎缔约国努力改善庇护程序的质量和及时性。但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由于体制有缺陷且希腊边境地区和阿提卡处理外国人事务的警察局(Petrou Ralli大街)的筛查机制运行不力,寻求庇护者在利用庇护程序时面临重大障碍。具体障碍包括没有免费法律援助、翻译和充分的信息等程序保障以及对固定地址的要求。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已清理了一些积压的庇护案例和申请,包括通过成立二审上诉委员会这样做,但感到遗憾的是,仍有数千案件有待处理。委员会对难民承认率低的问题仍感到关切(第2条)。

缔约国应充分保障并协助利用公平公正的个人庇护确定程序。为此,缔约国应确保最近的庇护法律中保障本国庇护程序的质量和公正性的重要措施在实际工作中得到执行并有适当的基础设施支持,做法之一是立即使庇护处和初次接待处进入运作状态。缔约国还应确保以相关语言提供充足的信息、法律援助和翻译服务,以便利使用庇护确定程序。此外,缔约国应提供必要的人力和资金资源,专门用于处理大量积压的庇护决定上诉案件。

不驱回

(19) 委员会深为关切地注意到,被驱逐、遣返或引渡到另一国家的人员经常不能按《公约》的有关条款得到充分保护。委员会重申,对缔约国通过直接遣返和运用与土耳其的重新接纳协定等方式执行强制遣返程序的情况感到关切。委员会还关切的是,被强制遣返的人员未得到有效的程序保障,因而无法获得法律补救或利用庇护程序,且无法得到免费法律援助或借助翻译获得有效信息。因此,他们无法有效地就遣返令和/或随后的拘留提出上诉。委员会关切的是,这些人面临更高的驱逐风险,包括连锁驱回的风险(第3条)。

缔约国应确保充分保护人员免遭驱回,为此应在遣返程序中设置必要保障,从而确保无论何时任何需要国际保护的人员都不会被遣返至其担心遭受迫害或遭受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以及连锁驱回的国家。为此,缔约国应审议与土耳其的重新接纳协定的内容,以确保其符合国际法规定的缔约国的义务。还应确保就遣返或驱逐令提出的上诉具有自动和暂缓执行的效力。

对寻求庇护者和移徙者的行政拘留

(20) 委员会对非正规情况下适用于寻求庇护者和移徙者的拘留政策表示关切,例如有报告称,寻求庇护者在边境地区经常遭到长期行政拘留。拘留时间长,加上拘留条件恶劣,已构成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并成为寻求庇护者申请庇护的严重障碍。此外,委员会严重关切的是,全国普通警所和边境岗哨等处的拘留场所条件令人震惊,特别是埃夫罗斯地区,这些场所严重超员,工作人员不足,缺乏基本物资,也没有足够的医疗、心理、社会和法律支持(第2、第11和第16条)。

缔约国应确保不因非正规入境而对寻求庇护者实行行政拘留。具体而言,拘留寻求庇护者只能在特殊情况下或作为最后手段使用,应有法律明确规定的理由,且拘留期限尽可能短。为此,应妥善考察并用尽拘留之外的其他方法,对弱势群体尤为如此。

缔约国应立即采取有效措施改善行政拘留的条件,例如缓解超员问题,聘用足够的经培训的工作人员,并在所有用于拘留外国人的场所提供医疗、充足的食物、水和个人卫生用品等基本物资。

以公共卫生为由的拘留

(21) 委员会表示关切的是,根据近期的一项法律修订,移徙者或寻求庇护者如因患有某种传染性疾病或属于易患传染病的群体而被视为威胁公共健康的,可将其拘留。(第2和第16条)。

委员会促请缔约国取消准许以公共卫生为由拘留移徙者和寻求庇护者的规定,并以妥善的医疗措施取代这种拘留。

无人陪伴的未成年寻求庇护者

(22) 委员会特别关切的是,无人陪伴或失散的未成年寻求庇护者常得不到妥善登记且一贯受到拘留,通常与成人混合关押在移民设施中。委员会也感到关切的是,第114/2010号临时总统令未下令禁止拘留这些未成年人,且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特殊接待中心数量有限,造成这些未成年人拘留时间延长。委员会还感到关切的是,许多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无家可归,流落街头,因而更有可能遭受剥削和暴力(第2、第11和第16条)。

缔约国应加大努力,为入境的无人陪伴或失散的未成年人提供充分的保护和妥善的照料,具体措施包括立即修订本国法律,禁止拘留这些未成年人。委员会同意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的建议,认为卫生部和内务部应密切合作,以确保将这些未成年人置于合适的、单独的接待中心。此外,应采取专门措施防止未成年人无家可归,并为这一群体提供社会支持和教育。

暴力侵害妇女

(23)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为打击暴力侵害妇女采取的法律和其他措施,如颁布了打击家庭暴力的第3500/2006号法并通过了《暴力侵害妇女问题国家行动计划》(2009-2013年)。但委员会仍感关切的是,暴力侵害妇女和儿童的行为持续存在,包括家庭暴力和性暴力,且犯罪者受到起诉和定罪的案件数量有限。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设立了一个常设委员会,负责拟定打击基于性别的暴力侵害妇女行为的法律草案,但感到关切的是,缔约国的刑法目前未明确将强奸和其他形式的性暴力定为酷刑的一种形式(第2、第12和第16条)。

缔约国应立即采取有效的保护措施,防止并打击一切形式的暴力侵害妇女和女童的行为,尤其是家庭暴力和性暴力,包括调查并惩处这些行为。具体措施应包括修订缔约国《刑法》第137A条,以便将强奸和其他形式的性暴力明确定为酷刑的一种形式,而非“对性尊严的严重侵犯”。缔约国还应开展广泛的宣传活动,并为直接接触受害者的官员(执法官员、法官、律师、社会工作者等)和大众开设防止暴力侵害妇女和女童问题培训课程。

贩运人口

(24) 委员会承认缔约国为解决贩运人口问题所做的努力。但委员会表示关切的是,持续有关于为性或其他剥削目的贩运妇女儿童的报告,且此类罪行的犯罪者极少受到起诉和定罪。委员会还关切的是,此类罪行的受害者利用司法时面临障碍,如法官和检察官对《巴勒莫议定书》了解不足,贩运人口案件审理时据称没有翻译服务等。委员会遗憾的是,贩运人口受害者未获得足够的卫生支持服务以帮助其康复(第2、第10、第12和第16条)。

缔约国应确保所有关于人口贩运的指控得到及时、公正和有效的调查,此类罪行的犯罪者受到起诉和惩处。缔约国还应确保受害者得到有效的法律和社会援助并在审判中获得翻译服务。缔约国应继续在全国开展宣传活动,并为贩运人口受害者提供足够的援助、康复和重新融入方案。此外,缔约国应为执法人员、法官、检察官、移民官员和边境警察提供培训,使其了解贩运人口及其他形式剥削的原因、后果和影响,并了解《巴勒莫议定书》。

培训

(25)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报告中及代表团提供的关于执法人员培训计划的资料,但遗憾的是,关于这些计划的评估及其在减少酷刑和虐待方面的有效性的资料太少。委员会还感到遗憾的是,没有资料说明边境警卫培训以及为参与调查和识别酷刑和虐待案件的人员提供有关《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有效调查和记录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的培训的情况(第10条)。

缔约国应继续为所有公职人员,特别是警察和其他执法人员提供培训方案,确保其充分了解《公约》的规定。缔约国还应确保为参与边境监控工作的官员提供关于国际庇护和人权法律规定的义务的专门培训以及随后进行定期内部管控。

此外,缔约国应为所有参与调查和识别酷刑的人员,包括公共辩护人、医生和心理医生制定培训计划,从而宣传并在实践中适用《伊斯坦布尔议定书》的内容。应进一步评估减少酷刑和虐待方面的培训计划和教育的有效性和影响。

补救,包括赔偿和康复

(26) 委员会重申其关切称,未收到足够的资料,说明根据《公约》第14条对酷刑受害者及其受扶养人提供康复的情况。委员会还关切的是,按国际监督机构和法院的决定为暴力的受害者提供补救时延迟情况严重(第14条)。

缔约国应加大努力提供补救,包括提供赔偿和实现尽可能完全的康复的手段,并为酷刑和虐待受害者制定具体的援助方案。缔约国还应设置更高效、更易于利用的程序,以确保受害者能够按照第3811/2009号法行使获得赔偿的权利,尤其应缩短此类案件中本国法院作出赔偿的时间。委员会还建议缔约国及时按本委员会、人权事务委员会和欧洲人权法院等国际监督机构和法院的决定向暴力受害者提供补救,应将之作为紧急事项,任何案件都不例外。

Aghia Varvara案

(27) 委员会重申其关切称,据报告,1998至2002年间,安置在Aghia Varvara儿童机构中的661名阿尔巴尼亚籍罗姆人街头儿童中有502名失踪,委员会特别关切的是,相关国家主管机构未对这些案件进行调查(第2和第12条)。

委员会促请缔约国与阿尔巴尼亚主管机构合作,及时建立调查这些案件的有效机制,以便与两国的监察专员和相关民间社会组织合作确定失踪儿童的去向,并确认涉案人员的纪律和刑事责任,以免时隔过久难以确定事实。委员会还建议缔约国出台一项全面的政策打击侵犯街头儿童权利的行为,以防止以后再次发生这些行为。

数据采集

(28) 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缔约国新成立了特别工作组,工作组将就缔约国司法统计局的重组和现代化提交全面的建议书,但感到遗憾的是,关于警察、狱方人员和边境警卫等执法人员酷刑和虐待案件的申诉、调查、起诉和定罪情况以及贩运人口、家庭和性暴力问题,尚无全面和分列的资料(第11和第12条)。

缔约国应建立有效的系统,汇编有关监督国家层面落实《公约》情况的统计数据,包括酷刑和虐待、贩运人口和家庭及性暴力案件的申诉、调查、起诉和定罪方面的数据,以及为受害者提供的赔偿和康复等补救手段方面的数据。

(29) 委员会请缔约国批准其尚未成为缔约方的联合国核心人权条约,即《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残疾人权利公约》和《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

(30) 委员会请缔约国通过官方网站、媒体和非政府组织并以适当的语言广泛分发提交委员会的报告和委员会的结论性意见。

(31) 委员会请缔约国按照根据国际人权条约提交报告的统一准则(HRI/GEN/2/ Rev.6)所载关于共同核心文件的要求提交其共同核心文件。

(32) 委员会请缔约国在2013年6月1日之前就委员会以下方面的建议提供后续资料:(a) 开展迅速、公正和有效的调查;(b) 起诉酷刑或虐待行为嫌疑人并惩罚肇事者,如本文件第10和第13段所述。此外,委员会请缔约国提供后续资料,说明拘留条件和行政拘留寻求庇护者和移徙者的情况,如本文件第14和第20段所述。

(33) 委员会请缔约国在2016年6月1日之前提交下次报告,即第七次定期报告。为此,考虑到缔约国已同意按任择报告程序向委员会报告,委员会将在缔约国报告之前按时向缔约国提交问题清单。

66.卢旺达

(1) 委员会在2012年5月15日举行的第1070和1073次会议(CAT/C/SR.1070和1073)上审议了卢旺达的初次报告(CAT/C/RWA/1)并在2012年5月31日举行的第1090和1091次会议(CAT/C/SR.1090和1091)上通过了以下结论性意见。

A. 导言

(2) 委员会欢迎卢旺达提交的初次报告,报告遵循了委员会的报告准则。然而,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该报告缺乏关于《公约》各项条款执行情况的统计资料。委员会赞赏与缔约国代表团进行的坦率和开放的对话以及在审议报告期间代表团口头提供的答复和补充书面材料。

(3) 委员会还注意到卢旺达在1994年发生的种族灭绝事件之后在人民全面和解方面所取得的进展以及为种族灭绝受害者伸张正义和建立以法治为基础的国家而做的努力。

B. 积极方面

(4)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批准或加入以下国际文书:

2008年12月15日:《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旨在废除死刑;

2008年12月15日:《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任择议定书》;

2008年12月15日:《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

2008年12月15日:《残疾人权利公约》;

2008年12月15日:《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任择议定书》;

(5)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在立法改革方面所做的努力,包括:

2003年通过了《宪法》,其中第15条规定,任何人都不得受酷刑、身体虐待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

2012年通过了一部新的《刑法》,对酷刑罪作了定义;

2004年通过了与证据和提供证据相关的第15/2004号法律;

2001年通过了与儿童权利和保护儿童不受暴力问题相关的第27/2001号法律,该法律规定,儿童不应遭受酷刑或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

2007年通过了关于废除死刑的第37/2007号《组织法》;

2008年通过了《防止和惩治性别暴力法》。

(6) 委员会还欢迎缔约国在现行政策和程序方面所做的努力,包括设立监察员办公室。

C. 主要关注问题和建议

酷刑定义和刑罪化

(7) 委员会欢迎代表团提供的信息――新通过的、但尚未颁布的《刑法》在第166条中载有酷刑定义,但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刑法》第205条规定的刑罚(六个月至五年)过于宽大。此外,刑罚不涵盖涉及施加精神痛苦或折磨的酷刑行为(第1和第4条)。

缔约国应尽快颁布和实施新通过的《刑法》,确保酷刑定义与《公约》一致。缔约国应进一步确保,对酷刑行为包括施加精神痛苦或折磨的行为规定适当惩罚。

《公约》在国内法院的直接适用

(8) 委员会注意到,《公约》可以在国内法院直接援引;但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缺乏关于《公约》在缔约国法院适用或援引的案件的信息(第2、10、12、13和16条)。

缔约国应确保公职人员、法官、治安法官、检察官和律师获得关于《公约》条款的培训,以便利《公约》在国内法院直接援引和由国内法院直接适用。缔约国应进一步确保,在颁布新法律之前的过渡期,《刑法》中酷刑定义的缺乏由国内法院直接适用《公约》中的定义加以补偿。在下一次定期报告中,缔约国还应向委员会提供关于直接适用《公约》情况的说明性案例。

上级命令

(9) 委员会注意到,《宪法》第48条第2款规定,任何公民都有权质疑上级命令,国家警察的内部指示也规定下属不执行违反法律的命令;但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缺乏有效实施这些规则的程序(第2条)。

缔约国应实际保证下属拒绝执行违反《公约》的上级命令的权利。缔约国还应确保,充分遵守《公约》第2条第3款的规定,在实践中,执行这种命令不得作为酷刑理由。

酷刑和虐待指控

(10) 委员会对以下情况表达了关切:有指控称,在缔约国的一些拘留设施中,发生了酷刑;特别是,关于18起酷刑和虐待案件(例如,严重殴打和电击)的报告:在Kami和Kinyinga营地,在卢旺达军事情报机关的审讯期间发生的案件;其他安全人员在“非法地点”审讯期间发生的案件,包括虐待政治犯,尤其是Bertrand Ntaganda、Célestin Yumvihoze、Dominique Shyirambere和Victoire Ingabire (第2、11、12和13条)。

缔约国应立即采取有效措施,在其领土上的所有拘留设施和其他剥夺自由的地点防止酷刑和虐待行为。缔约国应迅速、公正和彻底调查18起指控酷刑案件和报告的对政治犯的酷刑和虐待案件,起诉并以适当刑罚惩处责任人。关于调查问题,缔约国还应确保向遭受酷刑或虐待者提供救济,包括康复措施。

关于秘密拘留中心的报告

(11) 委员会注意到代表团否认存在秘密拘留地点的声明,但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有报告称,被拘留者被关押在“非正式拘留中心”,而未被指控犯罪或在法庭审判,而且,也没有使用独立律师和医生的途径。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据报告,有报告称,2010年和2011年,在军事营地和其他秘密拘留设施中,有45起非法拘留案件,羁押时间为10天到两年,且未提供法律保障(第2、11和12条)。

缔约国应确保无人被关押在秘密或非正式设施之中并防止在其境内的一切形式的非法拘留并对此类指控展开调查。作为一个紧急事项,缔约国应关闭此类设施并立即确保向这些地点的被拘留者提供所有法律保障,特别是,在被捕或拘留后不迟于48小时迅速面见法官的权利(参见《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第7段)、自行选择律师的权利以及进行医疗检查的权利。缔约国应以法律的形式,制定并公布所有拘留地点的一份正式清单,并颁布针对在合法拘留设施之外进行羁押的责任人的刑罚。

基本法律保障

(12)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法律规定了对被拘留者的基本法律保障;同时,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有报告称,对于在警察局、监狱或其他拘留设施中的被羁押者,未按照国际标准,系统地适用基本法律保障。委员会特别感到关切的是,据称,与国际标准不相符合的是,被拘留者可在未面见法官的情况下,被长期审前羁押,而且,他们没有途径与自己选择的律师或医生联系,亦无途径进行独立的医疗检查。此外,他们也无权通知家庭成员或亲属。委员会还感到关切的是,缔约国缺乏对剥夺自由者的中央登记系统(第2条)。

缔约国应采取迅速和有效措施,在法律和实践中,确保从被拘留之始,即向所有被拘留者提供各种法律保障。这些保障包括,每个被拘押者有权获知被捕原因,包括对其提出的任何指控;有权获知与其羁押相关的权利;有权迅速与律师联系,或者,如有必要,有权获得法律援助,并且能够与其进行私下咨询;有权获得独立的医疗检查,最好是由自己选择的医生进行检查;有权通知亲属自己被羁押;有权在警方的任何讯问期间有律师在场;如有必要,得到翻译协助;有权迅速面见法官并由法庭审查拘押合法性。

缔约国应确保,公职人员,特别是司法官员、医务人员、监狱医生、监狱官员和治安法官,如有理由怀疑存在酷刑或虐待行为,可记录并向有关当局报告任何此类可疑行为或指控行为。缔约国还应考虑建立被剥夺自由者的中央登记系统。

拘留地点监测系统

(13)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存在各种法律、法规和指令,而且,有信息称,国家人权委员会、监察员办公室和一些非政府组织正在监测警察局和监狱。然而,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缔约国缺乏确保对所有拘留地点进行监测的机制。委员会还感到遗憾的是,缔约国提供的关于以下情况的资料十分有限:在此类拘留设施中存在申诉机制,包括在不担心受到报复的情况下提出申诉的可能性(第2、11、12、13和16条)。

缔约国应便利各种机构和非政府组织为监测目的对剥夺自由的地点进行更多访问,并确保被拘留者可在不担心受报复的情况下提出申诉。应迅速、公正和独立地对投诉进行调查。

强迫失踪问题

(14) 委员会对于以下情况表示关切:有报告称,存在强迫失踪案件;缔约国未提供关于失踪者下落的信息或对失踪案件特别是André Kagwa Rwisereka和Augustin Cyiza案件进行深入调查。委员会还感到关切的是,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提交给缔约国的24起案件中的21起案件仍悬而未决(第2、11、12、13、14和15条)。

缔约国应采取一切适当步骤,有效保护所有人不遭受强迫失踪。缔约国应确保所有强迫失踪案件得到彻底调查并起诉强迫失踪责任人,如果被判有罪,以适当刑罚加以惩罚。缔约国还应确保,任何人如果由于强迫失踪的直接后果而遭受伤害,都有途径获得可用来确定失踪者下落的所有现有信息并获得公平和充分赔偿。缔约国应加强努力,澄清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向其提出的所有未决案件。此外,委员会敦促缔约国批准《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

加卡卡法庭-传统司法

(15) 委员会赞赏缔约国提供的关于加卡卡法庭系统(加卡卡法庭的建立是为了加快与1994年种族灭绝事件相关的起诉)和关于法庭在完成使命后即将关闭的解释。然而,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有人对加卡卡法庭缺乏对基本保障的保证提出了批评(第2、10-13、15和16条)。

缔约国应确保,加卡卡法庭系统符合缔约国的国际人权义务,特别是《公约》规定的与公平审判方面的基本法律保障相关的义务,并确保加卡卡法庭审理的其余案件按照这些标准进行。缔约国还应确保,针对已作出的决定可向普通法庭上诉。

对妇女和儿童的暴力、家庭暴力,包括性暴力

(16)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为制止家庭暴力特别是针对妇女和女童的暴力所采取的措施。委员会还注意到,2006至2009年,强奸案件数目有所下降。然而,委员会仍对缔约国报告所表明的这种现象的持续存在感到关切;委员会注意到,2009年,缔约国记录了1,570起强奸儿童案件。委员会还感到遗憾的是,缔约国缺少关于家庭暴力和关于调查、起诉、定罪和对肇事者的惩罚情况的全面的近期统计数据。委员会还对缔约国缺乏针对儿童的体罚问题的全面法律表示关切(第2、12-14条)。

缔约国应加强措施,包括通过一项全面战略,消除家庭暴力,特别是针对妇女和女童的暴力。缔约国应对妇女提出针对肇事者的投诉提供便利,确保对所有性暴力指控进行迅速、公正和有效调查,并起诉嫌疑人和惩罚犯罪人。缔约国应继续向妇女受害者提供援助,包括庇护所、医疗援助和康复措施。此外,缔约国应明确禁止在各种设施中对儿童的体罚。

缔约国应向委员会提供资料,说明对家庭暴力案件的调查情况,特别是对妇女和女童的暴力行为,包括强奸和其他罪行,包括性暴力,并说明审判结果,包括关于对肇事者的惩罚情况和向受害者提供的救济和赔偿情况。

非政府组织、人权维护者和新闻记者

(17)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提供的关于它与民间社会的关系的资料,同时,委员会对关于恐吓和威胁的报告感到关切,这妨碍了非政府组织有效参与人权活动。委员会对关于逮捕和拘留人权维护者和新闻工作者的信息感到特别关切;委员会还感到遗憾的是,缺乏关于对这些指控的调查情况的资料。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提供的关于以下情况的资料:目前,授权国际非政府组织登记5年,而不是1年;当地组织免于登记。然而,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有报道称,在非政府组织的登记和工作方面存在障碍(第2、12、13和16条)。

缔约国应消除对非政府组织工作产生影响的障碍并提供有效保护,使人权维护者和新闻工作者免遭恐吓、威胁、逮捕和拘留,包括通过对此种行为的责任人提出起诉并加以惩罚。为此目的,缔约国应有效落实它作出的关于给予国际非政府组织五年登记许可和免除当地非政府组织登记的决定。

不驱回

(18) 委员会对以下情况表示关切:如果一个外国人“危害或威胁危害公共安全”会被驱逐、引渡或遣返回他/她的国家并可能有遭受酷刑的危险,违反了不驱回原则,这是因为,缺乏一个有效机制,充分评估有关人员在目的地国的酷刑风险(第3条)。

缔约国应确保,在有充分理由相信有关人员面临遭受酷刑危险的情况下,不将其驱逐出境、引渡或遣返。缔约国应采取步骤,保证高等法院在就此类案件作出裁决时适当适用不驱回原则。缔约国应进一步确保,目前正在议会讨论的关于引渡问题的法律草案纳入了《公约》第3条下的国际义务。

监狱条件

(19) 委员会注意到政府所做的努力,同时,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缔约国的监狱条件不足,特别是卫生、医疗保健和食品方面的条件。委员会对监狱人满为患的高发生率以及犯人服刑期满仍被关押的情况感到关切。委员会还对以下情况表示关切:有报告称,为数很多的母亲与其婴儿本被关押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第2、11和16条)。

缔约国应加强努力,通过以下途径,改善监狱条件并确保监狱条件符合《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

减少人满为患的高发生率,尤其是,按照《联合国非拘禁措施最低限度标准规则》(《东京规则》),通过更广泛地使用非拘禁措施作为监禁替代办法;

释放已服完大部分刑期而且有关当局认为将其融入社会是适当的在押犯;

避免过长的审前拘留,确保审前在押人得到公正和迅速审判;

确保将未成年人与成年人分开关押和将审前在押人与定罪在押人分开关押;

确保将带有婴儿的被关押的母亲安置在更适当的设施中。

少年司法

(20) 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12岁以下触犯法律的未成年人可被最多关押八个月,而且,这些未成年人并不总是与成年人分开关押。委员会还感到关切的是,有报告称,一些未成年人由于流浪而被逮捕和拘留,他们没有任何法律保障(第2、10和16条)。

缔约国应采取步骤,作为一项紧急事项,避免拘留触法未成年人,并且,作为一项监禁替代办法,向其提供特别照料。缔约国还应确保,所有未成年人,其自由被剥夺,仅作为最后手段使用而且仅持续较短时间。缔约国应进一步确保,被剥夺自由的未成年人享有充分的法律保障,而且,如被判有罪,将其与成年人分开关押。

培训

(21)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提供的资料,这些资料介绍了为执法人员、医生和护士、国家监狱服务人员、司法警察进行的人权培训,其中包括关于《公约》规定的原则的培训;同时,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缺乏关于这种培训对于制止酷刑和虐待行为的影响的信息。委员会还感到关切的是,缺乏关于向医生提供的确定酷刑行为方面的培训的资料,包括使其熟悉《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有效调查和文件记录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第10条)。

缔约国应加强向执法官员、公务员、军事人员和医务人员、政府官员和其他可能参与关押、审讯或处理遭到逮捕、拘留或监禁者的人员提供的培训方案。缔约国应评估所提供的培训的有效性并确保《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有效调查和文件记录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纳入了培训方案。

救济、赔偿、康复

(22) 委员会对缔约国报告中提供的以下信息表示关切:关于立法问题,“受害者获得补偿的权利取决于犯罪人对于引起赔偿的罪行的真正实施或承认”。委员会认为,这项要求可能会阻止酷刑或虐待受害者按照《公约》获得救济,包括赔偿。委员会还表示关切的是,缺乏这样一些案例:缔约国有责任赔偿其代理人在酷刑和虐待方面造成的伤害――尽管《民法》(第三卷,第258-262条)载有关于犯罪和准犯罪方面的民事责任的规定(第14条)。

缔约国应审查其法律,消除基于“犯罪人承认罪行”这一条件,以确保酷刑受害者可寻求和获得迅速、公正和适当的赔偿,包括涉及缔约国的民事责任的案件。缔约国应向委员会提供统计数据,说明缔约国向酷刑或虐待受害人提供赔偿的案例,包括赔偿数额。

刑讯逼供

(23)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报告提供的信息表明,通过酷刑或任何残忍和有辱人格的方法取证是被禁止的;同时,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有报告称,被控威胁国家安全并被关押在Kami或Mukamira军营或被关押在基加利的“藏身之所”的个人由于殴打和酷刑而招供。委员会特别感到关切的是,法官并未要求对这些案件进行调查而是让被指控人员承担举证责任(第15条)。

缔约国应确保,通过酷刑或虐待获得的招供、陈述和证据不在诉讼程序中作为证据援引,除非陈述是作为证据针对被控实施酷刑者作出的。缔约国应调查通过酷刑取得供述的情况,并起诉和惩罚责任人。缔约国应审查仅仅基于供述的刑事定罪,以确定基于通过酷刑或虐待所获证据的不当定罪,采取适当补救措施并向委员会通报调查结果。

国家人权委员会

(24) 委员会欢迎代表团对国家人权委员会的活动所作的解释;同时,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有报告称,委员会缺乏实际独立性,而且,缺乏使其能够充分履行任务的必要财力和人力资源(第2条)。

缔约国应采取适当措施,充分遵照《关于国家机构地位问题的原则》(《巴黎原则》)的规定,保证国家人权委员会在实践中的独立性并向其提供足够的财力和人力资源,使其能够有效履行任务。

(25)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考虑尽快批准《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任择议定书》。

(26)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考虑《公约》第21和22条规定的声明,以承认委员会在接受和审理来文方面的权能。

(27) 委员会鼓励缔约国以适当语文,通过官方网站、媒体和非政府组织,广泛散发缔约国向委员会提交的报告和本结论性意见。

(28) 委员会请缔约国,按照人权条约机构委员会间会议批准的“根据国际人权条约提交报告的协调准则”所载的共同核心文件要求(HRI/GEN.2/Rev.6),提交共同核心文件并遵守共同核心文件的80页限制。

(29) 委员会请缔约国在2013年6月1日前提供后续信息,回应委员会关于以下各方面的建议:(一) 开展迅速、公正和有效的调查;(二) 起诉酷刑或虐待行为嫌疑人并惩罚犯罪人;(三) 向受害人提供救济;(四) 保证在警察局的被关押者得到基本法律保障。这些建议载于本结论性意见第10、12和14段。此外,委员会还要求缔约国提供关于秘密拘留中心的后续资料并减少监狱人满为患情况,这些建议载于本结论性意见第11段和第19(a)和(b)段。

(30) 委员会请缔约国在2016年6月1日前提交下一份报告,即第二次定期报告。为此,委员会请缔约国在2013年6月1日前,接受按照备选报告程序进行报告,即在提交定期报告前,由委员会向缔约国转交一份问题清单。根据《公约》第19条,缔约国对这份问题清单的答复即构成其下一次定期报告。

67.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1) 禁止酷刑委员会未收到委员会在2012年5月16日举行的第1072次会议上(CAT/C/SR.1072)要求的特别报告,在此情况下审议了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执行《公约》的情况,并在2012年5月30日举行的第1089次会议上(CAT/C/SR.1089)通过了以下结论性意见。

A.导言

委员会的要求

(2) 委员会于2011年11月23日致函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常驻代表团,请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提交特别报告以说明采取了哪些措施确保公约义务全部得到充分执行,委员会深表关切的是,持续从可靠来源获得大量证据确凿的报告,表明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当局违反《公约》规定的现象普遍存在,具体包括:

对被拘留者施以酷刑和虐待,包括对拘留中的儿童施加酷刑和残割;

普遍、频繁地攻击平民,包括杀害和平示威者并对其过度使用武力;

法外、即决或任意处决;

警方和军队的任意拘留行为;

强迫和非自愿失踪;

迫害人权维护者和活动者。

(3) 委员会指出,这些大规模侵犯人权的行为完全不受任何惩罚,因为叙利亚当局未对这些案件开展及时、全面且公正的调查。委员会还指出,这几大类侵犯行为据称是在公共机关的直接指示、唆使、同意或默许下发生的。

(4) 委员会认为,对委员会的结论性意见(CAT/C/SYR/CO/1/Add.1)的后续评论和答复提供的资料不足以消除委员会对普遍的违反《公约》行为的关切。

(5) 委员会要求缔约国提交特别报告的依据是《公约》第19条第1款末尾,其中规定,缔约国应提交“委员会可能要求的其它报告”。

(6) 委员会于2012年3月12日致函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再次请缔约国指出将派哪几位代表参加2012年5月16日和18日的会议,参与审查遵约情况并与委员会互动对话。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的答复

(7)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常驻代表团在2012年2月20日的普通照会中称,该国政府将在应于2014年提交的下次定期报告中向委员会通报为履行公约承诺所采取的措施,还称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认为《公约》第19条未规定委员会可要求提交特别报告。

(8)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常驻代表团在2012年3月21日的普通照会中指出,根据《公约》第19条,只有当缔约国采取了新措施时委员会才有权请其提交补充报告,对此委员会并未提及。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请委员会收回提交特别报告的要求,并取消该报告的审查会议。

(9)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常驻代表团在2012年4月2日的普通照会中向秘书长、安全理事会和委员会通报了自缔约国出事以来至2012年3月15日“武装恐怖主义团体的行动”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境内造成的人员伤亡和物质损失情况。

(10)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常驻代表团在2012年5月24日的普通照会中针对委员会于2012年5月16日举行的公开会议作了正式答复。

(11) 委员会的信函及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常驻代表团的普通照会可查阅www.ohchr.org。

委员会要求特别报告的权力

(12) 委员会忆及,第19条第1款末尾明确规定,缔约国应提交“委员会可能要求的其它报告”。委员会以往曾使用过该程序。

(13) 该要求显然完全属于《公约》规定的委员会的职权范围。委员会的要求完全符合《公约》的目标和宗旨,即防止、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并更有效地与之斗争。

B.在未收到委员会要求的特别报告的情况下审议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执行《公约》的情况

(14) 委员会在2012年5月16日的公开会议上根据现有资料审议了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执行《公约》的情况。

(15) 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缔约国未提交委员会要求的报告。还感到遗憾的是,缔约国未派代表团参加2012年5月16日的会议。

(16) 委员会审议缔约国执行《公约》情况时依据的是现有的来自大量可信且可靠来源的资料,包括:

人权理事会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问题国际调查委员会的报告(A/HRC/S-17/2/Add.1和A/HRC/19/69);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关于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人权状况的报告(A/HRC/18/53);

下列人权理事会特别程序的紧急呼吁: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增进和保护见解和言论自由权问题特别报告员、人权维护者处境问题特别报告员、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问题特别报告员(UA G/SO 218、G/SO 217/1、G/SO 214 (76-17)、G/SO 214 (107-109)、214 (53-24));法外处决、即决或任意处决问题特别报告员以及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问题特别报告员发出的指控函((G/SO 214 (33-27)、G/SO 214 (53-24));

普遍定期审议工作组关于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的报告(A/HRC/19/11);

儿童权利委员会对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根据《儿童权利公约》提交的第三次和第四次合并定期报告的结论性意见(CRC/C/SYR/CO/3-4);

联合国专门机构和非政府组织提交的对外发布的报告。

(17) 委员会还注意到下列决议中关于缔约国情况的信息:

大会第66/253和第66/176号决议;

安全理事会第2043 (2012)和第2042 (2012)号决议;

人权理事会的决议,包括三届特别会议通过的决议:19/22、19/1、S-18/1、S-17/1和S-16/1。

C.关注的主要问题

(18) 委员会深为关切的是,有连续可信、有记录且已获证实的指控称,缔约国当局及民兵(如shabiha)在缔约国当局的唆使、同意或默许下普遍和系统地违反《公约》规定,侵害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平民。

(19) 委员会考虑了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问题国际调查委员会的调查结果,即“存在一批可靠的证据……有合理依据认为,一些具体个人,包括担任指挥职务的军官和最高级别的政府官员,对危害人类罪和其他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负有责任”(A/HRC/19/69,第87段)。委员会还注意到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2012年5月27日的声明,其中称,“滥杀且可能故意杀害叙利亚霍姆斯胡拉地区村民的行为可能构成危害人类罪或其他形式的国际罪行”。

( 20 ) 委员会 深表关切的是,违反 《公约》 的行为在缔约国境内普遍存在、持续发生,事实不容反驳,上文中的报告对此有所记录:

对被拘留者、涉嫌参与示威者、记者、博客作者、安全部队叛逃者、受伤者、妇女和儿童普遍使用酷刑和残忍、不人道的待遇(第2 、第 11 、第 13 和第 16条)

惯用酷刑和残忍、不人道的待遇为工具,这种做法似乎是有意的并且是缔约国的政策,目的是造成恐惧、威慑并恐吓平民(第2和第16条),此外缔约国当局完全无视权威的国际机构和专家提出的停止违反公约的要求(第2条);

收到大量关于警察从事性暴力的报告,包括侵害男性被拘留者和儿童(第2和第16条);

叙利亚当局犯有大量严重侵犯儿童权利的罪行,包括对儿童施以酷刑和虐待、杀害及任意拘留示威儿童;

据报告,至少已有47名儿童失踪,他们可能受到拘留后就杳无音讯,有些年仅15岁(第16条);

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拘留条件,包括拘留设施严重超员(第11和第16条);

有报告称存在秘密拘留场所;还有报告称,国际和国内监督员和组织无法进入拘留场所;这些秘密拘留中心本身即违反了《公约》,且必将导致有悖《公约》的酷刑和虐待案件(第2、第11、第12、第13和第16条);

安全部队在全国大规模袭击平民,由此产生了大量即决处决,包括杀害试图逃避城中和村中袭击的老人、妇女和儿童的行为(第2条);

2012年5月25日发生在胡拉的惊人惨案,该村受到不加区别的袭击,导致100多人丧生,其中包括至少34名10岁以下儿童(第2条);

过度使用武力,例如对和平示威者使用重型致命武器,炮轰居民区,这都是叙利亚武装部队和各种安全部队惯用的手段,这些袭击是有指挥的,包括以故意摧毁房屋为报复或惩处手段(第2和第16条);

安全部队频繁突袭医院,搜寻并杀害受伤的示威者;一贯不允许受伤的抗议者接受医疗援助,有时导致其丧生(第2、第11、第12、第13和第16条);

杀害记者、律师、人权维护者和活动人士(第2、第13和第16条);

安全部队普遍企图掩盖杀害行为,包括利用万人坑这样做(第12和第13条);

普遍存在任意和非法逮捕、随后非法拘留平民的做法,包括老人、儿童和妇女(第2和第16条);

2011年4月21日生效的第55/2011号法令对《刑事诉讼法》第17条进行了修订,其中规定,对于某些案件,可将嫌犯拘留7天,等待调查和问询,拘留时间可延长至最多60天(第2和第16条);

任意逮捕不做正式公布,且通常对嫌犯实行隔离监禁,不告知家属其被捕一事及其去向(第2和第16条);

大量报告称存在强迫失踪和被拘留者在拘留期间遭严重酷刑后死亡的情况(第2、第11、第12、第13和第16条);

任意逮捕参与或帮助组织示威的活动人士以及安全部队名单上的人员;任意逮捕受通缉者的家属和熟人,以此进行威吓和报复(第2、第12、第13和第16条);

继续对安全部队人员免于起诉,助长了长期以来滥用权力和有罪不罚的风气,例如,1969年1月第14号法令和2008年9月第69号法令仍具有效力(第12和第13条)。

(21)委员会还严重关切的是,收到了关于武装反对派施行酷刑、残忍和不人道的待遇、即决处决和绑架的指控。

D.建议

(22)委员会重申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提交第一次定期报告后向其提出的建议(CAT/C/SYR/CO/1):

明确重申绝对禁止酷刑并立即停止且公开谴责普遍、系统的酷刑行为,特别是安全部队的酷刑行为,同时明文警告,凡犯有此类罪行或以其他方式共谋或参与酷刑者都将追究其本人的法律责任,受到刑事起诉和相应的惩处;

作为紧急事项,采取有力措施,取消赦免职务犯罪的法令,因该法在实际工作中导致安全部门、情报部门和警方人员酷刑行为有罪不罚的现象;

建立独立的国家机制,有效地监督并检查所有拘留场所并跟踪此类系统性监督的成果,具体做法包括允许国内和国际监督员定期在不事先通知的情况下访问,以防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

释放所有受到任意拘留的人员,并确保无人关押在实际由国家当局有效控制的秘密拘留场所;调查并披露现有的任何此类拘留设施、该设施由何人授权建立及设施内对待被拘留者的方式;立即着手关闭所有此类设施;

作为紧急事项,调查所有报告的强迫失踪案件,并将调查结果通报失踪人员家属;

立即停止一切对记者、人权维护者和律师的攻击,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以确保保护所有人,包括人权监督人员,不因其活动或因行使人权保障而遭到任何恐吓或暴力侵害,确保及时、公正并有效地调查此类行为,起诉并惩处犯罪者,同时为受害者提供赔偿等补救;

立即为所有酷刑和虐待的受害者采取保护性措施,包括迅速提供医疗服务等;为所有酷刑和虐待的受害者提供补救,包括合理且足够的赔偿及尽可能全面的康复。

(23) 此外,作为紧急事项,委员会强调,鉴于大量记录在案的违反《公约》的行为仍在继续且有增无减,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有必要:

立即履行其公约义务,即防止并保护其管辖下所有人员免遭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对此,委员会忆及,任何特殊情况,不论为战争状态、战争威胁、国内政局动荡或任何其他社会紧急状态,均不得援引为施行酷刑的理由;

立即终止所有对本国人民,特别是对和平示威者、妇女、儿童和老人的攻击;确保停止所有违反《公约》的行为;停止普遍、严重、持续的侵犯其管辖下全体人员人权的行为,尤其是有些地区一贯拒绝提供食物、水和医疗等人类生活基本需求的行为;

在国际社会的帮助下,成立一个独立的委员会,调查关于安全部队和武装组织在缔约国当局的控制、同意或默许下侵犯人权的严重指控;安全部队成员中受到可信的侵犯人权指控者应予以停职至调查结束;确保与调查委员会合作的个人或群体不因这种合作而遭受任何报复、虐待或恐吓;

确保及时、公正、全面地调查关于国家人员或非国家行为方即决处决、强迫失踪、任意逮捕和拘留、酷刑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指控,在独立、公正、符合国际公平审判标准的法院起诉责任人,并按其罪行轻重予以惩处。起诉参与严重侵犯人权和受到危害人类罪指控的安全部队成员时应调查至指挥系统的最高级别。

(24) 委员会呼吁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当局停止显然违反公约义务的行为。委员会请缔约国终止目前违反《公约》的做法,这些做法完全不可接受,还请缔约国立即采取有力方案以实现遵约,具体做法包括及时与委员会直接合作。为此,根据《公约》第19条第1款末尾,委员会请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在2012年8月31日之前向委员会提交一份特别后续报告,说明为落实上述建议而采取的措施。

四.对缔约国报告的结论性意见的后续行动

68.在本章中,委员会更新了其研究结果和活动情况,这些都属于根据《公约》第19条通过的结论性意见的后续行动。下面叙述了缔约国的后续行动答复情况以及根据《公约》第19条所通过结论性意见的后续行动情况报告员的活动情况,包括报告员对这一程序的结果的看法。情况更新至2012年6月1日,即委员会第四十八届会议结束之日。

69. 委员会在其2005-2006年的年度报告中说明了它为在通过对缔约国报告的结论性意见之后采取后续行动制定的纲领。在该报告和随后的每个年度报告中,委员会都介绍收到关于自2003年5月启动程序以来缔约国所采取后续措施的资料的情况。

70.根据其议事规则,委员会设置了根据《公约》第19条所通过结论性意见的后续行动情况报告员的职务,并指定了费利斯·盖尔女士担任这一职务。报告员在第四十七和四十八届会议(分别于2011年10至11月和2012年5至6月举行)上向委员会提交了关于程序结果的进度报告。

71.委员会在审议每一缔约国的报告之后,都会选出关注的问题,并为防止酷刑和虐待行为建议采取一些具体措施。委员会藉此帮助缔约国确定有效的立法、司法、行政和其他措施,使它们的法律和做法完全符合《公约》规定的义务。

72. 根据确定的后续行动程序,委员会从对每个缔约国的建议中选出一些要求在一年内提供补充资料的建议。选定这些后续行动建议,是因为它们是重要的、保护性的,并且被认为可在一年之内做到。缔约国被要求在一年内报告为落实后续行动建议采取措施的情况。在对每一缔约国报告的结论性意见中,均在结尾段中具体选定了要求在一年内采取后续行动的建议。

73. 自2003年5月第三十届会议确立后续行动程序以来,直至2012年5-6月第四十八届会议结束,委员会审议了为其选定了后续行动建议的缔约国提交的126个报告(99个国家,其中27个审议了两次)。在应于2012年6月1日前提交的109个缔约国后续行动报告中,在本报告通过时,委员会收到74个报告,总应对率为68%。截至2012年6月1日,有33个缔约国尚未提交到期的后续行动报告:贝宁(三十九届)、保加利亚(三十二届)、布隆迪(三十七届)、柬埔寨(四十五届和三十一届)、喀麦隆(四十四届和三十一届)、乍得(四十二届)、哥斯达黎加(四十届)、刚果民主共和国(三十五届)、厄瓜多尔(四十五届)、萨尔瓦多(四十三届)、埃塞俄比亚(四十五届)、芬兰(四十六届)、加纳(四十六届)、洪都拉斯(四十二届)、印度尼西亚(四十届)、爱尔兰(四十六届)、约旦(四十四届)、科威特(四十六届)、卢森堡(三十八届)、毛里求斯(四十六届)、摩纳哥(四十六届)、蒙古(四十五届)、尼加拉瓜(四十二届)、秘鲁(三十六届)、摩尔多瓦共和国 (三十届)、斯洛文尼亚(四十六届)、南非(三十七届)、塔吉克斯坦(三十七届)、多哥(三十六届)、土库曼斯坦(四十六届)、乌干达(三十四届)、也门(四十四届)和赞比亚(四十届)。由此可见,截至2012年6月1日没有按照后续程序提交任何资料的33个缔约国分布于世界各地区。

74.报告员向所有逾期未提交后续行动报告的国家发出提醒函。结论性意见的后续行动情况,见于委员会网站上的一个图表。从2010年起,委员会开设了后续行动专门网页:http://www2.ohchr.org/english/bodies/cat/follow-procedure.htm。缔约国的答复,以及非政府组织的后续来函和特别报告员致缔约国的信都登载在这一网页上。

75.报告员感谢缔约国提交资料说明为履行《公约》义务采取的措施。此外,她还对所收到的答复作了评定,以明确是否回应了委员会指定的所有后续行动项目、所提供资料是否与委员会关注的问题一致、是否需要提供进一步资料。每一封信都具体和详细地回应了缔约国所提供的资料。在需要进一步说明的情况下,报告员都致函有关缔约国请其作出进一步说明。迄今为止,23个缔约国已在收到请求后作出了进一步说明。对于尚未提供任何后续行动资料的国家,她均要求提供这些资料。

76.报告员还感谢人权非政府组织和民间社会团体按照后续行动程序提交资料。截至2012年6月1日,委员会从上述来源收到关于19个缔约国的后续行动报告。

77.由于所起草的对每个缔约国的建议都是反映了该国的具体情况,所以缔约国的后续行动答复和报告员要求作出进一步说明的信函都涉及广泛的问题。在向缔约国索取进一步资料的信函中,列出了一些对落实有关建议十分重要的具体事项。突出强调一些问题,不仅是为了反映缔约国所提供的情况,也为了说明一些没有得到解决但对委员会当前工作十分重要的问题,以便有效地采取预防和保护措施,消灭酷刑和虐待现象。

78.在所审查期间,报告员向下列国家发送了提醒函:奥地利、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柬埔寨、喀麦隆、厄瓜多尔、埃塞俄比亚、芬兰、法国、加纳、爱尔兰、约旦、科威特、毛里求斯、摩纳哥、蒙古、斯洛文尼亚、瑞士、土耳其、土库曼斯坦、也门。

79.在第四十七届和四十八届会议上,报告员继续向委员会报告了她对委员会后续行动程序的研究结果。她注意到,自委员会于2003年开始实行后续行动程序以来,最经常涉及的后续行动议题按照出现顺序是:(a) 迅速进行公正和有效的调查(占受审议缔约国的80%);(b) 起诉和惩罚肇事者(69%);(c) 确保遵守基本法律保障(55%);(d) 确保申诉权和要求审查案件的权利(43%);(e) 开展培训和提高认识的活动(40%);(f) 提供补救和赔偿,包括康复(39%)。鉴于这些研究结果以及委员会确定需要缔约国采取后续行动的议题逐步增多,报告员建议委员会考虑将后续行动题目限制在自2003年以来出现的前三个范围内(即:调查、起诉和法律保障),以便为缔约国提供更为一致、重点突出的程序,委员会也能把重点放在紧急问题上。

80.根据报告员的建议,在讨论了委员会确定需要缔约国采取后续行动的许多而且逐步增加的项目之后,委员会通过了一个旨在突出后续行动程序重点的新的程序。自2011年11月起,委员会列入一个段落,请有关缔约国在一年内提供资料,说明为落实结论性意见所载,确定需采取后续行动的与(a)确保或加强对被拘留者的保障;(b)迅速进行公正和有效的调查;以及(c)起诉酷刑和虐待行为嫌疑人和惩罚肇事者相关的委员会建议所采取的措施。另外,还可能要求有关缔约国提供关于委员会所确定的其他问题的后续行动情况,包括为后续行动确定的其他段落中所载补救办法和赔偿(如果委员会考虑到该国具体情况认为有必要)。

81. 在第四十七和四十八届会议上,报告员还介绍了采用双重评级方法评估对后续行动程序的回应情况的一项试点研究的结果。与另一个条约机构采用的评级方法不同――该机构采用单一评级方法,这种方法把(a) 是否提供了委员会索取的资料和(b) 委员会提出的建议是否得到落实这两项合在一起――禁止酷刑委员会的试点研究采用双重评级方法。这种双重评级方法使委员会能够把提供大量资料但总体上没有执行建议的缔约国和在很大程度上执行了建议的缔约国区分开来。报告员认为,在试点研究中,双重评级方法能够更为准确地反映缔约国在后续行动建议方面的表现。今后将在采用这种方法的前提下开展进一步研究。

82. 下表详细列出截至2012年6月1日委员会第四十八届会议结束时收到的缔约国对后续行动程序的答复。表中还注明缔约国对结论性意见作出评论的日期,以及委员会采取的任何进一步行动。

2003年5月至2012年6月结论和建议的后续行动程序*

第三十届会议(2003年5月)

缔约国

资料应提交日期

收到的资料

采取的行动

阿塞拜疆

2004年5月

2004年7月7日CAT/C/CR/30/RESP/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6年4月21日)

摩尔多瓦共和国

2004年5月

-

去函提醒(2006年3月7日)

第三十一届会议(2003年11月)

缔约国

资料应提交日期

收到的资料

采取的行动

柬埔寨

2004年11月

-

去函提醒(2006年4月28日)

喀麦隆

2004年11月

-

去函提醒(2006年2月17日)

哥伦比亚

2004年11月

2006年3月24日CAT/C/COL/CO/3/Add.1

去函提醒 (2006年2月17日)

2007年10月16日CAT/C/COL/CO/3/Add.2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7年5月2日)

拉脱维亚

2004年11月

2004年11月3日CAT/C/CR/31/RESP/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6年4月21日)

2007年5月14日CAT/C/LVA/CO/1/Add.1

资料正在审议

立陶宛

2004年11月

2004年12月7日CAT/C/CR/31/5/RESP/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6年4月21日)

2006年10月25日CAT/C/LTU/CO/1/Add.2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8年10月27日)

摩洛哥

2004年11月

2004年11月22日CAT/C/CR/31/2/Add.1

2006年8月2日CAT/C/MAR/CO/3/Add.2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6年5月10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1年3月17日)

2006年10月30日CAT/C/MAR/CO/3/Add.3

也门

2004年11月

2005年8月22日CAT/C/CR/31/4/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6年4月21日)

第三十二届会议(2004年5月)

缔约国

资料应提交日期

收到的资料

采取的行动

保加利亚

2005年5月

-

去函提醒(2006年2月17日)

智利

2005年5月

2007年1月22日CAT/C/38/CRP.4

去函提醒(2006年2月17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8年5月15日)

克罗地亚

2005年5月

2006年7月12日CAT/C/HRV/CO/3/Add.1

去函提醒(2006年2月17日)

2009年2月16日CAT/C/HRV/CO/3/Add.2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8年5月13日)

资料正在审议

捷克共和国

2005年5月

2005年4月25日CAT/C/CZE/CO/3/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6年5月16日)

2008年1月14日CAT/C/CZE/CO/3/Add.2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1年5月6日)

德国

2005年5月

2005年8月4日CAT/C/CR/32/7/RESP/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6年10月30日)

2007年9月25日CAT/C/DEU/CO/3/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1年5月3日)

摩纳哥

2005年5月

2006年3月30日CAT/C/MCO/CO/4/Add.1

去函提醒(2006年2月17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8年5月15日)

新西兰

2005年5月

2005年6月9日CAT/C/CR/32/4/RESP/1

评论:2006年12月19日CAT/C/NZL/CO/3/Add.2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7年5月14日)

第三十三届会议(2004年11月)

缔约国

资料应提交日期

收到的资料

采取的行动

阿根廷

2005年11月

2006年2月2日CAT/C/ARG/CO/4/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7年5月11日)

希腊

2005年11月

2006年3月14日CAT/C/GRC/CO/4/Add.1

去函提醒(2006年2月17日)

2008年10月9日CAT/C/GRC/CO/4/Add.2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8年5月15日)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2005年11月

2006年3月14日CAT/C/GBR/CO/4/Add.1

去函提醒(2006年2月17日)

2009年8月25日CAT/C/GBR/CO/4/Add.2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9年4月29日)

资料正在审议

第三十四届会议(2005年5月)

缔约国

资料应提交日期

收到的资料

采取的行动

阿尔巴尼亚

2006年5月

2006年8月15日CAT/C/ALB/CO/1/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8年11月15日)

巴林

2006年5月

2006年11月21日CAT/C/BHR/CO/1/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8年11月17日)

2009年2月13日CAT/C/BHR/CO/1/Add.2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1年5月25日)

加拿大

2006年5月

2006年6月2日CAT/C/CAN/CO/4/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9年4月29日)

芬兰

2006年5月

2006年5月19日CAT/C/FIN/CO/4/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8年5月13日)

2008年12月2日CAT/C/FIN/CO/4/Add.2

资料正在审议

瑞士

2006年5月

2005年6月16日CAT/C/CHE/CO/4/Add.1

去函提醒(2007年4月5日)

2007年5月15日CAT/C/CHE/CO/4/Add.2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9年11月11日)

2009年12月7日CAT/C/CHE/CO/4/Add.3

资料正在审议

乌干达

2006年5月

-

去函提醒(2007年4月5日)

第三十五届会议(2005年11月)

缔约国

资料应提交日期

收到的资料

采取的行动

奥地利

2006年11月

2006年11月24日CAT/C/AUT/CO/3/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8年11月15日)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2006年11月

评论:2006年2月1日CAT/C/BIH/CO/1/Add.1

去函提醒(2007年4月5日)

2007年5月6日CAT/C/BIH/CO/1/Add.2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8年2月12日)

刚果民主共和国

2006年11月

-

去函提醒(2007年4月5日)

厄瓜多尔

2006年11月

2006年11月20日CAT/C/ECU/CO/3/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9年5月11日)

法国

2006年11月

2007年2月13日CAT/C/FRA/CO/3/Add.1

资料正在审议

尼泊尔

2006年11月

2007年6月1日CAT/C/NPL/CO/2/Add.1

去函提醒(2007年4月13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8年5月15日)

斯里兰卡

2006年11月

2006年11月22日CAT/C/LKA/CO/2/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7年11月21日)

第三十六届会议(2006年5月)

缔约国

资料应提交日期

收到的资料

采取的行动

格鲁吉亚

2007年5月

2007年5月31日CAT/C/GEO/CO/3/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9年11月13日)

危地马拉

2007年5月

2007年11月15日CAT/C/GTM/CO/4/Add.1

去函提醒(2007年9月4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8年11月17日)

2009年6月9日CAT/C/GTM/CO/4/Add.2

资料正在审议

秘鲁

2007年5月

-

去函提醒(2007年9月4日)

卡塔尔

2007年5月

2006年12月12日CAT/C/QAT/CO/1/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5月7日)

大韩民国

2007年5月

2007年6月27日CAT/C/KOR/CO/2/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8年11月15日)

2009年7月10日CAT/C/KOR/CO/2/Add.2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5月14日)

多哥

2007年5月

-

去函提醒(2007年9月4日)

美利坚合众国

2007年5月

2007年7月25日CAT/C/USA/CO/2/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8年8月8日和2009年5月14日)

第三十七届会议(2006年11月)

缔约国

资料应提交日期

收到的资料

采取的行动

布隆迪

2007年11月

-

去函提醒(2008年4月25日)

圭亚那

2007年11月

2008年12月5日CAT/C/GUY/CO/1/Add.1

去函提醒(2008年4月25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5月14日)

匈牙利

2007年11月

2007年11月15日CAT/C/HUN/CO/4/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8年11月15日)

墨西哥

2007年11月

2008年8月14日CAT/C/MEX/CO/4/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9年5月6日)

2010年1月7日CAT/C/MEX/CO/4/Add.2

资料正在审议

俄罗斯联邦

2007年11月

2007年8月23日CAT/C/RUS/CO/4/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9年5月15日)

南非

2007年11月

-

去函提醒(2008年4月25日)

塔吉克斯坦

2007年11月

-

去函提醒(2008年4月25日)

第三十八届会议(2007年5月)

缔约国

资料应提交日期

收到的资料

采取的行动

丹麦

2008年5月

2008年7月18日CAT/C/DNK/CO/5/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5月12日)

意大利

2008年5月

2008年5月9日CAT/C/ITA/CO/4/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9年11月17日)

日本

2008年5月

2008年5月29日CAT/C/JPN/CO/1/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9年5月11日)

卢森堡

2008年5月

-

去函提醒(2008年11月17日)

荷兰

2008年5月

2008年6月17日CAT/C/NET/CO/4/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11月19日)

波兰

2008年5月

2008年6月12日CAT/C/POL/CO/4/Add.1

资料正在审议

乌克兰

2008年5月

2009年4月21日CAT/UKR/CO/5/Add.1

去函提醒(2008年11月17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1年12月20日)

第三十九届会议(2007年11月)

缔约国

资料应提交日期

收到的资料

采取的行动

贝宁

2008年11月

-

去函提醒(2009年5月6日)

爱沙尼亚

2008年11月

2009年1月19日CAT/C/EST/CO/4/Add.1

去信提醒(2009年4月29日)资料正在审议

拉脱维亚

2008年11月

2010年2月10日CAT/C/LVA/CO/2/Add.1

去函提醒(2009年4月29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1年5月25日)

资料正在审议

挪威

2008年11月

2009年7月9日CAT/C/NOR/CO/5/Add.1(尚缺附录1)

去函提醒(2009年4月29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5月12日)

2010年11月26日CAT/C/NOR/CO/5/Add.2

2011年3月4日CAT/C/NOR/CO/5/Add.3

资料正在审议

葡萄牙

2008年11月

2007年11月23日CAT/C/PRT/CO/4/Add.1(包括评论)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5月12日)

2012年1月4日CAT/C/PRT/CO/4/Add.2

资料正在审议

乌兹别克斯坦

2008年11月

2008年2月13日CAT/C/UZB/CO/3/Add.1(包括评论)

去函提醒和要求进一步说明(2009年11月16日)

2010年1月7日CAT/C/UZB/CO/3/Add.2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1年9月13日)

2011年12月27日CAT/C/UZB/CO/3/Add.3

资料正在审议

第四十届会议(2008年5月)

缔约国

资料应提交日期

收到的资料

采取的行动

阿尔及利亚

2009年5月

2008年5月20日CAT/C/DZA/CO/3/Add.1(包括评论)

去函提醒和要求进一步说明(2009年11月20日)

澳大利亚

2009年5月

2009年5月29日CAT/C/AUS/CO/3/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5月6日)

2010年11月12日CAT/C/AUS/CO/3/Add.2

资料正在审议

哥斯达黎加

2009年5月

-

去函提醒(2009年11月12日)

冰岛

2009年5月

2009年12月22日CAT/C/ISL/CO/3/Add.1

去函提醒(2009年11月12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11月19日)

印度尼西亚

2009年5月

-

去函提醒(2009年11月12日)

瑞典

2009年5月

2009年6月11日CAT/C/SWE/CO/5/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1年5月25日)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

2009年5月

2009年9月15日CAT/C/MKD/CO/2/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11月19日)

2011年5月3日CAT/C/MKD/CO/2/Add.2

资料正在审议

赞比亚

2009年5月

-

去函提醒(2009年11月12日)

第四十一届会议(2008年11月)

缔约国

资料应提交日期

收到的资料

采取的行动

比利时

2009年11月

2010年3月17日CAT/C/BEL/CO/2/Add.1

资料正在审议

中国

2009年11月

评论:2008年12月17日CAT/C/CHN/CO/4/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10月29日,中国)

2009年11月26日CAT/C/CHN/CO/4/Add.2

香港特区

2010年1月7日CAT/C/HKG/CO/4/Add.1(香港特区)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10月29日,香港特区)

澳门特区

2010年3月8日CAT/C/MAC/CO/4/Add.1(澳门特区)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10月29日,澳门特区)

哈萨克斯坦

2009年11月

2010年2月25日CAT/C/KAZ/CO/2/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9月13日)

2011年2月18日CAT/C/KAZ/CO/2/Add.2

资料正在审议

肯尼亚

2009年11月

2009年11月30日CAT/C/KEN/CO/1/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5月4日)

立陶宛

2009年11月

2011年3月29日CAT/C/LTU/CO/2/Add.1

去函提醒(2011年3月28日)

黑山

2009年11月

2009年4月6日CAT/C/MNE/CO/1/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11月19日)

塞尔维亚

2009年11月

2010年2月5日CAT/C/SRB/CO/1/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1年5月23日)

第四十二届会议(2009年5月)

缔约国

资料应提交日期

收到的资料

采取的行动

乍得

2010年5月

-

去函提醒(2011年3月28日)

智利

2010年5月

2011年7月22日CAT/C/CHL/CO/5/Add.1

去函提醒(2011年3月28日)

洪都拉斯

2010年5月

-

去函提醒(2011年3月28日)

以色列

2010年5月

2010年8月3日CAT/C/ISR/CO/4/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2年5月16日)

新西兰

2010年5月

2010年5月19日CAT/C/NZL/CO/5/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2年5月7日)

尼加拉瓜

2010年5月

-

去函提醒(2011年3月28日)

菲律宾

2010年5月

2010年11月5日CAT/C/PHL/CO/2/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1年12月5日)

第四十三届会议(2009年11月)

缔约国

资料应提交日期

收到的资料

采取的行动

阿塞拜疆

2010年11月

2010年11月18日CAT/AZE/CO/3/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2年5月2日)

哥伦比亚

2010年11月

评论:2009年12月17日

去函提醒(2011年3月28日)

2011年4月14日CAT/C/COL/CO/4/Add.1

萨尔瓦多

2010年11月

-

去函提醒(2011年3月28日)

摩尔多瓦共和国

2010年11月

2011年2月14日CAT/C/MDA/CO/2/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2年4月16日)

斯洛伐克

2010年11月

2010年11月16日CAT/C/SVK/CO/2/Add.1

资料正在审议

西班牙

2010年11月

2011年1月19日CAT/C/ESP/CO/5/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1年12月5日)

2012年2月16日CAT/C/ESP/CO/5/Add.2

第四十四届会议(2010年5月)

缔约国

资料应提交日期

收到的资料

采取的行动

奥地利

2011年5月

评论:2011年4月6日CAT/C/AUT/CO/4-5/Add.1

去函提醒(2011年6月6日)

2011年11月29日CAT/C/AUT/CO/4-5/Add.2

喀麦隆

2011年5月

-

去函提醒(2011年6月6日)

法国

2011年5月

2011年6月22日CAT/C/FRA/4-6/Add.1

去函提醒(2011年6月6日)

约旦

2011年5月

-

去函提醒(2011年12月5日)

列支敦士登

2011年5月

评论:2009年12月22日CAT/C/LIE/CO/3/Add.1

-

2011年5月18日CAT/C/LIE/CO/3/Add.2

瑞士

2011年5月

2011年6月7日CAT/C/CHE/CO/6/Add.1

去函提醒(2011年6月6日)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2011年5月

2011年8月24日CAT/C/SYR/CO/1/Add.1

-

也门

2011年5月

-

去函提醒(2011年12月5日)

第四十五届会议(2010年11月)

缔约国

资料应提交日期

收到的资料

采取的行动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2011年11月

2012年1月10日CAT/C/BIH/CO/2-5/Add.1

去函提醒(2011年12月5日)

哥伦比亚

2011年11月

-

去函提醒(2011年12月20日)

厄瓜多尔

2011年11月

-

去函提醒(2011年12月20日)

埃塞俄比亚

2011年11月

-

去函提醒(2011年12月5日)

蒙古

2011年11月

-

去函提醒(2011年12月20日)

土耳其

2011年11月

2012年3月5日CAT/C/TUR/CO/3/Add.1

去函提醒(2011年12月20日)

第四十六届会议(2011年5至6月)

缔约国

资料应提交日期

收到的资料

采取的行动

芬兰

2012年6月

-

去函提醒(2012年6月1日)

加纳

2012年6月

-

去函提醒(2012年6月1日)

爱尔兰

2012年6月

-

去函提醒(2012年6月1日)

科威特

2012年6月

-

去函提醒(2012年6月1日)

毛里求斯

2012年6月

-

去函提醒(2012年6月1日)

摩纳哥

2012年6月

-

去函提醒(2012年6月1日)

斯洛文尼亚

2012年6月

-

去函提醒(2012年6月1日)

土库曼斯坦

2012年6月

-

去函提醒(2012年6月1日)

第四十七届会议(2011年10至11月)

缔约国

资料应提交日期

收到的资料

采取的行动

白俄罗斯

2012年11月

评论:2011年12月28日CAT/C/BLR/CO/4/Add.1

-

保加利亚

2012年11月

-

-

吉布提

2012年11月

-

-

德国

2012年11月

评论:2012年2月28日CAT/C/DEU/CO/5/Add.1

-

马达加斯加

2012年11月

-

-

摩洛哥

2012年11月

评论:2012年4月3日CAT/C/MAR/CO/4/Add.1

-

巴拉圭

2012年11月

-

-

斯里兰卡

2012年11月

-

-

第四十八届会议(2012年5至6月)

缔约国

资料应提交日期

收到的资料

采取的行动

阿尔巴尼亚

2013年6月

-

-

亚美尼亚

2013年6月

-

-

加拿大

2013年6月

-

-

古巴

2013年6月

-

-

捷克共和国

2013年6月

-

-

希腊

2013年6月

-

-

卢旺达

2013年6月

-

-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2012年8月

-

-

五.委员会根据《公约》第20条开展的活动

A.一般情况

83.根据《公约》第20条第1款,如果委员会收到可靠信息似乎有确凿迹象显示某一缔约国境内正在有系统地实施酷刑,委员会应请该缔约国配合审查这些信息,并对有关信息提出意见。

84. 根据委员会议事规则第75条,秘书长应提请委员会注意已提交或似乎已提交委员会按照《公约》第20条第1款进行审议的信息。

85. 如果一缔约国在批准或加入《公约》时根据《公约》第28条第1款宣布不承认第20条规定的委员会职权,则委员会一概不予接受任何涉及该缔约国的信息,除非该缔约国随后根据《公约》第28条第2款撤销其保留。

86. 在所涉期间,委员会根据《公约》第20条进行的工作在继续。根据《公约》第20条以及议事规则第78条和79条的规定,与《公约》第20条规定的委员会职能有关的所有文件和程序均属机密,与该条所规定程序有关的所有会议均为非公开会议。然而,根据《公约》第20条第5款,委员会在与有关缔约国协商之后,可决定将议事结果概述列入提交缔约国和大会的年度报告。

87. 在委员会后续活动的框架内,第20条问题报告员将继续开展活动,鼓励已接受调查且调查结果已经公布的缔约国采取措施,落实委员会的建议。

B.关于对尼泊尔的调查的议事结果概述

88. 尼泊尔于1991年5月14日加入《公约》。在批准《公约》时,尼泊尔并未根据《公约》第28条的规定宣布它不承认根据《公约》第20条所规定的委员会的职权,因此第20条规定的程序适用于尼泊尔。

89. 委员会在2005年11月第三十五届会议上通过的对尼泊尔第二次定期报告结论性意见(CAT/C/NPL/CO/2)中对以下指称表示严重关注:普遍使用酷刑,对酷刑行为普遍的有罪不罚,以及在国内法律中没有规定酷刑为刑事罪。

90. 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问题特别报告员(以下称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在2005年9月对尼泊尔访问之后所作结论中指出“警察、武装部队和尼泊尔皇家部队系统地施行酷刑。法律保障措施一概被忽视,几乎毫无作用。对酷刑行为完全有罪不罚,因此酷刑受害者及其家属没有任何救助渠道,以获得充分的公正、赔偿和恢复。”(E/CN.4/2006/6/Add.5, 第31段)。

91. 此外,在2006年11月第三十七届会议的非公开会议上,委员会审议了由非政府组织提交的指称尼泊尔有系统地施行酷刑的信息。委员会认为这些根据《公约》第20条提交的信息似乎是可靠的,并且载有证据确凿的迹象表明在尼泊尔领土上系统地施行酷刑。

92. 根据《公约》第20条第1款以及议事规则第82条的规定,委员会决定邀请缔约国配合审查这些信息,并于2007年4月5日向缔约国转交了这一信息的副本,请缔约国在2007年4月30日之前向委员会提交就此问题的意见。

93. 2007年4月19日尼泊尔常驻代表团确认已收到委员会要求就委员会收到的信息发表意见的信函。然而缔约国并没有根据委员会的要求在2007年4月30日之前作出答复。为此委员会向缔约国发出了提醒函。

94. 2009年4月3日尼泊尔向委员会递交了意见,并请求取消这一程序。委员会在第四十二届会议和第四十三届会议的非公开会议上审议了这一信息。

95. 根据上述所有信息,委员会决定根据《公约》第20条第2款展开一次秘密调查,并指定由费利斯·盖尔女士和路易斯·加列戈斯·奇里沃加先生开展这项工作。2009年11月30日委员会将这项决定递交缔约国,邀请尼泊尔根据《公约》第20条第3款配合委员会开展调查,同时提出了委员会指定委员出访尼泊尔的具体日期建议。

96. 2010年3月9日尼泊尔通报委员会“鉴于本国目前的和平进程,尤其是政府专心致志地准备颁布由当选的制宪会议提出的宪法,且颁布期限日益接近,因此有关当局无法在现阶段接待由委员会派出的调查专家代表团”。

97. 委员会在第四十四届会议上决定继续寻求缔约国配合开展工作,并继续与之开展对话,以便使尼泊尔能接受访问要求。委员会在2010年11月第四十五届会议上鉴于持续要求出访缔约国的努力未获成功,因此决定将在未出访该国的前提下开展秘密调查,而委员会指定委员将根据第20条编写一份关于尼泊尔的报告,并向委员会第四十六届会议提交报告。委员会在2011年1月28日将这项决定通报缔约国。

98. 委员会在2011年5月31日根据《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第20条通过了关于尼泊尔的报告(CAT/C/46/R.2),并根据《公约》第20条第4款决定将报告转交尼泊尔政府,请缔约国向委员会通报就委员会得出的结论和提出的建议所采取的行动。2011年8月8日尼泊尔提交了对委员会报告的意见和看法。

99. 在2011年11月8日委员会主席与尼泊尔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代表举行会晤,讨论了根据《公约》第20条第5款的规定将摘要载入年度报告的事宜。

100. 2011年11月21日,尼泊尔告知委员会,它同意公布报告全文及其对报告所提出的意见和看法全文。这两份文件均载于本报告附件十三。

六.审议根据《公约》第22条提出的申诉

A.导言

101. 根据《公约》第22条,声称是缔约国违反《公约》行为受害者的个人可按该条规定的条件,将其申诉提交禁止酷刑委员会审议。65个已加入或批准《公约》的国家,宣布承认委员会有权根据《公约》第22条接受和审议申诉。有关国家名单载于附件三。如果申诉所涉缔约国没有承认委员会在第22条下的职权,则委员会不予审议。

102. 委员会根据《议事规则》第104条第1款设立了新申诉和临时措施报告员职位,现由弗南多·马利诺先生担任。

103. 根据第22条审议申诉在非公开会议上进行(第22条第6款)。与委员会第22条之下工作有关的所有文件,即各当事方来文和委员会的其他工作文件,都是保密的。委员会《议事规则》第113条和第115条详细规定了申诉程序的方式。

104. 委员会根据申诉人和缔约国提供的所有资料对申诉做出决定。委员会的审议结果将通报各当事方(《公约》第22条第7款和《议事规则》第118条)并公开发表。委员会根据《公约》第22条规定宣布申诉不予受理的决定也予公布,但不透露申诉人身份,只注明缔约国。

105. 根据《议事规则》第121条第1款,委员会可决定将所审议的来文摘要列入年度报告,并将根据《公约》第22条第7款作出的决定载入年度报告。

B.临时保护措施

106. 申诉人经常请求给予预防性保护,特别是在即将遭到驱逐或引渡的案件中,他们称这样做违反《公约》第3条。根据《议事规则》第114条第1款,委员会可通过新申诉和临时措施报告员,在收到申诉后的任何时候要求有关缔约国采取委员会认为必要的临时措施,以避免对受害人或指称的违反行为的受害人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害。委员会应通知缔约国,这种要求并不意味着对申诉可否受理或案情做出决定。在报告所涉期间,在43件申诉中收到了临时保护请求,新申诉和临时措施报告员准予了其中27件中的请求,他也负责日常监督委员会提出的采取临时措施要求的遵守情况。

107. 准予临时措施请求的决定是根据申诉人申诉中的资料作出的。根据《议事规则》第114条第3款,新申诉和临时措施报告员,可根据缔约国的提议,参照缔约国及时提供的关于没有充分理由要求采取临时措施和申诉人没有面临遭受不可挽回伤害前景的资料,以及申诉人之后可能发表的意见,重新审查这一决定。报告员已表明立场:只有在获得新的、重要资料的情况下,且这些资料是他/她最初做出准予临时措施的决定时并不掌握的,才能考虑这一请求。

108. 委员会从概念上阐释了新申诉和临时措施报告员在同意或拒绝临时保护措施请求时适用的正式的实质性标准。除根据委员会《议事规则》第114条第1款及时提交临时保护措施请求以外,申诉人还必须达到《公约》第22条第1至第5款规定的基本受理标准,报告员才能就请求采取行动。如果申诉人可利用的唯一一些补救没有发挥中止效力,例如,补救不能自动延缓驱逐令的执行而将申诉人驱逐至可能遭受酷刑的国家,或者在庇护申请被驳回之后,申诉人有立即被递解出境的危险,则无需满足用尽国内补救办法的要求。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是在用尽国内补救办法之前,报告员仍可要求缔约国,在委员会对申诉进行审议期间不要将申诉人递解出境。关于报告员适用的实质性标准,申诉人提交的案情必须有相当的胜诉可能,使人认为指称受害人如被驱逐将受到不可弥补的损害。

109. 在即将被驱逐或引渡的案件中,如果申诉人不能提供初步证据,表明依据案情有合理的胜诉可能,使新申诉和临时措施报告员能够得出结论认为,指称受害人一旦被驱逐出境,则可能受到无可挽回的伤害,报告员将要求申诉人书面确认本人希望委员会审议他/她的来文,尽管新申诉和临时措施报告员拒绝了临时措施请求。在有些情况下,按照议事规则第114条第3款,如果从缔约国收到的有关资料表明没有采取临时措施的必要,报告员将撤回采取临时措施要求。

C.工作进展情况

110. 在本报告通过时,委员会自1989年以来已登记506项申诉,涉及31个缔约国。其中138项申诉已终止,63项被宣布不予受理。委员会根据案情通过了关于203项申诉的最后决定,并在其中73项申诉中认定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共有102项申诉有待审议。

111. 委员会在第四十七届会议上通过了关于下列申诉的案情的决定:第312/2007号(Eftekhary诉挪威),第327/2007号(Boily诉加拿大),第347/2008号(N.B-M.诉瑞士),第351/2008号(E.L.诉瑞士),第353/2008号(Slyusar诉乌克兰),第368/2008号(Sonko诉西班牙),第374/2009号(S.M.和其他人诉瑞典),第381/2009号(Faragollah和其他人诉瑞士),第428/2010号(Kalinichenko诉摩洛哥)。这些决定的文本转载于本报告附件十四,A节。

112. 第312/2007号申诉(Eftekhary诉挪威)案情涉及一名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国民,他提出申诉认为将他遣返到原籍国构成挪威违反《公约》第3条,由于他作为新闻工作者所开展的活动,以及在他离开伊朗之后,他被德黑兰革命法庭缺席审判判处5年徒刑,判刑理由是他被指称与反革命团伙合作并出版了反对伊斯兰共和国的文章,因此,他有遭受当局酷刑或不人道和有辱人格待遇的风险。尽管缔约国对判决书(申诉人提交的支持其申诉的文件)的真实性提出了质疑,但委员会考虑到申诉人由于其新闻工作活动的确在2003年得到德黑兰革命法庭出庭传票,同时先前对申诉人的逮捕和审讯表明伊朗当局对申诉人的注意,以及申诉人抵达挪威之后继续开展新闻工作,委员会又指出鉴于伊朗未加入《公约》,若将申诉人驱逐,申诉人不可能向委员会要求提供任何一种保护,因此认为缔约国将申诉人遣返回伊朗的决定构成违反《公约》第3条。

113. 第327/2007号申诉(Boily诉加拿大),涉及一名加拿大公民,他声称将他引渡到墨西哥将构成加拿大违反《公约》第3条。1998年申诉人因贩运大麻在墨西哥被判14年徒刑。1999年他杀死一名狱卒逃离出狱。2005年申诉人在其家中被拘捕,依据是将他引渡到墨西哥的临时拘捕证,该拘捕证要求引渡他服刑,同时还指控他杀死狱卒犯下杀人罪,以及犯有逃离合法关押的指控。申诉人声称若被引渡,他将面临着遭受酷刑的可预见的、真实的亲身风险,因为他原先已受到墨西哥当局的酷刑,并被警察以死威胁,有独立的体检证明他的确遭受过酷刑。委员会注意到自他被引渡之后,申诉人提出了曾遭受酷刑的指称,同时缔约国声称减少酷刑风险的外交保证,将建立一个机制通过领事工作人员的定期访查监测申诉人的处境,以发挥外交保证的作用。委员会认为在作出引渡决定之前,缔约国未充分考虑申诉人将遭受可预见的、真实的个人酷刑风险的所有情况。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没有考虑到申诉人将被送往申诉人曾经逃离并导致狱卒死亡的同一所监狱。而狱卒的死亡正是引渡要求的原因。委员会还认为,商定的外交保护机制并不够周全,无法有效的避免酷刑。委员会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将申诉人引渡到墨西哥构成缔约国违反《公约》第3条。

114. 第347/2008号申诉(N.B-M.诉瑞士)涉及刚果民主共和国的一名国民,她将被驱逐回原籍国,声称将她驱逐回国构成违反《公约》第3条。申诉人指出她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面临着个人和现存的受酷刑的风险,因为她依照未婚夫的要求在邻居里散发了反对当局的政治信息,因此受到了保安机构的威胁,保安机构自从她离开家后及随后离开原籍国以来一直在追寻她。她还声称她被两名帮助她逃离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官员强奸。最后她请委员会注意她的健康状况,还附上了她的医疗证明,证明她有许多的身体和心理不适。委员会承认在刚果民主共和国人权状况极为恶劣,并注意到缔约国在评估申诉人被遣返回原籍国可能面临的风险时已将这一因素考虑在内。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质疑申诉人指称的可信性,尤其是她指称她散发了从未婚夫那里得到的政治信息。委员会注意到报告所指称使用的手段,无论是反对派散布信息的方式还是刚果当局寻找单一一个反对派分子的方式似乎都是过分的,因此是难以置信的。委员会认为申诉人没有提出令人信服的论据使委员会质疑缔约国对此得出的结论。至于申诉人关于其目前健康状况的指称,委员会注意到她所经历的困境,以及缔约国争辩申诉人可以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就医。申诉人没有质疑这一争辩,而委员会认为即便是申诉人的健康状况在她被驱逐出境后会更为恶化,但这本身并不构成缔约国必须根据《公约》第16条为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负责。委员会认为申诉人没有提出适当的证据,让委员会认为她返回刚果民主共和国构成根据《公约》第3条所规定的遭受酷刑的真正的、现存的和个人的风险。

115. 第351/2008号申诉(E.L.诉瑞士)涉及刚果民主共和国的一名国民,她将被遣返回原籍国,并声称对她的遣返构成违反《公约》第3条。申诉人指称她在2004年任刚果议会接待员期间曾向卢旺达反对派传送秘密信息,加上她已向瑞士提出政治庇护要求,因此一旦她返回刚果民主共和国就有受到虐待的风险。委员会注意到申诉人并没有报告在刚果民主共和国曾受到任何虐待。委员会重视缔约国当局的结论,而缔约国当局已在庇护程序内审议了申诉人提出的事实和证据。并认为申诉人缺乏可信性。得出上述结论是因为申诉人的陈述内容不可信和缺乏前后连贯性,尤其是关于她据称向卢旺达反对派武装传送秘密信息一事,同时她使用的证据被认为是伪造的,委员会认为申诉人未能提供充分的理由证明其论点,难以驳斥或澄清缔约国所指出的其陈述中的矛盾。委员会并不认为现已提交的事实总体而言足以证明申诉人若返回刚果民主共和国的话会面临《公约》第3条意义上的遭受酷刑的可预见、真实和个人风险。

116. 第353/2008号申诉(Slyusar诉乌克兰)涉及一名乌克兰国民,他声称是违反《公约》第2条第1款和第12条的受害者。申诉人指称在他因小过错被行政拘留期间,他被调查申诉人父亲被谋杀案件的警察施行酷刑,警察想让他承认谋杀行为。他被严刑拷打,并被关在一个只有4摄氏度的牢房里。他们不准他睡觉或进食,同时威胁他如果他不承认自己杀死了父亲,那么他的妻子和母亲就将受到伤害。此后他又被当作父亲被谋杀的嫌疑犯再次被检查官拘留,并再次受到酷刑。他的健康极其恶化,被诊断患有高血压型心血管病。他提交了支持其指称的医疗报告,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在对申诉人的指称作出回应时,仅仅指出在医疗报告所确立的事实与对申诉人可能使用过酷刑之间没有直接联系。在缔约国没有提出详细解释,同时根据目前已有的文件,委员会认为按照已提交的事实来看,已构成《公约》第1条意义上的酷刑。而缔约国未能履行其预防和惩罚酷刑行为的职责,因此违反了《公约》第2条第1款。委员会还指出,据申诉人指称缔约国未能调查他关于在被拘留期间遭受酷刑的指称,而缔约国也没有对这项指控作出反驳,同时申诉人对地区检查官署不采取行动的申诉长达几年未能得到审理。委员会重申根据《公约》第12条,在有任何合理理由认为存在酷刑行为的情况下缔约国必须立即展开公正的调查,因此认为缔约国未能履行《公约》第12条的义务。委员会还认为缔约国未能遵守《公约》第13条的义务,确保申诉人有权提出申诉,由主管当局对案件进行迅速而公正的审查,并根据第14条将他作为酷刑受害者向他提供补救和赔偿。

117. 第368/2008号申诉(Sonko诉西班牙)是由一位塞内加尔国民代表其已去世的兄弟Lauding Sonko提交的。她指称她的兄弟是西班牙违反《公约》第1条第1款和第16条第1款和第2款的受害者。Sonko先生是企图游过海岸进入休达自治市的四名非洲移民之一。他们每人都有一艘小汽艇和一件潜水衣。他们被西班牙辅警截获,将其带到摩洛哥领海,在刺穿这几个人的小汽艇之后,强迫他们跳入超过他们身高的水里。Sonko先生紧抓住船舷,反复说他不会游泳,但警员强行把他推进海里。他呼救并且艰难地爬到岸边,一位警员跳到水中将他救起。上岸后警员给他做人工心脏按摩急救,但Sonko先生很快就死了。缔约国质疑申诉人上述指称,指出上述事件发生在摩洛哥水域,同时救上来的几个人是在离岸非常近的地域,警员并没有刺破Sonko先生的小汽艇,警员们救助了他,给他进行了人工呼吸急救术。委员会注意到双方均同意Sonko先生由辅警船只拦截,他上船时是活着的,而且到达岸边时他不舒服,尽管为救他作出了努力,但他还是死了。委员会回顾关于缔约国执行第2条的第2号一般性意见(2007年),其中指出任何一个缔约国根据国际法行使的管辖权包括缔约国直接或间接,整体或部分,在法律上或在事实上有效控制的任何领土,同时辅警对船上的人行使控制权,因而要负责他们的安全,委员会认为缔约国必须解释Sonko先生死亡的原因,因为他在游出水面之后是活着的,因此无论辅警警员是否扎破了他的小汽艇,无论他是否在离岸边多远处被从船上推到海里,同时被置于造成他死亡的境地。委员会认为,在Sonko先生生前遭受的身心痛苦超过了《公约》第16条意义上的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界限。因此委员会认为申诉所提出的情况属《公约》第12条所涉范围之内,并指出调查虐待迹象的义务是缔约国根据《公约》所必须履行的职责。委员会提醒缔约国一旦出现迹象犯下了有可能构成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的行为时,就有义务立即开展全面调查,调查应确定报告事件的性质,以及事件前后因果,查明哪些人参加了这些事件。委员会认为缔约国当局所展开的调查并不符合《公约》第12条的要求。

118. 第374/2009号申诉(S.M.和其他人诉瑞典)涉及来自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的两名阿塞拜疆公民和他们的未成年女儿,他们声称将他们驱逐回阿塞拜疆构成瑞典违反《公约》第3条。由于在这段时间里缔约国为申诉人的女儿签发了居住证,委员会终止了来文中关于她的部分的审议。委员会注意到申诉人的指称:由于S.M.的异族出身背景使他们成为当局的追寻目标,因此回到阿塞拜疆有可能遭受酷刑;由于S.M.的亚美尼亚出身背景,他们全家都遭受过基于种族动机的迫害,他们是邻居以及缔约国警察殴打和迫害的受害者;他们被国家安全机构的官员扣留、审问、殴打和性袭击(H.M.)。委员会指出权威医疗报告已经认证了申诉人关于遭受酷刑的指称。委员会注意到申诉人在2004年8月返回阿塞拜疆时所受到的虐待指称,而根据委员会掌握的一般信息,公众普遍对生活在阿塞拜疆的亚美尼亚外族人仍抱有敌对态度,出身亚美尼亚的人在日常生活中面临被歧视的风险,他们在申请护照时被低级别官员骚扰或要求他们贿赂,因此他们常常通过合法改变护照上的族裔归属而掩盖其身份。委员会认为申诉人返回阿塞拜疆将使他们面临《公约》第3条意义上的遭受酷刑的可见的、真实和亲身的风险。

119. 第381/2009号申诉(Faragollah及其他人诉瑞士)申诉人的妻子和儿子是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国民。申诉人指称他们返回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将构成瑞士违反《公约》第3条。委员会注意到申诉人抵达瑞士之后他作为上瓦尔登州的代表积极参加难民民主协会的活动,他发表文章批评伊朗现政权,并散发由协会出版的出版物,并参加该州的非政府组织和当地教会组织的各种活动。委员会还注意到申诉人的儿子由于参加与其父亲在协会中开展的类似的活动而被授予难民地位,这些活动尤其包括收集请愿书签名,散发每月周刊并参加一项广播项目。鉴于缔约国认为申诉人的儿子由于政治原因,一旦回到伊朗将危及安全,因此不能将他遣返回伊朗,因此委员会认为存在待遇上的差别。根据情况,包括伊朗的总体人权状况和申诉人目前继续参加难民民主协会的抵抗活动的个人现状,委员会认为他有可能引起伊朗当局的注意。因此委员会认为有充足的理由认为将他遣返到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将使他面临受到酷刑的风险。委员会还注意到由于伊朗并不是《公约》缔约国,申诉人有可能被剥夺向委员会要求提供任何保护的法律选择。

120. 第428/2010号申诉(Kalinichenko诉摩洛哥)涉及一位俄罗斯联邦公民,他声称将他引渡到原籍国将构成摩洛哥违反《公约》第3条。委员会请缔约国在委员会审议申诉人的来文时不要将申诉人引渡到俄罗斯联邦。尽管委员会提出了这一要求,但申诉人仍在2011年5月14日被引渡到俄罗斯联邦。委员会指出,缔约国未能尊重委员会的要求,因此它违背了根据《公约》第22条应承担的义务,因为缔约国使委员会无法全面审查与违反《公约》相关的一项申诉,并且假如委员会发现出现了违反《公约》第3条的行为时也无法作出决定有效地预防申诉人被引渡。申诉人在俄罗斯任金融顾问和分析人的工作。他曾与其他三位著名企业家一起工作,并与当地的一个银行有业务来往。2004年申诉人注意到当地有组织犯罪集团控制了几个当地公司,其中包括属于申诉人合作伙伴的几家公司。他通报合作伙伴,而他们则将事实向当局举报,但他们的申诉未被处理,也从未得到调查。随后申诉人的一个合作伙伴被捕,并据称在监狱中自杀。申诉人试图进一步调查银行的资金交易情况,并最终决定将调查结果报告给司法当局,并建立了一个网站,刊登了对事实的介绍和文件。他以普通入境签证进入意大利,以避免被有组织犯罪团体进一步迫害,随后又移居到摩洛哥。他提出的刑事申诉在他缺席情况下被终止,而在没有他的认可或签字的情况下,他在银行的份额被转交给不知名的买主。此外,关于公司的股份的数据被伪造,而银行的执行官员向警察举报申诉人贪污了客户的资金。警察展开调查并以腐败罪发出了对申诉人的国际逮捕证。2007年申诉人的另一个生意合作伙伴据称在前往调查当局作证时失踪。2008年9月第三个合作伙伴被杀。委员会注意到申诉人的指称,鉴于其生意合作伙伴的死亡或失踪,并根据驻摩洛哥的难民署的一项评估,他在俄罗斯有遭受酷刑甚至死亡的个人风险。委员会还注意到缔约国指出缔约国当局没有发现申诉人若被引渡会遭受酷刑的证据,而且引渡要求附有保护申诉人不遭受酷刑或有损其人类尊严待遇的外交保证。委员会回顾了关于俄罗斯第四次定期报告的结论性意见,其中指出执法人员仍然继续实施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尤其是为了得到供词,与此同时检察署没有充分的独立性,未能就酷刑或虐待指称展开立即、公正和有效调查(CAT/C/RUS/CO/4, 第9段和第12段)。委员会指出申诉人的生意伙伴有的死、有的失踪,其中两人在举报犯罪阴谋事实之后仍在俄罗斯联邦当局的拘留下,而申诉人本人也接到有组织犯罪团伙的死亡威胁,随后他决定离开俄罗斯。委员会认为申诉人已充分表明他一旦返回俄罗斯联邦将面临着受酷刑的可预见、现实和个人的风险。委员会认为尽管作出了外交保证,但由于这些保证只是一般性的,没有具体针对性,同时也没有制定一项后续机制,因此难以保证申诉人免遭这一明显存在的风险。因此委员会认为摩洛哥违反了《公约》第3条。

121.在第四十七届会议上,委员会还决定第365/2008号申诉(S.K.R.K.诉瑞典)不予受理。申诉人为两兄弟,阿富汗国民。他们说,瑞典将其强行送回阿富汗将构成违反《公约》第3条的情况。他们曾经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避难,2000年,他们开始在该国从事工作,但没有合法身份。2000年9月,伊朗警方将他们逮捕,2000年12月,他们被驱逐出境送回阿富汗。他们说,他们在阿富汗被塔利班逮捕,被带至坎大哈,并遭到毒打、虐待和污辱。申诉人随后逃离阿富汗,在瑞典寻求庇护,但未能获得难民地位。委员会指出,申诉人没有针对移民法院的判决向移民上诉法院提出上诉,而且他们没有提供任何论点说明向移民上诉法院提出上诉不可能带来任何补救。委员会还指出,申诉人在庇护申请程序中从未表示曾在阿富汗遭受酷刑,关于将申诉人驱逐的决定于2010年3月28日超过法定时效,因而不再具有强制性,但他们没有发起新的庇护申请程序,虽然他们有机会这样做。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根据《公约》第22条第5款(b)项,来文因未用尽国内补救办法而不予受理。这项决定的案文见本报告附件十四,B节。

122. 委员会第四十八届会议通过了关于以下申诉的案情的决定:第343/2008号(Kalonzo诉加拿大),第364/2008号(J.L.L.诉瑞士),第370/2009号(E.L.诉加拿大),第382/2009号(M.D.T.诉瑞士),第391/2009号(M.A.M.A.和其他人诉瑞典),第393/2009号(E.T.诉瑞士),第396/2009号(Gbadjavi诉瑞士),第413/2010号(A.A.M.诉瑞典),第414/2010号(N.T.W.诉瑞士),第424/2010号(M.Z.A.诉瑞典),第433/2010号(Gerasimov诉哈萨克斯坦),第444/2010号(Abdussamatov和其他人诉哈萨克斯坦),第453/2011号(Gallastegi Sodupe诉西班牙)。这些决定的案文见本报告附件十四,A节。

123.第343/2008号申诉(Kalonzo诉加拿大)涉及一名居住在加拿大的刚果国民。申诉人说,如将他遣送回刚果民主共和国,就将构成加拿大违反《禁止酷刑公约》第3条的情况。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提出的认为申诉人缺乏可信度的意见,并且注意到缔约国提出的以下意见,即申诉人并没有加入政党,他的父母曾多次前往刚果民主共和国,但并未遇到任何麻烦。委员会还注意到加拿大宣布实行的暂停将被拒绝的寻求庇护者遣送回刚果的做法,以及申诉人提交的资料,这些资料称,加拿大是由于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普遍存在暴力现象而暂停将人遣送回国的,由于申诉人有犯罪前科,暂停遣送做法将不适用于申诉人。委员会认为,这些资料突出了暂停遣送做法的酌处性质,因为依据《公约》第3条,暂停将由于普遍存在暴力现象而会在国内面临危险的人员遣送回国的做法应当一视同仁地适用于任何人。委员会还注意到申诉人就以下方面提出的指称:他曾于2002年在刚果民主共和国被拘留并遭受酷刑;2005年签发的一份医疗证明,该证明称,申诉人显示出与他的叙述完全吻合的创伤后精神紧张性障碍迹象,而且似乎对一旦被遣送回刚果民主共和国将会遭遇的情况有着合理的担忧;美利坚合众国一位法官的意见,即有大量理由认为,申诉人一旦回国就可能遭受酷刑。委员会审议了缔约国提出的申诉人可以在金沙萨定居的论点,并指出,根据委员会的判例,“局部危险”概念并不能作为可衡量标准,也不能完全消除个人遭受酷刑的危险。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缔约国将申诉人遣送回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决定,如付诸实施,将构成对《公约》第3条的违反。

124.第364/2008号申诉(J.L.L.诉瑞士)涉及居住在瑞士的一名刚果国民和他的两个未成年子女。申诉人说,将他们从瑞士遣送回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做法将违反《禁止酷刑公约》第3条,原因是他父亲是卢旺达图西族人,1998年,据称他曾经遭到他住区的学生、居民以及刚果国家工作人员的虐待,而且他曾由于他的出身而被捕。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对申诉人所作指称的可信度表示的怀疑,并指出,申诉人未能证明致使他和他的子女离开原籍国的事件与他们如果被驱逐遣送到刚果民主共和国将会面临的酷刑危险之间的因果关系,因为他向委员会提供的关于他据称遭受的待遇的资料极少,而且称申诉人原籍国的种族关系可能趋于紧张的资料只是泛泛而谈,并不意味着任何可预见的、真实的和亲身会遭遇的酷刑危险。因此,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将申诉人及其子女遣送回刚果民主共和国不会构成对《公约》第3条的违反。

125.第370/2009号申诉(E.L.诉加拿大)涉及一名居住在加拿大的海地国民。申诉人说,如将他遣送回海地,就会构成缔约国违反《公约》第3条的情况。申诉人于1990年到达加拿大,之后成为永久居民。2003、2006和2007年,他受到审理并被裁定犯有多项罪行。2007年,加拿大以申诉人犯有严重罪行为由宣布对他不予接纳,之后,加拿大公民身份和移民局吊销了他的永久居留权。在驱逐令签发之后,申诉人提出了难民地位申请,这一申请未被受理,原因是他因犯有重罪而不被接纳。申诉人患有心脏病,因此需要安装起搏器。在用尽了上诉程序之后,他向委员会提交了一项申诉,称由于他的个人状况和健康状况,他不应当被驱逐。他说,作为一名在国外生活多年的被判驱逐出境的犯罪人员,他会面临被犯罪团伙绑架的危险,而且被遣返的海地人往往被拘留,拘留条件极差,拘留期间得不到食物、水,也得不到医治,而这些对他来说可能是致命的。申诉人还说,他在海地将无法更换起搏器或接受正规医疗服务。委员会指出,申诉人没有提供证据证明一旦被遣返海地将会面临可预见的、真实的和亲身会遭遇的酷刑危险,缔约国主管机构在受理庇护申请过程中对申诉人的所有指称作了审查,而且这些机构还进行了必要的核实,包括核实申诉人能否在海地接受医疗服务等,然后才着手遣返申诉人。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将申诉人遣送回海地并不构成对《公约》第3条的违反。

126.第382/2009号申诉(M.D.T.诉瑞士)涉及一名居住在瑞士的刚果民主共和国国民。申诉人说,如将他遣送回刚果民主共和国,就会构成瑞士违反《公约》第3条的情况。申诉人说,由于他是一个反对党成员,而且在2006年总统选举期间大力抵制卡比拉先生参选,因此他本人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面临直接的酷刑危险,另外,由于他开展的抵制活动,他曾被保安部队逮捕并遭到毒打,自那时以来,保安部队一直在设法将他逮捕。申诉人提出的会面临酷刑危险的指称依据的是将据说对他签发的逮捕令,以及一份证明他曾遭受虐待的指称的牙科治疗证明。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曾对申诉人出具的逮捕令的真实性提出质疑,因为缔约国认为该逮捕令是伪造的;缔约国还曾对申诉人出具的牙科治疗证明的相关性提出疑问。委员会认为,申诉人没有表明他曾经全力参与政治活动,从而能够令人信服地证明,如果被遣送回刚果民主共和国,他就会面临某种风险。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将申诉人遣送回刚果民主共和国不会构成违反《公约》第3条的情况。

127.第391/2009号申诉(M.A.M.A.和其他人诉瑞典)涉及一名埃及国民、他的妻子和他们的六个子女,他们居住在瑞典。申诉人说,将他们驱逐,遣送回埃及的命令的执行会违反《公约》第3条和第16条。申诉人说,他们仍然受到安全警察的关注,因为第一申诉人的堂(表)兄弟因暗杀安瓦尔·萨达特总统而被定罪。另外,他们说,第一申诉人的另一个堂(表)兄弟涉嫌参与一个与基地组织有联系的团体,并且被怀疑于1995年企图暗杀胡斯尼·穆巴拉克总统。申诉人认为,这种家庭关系加上第一申诉人以埃及当局的反对派而为人熟知这一点,使他们在被迫返回埃及的情况下面临本人遭受酷刑的危险。委员会指出,缔约国认可的是:由于第一申诉人与被判定杀害萨达特总统的人之间的家庭关系,第一申诉人仍然会引起埃及主管机构的注意这一点似乎并非不可能;第一申诉人在瑞典利用互联网开展活动,对杀害萨达特总统的真正凶手是否已被定罪和惩治提出疑问,这些活动也应当考虑在内;而且,第一申诉人家庭的其他成员引起埃及主管机构注意的可能性无法排除。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第一申诉人和他的两名成人子女证明,如果将他们遣返埃及,他们将会面临本人遭受酷刑的可预见的、真实的危险,执行将他们驱逐的命令将会构成对《公约》第3条的违反。至于M.A.M.A.的妻子和他们的四名子女的案件,因为这四名子女在该家庭向瑞典提交庇护申请时未成年,所以委员会认为没有必要单独审议他们的案件。

128.第393/2009号申诉(E.T.诉瑞士)涉及一名居住在瑞士的埃塞俄比亚国民。申诉人说,将她遣送到埃塞俄比亚将构成瑞士违反《公约》第3条的情况。申诉人属于阿姆哈拉族少数民族,该民族成员多数生活在埃塞俄比亚中部高原。她因某种政治问题离开本国,于2003年抵达瑞士,在那里提出避难请求。她说,在瑞士,她成为侨民政治反对派组织瑞士团结民主联盟党(团结民盟)的积极成员,并参加了大量示威游行和政治集会,并且公开参加了瑞士当地电台的一个埃塞俄比亚广播节目,以阿姆哈拉语对同胞进行广播。她说,在埃塞俄比亚,团结民盟常常受到政府的政治压制,党员持续受到迫害,如果被遣送回国,她就可能被逮捕并遭受酷刑。委员会注意到申诉人关于在瑞士参与政治活动的指称。委员会还注意到,申诉人并没有说曾经被埃塞俄比亚主管机构逮捕或遭受其虐待,她也没有说埃塞俄比亚依据反恐法或任何其他国内法对她提出了任何指控。委员会认为,申诉人没有提出任何充分证据,证明她所从事的任何政治活动具有足够的影响力,以至于会引起埃塞俄比亚主管机构的注意。因此,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缔约国将申诉人遣返埃塞俄比亚的决定不会构成对《公约》第3条的违反。

129.第396/2009号申诉(Gbadjavi诉瑞士)涉及一名居住在瑞士的多哥国民。申诉人说,将他驱逐、遣送回多哥的做法将构成瑞士违反《公约》第3条的情况。1994年,申诉人加入变革力量联盟,成为其保安队的现役党员。1999年,他被宪兵队拘留两个月,并且再三遭受毒打和虐待。申诉人于1999至2002年离开多哥前往加纳,并于2003至2004年前往贝宁。申诉人这两次都是在与执政党的支持者发生冲突之后离开多哥的,因为他担心遭到逮捕、报复和/或杀害。2006年3月,申诉人和他的姐妹被逮捕,申诉人被宪兵带至Zébé营地的首长办公室。审问期间,宪兵询问他与某个Olympio先生的关系属于什么性质,后者被怀疑煽动了2006年2月对一个宪兵营的袭击行动。申诉人在拘留期间受到死亡威胁和殴打。2006年4月,在他的内兄弟(姐夫/妹夫)收买了一名看守之后,申诉人设法逃离监狱。他前往加纳,但是由于害怕被多哥在加纳的秘密警察拘留,他以伪造的身份乘飞机逃往意大利。随后他于2006年4月抵达瑞士。2006年9月,联邦移民局驳回了申诉人的庇护申请,申诉人随后提出的上诉也遭到驳回。委员会注意到申诉人的陈述,即他是变革力量联盟现役党员,他的职责是保护党员、分发传单和发表讲话,他曾经两次被捕,遭受酷刑和关押,关押条件极差。委员会还注意到,申诉人表示,对于变革力量联盟普通党员而言,多哥的局势仍未好转,他们有可能受到监禁和酷刑。同时,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对申诉人的可信度提出的质疑,并注意到缔约国的这一看法:即便假设申诉人的证词是可信的,也无法找到充分理由,据以认为申诉人如果返回多哥将会面临酷刑。考虑到申诉人得到瑞士难民委员会报告佐证的说法,即反对党变革力量联盟中政治知名度低的党员仍然可能遭到政府的报复,而且像申诉人那样从多哥逃往贝宁的人受到更大的怀疑,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将申诉人遣返多哥的做法将构成对《公约》第3条的违反。委员会认为,缔约国没有恰当评估酷刑危险,因为在诉讼后期,国内法院在没有进行必要调查的情况下就驳回了一些证据,其中包括一项医疗证明,该证明显示,申诉人的健康状况与他据称遭受的违法行为之间存在着联系。委员会还考虑到了多哥的现状,在该国,一些严重侵犯人权的案件,例如反对派成员的人权遭受严重侵犯的案件,仍然没有受到调查,犯罪者仍然逍遥法外。

130.第413/2010号申诉(A.A.M.诉瑞典)涉及一名布隆迪国民。申诉人说,将她驱逐出境、遣送回原籍国的命令的执行,将会构成瑞典违反《禁止酷刑公约》第3条的情况。申诉人说,她出身于图西族家庭,她父母1993年被胡图族民兵杀害,她唯一的同胞即她的哥哥在一支名为“常胜军”的图西族民兵队伍中享有较高的地位。2006年,申诉人的哥哥据称在家中被国民军中的胡图族士兵杀害。当时,申诉人据称没有在家中,但能够察觉到她哥哥在家中遭受虐待。这些士兵向她的哥哥询问她的下落,她由此认为,她的生命遭受威胁。她逃离了布隆迪,并在瑞典提出避难申请。她的申请被驳回,随后提出的上诉也遭到驳回,原因是缔约国主管机构认为,她对致使她逃离布隆迪的事件的叙述存在不一致之处;而且缔约国主管机构还对申诉人的身份有怀疑,因为曾有一人向瑞典驻阿尔及尔大使馆递交签证申请,其个人资料和照片与申诉人提供的几乎完全一样。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考虑到了布隆迪境内的人权状况,缔约国确认,依据该国的总体状况本身并不足以认定,将申诉人强行遣返布隆迪会引起对《公约》第3条的违反。委员会还注意到,缔约国提请注意申诉人的叙述和提交材料中的多个不一致之处和严重自相矛盾之处,这就使申诉人的指称和她就这些指称提供的材料的总体可信度和真实性陷入了疑问。委员会认定,申诉人未能证明,如果将她驱逐出境、遣返布隆迪,她本人就会面临《公约》第3条意义上的可预见的、真实的危险。

131.第414/2010号申诉(N.T.W.诉瑞士)涉及一名居住在瑞士的埃塞俄比亚国民。申诉人说,如将他强行遣返埃塞俄比亚,就会构成瑞士违反《公约》第3条的情况。申诉人说,2005年选举活动期间,他开始对政治感兴趣,成为KINIJIT/CUDP党的支持者,并积极地为该党候选人奔走游说。在竞选结束之后,执政党开始镇压反对党,反对党的一些成员被杀害。申诉人说,他的一位在执政党中有熟人的朋友告诉他:他已经成为目标,警方正在设法找到他。他离开了埃塞俄比亚,在瑞士提出庇护申请。他说,由于他以往参与政治活动,而且到瑞士之后仍然积极从事政治活动,如果被遣返埃塞俄比亚,他就会被捕并遭受酷刑。委员会认为,申诉人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埃塞俄比亚警方或其他主管机构在他离开该国之后一直在寻找他;申诉人在2005年竞选期间或之后从未被主管机构逮捕,也没有遭受其虐待,他也没有说埃塞俄比亚曾经依据反恐法或任何其他国内法对他提出任何指控。委员会还注意到申诉人提出的这一指称:埃塞俄比亚使用精密技术手段监视居住在国外的埃塞俄比亚持不同政见者,但委员会认为,申诉人没有就这一指称作出详细说明,也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该指称。委员会认为,申诉人没有提出任何充分证据证明他所从事的任何政治活动具有足够的影响力,以至于会引起埃塞俄比亚主管机构的注意。因此,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缔约国将申诉人遣返埃塞俄比亚的决定不会构成对《公约》第3条的违反。

132.第424/2010号申诉(M.Z.A.诉瑞典)涉及一名1957年出生的阿塞拜疆国民。申诉人说,如果把他驱逐到阿塞拜疆,瑞典就会违反《公约》第3条。申诉人说,由于他所持的政治信仰同时又身为阿塞拜疆国家党党员,他很难找到工作,因此他和他的家人经济困难。申诉人说,他是一名非常活跃的党员,负责执行党纲和招募新党员。1998至2003年间,他参加了一些政治游行示威活动。在针对2003年10月15日的选举而举行的一次示威活动中,当局试图镇压示威者。申诉人说,只是因为他的岳父是巴库的一名检察官,他才得以逃脱,没有被捕。之后,他躲藏在他的朋友和熟人家中。他的妻子告诉他:警方曾于2004年1月对他展开搜查行动;警方扬言,如果他们找不到他,就会把她逮捕。2004年,申诉人离开阿塞拜疆,随后在瑞典提出庇护申请。2004年5月,移民局驳回他的庇护申请,他随后提出的上诉也遭到驳回。委员会注意到,申诉人说,由于他过去从事的政治活动,因此如果被驱逐,他就可能遭受酷刑和虐待。但委员会认为,申诉人没有提出任何证据证明他由于从事政治活动而在阿塞拜疆遭到通缉,而且申诉人没有说他以前曾经被拘留或遭受酷刑。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将他驱逐出境不会构成对《公约》第3条的违反。

133.第433/2010号申诉(Gerasimov诉哈萨克斯坦)涉及一名哈萨克国民。申诉人说,他由于哈萨克斯坦违反《公约》第1、第2、第12、13、14和22条而受害。申诉人说,警方曾对他施以酷刑,要他坦白犯有凶杀罪。虽然申诉人指称的酷刑行为发生在《公约》对哈萨克斯坦生效之前,但申诉人说,所涉违法行为具有持续性质。申诉人还说,缔约国没有制定防止虐待和酷刑的恰当的保障措施,没有立即对他的指称进行公正和有效的调查,而且国内法实际上使他无法提起要求赔偿的民事诉讼――《公约》第14条因而遭到违反,因为索赔权利只是在刑事法院判定相关人员有罪之后才予以承认。委员会注意到申诉人对他在被警方拘留期间受到的待遇的详细叙述,证明他遭受的身体伤害和心理损害的医疗报告,以及证明申诉人在遭遇伤害时正被警方拘留这一无可辩驳事实,还注意到申诉人在获释之后立即为他所受伤害寻求治疗。委员会认为,应当推定缔约国应为对申诉人造成的伤害负责,缔约国没有对此提供作出令人信服的解释。委员会还注意到,无可辩驳的是,缔约国没有对将申诉人拘留一事进行登记,没有向他提供律师,也没有安排独立人员对他进行体检。委员会还注意到,虽然申诉人在事件发生后几天内就报告了酷刑行为,但缔约国在一个月之后才发起进行初步调查;而且,尽管调查多次在结束后又重新开始,但在最后结束时没有追究相关警员刑事责任。委员会指出,如有迹象表明,调查没能公正、迅速和有效地进行,那么调查本身并不足以证明缔约国对其在《公约》第12条之下的义务的遵守。委员会还指出,无可辩驳的是,依据国内法,只是在刑事法院将应负责任的人员定罪之后,才出现要求为酷刑行为作出赔偿的权利。最后,委员会注意到,申诉人发送了一封经过公证的撤诉函,该信函抄送外交部;由于申诉人提出的申诉,申诉人及其家属在国内遭受了压力。因此,委员会有足够理由对申诉人自愿提交撤诉函一事持怀疑态度,并认为,缔约国干预了申诉人的申诉权。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委员会掌握的事实显示,《公约》第1条连同第2条第1款,以及第12条、第13条、第14条和第22条遭到了违反。

134.第444/2010号申诉(Abdussamatov和其他人诉哈萨克斯坦)涉及27名乌兹别克斯坦国民和2名塔吉克斯坦国民。申诉人说,如将他们引渡到乌兹别克斯坦,就会构成哈萨克斯坦违反《禁止酷刑公约》第3条的情况。委员会请缔约国在委员会审议申诉人的来文期间,不要把申诉人引渡到乌兹别克斯坦,但缔约国没有满足这项请求。在第四十七届会议期间,委员会裁定:由于缔约国没有遵循委员会关于采取临时措施的请求,因此它未能履行在《公约》第22条之下的真诚合作的义务;来文可予受理,因为来文提出了与《公约》第3条相关的问题。申诉人信奉伊斯兰教,由于担心因在正式认可的机构之外信奉宗教遭受迫害而逃离乌兹别克斯坦。2010年1月,一项新的难民法在哈萨克斯坦生效,该法规定,所有寻求庇护者以及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承认的获认可难民,均须到哈萨克斯坦政府部门登记。申诉人于2010年5月按规定在移民警察局进行了登记。2010年8月,申诉人的庇护申请被驳回,2010年9月8日,检察机关宣布,应乌兹别克斯坦主管机构的请求,并依照1993年独立国家联合体《关于在民法、家庭法和刑法法律事项中提供法律援助和处理冲突的公约》(《明斯克公约》)和2001年《上海公约》,申诉人将被引渡到乌兹别克斯坦,因为他们在乌兹别克斯坦参加了“非法组织”,并且被控“企图推翻宪法秩序”。2010年12月,阿拉木图区级法院驳回了申诉人的上诉。关于案情,委员会注意到律师的论点,即申诉人和其他应引渡请求被遣返乌兹别克斯坦的人总的来说遭到不得与外界接触的关押;并注意到律师说,在乌兹别克斯坦,酷刑和虐待现象依然十分普遍,在官方和国家控制范围之外信奉宗教、被控犯有宗教极端主义行为和企图推翻宪法秩序的穆斯林尤其容易遭受侵害;还注意到,缔约国以申诉人会对其构成威胁,而且可能对缔约国和其他国家的安全造成重大损害为由,驳回了申诉人的庇护请求。委员会还注意到律师的这一论点:缔约国进行的致使申诉人被引渡的程序缺乏公正性,因为缔约国没有提供口译服务,申诉人只能有限接触律师,而且律师无法查阅档案。同时,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的论点,即乌兹别克斯坦已经加入《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以及《禁止酷刑公约》,而且乌兹别克斯坦签发了外交保证书,明确表示申诉人不会遭受酷刑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委员会还注意到,缔约国说,乌兹别克斯坦已经明确表示,国际组织可以对拘留设施进行监测。委员会注意到,所有29名申诉人均为在乌兹别克斯坦正式认可的机构以外信奉宗教和/或被控犯有与恐怖主义相关罪行的穆斯林。委员会还指出,《公约》第3条所载不驱回原则具有绝对性质,反恐斗争并不能免除缔约国履行其不将人员驱逐到有重大理由认为相关人员有可能遭受酷刑的另一个国家。委员会认为,乌兹别克斯坦存在的一贯严重、公然或大规模侵犯人权的现象,以及人们容易遭受酷刑或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的重大危险,已经得到充分证实。委员会还指出,缔约国没有提供证据反驳申诉人的以下说法,即引渡程序不符合最低限度公正审理要求,而且缔约国没有就每个申诉人遣返乌兹别克斯坦之后本人遭受酷刑的可能性进行单独的风险评估。因此,委员会裁定,委员会掌握的事实显示,缔约国违反了《公约》第3条和第22条。

135.第453/2011号申诉(Gallastegi Sodupe诉西班牙)涉及一名西班牙国民。申诉人说,他因西班牙违反《公约》第12、14和15条而受害。申诉人说,2002年10月24日凌晨5时,巴斯克自治警察部队在一次搜捕行动中以暴力方式将申诉人逮捕,并将申诉人带至中心警察局。警方认定,对他的指控属于反恐法范围,他被拘留三天,无法与外界接触。他还说,警方在审问过程中对他进行虐待和身心折磨,从他那里获得了自证其罪的供述。申诉人还说,警方提供的医务人员在体检过程中和法医鉴定报告中都没有考虑到他提出的曾经遭受酷刑的指称。申诉人说,缔约国没有对他的酷刑指称作迅速、独立和公正的调查,主管法院也没有就他多次提出的遭受虐待和酷刑的指称采取行动。申诉人还说,最终将他定罪的审判缺乏公正性,因为法庭将通过刑讯逼供获取的自证其罪的供述作为证据,判定他犯有恐怖凶杀罪。委员会注意到:申诉人曾提交本人遭受酷刑和虐待的申诉,初审法院审理了这项申诉,该法院根据法医鉴定报告下令暂停诉讼,这项报告并不支持申诉人的指称,省高等法院随后驳回了申诉人的上诉,这项裁决依据的也是法医鉴定报告。委员会还注意到,申诉人请求取得进一步证据,但法院拒绝了他的请求,因为法院认为没有必要这样做。委员会还注意到,在国家高等法院第四初审庭对申诉人进行的拘押诉讼和随后的审理过程中,申诉人表示,他是由于遭受酷刑和虐待而自证其罪的,法院没有采取措施调查这些指称。委员会认为,以上情况显示,主管机构未能展开调查,这是与缔约国在《公约》第12条之下的义务相违背的。委员会还指出,申诉人自证其罪的供述在对他进行的诉讼中起到了极大的作用,但委员会认为,申诉人没有提供资料以使委员会能够得出申诉人自证其罪的供述很可能是刑讯逼供的结果这一结论。据此,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委员会掌握的资料没有显示存在违反《公约》第14和15条的情况。

D.后续活动

136.禁止酷刑委员会在2002年5月第二十八届会议上设立了一个对根据第22条所提申诉的决定进行后续跟踪的报告员职位。委员会在2002年5月16日第527次会议上决定,报告员应主要从事以下活动:监测委员会决定的遵守情况,向缔约国发出普通照会,询问根据委员会的决定采取的措施情况;在收到缔约国答复,或遇到不答复情况,以及此后收到申诉人反映委员会决定未得到落实的所有函件时,向委员会提出采取适当行动的建议;与缔约国常驻代表团代表会晤,鼓励遵守有关决定,并确定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提供的咨询服务或技术援助是否适当或必要;经委员会批准对缔约国进行后续访问;编写提交委员会的关于报告员活动的定期报告。

137.本报告载有缔约国和申诉人自禁止酷刑委员会第四十七届会议以来提交的资料。

缔约国

加拿大

申诉案

Singh , 319/2007

决定 通过日期

2011 年 5 月 30 日

裁定违反的条款

第 3 条

建议的补救措施

不将申诉人引渡到 印度。

2011 年 11 月 18 日,缔约国告知委员会,它已经决定不将申诉人遣返印度。

缔约国解释说,它不接受以下笼统说法,即在有重大理由认为某人面临着酷刑危险的情形中,加拿大的国内司法审查制度尤其是联邦法院进行的诉讼无法提供防止遣送的有效的补救。在缔约国看来,委员会在本案中的决定表明,就案件的具体情况而言,委员会并不认为国内补救办法是充分的。

2011 年 12 月 28 日,委员会把缔约国的意见发送给申诉人供提出评论。

在第四十八届会议上,委员会决定在收到进一步资料之后再对这一事项作出决定,但委员会没有收到任何资料。委员会将准备一封致律师的提醒函。

委员会的决定:继续进行后续对话。

缔约国

加拿大

申诉案

Boily , 327/2007

决定 通过日期

2011 年 11 月 14 日

裁定违反的条款

第 3 条 和第 22 条

建议的补救措施

请缔约国依据在《公约》第 14 条之下的义务,提供有效补救,包括如下: (a) 为侵犯《公约》第 3 条规定的申诉人权利向他做出赔偿; (b) 提供尽可能全面的康复,除其他外提供医疗和心理治疗、社会服务、法律援助,包括偿付过去支出、未来服务和法律费用;以及 (c) 审核其外交保证办法,以避免将来发生类似侵权行为。

2012 年 4 月 10 日,缔约国解释说,墨西哥法院已经以杀人罪判处 Boily 先生 30 年徒刑,并以逃离法定拘押罪判处他 9 年徒刑。 Boily 先生曾因贩运大麻而在墨西哥被判处 14 年徒刑。他提起了要求保护宪法权利的诉讼,以便得到减刑。

目前,申诉人被关押在位于阿亚拉的联邦社会心理康复中心。他于 2010 年 10 月被转到该中心,之前他曾经接受治疗,身体状况早已恢复,这种治疗与来文无关。

缔约国解释说,它仍在向申诉人提供领事服务,包括酌情派人进行例行探视等。领事部门人员于 2011 年 11 月 18 日和 2012 年 2 月 10 日对他进行了探视。在探视过程中,申诉人并没有说他有任何健康问题,并且还对受到的康复中心看守给予的待遇和该中心提供的食物表示满意。

申诉人被告知,根据《罪犯转移条约》和《罪犯国际转移法》,他有权请求将他转到加拿大,以便在加拿大服完余下的刑期。不过,缔约国反映,申诉人选择在提出转移申请之前,在墨西哥法院对他受到的判决提出异议。

缔约国解释说,同时,申诉人正在就据称在他被引渡到墨西哥之后的第一周发生的权利遭受侵犯一事,要求加拿大政府提供金钱赔偿。相关诉讼有待加拿大联邦法院作出判决。

缔约国解释说,它对申诉人依据国内法所作的指称提出异议,而且无意向 Boily 先生提供赔偿或康复。

缔约国解释说,为避免今后出现侵权行为,缔约国已经对委员会的决定和审查外交保证办法的请求作了仔细研究。鉴于目前仍在进行与申诉人的指称有关的国内诉讼 ― ―包括一项认为加拿大主管机构没有能够恰当监测墨西哥提供的外交保证的指称 ― ―缔约国认为不宜在这一时刻就问题发表意见。最后,缔约国告知委员会,它将不断向委员会通报案件的进展情况。

缔约国提交的材料于 2012 年 4 月送交申诉人,供提出评论。

在第四十八届会议上,委员会决定在收到进一步资料之后再对这一事项作出决定。委员会将准备一封致申诉人的提醒函。

委员会的决定:继续进行后续对话。

缔约国

摩洛哥

申诉案

Ktiti , 419/2010

决定 通过日期

2011 年 5 月 26 日

裁定违反的条款

第 3 条和第 15 条

建议的补救措施

不将申诉人引渡到阿尔及利亚 。

2011 年 9 月 13 日缔约国通报委员会其当局已经决定将申诉人引渡到阿尔及利亚 。

201 1 年 9 月 16 日秘书处根据委员会 负责申诉决定 后续行动 的 特别报告员 ( 下称“报告员” ) 的指示 , 向缔约国 常 驻日内瓦代表团发出了普通照会。向缔约国通报已将其 2011 年 9 月 13 日的普通照会内容提交委员会注意,特别报告员 告知 缔约国 , 如果它执行引渡就将违反根据《公约》第 3 条应承担的义务,并且违反了 缔约国 以良好意愿与委员会合作的国际义务。特别报告员提到委员会 2011 年 5 月 26 日的决定,进一步解释必须全面禁止酷刑,一旦认定任何个人被遣返到他们面临遭受酷刑和真正风险的国家时 , 必须禁止遣返。 他 又进一步指出 , 鉴于缔约国仅仅根据第三者在阿尔及利亚遭受酷刑 时 提供的证词作为 作出 引渡申诉人决定的基础,因此缔约国实际上已经违反了《公约》第 15 条。特别报告员还指出委员会的决定是在根据《公约》的精神对本案所有情况进行深入彻底审查之后一 致 通过的。此外特别报告员解释据知名法学家 认为 不驱回原则具有强制法的性质, 其宗旨 在于预防酷刑。对预防酷刑义务的执行仅仅通过获得对承诺的 “ 书面保证 ”是不够的 ,这种承诺是 指 缔约国的立法 ( 将在接受国 ) 得到尊重,保护被引渡个人的权利。由于上述因素,特别报告员指出委员会不能接受引渡申诉人。他还通报缔约国委员会将在 2011 年 11 月 的 届会上再次讨论这一问题。

秘书处根据委员会负责申诉决定后续行动的特别报告员的指示,鉴于接获的关于申诉人可能被引渡的信息,于 2011 年 10 月 7 日再次发出一封普通照会。敦促缔约国提供申诉人实际状况的最新信息,并提醒缔约国注意其根据《公约》第 3 条应承担的义务。

在委员会第四十七届会议对缔约国初次报告进行审查的对话期间提到了这一问题。摩洛哥主管机构解释说,它们已经决定推迟对申诉人的引渡。

2011 年 11 月 16 日,申诉人的亲属通报委员会, Ktiti 先生在 2011 年 11 月 3 日从拉巴特第一号监狱被转移到据称通常关押恐怖主义嫌疑分子的拉巴特第二号监狱,而且据亲戚称这所监狱的关押条件极为恶劣。此外, Ktiti 先生被单独关押。亲戚请委员会要求缔约国就申诉人的现状提供最新信息。

2011 年 12 月 28 日, Ktiti 先生的亲属重申他们先前的意见,并请委员会对案件进行干预,因为申诉人仍然遭到拘留。

2012 年 2 月 24 日,缔约国告知委员会,根据摩洛哥政府的决定, 2010 年 3 月 25 日关于将申诉人引渡到阿尔及利亚的第 2-10-001 号命令宣告无效 (2012 年 1 月第 12-12-13 号命令 ) , Ktiti 先生已于 2012 年 2 月 2 日获释。

委员会将缔约国的意见发送给了申诉人供提出评论 ( 评论应在 2012 年 5 月 18 日之前提出 ) 。

在第四十八届会议上,委员会决定在收到进一步资料之后再对这一事项作出决定。委员会将准备一封致申诉人的提醒函,请其尽快提出评论。

委员会的决定:继续进行后续对话。

缔约国

摩洛哥

申诉案

Kalinichenko , 428/2010

决定 通过日期

2011 年 11 月 25 日

裁定违反的条款

第 3 条和第 22 条 ( 申诉人已经被引渡到俄罗斯联邦 )

建议的补救措施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为申诉人提供补救,包括赔偿,并设立有效的后续机制,确保申诉人不遭受酷刑或虐待。委员会注意到,俄罗斯联邦主管机构已经承诺根据国际标准,允许委员会到狱中探访申诉人并单独与他私下交谈。委员会欢迎这一承诺,并请缔约国为委员会两名委员访问申诉人提供方便。

2012 年 2 月 8 日,缔约国告知委员会,俄罗斯联邦主管机构已经向它表示,俄罗斯联邦检察机关愿意严格遵守向摩洛哥提供的以下保证,即委员会可以到拘留地点探望申诉人,并且在没有第三方在场的前提下,在单独的房舍私下与他会面。

在第四十八届会议上,委员会决定请缔约国提供关于申诉人的现况和持续监测申诉人状况的现有机制的进一步资料。因此,委员会决定在收到进一步资料之后再对这一事项作出决定。

委员会的决定:继续进行后续对话。

缔约国

挪威

申诉案

Eftekhary , 312/2006

决定 通过日期

2011 年 11 月 25 日

裁定违反的条款

第 3 条

建议的补救措施

委员会请缔约国不要把申诉人驱逐到伊朗伊斯兰共和国。

2012 年 2 月 23 日,缔约国告知委员会,在委员会通过决定之后,挪威移民上诉委员会对申诉人的案件进行了重新审理。 2012 年 1 月 31 日,申诉人获准留在挪威,等待对他的上诉进行审理。审理已定于 2012 年 3 月 13 日进行,申诉人届时将可以陈述案请。

2012 年 3 月 23 日,向申诉人发送了缔约国的资料供作出评论。

在第四十八届会议上,委员会决定在收到进一步资料之后再对这一事项作出决定。

委员会的决定:继续进行后续对话。

缔约国

塞内加尔

申诉案

Guengueng 和其他人 , 181/2001

决定 通过日期

2006 年 5 月 17 日

裁定违反的条款

第 5 条 第 2 款和第 7 条

建议的补救措施

缔约国必须通过采取必要措施,包括立法措施行使对本来文所提及的行为的管辖权。此外,根据《公约》第 7 条,缔约国必须向其主管机构提交本案,以便提出起诉,否则则要根据比利时已作出的引渡要求,采取执行行动,或一旦另一个国家根据《公约》提出任何其他引渡要求时,予以遵从。本决定并不妨碍申诉人因缔约国未能遵守其根据《公约》应履行的义务而获得国内法院的赔偿。

先前的后续行动信息: A/66/44, 第六章

2011 年 11 月 8 日,律师指出缔约国仍未执行委员会的决定, Habré 先生仍然留在塞内加尔,并且没有受到起诉。

提交人引述非洲联盟关于 Habré 案委员会的一份进展报告 (2011 年 7 月 ) ,根 据这份报告,塞内加尔政府要求无限期停止在非洲联盟对这一问题目前的协商。 此后,非洲联盟首脑会议在一项决议中呼吁塞内加尔当局“以非洲的名义”立即对 Habré 先生进行审判。

2011 年 7 月塞内加尔当局决定不将 Habré 先生驱逐到乍得,但重申不可能在塞内加尔对他进行审判。

律师补充说, 2011 年 7 月 22 日乍得当局宣布选择将 Habré 先生引渡到比利时,以便在比利时对他进行审判。

律师指出先前由比利时当局提交的两份引渡要求均被拒绝。目前已提交第三份要求将 Habré 先生引渡到比利时审判的请求,这份请求是比利时当局在 2011 年 9 月提交的,目前正等待法院审查。

律师要求委员会呼吁缔约国当局它们有义务对 Habré 先生进行审判,否则则应将他引渡到比利时,同时避免让 Habré 先生离开塞内加尔,除非这不违反《公约》的规定。

委员会向缔约国发送了律师提交的材料,供发表意见,但没有收到任何资料。

委员会在第四十七届会议上讨论了本案,决定提醒缔约国注意其承担的以下义务:起诉和审理 Habré 先生,或将他引渡到比利时 ― ― 该国已经提出了引渡请求;或将其引渡到另一国接受审理,并且不让 Habré 先生离开塞内加尔,除非他的离境符合公约条款。这一信息于 2012 年 2 月转达给了缔约国。缔约国没有就此提出任何意见。

在第四十八届会议上,委员会决定再次向缔约国发出普通照会,提醒它注意须履行适用《公约》的义务,并请它提供最新信息,介绍为落实委员会建议所采取的措施。

委员会的决定:继续进行后续对话。

缔约国

塞尔维亚

申诉案

Ristic , 113/1998

决定通过日期

2001 年 5 月 11 日

裁定违反的条款

第 12 条和第 13 条

建议的补救措施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调查警察的酷刑行为指称。

先前的后续行动信息: A/66/44, 第六章

2011 年 9 月 17 日,缔约国解释说, 2007 年 2 月, Ristic 先生及夫人因其儿子 Milan Ristic 丧生所遭受的丧亲之痛,每人各获得 50 万第纳尔的赔偿,加上自 2004 年 12 月 30 日开始计算的利息。

国家检察署要求沙巴茨的最高公共检察官提供令状,以便审议先前沙巴茨地区法院的令状,以及是否有可能要求保护该法院裁决以及最高法院裁决的合法性,前提是这些决定符合法律要求,属于有可能适用这一特殊法律补救措施的、可执行的决定。

2011 年 9 月,委员会向申诉人发送了缔约国的提交材料,请其发展评论,但没有收到任何答复。 2012 年 2 月,向申诉人发送了提醒函。

在第四十七届会议上,委员会决定,应当鼓励缔约国完成调查并提供资料,介绍为落实委员会 2011 年 5 月 11 日的决定所采取的措施。 2012 年 2 月 7 日,向缔约国发送了一份普通照会,但没有收到任何答复。

在第四十八届会议上,委员会决定在收到进一步资料之后再对这一事项作出决定。委员会将准备一份致缔约国的提醒函,请缔约国提供最新资料,同时就其在执行委员会建议方面可能遇到的困难作出说明。

委员会的决定:继续进行后续对话。

缔约国

塞尔维亚

申诉案

Dimitrov , 171/2000

决定通过日期

2005 年 5 月 3 日

裁定违反的条款

第 2 条第 1 款结合第 1 条、第 12 条、第 13 条和第 14 条一并解读

建议的补救措施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对申诉人指称的事实作出适当调查。

先前的后续行动信息: A/66/44, 第六章

2011 年 9 月 17 日,缔约国通报司法部已与申诉人律师展开对话,以便确定对所受损失提供赔偿额。讨论仍在进行,司法部尽量为申诉人提供充足的赔偿。一旦达成协定就将向委员会通报。缔约国补充指出,本案对强迫招供的刑事起诉的绝对法定时效已确定 ( 刑法第 65 条 ) 。诺威萨市法院的一名调查法官已在诺威萨市检察官的建议下采取了必要的调查行动,但调查行动没有查出肇事者。检察署没有理由采取特殊法律补救措施,因为调查法官没有就这一程序作出决定,而申诉人也没有提起补充刑事起诉,即他并没有向法院提出起诉。因此缔约国认为其他有关机构可以考虑对委员会对本案的意见作出回应的可能性。

2011 年 9 月,向申诉人发送了缔约国的提交材料,请其提出评论,但没有收到任何答复。 2012 年 2 月,向申诉人发送了提醒函。

在第四十七届会议上,委员会决定,应当请缔约国提供本案最新情况,还应当鼓励缔约国支付赔偿金。为此,于 2012 年 2 月 8 日向缔约国发出了一份普通照会,但缔约国没有作出任何答复。

在第四十八届会议上,委员会决定在收到进一步资料之后再对这一事项作出决定。委员会将准备一份致缔约国的提醒函,请缔约国提供最新资料。

委员会的决定:继续进行后续对话。

缔约国

塞尔维亚

申诉案

Dimitrijevic , 172/2000

决定通过日期

2005 年 11 月 16 日

裁定违反的条款

第 2 条第 1 款结合第 1 条、第 12 条、第 13 条和第 14 条一并解读

建议的补救措施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起诉那些对违反《公约》行为负责任的人,并向申诉人提供补偿。

先前的后续行动信息: A/66/44, 第六章

2011 年 9 月 17 日,缔约国通报委员会当局已与申诉人达成了提供 25 万第纳尔作为补偿的协定, 2008 年 5 月 29 日支付了赔偿款,缔约国认为没有法律依据修正缔约国司法机构对此案的决定,因为申诉人没有作为辅助公诉人使此案脱离公共检察官所提出的刑事起诉,因此 ( 即使公共检察官没有向他通报对他提交案件所作决定 ) ,他不能向法院提出进行调查或提出指控的辅助要求,而法官也没有否定他的要求,从而使国家公共检察官要提出保护合法性的要求,或鉴于时间的消逝作出强制命令,让较低一级的公共检察官开始办案。

2011 年 9 月,向申诉人发送了缔约国的决定供作出评论,但没有收到任何答复。

在第四十八届会议上,委员会决定在收到进一步资料之后再对这一事项作出决定。委员会将准备一份致申诉人的提醒函,请其作出评论。

委员会的决定:继续进行后续对话。

缔约国

塞尔维亚

申诉案

Nikolić , 174/2000

决定通过日期

2005 年 11 月 24 日

裁定违反的条款

第 12 条和第 13 条

建议的补救措施

就申诉人儿子的死亡原因展开调查。

先前的后续行动信息: A/66/44, 第六章

2011 年 9 月 17 日,缔约国通报委员会由于申诉人因 Nikola Nikolić 先生的死亡所承受的感情创伤, 2008 年 8 月 15 日当局向每位申诉人支付了 40 万第纳尔作为对这种无形损害的赔偿。司法部已采取行动对申诉人的丧亲之痛提供赔偿,目前正与申诉人的代表讨论这一事宜。

此外两位申诉人以刑法规定遭到严重违反为由,要求保护合法性,于 2007 年 12 月 27 日向塞尔维亚最高法院提出了对贝尔格莱德地区法院 1998 年 2 月 17 日和 2006 年 5 月 11 日的决定以及最高法院 2001 年 12 月 12 日决定的抗辩申诉。最高法院于 2008 年 11 月 11 日驳回了上述提供保护的请求。

在第四十八届会议上,委员会决定在收到进一步资料之后再对这一事项作出决定。委员会将准备一份致申诉人的提醒函,请其作出评论。

委员会的决定:继续进行后续对话。

缔约国

西班牙

申诉案

Sonko , 368/2008

决定通过日期

20 11 年 11 月 2 5 日

裁定违反的条款

第 12 条和第 1 6 条

建议的补救措施

委员会请缔约国对 2007 年 9 月 26 日发生的事件进行适当调查,起诉和惩处任何经查明对这些行为负有责任者,并提供有效补救,包括适当赔偿 Sonko 先生的家属。

2012 年 4 月 13 日,缔约国提出了后续意见。缔约国提供了休达国民卫队第一指挥官 2012 年 3 月 9 日提出的一份报告的复制件。这份报告所载资料与缔约国先前 ( 在就来文的实质提出意见时 ) 提供的报告相似,尤其提到了委员会决定的段落。

上述报告对委员会决定的叙述部分事件描述的准确性提出疑问,并对提交人的指称提出异议。在这方面,缔约国指出,国民卫队人员的证词 ― ―这些证词也应当被推定为属实 ― ―显示,当国民卫队人员离开时, Sonko 先生是能够行走的,而且国民卫队人员并没有刺破他的橡皮筏。另外,闭路摄像设备记录的视频显示,西班牙国民卫队的船只当时紧靠着海岸。例如,视频记录显示, 5 时 51 分 53 秒,这艘船只距离海岸只有几米。第二,当时没有人提出庇护请求。另外,根据缔约国的法律,如果在国外提出庇护请求,该请求应向领事馆或大使馆提出。第三,缔约国指出,没有向 Sonko 先生的亲属和 / 或其律师告知休达第一预审法院进行的诉讼的说法是不正确的。 2009 年 1 月 5 日,缔约国向 Sonko 先生的堂 ( 表 ) 兄弟 Jankoba Coly 作了通报。第四,缔约国的人员依照和摩洛哥签署的国际条约并经摩洛哥主管机构请求,以人道主义方式行事,提供援助和救援。因此,当时的情况不涉及阻止入境的行政程序,因为国民卫队人员的行动并不属于移民问题或管制的范围。第五,国民卫队人员实施的救援和 Sonko 先生的死亡之间并不存在因果关系。最后,缔约国指出,委员会在决定中提到了 Dao Touré 的证词 ( 第 6.3 段 ) 。但缔约国表示,国民卫队的记录并未载有关于此人和死者一道获救的资料,因此,很难相信此人证词的真实性。

这份报告还对委员会的结论提出异议。报告说,死者在死亡前没有遭受任何身心痛苦。他是在一起事故中丧生的,国民卫队与该事故无关。 关于委员会提出的要求缔约国进行适当调查并提供有效补救的建议,该报告指出,除了休达第一预审法院进行了适当、公正的司法调查以外,内政部也进行了行政诉讼 ( Exp. No. 170/RP/08 ) ,以便审理申诉人提出的因其兄弟 ( Sonko 先生 ) 死亡而造成的损害赔偿请求。 2010 年 6 月 16 日,内政部总技术秘书处驳回了申诉人的请求,理由是 Sonko 先生的死亡无法归因于国民卫队人员的作为或不作为。申诉人可在两个月内对法庭的这项裁决提出异议。

鉴于上述,休达国民卫队指挥官在报告中认为,缔约国已经落实了委员会的所有建议。

缔约国提交的材料载有以下文件的复制件:休达第一预审法院的裁决;内政部总技术秘书处 2010 年 6 月 16 日的决定;休达国民卫队第一指挥官 2012 年 3 月 9 日的报告;以及 2012 年 3 月 26 日致提交人律师的信函,该信函告知提交人律师:缔约国采取的任何措施都将通过委员会转达。

2012 年 4 月 27 日,缔约国补充表示,它已经根据委员会的决定采取了以下措施:

所有参与处理本案的相关司法和行政机构都已经获悉委员会的决定;

委员会的决定将在今后几周内在司法部的《官方公报》上公布;

关于委员会提出的对事实做恰当、公正的调查的建议,已经将委员会的决定转交检察机关,以便进行分析,弄清是否存在重新进行司法调查的法律理由。缔约国指出,一般来说,司法调查是指一种在法制范围内进行的公正调查。缔约国正在等待检察机关作出最终评估;

关于有效补救措施,包括恰当赔偿,缔约国解释说,补救和赔偿请求由申诉人亲属在有资格提出的前提下提出。在刑事、民事或行政诉讼中,没有关于此种请求的记录。

缔约国还说,它将向委员会通报有关上述问题的任何情况。

缔约国提交的材料分别于 2012 年 4 月 17 日和 5 月发送给了申诉人供作出评论。

在第四十八届会议上,委员会决定在收到进一步资料之后再对这一事项作出决定。

委员会的决定:继续进行后续对话。

缔约国

瑞典

申诉案

Agiza, 233/2003

决定通过日期

2005年5月20日

裁定违反的条款

第3条和第22条

建议的补救措施

委员会请缔约国针对关于由于申诉人被强行遣返埃及,申诉人在《公约》第 3 和第 22 条之下的权利遭到侵犯的裁定,采取步骤,并且防止今后发生类似的侵害现象。

先前的后续行动信息:A/66/44,第六章

2011年5月13日,缔约国通报委员会驻开罗的瑞典大使馆仍继续对Agiza先生进行探访,以便监测他在狱中的情况。目前已对Tora监狱进行了63次这种探访,最近一次是2011年4月11日进行的。目前对申诉人提早释放的请求正在审议之中,大使馆正在跟踪这一事项并跟踪各方面的消息。

缔约国回顾在其2009年12月7日的来文中已通报委员会瑞典政府已向申诉人提供了赔偿,同时也已作出允许Agiza先生在瑞典长期居留问题的最后决定。缔约国还通报委员会不打算再对委员会对此案的决定采取进一步行动。缔约国认为就其而言本案已结案,因为它已根据后续程序向委员会提交了所有必要的信息。

2011年9月5日申诉人的律师对缔约国认为此案已结案的观点表示惊讶,但他对大使馆继续探访并采取行动争取申诉人提早释放的事实表示满意。

律师还解释称Agiza先生已在2011年8月初从监狱释放,目前在开罗自由生活。尽管释放的真正原因不明,但律师认为有可能是埃及最近事态变化的结果。申诉人打算申请瑞典居留证,主要是因为他的妻子和6个孩子在瑞典并已成为瑞典公民,同时他由于遭受过酷刑也需要得到医治。律师认为这样做是妥当的,而且委员会的意见认为缔约国应该向申诉人签发居留证。

2011年10月12日缔约国确认了Agiza先生在2011年8月被释放。缔约国解释申诉人提交了要求获得瑞典居留证的要求,瑞典将根据现有的立法和程序加以处理。缔约国还补充指出,由于政府在2009年11月19日决定不发给申诉人居留证,而在2010年1月1日关于“安全案件”的程序已有所改变,这类案件目前与其他有关居留证的案件同样处理,即可以向移民法院和向移民上诉法院上诉移民局对这些案件所作决定,的“某些安全案件”除外,这些案件采用不同的上诉制度。

缔约国强调,移民局和移民法院是独立于政府的机构,政府无法在单个案件的评估方面对其作出指示。

缔约国重申,它认为,提交委员会的这起案件已经结案,因为它已经向委员会提供了依据后续程序要求提供的所有信息。

在第四十七届会议上,考虑到缔约国迄今为止已经采取的措施,委员会决定结束后续对话。

缔约国

瑞典

申诉案

Chahin, 310/2007

决定通过日期

2011年5月30日

裁定违反的条款

第3条

建议的补救措施

委员会请缔约国不要将申诉人驱逐到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2011年9月14日缔约国通报委员会瑞典司法部长于2011年6月27日决定延缓执行将申诉人驱逐出境的命令。

目前根据委员会对本案的决定应采取哪些进一步措施,尤其是否应向申诉人发放居留证的问题正在研究之中,将向委员会通报作出的决定。

2011年9月30日申诉人的律师解释申诉人目前的法律程序与一般的申请庇护案不同,因为在1991年诺尔雪平港地方法院已判Chahin先生杀人罪,同时决定将他驱逐出境,终身不得返回瑞典。

根据外国人法,移民局不能向刑事法院驱逐出境的个人提供庇护。移民局可以决定是否应该向某人提供庇护或其他保护,并将案子移交移民法院,同时提出建议。移民法院可以决定不予审理,也可以决定向某人提供庇护,改变驱逐出境命令,包括不得返回的禁令。

申诉人已向移民局提交了新的寻求庇护申请,他已在2011年8月1日登记为寻求庇护者。他声称如果返回叙利亚将面临着遭受酷刑和其他形式迫害的重大风险,因为他在叙利亚被释放后违反了禁令,同时他离开叙利亚已经很长时间,他还提及委员会的意见。移民局于2011年8月30日与申诉人进行了寻求庇护谈话。移民局尚未作出决定。

2011年10月31日,缔约国重申,在本案中酌情采取行动的问题正在研究中。2011年9月30日,移民局认定,基于保护原因,应当向申诉人发放居留证,移民法院当时任在审理此案。

在2011年12月8日和2012年1月23日的信函中,律师明确告知委员会:申诉人已经获得拥有难民地位的长期居留资格,驱逐令和禁止返回瑞典的命令也已经撤消。因此,缔约国已经落实了委员会在本案中作出的决定。2012年3月22日,缔约国告知委员会,马尔默移民法院2011年12月8日决定撤消将申诉人驱逐出境的命令,并向其发放长期居留证、难民地位声明书和旅行证件。

在第四十八届会议上,由于认定案件得到了圆满解决,委员会决定结束后续对话。

缔约国

瑞典

申诉案

Mondal, 338/2008

决定通过日期

2011年5月23日

裁定违反的条款

第3条

建议的补救措施

委员会请缔约国不要把申诉人驱逐到孟加拉国。

2011年9月14日,缔约国告知委员会,2010年7月15日,移民局已决定向申诉人签发永久居留证。因此,缔约国认为它已执行了委员会对此案的意见,同时无需再采取进一步行动。

在第四十七届会议上,考虑到缔约国迄今为止已经采取的措施,同时认定案件得到了圆满解决,委员会决定结束本案的后续对话。

缔约国

瑞典

申诉案

Güclü , 349/2008

决定通过日期

2010年11月11日

裁定违反的条款

第3条

建议的补救措施

委员会请缔约国不要把申诉人驱逐到土耳其。

2011年3月8日缔约国通报委员会在2011年3月4日移民局向申诉人签发了有效期至2011年11月1日,并可延期的临时居留证。在居留证有效内或在提出延期期间内不得采取任何驱逐行动。

移民局还根据申诉人所提供的关于她在抵达瑞典之前活动的情况,排除了申诉人申请难民身份和申请辅助保护的可能性。

有鉴于此,缔约国认为它已经执行了委员会的决定并已向委员会提供了后续程序要求的所有信息。缔约国请委员会结束对本案的后续审查。

2011年4月11日,申诉人律师指出向Güclü女士颁发的许可证只是临时性质的(而驱逐出境的决定尚未废止)。据律师称,移民局拒绝向申诉人签发其他类型的许可证,由于他参与库尔德工人党的活动被视作参与发起或协助他人犯下战争罪或危害人类罪。律师引述了欧洲法院2010年11月9日对德国诉B.和C.案(101/09),质疑了移民局提出的理由。律师指出,某人是某一组织的成员,而这一组织由于此人参与恐怖主义活动被登上欧盟理事会共同立场(2001/931/CFSP)关于打击恐怖主义的具体措施的适用(2001年12月27日)附件名单,以及此人积极支持这一组织的武装斗争,并不自动构成足以认为此人犯下“严重的非政治罪”或“违背联合国宗旨和原则的行为”的理由。

2011年7月5日,律师认为,缔约国决定向申诉人颁发临时居住证的决定不符合委员会对此案作出的决定。

2011年9月13日缔约国注意到律师的最新来文,并解释称在2011年3月4日移民局根据联合国《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第一条第(六)款以及理事会指令2004/83/EC(资格审查指令)第十二条(二)和第十七条(一),决定申诉人无权根据外国人法的有关规定申请获得难民地位或否则申请成为需要保护的外国人地位。然而,缔约国注意到外国人法还规定了颁发居留证的其他理由。在本案中,移民局认为根据外国人法第十二章第一节存在着对执行驱逐申诉人出境决定的障碍,当有相当充分理由认为当在某个国家里某一外国人有可能遭受死刑或遭受体罚、酷刑或其他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时,或当将某一外国人送往一个他(她)有可能被置于这种危险的国家而得不到保护时,不得拒绝这一外国人入境或将他(她)强制驱逐到存在这些危险的国家里。因此移民局根据外国人法第十二章第十八节向申诉人颁发了许可证。此外,据缔约国称一旦目前的许可证到期的话,申诉人可以再次申请新的居留证,在有关机构和法院审议他的申请时,他不得被驱逐出境。

缔约国指出,根据《外国人法》第五章第四节,当委员会或另一有权审理个人申诉的国际机构认为在某一特定申诉案中拒绝入境或驱逐出境违背缔约国根据《公约》应承担的义务,除非存在特别理由,须向有关个人颁发居留证。

因此,就缔约国而言在申诉人居留证有效期间或在审议他的延长居留申请期间他将不会被驱逐出境。在此情况下,缔约国认为其主管机构所采取的措施符合委员会就本案作出的决定。

2011年10月6日,律师指出,他认为,缔约国没有履行其在《公约》之下的义务,申诉人仍然面临被驱逐的危险。

在第四十七届会议上,委员会注意到了缔约国迄今为止采取的措施。委员会决定重申,如果申诉人被驱逐出境,缔约国就会违反《公约》第3条。2012年2月,委员会发送了一份表达以上看法的普通照会。

2012年3月14日,缔约国解释说,申诉人的居留证已经于2011年11月1日到期,在准备答复之时,正在考虑延长居留证有效期这一问题。因此,申诉人不会被驱逐。缔约国解释说,它将向委员会通报移民局就申诉人的居留证问题作出的决定。

2012年5月24日,缔约国告知委员会,2012年5月16日,瑞典移民局决定根据《外国人法》第十二章第二十二节第三条,向申诉人发放长期居留证。因此,她不再面临被驱逐的危险。

在第四十八届会议上,由于认定案件得到了圆满解决,委员会决定结束后续对话。

缔约国

瑞典

申诉案

Aytulun Güclü , 373/2009

决定通过日期

2010年11月19日

裁定违反的条款

第3条(土耳其)

建议的补救措施

委员会请缔约国不要把提交人和他的女儿驱逐到土耳其。

先前的后续行动信息:A/66/44,第六章

2011年3月18日,申诉人的律师解释称在移民局于2011年2月21日作出决定后向申诉人颁发的临时居留和工作许可证有效期只到2011年11月1日。据律师称移民局拒绝向申诉人颁发其他的许可证,因为他们参与库尔德人民党的活动被视为参与或协助他人犯下战争罪或危害人类罪。律师提及欧洲法院2010年11月9日的德国诉B.和C.案(101/09),质疑移民局的理由。他解释称,某人作为某一组织的成员,由于他参与恐怖主义行动致使该组织登上作为欧洲联盟理事会共同立场:打击恐怖主义活动特别措施的适用(2001/931/CFSP)附件名单(2001年12月27日),以及此人积极支持由该组织发起的武装斗争的事实,并不自动构成断定此人犯下“严重的非政治罪”或“违背联合国宗旨和原则的行为”的正当理由。因此,尽管委员会作出了决定,申诉人仍然有可能被强制遣返土耳其。

2011年9月13日缔约国通报委员会移民局根据联合国《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第一条第(六)款以及欧洲理事会指令2004/83/EC(资格审查指令)第十二条(二)和第十七条(一),于2011年2月21日决定申诉人无权根据瑞典外国人法的规定申请难民地位或否则申请需要保护的外国人的地位。但缔约国指出外国人法还作出了颁发居留证的其他规定。在此案中移民局认为根据外国人法第十二章第一节存在着对执行驱逐申诉人决定的障碍,即当有充分理由相信外国人在某一国家有可能遭受死刑或体罚,酷刑和其他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时,不得拒绝外国人入境或将这些外国人强制驱逐到这一国家,也不得将外国人遣送到得不到保护而有可能处于这种危险的国家。因此,移民局根据外国人法第十二章第十八节向申诉人颁发了许可证。此外,缔约国称申诉人在目前居留证到期时可重新申请居留证,而在有关当局和法院对其申请进行审议期间,他们不得被驱逐出境。

缔约国指出根据外国人法第五章第四节,在委员会或其他有权审查个人申诉的国际机构认为,在某一特定申诉案中拒绝入境或驱逐出境违背缔约国根据《公约》应承担的义务,除非有特殊理由,须向有关个人颁发居留证。

因此,在居留证有效期间以及在审议延期申请期间申诉人不会被驱逐出境,因此缔约国认为有关当局所采取的措施符合委员会对本案作出的决定。

2012年10月6日,律师指出,他认为,缔约国没有履行其在《公约》之下的义务,申诉人仍然面临被驱逐的危险。

委员会在第四十七届会议上审查了这一案件。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迄今为止采取的措施。委员会请秘书处提醒缔约国,一旦缔约国将申诉人驱逐到土耳其,就会构成违反该国在《公约》第三条之下承担的义务的情况。秘书处于2012年2月向缔约国作了提醒。

2012年3月14日,缔约国告知委员会,申诉人的居留证已经于2011年11月1日到期,在准备答复之时,正在考虑延长居留证有效期这一问题。缔约国重申,在审议申诉人的申请期间,申诉人不会被强行驱逐。缔约国解释说,它将不断向委员会通报上述程序的结果。

2012年5月24日,缔约国告知委员会,2002年5月16日,瑞典移民局决定根据《外国人法》第十二章第二十二节第三条,向申诉人发放长期居留证。因此,申诉人不再面临被驱逐的危险。

在第四十八届会议上,由于认定案件得到了圆满解决,委员会决定结束后续对话。

缔约国

瑞典

申诉案

S.M. 和其他人 , 374/2009

决定通过日期

2011年11月21日

裁定违反的条款

第3条

建议的补救措施

委员会请缔约国不要把申诉人驱逐到阿塞拜疆。

2012年3月6日,缔约国告知委员会,瑞典移民局已经于2012年2月16日决定向申诉人发放长期居留证。因此,申诉人不会面临被驱逐到阿塞拜疆的危险。缔约国认为,它已经落实了委员会对本案作出的决定。

缔约国提交的材料于2012年3月发送给律师供作出评论,但没有收到任何答复。

在第四十八届会议上,由于认定案件得到了圆满解决,委员会决定结束后续对话。

缔约国

瑞典

申诉案

Bakatu-Bia, 379/2009

决定通过日期

2011年6月3日

裁定违反的条款

第3条

建议的补救措施

委员会请缔约国不要把申诉人遣送到刚果民主共和国。

2011年9月1日缔约国通报委员会移民局已在2010年7月15日决定向申诉人颁发永久居留证。缔约国认为已执行了委员会的决定并向委员会提交了所有信息,因此无需对委员会的决定采取进一步的后续行动。

缔约国提交的材料于2011年9月发送给律师供作出评论,但没有收到任何答复。

在第四十七届会议上,由于认定案件得到了圆满解决,委员会决定结束对案件的后续审查。

缔约国

瑞士

申诉案

Jahani, 357/2008

决定通过日期

2011年5月23日

裁定违反的条款

第3条

建议的补救措施

委员会请缔约国不要把申诉人驱逐到伊朗伊斯兰共和国。

2011年8月30日,缔约国通报委员会在2011年8月24日联邦移民署已决定暂时收留Jahani先生。这就意味着实际上除非申诉人的原籍国出现重大的政治变化,即政权的更换已持久固定下来,从而消除遣返后存在的风险,否则不能将申诉人遣返回原籍国。假如出现这种情况,申诉人有权对遣返提出上诉。申诉人在瑞士居留五年之后也有权提出居留申请,当局对申请人与社会融合的程度,尤其是家庭情况因素进行考虑之后有可能批准申请。在某些情况下配偶和未成年子女可利用家庭团聚为由获得批准。

2011年10月3日申诉人的律师通报委员会在2011年8月24日瑞士当局决定接受Jahani先生为难民并不将他遣返回伊朗;他对此表示满意。律师请委员会要求缔约国支付律师费作为赔偿。律师已要求联邦司法和警察署支付这些费用,并获悉委员会在决定中没有提出关于赔偿的建议,因此要求提供这种付款缺乏法律依据。

在第四十七届会议上,委员会注意到,申诉人的律师已对案件的处理结果表示部分满意,因此决定在案件已得到圆满解决的情况下结束本案的后续对话。

缔约国

瑞士

申诉案

Singh Khalsa 和其他人 , 336/2008

决定通过日期

2011年5月26日

裁定违反的条款

第3条

建议的补救措施

委员会请缔约国不要把申诉人驱逐到印度。

2011年12月22日,缔约国解释说,2011年10月28日,考虑到委员会在本案中作出的决定,联邦移民局决定在无法将申诉人遣返印度的情况下批准临时接纳申诉人,因此申诉人不会面临强行遣返的危险。即便联邦移民局定期审查临时接纳申诉人的问题,申诉人也只有在接收国发生彻底的政治变革――相关制度得到可持续的改变,从而消除遣返会面临的危险――的情况下才会真正被遣返。如果接收国境内的危险消失,申诉人可能被遣返接收国,他们可以依据《外国国民法》第112条提出上诉。此外,如果申诉人离开瑞士或在瑞士获得有效居留证,他们的身份可以改变。例如,申诉人在瑞士居住五年后可申请获得居留证,居留证根据申请人的融入状况特别是其家庭状况发放。另外,他们还可以享有家庭团聚。

缔约国还解释说,2011年12月2日,申诉人因不服临时将其接纳的决定而向联邦行政法庭提出上诉,请求法庭承认其为难民。这项上诉当时仍在审理中。

2012年1月30日,律师表示,临时接纳申诉人的决定与委员会的决定不一致,为此,他们向联邦行政法庭提出了上诉。律师认为,在本案中,保护申诉人的唯一有效途径是使申诉人获得难民地位。临时接纳的决定随时都可能被撤消。

2012年3月15日,缔约国解释说,向申诉人发放的居留证不属于《公约》第3条的范围。在这一条款之下受到保障的不驱回原则有别于1951年《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之下的庇护程序。缔约国还表示,《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第3条并没有规定取得庇护地位的权利。缔约国认为,通过临时接纳申诉人,缔约国遵循了委员会的决定。缔约国提交的材料于2012年3月发送申诉人供提出评论。

2012年4月19日,申诉人的律师对向申诉人发放临时居留证的做法表示不满。他说,无法保证申诉人今后不会被遣送到印度。他还说,向联邦行政法庭提出的上诉仍然在审理中。

2012年5月24日,缔约国提到先前提交的材料,并解释说,申诉人不会被遣送到印度,因为他们已经被临时接纳。缔约国强调,所发放的居留证不属于《公约》第3条的范围。

在第四十八届会议上,委员会决定先请律师就联邦行政法庭审理上诉的结果作出说明,然后再对这一事项作出决定。

委员会的决定:继续进行后续对话。

缔约国

突尼斯

申诉案

M’Barek, 60/1996

决定通过日期

1999年11月10日

裁定违反的条款

第12条和第13条

建议的补救措施

委员会请缔约国进行公正调查,查明在本案中是否曾经发生过酷刑行为。

先前的后续行动信息:A/66/44,第六章

2011年6月7日,缔约国告知委员会,古兰巴利耶初审法庭的一位预审法官根据公共事务部2009年8月11日关于继续提供信息的要求,决定召集三位在1993年起草关于Faisal Baraket先生死亡原因报告的三位医学教授举行会议,以便澄清各项问题,就挖掘遗体一事作出决定。

然而不幸的是,其中两位医生已经去世。因此法官在2010年7月21日听取了第三位医生的解释。这位医生坚持认为另外两位医生在1991年提交的解剖报告并没有提及在肛门部位存在创伤,这就排除了将异物塞进去的可能性。医生补充说挖掘遗体无助于确定死亡原因。因为遗体已经腐烂。

因此预审法官不愿意下令挖掘遗体,因为突尼斯一家主要医院的法医部门主治医生的意见认为挖掘遗体为时已晚且毫无用处。因此,共和国检察官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五条于2010年12月13日要求预审法官下令进行遗体挖掘。2010年12月15日,预审法官拒绝执行这项要求。共和国检察官于2010年12月15日将对这项决定的抗诉上交纳布勒上诉法院。

2011年2月3日纳布勒上诉法院决定将此案驳回预审法官,并要求由医学专家委员会开展挖掘遗体工作。目前本案正在审理中,委员会将向缔约国通报本案的进展情况。

申诉人在2011年9月29日的信函中指出,缔约国仍未能执行委员会的决定。据申诉人称,预审法官在没有咨询其家人的情况下指定了由医学专家组成的委员会。他的家人要求指定一位法国医学专家Lionel Fournier教授,他过去参与此案,并已接受参加新的专家调查工作。

家属两次将教授的名字提交给预审法官和共和国检察官,要求这位教授参加审理工作,但他们的要求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申诉人认为当局在本案中的表现、处理司法诉讼的方式,以及缔约国作出的承诺,均是一种“操纵”,旨在通过多重审理使此案不了了之。

申诉人要求委员会尤其应敦促缔约国执行委员会的决定,制止有罪不罚,起诉那些对本案出现的虐待行为负责的人,将Baraket先生作为酷刑受害者并向家人提供赔偿;保证今后不再作出类似的违反行为;同时在突尼斯广泛地散发委员会的决定。

委员会第四十七届会议注意到了缔约国最近发生的政治变化,决定请缔约国尽快结束调查,并向委员会通报为落实委员会建议所采取的措施。秘书处于2012年2月8日就此发出了一份普通照会。

2011年12月14日,缔约国告知委员会,2011年5月14日,古兰巴利耶初审法庭的一位预审法官在三名法医的陪同下察看了Menzel Bouzelfa市公墓,以便监督死者遗体的挖掘和将遗体运送到突尼斯Charles Nicolle医院作检查的工作。

但是,Baraket先生的亲属及其律师不赞成将遗体移出,他们坚决要求在原地进行检查并在检查之后立即埋葬尸体。因此,由于无法把尸体送往医院作检查,法医表示,他们无法着手进行各阶段的检查工作,也就无法完成他们的任务。缔约国还说,法医的指定和挑选完全由负责处理本案的司法机关负责。

2012年12月22日,缔约国提供了古兰巴利耶初审法庭预审法官的报告和三名法医准备的报告的复制件,后者的报告称,由于Baraket先生的亲属持明确反对的态度,因此无法进行必要的检查工作。

2012年2月6日,申诉人呼吁委员会不要让本案中的证据消失。他说,缔约国无视他先前提交的材料,拒绝让独立专家参与法医检查。主管机构还拒绝指定另一名法官负责有关程序,尽管家属提出了此种请求。鉴于案发至今已经过去很长时间,还鉴于本案的特殊性质,申诉人权委员会在本案中持坚决、公正的立场。

申诉人提交的材料于2012年2月13日发送给缔约国供提出意见。

在第四十八届会议上,委员会决定紧急请求缔约国提供最新资料,说明为落实委员会建议所采取的措施。

委员会的决定:继续进行后续对话。

缔约国

突尼斯

申诉案

Ben Salem, 269/2005

决定通过日期

2007年11月7日

裁定违反的条款

第1、12、13和14条

建议的补救措施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结束对申诉人遭受酷刑行为侵害的指称进行的调查,以便将酷刑行为责任人绳之以法。

先前的后续行动信息: A/66/44,第六章

2011年6月7日,缔约国回顾突尼斯一审法庭检察官决定就申诉人关于遭受酷刑的指称展开调查(“获取信息”),目前将本案交给一位调查法官处理。调查法官已采取多项行动,包括会见申诉人和由申诉人提交名单的几个人。有几个人没有出席会谈,必须再次召集他们。法官还继续查明和调查据申诉人称对其遭受虐待负责的人。因此调查正在进行中,缔约国将向委员会通报进展情况

2011年7月20日,申诉人的律师通报委员会,鉴于缔约国出现的变化,申诉人曾建议当局以友善方式解决此案,无需强迫现政府对前政府所作行为承担责任,但没有取得成功。据律师称缔约国对调查行动的解释模糊不清,难以明确调查工作的实际进展情况。

据律师称,在2008年1月8日调查法官会见申诉人和一些证人,并请一位医学专家开展调查,此后没有开展任何调查行动。律师称没有开展其他行动,包括在2011年也没有行动。无论如何律师认为缔约国出现的变化是新的因素,有助于对申诉人所受酷刑和其他虐待展开有效、深入、独立和公正的调查。

此外,申诉人也没有得到任何补救和赔偿。他没有得到任何的照料,恢复心身,因酷刑造成的伤害非常严重,令人担忧,在过去几年他的健康状况有所恶化。他由于缺钱无法获得必要的照料。律师认为根据《公约》第14条获得赔偿的权利与查明对酷刑行为负责的人的问题之间并不挂钩。

律师又指出除了向申诉人提供赔偿以外,缔约国也有义务在今后不在重复类似的侵权行为。然而,自委员会2007年11月通过决定以来,申诉人又遭受到警察的袭击,在2007年12月他在家门前被警察踢伤,严重到必须紧急送医院治疗。直至2011年1月,他在警察的监视下被软禁在家里,被剥夺行动自由的权利,也无法与亲戚朋友会面。

律师补充指出,2011年5月世界禁止酷刑组织访问了缔约国,当时总理承诺当局将毫无拖延地执行委员会的决定。这已载入世界禁止酷刑组织2011年6月22日呈交总理的一封信中。律师认为执行委员会的决定不能取决于完成过渡和通过新的宪法框架。最后,律师请委员会邀请缔约国开展有效调查,向申诉人提供赔偿,并起诉和惩罚那些虐待申诉人的人。

委员会在第四十七届会议上注意到了缔约国境内最近发生的政治变化,决定请缔约国立即结束仍然在进行的调查,执行委员会2007年11月7的决定,并向委员会提供最新资料,介绍所有已经采取的措施。委员会没有收到任何答复。

在第四十八届会议上,委员会决定紧急请求缔约国提供最新资料,介绍为落实委员会建议所采取的措施。

委员会的决定:继续进行后续对话。

缔约国

突尼斯

申诉案

Ali, 291/2006

决定通过日期

2008年11月21日

裁定违反的条款

第1、12、13和14条

建议的补救措施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结束对申诉人遭受酷刑行为侵害的指称进行的调查,以便将酷刑行为责任人绳之以法。

先前的后续行动信息:A/66/44,第六章

2011年6月7日缔约国重申调查法官于2009年2月6日决定不再继续调查申诉人的申诉。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06条调查法官以缺乏证据为由决定将此案结案。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21条,只有在出现新的证据的情况下才能重新审理此案。由于自2009年2月6日以来没有向检察署提出新的证据,因此不能重新审理此案。

2011年7月28日申诉人的律师(世界禁止酷刑组织)通报委员会,未能与申诉人联络上,因此此时无法就缔约国2011年6月7日提供的进一步信息作出评论,要求给予延期。

律师指出尽管过去曾经进行调查,而缔约国自2011年1月以来出现了重大变化,在新的情况下要求对申诉人所遭受的酷刑开展新的、有效的、全面的和独立的公正调查。

律师补充说在2011年5月世界禁止酷刑组织对缔约国进行了访问,同时当时总理也重申当局将毫无延误地执行委员会的决定。这已载入世界禁止酷刑组织在2011年6月22日呈交总理的一封信中。律师认为对委员会决定的执行不能取决于过渡的完成以及新的宪法框架的颁布。

委员会在第四十七届会议上注意到了缔约国境内最近发生的政治变化,决定请缔约国立即结束仍然在进行的调查,执行委员会2008年11月21的决定,并向委员会提供最新资料,介绍所有已经采取的措施。委员会没有收到任何答复。

在第四十八届会议上,委员会决定紧急请求缔约国提供最新资料,介绍为落实委员会建议所采取的措施。

委员会的决定:继续进行后续对话。

七.委员会今后的会议

138. 按照议事规则第2条,委员会每年举行两届常会。委员会在与秘书长协商后决定了2012年下一届常会的日期和2013年常会的日期:

第四十九届2012年10月29日至11月23日

第五十届2013年5月6日至5月31日

第五十一届2013年10月28日至11月22日

2013和2014年追加的会议时间

139.委员会重申赞赏大会第65/204号决议,其中,大会在收到委员会关于提供适当资金支持以追加会议时间的请求后,决定批准委员会作为一项临时措施,从2011年5月到2012年11月底为止,每届会议多举行一周会议。 20

140.委员会指出,在第四十八届会议上,委员会请大会提供适当资金支持,以便从2013年5月到2014年11月底为止,每届会议多举行一周会议(见以上第一章,P节)。这项请求对于委员会继续提高效率和改进工作方法来说非常重要。增加的一周时间已经反映在上面列出的今后会议的日期中。

八.通过委员会活动年度报告

141. 根据《公约》第24条,委员会须向缔约国和大会提交关于其活动的年度报告。委员会在11月举行每一日历年的第二届常会,该常会与大会的常会同时举行,因此,委员会在其春季届会结束时通过年度报告,以便在同一日历年内提交大会。据此,委员会在2012年6月1日举行的第1092次会议上,审议并一致通过了委员会第四十七届和第四十八届会议活动报告。

附件

附件一

截至2012年6月1日已签署、批准或加入《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的国家

国家

签署日期

收到批准书、加入书a或继承书b的日期

阿富汗

1985年2月4日

1987年4月1日

阿尔巴尼亚

1994年5月11日 a

阿尔及利亚

1985年11月26日

1989年9月12日

安道尔

2002年8月5日

2006年9月22日

安提瓜和巴布达

1993年7月19日 a

阿根廷

1985年2月4日

1986年9月24日

亚美尼亚

1993年9月13日 a

澳大利亚

1985年12月10日

1989年8月8日

奥地利

1985年3月14日

1987年7月29日

阿塞拜疆

1996年8月16日 a

巴哈马

2008年12月16日

巴林

1998年3月6日 a

孟加拉国

1998年10月5日 a

白俄罗斯

1985年12月19日

1987年3月13日

比利时

1985年2月4日

1999年6月25日

伯利兹

1986年3月17日 a

贝宁

1992年3月12日 a

多民族玻利维亚国

1985年2月4日

1999年4月12日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1993年9月1日 b

博茨瓦纳

2000年9月8日

2000年9月8日

巴西

1985年9月23日

1989年9月28日

保加利亚

1986年6月10日

1986年12月16日

布基纳法索

1999年1月4日 a

布隆迪

1993年2月18日 a

柬埔寨

1992年10月15日 a

喀麦隆

1986年12月19日 a

加拿大

1985年8月23日

1987年6月24日

佛得角

1992年6月4日 a

乍得

1995年6月9日 a

智利

1987年9月23日

1988年9月30日

中国

1986年12月12日

1988年10月4日

哥伦比亚

1985年4月10日

1987年12月8日

科摩罗

2000年9月22日

刚果

2003年7月30日 a

哥斯达黎加

1985年2月4日

1993年11月11日

科特迪瓦

1995年12月18日 a

克罗地亚

1992年10月12日 b

古巴

1986年1月27日

1995年5月17日

塞浦路斯

1985年10月9日

1991年7月18日

捷克共和国

1993年2月22日 b

刚果民主共和国

1996年3月18日 a

丹麦

1985年2月4日

1987年5月27日

吉布提

2002年11月5日 a

多米尼加共和国

1985年2月4日

2012年1月24日

厄瓜多尔

1985年2月4日

1988年3月30日

埃及

1986年6月25日 a

萨尔瓦多

1996年6月17日 a

赤道几内亚

2002年10月8日 a

爱沙尼亚

1991年10月21日 a

埃塞俄比亚

1994年3月14日 a

芬兰

1985年2月4日

1989年8月30日

法国

1985年2月4日

1986年2月18日

加蓬

1986年1月21日

2000年9月8日

冈比亚

1985年10月23日

格鲁吉亚

1994年10月26日 a

德国

1986年10月13日

1990年10月1日

加纳

2000年9月7日

2000年9月7日

希腊

1985年2月4日

1988年10月6日

危地马拉

1990年1月5日 a

几内亚

1986年5月30日

1989年10月10日

几内亚比绍

2000年9月12日

圭亚那

1988年1月25日

1988年5月19日

教廷

2002年6月26日 a

洪都拉斯

1996年12月5日 a

匈牙利

1986年11月28日

1987年4月15日

冰岛

1985年2月4日

1996年10月23日

印度

1997年10月14日

印度尼西亚

1985年10月23日

1998年10月28日

伊拉克

2011年7月7日 a

爱尔兰

1992年9月28日

2002年4月11日

以色列

1986年10月22日

1991年10月3日

意大利

1985年2月4日

1989年1月12日

日本

1999年6月29日 a

约旦

1991年11月13日 a

哈萨克斯坦

1998年8月26日 a

肯尼亚

1997年2月21日 a

科威特

1996年3月8日 a

吉尔吉斯斯坦

1997年9月5日 a

拉脱维亚

1992年4月14日 a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2010年9月21日

黎巴嫩

2000年10月5日 a

莱索托

2001年11月12日 a

利比里亚

2004年9月22日 a

利比亚

1989年5月16日 a

列支敦士登

1985年6月27日

1990年11月2日

立陶宛

1996年2月1日 a

卢森堡

1985年2月22日

1987年9月29日

马达加斯加

2001年10月1日

2005年12月13日

马拉维

1996年6月11日 a

马尔代夫

2004年4月20日 a

马里

1999年2月26日 a

马耳他

1990年9月13日 a

毛里塔尼亚

2004年11月17日 a

毛里求斯

1992年12月9日 a

墨西哥

1985年3月18日

1986年1月23日

摩纳哥

1991年12月6日 a

蒙古

2002年1月24日 a

黑山

2006年10月23日 b

摩洛哥

1986年1月8日

1993年6月21日

莫桑比克

1999年9月14日 a

纳米比亚

1994年11月28日 a

瑙鲁

2001年11月12日

尼泊尔

1991年5月14日 a

荷兰

1985年2月4日

1988年12月21日

新西兰

1986年1月14日

1989年12月10日

尼加拉瓜

1985年4月15日

2005年7月5日

尼日尔

1998年10月5日 a

尼日利亚

1988年7月28日

2001年6月28日

挪威

1985年2月4日

1986年7月9日

巴基斯坦

2008年4月17日

2010年6月23日

帕劳

2011年9月20日

巴拿马

1985年2月22日

1987年8月24日

巴拉圭

1989年10月23日

1990年3月12日

秘鲁

1985年5月29日

1988年7月7日

菲律宾

1986年6月18日 a

波兰

1986年1月13日

1989年7月26日

葡萄牙

1985年2月4日

1989年2月9日

卡塔尔

2000年1月11日 a

大韩民国

1995年1月9日 a

摩尔多瓦共和国

1995年11月28日 a

罗马尼亚

1990年12月18日 a

俄罗斯联邦

1985年12月10日

1987年3月3日

卢旺达

2008年12月15日 a

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

2001年8月1日 a

圣马力诺

2002年9月18日

2006年11月27日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2000年9月6日

沙特阿拉伯

1997年9月23日 a

塞内加尔

1985年2月4日

1986年8月21日

塞尔维亚

2001年3月12日 b

塞舌尔

1992年5月5日 a

塞拉利昂

1985年3月18日

2001年4月25日

斯洛伐克

1993年5月28日 b

斯洛文尼亚

1993年7月16日 a

索马里

1990年1月24日 a

南非

1993年1月29日

1998年12月10日

西班牙

1985年2月4日

1987年10月21日

斯里兰卡

1994年1月3日 a

苏丹

1986年6月4日

斯威士兰

2004年3月26日 a

瑞典

1985年2月4日

1986年1月8日

瑞士

1985年2月4日

1986年12月2日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2004年8月19日 a

塔吉克斯坦

1995年1月11日 a

泰国

2007年10月2日 a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

1994年12月12日 b

东帝汶

2003年4月16日 a

多哥

1987年3月25日

1987年11月18日

突尼斯

1987年8月26日

1988年9月23日

土耳其

1988年1月25日

1988年8月2日

土库曼斯坦

1999年6月25日 a

乌干达

1986年11月3日 a

乌克兰

1986年2月27日

1987年2月24日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1985年3月15日

1988年12月8日

美利坚合众国

1988年4月18日

1994年10月21日

乌拉圭

1985年2月4日

1986年10月24日

乌兹别克斯坦

1995年9月28日 a

瓦努阿图

2011年7月12日

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

1985年2月15日

1991年7月29日

也门

1991年11月5日 a

赞比亚

1998年10月7日 a

a加入(75个国家)。

b继承(7个国家)。

附件二

截至2012年6月1日在批准或继承时宣布不承认《公约》第20条所述委员会职权的缔约国

阿富汗

中国

赤道几内亚

以色列

科威特

毛里塔尼亚

巴基斯坦

沙特阿拉伯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附件三

截至2012年6月1日已发表《公约》第21条和第22条所述声明的缔约国a, b

缔约国

生效日期

阿尔及利亚

1989年10月12日

安道尔

2006年11月22日

阿根廷

1987年6月26日

澳大利亚

1993年1月29日

奥地利

1987年8月28日

比利时

1999年7月25日

多民族玻利维亚国

2006年2月14日

保加利亚

1993年6月12日

喀麦隆

2000年11月11日

加拿大

1989年11月13日

智利

2004年3月15日

哥斯达黎加

2002年2月27日

克罗地亚

1991年10月8日 c

塞浦路斯

1993年4月8日

捷克共和国

1996年9月3日 c

丹麦

1987年6月26日

厄瓜多尔

1988年4月29日

芬兰

1989年9月29日

法国

1987年6月26日

格鲁吉亚

2005年6月30日

德国

2001年10月19日

加纳

2000年10月7日

希腊

1988年11月5日

匈牙利

1989年9月13日

冰岛

1996年11月22日

爱尔兰

2002年5月11日

意大利

1989年10月10日

哈萨克斯坦

2008年2月21日

列支敦士登

1990年12月2日

卢森堡

1987年10月29日

马耳他

1990年10月13日

摩纳哥

1992年1月6日

黑山

2006年10月23日 c

荷兰

1989年1月20日

新西兰

1990年1月9日

挪威

1987年6月26日

巴拉圭

2002年5月29日

秘鲁

2002年10月28日

波兰

1993年5月12日

葡萄牙

1989年3月11日

大韩民国

2007年11月9日

摩尔多瓦共和国

2011年9月2日

俄罗斯联邦

1991年10月1日

塞内加尔

1996年10月16日

塞尔维亚

2001年3月12日 c

斯洛伐克

1995年3月17日 c

斯洛文尼亚

1993年8月15日

南非

1998年12月10日

西班牙

1987年11月20日

瑞典

1987年6月26日

瑞士

1987年6月26日

多哥

1987年12月18日

突尼斯

1988年10月23日

土耳其

1988年9月1日

乌克兰

2003年9月12日

乌拉圭

1987年6月26日

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

1994年4月26日

截至2012年6月1日仅发表《公约》第21条所述声明的缔约国a

缔约国

生效日期

日本

1999年6月29日

乌干达

2001年12月19日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1988年12月8日

美利坚合众国

1994年10月21日

截至2012年6月1日仅发表《公约》第22条所述声明的缔约国b

缔约国

生效日期

阿塞拜疆

2002年2月4日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2003年6月4日

巴西

2006年6月26日

布隆迪

2003年6月10日

危地马拉

2003年9月25日

墨西哥

2002年3月15日

摩洛哥

2006年10月19日

塞舌尔

2001年8月6日

a共有61个缔约国发表了第21条所述的声明。

b共有65个缔约国发表了第22条所述的声明。

c通过继承发表《公约》第21条和第22条所述声明的缔约国。

附件四

2012年禁止酷刑委员会委员名单

姓名

国籍

12月31日任满

萨迪亚·贝尔米女士(副主席)

摩洛哥

2013年

阿莱西奥·布鲁尼先生

意大利

2013年

萨蒂亚布胡逊·古普特·多马赫先生

毛里求斯

2015年

费利斯·盖尔女士(副主席)

美利坚合众国

2015年

阿卜杜拉耶·盖伊先生

塞内加尔

2015年

克劳迪奥·格罗斯曼先生(主席)

智利

2015年

弗南多·马利诺·梅内德斯先生

西班牙

2013年

诺拉·斯韦奥斯女士(报告员)

挪威

2013年

乔治·图古施先生

格鲁吉亚

2015年

王学贤先生(副主席)

中国

2013年

附件五

截至2012年6月1日已签署、批准或加入《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任择议定书》的国家

国家

签署、继承签署b日期

批准、加入a、继承b日期

阿尔巴尼亚

2003年10月1日 a

阿根廷

2003年4月30日

2004年11月15日

亚美尼亚

2006年9月14日 a

澳大利亚

2009年5月19日

奥地利

2003年9月25日

阿塞拜疆

2005年9月15日

2009年1月28日

比利时

2005年10月24日

贝宁

2005年2月24日

2006年9月20日

多民族玻利维亚国

2006年5月22日

2006年5月23日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2007年12月7日

2008年10月24日

巴西

2003年10月13日

2007年1月12日

保加利亚

2010年9月22日

2011年6月1日

布基纳法索

2005年9月21日

2010年7月7日

柬埔寨

2005年9月14日

2007年3月30日

喀麦隆

2009年12月15日

佛得角

2011年9月26日

智利

2005年6月6日

2008年12月12日

刚果

2008年9月29日

哥斯达黎加

2003年2月4日

2005年12月1日

克罗地亚

2003年9月23日

2005年4月25日

塞浦路斯

2004年7月26日

2009年4月29日

捷克共和国

2004年9月13日

2006年7月10日

刚果民主共和国

2010年9月23日 a

丹麦

2003年6月26日

2004年6月25日

厄瓜多尔

2007年5月24日

2010年7月20日

爱沙尼亚

2004年9月21日

2006年12月18日

芬兰

2003年9月23日

法国

2005年9月16日

2008年11月11日

加蓬

2004年12月15日

2010年9月22日

格鲁吉亚

2005年8月9日 a

德国

2006年9月20日

2008年12月4日

加纳

2006年11月6日

希腊

2011年3月3日

危地马拉

2003年9月25日

2008年6月9日

几内亚

2005年9月16日

洪都拉斯

2004年12月8日

2006年5月23日

匈牙利

2012年1月12日 a

冰岛

2003年9月24日

爱尔兰

2007年10月2日

意大利

2003年8月20日

哈萨克斯坦

2007年9月25日

2008年10月22日

吉尔吉斯斯坦

2008年12月29日 a

黎巴嫩

2008年12月22日 a

利比里亚

2004年9月22日 a

列支敦士登

2005年6月24日

2006年11月3日

卢森堡

2005年1月13日

2010年5月19日

马达加斯加

2003年9月24日

马尔代夫

2005年9月14日

2006年2月15日

马里

2004年1月19日

2005年5月12日

马耳他

2003年9月24日

2003年9月24日

毛里塔尼亚

2011年9月27日

毛里求斯

2005年6月21日 a

墨西哥

2003年9月23日

2005年4月11日

黑山

2006年10月23日 b

2009年3月6日

荷兰

2005年6月3日

2010年9月28日

新西兰

2003年9月23日

2007年3月14日

尼加拉瓜

2007年3月14日

2009年2月25日

尼日利亚

2009年7月27日 a

挪威

2003年9月24日

巴拿马

2010年9月22日

2011年6月2日

巴拉圭

2004年9月22日

2005年12月2日

秘鲁

2006年9月14日 a

菲律宾

2012年4月17日 a

波兰

2004年4月5日

2005年9月14日

葡萄牙

2006年2月15日

摩尔多瓦共和国

2005年9月16日

2006年7月24日

罗马尼亚

2003年9月24日

2009年7月2日

塞内加尔

2003年2月4日

2006年10月18日

塞尔维亚

2003年9月25日

2006年9月26日

塞拉利昂

2003年9月26日

斯洛文尼亚

2007年1月23日 a

南非

2006年9月20日

西班牙

2005年4月13日

2006年4月4日

瑞典

2003年6月26日

2005年9月14日

瑞士

2004年6月25日

2009年9月24日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

2006年9月1日

2009年2月13日

东帝汶

2005年9月16日

多哥

2005年9月15日

2010年7月20日

突尼斯

2011年6月29日 a

土耳其

2005年9月14日

2011年9月27日

乌克兰

2005年9月23日

2006年9月19日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2003年6月26日

2003年12月10日

乌拉圭

2004年1月12日

2005年12月8日

委内瑞拉

2011年7月1日

赞比亚

2010年9月27日

附件六

2012年防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小组委员会委员名单

委员姓名

国籍

12月31日任届期满

玛丽·阿莫斯女士

爱沙尼亚

2014年

马里奥·柳斯·科廖拉诺先生(副主席)

阿根廷

2012年

阿尔曼·达尼埃良先生

亚美尼亚

2014年

玛丽亚·德菲尼斯-戈扬诺夫弗茨女士

克罗地亚

2012年

马尔科姆·埃文斯先生(主席)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2012年

埃米利奥·西内斯·桑蒂德里安先生

西班牙

2014年

洛厄尔·帕特里·戈达德女士

新西兰

2012年

兹德涅克·哈耶克先生(副主席)

捷克共和国

2012年

苏珊·雅布尔女士(副主席)

黎巴嫩

2012年

戈兰·克莱门契奇先生

斯洛文尼亚

2012年

保罗·林尚利恩先生

毛里求斯

2012年

兹比格涅夫·拉索齐克先生

波兰

2012年

彼德罗斯·米凯利德先生

塞浦路斯

2014年

艾莎·舒均·穆罕默德女士(副主席)

马尔代夫

2014年

奥利维耶·奥布雷赫特先生

法国

2014年

汉斯·德拉明斯吉·彼德森先生

丹麦

2014年

玛丽亚·马加里达 E. 普雷斯布格尔女士

巴西

2012年

克里斯蒂安·普罗斯先生

德国

2012年

维克多·曼努埃尔·罗德里格斯-雷夏先生

哥斯达黎加

2012年

朱迪思·萨尔加多·阿尔瓦雷斯女士

厄瓜多尔

2014年

米格尔·萨雷·伊吉尼斯先生

墨西哥

2014年

阿内塔·斯坦切夫斯卡女士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

2014年

怀尔德·泰勒·索托先生

乌拉圭

2014年

费利佩·比利亚维森西奥·特雷罗斯先生

秘鲁

2014年

福蒂内加埃唐·宗戈先生

布基纳法索

2014年

附件七

防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小组委员会第五次年度报告(2011年1月至12月) *

目录

段次 页次

一.导言1-2225

二.年度回顾3-28225

A.参与《任择议定书》体系3-5225

B.组织和成员问题6-10226

C.报告所述期间进行的访问11-14227

D.访问引起的对话,包括缔约国公布小组委员会的报告15-16227

E.建立国家预防机制的进展情况17-25228

F.根据《任择议定书》第26条对特别基金捐款26-28230

三.在防止酷刑领域与其它机构合作29-37231

A.国际合作29-35231

B.区域合作36232

C.民间社会37233

四.审议所述期间小组委员会工作中值得注意的问题38-63233

A.小组委员会工作惯例的发展38-45233

B.成立工作组46-47235

C.访问引起的问题48-63235

五.实质性问题64-82237

A.人权教育对防止酷刑的重要性65-76238

B.法律援助、公设辩护制度和防止酷刑之间的相互关系77-82240

六.前景83-89241

A.履行小组委员会任务的新方法83-85241

B.2012年的工作计划86-89241

一.导言

1. 本报告是报道经扩编、由25名委员组成的防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小组委员会 (防止小组委员会)工作的第一份报告,该小组委员会目前已成为联合国最大的人权条约机构。过去一年,小组委员会对过去的成就进行反思,为未来变化奠定基石,同时继续行使其访问和国家预防机制的任务,因而是令人感到激励的一年。《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任择议定书》(《任择议定书》)继续吸引新的缔约国,而且其工作愈来愈受到关注。本报告的编写模式遵循小组委员会第四次年度报告制定的模式,重点突出最近的事态发展,论述小组委员会关注的一些事项,列明其关于一些实质性问题的立场,最后,表明对未来一年的看法。

2.如整个报告所反映的,小组委员会希望强调,只有在《任择议定书》系统的攸关方,即小组委员会本身、国家预防机制、缔约国和整个联合国能够以集中而又灵活的方式,完全接受预防精神,委员会扩大编制所带来的机遇才能充分获得利用,使《任择议定书》制度的最大主要相关者,即可能遭受酷刑和虐待的被剥夺自由的人受益。

二.年度回顾

A.参与《任择议定书》体系

3. 截至2011年12月31日,有61个国家成为《任择议定书》缔约国。自2011年1月以来,有四个国家批准或加入了《任择议定书》:保加利亚(2011年6月1日)、巴拿马(2011年6月2日)、突尼斯(2011年6月29日)、土耳其(2011年9月27日)。此外,在报告所述期间,有四个国家签署了《任择议定书》:希腊(2011年3月3日)、委内瑞拉(2011年7月1日)、佛得角(2011年9月26日)、毛里塔尼亚(2011年9月27日)。

4. 由于缔约国数量增加,各区域参与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以下为各地区缔约国数量:

按区域分列的缔约国

非洲

11

亚洲

6

东欧

17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集团

14

西欧和其他国家集团

13

5. 目前签署但尚未批准《任择议定书》的国家按区域分列如下:

签署但尚未批准《任择议定书》的国家按区域分列(共24个国家)

非洲

8

亚洲

2

东欧

1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集团

2

西欧和其他国家集团

11

B.组织和成员问题

6. 在报告所述期间(2011年1月1日至12月31日),小组委员会在2011年2月21日至25日、6月20日至24日以及11月14日至18日在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举行了三次为期一周的届会。

7. 在2011年期间小组委员会成员发生巨大变化。但在2010年10月28日《任择议定书》缔约国第三次会议上选举了五名小组委员会委员,接替于2010年12月31日任期届满的委员,并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1款,在2009年9月五十个国家批准之后,增选防止小组委员会的十五名委员,使委员会扩大为由25名委员组成。为了确保委员有秩序地交接,并按照既定惯例,抽签将增选的15名委员中的7名委员的任期减少到两年。所有新当选委员的任期将于2011年1月1日开始,按照小组委员会议事规则的规定,这些委员在就职前,将在2011年2月届会开幕时庄严宣誓。

8. 鉴于委员会已扩编,小组委员会的议事规则经修订,以选举一个扩大的主席团,包括主席和四名副主席,主席团成员任期两年。主席团于2011年2月选举,任期至2013年2月,成员包括主席:Malcolm Evans;副主席:Mario Coriolano、Zdenek Hajek、Suzanne Jabbour和Aisha Muhammad。Muhammad女士还兼任小组委员会报告员。

9.为了促成扩编的委员会成为最有效、最有效率和最具包容性的工作手段,经商定主席团每个成员应在主席的全面领导下,相互合作,负责一个独特的任务,并由其承担该任务的主要责任。根据《任择议定书》第11条规定的任务,四名副主席分别承担以下主要职责:Coriolano先生:国家预防机制、Hajek先生:访问、Jabbour女士:对外关系、Muhammad女士:判例。

10.小组委员会还订正了其内部职责分工,主要是为了反映、支持和鼓励其与国家和区域合作伙伴更多的参与。还建立了一个新的区域联络中心系统。这些联络中心的作用就是在他们所服务的区域内进行联络,帮助协调小组委员会的参与。第十四届会议为非洲、亚太、欧洲和拉丁美洲任命的联络中心如下:非洲:Fortuné Zongo、亚太:Lowell Goddard、欧洲:Mari Amos、拉丁美洲:Victor Rodríguez-Rescia。同样,一个国家预防机制的区域工作队的新系统也已经建立。各个区域工作队在小组委员会主席和负责国家预防机制的小组委员会副主席的领导下,由上述联络中心负责,执行与国家预防机制相关的事项工作。此外,小组委员会决定成立由访问引起的对话的工作组,由小组委员会负责访问事宜的副主席领导以及成立一个关于安全事项的工作组和一个关于医疗问题的工作组。下文第四章,A节,提供了关于这些事态发展的进一步信息。

C.报告所述期间进行的访问

11. 小组委员会在2011年进行了三次访问。2011年5月16日至25日,小组委员会访问了乌克兰,这是小组委员会在欧洲访问的第二个国家(继2008年3月访问瑞典之后)。

12. 2011年9月19日至30日,小组委员会访问了巴西,是小组委员会在拉丁美洲访问的第五个国家(继2008年8、9月访问墨西哥、2009年3月访问巴拉圭、2009年9月访问洪都拉斯和2010年8、9月访问玻利维亚之后)。

13. 2011年12月5日至14日,小组委员会访问了马里,是小组委员会在非洲访问的第四个国家(继2007年10月访问毛里求斯、2008年5月访问贝宁和2010年12月访问利比里亚之后)。

14. 关于所有这些访问摘要的更多资料,包括访问地点清单,载于就每次访问发布的新闻稿,可以在小组委员会的网站查阅。

D.访问引起的对话,包括缔约国公布小组委员会的报告

15. 应缔约国(贝宁、洪都拉斯、马尔代夫、墨西哥、巴拉圭和瑞典)根据《任择议定书》第16条第2款提出的请求,公布了小组委员会六份访问报告,包括报告所述期间的一份报告:贝宁(2011年1月)。应缔约国的请求,包括报告所述期间(2011年1月和10月)贝宁和墨西哥提出的请求,还公布了四份答复(贝宁、墨西哥、巴拉圭和瑞典)。

16. 依照过去的惯例,小组委员会系统规定了访问所引起的对话正式内容的做法。要求缔约国必须在六个月的期限内作出答复,充分说明为执行访问报告中提出的建议而采取的行动。提交本报告时,小组委员会访问的13个缔约国中有7个国家提供了答复:毛里求斯在2008年12月提供;瑞典在2009年1月提供;巴拉圭在2010年3月提供;贝宁在2011年1月提供;黎巴嫩(部分答复)在2011年1月提供;墨西哥在2011年10月提供;玻利维亚在2011年11月提供。玻利维亚、黎巴嫩和毛里求斯的答复仍然保密,而贝宁、墨西哥、巴拉圭和瑞典的答复则应这些缔约国的请求予以公布。小组委员会对贝宁、黎巴嫩、毛里求斯和瑞典提交的答复提供了自己的答复和/或建议,对巴拉圭进行了后续访问,并向缔约国转交了后续访问报告。后续访问报告和后续访问答复均已应巴拉圭的要求先后于2011年5月和6月予以公布。还向尚未对小组委员会访问报告提供答复的缔约国发出催交函。应当指出,在报告所述期间,黎巴嫩、乌克兰、和巴西提交答复的六个月期限尚未到期。访问所引起的对话程序的实质内容均遵循保密规定,仅经有关缔约国同意才可公布。

E.建立国家预防机制的进展情况

17. 在61个缔约国中,有28个国家正式通知小组委员会已经指定国家预防机制,有关信息登载在小组委员会网站上。

18. 在2011年,两个国家向小组委员会转交了指定预防机制的正式通知: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和塞尔维亚。应当指出,就智利、马里、毛里求斯、塞内加尔和乌拉圭的情况而言,指定的预防机制尚未开始作为国家预防机制运作。

19. 因此,三十三个缔约国尚未将指定国家预防机制的情况通知小组委员会。《任择议定书》第17条所规定的须在一年内建立国家预防机制的期限,对五个缔约国(保加利亚、巴基斯坦、巴拿马、突尼斯和土耳其)而言尚未到期。此外,四个缔约国(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哈萨克斯坦、黑山和罗马尼亚)已根据《任择议定书》第24条发表声明,该条允许他们再次推迟两年才指定国家预防机制。

20. 因此,有二十五个缔约国尚未履行其第17条的义务,这是小组委员会所关心的一个主要问题。但应该注意的是,小组委员会了解有四个缔约国(亚美尼亚、克罗地亚、尼日利亚和乌克兰)已经指定了国家预防机制,但它尚未就此获得正式通知。

21. 小组委员会继续与尚未指定国家预防机制的所有缔约国对话,鼓励它们将其进展情况通知小组委员会,并要求这些缔约国就其提议的国家预防机制(如法律授权、组成、规模、专业知识、可运用的财力和人力以及访问频率等)提供详细资料。

22. 小组委员会还与国家预防机制建立和保持联络,履行其《任择议定书》第11条(b)款的任务规定。小组委员会在第十三届会议上,与爱沙尼亚国家预防机制举行会议,交流信息和经验,讨论今后合作的领域。在第十四届会议上,小组委员会与格鲁吉亚国家预防机制举行了类似会议。最后,在第十五届上,小组委员会与洪都拉斯(防止酷刑协会支持本会议)和哥斯达黎加国家预防机制举行了会议。在本届会议期间,委员会还与塞内加尔当局举行会议,以讨论促使指定的国家预防机制开始运作的措施。委员会还感到高兴的是,有18个国家预防机制在2011年期间递交了年度报告,报告已在其网站上公布。

23. 在报告所述期间,小组委员会委员接受邀请参加了若干涉及指定、建立和发展特别是国家预防机制或涉及《议定书》(包括国家预防机制)的国家、区域和国际会议。这些活动是在民间社会组织(特别是防止酷刑协会、基督徒废除酷刑行动组织和基督徒废除酷刑行动组织国际联合会、刑法改革国际(刑改国际)、以及禁止酷刑公约任择议定书联络小组)、国家预防机制、诸如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委员会、非洲防止酷刑委员会、美洲人权委员会、欧洲委员会、欧洲理事会、欧洲联盟和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民主制度和人权办公室(欧安组织-民主人权办)等区域机构以及诸如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人权高专办)等国际组织的支助下举办的,其中包括:

2011年1月:欧洲联盟在布鲁塞尓举办欧盟拘留条件问题高级别圆桌讨论会;

2011年3月:人权高专办中东区域办事处在约旦安曼举办关于《议定书》的讲习班;

2011年3月:美国大学华盛顿法学院和防止酷刑协会在华盛顿举办推动访问拘留场所:促进协作国际会议;

2011年4月:防止酷刑协会和废除酷刑联合会在布基纳法索举办关于落实《任择议定书》和国家预防机制的研讨会;

2011年5月:防止酷刑协会在巴西与国家当局和民间社会代表进行了一系列磋商;

2011年6月: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监察专员和欧安组织-民主人权办在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举办关于监察专员在打击和防止酷刑方面的作用的区域监察专员会议;

2011年7月:防止酷刑协会和小组委员会在马尔代夫举办关于落实《禁止酷刑公约任择议定书》的全国对话;

2011年7月:非洲防止酷刑委员会在达喀尔举办关于塞内加尔国家预防机制的有效运作问题的研讨会;

2011年9月:防止酷刑协会和摩洛哥国家人权委员会在拉巴特举办关于国家人权机构在非洲防止酷刑的作用的高级别会议;

2011年9月:国际监察员机构在波兰举办关于《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任择议定书》与监察专员的会议;

2011年9月:刑改国际在波兰举办关于在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建立国家预防机制的欧安组织-民主人权办边会;

2011年10月:防止酷刑协会举办关于在阿根廷防止酷刑及落实国家预防机制的会议;

2011年11月:防止酷刑协会在日内瓦举办关于《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任择议定书》的全球论坛;

2011年11月:布里斯托大学和比勒陀利亚大学及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委员会在亚的斯亚贝巴举办关于确认落实防止酷刑和其他虐待的国家机制的研讨会;

2011年11月:人权高专办在金边举办关于建立柬埔寨国家预防机制的研讨会;

2011年11月:人权高专办和美洲人权委员会在华盛顿举办关于联合国和防止酷刑的区域人权机制合作的美洲区域磋商;

2011年12月:人权高专办在日内瓦举办关于联合国和防止酷刑,尤其是针对被剥夺自由者的酷刑的区域人权机制合作的欧洲区域磋商。

24.在欧洲委员会/欧洲联盟欧洲国家预防机制项目框架内,以防止酷刑协会为执行伙伴,小组委员会参与了四个专题讲习班:(a) 2011年3月在法国举办的关于在被剥夺自由情况下的安全和尊严问题讲习班;(b) 2011年6月在爱沙尼亚举办关于如何收集和核对及核实关于拘留所的虐待(风险)的信息的讲习班;(c) 2011年10月在阿塞拜疆举办关于保护拘留所中属于特别脆弱群体的人的讲习班和(d) 2011年12月在波兰举办关于媒体问题的讲习班;以及二次实地访问和经验交流:(a) 2011年6、7月,阿尔巴尼亚国家预防机制和(b) 2011年10月,亚美尼亚国家预防机制。2011年10月,小组委员会还参加在基铺举行的乌克兰国家预防机制的磋商会议和2011年12月在斯洛文尼亚进行的第三次国家预防机制项目主管和联络人年度会议。

25.小组委员会借此机会对邀请小组委员会参与这些活动的组织者表示感谢。

F.根据《任择议定书》第26条对特别基金捐款

26. 截至2011年12月31日,收到向根据《任择议定书》设立的特别基金的捐助如下:捷克共和国捐助29,704.98美元;马尔代夫捐助5,000美元;西班牙捐助82,266.30美元;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捐助855,263.16美元。下表列出目前收到的捐助。

2008-2011年收到的捐助

捐助方

数额(美元)

收到日期

马尔代夫

5 000.00

2008 年 5 月 27 日

捷克共和国

10 000.00

2009 年 11 月 16 日

捷克共和国

10 271.52

2010 年 12 月 27 日

捷克共和国

9 433.46

2011 年 10 月 12 日

西班牙

25 906.74

2008 年 12 月 16 日

西班牙

29 585.80

2009 年 11 月 10 日

西班牙

26 773.76

2010 年 12 月 29 日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855 263.16

2011 年 6 月 20 日

27.小组委员会谨对这些国家的慷慨捐助表示感谢。

28.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26条第1款的规定,设立“特别基金”的目的是为落实小组委员会的建议以及为国家预防机制教育计划提供资助。小组委员会深信,特别基金可以成为促进预防工作极有价值的工具,因此,小组委员会感到高兴的是,在报告期内已开始执行该基金运作的计划。根据《联合国财务条例和细则》和联合国秘书长颁布的政策和程序,基金由人权高专办经管(其赠款委员会作为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的咨询机构)。这一临时办法将在2012年修订。小组委员会高兴地报告,特别基金管理处将根据下列基础与小组委员会磋商:(1)小组委员会将每年确定各国可以在各个年度提出申请的优先专题,以便为执行小组委员会访问报告所载的建议提供资金;(2)收到的申请和提供的资金将知会小组委员会主席团;可能就申请所引起的问题咨询小组委员会委员的意见,若还出现其他问题,必要时可与小组委员会主席举行会议。在本周期,小组委员会确认了下列优先专题:用被拘留者能懂的语言通知其基本权利;改善被拘留的未成年人的娱乐和/或职业活动;拘留中心工作人员的基本培训课程(将卫生保健列为重点);详细说明有紧迫和迫切需要的访问报告中的任何其他具体建议。该计划的全部细节已在秘书长提交大会和人权理事会关于特别基金运作的报告(A/65/381)中公布。小组委员会非常希望上述计划的实施,将进一步鼓励对特别基金捐款。

三.在防止酷刑领域与其它机构合作

A.国际合作

1.与联合国其他机构的合作

29. 根据《任择议定书》的规定,小组委员会主席向在2011年5月10日举行的禁止酷刑委员会全体会议介绍了小组委员会第四次年度报告。此外,小组委员会和禁止酷刑委员会利用2011年11月届会同时召开的机会开会讨论了共同关注的一系列问题,例如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概念;小组委员会2012年的战略重点;条约机构分享信息的方法;《任择议定书》关于两个机构适用的方法的规定。

30. 根据大会2011年3月28日第65/205号决议,小组委员会主席在2011年10月向在纽约召开的大会第六十六届会议介绍了小组委员会第四次年度报告(CAT/C/46/2)。这一活动还提供了与禁止酷刑委员会主席和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问题特别报告员交流信息的机会,他还在该届大会会议上发言。

31. 小组委员会继续积极参与委员会间会议(委员会间后续行动问题工作小组2011年1月12日至14日在日内瓦举行的会议和2011年6月27日至29日在日内瓦举行的第12次委员会间会议)和联合国人权条约机构主席会议(2011年6月30日至7月1日,日内瓦)。在这个框架内,联合国条约机构主席就发展权宣言25周年发表了联合声明。小组委员会还致力于与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举行联席会议。为了响应高级专员关于加强条约机构体系的呼吁,小组委员会在2011年5月参与了在瑞士锡安为缔约国举行的关于加强条约机构的非正式技术磋商会议,并于2011年11月在爱尔兰都柏林举行了另一次会议,对致力于条约机构工作的以往专家会议采取后续行动。小组委员会还参加了若干人权高专办的活动,例如2011年5月在日内瓦举行的关于“防范工作在增进和保护人权工作中的作用”。

32. 小组委员会继续与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合作,例如,通过参加于2011年6月在智利圣地亚哥举行的特别报告员任务规定的国家访问后续行动区域协商会议。

33. 2011年6月26日小组委员会在支持酷刑受害者国际日之际,与禁止酷刑委员会、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和联合国援助酷刑受害者自愿基金董事会一道发表了声明。

34. 小组委员会继续与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世界卫生组织合作和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合作。

2.与其它相关国际组织的合作

35. 在继续不断的合作框架内,小组委员会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红十字委员会)在2011年2月会议期间举行了全体会议,并于2011年6月在日内瓦就红十字委员会关于施加于被剥夺自由者的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的政策文件举行了非正式工作会议。

B.区域合作

36. 通过指定小组委员会与区域机构联络和协调的联络中心,小组委员会继续与防止酷刑领域其他相关伙伴的合作,例如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委员会、美洲人权委员会、欧洲委员会、欧洲联盟和欧安组织-民主人权办。2011年7月6日,小组委员会主席团成员与欧洲禁止酷刑委员会(欧禁酷委)举行了会议,讨论加强两个机构合作的方法。

C.民间社会

37. 小组委员会不断从民间社会提供的必要支持中获益,《禁止酷刑公约任择议定书》联络小组 (出席小组委员会2月会议)和学术机构(特别是布里斯托尔和帕多瓦大学以及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后者通过其Sandra Day O’Connor法学院的法律和全球事务中心),都是为了推动《任择议定书》及其批准工作,以及小组委员会的活动。

四.审议所述期间小组委员会工作中值得注意的问题

A.小组委员会工作惯例的发展

38. 小组委员会在其以往的年度报告中指出,其委员人数和资源有限,阻止委员会按其希望发展其任务的各个方面。因此,它是感到高兴,现在其成员已扩编,使其得以比以前更深入地进行更广泛的活动。

39.如上文第二章,B节所指出的,为了促使委员会更加有效和有效率,小组委员会主席团将《任择议定书》第11条规定的任务的所有方面的内部活动列为重点。由小组委员会主席领导,向全体会议报告,四位副主席目前承担下列独特活动领域的主要职责:Coriolano先生:国家预防机制、Hajek先生:访问、Jabbour女士:对外关系、Muhammad女士:判例。我们希望这种安排将可提供明确的主要对话者,从而有助于进行外部沟通,同时还可以简化内部决策进程和问责。

40.此外,除了主席团的工作方式有此改变之外,小组委员会目前已成立区域工作队,以便与国家预防机制进行更有意义和更有组织的合作。为了其内部工作的目的,小组委员会已将缔约国分成四大区域:非洲、拉丁美洲、亚太和欧洲。每一工作队均由一个区域联络中心领导,并由国家预防机制小组协助,小组由被指定负责特定国家工作的成员组成。每个国家预防机制小组由区域内的小组委员会委员以及来自其他地区的委员混合组成。在分派委员担任国家预防机制小组成员之时,要考虑的是委员的性别、经验、专业知识,并在可能的情况下,工作语言是否相同。此外,每个国家预防机制小组成员的人数也反映特定区域内的国家数量,以及小组委员会委员的实际情况和是否可任职。小组委员会希望这一变化将使国家预防机制更有建设性和更具积极性。国家预防机制小组在小组委员会各届会议将各自举行会议,详细审议国家预防机制在其各自区域内的情况,并就此通知全体会议。

41.一般预计小组委员会成员扩编后,将可使小组委员会进行更多的访问,这是依《任择议定书》的规定的扩编委员的理由。然而,因为财政拮据,意味着在报告期间无法实现这一目标,并意识到需要确保所有委员都能尽快体验小组委员会访问任务的实际情况,在2011年决定增加参加每个访问的委员的人数。虽然这是促使扩编小组委员会委员参加的一种宝贵手段,但它为小组委员会、其秘书处、人权高专办和缔约国的组织和后勤带来真正的挑战。由于现有的资源无法按照目前的设想增加定期访问的人数,小组委员会希望找出创新的方式进行访问。因此,小组委员会决定,将寻求在可能的情况下,结合预防任务的各个方面的重点进行访问,以便能够兼顾定期访问、后续访问、与新缔约国建立初步联系和与国家预防机制合作。小组委员会还通过了进行访问所引起的对话的方法,并已成立一个工作小组,负责领导和协调涉及小组委员会已访问过的国家的活动。这种机制也有助于保持小组委员会委员对不同国家情况的了解。作为这种方法的一部分,小组委员会还决定考虑邀请尚未提出答复的缔约国代表与小组委员会举行会议。

42.为了发展的判例,并提供指导,小组委员会已制定了一个工作方法,即小组委员会,在访问、报告和信件的基础上,确定需要澄清的问题。为此,在2011年的重点是:人权教育对防止酷刑的重要性以及腐败与防止酷刑之间的关系。小组委员会希望在这方面强调的其他问题是心理健康和拘留,通过司法程序监控和正当程序标准的适用防止监狱酷刑,法律援助、公设辩护制度与防止酷刑之间的关系。此外,人权高专办在2011年推出纪念联合国发展权利25周年的计划,小组委员会认为适于强调发展权利和防止酷刑之间的联系。

43. 委员会委员扩编为小组委员会带来了新的活力,并铺平了小组委员会采取过去几乎无法采取的工作方式。虽然小组委员会希望,它能够更有能力地继续推动履行职责,但要应指出,时间和后勤及预算方面的制约束因素是妨碍制定创新的方法最大挑战,通过这种办法,所有委员可以最佳的方式履行小组委员会的任务。

44.目前的资源水平意味着,《任择议定书》缔约国目前有61个,要对每一个缔约国进行一次全面访问须要20年。小组委员会对此表示了严重关切,因为对缔约国进行访问是小组委员会能够履行预防任务最明显和最有效的方法之一。这些挑战还意味着,小组委员会无法与防止酷刑的重要伙伴,即国家预防机制,以最有效的方式进行合作和一起工作。

45. 小组委员会也想强调财政制约意味着一个事实,即小组委员会秘书处目前人手严重不足,而其秘书处对小组委员会的工作质量具有直接影响。小组委员会规模和工作量均已大增,但秘书处并未以同样的幅度扩编,只是稍微扩编。这就意味着,小组委员会秘书处支持基础比以前更加紧张,而且会保持如此,尽管小组委员会在制订新的方法争取更有效地运作方面的创造力十足。因此,小组委员会鼓励缔约国,像一些缔约国过去所做的一样,考虑借调人员给秘书处,以支持秘书处。

B.成立工作组

46. 2011年小组委员会决定,成立一个安全事项工作组由负责访问工作的副主席Hajek先生的领导。这项决定的目的是,解决外地经验引起的有关安全安排的问题,包括保安人员的作用,以及了解到需要改进联合国安全人员的合作与协调,鼓励小组委员会委员克制以及日益认识到具有当地和文化色彩的着装规定。

47. 同样,考虑到有必要制定羁押场所的卫生保健的具体标准,小组委员会决定,召开一个医疗问题的工作组,最初由具有医疗背景的小组委员会委员组成,随后扩大,吸收具有其他专业背景的委员加入。小组委员会还决定责成该工作组在全体会议上举办一次关于在2012年访问心理健康残疾病人和残疾人的问题的讨论会。

C.访问引起的问题

48. 在报道年内,小组委员会在其访问过程中确定了一些问题,它希望强调这些问题,并对其进行反思。为了协助反思,小组委员会编写了许多文件,现摘述如下,全文可通过提供的网站链接查阅。小组委员会欢迎可能协助就这些问题进行反思者的贡献。

49. 认识到小组委员会访问的地方主要是传统的拘留场所,小组委员会已扩编和小组委员会目前拥有的随后专业知识,小组委员会已在2011年作出努力,扩大其活动,以访问非传统的拘留场所,包括移民的设施和医疗康复中心。根据其任务,小组委员会希望在2012年继续维持这一趋势。

50. 小组委员会的扩编,造成访问代表团的扩大,这意味着在策划和进行访问时会出现有许多后勤方面的困难。还令人关注的是,代表团访问一些设施的时间不够,小组委员会将制订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应该注意到某些制约因素(例如在使用口译和交通工具方面)需要考虑,这就极难权衡问题。然而,更大的代表团意味着,代表团可以分组并访问更多的拘留场所,这在过去是做不到的。

1.心理健康与拘留

51.精神病人和智障者在许多国家是属于社会的最低阶层。歧视、偏见、基本人权被剥夺、尊严被践踏是普遍的现象。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于2006年通过,代表着人们对残疾人态度的一种转变,残疾人不再被视为需要治疗、保护和慈善对待可怜人物,而是应与其他人一样在平等的基础上享有全系列人权的人。小组委员会未来活动将日益重视监测精神病院。

52. 为此,小组委员会已制定了一系列应探讨的关键问题,如患者的生活条件;为精神病患提供的一般医疗;各种各样的精神病治疗;克制激动和/或暴力的患者的手段;在非自愿安置、保存记录、医疗保密和知情同意方面的法律和医德保障;提供合格的工作人员,如精神科医生、精神科护士、专业治疗师;员工的培训机会;患者参与研究;未经同意的绝育和堕胎。兹建议制定观察和采访病人和工作人员的方法,并随后提出将在访问期间提出的问题的详细请单。应特别注意针对过时的治疗方法,如过度使用电休克疗法(ECT)、精神药物用药过量、隔离和身体束缚有时(作为治疗的幌子)被用来作为惩罚手段或由于缺乏现代化的治疗设施,如心理治疗、社会精神病学服务和社区和社会康复计划而被采用。

53.监测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防止歧视、剥夺人权、忽视和虐待。这包括监测一国的精神卫生政策,资金的分配,即过时的隔离和将患者置于大型机构的思想是否已转变,代之以提供更多的社区的服务。重点工作也应在于提高社会公众对精神病患的权利和需求的认识,以消除对精神残疾的成见、恐惧和偏见。

2.通过适用司法程序监控和正当程序标准防止监狱施加酷刑

54. 人们错误地认为,自一个人被判刑之刻起,正当程序即不再适用,此后也不纳入有关监狱条件和制度方面,因此,拘留所、特别是成人和少年监狱更可能发生酷刑和其他虐待事件。由于酷刑的发生率与关于拘留所的法律框架密切相关,除了回应投诉和监测拘留场所之外,各国亟需制定合适的全面司法程序,以监督和监制涉及被判刑者和还押犯人的监狱管理。

55.就监狱的具体情况而言,各种文化因素,如犯人是“社会之外”,或他们是“危险”人物的看法和媒体对公共不安全的反应等均造成对服刑人或遭审前拘留者的疏忽和脆弱性。

56. 从法律的角度来看,为服刑人提供适足的保护的不足之处体现在未能清楚列明,作为一般规则,囚犯即使在被监禁期间仍可享有的实质性权利。拘留一开始就必须明确说明,被拘留者享有的权利中只有一些被暂停适用或受到限制。此外,监狱当局必须提供的权利,也必须加以界定和保证。

57. 在未制定法律框架、无论是组织和程序框架的情况下,容易造成和增加有罪不罚的概率,进一步侵犯人权,服刑人的权利的落实得不到必要的保障。这些保障包括建立程序机构以及存在保障措施。人们往往说,“法律虽好,但所欠缺的是法律未能执行”。然而,问题不仅是一个实践的问题,也涉及到标准有缺陷,标准应确保有程序机构和必要的补救措施可利用,以实现被拘留者的权利。事实上,被拘留者“有权利却无保障”。

58.小组委员会希望指出,它打算对正当程序的问题以及刑事司法系统之外的其他拘留场所中的司法监督程序,例如精神病患者和其他人的拘留问题进行研究。

3.发展权利与预防酷刑

59. 大会在25年前,即1986年12月4日通过了《联合国发展权利宣言》,规定发展权为:

发展权利是一项不可剥夺的人权,由于这种权利,每个人和所有各国人民均有权参与、促进并享受经济、社会、文化和政治发展,在这种发展中,所有人权和基本自由都能获得充分实现。

60. 今年适逢发展权通过25周年纪念。许多国际文书,包括《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均承认这项的权利。它的范围必须广泛,包括促进和保护基本权利和自由。

61. 《宣言》在序言中称铭记《宪章》关于“不分……增进和激励对人权的尊重的宗旨和原则”。在一个被剥夺自由的人遭到酷刑或其他虐待或这种做法被纵容的情况下是无法增进和激励对人权的尊重的,这是不言而喻的。

62. 小组委员会在防止酷刑的工作乃是对发展权进行综合和平衡的解释的一部分。它对帮助提高认识也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发展公认并不至限于“纯经济的愿望或目标,而是阐明在国家和国际层面的广泛全面了解”。因此,民主、发展和人权是相互依存,相辅相成的。小组委员会在根据《任择议定书》与缔约国及其国家预防机制从事预防工作时,积极考虑到发展和人权的多方面的性质。小组委员会在履行其职责时是以《联合国宪章》及其原则、联合国关于被剥夺自由者的规范和《任择议定书》奠定的原则为指导的。它不仅与国家机关一道有效地进行合作,而且还对一系列重要的拘留问题进行研究。

63. 国家预防机制和小组委员会的努力通过建立双方定期探访拘留所的国家和国际系统,有效地通过能力建设、培训和教育以及立法,行政,司法和其他措施,对预防和发展的目标作出贡献。它们一起支持基于透明度、问责制和法治的持久系统。

五.实质性问题

64. 在这一章中,小组委员会希望说明目前它就对其任务具有重要性的若干问题目前的想法。

A.人权教育对防止酷刑的重要性

65.《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任择议定书》(《任择议定书》)和《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公约》)的所有缔约国均有义务防止公务员和个人施加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

66.防止酷刑小组委员会认为,义务应“尽量多地包括在特定情况下能有助于减少发生酷刑或虐待的可能性或风险”。

67.必须强调的是预防性的做法以侵犯人权的根源为重点。下文我们列出了不同程度的酷刑和虐待的根源的非详尽清单:

宏观层面的原因包括,例如,社会容忍和接受暴力作为“解决”冲突的一种手段;社会认为对任何形式的罪行施加严厉制裁的政策为合法;缺乏消除酷刑做法的政治意愿;在某些人群之间建立不同层次的权力关系,使得某些群体,例如被指控触犯普通法或政治犯罪或恐怖主义行为的人、移民、妇女、残疾人、在民族、宗教和性方面属于少数群体的人、经济上处于不利地位者、青少年、儿童和老人遭到轻视、贬低、忽视、妖魔化和非人化;以及一般人民对享有的人权缺乏认识;

处于中间水平的原因包括:国家否认酷刑做法加上酷刑和虐待肇事者逍遥法外,后者在许多情况下实际上反而获得政治和/或经济权力;未举报酷刑和虐待行为,酷刑受害者得不到保护以及没有补救办法;国内的法律框架未能与禁止酷刑和为被剥夺自由的人提供保障的国际准则取得一致,加上在很多时候这些规章在发生这种案件时未能适用;未能对司法机关人员、监狱管理人员、执法人员、卫生保健专业人员、社会工作者和教师等提供适当的人权培训;以及酷刑与腐败之间的关系;

在微观层面,即在最广义的被剥夺自由者的个人拘留场所,其原因包括基础设施和服务条件,从设施陈旧到完全不人道;人满为患;这些地方的工作人员工作不稳定和生活条件差;有滥权倾向;普遍腐败和缺乏外部监督。

68. 《联合国人权教育和培训宣言》规定人权教育“包括一切旨在促进所有人权和基本自由得到普遍尊重和遵守的教育、培训、信息、宣传和学习活动” 。它还规定“这些活动主要通过为人们提供知识和技能,帮助他们了解和形成正确的态度和行为,有助于防止侵犯和践踏人权的行为”。

69. 人权教育和培训是防止酷刑和虐待的一个关键机制,因为它可以帮助消除众多的根源。

70. 在各级教育(幼儿园、小学、中等教育和高等教育)中纳入人权教育是实现下列目标所不可或缺的:从小就在日常生活的各个领域培养尊重人权的文化,创造有利于防止侵犯人权行为,包括酷刑和虐待的环境,以及促进非暴力冲突管理方法、平等、不歧视性、包容、尊重多样性和承认每一个人和团体的价值。

71. 在法律、医疗保健、心理、社会工作、人类学、公共政策、社会沟通和教育等领域的专业培训,特别需要一种包括一个跨领域的人权内容的高等教育,作为预防侵犯人权、包括酷刑的有效机制。大学教育必须通过继续教育,进修课程和提供人权方面的在职培训加以加强。

72. 应特别关注向警察、军队和监狱管理人员提供的人权培训,除其他方面外,强调这种培训在对保护人权、国际监管框架和在他们日常业务中的实际应用等方面的作用,以及被剥夺自由者享有的权利和保障。

73.向从事刑事司法的专业人员(公共检察官、公设辩护律师、法官和私人辩护律师)、宪法法官和卫生保健人员和提供法医专业知识的其他专业人士提供的培训具有同等的重要性。

74. 加强人在正规教育体系之外发展的人权教育论坛,以及加强公众教育的主动行动非常重要,后者应扩大其范围,以收纳不同的人口群体。

75. 人权教育和培训对象也必须包括被剥夺自由者或自由受限制的人及其家属。

76. 为了保证整体注重人权教育和培训,以及发挥由此产生的作为防止一般的侵犯人权事件、特别是酷刑和虐待的日益有效的工具的作用,我们认为,亟需考虑到下列指导原则:

学习课程、课程内容、教学材料和方法、考核形式和教学/学习过程中的环境之间的一致性;

灵活的学习方案,以符合所有参与者的需要;

教育过程中,生理、心理、精神和情感方面之间的平衡;

采取一种跨学科、关键和概括的教学方法,结合理论和实践,包括多样性(性别、种族、年龄、能力、社会经济状况、性取向、国籍、宗教等);

采取人权历史的方法,将其与所涉及的各种行为者联系起来;

阐述在教育机构、民间社会组织、国家机构和促进人权的国际机制之间所作的努力。

B.法律援助、公设辩护制度和防止酷刑之间的相互关系

77.从被拘留之刻起即可与律师联络的权利是防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一项重要的保障措施。这种权利的目的不仅限于提供法律援助,以建立一个技术辩护。事实上,在派出所若有律师在场不仅可以阻止警察施加酷刑或其他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而且对于协助被剥夺自由者行使权利,包括利用投诉机制也很关键。

78. 要有效保护得到律师协助的权利,需要有一种法律援助模式,无论这种模型如何,但应能确保辩护律师能以独立、自由和在技术上合格的方式进行辩护。为落实得到律师协助的权利,应该制定有一个法律框架,以便公设辩护或当然辩护(不论是由公职人员提供的或律师无偿提供的)的运作能独立,预算能自主,以保证为所有有需要此种服务的被拘留者一被逮捕即可得到及时、有效和全面的免费法律援助。此外,必须有一个组织框架,以确保公设辩护人(无论是国家提供的、无偿提供的或两者混合)、检察官和警察部队之间权利确实平等。

79.预算和人员的限制,直接影响公设辩护制度,因为产生过多的工作量,这就无法为着被剥夺自由者的利益进行有效的辩护。这是小组委员会通过对被拘留者和众多来自不同国家组织的官员和民间社会的采访,并通过信息收集和在这些访问中的验证,在访问的国家中所观察到的现象。

80. 辩护律师应定期访问被拘留的客户,以获取有关其案件的现状的信息,进行保密访谈,以确定他们的拘留条件和他们的待遇的情况。他们必须在保护被拘留者的权利方面发挥的积极作用。律师和法官、检察官在执行人身保护令方面是一个关键行为者。

81. 许多遭受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受害者不愿举报遭受虐待,因为害怕被报复。这可能使律师陷入一个困难的局面,因为他们不可以未经客户同意进行法律行动。在这方面,兹建议建立关于酷刑和虐待的指控和事件的全国中央数据库,其中应收入包括匿名、专业保密下获得的机密信息。此种登记册将是一个有用的信息来源,可以指出需要采取紧急行动的情况,还可以协助制定和采取预防措施。国家预防机制和其他负责防止酷刑和虐待和处理酷刑和虐待投诉的机构也应该可以利用这种国家酷刑和虐待的指控和事件的登记册。

82. 公设辩护律师与国家预防机制的关系应是属于一种相辅相成和协调一致的关系。两个行为者,在防止酷刑和虐待方面,在体制上是息息相关的,应对各项建议采取后续行动,分享的工作方案和规划共同问题的工作,尤其是提防在监测访问后进行报复。

六.前景

A.履行小组委员会任务的新方法

83.如上文第四章,A节所述,小组委员会扩编之后,委员在制定新的工作方法,新的工作方法将可加强小组委员会履行其职责的能力。这些方法包括提供咨询和协助各国建立国家预防机制和与该机制合作的简化系统;建立更正式的程序,以与国家进行访问所产生的对话;发展小组委员会的判例和与其他国家、区域和国际机构联络。小组委员会承认,最近出台的工作方法可能需要根据经验进一步改善,以进一步提高其效力。

84.虽然小组委员会承认,扩编后有必要进行变更,它试图确保这种变更立足于过去的成就。它试图利用这种必要性,以便利用其累积的专业知识和经验,更多地与外部互动、更具活力和回应预防的需要。同时,它也承认,意见分歧,办法莫衷一是,会构成挑战,必须借鉴联合国和人权高专办的体制做法采取协调一致的办法,履行小组委员会独特的任务。小组委员会意识到,其工作对解决不同系统的需求方面必须具有实际用途,而运作方式必须正确地与它们的特有任务相配合。

85.小组委员会认为,在联合国和人权高专办的范围内发展预防性任务,使其能够受益于范围广泛的专业知识,它会继续寻求尽可能利用这一优势。小组委员会敏锐地意识到,人权高专办的资源受到限制影响了其工作和按小组委员会的希望向小组委员会提供足够资源的能力。小组委员会在未来的一年将尽其所能继续与人权高专办密切合作,以探索如何最大限度地利用其掌握的资源价值,相信最好的办法是,提高在其资源总量范围内的业务灵活性。

B.2012年的工作计划

86.小组委员会通过与国家预防机制一道工作的新方法和后续活动,希望在更有效地履行其任务方面发挥更大的影响。新战略将有助于建立一个有系统的一系列关于国家预防机制的活动和创造与它们接触的机会,以确保继续进行具有建设性的关于预防的对话。这个过程也将被用于确保尽快与新的缔约国联系。小组委员会日益确信,缔约国一加入《任择议定书》体制,即立即与其建立关系本身即是一种有效的预防手段。

87. 小组委员会已确定了一系列的问题,它希望在下一阶段的工作中加以探讨的问题。这些问题包括下列实质性问题:在监狱中的酷刑;土著人民的传统司法之间的关系;防止酷刑与移民的拘留。待探讨的组织和程序问题包括:协调与其他机构的工作方式;确定在国家不合作的情况下落实《公约》第16条的方式,以及在何种情况下采取这种行动才是适当的;探索与区域人权机构建立关系的可能性和制定国家获得特别基金的条件。

88.小组委员会在2011年11月第十五届会议上,决定小组委员会在2012年将访问六个国家。将访问缔约国是阿根廷、加蓬、洪都拉斯、吉尔吉斯斯坦、摩尔多瓦共和国和塞内加尔。关于洪都拉斯、摩尔多瓦共和国、塞内加尔,小组委员会要解决的主要问题是,关于《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国家预防机制的问题。

89.小组委员会继续以合乎情理的程序,考虑各种因素,包括如何最佳地利用扩编的小组委员会,有效地利用可用的财政资源,并确保适当覆盖缔约国,来确定将访问的国家。此外,小组委员会一如过去,慎重考虑国家预防机制的批准/制订日期、地域分配、国家的大小和复杂程度、区域一级预防监测,以及报告的具体或紧迫问题。

附件八

联合国支持酷刑受害者国际日联合声明

2012年6月26日

禁止酷刑委员会;防止酷刑小组委员会;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问题特别报告员以及联合国援助酷刑受害者自愿基金董事会,发表以下声明,以纪念“支援酷刑受害者国际日”:

一个遭到任意拘留的人会向联合国人权机构提出申诉,请其主持正义。尽管联合国机构作出有利于申诉人的裁决,但申诉人却可能由于大声疾呼,力图捍卫其权利而面临严重报复。监狱管理方面不为他提供医治,将他单独监禁,而且据称对他进行毒打。

今天,在“支援酷刑受害者国际日”到来之际,我们提醒各国,它们有义务保护上述个人,并确保这些个人不因与联合国机构合作而面临报复或恐吓。

每年,禁止酷刑委员会和人权理事会任命的独立专家都会收到酷刑受害者提交的个人来文,以及世界各地区人权维护者和公民社会行为者提交的有关指称的违法行为的资料,这些来文和资料需要在酷刑委员会和独立专家的报告中得到审议。在防止酷刑小组委员会和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访问拘留所期间,许多被拘留者冒着极大的人身危险,大胆地向小组委员会和特别报告员诉说他们遭受酷刑和虐待的痛苦经历。

每年,由联合国援助酷刑受害者自愿基金资助的数百个大大小小的康复中心,向数千名酷刑受害者及其家属提供着不可或缺的人道主义援助、医疗援助和法律援助。

许多受害者和行为者通过提供宝贵的专门知识和反映他们遭受的痛苦使我们能够开展工作,但他们会遭受恐吓和报复。

对在保护和推进人权方面与联合国机制合作的人进行报复,是绝对不能接受的,而且也是违反国际法和国家的法律义务的。必须建立一种有效手段,确保不发生报复现象,并确保此种现象一旦发生,必定会追究相关个人和国家的责任。

根据《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国家有义务采取步骤确保与委员会合作的申诉人和证人或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受到保护,免遭虐待、恐吓或报复。同样,防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小组委员会呼吁缔约国充分遵守其在《禁止酷刑公约任择议定书》之下的义务,确保在小组委员会访问期间与委员会接触的个人不因其与委员会的合作而受到制裁。

大会敦促各国建立康复中心或设施,使酷刑受害者能够接受治疗,还敦促它们向此种中心或设施提供支持。在这方面,大会最近规定,各国还应当确保中心或设施的工作人员和患者的安全。

今天,我们向曾经遭受最严重的酷刑和虐待、尽管面临遭到报复的危险但仍然十分信赖联合国机制的人表示声援。各国必须把同酷刑现象作斗争的承诺变为具体行动,采取措施,确保与联合国机制接触的受害者和人权倡导者不遭受报复和二次伤害。

附件九

根据禁止酷刑委员会议事规则第26条作出的方案预算问题口头说明

1.在2012年6月1日的决定中,禁止酷刑委员会请大会批准委员会在2013和2014年的每届会议上都追加一周的会议,即2013年5月和11月各增加一周的会期会议,2014年5月和11月各增加一周的会期会议,一共多举行四周会议。

2.委员会每年有六周会议时间(每年举行两届为期三周的会议)。在大会第65/204号决议通过之后,委员会在临时基础上在2011和2012年每年获得了两周的追加会议时间(每年举行两届为期四周的会议)。

3.如果获得批准,追加的会议时间将使委员会能够继续在每届会议上多审议两份报告,也就是说,在两年(2013和2014年)中一共多审议八份报告。

4.追加的会议时间还将使委员会能够继续在每届会议上至少多审议五份个人申诉,也就是说,在两年(2013和2014年)中一共多审议20份个人申诉。

5.最后,追加的会议时间还将使委员会能够继续进行任意报告程序,从而在每届会议上平均多通过10份问题单,也就是说,在两年(2013和2014年)中一共多通过40份问题单。这一程序主要是指在缔约国向委员会提交报告之前向缔约国发送一份问题单,这样做有助于缔约国及时提交突出重点的报告,从而节省编写报告的时间和费用。

6.因此,本请求直接关系到委员会是否能够继续:(1) 进行协助缔约国提交报告的任择程序;(2)减少积压的待审报告;以及(3) 减少有待委员会审议的积压的个人申诉(现有115起案件)。

7.有待开展的活动与2012-2013两年期和2014-2015两年期方案预算第24款(人权);第2款(会议事务);以及第29 E款(行政,日内瓦)有关。

8.现已在2012-2013两年期方案预算中准备了款项,用于委员会10名委员出席委员会在日内瓦举行的两届年度常会(2012年每届为期四周;2013年每届为期三周)的旅费和每日津贴费用以及委员会的会议事务费用。

9.如果大会核可委员会的这项请求,将需要为总共40场追加会期会议提供款项。委员会的追加会议将需要正式语文的口译服务。委员会40场追加会期会议将需要作简要记录。这些追加会议还将需要大约增加600页会前文件,480页会期文件和680页会后文件,其中,只有280页以所有正式语文印发,其余的以委员会三种工作语文印发。如果大会接受委员会的请求,将需要追加资源,用于委员会委员参加追加会议的每日津贴费用,不过,无须为旅费追加资源。

10.将需要追加员额,以承担两年(2013和2014)中P-3级别28个工作月的工作,即提供P-3级一般临时助理人员,以每年承担14个月的工作。

11.根据经验,平均来说,一名专业工作人员在委员会每次审议一缔约国的报告方面需要四周时间;在提交报告之前协助准备和通过问题单需要一周时间;协助委员会裁定一项个人申诉需要两周时间。就缔约国报告而言,这包括调研,编写国别分析报告,起草问题单和结论性意见,以及为委员会届会会议提供服务等。就提交报告之前的问题单而言,这包括调研和汇编资料,在提交报告之前起草问题单以及为委员会届会会议提供服务等。就个人申诉而言,这包括调研、法律分析,包括研究判例的一致性和连贯性;编写决定草案,以及为委员会届会会议提供服务等。此外,工作人员还需要应主管的要求承担与秘书处有关的任务。追加会议时间请求如获批准,将引起一些工作量――多审议八份缔约国报告,在提交报告之前多通过40份问题单,以及多审议20份个人申诉等。而为这些工作提供支助,将需要112个工作周(两年期),即28个工作月(两年期)。

12.如下表所列,以上与委员会的追加会议相关的需求牵涉的经费将为每年1,021,950美元。这些所需经费为新产生的经费,没有列入2012-2013两年期方案预算。因此,将需要为2013年的费用追加拨款。关于2014年所需经费,相关款项将列入下一个两年期的方案概算。

(美元)

2013

2014

一 . 第 24 款,人权

委员的追加每日津贴 ( 14 天 / 年 )

82,100

82,100

员额需求 (P-3)(14 个月 / 年 )

215,250

215,250

二 . 第 2 款,大会事务和会议事务

会议服务、口译和文件

718,300

718,300

三 . 第 29E 款,共同支助事务厅

支助事务

6,300

6,300

总计

1,021,950

1,021,950

13.更多的详细情况将在大会第三委员会审议禁止酷刑委员会的报告时提供。

附件十

委员会关于请大会第六十七届会议批准在2013和2014年追加会议时间的决定

2012年6月1日

1.在第四十四届会议上,委员会通过了以下决定:请大会第六十五届会议批准委员会在2011和2012年的每届会议上多举行一周会议,即2011年5月和11月各增加一周的会期会议,2012年5月和11月各增加一周的会期会议,一共多举行四周会议。大会在第65/204号决议中,在临时基础上同意了委员会关于追加会议时间的请求。

2.因此,在上述大会决议通过之后,委员会现在每年有8周会议时间(每年举行两届为期四周的会议)。

3.在本届(第四十八届)会议上,委员会决定通过以下决定:请大会第六十七届会议批准委员会继续在2013和2014年的每届会议上多举行一周会议,即2013年5月和11月各增加一周的会期会议,2014年5月和11月各增加一周的会期会议,一共多举行四周会议。

4.如果获得批准,这项追加会议时间的请求将使委员会能够继续在每届会议上至少多审议两份报告,也就是说,在两年(2013和2014年)中一共多审议八份报告;这项请求还将使委员会能够继续在每届会议上至少多审议五份个人申诉,也就是说,在两年(2013和2014年)中一共多审议20份个人申诉;最后,该请求还将使委员会能够继续进行任意报告程序,从而在每届会议上在提交报告之前平均多通过10份问题单,也就是说,在两年(2013和2014年)中一共多通过40份问题单。应当指出,这一行之有效程序主要是指在缔约国向委员会提交报告之前向缔约国发送一份问题单,这样做有助于缔约国及时提交突出重点的报告,从而节省编写报告工作的时间和费用。

5.因此,本请求直接关系到委员会是否能够继续:(a) 进行协助缔约国提交报告的任择程序;(b)减少积压的待审报告;以及(c) 减少有待委员会审议的积压的个人申诉(现有115起案件)。

6.依照禁止酷刑委员会议事规则第26条,已经向委员会成员们分发了委员会的决定引起的方案预算问题(2012年6月1日的口头说明)。因此,委员会请大会第六十七届会议核可本请求并提供恰当的资金支持,以便使委员会能够在2013和2014年的每届会议上都追加一周的会议。

附件十一

截至2012年6月1日逾期未提交的报告

A.初次报告

缔约国

应提交日期

1. 安道尔

2007年10月22日

2. 安提瓜和巴布达

1994年8月17日

3. 孟加拉国

1999年11月4日

4. 博茨瓦纳

2001年10月7日

5. 布基纳法索

2000年2月2日

6. 佛得角

1993年7月3日

7. 刚果

2004年8月30日

8. 科特迪瓦

1997年1月16日

9. 赤道几内亚

2003年11月6日

10. 几内亚

1990年11月8日

11. 教廷

2003年7月25日

12. 黎巴嫩

2001年11月3日

13. 莱索托

2002年12月11日

14. 利比里亚

2005年10月22日

15. 马拉维

1997年7月10日

16. 马尔代夫

2005年5月20日

17. 马里

2000年3月27日

18. 莫桑比克

2000年10月14日

19. 尼日尔

1999年11月3日

20. 尼日利亚

2002年6月28日

21. 巴基斯坦

2011年7月23日

22. 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

2002年8月30日

23. 圣马力诺

2007年12月27日

24. 塞舌尔

1993年6月3日

25. 塞拉利昂

2002年5月25日

26. 索马里

1991年2月22日

27. 斯威士兰

2005年4月25日

28. 泰国

2008年11月1日

29. 东帝汶

2004年5月16日

B.定期报告

缔约国

报告批次

应提交日期

日期

阿富汗

第二次

1992年6月25日

第三次

1996年6月25日

第四次

2000年6月25日

第五次

2004年6月25日

第六次

2008年6月25日

阿尔巴尼亚

第三次

2003年6月9日

[2016年6月1日]

第四次

2007年6月9日

第五次

2011年6月9日

阿尔及利亚

第四次

2002年10月11日

[2012年6月20日]

第五次

2006年10月11日

第六次

2010年10月11日

安道尔

第二次

2011年10月22日

安提瓜和巴布达

第二次

1998年8月17日

第三次

2002年8月17日

第四次

2006年8月17日

第五次

2010年8月17日

阿根廷

第五次

2004年6月25日

[2008年6月25日]

第六次

2008年6月25日

[2008年6月25日]

亚美尼亚

第四次

2006年10月12日

[2016年6月1日]

第五次

2010年10月12日

澳大利亚

第四次

2002年9月6日

[2012年6月30日]

第五次

2006年9月6日

[2012年6月30日]

第六次

2010年9月6日

奥地利

第六次

2008年8月27日

[2014年5月14日]

阿塞拜疆

第四次

2009年9月14日

[2013年11月20日]

巴林

第二次

2003年4月4日

[2007年4月4日]

第三次

2007年4月4日

第四次

2011年4月4日

孟加拉国

第二次

2003年11月4日

第三次

2007年11月4日

第四次

2011年11月4日

白俄罗斯

第五次

2004年6月25日

[2015年11月25日]

第六次

2008年6月25日

比利时

第三次

2008年7月25日

[2012年11月21日]

伯利兹

第二次

1992年6月25日

第三次

1996年6月25日

第四次

2000年6月25日

第五次

2004年6月25日

第六次

2008年6月25日

贝宁

第三次

2001年4月10日

[2011年12月30日]

第四次

2005年4月10日

第五次

2009年4月10日

多民族玻利维亚国

第三次

2008年5月11日

第四次

2012年5月11日

博茨瓦纳

第二次

2005年10月7日

第三次

2009年10月7日

巴西

第二次

1994年10月27日

第三次

1998年10月27日

第四次

2002年10月27日

第五次

2006年10月27日

第六次

2010年10月27日

布基纳法索

第二次

2004年2月2日

第三次

2008年2月2日

第四次

2012年2月2日

布隆迪

第三次

2002年3月19日

第四次

2006年3月19日

第五次

2010年3月19日

柬埔寨

第三次

2001年11月13日

[2014年11月19日]

第四次

2005年11月13日

第五次

2009年11月13日

喀麦隆

第五次

2008年6月25日

[2014年5月14日]

佛得角

第二次

1997年7月3日

第三次

2001年7月3日

第四次

2005年7月3日

第五次

2009年7月3日

乍得

第二次

2000年7月9日

[2013年5月15日]

第三次

2004年7月9日

第四次

2008年7月9日

智利

第六次

2009年10月29日

[2013年5月15日]

中国,包括香港特区和澳门特区

第五次

2005年11月2日

[2012年11月21日]

第六次

2009年11月2日

哥伦比亚

第五次

2005年1月6日

[2013年11月20日]

第六次

2009年1月6日

刚果

第二次

2008年8月30日

哥斯达黎加

第三次

2002年12月10日

[2012年6月30日]

第四次

2006年12月10日

第五次

2010年12月10日

科特迪瓦

第二次

2001年1月16日

第三次

2005年1月16日

第四次

2009年1月16日

克罗地亚

第四次

2004年10月7日

[2008年10月7日]

第五次

2008年10月7日

[2008年10月7日]

古巴

第三次

2004年6月15日

[2016年6月1日]

第四次

2008年6月15日

塞浦路斯

第四次

2004年8月16日

第五次

2008年8月16日

刚果民主共和国

第二次

2001年4月16日

[2009年4月16日]

第三次

2005年4月16日

[2009年4月16日]

第四次

2009年4月16日

[2009年4月16日]

吉布提

第二次

2007年12月5日

[2015年11月25日]

第三次

2011年12月5日

埃及

第五次

2004年6月25日

第六次

2008年6月25日

萨尔瓦多

第三次

2005年7月16日

[2013年11月20日]

第四次

2009年7月16日

赤道几内亚

第二次

2007年11月6日

第三次

2011年11月6日

埃塞俄比亚

第二次

1999年4月12日

[2014年11月19日]

第三次

2003年4月12日

第四次

2007年4月12日

第五次

2011年4月21日

加蓬

第二次

2005年10月7日

第三次

2009年10月7日

格鲁吉亚

第四次

2007年11月27日

[2011年11月24日]

第五次

2011年11月27日

德国

第六次

2011年10月30日

[2015年11月25日]

加纳

第二次

2005年10月6日

[2015年6月3日]

第三次

2009年10月6日

几内亚

第二次

1994年11月8日

第三次

1998年11月8日

第四次

2002年11月8日

第五次

2006年11月8日

第六次

2010年11月8日

圭亚那

第二次

1993年6月17日

[2008年12月31日]

第三次

1997年6月17日

第四次

2001年6月17日

第五次

2005年6月17日

第六次

2009年6月17日

教廷

第二次

2007年7月25日

第三次

2011年7月25日

洪都拉斯

第二次

2002年1月3日

[2013年5月15日]

第三次

2006年1月3日

第四次

2010年1月3日

匈牙利

第五次

2004年6月25日

[2010年12月31日]

第六次

2008年6月25日

[2010年12月31日]

印度尼西亚

第三次

2007年11月27日

[2012年6月30日]

第四次

2011年11月27日

爱尔兰

第二次

2007年5月11日

[2015年6月3日]

第三次

2011年5月11日

以色列

第五次

2008年11月1日

[2013年5月15日]

意大利

第六次

2010年2月11日

[2011年6月30日]

日本

第三次

2008年7月29日

约旦

第三次

2000年12月12日

[2014年5月14日]

第四次

2004年12月12日

第五次

2008年12月12日

哈萨克斯坦

第三次

2007年9月25日

[2012年11月21日]

第四次

2011年9月25日

肯尼亚

第二次

2002年3月22日

[2012年11月21日]

第三次

2006年3月22日

第四次

2010年3月22日

科威特

第三次

2005年4月6日

[2015年6月3日]

第四次

2009年4月6日

吉尔吉斯斯坦

第三次

2006年10月4日

第四次

2010年10月4日

黎巴嫩

第二次

2005年11月3日

第三次

2009年11月3日

莱索托

第二次

2006年12月12日

第三次

2010年12月12日

利比里亚

第二次

2009年10月22日

利比亚

第四次

2002年6月14日

第五次

2006年6月14日

第六次

2010年6月14日

列支敦士登

第四次

2003年12月1日

[2014年5月14日]

第五次

2007年12月1日

第六次

2011年12月1日

立陶宛

第三次

2005年3月2日

[2012年11月21日]

第四次

2009年3月2日

马达加斯加

第二次

2011年1月13日

[2015年11月25日]

马拉维

第二次

2001年7月10日

第三次

2005年7月10日

第四次

2009年7月10日

马尔代夫

第二次

2009年5月20日

马里

第二次

2004年3月27日

第三次

2008年3月27日

第四次

2012年3月27日

马耳他

第三次

1999年10月12日

[2000年12月31日]

第四次

2003年10月12日

第五次

2007年10月12日

第六次

2011年10月12日

毛里塔尼亚

第二次

2009年12月17日

毛里求斯

第四次

2006年1月7日

[2015年6月3日]

第五次

2010年1月7日

蒙古

第二次

2007年2月23日

[2014年11月19日]

第三次

2011年2月23日

黑山

第二次

2010年11月23日

[2012年11月21日]

摩洛哥

第五次

2010年7月21日

[2015年11月25日]

莫桑比克

第二次

2004年10月14日

第三次

2008年10月14日

纳米比亚

第二次

1999年12月27日

第三次

2003年12月27日

第四次

2007年12月27日

第五次

2011年12月27日

尼泊尔

第三次

2000年6月12日

[2008年6月12日]

第四次

2004年6月12日

[2008年6月12日]

第五次

2008年6月12日

[2008年6月12日]

新西兰

第六次

2011年1月8日

[2013年5月15日]

尼加拉瓜

第二次

2010年8月4日

[2013年5月15日]

尼日尔

第二次

2003年11月3日

第三次

2007年11月3日

第四次

2011年11月3日

尼日利亚

第二次

2006年6月28日

第三次

2010年6月28日

巴拿马

第四次

2000年9月22日

第五次

2004年9月22日

第六次

2008年9月22日

巴拉圭

第七次

2011年4月10日

[2015年11月25日]

菲律宾

第三次

1996年6月25日

[2013年5月15日]

第四次

2000年6月25日

第五次

2004年6月25日

第六次

2008年6月25日

葡萄牙

第六次

2010年3月10日

[2011年12月30日]

卡塔尔

第三次

2008年2月10日

第四次

2012年2月10日

大韩民国

第三次

2004年2月7日

[2012年2月7日]

第四次

2008年2月7日

第五次

2012年2月7日

摩尔多瓦共和国

第三次

2004年12月27日

[2013年11月20日]

第四次

2008年12月27日

罗马尼亚

第二次

1996年1月16日

第三次

2000年1月16日

第四次

2004年1月16日

第五次

2008年1月16日

第六次

2012年1月16日

俄罗斯联邦

第六次

2008年6月25日

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

第二次

2006年8月30日

第三次

2010年8月30日

圣马力诺

第二次

2011年12月27日

沙特阿拉伯

第二次

2002年10月21日

第三次

2006年10月21日

第四次

2010年10月21日

塞内加尔

第四次

2000年6月25日

第五次

2004年6月25日

第六次

2008年6月25日

塞尔维亚

第二次

2006年4月11日

[2012年11月21日]

第三次

2010年4月11日

塞舌尔

第二次

1997年6月3日

第三次

2001年6月3日

第四次

2005年6月3日

第五次

2009年6月3日

塞拉利昂

第二次

2006年5月25日

第三次

2010年5月25日

斯洛伐克

第三次

2002年5月27日

[2013年11月20日]

第四次

2006年5月27日

第五次

2010年5月27日

斯洛文尼亚

第四次

2006年8月14日

[2015年6月3日]

第五次

2010年8月14日

索马里

第二次

1995年2月22日

第三次

1999年2月22日

第四次

2003年2月22日

第五次

2007年2月22日

第六次

2011年2月22日

南非

第二次

2004年1月9日

[2009年12月31日]

第三次

2008年1月9日

第四次

2012年1月9日

西班牙

第六次

2008年11月19日

[2013年11月23日]

斯里兰卡

第五次

2011年2月1日

[2015年11月25日]

斯威士兰

第二次

2009年4月25日

瑞典

第七次

2011年6月25日

[2012年6月30日]

瑞士

第七次

2011年6月25日

[2014年5月14日]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第二次

2009年9月18日

[2014年5月14日]

塔吉克斯坦

第三次

2004年2月9日

第四次

2008年2月9日

第五次

2012年2月9日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

第三次

2003年1月11日

[2012年6月30日]

第四次

2007年1月11日

第五次

2011年1月11日

东帝汶

第二次

2008年5月16日

第三次

2012年5月16日

多哥

第三次

1996年12月17日

第四次

2000年12月17日

第五次

2004年12月17日

第六次

2008年12月17日

突尼斯

第四次

2003年10月22日

第五次

2007年10月22日

第六次

2011年10月22日

土耳其

第四次

2001年8月31日

[2014年11月19日]

第五次

2005年8月31日

第六次

2009年8月31日

土库曼斯坦

第二次

2004年7月24日

[2015年6月3日]

第三次

2008年7月24日

乌干达

第二次

1992年6月25日

[2008年6月25日]

第三次

1996年6月25日

第四次

2000年6月25日

第五次

2004年6月25日

第六次

2008年6月25日

乌克兰

第六次

2007年6月25日

[2011年6月30日]

第七次

2011年6月25日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第六次

2010年1月6日

美利坚合众国

第五次

2011年11月19日

[2011年11月19日]

乌拉圭

第三次

1996年6月25日

第四次

2000年6月25日

第五次

2004年6月25日

第六次

2008年6月25日

乌兹别克斯坦

第五次

2012年10月28日

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

第四次

2004年8月20日

第五次

2008年8月20日

也门

第三次

2000年12月4日

[2014年5月14日]

第四次

2004年12月4日

第五次

2008年12月4日

赞比亚

第三次

2007年11月6日

[2012年6月30日]

第四次

2011年11月6日

附件十二

负责委员会第四十七届和第四十八届会议审议的缔约国报告的国别报告员(按英文字母顺序排列)

A.第四十七届会议

报告

报告员

副报告员

白俄罗斯(CAT/C/BLR/4)

盖尔女士

斯韦奥斯女士

保加利亚(CAT/C/BGR/4-5)

克莱奥帕斯女士

王先生

吉布提(CAT/C/DJI/1)

布鲁尼先生

格罗斯曼先生

德国(CAT/C/DEU/5)

格罗斯曼先生

克莱奥帕斯女士

马达加斯加(CAT/C/MDG/1)

贝尔米女士

盖伊先生

摩洛哥(CAT/C/MAR/4)

盖伊先生

格罗斯曼先生

巴拉圭(CAT/C/PRY/4-6)

马里诺先生

斯韦奥斯女士

斯里兰卡(CAT/C/LKA/3-4)

布鲁尼先生

盖尔女士

B.第四十八届会议

报告

报告员

副报告员

阿尔尼巴亚(CAT/C/ALB/2)

格罗斯曼先生

盖伊先生

亚美尼亚(CAT/C/ARM/3)

盖尔女士

王先生

加拿大(CAT/C/CAN/6)

布鲁尼先生

贝尔米女士

古巴(CAT/C/CUB/2)

马里诺先生

斯韦奥斯女士

捷克共和国(CAT/C/CZE/4-5)

格罗斯曼先生

王先生

报告

报告员

副报告员

希腊(CAT/C/GRC/5-6)

斯韦奥斯女士

贝尔米女士

卢旺达(CAT/C/RWA/1)

布鲁尼先生

斯韦奥斯女士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未提交)

格罗斯曼先生

贝尔米女士

附件十三

禁止酷刑委员会根据《公约》第20条通过的关于尼泊尔的报告以及缔约国的评论和意见

目录

段次 页次

缩略语表…………………..261

第1部分委员会第四十六届会议(2011年5月9日至6月3日)根据《公约》第20条通过的关于尼泊尔的报告……1-110262

一.导言…….1-2262

二.程序的制定3-14262

三.背景资料15-16265

四.在尼泊尔的酷刑17-19265

A.尼泊尔针对委员会根据第20条启动有关程序的决定作出的说明18-40265

B.从联合国来源、非政府组织和国家人权机构收到的资料41-96270

1.酷刑做法和法外处决41-71270

2.有罪不罚72-96278

五.委员会的结论和建议97-110285

第2部分尼泊尔于2011年8月8日提交的评论和意见111-130290

缩略语表

APF武装警察部队

CAT《禁止酷刑公约》

CPA《全面和平协定》

CRT1996年《与酷刑有关的赔偿法》

FIR最初情况报告

NHRC国家人权委员会

OHCHR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

RNA尼泊尔皇家陆军

SSP特别安全方案

UCPN-M尼泊尔统一共产党(毛派)

第1部分委员会第四十六届会议(2011年5月9日至6月3日)根据《公约》第20条通过的关于尼泊尔的报告

一.导言

1. 根据《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第20条(以下简称《公约》),如果禁止酷刑委员会(以下简称“委员会”)收到可靠的情报,认为其中载有确凿迹象显示在某一缔约国境内经常实行酷刑,委员会应请该缔约国配合研究有关情报,并为此目的就有关情报作出说明。委员会可随后决定指派其一位或多位委员进行秘密调查,包括经该缔约国同意,前往该缔约国境内访问。委员会的所有这些程序均应保密,在程序的各个阶段均应寻求缔约国的合作。在程序完成后,委员会经与有关缔约国协商,可决定将结果摘要写入提交《公约》各缔约国和大会的年度报告中,经该缔约国同意,可将本报告和缔约国的答复公诸于众。

2. 尼泊尔于1991年5月14日加入《公约》。在批准《公约》时,尼泊尔未声明其不承认《公约》第20条中所载委员会的职权,而它根据第28条本可以作出这一声明。因此,第20条所规定的程序适用于尼泊尔。

二.程序的制定

3. 委员会在其2005年11月第三十五届会议上通过的关于尼泊尔第二次定期报告的结论性意见中,对关于广泛使用酷刑的指控,酷刑行为有罪不罚的普遍氛围,以及国内法缺少将酷刑定为刑事犯罪的法律条文表示了严重关切。

4. 当时,委员会“严重关注有大量内容一致的可靠报告指出,执法人员、尤其是尼泊尔皇家陆军、武装警察部队和警察普遍诉诸酷刑和虐待,同时也没有任何措施来保证有效保护社会的所有成员”。它关注“大量存在长达15天的审判前拘留的情况”和“安全部队成员不执行法院命令”。委员会“深感不安的是,不断有可靠指控称,安全部队经常使用《公约》所禁止的审讯方法”。它建议缔约国“公开谴责酷刑做法,并采取有效措施,防止在其管辖范围内的任何一地出现酷刑行为”,同时“采取一切适当措施,保护社会所有成员免遭酷刑。”

5. 委员会进一步关切“对酷刑和虐待行为有罪不罚的普遍氛围,和对无逮捕证的逮捕、法外处决、羁押期死亡和失踪的不断指控”,以及“缺少一个独立机构,对执法人员的酷刑和虐待行为进行调查”,因此,建议国家“发出一个明确无误的信息,谴责对其管辖范围内的任何人员和团体的酷刑和虐待”,它“应采取有效的立法、行政和司法措施,以保证所有对无逮捕证的逮捕、法外处决、羁押期死亡和失踪的指控都得到及时的调查和起诉,对责任人进行惩处”,并“设立一个独立机构来调查执法人员的酷刑和虐待行为”。

6. 委员会还关切,“1996年《酷刑赔偿法》第2条(a)款关于酷刑的定义、目前国内法中缺少将酷刑定为刑事犯罪的法律条款,而且《刑法》草案不符合《禁止酷刑公约》第1条中的定义。”它建议缔约国应“通过国内法律,保证将酷刑行为――包括蓄谋、共谋和参与――规定为应按其严重程度加以惩处的刑事犯罪,并考虑采取步骤修订1996年《酷刑赔偿法》,使之符合《公约》中规定的酷刑定义各点。缔约国应当向委员会提供涉及到《公约》第1条所指酷刑定义的国内判例资料”。

7. 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问题特别报告员(以下简称“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在2005年9月访问尼泊尔之后,除其他外,得出结论认为,“警方、武警和尼泊尔皇家陆军经常实施酷刑。法律保障通常被漠视,实际上毫无意义。对酷刑的有罪不罚成为定规,因此,酷刑受害者及其家人难以冀求适当的正义、赔偿和康复。”

8. 除此之外,委员会在2006年11月第三十七届会议的非公开会议上,审议了非政府组织就指控在尼泊尔经常发生的酷刑行为提交的资料。委员会认为,根据《公约》第20条提交的这一资料是可靠的,载有确凿迹象显示在尼泊尔境内经常实施酷刑。根据《公约》第20条第1款和《议事规则》第82条,委员会决定请缔约国配合研究有关资料,资料的副本已于2007年4月5日送交该缔约国,并请其在2007年4月30日之前向委员会作出说明。

9. 2007年4月19日,尼泊尔常驻联合国代表团承认收到委员会就提交给它的资料请尼泊尔作出说明的要求。然而,缔约国截至2007年4月30日并没有按照委员会的要求作出此类说明。委员会2008年9月16日和2009年1月15日向缔约国发出提示函。2008年11月19日,委员会主席就此问题会见了尼泊尔常驻日内瓦的代表。

10. 2009年4月3日,尼泊尔向委员会转交其说明,并要求撤销该程序。在说明中,缔约国指出,导致委员会决定进行调查的那些报告是冲突时描述局势的零星报告,意在支持反对尼泊尔的活动,超越了保护和增进人权的议程范围。缔约国提请委员会注意在冲突结束后尼泊尔迅速发生的巨大变化,以及缔约国坚决致力于处理侵犯人权行为,并采取必要的立法和行政措施,消除有罪不罚。委员会在第四十二和第四十三届会议的非公开会议上审查了这一说明。

11. 考虑到收到的所有资料,委员会决定根据《公约》第20条第2款进行秘密调查,并为此指派了费利斯·盖尔和路易斯·加列戈斯·奇里沃加。2009年11月30日,委员会向缔约国转交了这一决定,请尼泊尔按照《公约》第20条第3款的规定在进行调查时与委员会合作,并提出了委员会指派成员访问尼泊尔的具体日期(2010年7月1日至15日)。2010年2月15日,委员会向尼泊尔常驻代表团转交了其根据《公约》第20条进行访问的总的指导原则。尼泊尔在2010年3月9日的普通照会中,通知委员会说,“在本国当前和平进程的背景下,特别是政府正在集中精力,颁布将由选举产生的制宪会议制定的《宪法》,而最后期限已经临近,有关当局在此阶段,无力接待委员会为调查目的派遣的专家代表团。”它又向委员会保证其“愿意本着建设性对话与合作精神,与委员会紧密合作”。缔约国请求在尼泊尔常驻日内瓦代表团和委员会主席之间举行会晤,2010年5月3日举行了会晤。

12. 2010年5月,两个非政府组织,即宣传论坛和补救基金,就所指控的在尼泊尔的经常性酷刑做法,向委员会提交了进一步的资料,要求委员会根据《公约》第20条审查尼泊尔的局势,委员会则在第四十四届会议的非公开会议上,进行了审查。在该届会议上,委员会还决定继续寻求与缔约国的合作,进而继续与之进行对话,以促使尼泊尔接受访问要求。2010年6月29日,委员会主席再次就此问题会晤了尼泊尔常驻联合国副代表。

13. 委员会在其2010年11月第四十五届会议上,决定鉴于其访问缔约国的持续努力均告失败,它将着手在不作访问的情况下进行秘密调查,而委员会指派成员应根据第20条撰写一份关于尼泊尔问题的报告,并向委员会第四十六届会议报告。2011年1月28日,委员会向缔约国申明这一决定,并重申,根据《禁止酷刑公约》第20条第5款,尼泊尔可在程序的任何阶段向委员会提交它认为有关的任何资料,以配合委员会的调查。

14. 委员会指出,尽管它在根据第20条进行调查方面多次努力寻求尼泊尔的合作和意见,但尼泊尔仅有一次在2009年4月向委员会提供了资料,没有利用委员会给予的机会,而它本可接受委员会成员进行访问,帮助委员会在直接信息来源基础上,形成对尼泊尔人权保护状况的看法,进而澄清有关局势。

三.背景资料

15. 2006年的《全面和平协定》,终结了毛派分子、政府和王室之间长达十年的冲突,这场发生在尼泊尔的亲民主的民众起义,导致13,000多人死亡,更多的人流离失所。2007年1月通过了《临时宪法》,2008年4月10日选出制宪会议。制宪会议在2008年5月28日第一届会议上,表决结束尼泊尔239年来的君主制,建立共和国。2008年8月,产生了由尼泊尔共产党(毛派)(以下简称尼共(毛派))领导的新政府。2009年5月,联合政府垮台,首相辞职。当月晚些时候,22党联盟组成了由尼共(毛派)领导的新政府。2010年6月30日,马达夫·库马尔·尼帕尔首相辞职,导致联合政府无人领导。2011年2月3日,尼共(毛派)主席贾拉纳特·卡纳尔当选为尼泊尔新首相。因此,2010年6月至2011年2月,尼泊尔处于没有一个有效政府的局面。

16. 制宪会议在过渡期兼具立法议会职能,几乎集中全部精力于宪法起草过程。制宪会议的议事规则经六个月的审议,于2008年11月通过。该规则规定,由61名成员组成的宪法委员会,负有制订《宪法》草案的核心责任。制宪会议后未能在最初确定的2010年5月28日的最后期限前颁布新宪法,其任期再延长一年,至2011年5月。

四.在尼泊尔的酷刑

17. 委员会目前的报告涉及缔约国2009年4月3日的答复和随后与委员会主席举行双边会晤时尼泊尔代表团代表提供的资料。这份报告还考虑到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曼弗雷德·诺瓦克2005年9月10日至16日访问尼泊尔后提交的报告,以及他的继任者的后续报告,包括胡安·E.·门德斯2011年3月4日的报告。本报告还考虑到利益攸关方和联合国于2011年1月25日进行的尼泊尔普遍定期审查的来文;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提供的资料;尼泊尔国家人权委员会的报告,以及非政府组织,包括宣传论坛、补救基金、尼泊尔酷刑受害者中心、亚洲法律资源中心、人权观察和大赦国际的来文。该委员会报告涉及的调查期自2007年至目前止。

A.尼泊尔针对委员会根据第20条启动有关程序的决定作出的说明

18. 2009年4月3日,在委员会邀请对根据《公约》第20条启动的程序予以配合两年之后,缔约国向委员会转交了其说明。

19. 缔约国认为,委员会关于启动《公约》第20条规定的秘密程序的决定,似乎是基于武装冲突期间发布的零星报告,这些大都由缔约国与有关利益攸关方作了评论。它认为,在很大程度上,这些报告是在一个反对尼泊尔的运动框框内发表的,超出了保护和增进人权的议程范围。因此,缔约国称,这样的宣传不应该误导委员会,也不应构成人权条约机构任何可信程序的一部分,惟其如此,它们才能维护其独立、公正和不受任何方面影响的声誉,无论这些影响是来自国家、国际组织,还是声称代表他人行事的个人或实体。缔约国通过其说明,旨在显示这些报告发表以来所取得的进展。

20. 缔约国在描述尼泊尔的政治背景,包括伴随签署《全面和平协定》启动的和平进程后解释说,停止敌对行动,结束了与冲突有关的侵权行为,包括据指控怀疑与尼共(毛派)有联系的人在军营中进行的法外处决、拘留、酷刑和虐待。据指控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的行为也停止了。不再出现指控的失踪事件。所有根据《公共治安法》或《恐怖主义和破坏活动(控制和惩处)令》被实施预防性拘留的被拘留者或囚犯,或面临指控者均获释放。

21. 缔约国强调指出,人权已被放置在尼泊尔和平进程的中心位置。在《十二点协议》中,七党联盟和尼共(毛派)表明了他们承诺“充分尊重人权规范和价值观”。《停火行为守则》有三分之二的规定提及国际人道主义法和人权关注。政府与尼共(毛派)之间的《八点协议》(2006年6月16日签署)表示将坚决致力于“民主规范和价值观,包括多党竞争制度、公民自由、基本权利、人权、新闻自由,以及法治概念”。缔约国补充说,它决心消除有罪不罚现象,对那些参与侵犯人权事件的人追究责任。在这一方面,已在一些事件中立即采取了行动。

22. 缔约国解释说,2007年1月15日的《临时宪法》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并为所有被拘留者提供了宪法保障。任何人,如遭受酷刑或虐待,得根据法律规定获得赔偿。《临时宪法》还禁止单独监禁。缔约国认为,在该国没有实施单独监禁。缔约国补充说,在武装冲突期间,由于缺少平民拘留设施,一些人被羁押在军营中,这是为了他们的安全,现在已经没有这类情况。至于将酷刑定为刑事犯罪的前景,缔约国指出,事情正在进展中,《临时宪法》对此也有预见。缔约国还提到,1996年以来即已实施《酷刑赔偿法》,该法符合《公约》各项条款。

23. 关于所指控的强奸行为和其他罪行,缔约国表示,1959年的《军法》规定,这些应由民事法庭依照普通刑事诉讼法审理。侵犯人权,如酷刑和强迫失踪行为也由副总检察长领导的民事当局调查,并由上诉法院法官主持的特别法庭审理。军人所犯下的与公众利益有关的罪行由政府组建的调查委员会调查,不可仅仅因为罪犯为军队成员即排除其在民事法庭受审。

24. 关于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和失踪问题调查委员会,缔约国指出,正在设立这些委员会;这两个委员会不仅将调查侵犯人权案件,还将为社会和解带来独特机会。

25. 缔约国强调,它有一个与国际社会,包括联合国人权机制密切合作的光荣传统,它已批准一系列人权文书,并允许人权理事会任务负责人和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进行访问;它还为人权高专办履行职责提供了充分的机会。

26. 关于在尼泊尔经常实施酷刑的指控,缔约国认为,委员会启动调查程序的决定,主要是基于在该国暴力武装冲突时期撰写的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的报告(2005年11月),以及其他非政府组织的“零星”报告。缔约国认为其中所载信息过度渲染了该国的局势。它表明其对法治的明确承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纵容酷刑。据缔约国称,经常实施“酷刑”的传说本质上是不公平的,是单方面诋毁尼泊尔的谣传。2005年11月29日,缔约国在其意见中,回应了委员会审议尼泊尔的定期报告后提出的结论意见草案。此前,它在答复委员会发出的问题单时,已对问题作了全面澄清。同样,2005年12月,尼泊尔对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访问尼泊尔后的报告草稿加以回应。如缔约国的意见所言,特别报告员对局势的解释不符合事实,缔约国断然拒绝他的“经常实施酷刑”的结论,并提供了对他在报告中所述各点的解释。缔约国感到遗憾的是,特别报告员在其关于访问的最后报告中,没有正确反映缔约国的看法。

27. 缔约国坚称,不能将据说一些安全官员私下表明的个人观点归纳为国家有实施酷刑的政策。武装冲突期间的孤立事件,即使存在,也不能说成是国家政策的蓄谋结果。尼泊尔既不纵容酷刑,也不会听任行为人逍遥法外。实际上,尼泊尔一向严肃对待对酷刑的任何指控,对犯有酷刑罪者必将绳之以法。在这一方面,已经对一些安全官员采取行动。尼泊尔警方在11起与酷刑有关的案件中对21人提起诉讼。其中,6起案件在法庭上起诉。同样,尼泊尔陆军也在与冲突期间发生的酷刑有关的案件中惩治了6名军人。

28. 缔约国还表示,它已落实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制定和委员会结论性意见中提出的大多数建议。例如,自2006年11月21日缔结《全面和平协定》以来,尼泊尔陆军没有参与任何执法活动,也没有受到任何侵犯人权行为指控。军队已就增进和保护人权发布了政策指令。作出了相应的制度安排,以便在整个安全机构体制中,纳入人权原则和价值观。对任何侵犯人权和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的行为,都执行了零容忍政策。除2001年至2006年4月间的反叛乱行动外,尼泊尔陆军没有参与任何常规的执法活动,在此时期之前和之后,没有对其侵犯人权行为的指控。因此,冲突期间归咎于尼泊尔陆军的任何孤立的侵犯人权事件,既不是政策驱使,也不是蓄谋行动的结果。

29. 缔约国保证,已经在反暴乱行动全过程中格外谨慎和警惕,以维护国际人权法,遵守国际人道主义法。在武装冲突背景下,陆军总参谋长向尼泊尔陆军发布了各项指令、指示和命令,以确保国际人权法和国际人道主义法在各级得到理解、传播和遵守。2004年3月12日发布的指令,载有对治安行动期间遵守国际人权法和国际人道主义法行为守则的明确指示。它概述了逮捕程序;搜查程序;检查站执勤时的标准作业程序;被捕者的地位;逮捕人犯后应遵循的程序;被捕者/被拘留者的安全;被拘留者的疏散;与被拘留者打交道时必须遵守的行为;火器/武器的使用;向被拘留者提供口粮、衣物、医疗和其他设施;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合作。该指令进一步强调,各级指挥员对其属下执行人权和人道主义法指令的情况负有责任,并接受问责;指挥员有责任在所有行动前向部队适当通报国际人权法和国际人道主义法,每次行动后还必须接受汇报;法院对侵犯人权行为的裁决应由总军法处传达到有关单位;指挥官应定期在其部队宣传国际人权法和国际人道主义法;应在师和旅指挥部设立人权股。

30. 为了进一步疏理尼泊尔陆军在冲突期间对人权和国际人道主义法的遵守情况,2005年1月10日,当时的陆军总参谋长向陆军各部门、指挥部、编队和机构发布了另一项指令。该指令对军事行动期间的人权和国际人道主义法问题上的司法诉讼作出了明确指示。继人民运动之后,在即将缔结《全面和平协定》时,2006年9月14日,新任陆军总参谋长在重申以往指令的同时,向各部门、指挥部、编队和机构发布了一整套全面指示。该指令不仅包含陆军高层对增进和保护人权的强力和全面承诺,还表明尼泊尔陆军整体运作系统对人权和国际人道主义法规范和价值观的敏感和遵守。2008年2月22日,陆军总参谋长发布命令,将国际人权和国际人道主义法纳入其所有的工作方法中。尼泊尔陆军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加德满都法律学院合作,目前正在制订人权和国际人道主义法手册。这些措施和防范手段,有些甚至是在武装冲突时采取的,它们都表明了对侵犯人权,包括酷刑不稍宽纵。

31. 陆军司令部的人权股已升格为人权局,每一师和旅指挥部目前都有人权处和人权股,作为其体制结构的组成部分。在营和连一级,也设立了人权股。在排一级,发布了全面的双重指令,确保尊重人权和国际人道主义法。

32. 尼泊尔陆军对据指控在冲突期间发生的侵犯人权行为进行了调查,通过《临时宪法》和尼泊尔有关宪法规定的司法程序,对各个军阶的军人作出如下判决:118人监禁(1个月到10年);62人解除军职;40人降职;23人褫夺军衔;26人不予晋级;8人警告;8人判处向受害者家属支付赔偿。在缔约国所作说明的附件中,概述了每一案件以及对被判定有罪的军人采取的行动。缔约国认为,这一名单显示了尼泊尔陆军特别注意严肃对待尼泊尔陆军人员卷入的每一起侵犯人权事件,并调查和惩处负有责任者。缔约国还认为,这一名单体现了它对侵犯人权行为的零容忍政策,虽然面对此类政策,仍有轻微的侵犯人权行为发生。

33. 缔约国还称,尼泊尔警察署人权股监察警察的业务活动,并向其所有单位发布必要的指令和指示。它还在接到人权投诉后主持内部调查。据缔约国称,对认定犯有侵犯人权罪行者采取了行动。在尼泊尔警察署内建立了正常的运转良好的机制,回应和调查对各级警务人员卷入的侵犯人权行为的指控。2007年7月15日至2008年7月14日,尼泊尔警察署人权股对从国内和国际人权组织收到的各类与人权有关的1,005件投诉作了回应。到目前为止,对各个警衔级别的318人提出了起诉。仅在这一时期,也即2007年7月15日至2008年7月14日,就因执行公务过程中的侵犯人权行为对93名警务人员提出了起诉。

34. 缔约国称,各当局在警察局和监狱一直保持着拘押登记册。上诉法院和县长有权在任何时候查阅登记册。拘押登记册的保管正更趋系统和详尽,以反映被拘留者的详细情况和他们的释放或转移。国家人权委员会、人权高专办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可不受阻碍地进入监狱和拘留所,并得到政府方面的所有必要合作。《临时宪法》保障司法独立和个人寻求人身保护令的补救措施的权利。每个被拘留者都有权寻求宪法补救措施,确定他/她是否被合法拘留。

35. 缔约国还指出,对每一名被拘留者,都会进行医疗检查,此人送入监狱时,也会根据主管法院的命令,重复同一过程。任何警务人员如参与实施酷刑,案件将立即得到调查,责任人将受到惩处。同样,国家人权委员会已根据其2000年《条例》,将有利于酷刑受害者的5起赔偿案移交政府。受害者正在得到赔偿。此外,对国家人权委员会移交的13起赔偿案已作出赔偿。

36. 1993年《国家诉讼法》明确规定,刑事案件的调查应有区检察官的直接参与并在其监督下进行。已保证被拘留者自行选择律师进行咨询的权利。《临时宪法》第135条授权总检察长办公室调查对酷刑和虐待的任何投诉或指控。根据法院指示,已向酷刑受害者作出赔偿。批准《罗马规约》的国内程序正在运作中。国家人权委员会被授予“A”类地位,根据2007年《临时宪法》,已取得宪法地位。已任命该委员会主席和其他专员。其财政资源增加了一倍,缔约国正在落实国家人权委员会的建议,并继续致力于配合委员会的工作。

37. 内政部发布执法人员人权指南。该指南面向县长、狱政官员、移民官员以及尼泊尔警察署和武警部队官员。内政部定期监测这些指南的实施情况,并进行必要的跟进。尼泊尔自2004年以来一直实施《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并在2008年,经全面审查该计划以配合实现普遍的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特别是千年发展目标后,通过了另一项为期三年的《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目前正在实施中。重新制订的《国家人权行动计划》除其他外,包括关于狱政管理和改革的单独章节。这就推出了基于人权的方针,以促进国家的发展努力。

38. 针对安全人员,实施了多项提高认识方案和宣传方案,宣传在处理法律和秩序问题时遵守《公约》规定的重要性。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访问尼泊尔和尼泊尔向委员会提交第二次定期报告供审查,是缔约国努力履行其对《公约》的承诺的一些例子。即使是在冲突时期,尼泊尔也以开放的态度,处理通过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收到的酷刑案件。尼泊尔法律严格禁止诉诸酷刑从被拘留者那里逼取口供或信息,或达到任何其他目的,此类口供不能作为合法的呈堂证供。缔约国始终认为,它从没有以酷刑作为刑事调查方法的政策。

39. 关于安全人员审查,缔约国强调,它是自行推出这一制度的。自2005年5月15日起,尼泊尔陆军执行了这样一项政策,即认定犯有侵犯人权罪者无资格参加联合国维和特派团。

40. 因此,缔约国不同意并坚决拒绝所谓尼泊尔“经常实施酷刑”的说法。它还认为,不应将据称一些官员私下发表的意见归纳为国家政策,仅仅根据一些指控就认定普遍使用酷刑是夸大其词,否定了国家当局打击此类罪行的努力。根据上述说明,缔约国请委员会撤销调查程序。

B.从联合国来源、非政府组织和国家人权机构收到的资料

1.酷刑做法和法外处决

(a)联合国来源

41. 根据2009年人权高专办的报告,在人权高专办审查所涉期间,尼泊尔有93例酷刑和虐待记录在案,还有一系列非法拘禁案件。对非法拘禁、虐待、酷刑和其他有关的侵犯的指控,一般是指向尼泊尔警方和森林警察。对武装警察部队(武警部队)和尼泊尔陆军的指控主要涉及在控制法律和秩序局势以及控制所谓在国家公园偷猎时过度使用武力,有时几近法外处决。

(一)普遍的酷刑,尤其是在审讯时

42. 人权事务高级专员2009年关于尼泊尔人权状况的报告称,虐待,有时近乎酷刑的报告很普遍,尤其是在审讯时。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在其2011年3月4日的后续报告中,也认为在尼泊尔,殴打和虐待,有时近乎酷刑的情况很普遍,尤其是在审讯时。

43. 特别报告员关切地注意到关于歧视某些少数族裔和低种姓被拘留者的报告,以及尼泊尔南部报告的酷刑案例。他还注意到警察在全国各地继续使用酷刑在审讯时逼取口供。

(二)对羁押中儿童的酷刑

44. 特别报告员报告说,2008年10月至2009年6月被警察羁押的青少年,有25.5%声称他们曾遭受酷刑或虐待。这个数字虽然比2008年1月至9月期间记录的数字低了3.3%,但仍然显著高于成人人口数字(18.8%)。特别报告员警告,尼泊尔在羁押成人的设施中继续拘留青少年造成了严重的人权问题,因为与成年罪犯混同安置,儿童很容易遭受强奸和其他虐待。

(三)单独监禁

45. 联合国专家2010年2月19日发表的一份关于反恐背景下全球秘密拘留做法的联合研究报告,涉及在秘密拘留场所的虐待做法。联合研究报告特别提及人权高专办关于尼泊尔军营两处秘密拘押地点虐待被拘留者问题的报告,这两处地点,一处是加德满都的Maharajgunj军营(2006年),一处是巴迪雅县的Chisapani军营(2008年)。

46. 2007年,在武装冲突结束后,人权高专办记录了被控属于武装团伙的被拘留者被短期秘密单独监禁的案例,最严重的案例是被监禁长达11天。 2007年6月,尼泊尔最高法院就数十起案件中的人身保护状诉求作出了突破性的判决,命令政府设立符合国际标准的失踪问题调查委员会,颁行一项法律将强迫失踪定为刑事罪,起诉对以往失踪事件负责者,并赔偿受害者家属。然而,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在其2011年的后续行动报告中表示,警方经常否认武装团伙涉嫌成员遭警方羁押,在单独监禁多日后才承认他们被拘留,或准许人权高专办或国家人权委员会等组织与他们接触。特别报告员感到遗憾的是,缔约国没有采取步骤,宣布单独监禁和秘密拘留为非法,他呼吁缔约国立即释放据报告遭武警部队在不明地点任意羁押的大量被拘留者。

(四)特莱地区的虐待

47. 人权高专办在其“关注要点”(2010年7月)中,调查了对特莱地区法外处决的指控,专门侧重于对安全部队行动期间使用非法手段,导致平民死亡的指控。2009年7月底,政府提出了《特别治安计划》。尽管该计划载有对保护人权的承诺,但有可靠指控表明,仍然不断发生非法处决,据人权高专办收到的资料,其中大多数事件并未受到调查。人权高专办在其报告和以往的调查中,记录了安全部队在行动期间,使用过度的,有时是不必要的致命武力。此外,联合国驻尼泊尔国家工作队也就缺乏对此类行为的被指称行为人进行刑事起诉提出了反对意见。

48. 人权高专办的2010年关注要点特别涉及这样一些案例,如处在尼泊尔警方、武警部队或尼泊尔陆军控制下人员的死亡,或在安全部队行动期间某人并未构成对生命的严重威胁而且本可采用其他执法手段但却遭到处决。这些指控往往与所谓某某人死于遭遇战中的交叉火力的官方说法相抵触。2008年1月至2010年6月期间,人权高专办收到了39起意外事件报告,这些事件导致15人死亡,涉及对非法使用致命武力的可靠指控。除两起事件外,所有这些事件据称都发生在特莱地区东部和中部各县。在若干案例中,登记了亲属的最初情况报告(向警方的最初投诉,将正式启动调查)。在另一些案例中,警方称是他们自行启动调查。无论如何,这些调查并未导致对指称行为人的纪律惩治或刑事诉讼行动。

(五)没有免遭酷刑的保障措施

a.拘留记录

49. 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在其2011年后续报告中称,警方继续超出法律规定的24小时时限,羁押被拘留者,而且继续伪造逮捕日期,保留不实的拘留记录。在许多监狱和警察拘留所缺乏准确的记录,使得人们很难就这些侵权行为向警务人员问责。按照《警务法》,警察机构必须保留标准的登记册,载明所有投诉和指控、被逮捕者的姓名、投诉者的姓名、被逮捕者的被捕原因、从他们那里或其他来源起获的武器或财产,以及传唤证人的姓名。然而,使用特别的登记册和记录本的做法仍然存在问题。警方往往不记录逮捕的确切日期,以便随时调整,造成遵守了24小时时限的印象。在被拘留者被捕后几小时或几天内即获释的情况下,往往不保留记录。此外,被拘留者通常只有在临上法庭之前,才能会见亲友和律师。

b.要求对被拘留者进行医疗检查

50. 2009年人权高专办的报告中提到,遭警方羁押的被拘留者,包括那些受到虐待者,往往不能得到医疗,医疗检查记录语焉不详。虽然据报告,在根据1996年《酷刑赔偿法》提起的案件中,有越来越多的被拘留者在被逮捕时,会得到医疗检查,但人权高专办对医疗检查的质量表示严重关切。被警方带往医院的被拘留者,通常是指派初级医务人员进行医疗检查,警察在患者接受检查时,往往坚持呆在现场,声称是为了防范脱逃。被拘留者在转入监狱或获释时,很少进行医疗检查,尽管为了确定在羁押期间,是否存在人身伤害或精神折磨,这类检查是至关重要的。此外,医生出于对自身安全的担心和害怕报复,普遍不会如实报告被拘留者受到的伤害。人权高专办认定,医疗检查流于形式,因为警方例行带一组被拘留者去看医生,而医生只不过询问一下他们是否受过伤害,有没有内伤,并不做实际检查。人权高专办还认为,医生往往不会向法院充分描述被拘留者的医疗状况,因为他们害怕如果提供了翔实的医疗报告,将受到警察和县长的威胁。

c.禁止在法庭诉讼程序中使用靠武力获得的自证其罪的供述

51. 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指出,虽然根据《酷刑赔偿法》和《证据法》,在法庭诉讼中对靠武力获得的自证其罪的供述不予采信,但警方继续使用酷刑逼取口供,法官对是否采信在没有律师情况下审讯时所获得证据,一般也不作限制,很少过问有关陈述是否自愿作出。在大多数案件中,口供仍然属于核心证据。因此,审讯过程中的殴打和虐待仍普遍存在。被拘留者经常被迫签署事先并没有看过的供述。有时,这是因为他们不识字,但主要是警察不给被拘留者阅读供述的机会。此外,虽然检方负责最终证实被告有罪,但被告必须使法庭“相信”供述并非自愿作出这一“具体事实”(《国家案例法》第28节)。实际上,这就意味着逼取的口供一般会得到采信,除非被告能够拿出一些确凿证据,证实存在强制或酷刑。此外,特别报告员注意到,在尼泊尔,对审讯时的录像和录音未作规定。

d.对被羁押者遭受不人道待遇的指控缺少调查

52. 特别报告员还指出,虽然《临时宪法》第135条第3(c)款授权总检察长办公室调查对于被羁押的任何人遭受不人道待遇的指控,并根据《宪法》向各有关当局发出必要指示,防止再度出现这类情况,但检察官和法官很少询问被拘留者他们在警方羁押期间的待遇。虽然他承认法官和法庭工作人员近来趋于对酷刑受害者和律师采取更为合作的态度,但他指出,在许多案件中,法官完全依赖警方的报告作出决定,甚至不要求被告亲自出庭。

(b)非政府组织和国家人权机构

53. 在委员会启动了第20条规定的秘密程序后,收到了包括宣传论坛、补救基金、尼泊尔酷刑受害者中心、亚洲法律资源中心、人权观察和大赦国际等非政府组织的一些详尽的补充报告,说明尼泊尔的人权状况和对普遍存在的酷刑,尤其是在警方羁押期间酷刑的重大关切。在委员会2010年11月起草给尼泊尔的问题单前,还收到了一些报告。2010年5月,在已经根据第20条启动秘密程序的同时,补救基金和宣传论坛等非政府组织提请委员会注意对普遍存在酷刑的重大关切,并因此请求委员会根据《公约》第20条启动秘密程序,调查在尼泊尔经常使用酷刑的问题。

(一)审讯期间的酷刑

54. 虽然自从2006年签署《和平协定》以来,尼泊尔的酷刑做法已经显著减少,但它仍然广泛存在于警方拘留审讯期间,且2009年初以来又有回升之势。宣传论坛、补救基金、尼泊尔酷刑受害者中心特别向委员会提供了数据,声称这些数据反映了目前尼泊尔习惯性的和普遍存在的酷刑模式。

55. 在2011年1月人权理事会关于尼泊尔状况的普遍定期审议期间,国家人权机构(尼泊尔国家人权委员会、尼泊尔国家妇女委员会和尼泊尔国家贱民问题委员会)也同意这一评估,它们指出,在拘留期间,频频实施酷刑。同样在普遍定期审议期间,一些非政府组织对警方在刑事调查过程中的酷刑做法和缺乏对酷刑受害者的有效补救表示了关切。

56. 2011年5月,宣传论坛和补救基金表示,虽然自2001年以来,举报酷刑率在尼泊尔逐步下降,但这一趋势自2009年开始,尤其是在2010年7月至12月期间明显逆转。 2009年1月至12月期间,受访被拘留者大约有20%报告遭受酷刑,2010年1月至12月期间,这一数字大体保持恒定,在4,198名受访被拘留者中,有19.3%的人指称遭受酷刑。由于没有独立的机制来监测全国的拘留条件,宣传论坛指出,它从尼泊尔75个县中20个县57处拘留场所汇集的数据,对全国更广泛的酷刑情况只具有提示意义。然而,鉴于它所记录酷刑模式长时期来保持了一致,宣传论坛相信,它们反映了国家的整体趋势。

57. 宣传论坛和补救基金报告说,武装冲突结束以来,所报告的酷刑和虐待大都是由尼泊尔警察、武警部队(尤其是在特莱地区)、海关官员和林业局官员(有权在国家公园进行逮捕和调查)实施的。尼共(毛派)的青年组织――共产主义青年团,以及其他政党成立的类似青年组织的成员,还有一些活跃在特莱地区的武装团体也有等同于酷刑和虐待的行为。

58. 至于所使用的酷刑或其他虐待方法,尼泊尔酷刑受害者中心称,在拘留场所,政府官员采用了70种不同的酷刑方法。宣传论坛也记录了这些做法。酷刑方法包括殴打身体各个部分;拳打脚踢大腿、臀部、肩膀、背部和头部;扇耳光;电击,包括电击耳垂;跳起击打;捆绑四肢,头朝下悬吊;踩踏被拘留者的手掌,直至流血;塞住被拘留者的嘴,防止其叫喊;将被拘留者铐在柱子或墙上固定的桩子上,迫使他/她整夜站立;在击打脚底板后强迫被拘留者跑或跳;强迫被拘留者保持半蹲姿势15到20分钟;在身体上捻香烟;揪耳朵,拧身体各部位;往鼻子里灌水;威胁;使用其他口头侮辱方式;强迫劳动。对妇女使用的特殊酷刑方式包括强奸、威胁强奸、性虐待和口头上的性侮辱。据报告,大多数这些方法都曾在审讯期间采用,而在逮捕时或转入警察局时则会殴打、扇耳光、蒙眼和谩骂。

(二)对羁押中儿童的酷刑

59. 非政府组织报告说,尽管在2006年通过了《青少年司法条例》,在尼泊尔,被羁押的青少年仍然特别容易遭受酷刑。宣传论坛和补救基金指出,2010年期间宣传论坛采访的1,024名青少年,有23.9%报告曾遭受酷刑或其他虐待,比例大大高于一般人口(2010年为19.3%)。此外,据称,少数族群的青少年要比主要族群的青少年更多地遭受酷刑。例如,2010年,在据称遭受酷刑的青少年中,有23.4%属于切特里族,22.1%属于特莱族,13.5%属于贱民族群。

60. 宣传论坛和补救基金指出,2010年据称最频繁遭受酷刑的被拘留者群体,是被控违反《武器和弹药法》者(42.5%,或接受采访的153人中的65人)。根据《武器和弹药法》羁押的人可由县长审讯,没有律师代理,也没有时间准备辩护。宣传论坛称,县长们一般更有可能接受酷刑之下逼取的供词。这些违反公正审判的行为导致县法院与县长之间的定罪率有极大差异。在2006-2007财政年度,县法院对4,524名被告的定罪率为72.67%,而县长对2,516名被告的定罪率为98.27%。

(三)单独监禁

61. 尼泊尔酷刑受害者中心指称为酷刑目的使用了流动的秘密拘留中心,它表示,虽然此类秘密场所的存在无法证实,但该组织不断收到受害者的指控,表明这类场所确实存在。

(四)在特莱地区的虐待

62. 非政府组织报告,国内动乱,尤其是在特莱地区,导致尼泊尔警察、尼泊尔武装警察部队和尼泊尔陆军实施的酷刑和法外处决增加。据宣传论坛和补救基金称,近年来,在该国的一些地区,特别是在特莱地区的一些县,酷刑率明显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例如,在Dhanusha县接受采访的被拘留者中有40.9%,Sunsari县有30.5%,Surkhet县有29.3%报告了酷刑。这些县均位于特莱地区。此外,2009年至2010年,在特莱地区举报的酷刑,Morang县从22.4%上升到33.2%,Banke县从23.3%上升到27%,Jhapa县从21%上升到26%,Kapilvastu县从10%上升到13%,Udayapur县从13.4%上升到14.5%。宣传论坛和补救基金还报告,2010年,特莱各族群成员比其他被拘留者更频繁地遭受酷刑,因为身属特莱各族群的个人仅占接受采访的被拘留者的17%,而他们在所记录的酷刑指控中占了22.9%。

63. 武警部队越来越多地参与在特莱地区与武装团伙有关的逮捕。它并没有执行逮捕和拘留的明确法律授权。然而,在特莱地区持续动荡的情况下,武警力量与警方力量一道部署。据报告,武警部队有非法拘留行为。例如,2010年,宣传论坛和补救基金称,在Dhanusha县的Hathlewa和Mujeliya武警部队营地,以及Jhapa县的Padaguji的Pathibara Gan武警部队营地发生酷刑。

64. 亚洲法律资源中心记录了据指控2009年2月至10月发生在特莱地区的12例法外处决,涉及15名受害者。在大多数情况下,所指称的行为人都是警方人员,但有两例涉及武警部队成员。据亚洲法律资源中心称,在这两例中,安全部队声称警察与所谓的武装团伙成员发生“遭遇”。然而,在任何此类事件中,都没有迹象表明警方或军队人员出现死伤。

(五)没有免遭酷刑的保障措施

a.拘留记录

65. 尼泊尔酷刑受害者中心还报告,安全部队在将个人送往羁押场所途中,越来越多地实施酷刑和虐待。这一做法削弱了被拘留者证明酷刑指控的能力,因为当局可辩称,被拘留者受到的伤害或是在逮捕时采用合法手段,或是在平民手中造成的。

66. 宣传论坛和补救基金还指出,尽管也载于《临时宪法》中的《民权法》(1955年11月4日)第15(a)条要求在个人遭到拘留时,向其告知理由,但实际上,2009年接受宣传论坛采访的被拘留者有73.6%,2010年有77.7%称,在拘留他们时,没有告知他们拘留的理由。

b.要求对被拘留者进行医疗检查

67. 2008年12月至2009年11月接受宣传论坛采访的3,968名被拘留者中,有17.2%表示在羁押期间没有接受任何医疗检查;2010年,不曾接受医疗检查者的被拘留者的比率降为13%。然而,宣传论坛和补救基金指出,《酷刑赔偿法》要求所有被拘留者在被捕和获释时,均应接受医疗检查,但它没有要求由独立医生来进行这项检查。相反,它规定,检查应由政府部门的医生从速进行,没有医生时,则由警方进行。由于这一规定,被拘留者很少能得到独立的医疗检查。尼泊尔酷刑受害者中心报告说,个人如果指控警察实施酷刑,要求法院命令进行医疗检查,警方就会将被拘留者带往警方所属医院或警方选择的医生那里,确保医疗报告不会泄露酷刑迹象。

c.要求在被捕后24小时内将被拘留者交由法官审理

68. 1955年《警务法》、1955年《民权法》、1993年《国家案例法》和《临时宪法》规定,被拘留者在被逮捕后,应于24小时内送交法官审理。但是,这些法律只在一定程度上得到遵守:宣传论坛和补救基金报告,2009年接受采访的被拘留者中,有47.1%,2010年有47.6%未在规定的时限内送交法官。

d.获得律师协助的权利

69. 宣传论坛和补救基金报告,接受采访的被拘留者,有77.6%不了解他们根据尼泊尔法律有权获得律师协助,这表明虽然法律可能规定了针对拘留期间酷刑的保障措施,但实际上这些措施并未生效。

e.禁止在法庭诉讼程序中使用靠武力获得的自证其罪的供述

70. 一些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说,在刑事诉讼中频频采信逼取的口供,很少有什么措施,可防止警察通过身心胁迫,强制被拘留者招供。宣传论坛和补救基金报告,法官很少询问被拘留者他们的供述是否自愿作出,但却要求声称逼供的被拘留者证明他们的供述不是自愿作出,颠倒了适当的举证责任。

f.对被羁押者遭受不人道待遇的指控缺少调查

71. 尼泊尔法律不要求法官询问被拘留者在羁押期间是否遭受酷刑。一些法官会请被拘留者脱下衬衣,申明他们是否遭受警察酷刑,但另一些法官则不会这样做。因此,这一做法在法官之间是不一致的。在接受宣传论坛采访的被带上法庭的被拘留者中,2009年有93.3%,2010年有86.7%未经法官询问是否曾遭受酷刑。

2.有罪不罚

(a)联合国来源

72. 对以往和当下的侵犯人权行为有罪不罚是所有联合国报告中表明的一个中心关切,包括秘书长2010年关于尼泊尔请求联合国协助支持其和平进程的报告,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2010年的报告,人权高专办尼泊尔办事处关于特莱地区法外处决问题的关注要点(2010年7月),以及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2011年的后续报告。

(一)未能就酷刑指控进行适当调查,并起诉和惩治应负责任者

73. 如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在其2011年后续报告中指出的,没有可靠资料,显示对据称在尼泊尔实施了虐待和酷刑的当局进行任何刑事起诉和定罪。总的来说,特别报告员从其进行的采访中发现,受害者及其家人对司法系统和法治缺乏信心。特别报告员在其2011年后续报告中断言,因为国家当局本身不遵守法院命令,民事司法系统不能伸张正义。他还表明,他感到关切的是,一些法律授予县长准司法权力,同时对据指控参与酷刑和虐待的政府官员仅仅进行纪律制裁和宽大处理,这就助长了有罪不罚的文化。他指出,《警务法》规定了对参与酷刑的警官的纪律制裁和宽大处理。他还指出,只有被判犯有侵犯人权罪行者才会失去加入联合国维和特派团的资格,使得对酷刑行为人的这种惩处基本上失去效力。

74. 2010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关于尼泊尔人权状况的报告显示,尽管缔约国公开和私下作出承诺,包括其首相2009年9月在大会上作出承诺,但在处理对冲突或冲突后时期侵犯人权和虐待行为有罪不罚的问题上并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尼泊尔陆军和尼共(毛派)继续抵制就侵犯人权和虐待行为追究个人责任的努力,并拒绝与负责调查这些案件的民事当局进行合作。秘书长2010年1月也提到在解决有罪不罚问题上缺乏进展。在侵犯人权方面持续的有罪不罚对法治机构有一种腐蚀效应,进一步损毁了它们的公信力。它发出行为人不对其暴力行为承担后果的信号,直接导致公共安全普遍恶化。

75. 2010年高级专员的报告对政府对关于军方人员侵犯人权,包括不执行尼泊尔法院命令的严重指控缺乏反应表示遗憾。例如,Kavre县法院2009年9月作出决定,命令军队将一名军人停职,并提出相关文件,该名军人被指控对2004年酷刑虐待和杀害15岁的Maina Sunuwar负有责任,而对他的逮捕令至今尚未执行,但军方没有执行将嫌犯停职的命令,并将他派往联合国维和特派团。该名军官随后被联合国遣返。尼泊尔陆军拒绝将他交给民事当局进行独立调查,尽管尼泊尔警方和国家人权委员会有此要求。虽然逮捕令自2008年7月即已发出,但政府还没能逮捕此案中四名被指控者中的任何一人。

76. 高级专员2010年报告指出,虽然人权高专办在2008年发表的报告中,大量记载了Bardiya县Chisapani军营发生的与冲突有关的酷刑和强制失踪案件,被指控的主犯之一至今仍担负军职。针对尼共(毛派)的干部在冲突期间或之后参与严重侵犯人权行为的案件,包括2005年40多名平民在Chitwan县Made公共汽车爆炸中死亡案,Ram Hari Shrestha、Arjun Lama和记者Birendra Sah遭杀害案等进行了刑事调查,但尼共(毛派)领导人对这些刑事调查同样不予合作。人权高专办在2009年7月致尼共(毛派)主席的信中提及这些案件中的每一起案件都缺乏进展。

77. 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指出,尽管一再要求人权高专办提请尼泊尔政府对在尼泊尔陆军Bhairabnath营控制下的Maharajgunj军营的酷刑指控进行彻底和公正调查,但迄今仍未进行适当调查,至少有一名责任人继续在尼泊尔陆军服役。不过,他指出,2007年12月,确认了一名失踪者的尸体或遭焚烧的地点,一组芬兰法医专家2008年1月访问了该国,协助当地专家发掘一些遗骨,另有一组由11人组成的尼泊尔和芬兰法医专家,由国家人权委员会主持,着手就Dhanusha县的失踪案件进行发掘。

78. 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还批评在尼泊尔警察署内设立的“人权股”的表现,指出其所谓“调查”,似乎主要是向有关县警察局发送载有投诉细节的信函,要求该警察局作出回复,而不是亲自访问进行投诉的被拘留者,与他们私下交谈。在撰写报告时,没有一位警官因为人权股的调查结果而停职,人权股从未在哪起案件中访问投诉者,与他们私下交谈,确认指控的真实性。

79. 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进一步指出,总检察长本人也在2010年5月表示,其部门并没有受托对《临时宪法》第135(3)条中所述羁押期间的虐待行为进行调查,只有监督警方进行调查的权力。

(二)未能根据《公约》定义将酷刑定为刑事犯罪,并向酷刑受害者提供适当补救

80. 2005年后,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在访问尼泊尔后,对尼泊尔有罪不罚的主流文化,尤其是强调参照对犯罪人的刑事制裁,对受害者进行赔偿深表关切。虽然官员援引1996年的《酷刑赔偿法》作为对实施酷刑的有效预防和威慑措施,但特别报告员指出,该法不含与《公约》第1条相符的酷刑定义,也不提供有效的补救措施;它没有规定将酷刑定为刑事犯罪,也没有规定与酷刑的严重程度相称的处罚。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认为,“部门行动”对行为人的处罚很轻,实际上起不到该法设想的任何预防或威慑作用。特别报告员认为,如果说该法还有点作用,它实际上是防止和阻吓了酷刑受害者针对酷刑和虐待寻求和伸张正义。

81. 人权事务高级专员2010年报告指出,尼泊尔法律框架的缺陷和模棱两可,进一步阻碍了在尼泊尔法院起诉侵犯人权行为。在尼泊尔法律中,酷刑和强迫失踪都没有定为刑事犯罪,这就为受害者及其家人在本已运转不灵的刑事司法体系中寻求问责增添了更多障碍。

(b)非政府组织和国家人权机构

82. 非政府组织同意以下观点,即在尼泊尔,无论是对以往在武装冲突期间发生的侵犯人权行为,还是对当下发生的侵犯人权行为,有罪不罚仍然是常态。它们强调指出,对多次被指控实施酷刑的警官和其他官员有罪不罚,检察官和法官也未对关于酷刑的指控进行调查。

(一)未能就酷刑指控进行适当调查,并起诉和惩治应负责任者

83. 非政府组织指出,有罪不罚继续阻碍对最近所犯罪行进行司法审判,例如Amrita Sunar、Devisara Sunar和Chandrakala Sunar一案,她们在2010年3月10日被杀害。据两名幸存者称,这些妇女当时与一群手无寸铁、捡Kaulo(药用树皮)的村民在一起,约有17名武装人员包围了他们并开枪射击,造成三人死亡。尼泊尔陆军称,三名受害者是在与武装偷猎者交火时被打死的。宣传论坛和非正规经济部门服务中心对此进行了独立调查,以支持受害者亲属。2010年3月12日,巴迪亚警方前往犯罪现场调查。他们的努力徒劳无功,部分原因是军队不愿合作。2010年3月25日,一名受害者的亲属设法让警方登记了投诉17名武装人员和4名林业官的最初情况报告。据家属们说,武装人员威胁他们,强迫他们签署同意撤销最初情况报告的协议书,以25,000尼泊尔币(340美元)作为交换。 2010年3月17日,为调查此事,成立了由助理检察长领导的调查委员会。该委员会于2010年4月19日向政府提交报告。其后,政府任命了一个部长级委员会,研究其调查结果。这些结果至今尚未公布,也没有采取任何具体行动。

84. 非政府组织还提出Dharmendra Barai一案,此人死于2010年7月4日,据称是在警方羁押期间遭受酷刑后死亡。针对他死后民间社会的强烈抗议,国家和地方政府当局开始着手进行调查。2010年7月18日,内政部成立了一个调查组,访问了指称酷刑的发生地点。然而迟至2010年11月,该调查组也没有公布一份报告。2010年8月3日,县政府成立的另一个调查组公布了其报告。报告断定死因不明,没有充分证据表明酷刑是死亡原因。报告称,警方在逮捕Dharmendra时没有对他进行医疗检查,也没有将逮捕他一事通知更高当局。报告建议政府为受害者家属提供赔偿。政府只支付了2万尼泊尔卢比的安葬费了事。该案仍在法院悬而未决,并未采取惩处行动。2010年8月22日,受害者的父亲试图登记最初情况报告,但遭到警方拒绝,称警方已经登记了最初情况报告,并进行了调查。

85. 据宣传论坛称,实际上很少对被控实施酷刑者提起诉讼,因为没有公正的机制来接受和调查酷刑投诉,接受投诉是由警方负责。而警方即便接到投诉,一般也会拒绝接受来自亲属的投诉和登记最初情况报告。如果登记了最初情况报告,警方和检察官一般会拖延调查,有时不顾上级的命令和法院的裁决。这种行为可归咎于尼泊尔陆军和毛派力量的巨大影响力,警方知道军队和各政党都不愿对调查予以合作。2008年10月,宣传论坛发布了“等待司法公正”报告,其后非政府组织帮助51位受害人的家属向警方共提出30份最初情况报告,2009年12月10日人权日,受害者家属和律师试图再向12个县的警方提出28份最初情况报告。警方拒绝登记提交的任何最初情况报告,声称他们首先必须请示更高当局。

86. 非政府组织还提到一些对尼泊尔陆军高级军官提出酷刑和强迫失踪指控但没有起诉的案件。在有些情况下,受到指控的行为人反而得到晋升。例如,第10旅前旅长Toran Bahadur Singh被控参与2003年和2004年加德满都臭名昭著的Maharajgunj兵营强迫失踪和羁押期间实施酷刑案。Singh后来被晋升为少将,2009年10月任陆军参谋长。

87. 非政府组织还报告了对尼泊尔统一共产党(毛派)犯下的酷刑和失踪罪行有罪不罚的情况。在2005年被毛派绑架后失踪的Arjun Bahadur喇嘛一案中,尼共(毛派)拒绝与警方和国家人权委员会的调查合作,辩称这种案件应由过渡司法机制处理,而这一机制至今尚未设立。

88. 非政府组织提出缺乏前后一致和上诉法院有时不尊重上级法院判例的情况。2007年9月18日,尼泊尔最高法院在关于Maina Sunuwar遭受酷刑致死的裁决中裁定,民事法庭对关于武装冲突期间安全部队犯罪行为的指控拥有管辖权。2009年12月14日,在Reena Rasaili一案的裁决中,最高法院指出,法律宣布为犯罪的行为即是犯罪,不论犯罪者的身份或地位以及行为发生时的情形。最高法院补充说,“如果最初情况报告称,一位妇女夜间在家睡觉时被军队或安全人员强行逮捕并枪杀,则法律不阻止任何人对此进行调查。否则即是蔑视法律以及平民的国民权利。”但尽管有这一裁决,某些上诉法院还是继续以民事法庭没有能力处理对安全人员的指控为由驳回诉状,而另一些上诉法院则适用了2007年最高法院的裁决。

89. 非政府组织还报告了执行法院命令的问题,指出对15岁的Maina Sunawar之死进行的调查,在该案中,军事法庭的裁决判处三名被控应对她的死亡负责的军官六个月徒刑和暂停晋升(2005年9月)。其后,县法院根据受害者母亲的控诉,指控四名军官谋杀Maina Sunawar, 并在2008年1月对这些军官发布逮捕令。迄今为止,他们并没有被逮捕。相反,2009年年中,一名被告还被尼泊尔陆军派往在乍得的维和特派团。2009年12月,联合国将其遣返回尼泊尔,但陆军在他抵达尼泊尔机场后,将他置于他们的监管下,不顾法院和首相的命令,至今未将其移交民事当局。

90. 同样,2010年8月,首相办公厅签发对最高法院的答复,称将在即将成立的委员会(即至今尚未成立的真相与和解委员会)进行调查后对罪犯加以惩处。这无视最高法院早先的一项裁决,该裁决驳回了警方以只有这一委员会才能进行调查为由拖延调查的企图。同样,在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提出关于Surya Prasad Sharma失踪的意见后,尼泊尔政府称失踪将由尚未成立的失踪问题调查委员会调查,因而没有遵守人权事务委员会的意见,及时起诉应负责任者。

91. 非政府组织还认为,推迟设立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和失踪问题调查委员会等机制,助长了在尼泊尔的有罪不罚现象,因为它们表明,始终缺乏调查以往严重侵犯人权行为的政治意愿,包括调查自冲突结束后仍未解决的约1,000个强迫失踪和绑架案件。

(二)国家人权委员会效力低下

92. 国家人权委员会在其2007-2008年度报告中称,政府不执行其建议,是其工作遇到的主要挑战之一。从2007年7月17日至2008年7月14日,国家人权委员会收到1,173份对侵犯人权行为的投诉,包括对安全部队实施酷刑的104份投诉。它共进行了175项调查,对62起案件提出建议。没有一项建议得到实施。国家人权委员会反复对政府不执行其建议表示沮丧。2010年8月,它指出,在提出的386项建议中,政府只执行了34项。

93. 非政府组织还就国家人权委员会工作的效率表示关注。据报告,从2008年7月16日至2009年7月14日,提请该委员会注意677项对侵犯人权行为的投诉。其中包括对安全部队实施酷刑的70项指控。在这70起案件中,国家人权委员会只对三起案件进行了调查。在其中两起案件中,它建议对行为人采取行动;在所有三起案件中,它建议提供赔偿。年度报告没有提供信息说明为什么没有调查其余的67起案件。同样,来自国家人权委员会和酷刑受害者中心的一份联合调查审查了五个县594起酷刑受害者案件,显示酷刑的发生率很高,受害者因酷刑而遭受严重的身心问题,以及伴随而来的残疾。国家人权委员会没有主动处理这些案件的赔偿,而是仅仅呼吁人权组织立即为酷刑受害者提供康复服务。

(三)未能根据《公约》定义将酷刑定为刑事犯罪

94. 据宣传论坛称,尽管2007年1月颁布的《临时宪法》将酷刑定为刑事犯罪,但酷刑仍被视为民事罪行,因为迄今为止没有通过(对酷刑行为规定刑罚的)酷刑法案。没有明确定义该罪行的立法,就只能按照Muluki Ain(《国家法典》)关于攻击罪的条款指控行为人。在1996年《酷刑赔偿法》中,没有对刑事制裁作出规定。

95. 尽管最高法院2007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裁决,以及失踪人员问题委员会法案的启动,在解决失踪案件或在尼泊尔法律中将强迫失踪定为刑事犯罪方面,没有取得任何重大的积极进展。

(四)没有对酷刑受害者提供适当补救

96. 据非政府组织报告,尽管存在《酷刑赔偿法》,酷刑受害者很少能够获得赔偿。自该法颁布以来,在尼泊尔酷刑受害者中心提出酷刑赔偿的160起案件中,50起作出受害者胜诉的裁决,只有8起已经获得某些赔偿。由于无法获得诉诸法律的机会和赔偿,受害者已对司法制度丧失信心,愈来愈不愿将赔偿案件提交法院。在受害者获得某种形式赔偿的情况下,赔偿的给付通常也会出现长时间拖延。赔偿金额很少,从1万尼泊尔卢比(100欧元)到10万尼泊尔卢比(1,000欧元)。但多数受害者得到的是最低金额,几乎不足以支付其身心康复的费用。

五.委员会的结论和建议

97. 委员会回顾其第一次调查时采用的关于经常实施酷刑的定义:

委员会认为,如果情况表明,所报告的酷刑案件并非在某个地点或在某一时刻偶然发生,而是被视为在所涉国家相当一部分地区存在的一贯、普遍和蓄意的现象,那么就存在着经常实施酷刑这一情况。酷刑可能实际上并非由于政府的直接意图而具有蓄意性质。酷刑可能是由于一些政府难以控制的因素造成的,酷刑的存在可能表明,中央政府确定的政策与地方政府对该政策的执行之间存在着差异。立法不健全实际上可为酷刑的采用留有余地,这一点也可加重这一做法的经常性质。

98. 委员会回顾本报告中引用的联合国各机构、非政府组织和国家人权机构的调查结果,包括2009年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关于尼泊尔人权状况的报告,该报告中提到,在尼泊尔,有时近乎酷刑的虐待报告很普遍,特别是在审讯期间;2011年3月4日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的后续报告,他发现在尼泊尔,关于有时近乎酷刑的殴打和虐待的报告很普遍,特别是在审讯期间;还有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这些报告称,尽管自冲突结束后,实施酷刑的做法在尼泊尔大幅减少,但在警方拘留审讯期间仍普遍存在,而且自2009年初以来有回升之势,反映出在尼泊尔习惯性的和普遍存在的酷刑模式。

99. 委员会进一步指出,在尼泊尔,被羁押的青少年尤其易遭酷刑。联合国机构和非政府组织提供的资料突出表明,被拘留青少年遭受酷刑的比例继续高于一般民众,而且他们继续被拘留在成人设施中,在特莱地区的几个县,酷刑比率大大高于全国平均数。委员会注意到,据报告,酷刑和虐待大都由尼泊尔警察、武装警察部队、海关官员和林业局官员为了逼供而实施。

100. 委员会认为,这些报告含有确凿迹象,显示在尼泊尔境内相当多的地区,正在而且已经在一段时期内经常实施酷刑,往往为获取供词而作为刑事调查的一种方法。

101. 委员会回顾其先前在第一次调查中的结论,当时委员会表示:

“委员会认为,尽管能够确凿证明的酷刑案件为数不多,但收集到的许多证词均不谋而合,(……)这就不能否认存在经常的酷刑做法”。

102. 委员会注意到联合国各机构和非政府组织提供的关于指控在尼泊尔普遍存在酷刑的资料,对尼泊尔不同意委员会访问其领土感到遗憾,因为这种访问可使委员会成员与声称受到酷刑的个人以及有关当局进行直接接触。委员会注意到,若干观察员报告说,尽管实施酷刑在拘留期间仍很普遍,约有20%的被拘留者报告受到酷刑,但这些报告表明,如今尼泊尔安全部队实施酷刑的比率要低于指控冲突期间实施酷刑的比率。然而,如委员会以前所确定,尽管在进行调查的年份里,关于违反《公约》规定的指控有所减少,但仍可认为缔约国经常实施酷刑。委员会确定,缔约国对那些关于普遍实施酷刑的指控的答复不足以驳倒这些指控。

103.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声称其不赞成酷刑行为,并致力于结束有罪不罚的现象,但委员会认为,缔约国没有向委员会提供可证实这一点的明确和实际的证据。在处理冲突时期侵犯人权和虐待行为有罪不罚的问题上,尼泊尔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进展。尽管冲突在2006年结束,关于酷刑的指控继续频频出现,而缔约国没有对所有这些指控进行充分调查,只调查了其中很小一部分。在对酷刑指控进行成功调查的很少案件中,那些被认为应对实施酷刑负责的人没有受到刑事处罚,尤其是没有判处与罪行严重程度相称的徒刑。委员会回顾其第2号一般性意见,委员会在该意见中表示,如果国家当局有合理的理由相信非国家行为者正在实施酷刑或虐待,但未尽职阻止、调查、起诉和惩罚行为者,则国家应承担责任,其官员应视为行为者,根据《公约》须对同意或默许此种违禁行为负责。委员会第2号一般性意见还阐明,国家若未尽职干预、制止和制裁酷刑行为并为受害者提供补救,即是纵容犯下《公约》所不准许的行为而且不受惩罚,且国家对酷刑和虐待行为的漠不关心或无所作为构成了鼓励和/或事实上的准许。尽管第2号一般性意见中阐明的这些原则指的是非国家行为者实施酷刑和虐待,但它们无疑也适用于据指称国家人员应对受其羁押的个人遭受酷刑和虐待直接负责的情况。

104. 因此,尼泊尔的作为与不作为不仅仅是行动上的疏忽。它表明,当局不仅未能否认证据确凿的指控,而且似乎在政策上默认了姑息和进一步鼓励这些违背《公约》要求的行动。

105. 委员会关于是否经常实施酷刑的决定考虑到该国酷刑事件的发生频率和领土范围,还考虑到缔约国是否为防止这种侵权行为的发生建立了有效机制。委员会回顾其第2号一般性意见,该意见指出,缔约国有义务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以确保有效防止酷刑。在这方面,对非政府组织和国家人权委员会收集了大量犯罪证据的案件,特别是对国内法院确认参与者责任的案件,尼泊尔没有确保有效起诉应付责任者。尼泊尔没有制止以下做法,例如警方和监狱方登记册作假,警方单独监禁个人多日,或交由法官审理前监禁时间超过24小时,警方拒绝登记最初情况报告等。尼泊尔没有停止执行违反基本适当程序保障的《武器和弹药法》的条款。它没有确保被羁押者得到独立医生的医疗检查,没有确保法官在诉讼中对使用酷刑逼取的供词不予采信,没有确保禁止提升被控实施酷刑或法外处决的官员和拒不将其停职的做法。缔约国还未能执行法院的命令和国家人权委员会的建议。所有这些做法和失职行为都有助于习惯性的、普遍的和蓄意的酷刑做法在尼泊尔继续下去。仅靠缔约国否认支持酷刑和谴责有罪不罚现象的陈述不足以纠正这些缺点。

106. 委员会还认为,第2号一般性建议指出,各国有义务消除阻碍杜绝酷刑和虐待行为的任何法律或其他障碍。尼泊尔于20年前的1991年5月14日加入《公约》,委员会在1994年4月关于缔约国初次报告的结论性意见中,第一次建议尼泊尔颁布禁止酷刑的法律。委员会在2007年4月关于尼泊尔第二次定期报告的结论性意见中重申了同一建议。一如委员会在第2号一般性建议中所指出,缔约国将酷刑定义为有别于普通攻击行为或其他犯罪行为的罪行,将直接促进《公约》防止酷刑和虐待的总目标。将这一罪行定名并加以界定,有助于实现《公约》的目标,特别是促使包括行为者、受害者和公众在内的每一个人都认识到酷刑罪行的特别严重的性质。将这种罪行列入刑典,还可:(a) 强调按罪行的严重程度加以适当惩处的必要性;(b) 加强禁止规定本身的威慑作用;(c) 提高负责官员追查具体的酷刑行为的能力;(d) 使公众有能力和有权力监督并在必要时质疑违反《公约》的国家作为和不作为。缔约国对颁布法律将酷刑定为刑事犯罪这一根本义务不采取行动,是促使委员会断定其主动促进在尼泊尔普遍实行酷刑的另一个主要因素,因为按照国内法律,酷刑行为没有受到禁止和制裁。

107. 委员会提醒尼泊尔政府,《禁止酷刑公约》规定缔约国有义务确保在国内法中执行公约,并有义务在实践中严格遵守《公约》的规定。委员会收到的资料无法使其得出结论,认为尼泊尔已经制订并维持了政府政策,足以有效防止酷刑和在尼泊尔结束对酷刑行为者通行的有罪不罚。

108. 鉴于向其提交和从各种来源收到的充足和一致的资料,以及上述事实,委员会认定,按照长期以来既定的酷刑定义,尼泊尔境内存在经常实施酷刑的现象,主要是在警方羁押期间。

109. 鉴于以上考虑,委员会重申其前一次结论性意见的建议:

缔约国应公开谴责酷刑行为,并采取有效措施,防止在缔约国管辖的任何地方发生酷刑行为。缔约国还应酌情采取一切措施,保护社会所有成员免遭酷刑行为;

缔约国应通过国内法律,保证将实施酷刑的行为,包括未遂、共谋和参与行为,定为应按严重程度加以惩处的刑事罪行,并考虑采取步骤,修改1996年《酷刑赔偿法》,使之符合《公约》中关于酷刑定义的所有内容;

缔约国应发出明确无误的信号,谴责在其管辖范围内对所有人和所有群体的酷刑和虐待行为。缔约国应采取有效的立法、行政和司法措施,以保证所有有关无逮捕证的逮捕、法外处决、羁押期死亡和失踪的指控都得到及时的调查和起诉,对责任人进行惩处。

110. 委员会重申,它建议缔约国在实践中表现出在其境内打击酷刑行为的意愿和承诺,并建议采取以下措施:

缔约国应毫不拖延地设立独立的调查机构,如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和失踪问题调查委员会,以调查关于酷刑、法外处决和强迫失踪的所有指控,包括据称2009-2010年发生在特莱地区的酷刑和法外处决、据称2003-2004年发生在加德满都尼泊尔皇家陆军Maharajgunj兵营的任意羁押、酷刑和失踪,以及据称发生在巴迪亚县(2008年12月)的与冲突有关的失踪;

应迅速、有效和公正地调查关于公职人员实施酷刑的指控,如认定有罪,应对罪犯提出起诉,并处以与其行为的严重性相称的刑罚;

应授权总检察长办公室对关于酷刑的任何指控启动和进行调查,并向其提供必要的财政和人力资源,使其能够完成这一职责;

缔约国应立即采取有效措施,确保在实践中从羁押初始即向所有被羁押者提供基本的法律保障;这些保障尤其包括以下权利:迅速获得律师协助和独立的医疗检查;通知家属;被羁押时获知其权利,包括对其的指控;以及在24小时时限内交由法官审理。缔约国还应确保所有被羁押者在一个中央登记册上登记,并应监测官员们在保持这一登记册精确性方面的表现;

委员会呼吁缔约国建立监督和视察所有羁押场所的有效国家制度,并跟进这种系统监督的结果。缔约国还应确保视察时应有受过识别酷刑痕迹培训的法医在场;

对被指控实施酷刑的执法人员和军事人员,在调查酷刑指控的结果出来和任何其后的法律或纪律程序结束之前,应暂停其职务以及参与任何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的资格;

如果被羁押者声称受到酷刑逼词,应由检方负责举证,证明供词系自愿作出;

对尼泊尔陆军和武装警察部队侵犯人权行为的指控,应由普通民事法庭在刑事诉讼的所有阶段进行调查和起诉;

缔约国应向所有酷刑受害者提供补救,包括毫不拖延地提供公正和适当的赔偿、充分的康复服务和其他适当形式的补救。受害者索赔的能力不受时效限制。缔约国应确保所有个人迅速得到裁定的补救。此外,缔约国应确保制订适当的赔偿方案,包括向酷刑和虐待受害者提供心理创伤治疗和其他形式康复的方案,并分配充足资源,以确保此类方案有效运作;

如委员会上一次结论意见和儿童权利委员会所建议的那样,少年犯应按年龄和犯罪严重程度分开关押;

警察局应按法律规定,在24小时之内将被羁押者交由法官审理;

应在一份公开文件中编撰按年龄、性别和种族分列的统计数字,说明收到的酷刑投诉数目和调查情况,该文件应提交议会,并提请委员会注意;

在所有个人指称受到酷刑的案件中,主管当局应保障按照《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有效调查和文件记录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进行独立的医疗检查。医生应受过训练,能够按照《伊斯坦布尔议定书》查明具有酷刑或虐待特征的伤害。对被羁押者进行法医检查应是例行的,而不是根据警方的要求;

应保障在进行法医工作时法医的技术和科学独立性,包括将其置于司法当局或任何其他独立当局的管辖之下,并将其与警方的所有机构分开;

缔约国应考虑批准《公约任择议定书》,该议定书规定建立有权定期访问拘留场所的国家保护机制;

缔约国应考虑接受委员会根据《公约》第22条接受和审议个人来文的职权。

第2部分尼泊尔于2011年8月8日提交的评论和意见

111. 尼泊尔收到了禁止酷刑委员会根据《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公约》)第20条所通过的报告。报告的依据据信是向委员会提交的大量统一的信息以及委员会通过各种来源收到的信息,报告的结论认为在尼泊尔领土上系统地实施酷刑,主要是在警方拘留所内。尼泊尔全面梳理了报告的内容,谨此提出,作为达成上述结论基础的信息和指控并没有事实依据。

112. 应当指出,尼泊尔继2006年和平“人民运动”之后,正在民主政体的总框架内经历一场深刻的社会经济和政治变革。该运动的任务是和平、变革、稳定、建立多党竞争执政的民主制度、法治、促进和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充分的新闻自由以及基于民主价值和准则的独立司法体系。人权仍然是和平进程的核心,而和平进程则奉行民主、公平、包容和参与的原则。民主选举产生的制宪大会决定在2008年5月28日宣布尼泊尔成为一个联邦民主共和国是当代历史上罕见的和平转型。转型过程坚定地将人民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权利确立为尼泊尔民主进程的基石。目前尼泊尔正在建设国家民主机构,以巩固民主成果,加快社会经济转型,使和平进程结出硕果,包括由制宪大会制定一部民主宪法。

113. 委员会之所以决定启动《公约》第20条规定的保密程序,似乎是源于一场反对尼泊尔的运动所发布的一些报告,这场运动超越了保护和促进人权的议程。因此,尼泊尔要指出,不论这些报告是来自国家、国际组织还是个人或实体,这些报告都不应作为人权条约机构任何可信程序的组成部分,才能维持这些程序的独立性、公正性和不受任何影响。

114. 2007年的《尼泊尔临时宪法》(《宪法》)中规定,国家有义务采取满足下列条件的政治制度:充分捍卫普遍接受的基本人权概念、多党竞争的民主制度、法治和司法独立,同时结束有罪不罚现象。尼泊尔正在经历一个转型进程,转型本身是一个微妙和困难的时期。处于这个阶段的任何一个国家都会面临腐败和有罪不罚等挑战。建立法治仍然是一项最高任务,也是任何民主社会的根本基础。尼泊尔坚信,一个强大和包容性的民主制度能够有助于以全面和可持续的方式应对这些挑战。因此,尼泊尔政府采取了并将继续采取一系列措施应对这些问题。这些措施包括加强尊重法治,强调更有效地执行相关法律、人权条约以及最高法院和国际人权委员会的指令和建议,提供充足的资源重振相关机构和安全部门,成立失踪问题委员会及真相和和解委员会。

115. 《宪法》禁止酷刑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对任何被拘留者作出了宪法保障。任何遭受酷刑或虐待者有权依法获得赔偿。尼泊尔政府内务部完成了一份规定酷刑为犯罪行为的法律草案,完全与《禁止酷刑公约》相符,并已送交法律和司法部,使草案作最后定稿。尼泊尔自1996年以来实施了《酷刑赔偿法》。此外,尼泊尔政府还向作为立法机构的议会提出了一些重要法案供其颁布。这些法案包括刑法法案和刑事诉讼法法案。这些法案中均包括禁止任何形式酷刑及受害者有权获得赔偿的规定。因此,尼泊尔明确地作出法治承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宽恕酷刑行为。关于系统实施酷刑的指控从根本上说是针对尼泊尔编造的一个不公正和单方面的说法。尼泊尔希望指出,特别报告员对情况的解释并不符合现实情况。尼泊尔还要重申,尼泊尔不接受关于本国领土上系统存在酷刑做法的结论。还需要指出的是,《宪法》禁止与外界隔绝的拘留做法,在尼泊尔也不采取这种隔绝拘留做法。

116. 2007年,尼泊尔颁布了2007年《军事法》,撤销了1959年的《军事法》。根据2007年《军事法》第62条,要成立以副总检察长为首的委员会,调查涉及腐败、盗窃、酷刑和失踪问题的案件,此类案件诉讼由特别军事法庭处理。如果对特别军事法庭的判决不满意,那么根据2007年《军事法》第119条的规定,可将案件提交最高上诉法院。此外,根据该法第66条,军人所犯的涉及平民的强奸和谋杀案件不属《军事法》管辖范围,由普通法院受理。

117. 尼泊尔在此指出,即使存在独立的事件,也不能将其一概归结于蓄意的国家政策的结果。尼泊尔既不宽容酷刑,也没有一个允许酷刑肇事者逍遥法外的国家政策。尼泊尔始终严肃对待任何酷刑指控,对被确认的酷刑犯罪行为人迅速地绳之以法。在这方面已经对若干安全部门官员采取了行动。总共对571名警方人员采取了行动,其中既有普通警察,也有副总警监。有375人是由于侵犯了不受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权利。共有54名武装警察因侵犯人权而被采取行动。这些行动包括降职、撤职、停止晋升和晋级、暂时停职。同样,尼泊尔军队就以前的侵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