缔约国

报告

结论性意见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第二至第五次定期报告

CAT/C/BIH/2-5

CAT/C/BIH/CO/2-5

柬埔寨

第二次定期报告

CAT/C/KHM/2和Corr.1

CAT/C/KHM/CO/2

厄瓜多尔

第四至第六次定期报告

CAT/C/ECU/4-6

CAT/C/ECU/CO/4-6

埃塞俄比亚

首次报告

CAT/C/ETH/1

CAT/C/ETH/CO/1

蒙古

首次报告

CAT/C/MNG/1

CAT/C/MNG/CO/1

土耳其

第三次定期报告

CAT/C/TUR/3

CAT/C/TUR/CO/3

42.委员会在第四十六届会议上审议了以下报告,并通过了相应的结论性意见:

缔约国

报告

结论性意见

芬兰

第五和第六次定期报告

CAT/C/FIN/5-6

CAT/C/FIN/CO/5-6

加纳

初次报告

CAT/C/GHA/1

CAT/C/GHA/CO/1

爱尔兰

初次报告

CAT/C/IRL/1

CAT/C/IRL/CO/1

科威特

第二次定期报告

CAT/C/KWT/2

CAT/C/KWT/CO/2

毛里求斯

第三次定期报告

CAT/C/MUS/3

CAT/C/MUS/CO/3

摩纳哥

第四和五次定期报告

CAT/C/MCO/4-5

CAT/C/MCO/CO/4-5

斯洛文尼亚

第三次定期报告

CAT/C/SVN/3

CAT/C/SVN/CO/3

土库曼斯坦

初次报告

CAT/C/TKM/1

CAT/C/TKM/CO/1

43.根据议事规则第68条,委员会向每个报告国的代表发出了参加委员会审议其报告会议的邀请。其报告接受审议的缔约国都派代表参加了对各自报告的审议。委员会在结论性意见中对此表示赞赏。

44.委员会为每份接受审议的报告都指定了国别报告员和副报告员。名单见本报告附件十一。

45.委员会为审议报告还收到了:

关于缔约国根据《公约》第19条第1款提交初次报告的格式和内容的一般准则(CAT/C/4/Rev.3);

关于缔约国根据《公约》第19条提交定期报告的格式和内容的一般准则(CAT/C/14/Rev.1)。

46.委员会自2004年以来一直为定期报告发出问题清单。这是缔约国代表在与委员会委员的一次会议上提出的要求。委员会知道,缔约国希望预先了解在对话中可能讨论的问题,但委员会必须指出,编制问题清单大大增加了委员会的工作量。对于一个成员如此之少的委员会来说,影响尤其显著。

B.关于缔约国报告的结论性意见

47.委员会对缔约国所提交的上述报告通过的结论性意见全文转载如下。

48.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1)禁止酷刑委员会于2010年11月4日和5日举行的第961次和第962次会议(CAT/C/SR.961和962)上审议了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的第二至第五次合并定期报告(CAT/C/BIH/2-5),并于第978次会议(CAT/C/SR.978)上通过了下列结论性意见。

A.导言

(2) 委员会欢迎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提交的第二至第五次合并定期报告。委员会还欢迎报告是按照委员会新的备选报告程序提交的,报告含有缔约国针对委员会拟定和转交的问题清单的答复。委员会赞赏缔约国同意按照新程序提交报告,这便于缔约国和委员会之间的合作。

(3) 委员会赞赏地指出,在其第四十五届会议上,缔约国的高层次代表团与委员会举行了会晤,还赞赏地指出就《公约》所涉及的许多领域进行建设性对话的机会。

(4)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由两个实体组成,但忆及根据国际法,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是一个国家,因此有义务在国内层次彻底实施《公约》。

B.积极方面

(5) 委员会欢迎自审议缔约国初次定期报告以来,缔约国已经批准了以下国际和区域文书:

《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的《任择议定书》,2008年10月24日;

《残疾人权利公约》及其《任择议定书》,2010年3月12日;

《欧洲委员会打击人口贩运公约》,2008年1月11日。

(6)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不断在《公约》有关领域内努力修订其法规:

2008年通过了《外国人行动和居留以及难民问题法》;

2009年通过了《禁止歧视法》;

2009年通过了《国际援助法》,其目的是通过与邻国的双边协定,加强国际合作,从而确保保护受害人,起诉和惩治被指控的犯罪者。

(7) 委员会还欢迎缔约国目前正在努力修订其各项政策和程序,以确保更加有力地保护人权和落实《公约》,这些努力包括:

2008年通过了《处理战争罪案件的战略》;

为了改善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的其余境内流离失所者和遣返者的生活水平,于2010年通过了经修订的实施《代顿和平协定》附件七执行战略;

通过了《2008年至2012年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打击人口贩运和非法移民活动的第三个国家行动计划》;

通过了《2007年至2010年打击危害儿童的暴力活动的国家战略》;

通过了《2008年至2010年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防止和打击家庭暴力的国家战略》;

建立了一个工作组以便为改进所有战争受害者的状况并对他们进行保护制定了一项《过渡时期司法国家战略》。

C.主要关注问题和建议

酷刑定义和酷刑罪

(8)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设想修订《刑法典》并统一国家和实体法律内的酷刑的法律定义,但委员会仍然关注的是,《公约》第一条所界定的酷刑罪尚未纳入国内法,并且没有将以官方身份行事的公务人员或其他人的挑唆、同意、或默许而实施的酷刑以罪论处(第1和第4条)。

委员会根据其先前的建议(CAT/C/BIH/CO/1,第9段),促请缔约国加速进程将公约所界定的酷刑罪行纳入缔约国的法律,并且将塞族共和国和布尔奇科特区的酷刑法律定义与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刑法典》统一起来。缔约国还应确保根据《公约》第4条第2款的规定,考虑这些罪行的严重性,对这些罪行量刑惩处。

强奸及其他形式性暴力战争罪

(9) 委员会严肃关注《刑法典》内的性暴力战争罪的定义与国际标准和国际法院的惯例法的定义不相符合,特别是《刑法典》的172条和173条可能会导致对此类罪行的有罪不罚。此外,委员会仍然关注没有有关战时强奸及其他性暴力受害者的人数的准确与更新数据(第1和第4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修订《刑法令》,将根据有关起诉性暴力战争罪的国际标准和判例确立的性暴力定义纳入其中,并从目前的定义中删除“武力或直接攻击的威胁”的条件。此外,缔约国还应在其下次报告中纳入未解决的战时强奸及其他性暴力案件的统计数据。

基本法律保障

(10) 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实际上,被剥夺自由者并非从他们拘留之时起就获得所有基本法律保障(第2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按照国际标准,不论嫌疑人的被控罪行性质如何,对其一律采取一切必要的法律和行政保障措施,确保嫌疑人在其被拘留之时起就保障有权获得其自行选择的一名律师或独立医生,通知其家属,通报他们享有的权利,并立即得到一名法官的审讯。

监察员

(11) 委员会注意到最近将所有的监察员机构统一为一个具有更广泛职责的国家人权监察员办公室。委员会关注,有报告称监察员办公室缺乏独立性和效力,以及需要向其调拨充分的资源以便履行该办公室的职责。委员会遗憾的是,没有清楚解释主管部门就监察员提出的有关各种拘留场所的建议所采取的后续措施(CAT/C/BIH/2-5, 第227段)(第2条)。

缔约国应加紧努力重建和加强监察员办公室,可通过以下方式:

根据促进和保护人权的国家机构的地位的有关原则(《巴黎原则》,大会第48/134号决议),通过一项更具有磋商性和公开性的遴选和委任监察员的过程,从而保障监察员的独立性;

提供充分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资源;

发展监察员的能力,以使其监督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境内所有被剥夺自由的场所,特别是没有独立监狱督察员的场所;

确保实施监察员的各项建议。

有罪不罚

(12) 委员会注意到通过了《处理战争罪案件的战略》,并注意到在起诉那些在1992年至1995年冲突期间的酷刑行为,包括战时强奸及其他性暴力负有责任者方面所取得的一些进展。然而,委员会严肃关注,鉴于此类战争罪的数量,至今由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司法机构起诉的案件为数戋戋;地方法院在起诉战争案件方面仍然面临着严重障碍。此外,委员会严肃关注,由宪法法院做出的大量裁决,甚至在其通过后若干年仍然没有得到实施,而绝大多数宪法法院的未实施裁决涉及到侵犯人权的案件,主要是失踪人员的案件(第2、第9和第12条)。

委员会促请缔约国打击有罪不罚现象,方法是确保迅速有效地调查所有战时罪行的指控,对肇事者量刑起诉与惩处。在这方面,委员会鼓励缔约国在所有刑事司法诉讼事项中提供相互司法援助,并继续加强与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的合作。此外,缔约国必须立即彻底实施宪法法院的裁决,特别就有关强迫失踪案件的裁决,对不实施此类裁决的情况进行起诉。

暴力侵害妇女和儿童,包括家庭暴力

(13)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为打击基于性别的暴力行为所采取的法律和行政措施,包括由议会大会通过的打击家庭内暴力侵害妇女的决议。但委员会关注持续存在暴力侵害妇女与儿童的现象,包括家庭暴力。尽管委员会赞赏地注意到,缔约国打算通过废除受害者识破意图与积极抵抗的要求,来修正关于强奸罪的内容,但委员会关注的是有关禁止此类暴力行为,并将其以罪论处的实体法律的资料不足,并关注调查和起诉家庭暴力案的数量很少。委员会关注有报告表明,没有向受害者充分提供保护措施和康复方案(第1、第2、第4、11、12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加强努力防止、起诉和惩处所有形式的侵害妇女与儿童的暴力行为,包括家庭暴力,确保有效和彻底实施为此目的而通过的现有法律和国家战略,包括《防止和制止家庭暴力法》和《全国制止暴力侵害儿童战略》。缔约国应向受害者提供支持,例如设立新的庇护所、提供免费咨询服务以及其他可能对保护受害者必不可少的措施。此外,鼓励缔约国为与受害者有直接联系的执法人员、法官、律师及社会工作者和广大民众进行广泛的有关家庭暴力的提高认识运动与培训。

驱回

(14) 尽管具有关于禁止遣返原则的《外国人移徙和逗留及避难法》第91条(CAT/C/BIH/2-5, 第76段),但委员会仍然关注有报告称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主管当局没有充分评估那些申请国际保护者所面临的驱回风险。并据报告称,凡被认为对国家安全具有威胁者遭到驱逐或遣返到有充分理由相信他们可能遭受酷刑危险的另一国。委员会还关注申请避难的成功率非常低(第3条)。

缔约国应:

确保(一)针对驱回的程序保障措施和(二)遣返程序中有关驱回申诉的有效补救,包括由独立的司法机构审查;

确保彻底审查每一起要求庇护申请的案件,凡庇护申请被拒者可提出暂停执行驱逐或递解出境决定的有效申诉;

修订目前在驱逐、驱回和引渡方面的程序和做法,使国内庇护法内的关键概念的诠释完全符合国际难民法和人权标准;

继续密切注视仍然拘留在关塔那摩湾军事基地的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公民的案情并及时向委员会报告;

确保国家安全考虑不损害不驱回原则,并确保缔约国根据《公约》第三条,在所有情况下履行绝对尊重禁止酷刑原则的义务。

(15) 关于被国家外国人归化决定修订委员会吊销国籍,并之后被关押在递解出境中心的人,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的报告声称向这些人提供了司法保护的法律权利。然而,委员会注意到若干国际机构表示的关注,委员会也关注有关举报案称,这些人被长期关押在不适当条件之下,而且他们被剥夺有效质疑吊销其国籍,拘留和驱逐他们的裁决的权利,而缔约国没有彻底澄清这些举报案(第3条和第16条)。

缔约国应该修正关于长期拘留这些个人的做法,充分尊重他们有权利有效质疑关于吊销其国籍,拘留和驱逐他们的裁决。此外,缔约国应保障公正和有效庇护程序的关键原则,其中包括适当的翻译和口译服务,免费的法律援助以及申请者可以查阅他们的档案。

难民与境内流离失所者的遣返

(16) 除了缔约国承认的问题之外,尤其是少数群体返回者的安全问题、对难民以及境内流离失所者所犯的罪行和暴力侵犯都没有进行调查与起诉(CAT/C/BIH/2-5, 第142段),委员会关注持续不断地有报告称现有的财产归还方案没有考虑到性暴力受害者的性别与心理需求。委员会还对他们缺少经济机遇及其恶劣的生活条件表示关注(第3、第7和12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加紧努力,通过以下各种方式促进难民及流离失所者的返回。这些方法包括:建造住房及相应的基础设施,对那些不然会难以受益于重建援助的人,帮助解决他们的具体情况。缔约国应采取所有必要措施,有效解决所确认的各种障碍,并确保迅速和适当地调查与起诉对难民以及境内流离失所者所犯的所有罪行与暴力行为。此外,必须彻底实施负责国内流离失所者人权问题的秘书长的代表在其关于访问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报告(E/CN.4/2006/71/Add.4)中所提出的各项建议。

见证人的保护与支持

(17) 委员会注意到,在刑事诉讼程序中,对见证人的保护有了一些改进。但委员会仍然严肃关注,缺乏充分的措施在审讯之前、审讯期间和审讯之后对见证人进行保护与支持,这对见证人参与调查或在诉讼程序中进行作证的意愿和能力产生了负面影响。委员会还关注,举报案表明存在肇事者恐吓见证人和企图行贿的情况;委员会还关注主管当局,例如国家调查和保卫局,没有给予见证人足够的支持(第2、第11、第12、第13和第15条)。

委员会促请缔约国确保受害者得到有效保护,确保受害人不再受到撤回他们的证词的困扰或压力,并确保他们不受到被指控的肇事者的威胁,特别采取下列措施:

加强主管机构的能力,特别要加强国家调查和保卫局及其见证人保护部的能力,确保他们尊重幸存者的隐私权,向处于严重风险的见证人提供长期或永久的保护措施,包括更改他们的身份或者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境内外重新安置他们;

为了在法庭诉讼程序中尽量减小对幸存者再度伤害,应更加注意见证人的心理需求;

确保见证人具有到法庭的适当的来回旅行手段,并视必要为他们的旅行提供护卫。

补救,包括赔偿和康复

(18)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已经加强努力保障受害者的补救权利,其中包括制定了《过渡时期司法战略》。然而,委员会关注通过有关酷刑受害者权利的法律草案的进程缓慢,在国内立法中没有有关战争平民受害者的地位与权利的适当定义、没有向受害者,特别是战时性暴力受害者,提供足够的医疗或心理支持以及法律保护(第14条)。

委员会建议为了充分保护受害者的权利,包括向他们提供赔偿、尽可能彻底的康复,以期确保他们获得身心康复和社会融入,缔约国迅速地通过《酷刑受害者和战争平民受害者权利法》草案以及《过渡时期司法战略》。为此目的,强烈鼓励缔约国减少这些努力的政治化,完成一项行动计划,该行动计划明确界定国家和实体当局之间的各项活动和相应责任,并确保调拨适当的财政资源。

拘留条件

(19)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采取措施大幅度地改善拘留条件,包括建造新设施及翻修现有设施。但委员会仍以下诸项表示特别关注:目前的物资和卫生条件,采用单独关闭方式、过度拥挤状况以及在某些被剥夺自由的场所不断发生囚犯间的暴力行为(第11条、第12条和16条)。

缔约国应加紧努力使被剥夺自由场所的拘留条件符合《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经济和社会理事会第663C(XXIV)和2076(LXII)决议)及其他相关的国际和国内法律标准,特别通过:

协调主管机构之间对拘留条件的司法监督,确保彻底调查在拘留设施内所犯的一切施虐或虐待的指控;

为解决包括Zenica监狱在内的所有拘留设施内囚犯之间的暴力行为和性暴力行为问题,制定一项全面的计划,并确保有效调查这些案件;

减少监狱过分拥挤状况并考虑非监禁形式的拘留;

确保仅作为最后措施,在尽短的时间内以及在严格的监视之下采用单独关闭;

加强努力改进囚犯的生活规律,特别是职业和体力活动,促进他们融入社会;

确保未成年人在整个拘留或关闭阶段与成年人分开关押,并向他们提供教育和娱乐活动;

向需要心理监督和治疗的被拘留者提供适当的膳宿条件以及心理社会支持照料。

精神病设施

(20) 尽管注意到在包括Sokolac精神病诊所在内的精神病设施有了改进,但委员会仍然关注精神病患者的住宿机构问题,特别是这些机构过分拥挤,并且没有主管机构给予充分的心理社会支持(第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确保向精神病院内的病人提供由跨科目工作队给予的充分的心理社会支持,确保由独立监督机构定期查访所有强制治疗精神病患者的场所,以保障适当实施现有的保障措施,并制定替代治疗方式。此外,缔约国应确保彻底和及时地实施检察官在关于精神病患者住宿机构状况的特殊报告之内提出的各项建议。

个人申诉

(21) 尽管缔约国的报告内提供了有关囚犯与被拘留者提出申诉可能性的资料,但委员会关注,委员会不断收到的信息表明没有独立与有效的投诉机制来受理酷刑指控并对酷刑指控进行公正和彻底的调查,委员会还不断收到的资料表明没有向囚犯和被拘留者提供现有的申诉程序(第12条和13条)。

缔约国应确保每个声称他或她遭受酷刑或虐待的人都有权不受阻碍地向相关当局提出申诉。此类人员应能在其提出请求之后得到他们的病历。此外,根据欧洲防止酷刑和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委员会的建议,应该向所有被拘留者和囚犯提供有关提出申诉可能性的资料,包括有权在保密的基础上和外部的司法与申诉机构进行联系,并应该在监狱内安置封闭的申诉箱(CPT/Inf(2010)10,第36段)。

培训

(22)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提供了有关执法官员和司法官员培训方案的详细资料,但委员会仍然关注,在国家一级没有对所有公务人员进行培训的标准化能力,并关注没有充分资料提供有关监督和评估这些方案在防止和侦查酷刑和虐待方面的效力的情况(第10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确保向参与拘留、审讯或处理以各种形式被捕、被羁押或被监禁者的医务人员或其他人进行定期和有系统地《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有效调查和文件记录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的培训,确保将《手册》翻译成所有适当的语文,并尽可能地广泛运用;

制定和实施一种方法用以评估此类教育和培训方案对减少酷刑与虐待案的效力和影响,并定期评估向执法官员提供的培训;

加强努力,为那些参与拘留、审讯或处理以各种形式被捕、被羁押或被监禁的妇女的工作人员的培训采用性别敏感方式;

在精神障碍者社会保护机构和心理诊所内加强专业培训。

人口贩运

(23)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已经采取了若干措施,包括通过了《打击人口贩运和非法移民的国家行动计划》(2008至2010),建立了确认人口贩运受害者的中心数据库,安全部发布了有关保护贩运人口受害者的条例。然而,委员会关注在《刑法典》内没有任何有关对犯下或者参与人口贩运罪的人进行法律制裁的条款,委员会关注对人口贩运案的判决较为轻微。委员会还关注人口贩运受害者的补救程序缓慢而又复杂(第2条、第4条和16条)。

委员会应加强努力特别通过以下方式打击人口贩运,特别对妇女与儿童的人口贩运:

确保根据国际标准在缔约国各地将人口贩运定为罪行,并确保对这些罪行按其严重性质量刑惩处;

改进对人口贩运受害者的确认,并且向他们提供适当的康复方案,使他们真正能够得到保健照料和咨询;

向执法人员及其他有关团体提供培训,并在公众中提高对这个问题的认识。

强迫失踪

(24) 委员会承认缔约国关于失踪人员机构已经完全运行的声明,并且注意到缔约国为确认失踪人员,目前与国际失踪人员委员会进行的合作,但是委员会关注没有为失踪人员亲属的权利提供充分的保护,以及在建立援助他们的国家级基金方面的延误问题。委员会还遗憾的是缔约国的法律缺乏统一性,使其难以以反人类罪起诉被迫失踪案(第1、第4、14和16条)。

委员会建议,根据强迫和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于2010年6月对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进行实况调查后所提出的初步建议,缔约国应:

确保失踪人员机构的完全独立性,并且向该机构提供充分的物力、财力和人力资源,包括侦查和挖掘坟墓所必要的现有技术;

确保立即设立失踪人员家属基金,并确保其财务完全得到保障;

立即完成失踪人士中央档案署,并且向公众提供其服务;

尊重失踪人士家属了解真情的权利,包括那些居住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境外的失踪人员家属的了解真情权利,随时向他们通报挖掘和确认遗骸进程的进展,并在这一进程中向他们提供心理社会援助;

履行其调查所有被迫失踪案件的义务;

考虑批准《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

国家防范机制

(25)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和检察员进行协调,并在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驻波斯尼亚与黑塞哥维那特派团的支持之下,正在筹备建立国家防范机制,但委员会仍然关注有报告称,有关当局没有为建立一个符合《禁止酷刑公约任择议定书》第17至23条的独立国家防范机制采取有效的法律与后勤措施(第2、第11和16条)。

缔约国应该根据普遍定期审议工作组提出,且缔约国已接受的各项建议(A/HRC/14/16,第90段(建议17)和A/HRC/14/16/Add.1,第10段)迅速建立一个完全符合《任择议定书》最低要求的国家防范机制。为了确保国家防范机制有效履行其职责,向其提供足够的财力、人力和物力资源。

数据收集

(26) 委员会遗憾没有有关执法人员和监狱人员施加酷刑和虐待的案件、以及战时强奸与性暴力侵犯、法外处决、强迫失踪、人口贩运,家庭暴力和性暴力等案件的申诉、调查、起诉和定罪以及对受害者补救方式的全面和分类的数据。

缔约国应汇编在国家层面监督《公约》执行情况的以罪行、种族、年龄和性别分类的统计数据,其中包括由执法人员和监狱人员犯下的酷刑与虐待案件、战时强奸与性暴力侵犯、法外处决、强迫失踪、人口贩运和家庭与性暴力侵犯等案件的申诉、调查、起诉和定罪的数据,以及向受害者提供的,包括赔偿与康复在内的补救方式的数据。

(27)请缔约国以适当的语文,通过官方网站、媒体和非政府组织广泛地分发缔约国提交委员会的报告以及委员会的结论性意见。

(28)委员会请缔约国在一年时间内提供有关其执行本文件第9、12、18和24段内所载的委员会各项建议的情况。

(29)委员会请缔约国根据其报告准则并遵守条约专要文件的篇幅以40页为限的要求提交下期定期报告。委员会还邀请缔约国根据人权条约机构委员会之间会议核准的国际人权条约共同汇报准则(HRI/GEN.2/Rev.6)内所载的有关共同核心文件的要求,并遵守共同核心文件的篇幅以80页为限的规定,提交一份更新的共同核心文件。条约专要文件和共同核心文件一起组成缔约国《公约》之下的汇报义务。

(30)请缔约国于2014年11月19日之前提交下次定期报告。该报告将是第六次定期报告。

49.柬埔寨

(1)委员会在2010年11月9日和10日举行的第967次和第968次会议(CAT/C/SR.967和968)上审议了柬埔寨的第二次定期报告(CAT/C/KHM/2),并在第979次和第980次会议(CAT/C/SR.979和980)上通过了下述结论性意见。

A.导言

(2)委员会欢迎柬埔寨提交的第二次定期报告。委员会遗憾报告迟迟未能及时提交阻止了委员会对缔约国执行《公约》的情况进行经常性分析。

(3)委员会还欢迎按照委员会新的备选报告程序提交了报告。报告内含缔约国按照委员会拟订和转交的问题清单所作的答复(CAT/C/KHM/Q/2)。委员会赞赏缔约国同意根据能够促进缔约国与委员会之间合作的新的程序提交报告。

(4)委员会还赞赏和缔约国代表团进行的对话和该代表团提供的口头补充情况,但委员会遗憾其中一些问题仍然没有予以答复。

B.积极方面

(5)委员会欢迎于2007年3月批准了《公约》的《任择议定书》,并欢迎防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小组委员会于2009年12月3日至11日访问柬埔寨。

(6)委员会还欢迎缔约国自审议初次报告以来批准和加入了下列国际文书:

《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的《任择议定书》,2010年10月;

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2005年12月;和补充《公约》的《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关于预防、禁止和惩治贩运人口,特别是妇女与儿童行为的补充议定书》,2007年7月;

联合国《反腐败公约》,2007年9月;

《儿童权利公约关于儿童卷入武装冲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2004年7月;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2002年4月。

(7)委员会进一步注意到,为确保更好地维护人权,包括不遭受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权利,缔约国在国家一级不断努力改革其法规、政策和程序,特别通过了:

《反腐败法》2010年;

新的《刑法典》,2009年;

《禁止贩卖人口和商业性性剥削法》,2008年;

新的《刑事诉讼法典》,2007年;

《防止家庭暴力和保护受害者法》,2005年,该法将婚内强奸以罪论处。

(8)委员会满意地注意到,缔约国与联合国及国际社会合作,在柬埔寨法院内设立了特别法庭(法院特别法庭)。委员会欢迎以下事实:2010年7月26日审讯法庭发出其首宗裁决(第001号),在第二案中发出起诉(第002号),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受害者可以作为民事方参与诉讼程序。委员会还促请缔约国继续努力,进一步法办涉及红色高棉暴行的肇事者(第003和第004号案件)。

(9)委员会还欢迎为了保护可能包括酷刑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受害者在内的难民,于2008年在内务部移民局内设立了一个难民办公室,并且作为制订法律框架的开端,于2009年12月17日通过了关于确定在柬埔寨王国内的外国人的难民地位和避难权利程序的二级法令。

C.主要关注的问题与建议

将《公约》纳入国内法

(10)委员会欢迎《宪法》第31条和宪法委员会2007年7月的决定(第092/003/2007号决定)保障国际条约是国内法的一部分并保障法院在解释法律和裁决案件时应考虑条约准则。然而,委员会遗憾没有任何资料说明在国内法院内采用《公约》的案件,因此委员会关注实际上,包括《公约》在内的国际公约并没有在缔约国的国家法庭、法院或者行政当局引用或者直接实施。在这方面,委员会关切地指出,没有对包括酷刑或者虐待在内的侵犯人权的行为进行有效补救。这减损了缔约国履行其所批准的国际人权条约,包括本《公约》之下的各项义务的能力(第2和4和10条)。

缔约国应该采取所有适当措施确保在其国内法律秩序中充分实施《公约》的条款。这类措施应该包括为其国家官员、法律实施或其他有关官员,以及法官、检察官和律师进行包括《公约》在内的国际人道主义条约各项条款的广泛培训。委员会还请缔约国向委员会报告在这方面所取得的进展以及国家法庭、法院或行政当局落实《公约》所规定的各项权利的决定。

酷刑定义和将酷刑定罪

(11)委员会注意到代表团的声明:缔约国在一般情况下将任何对个人造成伤害的行为都称为“酷刑”,并将“酷刑”定为犯罪行为。尽管注意到缔约国所提供的资料表明新的《刑法典》对犯酷刑罪、煽动施行酷刑、或任何官员在以官方身份行事时对施行酷刑或批准或默许都将予以惩罚,但委员会关注《刑法典》并没有载明酷刑的定义。委员会感到遗憾缔约国并没向其提供一份有关将酷刑以罪论处的条款的副本(第1条和第4条)。

缔约国应该将酷刑的定义,包括《公约》所界定所有酷刑的因素纳入《宪法》、《刑法典》或其他相关的法规。这样的行为表明切实有力地认定酷刑是一种严重罪行,是侵犯人权行为和应与有罪不罚现象作斗争。委员会认为缔约国通过按照《公约》第1条和第4条对酷刑罪行定名和定义,将其区别于其他罪行,使包括肇事者、受害者和公众在内的每个人警觉酷刑罪行的特别严重性,增强了禁止酷刑的威慑效应,从而直接推进《公约》防止酷刑这一综合目标。委员会还要求缔约国按照对话中提出的请求,迅速向其提供新《刑法典》的案文。

腐败

(12)委员会对该国各处普遍一贯存在腐败的报告深表关注。委员会认为法治是保护《公约》所规定的各项权利的基石。委员会欢迎缔约国通过了新的《反腐败法》以及采取了其他措施,但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有报告称政治干预和腐败影响了司法机构和一些公共服务的运作,其中包括警察和其他执法服务。在这方面,委员会关注有报告称警官如迫使某人服罪便可得到晋升,而且特别奖励迫使服罪的警察站,相当于一种奖励制度;还有报告称警官因非正式安排或法外解决而获利。委员会还关注根据新的《反腐败法》设立的反腐败股尚未对受指控的腐败肇事者采取任何步骤,而且这个股尚未全面运行(第2、10和12条)。

腐败是实行法制和执行《公约》最为严重的障碍之一,缔约国应立即采取紧急措施在全国范围内杜绝腐败现象。这样的措施应该包括有效实施反腐败法规和立即启动应由独立成员组成的反腐败股。缔约国还应该提高其调查和起诉腐败案件的能力。缔约国应该建立一个保护见证人和举报人的方案以帮助确保保密性和保护投诉腐败现象者,并为确保该方案的有效运作调拨足够的资金。此外,缔约国应该对警察和其他执法官员、检察官和法官进行有关严格实施抗腐败法规及职业道德准则的培训和能力建设,并采用有效机制以确保公职人员在法律和实际中的行为的透明度。委员会请缔约方向其汇报在反腐败中所取得的进展和所遇到的困难。委员会还请缔约国提供有关因腐败指控而受到起诉和惩罚的官员人数,包括高级官员人数的资料。

司法独立性

(13)委员会重申严重关注司法、包括刑事司法制度,缺乏独立性和有效性。这影响了充分享有人权,例如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委员会还关注,尚未颁布司法改革基本法。委员会进一步关注律师协会缺乏独立性、有关其规模的限制以及这些限制的条件。委员会遗憾缔约国没有对委员会提出的有关论述司法独立性的《反腐败法》条款的问题作出答复,并且没有提供任何案例,说明那些对司法施加和应允过度压力的人受到了调查、起诉和定罪(第2条)。

缔约国应加紧努力建立和确保一个符合国际标准的完全独立与专业的司法,并确保其完全不受政治干预。这种努力应包括立即颁布所有有关的改革法律,主要为:《关于法院的组织和职责的组织法》、《治安法官最高委员会修正法》和《法官和检察官地位法》。缔约国还应确保那些对司法施加和应允过度压力者受到调查、起诉和定罪,并提供此种案件的样例。此外,缔约国应采取必要的步骤确保律师协会是独立、透明的并且允许其接受足够数量的律师加入。委员会进一步要求缔约国提供有关论述司法独立性的《反腐败法》的条款的资料。

基本法律保障

(14)委员会严肃关注缔约国实际上从所有被拘留者,包括青少年被拘留者和审前被拘留者,被拘留之时起,就没有向他们提供所有基本法律保障。这些保障包括有权立即得到一名律师,进行独立的医疗检查,最好由个人自己选择的医生进行独立的医疗检查,通知其家属、在其被拘留时通告其所拥有的权利,包括被指控的罪名,以及迅速得到法官的审查。委员会特别关注的是,《刑事诉讼法典》仅包括被拘留者在他或她被捕24小时之后咨询一名律师的权利,并关注据报告称,能否会见医生则完全由有关的执法或监狱官员说了算。委员会还关注在这个国家内只有数量极其有限的辩护律师,包括法律援助辩护律师,使得许多被告无法获得律师。委员会进一步关注有报告称被剥夺自由的人在没有注册登记的情况下长时期地被关押在警察拘留所,大量的警察设施和监狱实际上并不遵守关于被拘留者注册程序的条例(第2条、11条和12条)。

缔约国应立即采取有效措施,确保所有被拘留者从其被拘留之时起就为其提供所有基本法律保障。为此目的,缔约国应修订《刑事诉讼法典》以保障被拘留者从其被剥夺自由的那刻起,在整个调查阶段,整个审讯和上诉过程中,均享有立即获得一名律师的权利,能够得到独立的医疗检查,最好由个人自行选择的医生进行独立的医疗检查,通知亲属,在拘留时通报其所拥有的权利,包括通报其受到的指控,并迅速得到法官审讯的权利。缔约国应作为紧急事项,在该国增加辩护律师的人数,包括法律援助辩护律师,并撤除不合理地阻止希望加入律师协会者的入会障碍。缔约国应确保被剥夺自由者立即得到注册登记,并确保定期视察警察与监狱设施的拘留记录,以确保这些警察和监狱设施是根据法律所确定的程序运作的。

酷刑和虐待行为的有罪不罚

(15)委员会深切关注关于特别在警察站等拘留设施内对被拘留者施加酷刑和虐待的数量众多连续不断的指控。在这方面,委员会进一步关注大量的案件指控执法和教养所人员对拘留中的妇女施行性暴力。委员会还关注很少对这种指控进行调查和起诉,似乎存在着一种有罪不罚的气氛,结果对被控触犯《公约》所具体规定的行为的权威人士不采取任何有意义的纪律制裁行动或提出刑事诉讼。尽管注意到缔约国所提供的资料表明其国家法律,特别是《刑事诉讼法典》,并没有任何条款可在任何情况下用来作为开脱酷刑罪行的理由或手段,但委员会关注国内法规中没有明确禁止假借特殊情况为酷刑开脱罪责的条款(第2、4、12和16条)。

缔约国应作为紧急事项,立即采取有效措施在全国范围内防止酷刑和虐待,包括拘留中的性暴力行为,方式可采取宣布一项在杜绝国家官员施行酷刑和虐待方面产生相当效果的政策,和监督和/或记录警察审讯过程。

缔约国应按照《公约》第4条的要求,确保及时、有效、公正地调查所有酷刑和虐待的指控,包括在拘留期间的性暴力行为的指控,并确保对实施罪行者提出诉讼、量刑定罪。缔约国应颁布一项规范对政府官员所实施的酷刑和虐待进行定罪的判决分类表,以确保量刑判决确凿犯有此类罪行者。

缔约国应确保在其国内法规中包括明确禁止假借特殊情况为酷刑开脱罪责的条款。

申诉及迅速、公正与有效的调查

(16)委员会关注报告称,普遍存在由执法和监狱官员实施的酷刑和虐待,很少对此类案例进行调查,并且极少被定罪。委员会还关注没有具有权力受理和调查由警察或其他执法官员实施的酷刑与虐待申诉的独立民间监察机构。委员会遗憾缔约国没有提供详细的资料,包括统计数据,酷刑和虐待的申诉数目,刑事和纪律层次在内的所有诉讼程序结果及后果。此外,委员会关注没有有效的机制确保保护受害人与见证人(第1、2、4、12、13和16条)。

缔约国应加强措施确保迅速、公正和有效地调查包括在警察站内对被判刑的囚犯和被拘留者施加酷刑和虐待的所有指控,将实施、命令或默许这类做法的执法官员与监狱官员绳之以法。缔约国应设立一个独立的执法申诉机制,并确保由一个独立的民间监督机构调查由执法官员所犯酷刑和虐待的申诉。就酷刑和虐待的初步案件而言,作为一项规则,在调查过程中应暂停或重新安排被控嫌疑人的职务,以避免他或她可能阻挠调查或继续从事任何已举报的不允许的违反《公约》的行动。

此外,缔约国应设立一个受害者和见证者保护方案,帮助确保保密性,保护那些敢于对酷刑行为进行举报或申诉者,并确保为其有效运作调拨足够的资金。

冗长的审前拘留

(17)委员会关注缔约国的刑事司法制度继续依赖监禁作为拖延等待审讯的被告不出庭方式,委员会关注,在莫须有的审前拘留拖延阶段,被拘留者很可能遭受到酷刑或其他虐待(第2条和11条)。

缔约国应采取有效措施,确保其审前拘留政策符合国际标准,并确保按照《宪法》和《刑事诉讼法典》的要求,只能将审前拘留作为有时限的例外措施。为此目的,缔约国应重新考虑其采用监禁作为拖延等待审讯的被告不出庭的备选方式。并考虑对此类审前拘留采用替代措施;即审前假释。缔约国还应全面地实施和进一步制订允许非监禁措施的法律条款。

监督和检查拘留场所

(18)委员会感兴趣地注意到缔约国提供的资料,这些资料说明若干负责的机构有权利和权力定期对监狱进行检查。委员会还注意到缔约国所提供的资料表明还允许“有关”非政府组织查访监狱。然而,委员会关注缺少有关对下列所有拘留场所进行有效监督和检查的资料,这些拘留场所包括警察站、监狱以及社会事务中心,戒毒中心以及关押被剥夺自由者的其他场所。在这方面,委员会特别关注缔约国没有提供任何资料表明这些对监狱的访问是未经通知的还是受到控制的,也没有提供任何资料说明有关对这些查访结果采取的后续行动(第2条、11和16条)。

委员会呼吁缔约国设立一个全国性制度以便有效监督和检查所有拘留场所,包括警察站,监狱、社会事务中心,戒毒中心及其他关押可能被剥夺自由者的地方,并采取后续行动确保有效的监督。这一制度由包括“有关”非政府组织在内的独立的国家和国际监督者,进行定期和不经宣布的查访,从而防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

拘留条件

(19)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采取了若干措施改进拘留条件,包括和国际伙伴一起制订了《监狱改革支持方案》、发布了有关囚犯配额和牢房设备的二级法令、制订了《监狱建造最低设计标准》草案,并建造了一些新监狱。然而,委员会关注,在关押被剥夺自由者的一些场所存在严重拥挤现象,对被拘留者的安全,身心健全和健康构成威胁。委员会还对不卫生的条件、不适当的食品与卫生照料的报告表示关注。委员会关切地指出囚犯人数持续上升,并关注没有可替代的非监禁形式的惩罚。此外,委员会严肃关注有关羁押期死亡的举报案件,但遗憾缔约国没有提供这方面的资料。委员会还严肃关注缔约国没有提供任何资料的指控:“囚犯自我管理委员会”在采取纪律行动时,有时对其他囚犯进行暴力施虐与虐待,而监狱总检察局对此熟视无睹或予以宽容。委员会还进一步关注,有时将男囚犯和女囚犯关押在一起,并由于女性监狱工作者人数有限,继续由男性监狱工作人员监督女性被拘留者(第1、第2、第4、11和16条)。

缔约国应加紧努力有效减缓被剥夺自由者的关押场所,包括警察站和监狱,过份拥挤的情况,并改进此类场所的条件,包括卫生和食品供应方面的条件。为此目的,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实施替代监禁的措施,并为改进和翻新监狱及其他拘留设施的基础设施,保障调拨足够的预算。此外,缔约国应该明确地规定和规范“囚犯自我管理委员会”的职责和作用,并确保调查此类机构所犯的施虐和虐待案件,确保肇事者得到惩处。此外,责成警察总局的官员对无视或宽容此类行为负责,被控嫌疑者在调查过程中将遭到停职或者另派职务。委员会还要求提供有关Kong La、Heng Touch和Mao Sok死亡情节的最近资料,以及有关这些案件的调查、起诉和定罪的资料。

缔约国还应审查,包括在警察站内,被拘留者的拘留与待遇的政策和程序,确保将女性被拘留者与男性被拘留者分开关押,确保由女性官员监管女性被拘留者,监督在拘留期间发生性暴力行为的事件并将其记录在案,向委员会提供按有关指标分类的上述数据。委员会还建议,缔约国考虑汇编一份有关囚犯人口情况的可靠和准确的文件,包括服刑期、所犯罪行和罪犯的年龄等详细情况,以帮助通报刑事司法政策决定。

社会事务中心

(20)委员会注意到由代表团提供的有关社会事务中心的资料和澄清材料,其中包括缔约国已经和儿童基金会和人权高专办柬埔寨国别办事处商定,评估该国各地社会事务中心和青年康复中心内有关儿童、妇女与脆弱者的转案、安置、管理、康复和融入方面的现有政策、程序和做法。然而,委员会严肃关注继续有报告称,执法官员在街头对包括性工作者、人口贩运受害者、吸毒者、无家可归者、乞丐和街头儿童和精神病患者在内的人进行违背其意愿,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司法手令的情况下进行围捕,并之后将他们扣押在社会事务中心。此外,委员会特别关注有指控表明,在2006年后期和2008年期间,在Prey Speu持续发生任意拘留和虐待的行为,其中包括酷刑、强奸、殴打、及举报的自杀事件,甚至有报告称,发生社会事务监管员杀害被拘留者的事件。委员会进一步关注,没有资料表明缔约国方面已对此类指控进行彻底调查采取任何行动(第2条、11条和16条)。

委员会促请缔约国全面杜绝特别在Prey Speu等社会事务中心发生的任何形式的武断和非法拘留事件。缔约国应确保所有有关的政府部门尊重不得按政府所认为的社会地位并在没有法律依据或司法手令的情况下遭到任意拘留的权利。缔约国还应确保立即对参与任意拘留和虐待的官员/警卫和其他人士进行调查并就此类行为对他们进行起诉,还应向受害者提供补救。

缔约国应作为紧急事项对包括在2006年后期和2008年期间在Prey Speu等发生的严重侵犯人权的指控,包括酷刑,进行独立调查。此外,委员会鼓励缔约国和有关伙伴进行合作,为包括生活和工作在街头的人在内的,处于不利地位的群体和脆弱群体寻找可持续与人道的替代方法,并向此类群体提供他们所需要的援助类型。

包括强奸在内的性暴力行为

(21)委员会严肃关注,根据缔约国《2009至2013年Neary Rattanak III 五年战略计划》,在柬埔寨,暴力侵害妇女的问题猖獗,事实表明至少某些形式的基于性别的暴力行为,特别是强奸的发生率不断上升。委员会还关注来自非政府来源的报告称,强奸举报的数量不断增加,包括对年幼女孩的强奸和轮奸数量不断上升,性暴力行为和虐待特别影响到穷人,此类暴力行为的受害者妇女与儿童诉诸司法的机遇有限,严重缺乏对此类受害者的医疗服务和心理支持(第1、2、4、11、13和16条)。

缔约国应采取有效措施防止和杜绝对妇女与儿童的性暴力行为和施虐,包括强奸。为此目的,缔约国应为受理性暴力行为的申诉建立和加固一个有效机制,并对此类申诉进行调查,向受害者提供心理和医疗保护,并使她们能够得到补救,包括酌情给予赔偿和重新安置。委员会请缔约国提供有关强奸的投诉数量的统计数据以及有关对此类案件进行调查、起诉和定罪的资料。

人口贩运

(22)委员会欢迎代表团所提供的有关遣返和保护被贩运者的种种措施的资料:2008年通过了反人口贩运法规和《2006年至2010年关于人口贩运和为卖淫贩运人口的第二个国家计划》、内政部打击人口贩运和青少年保护司开展的各项活动以及为打击人口贩运实施的其他个立法、行政和警察措施。然而,委员会注意到,大量的妇女与儿童仍然为性剥削和强迫劳动之目的从该国,通过该国或者在国内被贩运。委员会还关注缔约国没有提供以下诸项的统计数据:投诉的数量、贩运人口肇事者的调查、起诉和定罪情况,也未提供有关为防止和杜绝此类现象采取的实际措施的资料,包括有关医疗、社会和康复措施的资料(第1、第2、第4、第12和第16条)。

缔约国应加紧努力,防止和打击特别对妇女与儿童的人口贩运,包括实施反贩运法规,为受害者提供保护、并酌情确保他们能得到医疗、社会、康复和法律服务,以及酌情提供咨询服务。缔约国还应创造适当的条件得以使受害者能够行使其举报的权利。缔约国应对所有贩卖人口的指控进行立即、公正和有效的调查,并确保对被证实犯有此类罪行的人量刑惩处。

被拘留儿童

(23)委员会欢迎缔约国为改革其青少年司法所进行的种种努力,其中包括起草了青少年司法,并于2006年建立了一个关于儿童司法的部委间工作组。然而,委员会对大量儿童被拘留的报告表示关注,还对没有替代的监禁措施表示关注。委员会还关注在拘留设施内,儿童并不总是与成年人分开关押(第2、11和16条)。

缔约国应作为紧急事项单独设立一个按照青少年具体需求、他们的地位和特殊要求调整的青少年司法制度。为此目的,缔约国应迅速制订青少年司法草案,并确保这一法律与国际标准相符合,并为法官、检察官和司法警察制定有助于青少年司法制度概念的相应准则与指令。缔约国应进一步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制定和实行一个全面的替代措施制度,以确保剥夺青少年自由仅作为最后办法,而且时间要尽可能短,并在适当条件之下采取这一办法。此外,缔约国还应采取必要措施确保18岁年龄以下者不得与成年人一起关押。

难民,不驱回

(24)委员会欢迎缔约国遵守1951年《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但委员会关注缔约国没有国内法规保障难民、寻求庇护者、包括需国际保护的无陪伴儿童等的权利。委员会还关注没有一条法律规定明确禁止将一个人驱逐、驱回或引渡到有确凿理由认为他或她在那里会遭到酷刑危险的国家。委员会还关注无数个人在驱逐、遣返或者驱逐出境时没有得到《公约》第3条所规定的所有保护。这样的例子包括不再居住在缔约国的674名蒙塔格纳德寻求庇护者和2009年12月20名维吾尔族寻求庇护者被强行遣返至中国,并且没有任何资料说明缔约国采取了任何解决他们地位的措施(第3条、第12条和13条)。

缔约国应应制定和通过保障难民和寻求庇护者,以及需要国际保护的无陪伴儿童的权利的国内法规。缔约国还应该为落实《公约》第3条,在国内法内制定和通过法律条款。缔约国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将一个人驱逐、遣返或引渡到一个有确凿理由认为他或她在那里会遭受酷刑或虐待危险的国家。委员会请缔约国确保对674名蒙塔格纳德和20名维吾尔族寻求庇护者的地位采取适当的后续行动,并请缔约国向委员会提供有关这些案情的资料。

培训

(25)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报告中提供有关的资料表明其为执法人员,包括警察、司法警察、法官和检察官提供了有关人权的培训和提高认识的方案。然而,委员会遗憾没有为这些群组以及感化人员进行有关《公约》各项义务的有的放矢和切实可行培训的资料,如关于禁止酷刑、防止酷刑或调查所控酷刑案件、包括性暴力行为等的培训资料。委员会还遗憾没有有关为警察及相关官员进行见证人采访、见证人保护、法医方法和证据收集方面的培训资料。此外,委员会关注没有资料表明对所有有关人员,例如处理被拘留者的法医和医务人员进行有的放矢的培训:如对酷刑所致身心后遗症案例的记录归档,以及确保策应涉及健康与法律问题的方法。委员会进一步关注,没有资料表明是否职业道德准则也属此类培训的一部分,以及是否这也包括禁止酷刑等等(第10条)。

缔约国应进一步制订和加强教育方案,包括与非政府组织进行合作制订和加强教育方案,以确保包括执法和教化人员在内的所有官员充分理解《公约》的条款,并且确保不姑息所举报的违法行为,包括性暴力案件,对这些案件进行调查,并对犯罪者进行起诉。此外,警官和其他有关官员应接受证人采访、证人保护、法医方式和证据收集等的培训,所有有关人员应该接受如何辨认酷刑与虐待迹象的培训,包括那些调查与记录这些案件的官员也应接受此类培训。此类培训应采用《关于有效调查和记录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此外缔约国应确保有关的职业道德准则和尊重此类准则重要性的内容为此类培训活动的一个组成部分。另外,缔约国还应对其培训/教育方案的效果和影响进行评估。

补救,包括赔偿和康复

(26)委员会注意到《宪法》第39条授权公民对国家机构、社会机构以及这些有关机构的工作人员所造成的损害提出申诉,但委员会关注没有任何有关向酷刑受害者给予公正与充分赔偿的资料与数据。委员会还关注没有任何关于向所有酷刑受害者提供治疗和社会康复服务,包括医疗和精神康复的资料(第14条)。

委员会强调缔约国有责任向酷刑受害者及其家属提供赔偿。为此目的,缔约国应加强努力向这些受害者提供补救,包括公平和充分的赔偿和尽可能彻底的康复。缔约国应进一步加强努力,特别在监禁期间和监禁之后向酷刑受害者提供更好的医疗和身心服务,确保他们能够得到有效和迅速的康复服务;为了加速将酷刑受害者从初级保健照料系统转诊至专门服务,在保健和社会福利专业人员中间提高他们对酷刑后果以及酷刑受害者康复需求的认识;根据所建议的国际标准,提高国家保健机构向酷刑受害者,包括他们的家属提供专门康复服务的能力,特别向他们提供精神健康方面的康复服务能力。

(27)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柬埔寨法院特别法庭的内部规则只提供道德和集体赔偿,不提供个人经济赔偿。委员会注意到设有一个受害者支持科,但委员会关注在柬埔寨法院特别法庭作证的那些人的康复和心理支持大部分是由非政府组织提供的,来自缔约国的支持极其有限。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有关向红色高棉统治下的酷刑受害者提供治疗、社会康复服务,以及医疗和身心康复服务的资料极其有限(第14条)。

缔约国应加强努力,为红色高棉政权下的酷刑受害者提供补救,包括给予公平和充分的赔偿和尽可能彻底的康复。为此目的,柬埔寨法院特别法庭应修订其内部法规,以便使其向受害者提供的补偿符合《公约》第14条,包括酌情给予个人经济赔偿。此外,缔约国应提供有关由柬埔寨法院特别法庭下令给予酷刑受害者及其家属的补救和赔偿措施的资料。这项资料应包括所提出请求的数量、批准的数量、下令给予补偿的数量以及每个案件实际提供的数量。

逼供

(28)委员会关注有报告称在缔约国内法院广泛采信逼供的供词作为证据。委员会还关注没有提供有关任何官员因进行逼供而被起诉和惩罚的资料。(第1、第2、第4、第10和第15条)

缔约国应采取必要步骤确保法院按照《公约》第15条的规定,在任何案件中,均不得受理施加酷刑而获得的供词。委员会请缔约国坚决禁止在任何诉讼程序中受理施加酷刑而获取的证据,并请缔约国提供资料说明获取此类供认的官员是否受到起诉和惩罚,并列举因供认为逼迫所得而不受理案件的例子。缔约国应确保向执法官员、法官和律师提供有关确认和调查逼供的培训。

国家人权机构

(29)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缔约国内没有一个符合《巴黎原则》(大会1993年12月20日第48/134号决议)的独立的国家人权机构(第2条)。

缔约国应加速努力建立一个符合《巴黎原则》的独立的国家人权机构。委员会请缔约国确保授权设想的全国人权机构保护和促进《公约》的各项人权条款,并为该机构的独立运作提供足够的财政资源。在这方面,缔约国可从人权高专办柬埔寨国别办事处寻求技术援助。

国家防范机制

(30)委员会注意到,根据2009年8月的一项二级命令,创建了一个政府间委员会,作为设立国家防范机制的暂时机构。然而,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政府间委员会由高级官员组成,并由副首相和内务部长作为主席,这不符合《任择议定书》的要求,特别在独立性方面不符合要求,而且缺乏民众社会的参与。委员会还关注代表团所提供的资料表明目前国家防范机制的职权并不规定进行不经宣布的查访(第2条)。

缔约国应采取所有必要措施确保按照《公约》的《任择议定书》设立全国防范机制。为此目的,缔约国应确保按照《宪法修正案》或《组织法》创建全国防范机制,并且确保这一机制在体制与财务方面是独立的和专业的。缔约国还应确保建立全国防范机制的法律具体规定全国防范机制能够不经宣布地查访关押被剥夺自由或者可能被剥夺自由者的所有场所,并和此类人员进行私下采访,缔约国应确保该条法律规定透明的选择程序,以便向该机构委任独立的成员。

委员会鼓励缔约国考虑发布防止酷刑小组委员会2009年12月访问该国之后的报告。

与公民社会的合作

(31)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强调与非政府组织结成伙伴开展工作,但委员会关注,没有提供任何资料表明,有关非政府组织的法律草案是否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妨碍了民众社会监督小组,包括防止与杜绝酷刑和虐待的非政府组织的运作与活动,由此影响它们有效开展工作的能力(第2条、11条、12条和13条)。

缔约国应确保民众社会组织,包括非政府组织,能够不受任何限制地建立其组织和开展工作,并确保这些组织能够独立于该国政府开展工作。特别是,委员会促请缔约国提供一个有利于非政府组织建立和积极参与促进《公约》实施的环境。

数据收集

(32)尽管委员会在缔约国汇报之前和与缔约国进行口头对话之前都曾请求提供具体统计资料,但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这种资料还没提供。没有有关执法和监狱工作人员施加酷刑和虐待的案件的申诉、调查、起诉和定罪的全面或分类数据,没有贩运人口、家庭和性暴力行为的全面或分类统计数据,严重妨碍了许多需要注意的施虐问题的确定(第2、第12、第13和第19条)。

缔约国应当汇编有关在国家一级监督执行《公约》情况的、按性别、年龄和民族分类的统计数据,以及关于酷刑和虐待、贩卖人口、家庭与性暴力案件的申诉、调查、起诉和判决的资料,以及有关所有这些申诉和案件的结果的资料。缔约国应立即向委员会提供上述详细资料,包括自2003年审议缔约国上次报告以来提出的酷刑、骚扰及其它虐待的申诉的数量,以及出于此类申诉而进行的调查、起诉和定罪的数量。

(33)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考虑根据《公约》第21条和第22条发表声明。

(34)委员会请缔约国考虑批准其尚未成为其缔约国的联合国核心人权条约,即《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公约》、《残疾人权利公约》和《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

(35)委员会鼓励缔约国通过官方网站、媒体和非政府组织,以适当语言广泛宣传柬埔寨提交委员会的报告以及这些结论性意见。

(36)委员会请缔约国在一年内提供关于其对载于第12段、14段、16段、26段和27段内的委员会建议的答复资料。

(37)委员会请缔约国按照委员会的报告准则并遵守条约专要文件的篇幅以40页为限的要求,提交其下次定期报告。委员会还请缔约国按照人权条约机构委员会间会议核准的根据国际人权条约统一汇报准则(HRI/GEN.2/Rev.6)所载的共同核心文件的要求提交更新的共同核心文件,并遵守共同核心文件的篇幅以80页为限的要求。条约专要文件和共同核心文件一起组成缔约国《公约》之下的汇报义务。

(38)委员会请缔约国在2014年11月19日之前提交其第三次定期报告。

50.厄瓜多尔

(1)禁止酷刑委员会在2010年11月8日和9日举行的第965和第966次会议(CAT/C/SR.965和966)上审议了厄瓜多尔第四至第六次合并报告(CAT/C/ECU/4-6)。在2010年11月18日举行的第978和第979次会议(CAT/C/SR.978和979)上,委员会通过了以下结论性意见。

A.导言

(2)委员会欢迎厄瓜多尔提交第四至第六次合并定期报告,答复在提交报告之前收到的问题清单(CAT/C/ECU/Q/4)。

(3)委员会赞赏缔约国已接受了提交定期报告的新程序,便利了缔约国与委员会之间的合作。它也感谢缔约国列入了有关资料,说明为回应委员会以前结论性意见(CAT/C/ECU/CO/3)中表达的关切而采取的各项措施,以及答复结论性意见后续行动报告员2009年5月11日的发函。

(4)委员会还赞赏它与缔约国代表团之间坦诚和开放的讨论,以及后者在审议报告过程中提供的补充资料。

B.积极方面

(5)委员会满意地注意到,自审议第三次定期报告以来,缔约国已批准了下列国际文书:

《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任择议定书》(2010年7月20日);

《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2009年10月20日);

《残疾人权利公约》及其《任择议定书》(2008年4月3日)。

(6)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努力审查立法,以落实委员会的建议,并改进《公约》的执行情况,包括:

厄瓜多尔共和国新《宪法》于2008年10月20日生效,主要在第二章(权利)规定了保障人权的总体框架,第11.3条进进一步规定直接和立即适用《宪法》和国际人权文书确立的权利和保障。委员会特别欢迎下列条款:

禁止酷刑、强迫失踪和其他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第66.3(c)条);

不接受以侵犯基本权利获得的证据(第76.4条);

为人权保护而采纳新的法律程序,比如保护行动(第88条)、人身保护令(第89条)和特别保护措施(第94条);

由司法机构审判武装部队和国家警察成员(第160条);

设立监察员办公室,作为独立的司法机关,负责向无力负担律师服务的人提供免费法律援助(第191条)。

2006年10月23日第382-S号《官方公报》发布宪法法庭(现为宪法法院)第0002-2005-TC号裁决,宣布强制防范性拘留程序违宪;

2008年7月1日第371号官方公报发布宪法法庭第0042-2007-TC号裁决,宣布《国家安全法》允许军事法院审判紧急状态期间平民行为的第145和第147条违宪;以及2008年12月2日第479号官方公报发布新的宪法法院第001-08-SI-CC号解释性声明,确认在2008年《宪法》生效后撤消以前的军事和警务法院。

(7)委员会欢迎缔约国努力修改政策和程序,以确保更好地保护人权和适用《公约》,特别是:

2008年5月8日通过《厄瓜多尔难民政策》,努力落实关于1951年《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及其1967年《议定书》、1984年《卡塔赫纳宣言》以及2004年《墨西哥宣言和行动计划》的承诺;

2006年通过关于制止人口贩运,非法贩运移民,为性工作或其他目的利用妇女、儿童和青少年卖淫,儿童色情制品以及腐蚀未成年人行为的国家计划;

批准《刑法改革法案》(第2005-2号法令,2005年6月23日第45号《官方公报》),界定并惩治对未成年人进行性剥削的犯罪;

2010年6月7日发表真相委员会的最后报告,公布对主要在1984年和1988年期间厄瓜多尔发生的侵犯人权行为的调查结果。

(8)委员会高兴地注意到,缔约国已经接纳数以万计的难民和寻求庇护者,大多数是逃离本国武装冲突的哥伦比亚人。缔约国估计现有大约13.5万需要国际保护的人处于境内,截至2009年11月26日已经给予45,000多人难民身份。

(9)委员会感谢缔约国坚持无限期邀请人权理事会所有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自从委员会审议缔约国上一次报告以来,厄瓜多尔已接待了理事会七个特别报告员和工作组的访问。

C.主要关注问题和建议

酷刑定义和酷刑罪

(10)尽管注意到2008年《宪法》第66条第3款(c)项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但委员会遗憾的是缔约国《刑法》尚未列入《公约》第1条定义的酷刑犯罪(第1和4条)。

委员会重申先前的建议(CAT/C/ECU/CO/3,第14段),即缔约国应确保在国内法中将酷刑定为罪行,并应采纳一个包含《公约》第1条所载全部要素的酷刑定义。缔约国还应确保根据《公约》第4条第2款,参照这些罪行的严重程度而施加适当的惩罚。

保障正当程序

(11)委员会欢迎缔约国采取措施,按照《宪法》第77条的规定确保遵守正当程序。缔约国采纳的规则包括所有被拘留者有权立即获得律师和接受体检、与一名家庭成员或自己选择的任何人联系、在被捕时了解自己的权利、并在法定的时间内接受审理。在这方面,委员会关注缔约国在报告中说(第85段)“被捕者在被送往监狱或警方囚室之前,经过国家警察或检察官办公室主管的卫生诊所当值医生或其代班医生的检查”。委员会注意到该缔约国代表团说独立法医专家短缺(第2和11条)。

缔约国应保证警方拘留的人有权得到独立的体检。

保护法医和其他人权维护者

(12)委员会感到震惊并最强烈地谴责2010年7月6日谋杀专门调查酷刑和即审即决案件的法医专家Germán Antonio RamírezHerrera医生的事件。据报道,RamírezHerrera医生在记录Quevedo社会康复中心的酷刑和虐待案件后受到威胁。委员会还请缔约国充分保护全国法医专家网络的成员以及所有在厄瓜多尔从事制止酷刑和有罪不罚现象的人权维护者(第2、12、13和16条)。

缔约国应:

一旦案件审理情况公开,立即将Ramírez Herrera医生谋杀案调查结果通报委员会;

启动一个方案,保护那些通过自己的调查能够揭露酷刑和虐待指控案件事实的专业人员。

不驱回与享有公正和迅速的庇护程序

(13)委员会欢迎缔约国作出努力,适当处理本国境内大量的人需要国际保护的情况(见上文第8段)。它特别赞赏缔约国采取措施,比如扩展登记,为最偏远边境地区的成千上万哥伦比亚人快速确定难民地位。然而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2008年12月3日第1471号行政令规定,哥伦比亚公民如果进入厄瓜多尔领土,必须提交由隶属于哥伦比亚政府行政部门的情报机构――国家安全部――颁发的行为良好或“犯罪纪录”证书。监察员办公室以及一些国际组织已经指出这一规定有歧视性,并且经2009年1月7日1522号法令进行了部分修订,从规定中排除未成年人、厄瓜多尔法律承认的难民、机组人员、政府或地方当局、外交官和国际组织的成员。委员会认为,强制寻求庇护者遵守这一规定,将使许多需要国际保护的安全受到威胁(第3条)。

考虑到近年来寻求庇护者在厄瓜多尔大量增加,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继续努力,与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难民署)合作,确认和保护难民和寻求庇护者;

审查有关庇护和移民的现行法律是否符合国际人权法的准则和原则,特别是不歧视原则。缔约国应考虑不再要求申请庇护时提交“犯罪记录”;委员会认为这违反了有关难民权利的不驱回和保密原则。

虐待和驱回寻求庇护者和难民

(14)委员会十分关切地注意到,与哥伦比亚接壤的北部边界局势由于这一邻国的国内冲突和有组织犯罪团伙的存在而恶化,缔约国因此加强了该地区的军事部署。虽然理解缔约国为维护边境省份的治安而面对的严重困难,但委员会深为关注的是,有报告称,非法武装团体以及厄瓜多尔和哥伦比亚安全部队成员持续虐待和侵犯平民,特别是哥伦比亚籍的寻求庇护者和难民(第1-3、10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采取必要措施,保证与哥伦比亚接壤的边境省份平民,包括在其管辖下的难民和寻求庇护者的人身安全;

确保调查这一地区的谋杀和虐待行为,并且将这些行为的肇事者绳之以法;

继续对缔约国的武装和安全部队成员进行人权、庇护和移民问题的强制性在职培训,并优先培训那些正在或将在边境地区服役的警察和军人;

定期审查为缔约国武装和安全部队成员编写的《人权和人口流动问题指南》的内容。

(15)委员会深为关切的是,收到大量材料指称国家安全部队和厄瓜多尔武装部队成员对女性难民和寻求庇护者实施虐待和性侵犯。委员会获悉,大部分是哥伦比亚籍的妇女和女童在驱逐威胁下遭到性侵犯或被迫发生性关系。委员会提请缔约国注意最近的案件:2010年6月对哥伦比亚寻求庇护者的遣返以及2010年10月在上诉裁决作出前对另一人的即决驱逐(第1-4和16条)。

缔约国应:

确保彻底调查对难民和寻求庇护者,尤其是妇女和女童的虐待行为;

确保这种行为不会逃避惩罚,并确定适当的刑事、民事和行政责任;

采取必要措施,确保其管辖下的人在庇护程序的所有阶段得到公平对待,特别是让他们得到关于驱逐、遣返或押解出境决定的有效、公正和独立审查;

确保警务专员(省警察当局)和省移民警务首长遵守和正确适用有关驱逐出境程序的规则,否则予以适当处罚;

采取立法或其他必要措施,以促进难民和寻求庇护者的社会融合;

加强宣传,促进公众了解哥伦比亚的冲突和到厄瓜多尔寻求避难者的情况,并采取可有助于消除歧视或排外态度的宣传措施。

酷刑和虐待行为有罪不罚

(16)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根据缔约国在定期报告中提供的资料(第181段),在299份指称虐待、酷刑或人身攻击并于2005年5月至2008年12月请其注意的投诉中,国家警署内务股似乎仅向普通法院和警务法院提交了59份。此外,缔约国的定期报告指出(第164-166段),2003年和2008年之间“只有两起侵犯个人自由和酷刑罪的审判最终作出有罪判决”。委员会还关切地注意到,根据缔约国代表团提供的资料,本年度只有五份关于缔约国监狱系统中虐待的具体投诉,并且都涉及少年犯中心。委员会认为,这些数据不符合其他来源获得的有关酷刑和虐待被剥夺自由者案件的一贯报告和大量文件。同时,委员会感兴趣地注意到,内政部于2010年6月9日发布第1435号部长决定,责成内务机关:“即使调查的最后程序期限已过,但所有已经封存的、未经适当调查的和/或发现了可能反映警察部门成员民事、刑事或行政责任新因素的侵犯人权案件,应重新立案并提交有关当局”(第2、12、13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采取适当措施,以确保对酷刑或虐待的投诉作出迅速和公正的调查,特别是应由一个独立于警方的机构负责这类调查;

审查为被羁押者设立的内部投诉制度的有效性,并考虑为所有被剥夺自由者建立一个独立的投诉制度;

及时审判据称酷刑或虐待行为肇事者,如果认定其有罪,判处与其行为严重性相当的刑罚;

向受害者提供适当的赔偿,并侧重努力使他们尽可能充分地康复。

真相委员会

(17)委员会满意地注意到真相委员会的最后报告(见第7段(d)段),尤其是调查1984年至2008年之间在厄瓜多尔发生的118起侵犯人权案件后作出的结论和建议;其中有些案件是集体性的,涉及总计456名获承认的受害者。最后报告确认,269人被非法剥夺自由、365人遭受酷刑、86名遭受性攻击、17人遭受强迫失踪、68人被即审即决,以及26人是“谋杀未遂”的受害者。2010年6月8日,在监察员的支持下并根据2007年5月3日第305号行政法令第6条的规定,真相委员会提出了关于其建议的后续行动机制,在法案中规定“向受害者提供赔偿,并确保起诉1983年10月4日至2008年12月31日在厄瓜多尔犯下的严重侵犯人权和反人道罪”。委员会还注意到,检察官办公室已经设立一个专门机构,作为审判的先行步骤,对真相委员会调查的118起案件行使管辖权(第2、4、12、14和16条)。

委员会请缔约国提交以下完整资料:

对真相委员会最后报告中关于道歉、归还、康复、补偿和保证不再发生的的115项建议的回应措施;

国民大会司法和国家建制委员会审查真相委员会提出的赔偿受害者法案的结果及随后为通过有关法案而开展的程序;

根据真相委员会向检察官办公室提交的资料可能开展的任何调查和刑事审判的结果,包括量刑。

暴力侵害儿童及虐待和性侵犯未成年人问题

(18)委员会最深切关注的是不断收到大量报告,反映厄瓜多尔教育机构中危害未成年人的虐待和性暴力问题的规模。尽管注意到存在着一项消除教育机构中性犯罪的计划,但委员会认为缔约国尚未采取充分的机构性对策,并认为这是受害者往往不愿报案的一个原因。委员会特别关注地获悉,在一些案件中,据称有受害者指认教学人员是侵犯者。在这方面,委员会正在密切关注美洲人权委员会在审议了原告指称《美洲人权公约》第4、5、8、19、24和25条被违反的申诉后,于2008年10月17日受理Paola Guzmán诉厄瓜多尔案(第76/18号报告)的进程。委员会还关注体罚在家庭中是合法的现象(第1、2、4和16条)。

鉴于有关行为的严重性,委员会敦促缔约国:

加紧努力,以消除学校中未成年人遭受的虐待和性暴力;

采取一切必要措施,调查、审判和惩罚这类肇事者;

提供资源,用以消除教育机构中持续存在的未成年人遭受虐待和性暴力的现象;

在教育机构和其他机构中为受害者及其家人提供投诉机制;

加强就此问题对教学人员的宣传和在职培训方案;

保证受害者充分享有专业的计划生育和性病防治卫生服务。此外,缔约国应加倍努力为受害者提供补救,包括公平和充分的赔偿以及尽可能的充分康复;

建立一个协商机制,请民间社会包括家长协会参加;

明确禁止家中体罚儿童。

私刑和农民自卫网的行动

(19)尽管注意到缔约国代表团明确表示厄瓜多尔政府不鼓励或支持“农民自卫网”活动,但委员会关注有报告称,这种自卫网在维护农村地区治安方面很活跃,并且一些成员犯有虐待行为。它谴责最近在皮钦查、洛斯里奥斯、瓜亚斯、阿苏艾、科托帕希和钦博拉索等省的私刑现象(第2和16条)。

缔约国应:

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改善农村地区的平民安全,确保国家安全部队和机构驻守全国各地;

确保对事件进行调查,并将肇事者绳之以法。

土著司法

(20)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提供资料,说明正在编写一份关于土著司法与普通司法系统之间合作与协调的法律草案,在第4条和19条中规定了合宪问题审查原则。但它仍然关注的是,定期报告和缔约国代表团的答复都没有充分说明如何解决两个系统之间的管辖权冲突问题(第2和16条)。

缔约国必须采取必要步骤,以确保通过法定程序解决普通司法系统与土著司法系统之间的管辖权冲突,保证基本权利和自由得到尊重,包括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

培训

(21)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报告的关于培训国家警员的计划(第82至88段),但遗憾的是基本上没有资料说明这些计划的评估情况及其对于减少酷刑和虐待案件的效果。缔约国在报告中(第206段)说,人权工作计划评估、后续行动和调整常设委员会与国际非政府组织合作,从2007年2月至2008年开展了一个关于执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的项目。根据委员会收到的资料,这是酷刑受害者国际康复理事会的一个项目,由暴力行为受害者整体康复基金会策划和操作、欧洲联盟提供资金,并得到常设委员会的支持(第10段)。

缔约国应:

继续提供培训课程,以确保所有公务员,特别是警察部队成员和其他安全工作事务人员都充分了解《公约》的规定,不容忍[不法行为],明确调查并将肇事者绳之以法;

评估酷刑和虐待问题培训计划与教育的效果和影响;

继续支持关于使用《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有效调查和文件记录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的培训。

羁押条件

(22)委员会注意到该缔约国提供资料称,被羁押者数量显著减少,并且采取步骤处理监狱人满为患问题,特别是随着《量刑法》的改革而采用新的囚犯受益计算制度。它注意到,2008年对2,228名因拥有少量麻醉药品或精神药物被羁押的人以及13名患有绝症的在押者给予缓刑。委员会还注意到,2006年以来已增加预算,用于建造、扩建和装备监狱和收押设施。但委员会关注的是,主要因为案件处理缓慢,大多数拘留设施的在押人数太多,并再次表示关切不断有报告反映健康和卫生条件差、工作人员缺乏、医疗保健服务不足以及饮用水和食物短缺(第11条)。

缔约国应:

作出更大的努力减少监狱的人满为患问题,特别是采取监禁刑罚的替代方式,以实现18个月内解决监狱人满为患问题的既定目标;

继续落实计划,以改善和扩大监狱基础设施;

采取措施,在总体上扩大人员编制,特别是增加监狱官员人数;

增加监狱机构的卫生保健资源,确保向在押者提供高质量的医疗服务。

免费法律服务

(23)委员会注意到公共辩护服务工作对于减少审前拘留人数的积极影响――2010年8月31日501人。按《宪法》第191条规定,公共辩护服务“应具有等同于检察官办公室的人力、物力和工作条件”(第2和11条)。

缔约国应向公共辩护服务划拨其实现目标所需的人力、财力和物力资源,以扩大其工作范围,并使这一制度更加有效。

补救,包括赔偿和康复

(24)委员会注意到2008年9月9日第1317号法令规定司法和人权部负责“协调刑罚、预防措施、临时措施、和解、美洲人权体系和普遍人权体系的建议和决议的执行”。但它感到遗憾的是,缔约国在充分落实和解与美洲人权体系决定方面行动迟缓,并且没有资料说明为人权侵犯行为受害者提供的补救和赔偿、包括康复情况。

缔约国应确保采取适当步骤,为酷刑和虐待受害者提供补救,包括公平和充分的赔偿,以及尽可能全面的康复。

请缔约国在其下一次定期报告中向委员会提供统计数据和详情,说明受害人获得充分补救,包括调查和惩治犯罪者、赔偿和康复的情况。

《任择议定书》和国家防范机制

(25)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设立或指定一个国家机制,以根据《公约任择议定书》防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法律和宪法程序。

缔约国应加快指定国家预防机制,并保证其具备在全国各地独立和有效地履行任务所需的资源。

(26)委员会还建议缔约国在其下次定期报告中提供资料,说明厄瓜多尔海外部署的武装部队遵守《公约》义务的情况。

(27)敦促缔约国通过官方网站、媒体和非政府组织,广泛传播其提交委员会的报告以及委员会的结论性意见。

(28)委员会请缔约国在一年内提供资料,说明回应本文件第12、14、15、18和22段所载委员会建议的措施。

(29)委员会请缔约国根据委员会的提交报告准则提交下一次定期报告,并遵守条约专要文件的40页篇幅限制。委员会还请缔约国根据人权条约机构委员会间会议批准的国际人权条约报告统一准则(HRI/GEN.2/Rev.6)所载的共同核心文件要求提交核心文件,并遵守对这种核心文件的80页限制。具体条约文件和共同核心文件一起构成缔约国对《公约》所负的提交报告义务。

(30)请缔约国最迟于2014年11月19日之前提交第七次定期报告。

51.埃塞俄比亚

(1)禁止酷刑委员会在2010年11月2日和3日召开的第957和958次会议(CAT/C/SR.957和958)上审议了埃塞俄比亚的初次报告(CAT/C/ETH/1),并在其974和975次会议(CAT/C/SR.974和975)上通过了下列结论性意见。

A.导言

(2)委员会欢迎埃塞俄比亚提交的初次报告,它整体说来遵循了委员会的报告准则。然而,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报告缺乏关于《公约》规定执行情况的统计数字和实际资料,而且提交的时间晚了14年,因此妨碍了委员会分析缔约国1994年批准《公约》以来对《公约》的执行情况。

(3)委员会满意地注意到,缔约国的一个高级别代表团在第四十五届会议期间会见了委员会成员,还赞赏地注意到,双方有机会根据就《公约》涉及的许多领域进行建设性对话。

B.积极方面

(4)委员会欢迎缔约国自1991年军政府倒台以来作出的努力和取得的进展,包括进行了立法改革,以消除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

(5)委员会欢迎自1994年《公约》对缔约国生效以来,缔约国批准或加入了下列国际和区域文书:

《残疾人权利公约》,2010年;

《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宪章》,1998年。

(6)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正在进行立法改革,以确保更好保护人权,包括不遭受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权利。特别是:

1994年通过了《联邦宪法》,禁止一切形式的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规定对被剥夺自由者给予人道待遇,禁止对酷刑一类罪行适用法定时限;

2004年通过了经修订的《刑法》,将一切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性暴力和有害的传统习俗等行为定为刑事犯罪。

(7)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通过了特别指令和条例,指导执法官员的行为,违背者将导致纪律制裁、解职或刑事起诉:

部长会议联邦检察官行政条例44/1998号;

联邦警务委员会行政条例86/2003号;

部长会议联邦典狱行政条例137/2007号;

部长会议联邦囚犯待遇行政条例138/2007号;

国防军行政指令/条例。

(8)委员会赞赏地注意到,缔约国在外交部、埃塞俄比亚人权委员会和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的条约报告联合项目下,向联合国人权条约机构提交了其逾期报告。

C.主要关注问题和建议

酷刑定义

(9)委员会注意到埃塞俄比亚的《联邦宪法》禁止酷刑,经修订的《刑法》第424条载有关于“使用不恰当方法”的定义。然而,委员会关注的是,该定义就其范围而言,比《公约》的第1条中的酷刑定义更多局限性,因为它仅仅涉及第1条中设想的某一些目的,并仅仅适用于公务人员在逮捕、监禁、监督、护送或审讯遭受怀疑、逮捕、拘留或传唤出庭或服刑者时的公务行为。委员会注意到,在经修订的《刑法》第424条中定义范围之外的酷刑行为,仅在“滥用职权”的罪名下受到惩治,尽管《公约》构成埃塞俄比亚国内法的一部分(第1和4条)。

缔约国应将酷刑作为罪行纳入其《刑法》,并考虑到其严重性质给予适当处罚,并在《刑法》中纳入酷刑定义,涵盖《公约》第1条中的所有要件。委员会认为,缔约国依据《公约》指明并界定酷刑罪,并使之有别于其他罪,尤其可引起每一个人,包括罪犯、受害者以及公众对酷刑罪严重性质的警觉,增强禁止规定本身的威慑力,进而直接推动公约防止酷刑的终极目标。

广泛使用酷刑

(10)委员会深为关注的是,持续存在大量指控,涉及警方、典狱官和安全部队其他成员,以及军方,尤其是针对持不同政见者和反对党成员、学生、所谓的恐怖主义嫌疑人和所谓的叛乱团伙,例如欧加登民族解放阵线(欧阵)和奥罗莫解放阵线(奥阵),例行使用酷刑。委员会关注的是,有可靠举报表明,此类行为往往是在警察局、拘留中心、联邦监狱、军事基地和非正式或秘密拘留地点的主管官员的参与、唆使或同意下发生的。委员会还注意到,不断有人举报,在刑讯逼供时普遍使用酷刑,嫌疑人不能得到基本的法律保障,尤其是不能获得律师服务(第1、2、4、11和15条)。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立即采取有效措施,调查、起诉和惩治所有酷刑行为,包括明确重申坚决禁止酷刑,并公开谴责酷刑做法,尤其是警方、典狱官和埃塞俄比亚国防军的此类做法,同时明确警告,凡是犯下这种行为的人,或与之同谋或参与实施酷刑的个人,将为此类行为承担法律责任,并且受到刑事起诉和适当处罚。

酷刑和虐待行为有罪不罚

(11)委员会深为关注的是不断有举报称,缔约国始终未能调查酷刑指控,并起诉负有责任者,包括埃塞俄比亚国防军成员和军方或警方指挥官。在这一方面,它指出缺乏有关资料,说明士兵和警察或典狱官因酷刑或虐待行为受到起诉、判刑或纪律制裁的案件。委员会还关注的是,据报告,埃塞俄比亚国防军在索马里州以及民团都曾行使警察职能(第2、4、12、13和16条)。

缔约国应确保及时和公正调查对酷刑和虐待的所有指控,并如《公约》第4条所要求,根据此类行为的严重程度,对负有责任者提出起诉和定罪,同时不影响采取适当的纪律行动和制裁。

缔约国应确保由警方而不是埃塞俄比亚国防军行使执法职能,包括在不曾宣布紧急状态的武装冲突区域。缔约国应防止民团规避针对酷刑和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实施的法律保障和补救措施。

基本法律保障

(12)委员会深为关注的是,有信息表明,缔约国实际上未能向所有被拘留者自其被拘留时起即提供全部基本法律保障。这些保障包括被拘留者的下述权利:获知被逮捕理由,包括对其的任何控罪;及时获得律师,并在需要时获得法律援助和独立的医疗检查,可能时由其选择的医生进行此类检查;通知亲属;迅速面见法官;立即由一法庭根据国际标准审议拘留的合法性。在这一方面,委员会关注的是,根据缔约国《宪法》第19(3)条,以刑事罪名逮捕或起诉的任何人均需在48小时之内带见法官,但“不包括前往法庭途中所需的合理时间”,同时,根据《刑法诉讼法》第59(3)条,还押拘留可多次延长,每次可长达14天。委员会还关切地注意到,有报告称,公共辩护人机构提供的法律援助服务不充分,而警官往往不遵从法庭命令释放保释的嫌疑人(第2、12、13、15和16条)。

缔约国应立即采取有效措施,确保所有被拘留者自被拘留时起实际上获得全部基本法律保障。这些尤其包括被拘留者的下述权利:获知其被逮捕理由,包括任何被控罪名;及时获得律师,并在需要时获得法律援助和独立的医疗检查,可能时由其选择的医生进行此类检查;通知家属;迅速面见法官;由一法庭根据国际标准审议拘留的合法性。缔约国还应考虑修订其《宪法》第19(3)条和《刑法诉讼法》第59(3)条,以确保以刑事罪名逮捕或拘留的任何人可迅速面见法官,防止长时间的还押拘留。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应就被拘留者权利向警官提供强制性培训,确保法庭释放保释嫌疑人的命令得到严格执行,并加强公共辩护人机构提供法律援助服务的能力,提高此类服务的质量。

对剥夺自由场所的监督和检查

(13)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提供的资料表明,狱政机构和议会,以及埃塞俄比亚人权委员会和非政府组织,例如“人人享有正义――埃塞俄比亚监狱联谊会”定期视察和评估拘留和监狱设施以及其他剥夺自由场所。然而,委员会关注的是,埃塞俄比亚人权委员会2008年《感化机构监督访问报告》中所载建议未能得到执行,并注意到,缺乏关于独立机构突击访问剥夺自由场所情况的信息。委员会严重关注的是,与缔约国报告(第21和56段)提供的信息相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不能进入普通的拘留中心和监狱,2007年还在索马里州遭到驱逐(第2、11和16条)。

委员会要求缔约国建立有效的独立国家体系,监督和视察所有剥夺自由场所,并跟踪此类系统监测的结果。它应加强埃塞俄比亚人权委员会的职能,鼓励该委员会对监狱、警察局和其他拘留场所进行突击访问,并落实委员会2008年《感化机构视察报告》中所载建议。缔约国还应加强其与非政府组织的合作,并对它们给予支持,使它们能够独立监测剥夺自由场所的状况。此外,缔约国应允许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其他独立国际机构进入监狱、拘留中心和任何其他剥夺自由场所,包括在索马里州。

请缔约国在其下一次定期报告中提供详尽资料,说明其访问,包括突击访问剥夺自由场所的具体地点、时间和期限,并说明此类访问的结果和后续行动。

反恐措施

(14)委员会对第652/2009号反恐公告中的规定表示关注,这些规定不适当地限制了针对就怀疑或指控为恐怖分子或犯有相关罪行者实施的酷刑和虐待采取的法律保障,尤其是:

广泛定义煽动恐怖主义和恐怖主义行为和相关罪行(《公告》第2-7条);

警方拥有广泛权力,可未经法院批准逮捕嫌疑人(第19条);

法院凭传闻证据和间接证据以及恐怖主义嫌疑人的书面或录音口供即可就恐怖主义案件立案(第23条),允许使用匿名证人(第32条),以及损害辩护权的其他程序规定;

由初级军事法庭而非普通法庭决定国防军在战争期间抓获的囚犯的地位,即视为战犯还是其他(第31条)(第2和16条)。

缔约国应确保尊重基本法律保障,并采取所有必要措施,确保《第652/2009号反恐公告》的规定符合《公约》的规定,尤其是没有任何例外情况可用作口实,为酷刑辩护。

法外处决、强迫失踪和任意逮捕和拘留

(15)委员会极为关注的是,有大量指控称,安全部队和埃塞俄比亚国防军尤其是在索马里、奥罗米亚和干贝拉各州,对被称为武装叛乱团伙成员的平民进行法外处决。它还严重关注的是,有报告称,失踪人员众多,同时,对叛乱团伙的嫌疑成员或支持者和政治反对派成员进行无令逮捕以及任意和长期拘留的情况广泛存在。委员会强调,无令逮捕和对拘留合法性司法监督的缺失可能会助长酷刑和虐待(第2和11条)。

缔约国应采取有效步骤,及时和公正地调查全国各地,尤其是在索马里、奥罗米亚和干贝拉州,对安全部队和索马里国防军成员参与法外处决和其他严重侵犯人权行为的所有指控。

缔约国应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打击强迫失踪、无令逮捕及未经起诉和司法程序进行任意和长期拘留的做法。缔约国应采取一切适当步骤,确保落实有关法律,进一步缩短提出起诉前的拘留时间。请缔约国提供详尽资料,说明对据报失踪案件的调查及调查结果。

武装冲突背景下的强奸和其他形式的性暴力

(16)委员会关切的是,有报告称,在武装冲突背景下,安全部队和埃塞俄比亚国防军成员据称参与了对妇女和女童的强奸和其他形式的性暴力,尤其是在索马里州(第2、12、13和14条)。

委员会要求缔约国调查、起诉和惩治在武装冲突期间参与强奸和其他形式性暴力的武装部队和埃塞俄比亚国防军成员。缔约国应采取紧急步骤,适当补偿此类暴力的受害者,帮助其康复。

调查

(17)尽管缔约国在对话期间作了解释,但委员会仍对持续收到下列大量报告感到关切:

对2001年4月在亚的斯亚贝巴大学逮捕3,000名学生缺乏充分调查,其中许多学生据报告在Sendafa集中营受到虐待;

在2003年12月在干贝拉镇对数百名阿努克人的杀戮和酷刑,包括强奸事件中,只有少数下层军官受到起诉和判刑,缔约国没有调查随后在2004年在干贝拉州对阿努克人的杀戮、酷刑和强奸;

对2005年选举后骚乱期间安全部队成员使用致命武力缺乏独立和公正调查,且缺乏起诉和判刑,在此次骚乱中,有193名平民和6名警官遭到杀害;

对埃塞俄比亚国防军2007年在索马里州打击欧加登解放战线的反叛乱行动中实施的法外处决、酷刑、包括强奸,以及其他形式的性暴力缺乏独立和公正调查(第12和14条)。

缔约国应对上述事件立即展开独立和公正调查,以将违反《公约》者绳之以法。委员会建议此类调查应由独立专家进行,全面审查所有信息,就事实和所采取措施达成结论,并向受者及其家人提供适当补偿,包括设法帮助其尽可能康复。请缔约国在其下一次定期报告中向委员会提供详尽资料,说明这些调查的结果。

申诉机制

(18)尽管在缔约国报告中提供了资料,说明囚犯和被拘留者有可能向各级狱政当局例如通过意见箱提出申诉,或向法院、联邦刑事调查部门或埃塞俄比亚人权委员会提出申诉,但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缺少专门的、独立的和有效的申诉机制,接受申诉,并就酷刑指控,尤其是囚犯和被拘留者提出的酷刑指控进行及时和公正调查。委员会还注意到,缺少有关资料,包括统计数字,说明在刑法和纪律层面上对酷刑和虐待的负责任者进行申诉、调查、起诉和制裁的数目(第2、12、13和16条)。

缔约国应采取紧急和有效措施,建立专门、独立和有效的申诉机制,听取对执法、安全、军事和狱政官员实施的酷刑和虐待的所有指控,确保进行及时和公正调查,并对负责任者提出起诉。尤其是,此类调查不应由警方或军方进行,或受其领导,而应由独立机构进行。缔约国应确保在实际上申诉人不应因其申诉或所提供证据受到任何虐待或恐吓。委员会请缔约国澄清酷刑和虐待行为是否必然受到调查和起诉,并提供资料,包括统计数字,说明就政府官员的虐待和酷刑行为提出的申诉,并提供资料,说明在刑法和纪律层面上的诉讼结果。此类资料应按申诉人的性别、年龄和种族分类,并指出由哪个机构开展调查。

难民和寻求庇护者

(19)委员会承认缔约国奉行了大度的政策,接纳和允许来自厄立特里亚、索马里和苏丹的大量国民住留,但感到关切的是,国家情报和安全局作出的否认难民地位或命令递解出境的决定只能分别向冤情听询委员会或上诉审理委员会申诉,二者均由政府各部门代表组成。委员会还感到关切的是,缔约国尚未加入《关于无国籍人地位的公约》和《减少无国籍状态公约》(第2、3、11和16条)。

缔约国应确保其难民或庇护申请遭国家情报和安全局拒绝的外国国民可就针对他们的此类决定和递解出境命令向法庭提出上诉。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考虑成为《关于无国籍人地位的公约》和《减少无国籍状态公约》的缔约国。

绑架

(20)委员会关注的是,有报告称,缔约国以打击恐怖主义为口实,违反《公约》,从其他国家,包括索马里绑架恐怖主义嫌疑人(第3条)。

缔约国应避免从其他国家绑架享有《公约》第3条保护的恐怖主义嫌疑人。缔约国应允许就此类绑架,尤其是随后在缔约国进行秘密拘留和实施酷刑的指控进行独立调查,并在其下一次定期报告中通报此类调查结果。

培训

(21)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报告和在口头陈述期间提供的对法官、检察官、警官和典狱官和士兵进行人权培训,以及举办研讨会和课程的信息。与此同时,它关切地注意到报告中的有关信息(第14段)显示,执法官员对《公约》缺乏认识,普遍认为某种程度的强制是审讯的必要手段,以及缺乏法医学专门知识和技能,并缺乏关于适当调查技术的知识(第10条)。

缔约国应进一步制定和加强教育方案,确保所有官员,包括法官、执法官员、安全官员、军官、情报官员和典狱官完全了解《公约》的规定,尤其是绝对禁止酷刑的规定,同时,违反《公约》情事不会被容忍,将受到及时和公正调查,并将起诉违规者。此外,所有相关人员,包括医务人员应接受关于如何确定酷刑和虐待迹象的培训,包括使用联合国2004年发表的《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有效调查和文件记录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此外,缔约国应评估这种培训/教育方案的有效性和影响。

司法程序和司法机构独立性

(22)委员会注意到《宪法》规定了独立的司法机构,但表示关切有报告称,行政部门频频干预司法进程,尤其是在刑事诉讼中,同时报告了骚扰、威胁、恐吓法官和解除其职务的案例,只因这些法官抗拒政治压力,在法庭诉讼中拒绝接受酷刑或虐待得出的口供以及判决,或命令释放被控恐怖主义或国家罪行的被告。委员会还关切的是,有报告称,在政治敏感案件中,法院程序不公,包括侵犯被告的权利,他们应有充分时间准备其辩护,获得律师,被告证人应在与起诉证人同等的条件下接受盘问,并可就其判决上诉(第2、12和13条)。

缔约国应采取必要措施,按照国际标准,特别是《关于司法机关独立的基本原则》,确保司法机关在履行职责时的完全独立与公正。在这一方面,缔约国应确保司法机关在法律和实践中都不受干涉,尤其是来自行政部门的干涉。缔约国应及时和公正调查和起诉法官遭受骚扰、恐吓和不公正解职的案件,采取有效措施,就缔约国的《公约》义务进行培训,以加强法官和检察官在对待酷刑和虐待案件及拘留的合法性开展调查和起诉方面的作用,鼓励法官和检察官按照有关国际标准,包括在政治案件中,遵守公正审理保障规定。

(23)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虽然需经两造同意,但伊斯兰教法和习惯法法院在家庭法事务上的管辖范围可能使家庭暴力或性暴力的女性受害者受到其丈夫、家人的不适当压力,而其案件则由习惯法庭或宗教法庭,而不是普通法庭来判决(第2和13条)。

缔约国应规定有效的程序保障,确保当事各方,尤其是妇女可自由同意其案件由伊斯兰教法法院或习惯法院判决,确保这些法院作出的决定可向更高一级法院上诉(上诉法院和最高法院)。

判处死刑

(24)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提供的资料表明事实上不适用死刑,以及法院“极其不愿意”作出此类处罚,“仅在发生重大罪行的情况下,专门针对异常危险的罪犯……对已完成犯罪并在没有减轻处罚情节的情况下”判处死刑(HRI/CORE/ ETH/2008,第86和87段)。但关切地注意到,有报告称近来的死刑判决有所增加。在这一方面,它提及所谓的“Ginbot 7”案件,在此案件中,联邦高等法院判处前反对党――团结与民主联盟的5名官员死刑,其中4人(Andargachew Tsigie、Berhanu Neag、Mesfin Aman和Muluneh Iyoel Fage)缺席,另一人(Melaku Teffera Tilahun)出庭,但他此前曾遭受酷刑,因为他“图谋破坏宪法,暴力推翻政府”。委员会强调,死囚牢中被定罪囚犯的拘留条件相当于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尤其是由于在死囚牢中关押的时间过长(第2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考虑批准《旨在废除死刑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项任择议定书》。委员会还建议,缔约国应考虑延长其事实上暂停实施死刑的期限,减轻死囚犯的死刑。缔约国应确保全部死刑犯享有《公约》保护,受到人道待遇。缔约国还应按照性别、年龄、种族和罪行分类说明死囚牢中死刑犯的人数。

国家人权机构

(25)委员会感兴趣地注意到缔约国提供的资料表明,埃塞俄比亚人权委员会的职能是访问剥夺自由场所,审查对侵犯人权,包括《公约》所保护人权的指控。委员会注意到缺乏对埃塞俄比亚人权委员会在《感化机构监测访问报告》中所提意见和建议的后续行动,而埃塞俄比亚人权委员会起诉发现有酷刑和虐待情况的案件的能力有限(第2、12、13和16条)。

缔约国应加强埃塞俄比亚人权委员会的作用和任务,以立即定期和突击访问剥夺自由场所,发表独立的访问结果和建议。它应对埃塞俄比亚人权委员会关于具体申诉的结论给予适当重视,包括向检察官办公室通报发现有酷刑或虐待案件的情况。请缔约国提交关于埃塞俄比亚人权委员会关于指控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申诉的信息,包括统计数字,并表明此类案件是否已提交主管当局起诉。此外,缔约国应加强努力,确保埃塞俄比亚人权委员会充分遵守有关促进和保护人权的国家机构的地位的原则(巴黎原则)。

拘留条件

(26)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努力在其关于囚犯和被拘留者待遇的立法和行政条例中,落实《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囚犯待遇基本原则》、《保护所有遭受任何形式拘留或监禁的人的原则》和《执法人员行为守则》(见缔约国报告第54-55段)。然而,委员会仍感严重关注的是,不断有报告称,在缔约国的监狱和拘留场所中,人员过度拥挤,卫生条件恶劣,缺乏睡眠空间、食品和水,缺乏适当的卫生保健,包括对孕妇和艾滋病毒/艾滋病和肺结核患者的卫生保健,缺乏关押残疾囚犯和被拘留者的专门设施,未成年人与成年人关押在一处,对少年犯和与其母亲共同关押的儿童缺乏免于暴力的保护(第11和16条)。

缔约国应采取紧急措施,使警察局、监狱和其他拘留设施符合《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以及其他有关标准,尤其是应:

考虑以非监禁的处罚形式减少监狱人满为患的情况,对于少年犯案件,确保拘留仅作为最后诉诸的手段使用;

提高向被拘留者和囚犯,包括儿童、孕妇和艾滋病毒/艾滋病和肺结核患者提供的食品和水以及卫生保健的质量和数量;

改善未成年人的拘留条件,确保按照国际青少年司法标准,将他们与成年人分开关押,保证孕妇和被关押母亲可与其抚育的婴儿在一起,在适当时,婴儿可超过18个月;

确保残疾囚犯和被拘留者有足够的适当设施;

加强对拘留条件的司法监督。

被拘留的儿童

(27)委员会关切的是,根据经修订的《刑法》第52、53和56条,刑事责任始于9岁,15岁以上的犯罪者受制于对成年人适用的普通刑法,可与成年罪犯关押在一起(第2、11和16条)。

缔约国应按照国际标准提高刑事责任最低年龄,并将15岁以上和18岁以下者划分为“少年”,适用《刑法》第157-168条中的较轻处罚。不得与成年罪犯关押在一起。它应确保其青少年司法制度符合国际标准,例如《联合国少年司法最低限度标准规则(北京规则)》。

体罚儿童

(28)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体罚在学校和儿童保育机构中受到禁止,并作为刑罚制度中的一项刑事或纪律制裁,但根据经修订的《刑法》(2005年)第576条和修订的《家庭法》(2000年)第258条,在家庭或其他保育场所,为“适当养育”目的,不禁止作为纪律措施的体罚(第2、10和16条)。

缔约国应考虑修正其经修订的《刑法》和《家庭法》,以禁止在家庭和其他保育场所对儿童的体罚,并提高公众对积极、参与性和非暴力纪律形式的意识。

羁押中的死亡

(29)委员会对大量发生在羁押中的死亡表示关注,同时注意到缔约国解释说,此类死亡是由于被拘留者的身体状况而非拘留条件所致(第12和16条)。

缔约国应及时、彻底和公正调查所有羁押中死亡事件,在死亡是由于酷刑、虐待或有意疏忽时,起诉负有责任者。它还应向所有被剥夺自由者提供适当的卫生保健。缔约国应向委员会提供关于此类案件的资料,确保独立的法医调查,接受调查结果作为刑事和民事诉讼的证据。

补救,包括赔偿和康复

(30)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在其报告(第60段)和其共同核心文件(第184-186段)中提供了资料,说明对酷刑和虐待受害者的赔偿形式。但它感到遗憾的是,缺乏有关资料,显示判决向酷刑和虐待受害者,或其家人作出补偿的民事法院决定,或在此类案件中的赔偿数额。委员会还感到遗憾的是,缺乏有关资料,说明向受害者提供的治疗和社会康复服务和其他形式的援助,包括医疗和社会心理康复情况(第14条)。

缔约国应加强努力,向酷刑和虐待的受害者提供补救,包括公正及适当的赔偿和尽可能完全康复的服务。此外,缔约国应提供资料,说明经法院判决向酷刑受害者及其家人提供的补救和赔偿措施。此类资料应包括,要求赔偿和给予赔偿的案例数目,每个案例中判决赔偿和实际赔偿的数额。此外,缔约国应提供有关信息,说明正在实施的酷刑和虐待受害者的康复方案,并划拨足够资源,确保此类方案的有效运作。

逼供

(31)委员会注意到《宪法》和《刑法诉讼法》规定禁止采用通过酷刑取得的证据,但感到关切的是,有报告表明刑讯逼供的案例,同时缺少因关于逼供而受起诉和惩治的官员的资料(第2和15条)。

缔约国应采取必要步骤,按照国内法律和《公约》第15条的规定,确保在法庭诉讼中,包括在《反恐公告》所涉案件中,不采纳利用酷刑获取的证据。委员会请缔约国提交资料,说明禁止采用通过酷刑获取证据的规定的执行情况,以及是否有官员因逼供而被起诉或惩治。

对妇女的暴力和有害的传统习俗

(32)委员会注意到在经修订的《刑法》中将有害的传统习俗,例如女性生殖器切割、早婚和女童抢婚定为刑事犯罪,以及缔约国在对话期间提供资料,说明在司法部和地区司法部门中设立了专门的起诉小组,调查强奸和其他形式的危害妇女和儿童的暴力案件。然而,委员会关切的是,将对妇女的暴力和有害的传统习俗定为刑事犯罪的刑法规定执行不力。它尤其关切的是,经修订的《刑法》未能将配偶强奸定为刑事犯罪。它还感到遗憾的是,缺乏有关资料,说明对犯罪者的指控、起诉和判决,以及对受害者的援助和赔偿(第1、2、12、13和16条)。

缔约国应加强努力,预防、打击和惩治危害妇女和儿童的暴力和有害的传统习俗,尤其是在农村地区。缔约国应考虑修正其经修订的《刑法》,以将配偶强奸定为刑事犯罪。它还应向受害者提供法律、医疗、心理和康复服务,以及赔偿,并创造适当条件,帮助她们举报有害的传统习俗和家庭和性暴力事件,不担心受到报复和诬蔑。缔约国应就严格适用经修定的《刑法》以及有害的传统习俗和其他形式的危害妇女的暴力的犯罪性质对法官、检察官、警察和社区领导人进行培训。委员会还请缔约国在其下一次定期报告中提供最新统计数据。说明对犯罪者的举报、调查、起诉和判决情况,以及对受害者的援助和赔偿。

人口贩运

(33)委员会表示关注的是,对拐卖儿童和贩运人口,尤其是国内贩运妇女和儿童,进行强迫劳动以及性和其他形式的剥削的起诉和定罪率很低。它还关注的是,普遍缺少关于缔约国内贩运人口严重程度的资料,显示对人贩子进行举报、调查、起诉与定罪的数目,以及预防和打击此类现象的具体措施(第1、2、12和16条)。

缔约国应加强努力,预防和打击尤其是拐卖儿童和国内贩运妇女和儿童活动,为受害者提供保护,确保其获得法律、医疗、心理和康复服务。在这一方面,委员会建议缔约国采取全面战略,打击人口贩运,消除其根源。缔约国还应调查对贩运活动的所有指控,确保犯罪者受到起诉以及与其犯罪性质相当的惩治。请缔约国提供关于如何采取措施向贩运活动受害者提供援助的资料,以及关于对贩运活动的举报、调查、起诉和判刑数目的统计数据。

限制非政府组织在人权和司法领域的活动

(34)委员会严重关注的是,《关于慈善机构和社团登记的第621/2009号公告》禁止外国非政府组织和资金的10%来自国外的国内非政府组织在人权和司法领域活动(公告,第14条),这对当地人权非政府组织促进访问监狱,为酷刑和虐待的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和其他援助以及康复服务造成了负面影响。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当地人权非政府组织,包括埃塞俄比亚人权理事会、埃塞俄比亚女律师协会、埃塞俄比亚律师联合会和埃塞俄比亚酷刑受害者康复中心,以往在这些领域很活跃,但现在已经不能充分运作(第2、11、13和16条)。

委员会呼吁缔约国承认非政府组织在酷刑和虐待的受害者的预防、记录和援助方面的关键作用,考虑撤销对当地人权非政府组织的筹资限制,解除对这些非政府组织的资产的冻结,确保其免遭骚扰和恐吓,以使它们能在缔约国内《公约》的执行中发挥重大作用,协助缔约国履行其《公约》义务。

数据收集

(35)委员会遗憾的是,缺乏全面和分类数据,表明在执法人员、安全人员、军方和监狱人员的酷刑和虐待案件中,以及在法外处决、强迫失踪、贩运人口和家庭和性暴力案件中的举报、调查、起诉和定罪情况(第12和13条)。

缔约国应汇编在国家层面监测《公约》执行情况的统计数据,包括关于酷刑和虐待、法外处决、强迫失踪、贩运人口和家庭和性暴力案件的举报、调查、起诉和定罪数据,以及关于对受害给予补救,包括赔偿和康复方式的数据。缔约国应将此类数据纳入其下一次定期报告。

与联合国人权机制的合作

(36)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加强与联合国人权机制的合作,包括除其他外,允许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问题特别报告员,反恐中注意增进和保护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法外处罚、即审即决或任意处决问题特别报告员和人权维护者处境问题特别报告员进行访问。

(37)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就普遍定期审议作出的承诺(A/HRC/13/17/Add.1,第3段),建议缔约国考虑尽快批准《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任择议定书》。

(38)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考虑根据《公约》第21条和第22条的规定发表声明。

(39)委员会请缔约国批准其尚未成为缔约国的联合国核心人权条约,即《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儿童权利公约》和《残疾人权利公约》。

(40)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考虑批准《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

(41)鼓励缔约国以适当的语文,通过官方网站、媒体和非政府组织广泛传播提交委员会的报告和委员会的结论性意见。

(42)委员会请缔约国在一年之内,就本文件第12、16和31段中所载委员会的建议,提交后续资料。

(43)委员会请缔约国根据其报告准则并遵守专要文件40页的篇幅限制,提交其下一次定期报告。委员会还请缔约国根据人权条约机构委员会间会议核准的国际人权条约报告协调准则的要求(HRI/GEN.2/Rev.6),并遵守关于修订的共同核心文件的80页篇幅限制,定期修订其共同核心文件。条约专要文件和共同核心文件一道构成了缔约国根据《公约》承担的报告义务。

(44)请缔约国在2014年11月19日之前提交其下一次定期报告,即第二次定期报告。

52.蒙古

(1) 委员会在2010年11月5日和8日举行的第963和第964次会议(CAT/C/ SR.963和964)上审议了蒙古的初次报告(CAT/C/MNG/1),并在其第976次会议(CAT/C/SR.976)上通过了以下结论性意见。

A.导言

(2) 委员会欢迎蒙古提交初次报告,该报告虽然基本遵循了委员会的报告准则,却缺乏有关《公约》条款执行情况的统计和实际资料。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报告提交拖延了六年,使其无法监测缔约国自批准《公约》以来执行《公约》的情况。委员会还感到遗憾的是,没有民间社会组织参加编写报告。

(3) 委员会欢迎与缔约国代表团进行的坦率和建设性对话以及对委员会成员所提问题的详细口头答复,这为委员会提供了重要的补充资料。

B.积极方面

(4)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自2002年1月24日加入《公约》以来已批准或加入了下列国际文书:

2002年3月,《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任择议定书》;

2002年4月,《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

2003年6月,《儿童权利公约关于买卖儿童,儿童卖淫和儿童色情制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

2004年10月,《儿童权利公约关于儿童卷入武装冲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

2008年5月,《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及其议定书;

2009年5月,《残疾人权利公约》;

2009年5月,《残疾人权利公约任择议定书》;

2010年7月,《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

(5)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正在努力改革立法,以确保更好地保护人权,特别是:

2002年通过了《刑法典》;

2005年通过了《反家庭暴力法》;

2007年8月3日修订了《法院决定执行法》;

2008年2月1日颁布了对《刑法典》的修正。

(6) 委员会赞赏地注意到缔约国采取了新的措施和政策,以确保更好地保护人权,特别是:

2003年制定了《蒙古国家人权行动方案》,并在2005年成立了国家方案执行委员会;

自2004年以来向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发出长期邀请;

2007年制定了《反家庭暴力国家方案》;

制定了《2005-2015年保护儿童和妇女免受以性剥削为目的的贩运国家方案》;

在首都所有地区及所有21个省开设了法律援助中心,为涉及刑事、民事和行政案件的弱势者提供法律咨询意见;

蒙古总统于2010年1月14日宣布暂停死刑,并表示这一禁令应构成废除死刑的第一步。

C.主要关注问题和建议

酷刑定义和将酷刑定罪

(7) 虽然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已在2008年推出对《刑法典》和《刑事诉讼法》的若干修正,以协调国内立法,与《公约》保持一致,但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正如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问题特别报告员在2005年访问蒙古的报告(E/CN.4/2006/6/Add.4, 第39段)中指出的,缔约国没有根据《公约》第1条的定义在立法中为酷刑下定义(第1和第4条)。

缔约国应在国家刑事立法中采用一个具有《公约》第1条全部要素的酷刑定义。缔约国应根据《公约》第4条,在立法中将酷刑作为一个单独罪行,并应确保对酷刑的惩罚与这一罪行的严重性相称。

基本法律保障

(8) 委员会关切的是,有资料说,任意逮捕和拘留经常发生,无法院命令的审前羁押约占三分之二。该委员会还表示关注被捕的嫌犯往往不能够依法迅速接触法官、律师、医生和其家人,而审前拘留并不是作为最后手段使用(第2、第11和第12条)。

缔约国应采取迅速和有效的措施,以确保所有被拘留者从拘留一开始就获得全部基本法律保障。这包括被拘留者有权被告知逮捕原因、迅速接触律师并在必要时获得法律援助。他们也应该能够接受最好由自己选择的医生进行的独立医疗检查、通知亲属和被迅速带上法庭,并由法院按照国际标准审查其拘留是否合法。

酷刑行为的有罪不罚

(9) 委员会关切的是,有报告说,执法人员和审讯人员并不一定会因酷刑和虐待行为而受到起诉和适当惩罚。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也提到这一问题,指出“有罪不罚是酷刑和虐待行为的主要原因”。特别报告员认为,尤其是在警察局和审前拘留设施,长期存在酷刑现象,而且“《刑法典》中没有符合《公约》的酷刑定义,而又缺乏有效机制受理和调查投诉,这为犯罪者提供了庇护“(同上)(第1、第2、第4、第12和第16条)。

敦促缔约国结束有罪不罚现象,确保不容忍公职人员的酷刑和虐待行为,对所有被控施行酷刑的人进行调查,并且酌情起诉、定罪并以与罪行严重性相称的刑罚进行处罚。缔约国应确保建立有效和独立的调查机制,制止关于酷刑和虐待行为的有罪不罚现象。应当立即废除《刑法典》第44.1条的规定,即“履行强制命令或法令过程中损害本法所保护的权利和利益,不构成犯罪”。缔约国的立法也应明确规定:不得援引上级命令作为施行酷刑的理由。

2008年7月1日事件中的虐待和过度使用武力

(10) 委员会关切的是,有报告说,在2008年7月1日苏赫巴托广场骚乱以及国家紧急状态期间,警察不必要和过度地使用武力。委员会关注有报告说,大多数情况下,警察的不必要和过度使用武力发生在宣布紧急状态之后。委员会也关注国家人权委员会的一项调查显示:在采访的100名被拘留者中,88人回答说受到虐待,曾在逮捕和审讯过程中被殴打或辱骂。委员会关切的是,有报告说,被捕者被关押在拥挤的设施中,48至72小时内得不到食物和水,不能上厕所,并且没有可能接触律师和家人(第2、第12和第16条)。

缔约国应确保执法人员收到关于使用武力的明确指示,并且使他们了解不必要或过度使用武力的责任。应适用现有的法律,包括通知公众关于实施紧急状态法律。缔约国应确保执法人员适用关于被剥夺自由者的法律,包括逮捕时的基本法律保障,严格遵守《保护所有遭受任何形式拘留或监禁的人的原则》(大会1988年12月9日第43/173号决议通过),并且被剥夺自由者应有可能接触律师、医生和家人。为了防止有罪不罚和滥用权力,对这些罪名成立的执法人员,应施以适当的法律和行政处罚。

申诉与及时、公正和有效的调查

(11) 委员会严重关切的是,2002年以来只有一人因施行不人道和残忍的待遇而被判刑,2007年以来的744起与酷刑有关案件中只有一人被定罪,因此创造了一种施行酷刑者逍遥法外的环境。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对此作出反应,指出,“尽管目前有被害人投诉和处理投诉的法律框架,但这一制度实际上不起作用”。(E/CN.4/2006/6/Add.4,第41段)并且“因此,受害人不能对酷刑和其他形式虐待有效地诉诸司法,寻求补偿和获得康复”(同上,第2页)。委员会还关切的是,2008年7月1日事件发生后,向国家人权委员会提交的全部10项投诉(其中4项涉及酷刑)和向检察院提交的11项投诉都以证据不足而被驳回(第2、第12和第13条)。

缔约国应确保建立独立和有效的机制,受理投诉并且对关于酷刑和虐待的指控进行及时、公正和有效的调查。缔约国应解决有罪不罚问题,确保那些被发现犯有酷刑和虐待行为者被及时定罪。缔约国应采取措施,按照《公约》第13条的规定保护投诉人、律师和证人不受恐吓和报复。缔约国应提供资料,说明对2008年7月2日被逮捕并押入Denjiin Myanga拘留中心的Ts. Zandankhuu先生提出的酷刑指控所进行的任何调查。

国家人权委员会

(12)委员会注意到,国家人权委员会享有根据有关增进和保护人权的国家机构资格的原则(巴黎原则)所设国家人权机构的“A”级资格,并且可以就人权问题向其他实体提出建议和发送命令。然而委员会关注的是,就2008年7月1日苏赫巴托广场事件,该委员会发表声明称紧急状态期间“人权未受侵犯”。委员会关注司法机关随后利用这一声明驳回关于酷刑和虐待的投诉,迫使人们签署认罪供词,然后据以将他们判刑(第1、第2、第4、第13、第15和第16条)。

缔约国应确保国家人权委员会理事机构的任命过程透明,并且协商应是全面、开放的,包括民间社会的强化参与。缔约国应加强委员会的独立性和能力,并确保其活动不受限制。应当向该委员会提供人力、财力和物力,使其能够充分履行职责。该委员会应有能力和权力一般地不经宣布而访问一切拘留地点,应能处理关于酷刑的指控,并应该确保在适当情况下采取补救和康复措施。对执法人员和刑事司法系统工作人员进行关于绝对禁止酷刑的培训,应让该委员会参与。该委员会也应参与开展提高一般公众对人权问题认识的活动。

不驱回义务

(13) 委员会关切的是,从2000年到2008年,蒙古当局对11个国家的3,713名公民执行了驱逐出境的决定。委员会还表示关注:没有驱逐令因为被驱逐者在目的地国家面临酷刑威胁而暂停或不执行。它还关注的是,2009年10月,在对庇护申请作出最后决定之前,不顾一名寻求庇护者及其家人的意愿而将其驱逐到中国(第3条)。

缔约国应采取一切立法、司法和行政措施,履行《公约》第3条的义务。当确定不驱回义务时,缔约国应逐案评估案情。缔约国应对其关于强迫驱逐外国公民出境的立法提出修正。缔约国应考虑加入1951年《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大会于1951年7月28日通过)及其1967年议定书。缔约国应为所有执法和移民官员提供国际难民和人权法方面的培训,强调不驱回原则,并确保向法院上诉驱逐令具有中止执行的效力。

司法培训

(14)尽管注意到一旦批准或加入的法律生效,国际文书即成为有效的国内法,但委员会关注代表团称法官对国际文书包括本《公约》的认识有限。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也提到这一关注,指出“检察官、律师和司法机构首先基本不了解有关禁止酷刑的国际标准”(E/CN.4/2006/6/Add.4,第40段)。委员会特别关注的是,根据所收到的资料,律师如果在辩护中援引国际条约和公约,他的当事人就会被判处更长的徒刑(第10条)。

缔约国应确保对法官、检察官、法院职员、律师以及其他相关行业进行强制培训,包括关于《公约》的各项规定,特别是绝对禁止酷刑问题。缔约国不妨考虑为培训提供国际援助。处理被拘留者的公职人员和医务人员以及所有参与记录和调查酷刑行为的专业人员应接受《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有效调查和文件记录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的培训。

执法人员的培训

(15) 委员会关切的是,有报告说,警方没有在人群控制和设备使用方面受到充分培训,他们往往没有得到关于枪支适当使用和禁止过度使用武力的指示(第10条)。

缔约国应确保执法人员得到适当培训,了解如何行使职责,包括如何使用设备、如何在适当情况下并只作为例外手段和不过分地使用武力。警应接受以下文件的培训并予以遵守:《执法人员行为守则》(大会1979年12月17日第34/169号决议通过)和《执法人员使用武力和火器的基本原则》(1990年8月27日至9月7日举行的第八届联合国预防犯罪和罪犯待遇大会通过)。

拘留条件

(16) 委员会关注一些设施中的拘留条件,如过度拥挤、通风不良和暖气不足、厕所设施和供水不足以及传染病流行。此外,委员会关注虐待情况,如混合关押被定罪犯人和被拘留候审者、任意改变房间以及狱警鼓励被定罪犯人虐待某些被拘留者。委员会还关切特别隔离制度,包括对判处30年徒刑者的禁闭――其中有些人对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说他们宁愿接受死刑,也不愿意被隔离。委员会特别关切有报告说,死囚被隔离关押,在押期间始终戴手铐脚镣,并且得不到适当食物。特别报告员将这些拘留条件称为额外处罚,只能定性为《公约》第1条界定的酷刑(第11和第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废除特别隔离制度,确保所有囚犯受到人道待遇,遵守《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经济和社会理事会1957年7月31日第663C(XXIV)号决议和1977年5月13日第2076(LXII)号决议批准)与《保护所有遭受任何形式拘留或监禁的人的原则》。缔约国应继续改善所有拘留设施的拘留条件,使其达到国际标准。缔约国应确保狱警和其他官员遵守法律,恪守规则和条例。应允许国家总检察院、国家人权委员会和其他经授权的独立机构定期和突击查访拘留地点。

补救和赔偿

(17) 委员会关注酷刑和虐待受害者没有有效和适当的手段争取公正、补偿和康复。该委员会还关注蒙古法律的赔偿规定不将酷刑作为赔偿的依据。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访问蒙古后也注意到这一点(第14条)。

缔约国应确保酷刑受害者得到补救,拥有获得公平和充分赔偿的可强制执行的权利,并应制定全面的法律,包括以酷刑和虐待作为赔偿和补偿的依据。

酷刑逼供

(18) 委员会严重关切蒙古法庭继续采纳酷刑和虐待下获得的陈述和口供;这也是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提到的。他说,刑事司法系统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取供来起诉,而这“使得酷刑和虐待的危险非常现实”(E/CN.4/2006/6/Add.4,第36段)。在这方面,委员会还关注有报告说,因2008年7月1日事件被捕的人在审讯时遭受酷刑,并在这种情况下签署供词,然后在法庭上作为证据使用(第15条)。

缔约国应确保不得在任何程序中援用任何经证明以酷刑取得的陈述作为证据。缔约国应在有可能发生酷刑和虐待的一切地方对所有的审讯进行系统的音像监控和录制,并为此提供必要的财政、物质和人力资源。缔约国应确保不应接受在押人员任何已确定在酷刑或虐待下所做的陈述和供词作为不利于招供者的证据。只有在对被控实施酷刑或虐待的人的诉讼中,才应援用这样的陈述和供词作为证据。

死囚和死刑

(19) 委员会关切有关死刑的信息被列为国家机密,甚至都不向被处决者的家属通报执行日期或交付遗体。委员会还关注44名死囚的命运和条件(第2、第11和第16条)。

缔约国应提供有关死刑的公开统计数据,向委员会提供有关44名死囚的资料;应考虑对所有死刑减刑,并应向被处决者的家人提供有关信息。缔约国应解密死刑信息;委员会鼓励缔约国继续努力,最终废除死刑,包括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项任择议定书》。缔约国应确保按照国际标准对待死囚。

对妇女的暴力

(20)尽管欢迎缔约国努力打击暴力侵害妇女的行为,但委员会关注有报告说,暴力事件,特别是侵害妇女的家庭暴力行为、强奸和性骚扰仍然普遍。委员会还关注的是,包括执法人员在内,仍然将家庭暴力视为私事,起诉率非常低。此外,委员会关切有报告说,只有少数强奸案报案,并且通常没有偏远地区的强奸后体检以及称职人员提供的庇护所和康复服务。委员会遗憾的是,缔约国迄今尚未对婚内强奸和性骚扰定罪(第1、第2、第4、第12和第16条)。

缔约国应充分打击暴力侵害妇女的行为,特别是强奸、家庭暴力和性骚扰。它还应对婚内强奸和性骚扰定罪。此外,它应确保公职人员充分熟悉适用的相关法律规定,并对一切形式的暴力侵害妇女行为保持警觉和做出充分的回应。缔约国还应确保所有成为暴力受害者的妇女可在全国各地立即获得补救和保护,包括获得保护令、进入安全庇护所、获得体检和康复协助。对妇女施暴者应进行应有的起诉,并且如果罪名成立,则予定罪和判处适当的刑罚。

人口贩运

(21) 尽管欢迎缔约国2010年10月18日与中国澳门特别行政区签署了打击人口贩运合作协议以及缔约国打击人口贩运的其它努力,但委员会关注有报告说人口贩运正在上升。委员会还关注有报告说,受害者大多是年轻女孩和妇女,特别是穷人和街头儿童,以及家庭暴力受害者;她们遭受贩运,以供性剥削和劳动剥削以及假结婚。此外,委员会关注缔约国仍然没有适当法律框架保护人口贩运受害者和证人。委员会还关注缔约国很少根据刑法典关于买卖人口的第113条起诉人口贩运行为,而该条的刑罚重于关于诱导他人从事卖淫和组织卖淫的第124条。委员会还关注有报告说,85%至90%经调查的案件据称以证据不足或无理由认为受害人被骗而驳回;还有报告说,执法人员直接参与或协助贩运犯罪,但一直没有对这些报告进行调查(第2、第12、第13和第16条)。

缔约国应颁布全面的打击贩运法,解决关于预防人口贩运和保护受害者及证人的问题,并确保所有贩运受害者获得赔偿和尽可能全面的康复。缔约国应对执法人员、调查人员和检察官开展关于贩卖人口的法律和实践的适当培训。应当根据刑法典第113条起诉人口贩运行为。缔约国应建立独立机制,并给予足够和适当的人力和财政资源,以监督打击人口贩运活动的措施的实施情况。缔约国也应该对所有关于人口贩运活动的指控,包括对执法人员的指控,进行独立、彻底和有效的调查。缔约国还应继续并加强这一领域的国际、区域和双边合作。

劳动剥削和童工

(22) 委员会关切的是,有报告说,非正规开采社区的一些手工(非正式)矿工,包括未成年人(也称为“忍者”矿工),是在非常不稳定的、有违国际劳工标准的条件下工作。委员会还关注有关儿童受剥削包括劳动条件危险的报告。此外,委员会关注有关街头儿童处境和缔约国缺乏有效措施改善其处境的报告(第16条)。

缔约国应打击一切形式的强迫劳动,并应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确保儿童不从事工作条件危险的劳动,包括手工(非正式)矿业,并也确保按照国际标准,特别是根据缔约国批准的国际劳工组织公约,改善在这些设施工作的成年人的条件。缔约国应采取措施监测、处理和制止童工现象,包括对剥削童工的雇主定罪,将他们绳之以法。缔约国应开展宣传,提高人们对童工现象负面影响的认识。缔约国也应加强有关街头儿童处境的措施。

体罚儿童

(23) 委员会关切的是,有资料说,特别是在农村地区,学校、儿童机构和家庭体罚儿童的现象很普遍(第16条)。

缔约国应采取紧急措施,明令禁止在所有环境中体罚儿童。缔约国还应确保通过适当的公共教育和专业培训,推广积极、参与性和非暴力的管束形式。

少年司法

(24) 委员会关切的是,儿童权利委员会提供的资料表明,少年司法制度不符合《儿童权利公约》的原则和规定,而且也没有全面的少年司法政策框架。委员会还关切地注意到缔约国不适用《联合国少年司法最低限度标准规则》(《北京规则》,大会于1985年11月29日通过),并且在审前和定期拘留中都没有将儿童与成年人分开(第2和第16条)。

缔约国应继续推进并完成使国家立法与适用的国际标准保持一致的进程,并应完善少年司法方面的法律框架;除非法律另有规定,不应诉诸审前拘留;应确保儿童在任何情况下与成年人分开关押,并且适用《联合国少年司法最低限度标准规则》(《北京规则》)。缔约国应建立专门的少年法院,配备经过培训的少年案法官和其他司法工作人员。如有需要,缔约国应在这方面寻求国际援助。

对弱势群体的歧视和暴力

(25) 委员会关注:

有报告说,缔约国没有全面禁止歧视的国内法,并且仇恨犯罪和言论不违法。委员会还关注有报告说,由于普遍的负面社会态度,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LGBT)等弱势群体在公共和家庭环境中都遭受暴力和性虐待。委员会欢迎LGBT中心正式登记,并赞赏地注意到缔约国表示需要开展运动提高公众对这类人的认识;

有报告说,艾滋病毒/艾滋病患者遭受歧视,特别是在住房和就业前预检方面;

虽然注意到缔约国2002年颁布了新的《民法典》,规定非公民在民事和法律事项上享有与公民相同的权利,但一些外国人可能遭受基于族裔的有组织的暴力侵犯(第2和第16条)。

缔约国应制定全面的法律框架,以打击歧视,包括仇恨犯罪和言论。缔约国应采取措施,将这类犯罪者绳之以法。缔约国应切实保护弱势群体,如性少数群体、艾滋病毒/艾滋病患者和一些外国人。缔约国应建立有效的警务、执法及投诉机制,根据《关于将国际人权法应用于性倾向和性别认同相关事务的日惹原则》,确保及时、彻底和公正的调查对基于性取向和性认同的人身攻击的指控。缔约国应通过立法,打击那些宣扬和煽动种族、族裔和其他形式歧视的组织造成的暴力行为。

智障和有心理问题的人

(26) 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缔约国代表团没有提供资料说明对住院精神疾病和智力残疾者的法律保障,包括监测和监督。委员会还关切有报告说,住院是经常采取的方式,很少有替代治疗方案落实到位,并且专门从事精神病患者和残疾人工作的专业人员为数很少。

缔约国应作为紧急事项,加强有关残疾人包括精神病患者和智力残疾人的权利的法律规定,并且应为住院场所建立监测和监督机制。缔约国应加强替代的治疗和护理方法,并应优先考虑增加熟练的心理/精神病专业人员数量。

数据收集

(27) 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没有全面和分类资料说明执法、安全、军事和监狱工作人员酷刑和虐待案件的投诉、调查、起诉和定罪情况以及关于死囚、虐待移民待遇工人、人口贩运和家庭及性暴力的情况。

缔约国应编制国家一级监督《公约》执行情况的统计数据,包括按年龄、性别、种族和犯罪类型分类的关于酷刑和虐待、虐待移民工人、死囚、人口贩运、家庭及性暴力方面有罪者的投诉、调查、起诉和定罪的数据,以及关于向受害者提供的补救,包括补偿和康复的手段。

(28)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考虑尽快批准《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任择议定书》。

(29)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考虑作出《公约》第21条和第22条所指的声明。

(30) 委员会请缔约国批准其尚未加入的联合国核心人权条约,即《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和《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

(31) 请缔约国以适当的语文并通过官方网站、媒体和非政府组织,广泛传播向委员会提交的报告和委员会的结论性意见。

(32) 委员会要求缔约国在一年内提供关于后续行动的资料,答复本文件第9、第11、第16和第19段所载的委员会建议。

(33) 委员会请缔约国根据其报告准则提交下一次定期报告,并遵守具体条约文件的40页页数限制。委员会还请缔约国按照人权条约机构委员会间会议批准的《国际人权条约统一报告准则》(HRI/GEN.2/Rev.6)关于共同核心文件的要求而提交共同核心文件,并遵守共同核心文件的80页页数限制。具体条约文件和共同核心文件一起构成了缔约国根据《公约》所负的提交报告义务。

(34) 请缔约国在2014年11月19日前提交下次定期报告,即第二次定期报告。

53.土耳其

(1)禁止酷刑委员会在2010年11月3日和4日举行的第959次和960次会议(CAT/C/SR.959和960)上审议了土耳其的第三次定期报告(CAT/C/TUR/3),并在第975次会议(CAT/C/SR.975)上通过了下述结论性意见和建议。

A.导言

(2)委员会欢迎土耳其提交第三次定期报告,但遗憾的是,该报告逾期四年才提交,影响了委员会对《公约》执行情况进行经常性分析。

(3)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依照委员会新的任择报告程序提交该报告,包含了缔约国对委员会编写并转交的问题清单的答复。委员会对缔约国同意根据这一新的程序提交报告表示赞赏,这促进了缔约国和委员会间的合作。委员会赞赏缔约国在最后期限内提交了对问题清单的答复。委员会欢迎缔约国与高级别代表团进行建设性对话,以及在讨论报告期间努力作出各项解释。

B.积极方面

(4) 委员会表示欢迎的是,自审议第二次定期报告后,缔约国已批准或加入了以下文书:

《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2003年;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2003年,及任择议定书,2006年;

《儿童权利公约关于买卖儿童、儿童卖淫和儿童色情制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和《儿童权利公约关于儿童卷入武装冲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2004年;

《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2004年;

《残疾人权利公约》,2009年。

(5) 委员会赞赏地注意到缔约国在人权领域的全面改革,以及不断努力修订立法,以更好地保护人权,包括不遭受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权利。委员会特别欢迎:

缔约国修订了《宪法》第90条,规定在发生冲突时,有关人权和基本自由的国际条约优先于国内法;

缔约国分别于2005年和2004年通过了新的《刑事诉讼法》(第5271号法)和新的《刑法》(第5237号法)。委员会特别欢迎以下规定:

加重对酷刑罪的处罚(3至12年监禁) (《刑法》第94条);

凡阻碍或限制他人聘用律师的,须承担刑事责任(《刑事诉讼法》第194条);

嫌疑人或被告人有权在案件调查的任何阶段委托一个或多个律师(《刑事诉讼法》第149条);

在判定实施审前拘留的情况下,有义务向被拘留者提供律师援助(《刑事诉讼法》第101(3)条);

2010年9月通过的宪法改革中关于全民公投的一系列内容规定:

请愿权是一项宪法权利,应为此成立一个监察机构(《宪法》第74条);

就基本权利和自由向宪法法庭提出上诉的权利(《宪法》第148条);

保证除战争时期以外,平民不受军事法庭的审判(《宪法》第145及156条)。

(6) 委员会还欢迎缔约国努力修订其政策,以确保更好地保护人权并落实《公约》,包括:

于2003年12月10日公布了“对酷刑的零容忍”;

制定了《第二个打击人口贩运国家行动计划》;

向联合国特别程序机制发出长期邀请,缔约国接受了反恐中注意增进与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2006年)、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2006年)及暴力侵害妇女、其原因及后果问题特别报告员(2008年)的访问;

缔约国承诺批准《公约任择议定书》,于2005年签署了该任择议定书,并与公民社会代表协商设立了国家防范机制,作为依照有关保护和促进人权的国家机构地位的原则(《巴黎原则》)而建立的全国人权机构的一部分。

C.主要关注问题和建议

酷刑与有罪不罚

(7) 缔约国提供资料说明了打击酷刑和虐待一直是其工作重点,委员会也注意到据报缔约国官方拘留场所内实施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投诉减少,但委员会仍严重关切关于使用酷刑的大量且持续的一系列指控,尤其是在非官方拘留场所内,包括在警车内、街头和警察局外。委员会还表示关切缔约国未按《公约》第十二条规定对安全和执法人员的酷刑指控进行及时、彻底、独立和有效的调查,以及调查失败的原因。委员会还表示关注许多被判犯有虐待罪的执法人员只获得缓刑,这助长了有罪不罚的风气。在这方面,委员会表示关切对酷刑指控的起诉往往是依照《刑法》第256条(“过度使用武力”)和第86条(“故意伤害”)――因此常量刑较轻且可能允许缓刑――而非依照该法第94条(“酷刑”)或第95条(“按照情况加重酷刑”)的规定进行的(第2条)。

缔约国应立即采取措施,结束实施酷刑而不受惩罚的现象。特别是缔约国应确保对所有酷刑指控进行及时、有效和公正的调查。对于表面证据成立的酷刑和虐待案件,缔约国应确保在调查期间,暂停或重新分配被控嫌疑人的工作,以避免他或她阻挠调查或继续进行任何违反《公约》的行为。缔约国还应确保制定指导方针,以确定在虐待案件诉讼时,何时应运用《刑法》第256条和第86条,而非第94条。此外,缔约国应立即建立有效而公正的机制,对所有酷刑和虐待指控进行有效、及时和独立的调查,确保依照第94条(“酷刑”)和第95条(“加重酷刑”)起诉实施酷刑者,从而确保按照《公约》第四条的规定,对实施酷刑者施以适当的惩罚。

未对投诉进行有效、及时和独立的调查

(8) 委员会表示关切当局仍未对酷刑和虐待指控进行有效、及时和独立的调查。委员会特别关切据报公诉方在试图有效地调查针对执法官员的投诉时遇到障碍,尽管相关的司法部第8号通知规定,对酷刑和虐待指控的调查应由公诉人而非执法官员进行,所有这类调查工作往往还是由执法官员自己来进行的,这样的程序缺乏独立性、公正性和有效性。在这方面,委员会还关切的是,对警察滥用权力的指控进行行政调查的现行体系不清晰,缺乏公正性和独立性,且是否允许预先授权对最高级执法官员进行调查仍是《刑事诉讼法》中的规定。委员会还关切的是,据报关于遭受酷刑的独立医疗证明不能作为法庭证据,法官和检察官只接受司法部下属法医研究所提交的报告。此外,尽管2006年启动了“针对土耳其警察和宪兵的独立警察投诉委员会和投诉体系”的项目,但委员会对独立警察投诉机制仍未投入使用感到关切。委员会还表示关切的是,缔约国当局在处理警察、执法官员和军人对公民实施暴力、进行虐待和酷刑的罪行的调查、起诉和定罪工作中一直存在拖延、无作为或令人难以满意的情况(第12和13条)。

委员会呼吁缔约国加强正在进行的努力,设立公正独立的机制,确保对所有酷刑和虐待指控进行有效、及时和独立的调查。缔约国应着重:

通过增加负责调查的检察官及司法警察的数量、权威和培训,加强公诉方的效率和独立性;

在检察官到来之前保全证据,指导法庭将考虑证据被破坏或丢失的可能性作为庭审程序的重点;

确保检察官和司法官员读取和评估所有记录遭受酷刑和虐待情况的医疗报告,只要这些报告来自于受过有关《关于有效调查和记录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专门训练的合格的医务人员或法医,而不论其所属机构;

按内政部计划,建立一个独立的警察投诉机制;

按照2005年5月25日第5353号法第24条的规定,修订《刑事诉讼法》第161条第5款,以确保无需特别许可即可对被控实施酷刑或虐待的最高级别官员提起公诉。同样,缔约国还应废除第5353号法第24条。

未对失踪案件进行调查

(9) 委员会表示关切缔约国没有说明调查失踪案件取得的进展。委员会尤其关切:(a) 强迫和非自愿失踪工作组确定的未决失踪案件的数量(2009年,63件);(b) 没有说明调查失踪案件的进展,因此缔约国违反了《欧洲人权公约》第二、三和五条的规定(《欧洲人权公约》下塞浦路斯诉土耳其及Timurtas诉土耳其)。委员会还对缔约国没有说明工作情况表示关切:(a) 对此类案件进行有效、独立和透明的调查以及对罪犯起诉和定罪;(b) 就此类调查和起诉的结果向失踪人士的家人发出适当通知。缔约国缺乏此类调查和后续工作,这说明缔约国可能未履行其《公约》义务,且如欧洲人权法院所认为的,构成了对受害者亲属的持续伤害(第12和13条)。

缔约国应迅速采取措施,确保对所有失踪悬案进行有效、透明和独立的调查,包括被欧洲人权法院援引的案件(塞浦路斯诉土耳其及Timurtas诉土耳其)和强迫和非自愿失踪工作组确定的案件。在适当情况下,缔约国应提起公诉。缔约国应通知受害人亲属此类调查和起诉的结果。委员会还呼吁缔约国考虑签署并批准《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

法外处决

(10) 委员会关切的是,缔约国没有详细说明执行反恐中注意增进与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提出的建议的情况,该建议要求缔约国对安全部队被控在2004年和2005年Kiziltepe和Semdinli杀人事件中扮演的角色进行公正、彻底、透明和及时的调查及公平审判(第12和13条)。

缔约国应对所有安全和执法官员被控实施法外处决的案件进行及时、彻底和独立的调查,确保将罪犯绳之以法,并按照其罪行的性质给予适当的惩罚。

对基本法律保障的限制

(11) 委员会表示关切的是,制定新的法律和修订2005年《刑事诉讼法》,将对人们享有免遭酷刑和虐待的基本法律保障施加限制。委员会特别关注的是:(a) 根据《打击恐怖主义法》(第3713号法),嫌疑人被捕后24小时内不得联系律师;(b)被控犯有量刑低于五年监禁的罪行的嫌疑人无权获得法律援助(第5560号法);(c) 缺乏获得独立医疗检查的法定权利;及(d) 仅有已定罪的犯人才享有由医生立即进行诊治的法定权利(第5275号法第94条)。委员会关切据报在对被拘留者进行医疗检查时总有一名公共官员在场,尽管这是违反法律规定的(除了在医务人员因自身安全考虑而有此要求的情况以外(第2条)。

缔约国应确保在法律上和实践中,保障所有被拘留者从被拘留时起,均享有及时委任律师代表、知会家庭成员和获得独立医疗检查的权利。缔约国应确保在此类医疗检查中坚持病人和医生间的保密协议。

执行方面的总体考虑

(12) 委员会表示遗憾的是,尽管它在报告前问题清单和与缔约国的口头对话中都提出了提交统计资料的请求,但缔约国未提供大部分其所要求的资料。特别是缺乏关于投诉、调查、对执法官员、安全人员和监狱工作人员实施酷刑和虐待案件的起诉及定罪、驱逐移民和寻求避难者、获得拘留记录、审判时限、康复和补偿以及贩运和性暴力等问题的全面或分类数据,严重阻碍其确定哪些违反《公约》情况需要加以注意。

缔约国应编制并向委员会提供国家一级监督《公约》情况的数据,并根据性别、年龄、民族和少数群体地位、地理位置和国籍分列;全面说明关于投诉,调查、起诉和判定酷刑和虐待案件,驱逐,对被控实施酷刑和虐待的罪犯的审判时间,康复和补偿(包括金钱补偿),贩运和性暴力,以及所有此类投诉和案件结果的情况。

执法官员过度使用武力及通过反诉恐吓酷刑和虐待行为举报人

(13) 尽管缔约国代表承认其执法当局过度使用武力,并说明了缔约国采取措施消除此类做法的情况,包括在示威游行期间,在警员头盔上标明其身份号码,但委员会仍表示关切有报告称警察在正式拘留场所以外的地方对示威游行者越来越多地过度使用武力并进行虐待。委员会特别关注据报警察和宪兵枪击致人死亡,以及武断适用2007年6月对《警察权力及责任法》(第2559号法)的修订案,该规定授权警察要求任何人停住并出示身份证件,据称这导致了暴力冲突事件的增加。此外,委员会还关切据报警察常通过《刑事诉讼法》下的反诉手段来对付投诉警察虐待的受害者个人及其家人,特别是依照第265条“对公共官员使用暴力或威胁以阻止其履行职责”、第125条“毁谤警察”、第301条“侮辱土耳其人”和第277条“试图影响司法程序”等规定。委员会关切的是,此类诉讼据称是为了遏制或甚至恐吓虐待受害者及其亲属,使其无法提出投诉(第11和16条)。

缔约国应立即采取有效措施,结束执法当局过度使用武力和实施虐待的行为。缔约国应特别:

确保关于维持公共秩序和人群控制的国内法、行为守则和标准作业程序充分符合《执法人员使用武力和火器的基本原则》,特别是只有在为了保护生命而确实不可避免的情况下才可使用致命火器的规定(《基本原则》第9条);

为《警察权力及责任法》(第2559号法)的执行工作引入监督体系,防止警察的任意利用;

确保国家官员不通过反诉――如根据《刑法》第265、125、301和277条提出的反诉――进行威胁,作为恐吓手段阻止被拘留者或其亲属,在这些法令的报告期间举报酷刑案件或审查定罪决定,从而确定为此目的而进行的不当反诉,确保对所有有根据的酷刑报告进行独立调查和起诉。

赔偿和补偿,包括康复

(14) 委员会关切的是,缔约国未按《公约》第十四条的规定,全面说明向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受害者提供包括康复在内的赔偿和补偿的情况以及统计数据(第14条)。

缔约国应加强在赔偿、补偿和康复方面的努力,为遭受酷刑及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受害者提供公正且充分的赔偿和补偿,包括康复在内。缔约国应考虑制定一项专门针对酷刑和虐待受害者的援助方案。

不驱回和拘留难民、寻求庇护者和无正式身份的外国人

(15)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代表说明缔约国将向国会呈交关于避难、处理避难问题的专门机构和外国人事宜的三项法律草案。委员会还注意到内政部于2010年3月发布了第18/2010号通知(非法移民)和第19/2010号通知(避难和移民)。尽管如此,委员会关切的是,避难法草案仍保留了《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中的地理位置限制,将非欧洲籍寻求避难者排除在《公约》保护范围之外。委员会还表示关切对非法入境或居留或试图非法离开缔约国的外国人加以行政拘留,关押在“外国人客房”或其他遣返中心,难以利用临时避难的国家程序。委员会还关注无视酷刑风险的驱逐和驱回案件报告。在这方面,委员会表示关切据报寻求避难者难以获得法律援助,避难上诉制度存在种种缺陷,审议避难请求期间缺乏中止驱逐程序的效力,且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人员和律师对被拘留的寻求避难者的访问遭到限制。委员会还严重关切“外国人客房”和其他遣返中心内存在的虐待和严重超员现象(第3条)。

缔约国应立即采取有效措施,确保履行《公约》第三条所规定的义务,不遣返任何面临酷刑风险的个人,确保所有需要国际保护的人员均能公平而平等地利用避难程序,被得到有尊严的对待。委员会呼吁缔约国:

确保独立监督机构能够探访“外国人客房”及其他拘留场所,并立即建造新的庇护场所,以提供安全卫生的居住条件;

考虑取消《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中的地理位置限制,撤回对《公约》的保留意见;

确保所有被承认的难民均可得到联合国难民署提供的国际保护;

确保被捕且仍被拘留的外国人能有效利用避难程序,并在审议避难请求期间引入中止驱逐程序的效力;

按照内政部关于寻求避难者和难民的通知,确保联合国难民署工作人员可访问希望申请避难的在押人士,其确保他们的这项权利;

确保律师可访问在押的寻求避难者和难民,以确保他们在适当的法院质疑关于其避难申请或法律地位的其他方面的决定的权利。

对拘留场所的监督和检查

(16)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代表说明了国会人权调查理事会所发挥作用,并对缔约国允许人权捍卫者探访拘留场所表示欢迎,但感到遗憾的是,缔约国尚未制定正式规章允许公民社会代表对这些场所进行独立的监督和探访。委员会还感到遗憾的是,缔约国没有说明缔约国报告第58至68段中提到的被授权检查拘留场所的机构执行主要建议和调查结果的情况(第2、11和16条)。

缔约国应就提供资料,介绍允许公民社会代表、律师、医务人员和当地律师协会成员独立探访剥夺人身自由的地方的正式规章。缔约国还应向委员会提供详尽资料,说明针对国家机构――包括缔约国报告第58至68段中提到的机构――的调查结果和各项建议所采取的后续措施及活动。

拘留条件

(17) 委员会严重关切缔约国拘留场所内的超员情况,并注意到缔约国代表坦率地承认这种情况是“不可接受的”。根据缔约国提供的资料,在押的120,000名犯人中,一半是还押候审的。对此,委员会表示关切司法机构未能考虑采取剥夺自由以外的替代措施,而且审前拘留时间过长,特别是在新的重刑法院接受审判的人的审前拘留过长。委员会还关切地注意到,被控或被判定犯有恐怖主义或有组织犯罪罪行、且被单独关押的F型监狱的犯人应享有的犯人集体活动的权利受到了限制。尽管委员会对法官可要求将审问录音作为刑事诉讼中的证据表示欢迎,委员会关切目前仅有30%的警察局装有摄像监控装置,且据称在许多案件中这些装置都无法使用。委员会还表示关切:缺乏资金来建造新的监狱以减轻超员现象;缔约国代表说大量监狱工作人员空缺(约8,000个);缔约国缺乏医疗人员,患病犯人难以获取医疗服务。委员会还关切按照《获取信息权利法》(第4982号法),关于拘留设施的信息可受到限制(第2和第16条)。

缔约国应立即采取措施,解决过长的审前拘留和拘留场所人满为患的问题。此外,缔约国应继续努力,改善监狱和警察局设施,保护被羁押者不受虐待。缔约国应特别:

鼓励司法人员考虑并实施除剥夺自由以外的替代方式,作为惩戒手段,包括为此制定必要的法律;

在警察局内安装摄像监控装置,将摄录所有人的审讯过程作为标准程序;

审议《获取信息权利法》(第4892号法)第15至28条,以评估这些条款是否符合《公约》规定的法律义务;

继续努力填补监狱内的职位空缺,确保有足够的监狱工作人员;

只在特殊和明确界定的情况下,才限制单独监禁的犯人进行集体活动的特权;

解决医务人员的短缺问题,确保患病犯人可获得医疗服务,包括在必要时推迟服刑。

被拘留者登记

(18) 委员会表示关切据报嫌疑人被警方关押,但未进行正式登记,而且这方面的法律规定较为含糊:应在逮捕被拘留者之后的“合理时限”内对其进行登记(第2条)。

缔约国应确保立即对被剥夺自由的人员进行登记,并在法律中注明逮捕后至正式登记间的最长时限。

暴力侵害妇女

(19) 委员会表示关切有大量陆续不断报告称,安全机构人员、拘留所工作人员和执法官员实施强奸、性暴力和其他形式基于性别的酷刑和虐待。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为处理并防止这样的行为而进行的培训和宣传方案,但没有说明采取了哪些措施处罚罪犯,包括对罪犯的调查、起诉和定罪,以及根据《公约》第14条为受害者提供包括康复在内的赔偿和补偿的相关信息。

缔约国应立即采取措施,防止对被剥夺自由的妇女实施任何酷刑和虐待行为,包括强奸及其他形式的性暴力;及时调查这些投诉,并酌情对罪犯提出起诉、定罪并给予适当的惩罚,从而确保将实施此类行为的所有罪犯绳之以法。缔约国应确保所有基于性别的酷刑及虐待行为的受害者获得足够的赔偿和补偿,包括康复服务。

家庭暴力和荣誉处决

(20)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为了加强保护妇女免遭暴力侵害,于2007年和2005年分别修订了《第4320号家庭保护法》和《刑法》,通过了《打击针对妇女的家庭暴力国家行动计划》,并为执法官员组织了大量培训项目,但委员会仍对妇女所遭受到的身体和性暴力的程度感到关切。委员会表示关切的是,尽管2005年《国内法》做出了相关规定,但妇女们很少愿意向警察报告她们所遭受的虐待和暴力行为,而且面向遭受暴力侵害的女受害者的收容中心数量也不足。此外,委员会还对缺乏有关根据《公约》第十四条为受害者提供包括康复在内的赔偿和补偿的相关信息表示关切。委员会还关切的是,缔约国当局未能对“荣誉处决”进行调查,缺乏关于“荣誉处决”和家庭暴力的全面官方统计数据。同时,委员会还关切的是,根据《刑法》第287条,在处理强奸案时,法官和检察官可在违反妇女意愿的情况下,要求对其进行贞洁测试(第2和第16条)。

缔约国应继续加强努力,包括与欧洲委员会、欧洲联盟和联合国人权机制进行合作,防止并保护妇女免遭任何形式的暴力侵害。缔约国应:

采取所有必要措施,促进并鼓励妇女行使向警方投诉家庭暴力行为的权利,包括建设收容所并招募工作人员、开通热线电话以及其他保护性措施;

确保对所有针对妇女的“荣誉处决”和家庭暴力指控进行及时有效的调查,确保将罪犯绳之以法,并按照其犯罪性质加以适当的惩罚;

确保向受害者提供足够的赔偿和补偿,包括康复在内;

启动一个针对暴力侵害妇女行为的全面的数据收集和统计体系,包括家庭暴力和“荣誉处决”,并按照年龄、民族、少数群体地位和地理位置加以分列。

被拘留儿童

(21)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2010年对《打击恐怖主义法》进行修订,禁止以恐怖主义的罪名审判参加非法集会和游行或为非法组织散发宣传材料的未成年人,也欢迎缔约国减轻对被控犯有恐怖主义相关罪行的人员的惩罚。尽管如此,委员会表示关切据报儿童参加游行后被捕,仍被关押在无记录的成人审前羁押设施内,包括安全局反恐怖主义分局,而非儿童分局。此外,委员会还关切据报儿童在被关押于非官方拘留场所期间遭受到虐待,并在没有法律援助或成人或其法定监护人在场的情况下被审讯。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代表提供的资料表明大部分刑罚都不超过两年监禁,但委员会对儿童据称仍被判处长时间的监禁感到关切(第16条)。

缔约国应制定并实施一个全面的替代措施体系,确保只将剥夺儿童自由作为适当条件下的最后手段,并尽量缩短实施时间。缔约国应确保定期审查对儿童的拘留情况,以确保儿童在被拘留期间不遭受任何形式的虐待,且不在无记录的拘留场所内关押儿童。此外,缔约国应加强宣传,在未成年人法庭成员中强化对有关未成年人正义的国际人权标准的运用,并增加此类法庭的数量。此外,委员会促请缔约国考虑提高刑事责任年龄――目前该标准为12岁――以符合国际标准。

体罚

(22)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于2002年修订了《民法》,取消了父母的更正权。尽管如此,委员会仍关切国内立法并未明确禁止在家庭或替代场所中实施体罚,而且据报广大家长都体罚儿童,体罚在学校也被认为是具有教育意义的行为(第16条)。

缔约国应明确澄清体罚在学校和惩教机构中的法律地位,并且优先在家庭中和替代场所内禁止体罚,并在适当时禁止在学校和惩教机构内进行体罚。

需要精神治疗者的待遇

(23) 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缔约国报告内缺乏有关需要精神治疗罪犯所在的康复中心条件的资料。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代表说监狱机构中目前有五所收容有精神问题被拘留者的康复中心。尽管如此,委员会表示关切缔约国没有说明这些设施的条件,包括这些被拘留者获得充分有效的基本保障的情况。委员会还表示关切缔约国没有说明这类精神病院的一般条件、法律保障以及保护病人不受虐待的情况,并关切地注意到缔约国报告表明,精神病院和诊所实施了大量电惊厥治疗(第306段)。此外,委员会对缔约国没有说明独立监督机制探访此类设施的情况表示遗憾(第16条)。

缔约国应认真审查对需要精神治疗的人员采用电惊厥治疗手段的情况,停止使用任何可能构成《公约》所禁止的行为的治疗方式。缔约国应在法律上和实践中确保对所有需要精神治疗的人员的基本法律保障,不论是在精神治疗设施、精神病院还是监狱内。缔约国应进一步允许独立监督机制探访精神治疗设施和精神病院,以防止任何形式的虐待行为。

时效

(24)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2005年的新《刑法》将酷刑罪和致他人死亡的酷刑行为的诉讼时效分别提高到15年和40年。尽管如此,委员会仍对缔约国维持酷刑罪的诉讼时效感到关切(第2、12和13条)。

缔约国应修订《刑法》,确保取消对酷刑行为的诉讼时限限制。

培训

(25)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代表说明关于向执法官员和宪兵提供包括《伊斯坦布尔议定书》培训在内的各方面培训的情况。尽管如此,委员会表示遗憾的是,缔约国没有介绍监狱和其他拘留场所公共监察员是否及如何接受此类培训的情况。此外,委员会还表示遗憾的是,缔约国没有介绍村卫队或移民官员接受有关绝对禁止实施酷刑的培训的情况(第10条)。

缔约国应进一步发展和强化现行教育方案,确保包括法官、检察官、拘留场所公共监察员、执法人员、安全官员、村卫队成员以及监狱和移民官员在内的所有官员都充分了解《公约》中的各项规定和绝对禁止实施酷刑的原则,以及如果有任何违反《公约》的行为,将会被追究责任。

(26) 委员会请缔约国批准它尚未加入的《公约任择议定书》和联合国核心人权条约,以及《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关于无国籍人地位的公约》和《减少无国籍状态公约》。

(27) 委员会请缔约国通过官方网站、媒体和非政府组织,以适当语文广泛宣传其提交给委员会的报告、简要记录及委员会的结论性意见。

(28) 委员会请缔约国在一年内提供关于它对载于本文第7、8、9和11段中委员会建议的答复的资料。

(29) 委员会请缔约国按照其报告准则提交下一次定期报告,并遵守条约专要文件的40页长度限制。委员会还请缔约国按照国际人权条约统一报告准则(HRI/GEN.2/Rev.6)提交更新的共同核心文件,并遵守共同核心文件80页的长度限制。

(30) 委员会请缔约国在2014年11月19日前提交第四次定期报告。

54.芬兰

(1)禁止酷刑委员会在2011年5月18日和19日举行的第996次和999次会议(CAT/C/SR.996和999)上,审议了芬兰第五次和第六次合并定期报告(CAT/C/FIN/5-6),并在2011年5月27日和30日举行的第1011次和1012次会议(CAT/C/SR.1011和CAT/C/SR.1012)上通过了下述结论性意见。

A.导言

(2)委员会欢迎芬兰及时提交了第五次和第六次合并定期报告,报告是根据委员会自愿报告程序提交的,其中包含了缔约国对委员会提出的问题清单(CAT/C/FIN/Q/5-6)的答复。委员会表示赞赏缔约国同意根据上述新的程序提出报告,这一程序促进了缔约国和委员会之间的合作。委员会赞赏对问题清单的答复是在所规定的期限里提交的。

(3)委员会并欢迎与缔约国的高级别多部门成员组成的代表团所开展的开放和建设性对话,以及代表团向委员会提交的进一步资料和作出的解释。委员会感谢代表团对委员会成员的问题所作的清晰、直接和详尽的答复。

B.积极方面

(4)委员会满意地注意到,自从对缔约国第四次定期报告的审议以来,缔约国已经加入了以下国际文书:

《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关于预防、禁止和惩治贩运人口特别是妇女和儿童行为的补充议定书》(《巴勒莫议定书》);

《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关于打击陆、海、空偷运移民的补充议定书》。

(5)委员会欢迎缔约国作出持续的努力,以便落实委员会的建议修改法律,并加强对《公约》的执行,相关行动包括:

于2010年1月1日生效的《对刑事法的修正案》,规定酷刑为刑事犯罪行为,并规定在所有情况下都绝对禁止酷刑,从而遵循了委员会关于使该项法律与《公约》第1条和第4条相一致的建议;

2011年5月20日通过了对《议会调解人法(197/2002)的修正案》,该案将于2012年1月1日生效,修正案根据关于增进和保护人权的国家机构地位的原则(《巴黎原则》)建立了人权中心,作为国家人权机构;

2011年通过了《审判前调查法》、《强制措施法》和《警察法》;

2011年3月议会通过了一项法律改革,据此《儿童福利法》中所指定的人都必须向警察报告性虐待的疑点;

于2011年4月1日生效的《对芬兰境内外国人的修正案法》(301/2004)生效;

《新监禁法》(767/2005)、《持续监禁法》(768/2005)和《关于对受警察羁押的人的待遇法》(841/2006)生效;

2009年1月1日生效的《少数群体和歧视问题管理局调解员法的修正案》,据此,少数群体问题调解员并担任人口贩运问题全国报告员;

《对刑事法的修正案》规定,针对未成年人、与行凶者接近的人(包括配偶或已登记的同居伴侣)的行凶行为从2011年初开始将受到起诉;

2006年根据《监禁法》采用可能在受监督情况下准许假释的可能性以后,被监禁的人数有所减少。

(6)委员会还欢迎缔约国努力修订其政策、方案和行政措施,以便确保更好地保护人权并落实《公约》,包括:

2010年初开始将刑事惩处所、监狱管理所及假释管理所合并为单一的组织,称为“刑事惩处机构”,该机构正在准备一项于2012年对囚徒和监狱工作人员开展的试点普查;

修订《对于贩运人口行为的全国行动计划》,并于2010年6月11日通过了《预防对妇女暴力的方案》,其中包含了60项措施;

1984年以来,缔约国持续地定期向联合国援助酷刑受害者自愿基金捐款。

C.主要关注问题和建议

酷刑罪的法定时效

(7)委员会关注到《刑事法》包含有对酷刑罪的一项法定时效(第4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确保酷刑行为在司法程序中不设时效。

基本法律保障

(8)委员会关注到,从被剥夺自由者受拘禁一开始起,这类人就并不始终得到基本的法律保障,尤其是那些犯有“轻罪”的人,包括青少年,这些保障措施包括了与最佳情况下由这类人自己选择的律师见面,即使在短期拘留期间也向其亲属通知,并得到独立医生的检查(最佳情况下由此类人自行选择),这些规定都是针对拘禁场所的(第2条和第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确保所有被剥夺自由的人都能在其受拘禁开始起便能得到基本的法律保障,例如与律师接触(最好是由其自行选定的律师),将其受拘禁情况通知此人的家属,以及得到独立医生的检查(最好是有其自我选定的医生)。

(9)委员会关注到,对被逮捕和拘留的人所进行的审讯,以及对即将受审的人的调查并不按部就班地――进行录音和录像(第2条和第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拨出所需经费,使开展审讯和审判前调查的场所,尤其是警察机构配备有必要的录音和录像设备。

不驱回

(10)委员会关注到,法律规定的现行法律保障措施以及时间安排并不始终对所有的庇护寻求者(尤其是依照加速庇护程序寻求庇护者)以及面临递解出境的外国人保障;例如,向赫尔辛基行政法院和最高行政法院提出具有终止当前行动效果的司法上诉的权利得不到保障。委员会没有任何有关递解出境行动是否得到独立机构监督的资料(第3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保障具有中止当前行动效果的国内上诉权,并在向赫尔辛基行政法院及最高行政法院的上诉还没有得到结果以前,尊重对于庇护和递解出境程序方面的所有保障措施和临时措施。委员会希望得到资料,了解递解行动是否得到独立的机构之监督。

精神病人非自愿住院和治疗

(11)委员会关注到,关于非自愿心理疾病的住院和治疗问题《心理健康法》的条款没有得到修正。委员会并关注到,在非自愿住院程序中,没有关于采纳独立的心理医疗意见的规定,而非自愿住院的决定可以依据某一名医生的转送作出,而且经常是普通内科医生的转送。此外,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常常还对非自愿住院进行法院审查。而且,委员会关注到,对于采用电惊厥治疗并不征求病人的同意,也没有专门记录采用这一治疗方法的登记机制(第2条、第12条、第13条和第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修改《心理健康法》,并通过明确具体的法律,删除有关自愿心理疾病住院和治疗的条款,颁布明确具体的法律,确保具体的法律保障措施,例如要求有独立的心理治疗师的意见,作为关于开始并审查非自愿住院的程序中的一个环节,并确保法院能够对非自愿住院措施进行有切实意义的快速有效的审查,其中包括提出申诉意见的可能性。缔约国应当保证,向所有被剥夺自由的人,其中包括在监狱、心理疾病医院和社会收容机构内的人所提供的心理健康护理和服务都是依据这些人的自由和知情同意而提供的。缔约国应当确保,向被剥夺自由的人所施行的一切电惊厥治疗都是根据其自由知情同意进行的。委员会并建议建立独立的机构,监督医院和拘禁场所,其职权并包括接受申诉的权利。

对妇女的暴力

(12)委员会赞赏缔约国代表提出的答复,指出该国接受了对于《公约》适用性问题进行禁止认真调查的原则,尤其是缔约国将据此行使其防止、调查和惩处无论是国家、私人或武装集团对妇女的暴力行为、并对这类行为采取切实行动的职责,但与此同时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加倍努力,防止并根除对妇女一切形式的暴力(第2条、第4条和第16条)。

委员会尤其促请缔约国将有关根据《公约》禁止酷刑方面的信息纳入对于执法人员和其他从事杜绝包括家庭暴力和人口贩运在内的对妇女暴力行为工作的人员所提供的教育和培训之中。委员会将赞赏地接受缔约国提供的资料,说明对于被判犯有强奸罪行的人所实行的判决以及这些惩处措施是否与犯罪行为的严重性相符。委员会并建议缔约国通过法律,增加为暴力行为受害者、包括被贩运人口提供的庇护所的数量,而且对这些庇护所划拨适当的资金并配备专门的工作人员。

培训

(13)委员会关注到,所有对警察的培训都是由国家警察署来监督、评估和认可的。委员会并关注到,与被剥夺自由者、庇护寻求者和其他外国人接触的医务人员没有得到涉及《关于有效调查和记录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中条款的系统培训(第10条)。

委员会建议,对国家官员提供的所有培训都得到合格的独立机构的评判和估价,例如预定将于2011年开始工作的从属于教育和文化部的独立评估机构。委员会并建议,将《关于有效调查和记录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纳入对医务人员的基本培训课程之中。

拘留条件

(14)委员会关注到,有些监狱和监禁中心内时而仍然有人满为患的现象。委员会注意到囚徒在全天任何时候都有上厕所的机会,但委员会关注到缔约国报告说,在三个不同的监禁设施内有222个囚房里仍然缺乏适当的卫生设施,其中包括厕所设施,而“得过且过”的做法仍然存在,这种情况被预定为要到2015年才完全结束(第11条和第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纠正人满为患的局面,其方式可包括重新安排囚徒的收容地,加速司法程序并根据2006年开始进行的监督程序来采用假释制度。委员会促请缔约国加速对Mikkeli和Kuopio两个监狱的整新工作,以及对赫尔辛基和Hameenlinna监狱的翻修,同时尽快地对所有拘禁地点安装卫生设施。

(15)委员会关注到,尽管囚徒总数有所减少,但还押的、女性的和外籍的囚徒人数却有所增加。委员会仍然对于还押囚徒的境况以及被警察和边境卫兵所拘禁的外国人受到的防范性拘禁以及审判前拘禁的时间感到关注。此外,委员会关注到,大约10%的罗姆人囚徒被关押在封闭性的囚室里。委员会此外还关注到据说缔约国司法机构的运行缓慢,而且关注到不了解司法机关内是否有任何少数族裔成员(第11条和第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尽可能限制还押囚徒和受防范性拘留的外国人的拘押,尤其是限制在警察和边界拘禁设施中的拘押,并遵循司法部建立的工作组于2010年11月提出的建议,对法律进行修改,使还押囚徒能够比目前情况更快速地从警察看守所转向普通法院。委员会建议议会调解人监督罗姆人囚徒的监禁条件,其中包括落实族裔间的平等,并确保监狱工作人员对向其指出的所有歧视罗姆人的事件采取行动。委员会建议缔约国通过法律,缩短审判前的拘禁,并加速处理民事和刑事程序。委员会将赞赏能接受关于司法机关中少数族裔成员人数的统计数字。

对剥夺自由场所的监督

(16)委员会关注到,处理监狱事务的议会调解人助理无法经常地、无事先通知地查访剥夺自由的场所,因为这些人工作十分繁忙,而且需要处理各种申诉(第11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向议会调解人划拨充分的人力和财政资源,使之能够经常地、无事先通知地根据其任务规定查访剥夺自由场所。对此,委员会满意地注意到,缔约国签署了《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任择议定书》,并建议缔约国尽早地完成批准《任择议定书》的程序,从而使议会调解人能够充任国家防范机制。

对庇护寻求者、非正规移民和其他外国人的拘押和虐待

(17)委员会对一些信息感到关注,这些信息指出芬兰对于庇护寻求者、非常规移民、无人陪伴或与家人分离的未成年人、有子女的妇女和其他弱势人群、包括那些有特别需要的人经常采用行政拘留,而且受这类拘留的人数很多,委员会并对这些人受拘留的经常性和受拘留的时间长度感到关注。此外委员会关注到,《外国人法》准许不仅对于已经所犯的罪行实行防范性拘禁,而且也对怀疑有可能会犯罪的人实行防范性拘禁(第11条和第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考虑其他的方式,取代经常地拘留庇护寻求者和非常规移民(包括未成年人和其他弱势人群)的方式,并建议缔约国建立机制,审查对这类人经常拘留的情况。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考虑增加使用非关押性的措施,将关押用做最后的手段,并确保不对无人陪伴的儿童实行行政拘留。委员会请缔约国确保,《保护所有遭受任何形式拘留或监禁的人的原则》适用于受到行政拘留的庇护寻求者。此外,委员会将感谢能收到一些资料,了解受拘留的庇护寻求者和非常规移民的人数,这些人受拘留的经常程度以及受拘留的平均时间长度。

(18)委员会对于在Metsälä的外国人拘留机构内庇护寻求者和非常规移民受拘留的条件和时间长度感到关注,并且对拘留的时间长度方面缺乏法律保障感到关注。委员会并关注到,这些人不仅被关押在容纳空间很小的Metsälä拘留中心内,而且也被关押在根据关于外国人的法律不适合收押被拘留者的警察和边境警卫拘禁设施内。委员会还关注到,在这类设施里男女被拘留在同一地点,儿童与成人关押在一起,有儿童的家庭被安置在涉及移民的关押场所,2010年,根据《外国人法》共有54名儿童被关押(第2条和第11条)。

委员会建议采取步骤,扩大Metsälä拘留中心的容纳空间,并建立收容外国人的新的拘留中心,委员会并建议缔约国审查在Metsälä中心内、以及在警察和边界卫兵拘押设置内对庇护寻求者、非常规移民和其他外国人的拘留情况、包括拘留的时间长度,向其提供基本的法律保障,建立对其拘押条件提出申诉的机制,并使用非关押性的措施。

(19)委员会并对一些指控感到关注,据称,对于庇护寻求者和非常规移民的身心虐待情况有所增加,包括警察和其他执法主管当局对这类人的严厉待遇(第10条、第11条和第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确保,对于警察、边界卫兵和其他执行主管当局提供的专门训练和内部指导能使之了解其根据人权和难民法而应承担的责任,从而使之以更加人道和文化上体恤性的方式来对待庇护寻求者,并保证对虐待行为的肇事者进行调查、惩处和判罪。

补救,包括赔偿和康复

(20)委员会关注到,尽管可以根据《赔偿法》从逮捕或关押无辜者国家基金中向受害者提供赔偿,而且议会调解人有时候也对由于酷刑或虐待所造成的非金钱方面的损失提供有限的赔偿,但是根据缔约国的法律指令,主管当局并没有总体的义务为侵犯权利的行为提供赔偿(第14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以便遵守《公约》第14条的全部内容,据此,缔约国应确保,根据其法律体系,酷刑行为的受害者应能得到补偿,并且能有取得公正充分赔偿的可落实的权利,包括尽早得到完全的平反,而如果受害者由于酷刑行为死亡,受害者的家属应当有权得到赔偿,不应当有任何影响到受害者或其他人根据国家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情况。此外,尽管委员会欢迎缔约国有两个酷刑幸存者的复原机构,但是委员会建议在所有的环境下都为所有的酷刑和虐待受害者提供充分的复原。

证据的不可接受

(21)委员会注意到委员会没有收到任何信息指出严刑逼供得到的供词被法庭接受,但是委员会仍关注到缔约国的刑事法没有根据《公约》第15条列出具体的条款禁止采用因严刑拷打所取得的供词。委员会并关注到起诉机构没有对禁止使用严刑拷打所取得的供词接纳为证据的指示或命令(第15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遵循《公约》第15条,具体地禁止将严刑拷打所取得的供词接纳为证据和证据的一部分内容。

虐待

(22)委员会关注到,根据议会副调解人的说法,因参加示威而被捕的人会被警察捆绑在警车的椅子上或者相互捆绑在一起,并且在车上不得使用厕所,这违反了内政部2007年11月28日第1836/2/07号决定中概要2007,第41至44页(第16条)。

委员会关注到缔约国为纠正这一情况并防止这类事件今后再次发生而采取的措施,这一点已在与代表团的对话中提到,但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向警察发出在逮捕和处理被剥夺自由者的时候所应遵循的指南,以便防止对受拘捕者的虐待,这一点已经在《执法人员行为守则》中作了规定。

信息和统计数据

(23)委员会注意到有信息指出了议会调解人编纂统计数据的依据,但同时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在如有此类资料的情况下向委员会提供关于执法人员、保安人员、军人和监狱工作人员以及非国家机关部门公务员的其他人因从事酷刑和虐待而被指控、调查、刑事追究和判罪的按照年龄、性别和族裔分门别类开列的数据。委员会并将感谢能收到关于人口贩运、强迫的隐蔽卖淫,剥削移民妇女、对妇女的暴力(包括家庭和性暴力)以及向受害者提供的包括赔偿和康复在内的伸冤措施方面分门别类的数据。

(24)委员会尽管满意地注意到缔约国承诺将根据普遍定期审议所作的各项建议作为政府综合性人权政策的一部分内容,但委员会同时将感谢能够收到有关目前防止暴力侵害妇女,编纂有关暴力侵害儿童的信息方面的措施的资料,对于制止依据性取向和残疾情况实行歧视的培训活动方面国家法律的宣传广度深度应当与反对依据其他理由实行歧视的培训相同,例如在提供服务和保健护理领域的培训,并考虑采用《在性取向和性特征方面适用国际人权法的日惹原则》作为指南,来制定其政策。

(25)委员会并将欢迎有关该国在有其部署武装部队的领土内(包括在联合国特派团内)执行《公约》的情况资料。

(26)委员会请缔约国批准该国尚未加入的核心的联合国人权条约,即《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残疾人权利公约任择议定书》和《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

(27)委员会请缔约国以不超过40页的篇幅提交其下次条约专要报告。委员会并请缔约国根据人权条约机构委员会间会议核准的国际人权条约报告协调准则的要求(HRI/GEN.2/Rev.6)更新其共同核心文件(HRI/CORE/1/Add.59/Rev.2),并遵守共同核心文件篇幅不超过80页限制规定。条约专要文件和共同核心文件两者一起构成了缔约国根据《公约》所承担的报告义务。

(28)委员会请缔约国在一年之内提供有关执行以上第8段、15段、17段和20段中所载委员会建议情况的资料。

(29)委员会建议缔约国以所有的官方语言在其管辖领土内通过官方网站、媒体和非政府组织广泛分发向委员会提交的报告以及委员会的结论性意见。

(30)请缔约国在2015年6月3日以前提交下一次定期报告,即第七次定期报告。

55.加纳

(1)2011年5月16日和17日,禁止酷刑委员会举行了第992次和995次会议(CAT/C/SR.992和995),审议了加纳的初次报告(CAT/C/GHA/1),并在第1011次会议(CAT/C/SR.1011)上通过了以下结论和建议。

A.导言

(2)委员会欢迎加纳提交的初次报告。然而,委员会遗憾地感到,报告基本未遵循委员会关于初次报告格式和内容的准则(CAT/C/4/Rev.3),而且报告延迟了近八年之后才提交,妨碍了委员会继缔约国2000年批准《公约》之后,对缔约国执行《公约》的情况进行分析。委员会还遗憾地感到,报告尚无关于履行《公约》条款的统计和实际资料。

(3) 委员会赞赏在报告审议期间与该国代表团共享的开诚布公讨论,以及代表团提供的补充资料。

B.积极方面

(4)委员会欢迎缔约国自1993年1月恢复民主制度以来所作的努力和取得的进展。

(5) 委员会欢迎,自2000年《公约》对缔约国生效以来这段期间,加纳批准或加入了下列各项国际和区域文书:

2000年《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

2000年《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及其《任择议定书》;

2000年《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

2011年《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

(6)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努力推行立法改革,确保加大保护人权的力度,特别是:

2003年通过了《少年司法法》(第653号法案);

2005年通过了《禁止人口贩运法》(第694号法案),及其2009年的修订案;

2007年通过了《禁止家庭暴力法》(第732号法案);

2007年通过了经修订的《刑法》(第741号法案),列明女性生殖器割礼为犯罪行为。

(7) 委员会欢迎,2011年2月9日,加纳依据《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宪章关于设立非洲人民权利法庭的议定书》第34条第6款发表了声明,承认法庭依据《议定书》第5条第3款有责任受理和审查个人和非政府组织的投诉案。

(8) 委员会赞赏地注意到,缔约国向人权理事会各特别程序机制发出了长期邀请,并欢迎人人享有可达到的最高水准身心健康权利问题特别报告员最近的走访。

C.主要关注问题和建议

酷刑定义和酷刑罪

(9) 在注意到1992年宪法第15条第2款(a)项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惩罚的同时,委员会却遗憾地感到缔约国未将《公约》第1条界定的酷刑罪列入《刑法》。委员会欢迎缔约国代表团提供资料阐明,检察厅正在力促内阁批准国内推行适用《公约》,然后,再提交议会依据宪法第106条规定审议(第1和4条)。

缔约国应采取必要措施,确保国内法将酷刑列为罪行,并应通过一项包含《公约》所列一切要素在内的酷刑定义。缔约国还应确保可依据《公约》第4条第2款,视罪行性质的轻重,遵循适用惩罚条例,惩处酷刑罪。

基本法律保障

(10)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采取了各项措施,以确保遵循应有的程序,包括所有被拘留者都有权立即与律师接洽;进行体检;以被拘留者听得懂的语言当即通告其权利;并在被捕后的48小时内送交法官。委员会还注意到,一些警察所试行设立了安装上固定闭路电视摄像头的问讯室。然而,委员会表示关切有报告称,警察未将嫌疑人在逮捕后的48小时内送交法官,而且据称有些警官本人擅自签署还押候审逮捕证,并将嫌疑人直接关入监狱。委员会还表示关切,由于法律援助辩护律师人数甚少,致使许多被告无法获得律师。此外,委员会关切《警务指示171》第10至13节内容规定须在政府医务官的管控下进行体检,实施独立体检期间体检时医务官必须在场。(第2、11和12条)。

缔约国应采取有效措施,确保尊重被警方拘留者的基本法律保障,包括有权被当即告知遭逮捕的原由和对他或她提出的任何指控;有权在法定时限内送交法官,并有权获得独立的体检或自选的医生。

缔约国还应:

确保所有被拘留者都保证能通过人身保护令程序,就对之逮捕的合法性提出有效且速捷的质疑;

把对所有被讯问者进行录音、录象列为标准程序;

扩大法律援助辩护律师的人数;

确保对所有被剥夺自由者进行及时的登记,并确保定期监察警察和监狱设施的羁押登记册,以保证这些登记册始终遵循法定程序登录;

保障医检资料的私密性和保密性:在对被羁押者进行体检期间,除非在特殊和可由司法裁定的情况下,否则,公共官员不得在场。

绝对禁止酷刑

(11) 在注意到缔约国提供的资料阐述了规约宣布和管理紧急状况的相关宪法观念之际,委员会关切,法律尚无明确的条款确保,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贬损绝对禁止酷刑的规定(第2条第2款)。

缔约国应在宪法及其它法律中列入绝对禁止酷刑的原则,从而绝不可为酷刑援用任何开脱的理由。

死刑

(12) 委员会颇感兴趣地注意到,代表团提供的资料阐明,自1993年底结束军事政权以来,一直未适用过死刑。

委员会请缔约国考虑可否废除死刑,倘若不行,则将目前暂停死刑的现状正规化。委员会鼓励缔约国考虑批准以废除死刑为宗旨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任择议定书》。

逼供

(13) 委员会重视缔约国代表就1975年《证据法令》(NRCD 323)提供的资料及所作的澄清。《证据法令》规定了法律诉讼的取证程序,并规定凡是“除警官或武装部队成员之外的人”未在场情况下进行的供述,一律不得作为呈堂证词取用。然而,委员会关切,该条例并未明确述及酷刑问题。委员会还关切,尚无资料表明加纳法庭裁定拒绝酷刑之下提取的供词作为证据(第15条)。

缔约国应确保关于司法程序举证证据的立法符合《公约》第15条的规定,从而明确排除任何靠酷刑提取的证据。

委员会请缔约国提供资料阐明对1975年《证据法令》的执行情况,并阐明是否有任何官员因施用酷刑提取供述而遭到追究和起诉。

国家人权机构

(14) 虽然2008年在对加纳进行普遍定期审议期间,缔约国同意通过增加为人权和行政司法委员会(人权行司委)拨出的资金和资源,深入加强人权行司委的能力,然而,委员会关切,据缔约国代表团提供的资料,包括人权行司委代表称,该人权行司委未获得实施其规划活动的充分资金。

缔约国应加强该委员会的独立性,包括为之划定充分的业务预算,力争确保该委员会完全符合增进和保护人权国家机构地位的原则(《巴黎原则》)。

迫害被拘留者的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第2、4、11和15条)

(15) 委员会严重关切缔约国称拘留所内极有可能发生酷刑的说法。委员会询问如何制止酷刑行为,包括追究狱警人员的责任,以及如何为遭酷刑者提供补救。委员会对现行立法准许实施鞭笞感到关切,然而,注意到并非经常施行鞭笞。

委员会促请缔约国立即采取有效措施,调查、追究和惩处所有酷刑行为,并确保执法人员,特别是警察和狱警不得使用酷刑,包括断然无误地确认绝对禁止酷刑和公开谴责酷刑行为,并颁布明确的警告,凡犯有酷刑行为或其它协同,或参与酷刑行为的人,都将面对法律为此行为承担个人责任,并将遭到刑事起诉和相应的惩处。

拘留条件

(16)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提供资料,介绍了为解决过度拥挤和延长预审拘留问题所采取的步骤,尤其在Ankaful建造了新监狱,而且于2007年设立了‘争取人人公正的方案”。然而,委员会关切,大部分拘留所记录的高密度羁押情况,即缔约国报告介绍的“极令人遗憾的状况”和“不适合居住的状况”。委员会还甚为关切地注意到,一直不断有报告称监管人手短缺、健康和卫生差、医疗保健服务不足、被褥和食物亏缺。委员会注意到,国家每天只为被囚者提供一餐,因为每人每天的伙食费不到一美元。委员会还表示关切,有报告称收押少年犯的候审拘留所数量有限,而且这些拘留所的条件差。委员会欣慰地注意到,狱内死亡人数显著减少(2008年为118人,下降至2010年的55人),但令人遗憾的是,没有关于上述死因的资料。委员会还遗憾地感到,尚无关于非正常入境移民被拘留条件的资料(第11条)。

缔约国应:

确保该国监狱的拘留条件符合《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

加紧采取缓解监狱过度拥挤状况的补救措施,尤其通过设立替代监押服刑的做法;

继续致力于实施改善和扩大监狱和候审羁押中心,包括羁押少年犯候审中心基础设施的改善工作;

采取步骤扩大监狱工作人员队伍;

审查现行各管教机构是否具备足够的保健资金,并确保为被拘留者提供高质量的医疗援助;

审查所有授权实施鞭笞的法律条款,以期首先考虑废除这些鞭笞条例。

缔约国下次定期报告应列入统计数据,按死者的羁押地点、性别、年龄、族裔及死因,列明羁押期间所投报的死亡案。

精神病院

(17) 委员会关切,报告称对精神健康患者的治疗不足,而且精神病机构,特别是Accra精神病医院的生活条件差。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有报告称该精神病设施不但工作人员不足,而且物质和卫生条件差。委员会还深为关切,经法院下令才被收治入院者的境况,据称这些人曾被遗弃多年了。为此,委员会颇感兴趣地注意到,缔约国代表团提供的资料阐述了扩大该国精神保健设施的现行提案,和业已提交议会的精神保健议案草案,其中包括了一项个人申诉制度。委员会严重关切一些报告称,由于缺乏适当的入院后护理、替代照料和安全的环境,应该让一些已经住院很久的人出院。在注意到代表团解释称为那些被宣布为正常的人重新融入社会所作的努力遭遇到包括社会污名等一些障碍的同时,委员会指出这绝不可成为住院后不启动替代性照料设施的理由(第16条)。

缔约国应:

改善精神病院患者的生活条件;

确保除非有严格的需要,否则不得禁闭精神病患者;所有无法律能力的人都应置于真正代表他们并维护他们利益的监护之下;并且要对保健院收入和拘禁的每一位患者是否合法,逐案进行有效的司法审核;

确保独立监督机构巡视每一个强制收治精神病患者的院所,以保证名符其实地执行为保证患者人身安全的保障措施;

发展其他治疗形式,特别是基于社区的治疗,具体着眼于接收各医院的出院者。

对剥夺自由场所的监督和检查

(18)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提供的资料称,审计长和若干独立机构对管教监所进行定期巡察。然而,尽管代表团作出了解释,但委员会仍关切,加纳政府仍以“不安全”情况为由,拒绝了,2008年3月大赦国际,这个非政府组织提出的访察要求(第2条)。

委员会呼吁缔约国建立一个独立的国家体制,监督和监察所有剥夺自由的拘禁地点,并后续落实上述体制监督的结果。

缔约国应加强与从事监督活动的各非政府组织合作及对之的支持。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提供有关这些访察地点、时间和期限,包括对剥夺自由的拘禁地点不事先宣布的访察,和关于这些访察的调查结果和所采取行动的详情。

及时、彻底和公正的调查

(19) 委员会关切,一些报告揭露针对酷刑和虐待案情,包括警察残暴行为和过度使用武的案情,法不治罪的状况。在注意到缔约国提供资料阐述了极少几例曝光度极高的案件之外,委员会仍关切被控应为酷刑行为负责的执法和军方人员极少遭到追究。委员会还关切,缔约国无法提供资料阐明一些引起委员会关注的具体事件,而且没有关于酷刑和虐待行为指控案及这些指控调查结果的统计数据。委员会注意到业已提出了创建独立追究事务的提案(第12和13条)。

缔约国应采取适当措施确保:

彻底或不偏不倚地调查所有对酷刑或虐待行为的指控,对施虐者进行应有的追究,而且一旦查明有罪,应视虐待行为的严重性质定罪惩处,并应让受害者获得充分的赔偿,包括全面康复;

汇编明确可靠的数据,列明警察和监狱,以及其他剥夺自由地点的羁押期间发生的酷刑和虐待行为;

所有执法和军方人员都得接受国际人权标准,特别是《公约》所载条例的彻底培训。

难民和寻求庇护者

(20) 委员会注意到,据报告称,自2011年5月16日以来,由于科特迪瓦大选后的危机,14,178多名科特迪瓦人(包括6,036名儿童)进入缔约国寻求庇护。在这些新抵达者中,有些人由于他们的政见所属可能曾遭受到直接的威胁或侵害。委员会尤其关切,据悉在这些逃离科特迪瓦进入难民收容区域的人群中被怀疑混杂着一些隐匿的交战人员,会对难民、寻求庇护者和社区形成严重的安全威胁,以及形成危害民间和人道主义庇护性质的威胁。委员会赞赏缔约国竭力应对这样的大规模涌入,并鼓励缔约国设立起必要的程序,甄别和隔离交战人员,并即时确定科特迪瓦寻求庇护者的难民身份。委员会还关切地注意到,在加纳境内已经生活了20多年的11,000名黎巴嫩难民,而据代表团提供的资料,缔约国正计划重新安置这些黎巴嫩难民或将之遣送回原籍(第3和16条)。

委员会吁请缔约国采取更积极的举措,履行国际难民法规定的国际和区域性层面的义务。为此,缔约国应:

竭力与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难民署)合作,继续甄别寻求庇护者和难民,并确保遵循国际法,包括具体遵从不驱逐的原则,为之提供保护;

考虑按表面成立的案情准予逃离本国的科特迪瓦人难民身份,但那些被视为交战者的人员除外,直至这些人真正和永远放弃军事活动为止;

采取有效措施甄别抵达者,实行交战人员与非交战人员的隔离,以确保难民收容营和/或收容地的平民性质,包括通过加强在边境开设的现行甄别机制和增强加纳难民委员会的能力;

加强加纳难民委员会的能力受理境内寻求庇护者难民身份的申请,而不是那些利用表面成立的案情骗取承认的人;

确保不采取违背《公约》或其它国际人权文书规定的不驱逐义务的方式,强制加纳境内的黎巴嫩难民遣返回原籍国。

人口贩运

(21) 委员会注意到2005年通过的《禁止人口贩运法》,及其2009年的修订案,致使贩运定义与《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关于预防、禁止和惩治贩运人口特别是妇女和儿童行为的补充议定书》接轨。然而,委员会表示关切一直不断有报告称境内和越境贩运妇女和儿童是出于色情剥削,或充当例如,家庭雇佣或头顶方式搬运工等强迫劳动的目的。委员会还关切缔约国的报告未提供资料阐明贩运人口,包括贩运童工的罪犯遭到追究、定罪和判刑人数的具体统计数字,也没有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打击这种贩运现象。委员会还关切地指出没有将保护性拘留的受害者移送其他设施的正式移交程序(第2、12和16条)。

缔约国应:

加强努力预防和打击人口贩运,特别是贩运妇女和儿童,包括执行反贩运立法,为受害者提供保护,并确保受害者可获得医疗、社会、康复和法律服务,包括酌情提供咨询服务;

确保受害者行使其申诉权的充分条件;

及时、不偏不倚地调查贩运行为,并确保被判定犯有贩运行为的罪犯,依所犯罪行性质,受到相应程度的惩罚;

开展全国范围提高意识的运动,并为执法人员开展培训;

提供关于对人口贩运行为的调查和申诉数量,以及对此类案件的追究和定罪数量的详情资料。

对妇女的暴力,包括家庭暴力

(22) 委员会注意到2007年《禁止家庭暴力法》和2010年关于家庭暴力问题的对话期间,缔约国提供的统计数字。然而,委员会关切有报告称侵害妇女的暴力,包括家庭暴力泛滥的现象;《禁止家庭暴力法》未得到全面贯彻,而警察局主管家庭暴力和受害者支助的单位却资金不足。委员会关切缔约国不愿意将婚姻内强奸列为罪行,而且缔约国报告未提供关于报告审查期间侵害妇女案件的投诉、调查、定罪和判刑数量的资料(第2、12、13和16条)。

委员会促请缔约国:

调查、审判和惩处施暴者;

采取有效措施,保护和援助受害者;

拨出充分财力资源,确保家庭暴力和受害者支助单位有效的运作;

加强对直接与受害者接触的人员(执法人员、法官、社会工作者等),以及广大公众开展的提高意识运动,和关于侵害妇女和女童暴力问题的教育;

颁布将婚姻内强奸列为罪行的立法。

委员会请缔约国的下次定期报告提供关于侵害妇女暴力行为,包括投诉强奸案的统计数字,以及关于对此类案件的调查、追究和定罪情况。

有害传统习俗

(23) 委员会注意到政府采取了一些积极的行动,将一些诸如,女性生殖器割礼和屈从仪式或习俗(trokosi)等有害传统习俗列为罪行。委员会还注意到,1999年至2010年期间,报案总数仍达123,000起,但在此期间女性生殖器割礼举报案数量下降了25%。委员会仍关切加纳的某些法律与传统习俗,以及对基本权利的尊重与自由之间,包括与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惩罚之间明显不相符的情况。为此,委员会关切有报告称,有些妇女因被控施行巫术,遭到严厉的酷刑,包括民众暴力、焚烧和极刑,被迫脱离她们的社区。由于一些缺乏最起码应有法律程序的体制,许多这类妇女被送入所谓的“巫婆营”,从此,再无可能保证她们重返社会。委员会还表示关切有报告称揭露对寡妇的暴力侵害案情。寡妇往往被剥夺了继承权,有时甚至蒙受有辱人格的守寡仪式。委员会遗憾地感到,缔约国未提供资料阐明对上述迫害妇女行为者的追究和判刑情况,以及为受害者提供的援助和赔偿。委员会还遗憾地感到,尚无资料阐明加纳采取了哪些措施确保习惯法不违背缔约国根据《公约》所承担的义务(第2和16条)。

缔约国应:

加强努力,防止和打击有害传统习俗,包括尤其是乡村地区的女性生殖器割礼,并确保据称施行者受到追究和判罪;

为受害者提供法律、医务、心理和康复服务,以及赔偿,并创造受害者不会担心报复的举报条件;

为法官、检察官、执法官员和社区领导人开展严格运用将有害习俗,及其它形式侵害妇女暴力列为罪行的相关立法培训。

总之,缔约国应确保该国的习惯法和实践符合其人权义务,特别是《公约》的规定。缔约国还应提供资料列明习惯法与国内法,特别是禁止各种形式歧视妇女问题法律的主次级别。

委员会还请缔约国在下次定期报告中提供详情和更新的统计数据,列明对施行有害传统习俗犯罪行为者的举报、调查、追究、定罪和判刑,以及为受害者提供的援助和赔偿情况。

体罚

(24) 在注意到《少年司法法》(2003年)和《儿童法》(1988年)明确禁止体罚作为监狱纪律整束的措施同时,委员会表示依然关切普遍使用体罚的现象,特别是家庭、学校和替代性照料境况下采用的体罚现象(第11和16条)。

缔约国应:

明确禁止所有情况下对儿童的体罚,包括通过废除一切为体罚提供辩解“原因”和“理由”的法律辩护;

参与推广以符合儿童尊严和《公约》的方式,实施纪律管束的其他方式;

制定提高对体罚危害性影响认识的措施。

培训

(25) 委员会遗憾地感到,缔约国提供的资料甚少介绍,为医务和执法人员、法官及其他从事对被剥夺自由者的羁押、审讯或处置相关事务的人员,开展关于禁止酷刑和虐待行为的人权培训议案情况。委员会关切由开发署在加纳设立的“诉诸司法方案”组办的警务人员人权培训活动,因资金短缺于2010年底中断。

缔约国应:

继续推行强制性培训,从而确保全体公务员,特别是警察和其他执法人员,全面认识《公约》条款;认清不但绝不容忍违法行为,而且还要展开调查;并将侵害者送交审判;

评估关于酷刑儿虐待事件培训方案和培育的实效和影响;

支持对所有相关人员,包括医务人员开展运用《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有效调查和文件记录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的培训。

数据收集

(26) 委员会遗憾地感到,缺乏关于对执法、安全、军队和监狱人员所犯酷刑和虐待行为的投诉、调查、追究和定罪情况,以及关于侵害妇女暴力、贩运和有害传统习俗问题的综合和分类数据。

缔约国应汇编关于监督国家层面执行《公约》情况的统计数据,包括关于对执法、安全、军队和监狱人员所犯酷刑和虐待行为的举报、调查、追究和判罪情况,以及关于侵害妇女的暴力、贩运和有害传统习俗问题,包括受害者赔偿和康复情况的综合和分类数据。

(27) 在欢迎2006年11月6日签署了《公约任择议定书》的同时,委员会鼓励加速批准进程,以及委任国家预防机制。

(28) 在注意到缔约国在普遍定期审议(A/HRC/8/36)背景下发表的承诺之际,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考虑批准《残疾人权利公约》,以及新颁布的《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

(29) 缔约国被鼓励以各种相关语言,通过官方网站、传媒和非政府组织,广泛宣传提交委员会的报告和本结论性意见。

(30) 委员会请缔约国根据其报告准则并遵守条约专要文件40页的篇幅限制,提交其下一次定期报告。委员会还请缔约国根据人权条约机构委员会间会议核准的国际人权条约报告协调准则的要求(HRI/GEN.2/Rev.6),并遵守关于经修订的共同核心文件80页篇幅限制,提交经更新的共同核心文件。条约专要文件和共同核心文件一并构成缔约国根据《公约》承担的报告义务。

(31) 委员会请缔约国在一年之内,提供关于遵循本文件第10段(c)和(d)项和第17段(d)项和第23段(a)项所载委员会建议的后续执行情况。

(32) 委员会请缔约国在2015年6月3日之前提交下次报告,即第二次定期报告。

56.爱尔兰

(1)禁止酷刑委员会在2011年5月23日和24日举行的第1002和1005次会议(CAT/C/SR.1002和1005)上审议了爱尔兰的初次报告(CAT/C/IRL/1)。委员会在2011年6月1日举行的第1016次会议(CAT/C/SR.1016)上通过了下列结论性意见。

A.导言

(2)委员会欢迎缔约国提出的初次报告,但对初次报告拖延了8年才提交表示遗憾,委员会因而无法监测《公约》在缔约国的落实情况。委员会还注意到缔约国报告基本上遵循指南编写,但未提供《公约》落实情况的具体资料。

(3)委员会赞赏地注意到,缔约国的一个高级别代表团在第四十六届会议期间会见了委员会,也赞赏地注意到,委员会有机会就《公约》范围内的许多问题进行了建设性对话。委员会还赞赏缔约国在审议缔约国报告期间所提供的详尽书面答复。

B.积极方面

(4)委员会欢迎缔约国批准了下列国际文书和区域文书: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1989年12月8日;

《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2000年12月29日;

《儿童权利公约》,1992年9月28日;

《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1985年12月23日;

《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2010年6月17日;

《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关于预防、禁止和惩治贩运人口特别是妇女和儿童行为的补充议定书》,2010年6月17日;

《旨在废除死刑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公约的第二项议定书》,1993年6月18日;

《欧洲委员会打击贩运人口行动公约》,2010年7月13日。

(5)委员会欢迎颁布了下列法律:

2008年刑法(贩运人口);

2006年国际刑事法庭法。

(6)委员会还欢迎制订了2009-2012年爱尔兰防范和打击贩运人口全国计划。

(7)委员会另外欢迎制订了2010-2014年打击家庭暴力、性暴力和基于性别的暴力行为的全国战略。

C.主要关注问题和建议

人权机构经费减少

(8)委员会欢迎缔约国承诺为人权机构提供经费,但对有信息称授权促进和监测人权的若干人权机构、例如爱尔兰人权委员会的预算与其他公共机构的预算相比遭到不成比例的削减表示关注。此外,委员会注意到,爱尔兰人权委员会原隶社区、平等和盖尔族事务部,现已决定改由司法和平等事务部领导,但委员会对该委员会并不直接向议会报告以及经费也不自主表示关注(第2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确保人权机构、尤其是爱尔兰人权委员会的预算削减不会使其工作陷入瘫痪,从而无法完成任务。在这方面,委员会鼓励缔约国加强努力,确保人权机构继续有效地履行其任务。此外,委员会建议缔约国除其他外,根据《促进和保护人权的国家地位的原则》(巴黎原则)确保爱尔兰人权委员会直接向议会报告以及经费自主,以增强其独立性。

引渡航班

(9)有报导指出,缔约国合作参与引渡方案,委员会对此表示关注,引渡航班使用了缔约国的机场和领空。委员会还对缔约国对调查这些指控的回应不适当表示关注(第3条)。

缔约国应提供进一步资料,说明为调查缔约国参与引渡方案和使用缔约国机场和领空组织“特别航班”的指控而采取的具体措施。缔约国应澄清这些措施和调查结果,并采取措施,防范再发生这种情况。

难民和国际保护

(10)缔约国注意到,在缔约国属于《都柏林第二规则》范围的庇护申请可向难民上诉法庭提出上诉,但委员会关注的是,提出上诉并不具备暂时中止执行被质疑的决定的效力。委员会还表示关注,2008年移民、居留和保护法草案载有不驱回的禁令,但该法并未列出应遵循的程序。此外,委员会还注意到关于难民地位确定得到确认的案件大幅下跌的报导(第3和14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继续作出努力,加强保护需要国际保护的人。在这方面,缔约国应考虑修正移民、居留和保护法草案,使其符合《公约》的规定,尤其是关于移民要求对行政行动进行司法复审的权利,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也曾作出同样的建议(CERD/C/IRL/CO/3-4,第15段)。委员会还建议缔约国修正其法律,以便向难民上诉法庭提出上诉具有暂时中止执行遭质疑的决定的效力。此外,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应调查难民地位确定得到确认的案件大幅下跌的原因,以确保申请得到适当审查。

监狱条件

(11)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通过在现有设施中建造新牢房以及翻新其中一些现有设施和采取其他非关押措施,减少入监的人数,如通过了2010年罚款法,来缓和监狱过度拥挤的现象。然而,委员会对过度拥挤现象仍然是一个严重问题的报道深表关注(第11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定下建造符合国际标准的监狱设施的具体时间框架。在这方面,委员会请缔约国将就Thornton Hall监狱项目作出的决定通知委员会;

采取以制订替代性非拘禁的制裁为重点的政策,包括颁布修正1983年刑事司法(社区服务)法的法案,该法案规定法官在拘禁期限为12个月或12个月以下的案件中,必须考虑以社区服务替代拘禁是否适当;

加快批准《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任择议定书》,并制订一个全国防范机制。

(12)委员会虽注意到缔约国努力为所有牢房提供牢房内应具备的卫生条件,但对缔约国的一些监狱继续使用“便桶”深表关注,这种做法与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无异(第11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加强努力,立即废除使用“便桶”的做法,先废除数人同住一牢房的便桶。委员会还建议在所有牢房均具备应有的卫生条件之前,缔约国必须采取一致行动,允许囚犯能够随时使用牢房外的厕所设备。

(13)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就使用特别观察牢房所提出的说明。委员会还感兴趣地注意到,在监狱监察员提出建议之后,监狱管理局正准备为医疗目的设置安全观察牢房,并将修订监狱规则,就此进行规定(第11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遵循监狱监察员在其2011年4月7日的报告中所提出的指导原则,即安全观察牢房和紧密观察牢房的使用必须适当。

(14)委员会对有报导指出缔约国若干监狱的医疗服务有缺陷表示关注(第11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改善所有监狱的医疗服务,要考虑到监狱监察员在其2011年4月18日的报告中所提出的指导原则。

囚犯间的暴力

(15)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为处理囚犯间的暴力行为而采取的措施。然而,委员会仍然关注的是,一些监狱暴力行为发生率仍然相当高,以及有报告指出,科克监狱关押的游民囚犯指称他们一直受到其他囚犯恐吓(第11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加强努力,除其他外通过下列措施处理囚犯间暴力行为:

排除促成囚犯间暴力行为的因素,例如毒品可获得性、存在争斗团伙、缺少有目的的活动、空间不足以及物质条件差;

部署足够的工作人员,他们也应接受关于处理囚犯间暴力行为的培训;

处理游民囚犯遭到恐吓的问题,并对这种恐吓的一切指称进行调查。

委员会还建议缔约国提供统计数据,以便委员会能够评估缔约国处理囚犯间暴力行为的措施的效力。

还押犯人分监

(16)委员会虽欢迎缔约国努力尽可能将定罪犯人与还押犯人分监于不同的牢房,但委员会仍关注这些犯人仍无法分监(第11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采取紧急措施,将还押犯人与定罪犯人分开监禁。

对难民和寻求庇护者的拘留

(17)委员会关注的是,将因移民原因遭拘留者与定罪囚犯和还押囚犯一起关押在普通监狱设施的做法(第11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采取措施,确保将所有因移民原因遭拘留者关押于符合其身份的设施。

申诉和调查机制

(18)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提供了关于囚犯就发生在下列监狱事件提出的申诉的调查资料:2009年6月30日,Portlaoise监狱;2009年6月15日和2010年1月12日,Mountjoy监狱;2009年12月16日,Cork监狱;2009年6月7日,Midlands监狱。委员会关注地指出,在所有这些案件中,均未对监狱工作人员的虐待指控进行独立有效的调查。监狱监察员在其2010年9月10日题为《处理监狱申诉的最佳做法准则》的报告中得出结论称,未设立独立的申诉和调查机构,来调查囚犯的申诉,以及目前使用的程序并非最佳做法,并建议建立独立的机制,以接受和调查对监狱工作人员的指控(第2、12、13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建立一个独立有效的申诉和调查机制,以利遭监狱工作人员酷刑和虐待的受害者提出申诉,并确保投诉人在实践中得到保护,免因投诉而遭到恐吓或报复;

对监狱工作人员施加酷刑或虐待的所有指称进行迅速、公正和彻底的调查;

确保在调查期间,免去所有被指称涉嫌侵犯《公约》的工作人员的职务;

向委员会提供信息,说明指控监狱工作人员涉嫌施加酷刑和虐待的案件的数目,进行过的调查的数目以及起诉和定罪的数目,以及向受害人进行赔偿的情况。

(19)委员会欢迎2005年成立了国家警察监察专员委员会,现职警员或前警员不得担任委员。该委员会有权对警察施加的酷刑和虐待案件进行调查。然而,委员会对该委员会也可以将申诉案件提交警察专员处理表示遗憾,而该专员可进行独立调查或在该委员会的监督下进行调查,但在警察拘留期间死亡或受到严重伤害的申诉除外。委员会还对该委员会提议对2005年警察法进行修订表示遗憾,包括授权该委员会可将调查工作交由国家警察进行,从而变成警察对自己进行调查,委员会对这种情况表示遗憾(第2、12、13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通过法律确保对警察施加酷刑和虐待的指称直接由国家警察监察专员委员会进行调查,并向该委员会提供充分的经费,以便该委员会得以快速公正地履行任务,处理积压的申诉和调查案件。委员会还请缔约国向委员会提供下列统计数字:(a)指控警察施加的酷刑和虐待的申诉数目,已进行过的调查数目,起诉和定罪的数目;以及(b)提交国家警察处理的案件数目。

瑞安报告的后续行动

(20)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就其2009年通过的计划所作出的努力,以便执行调查儿童虐待委员会报告的建议,即瑞安报告的建议,但关注的是,根据儿童监察专员2011年3月的一项说明,该计划的一些重大承诺尚未落实。委员会还极为关注的是,尽管瑞安报告认为“这些机构经常施加身心虐待和忽视”,以及“许多机构还发生性虐待行为,尤其是收容男童的机构”,缔约国却未采取后续行动。委员会还关注的是,尽管调查委员会收集了大量的证据,但缔约国仅起诉11个案件,而其中有8个被驳回(第12、13、14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说明缔约国建议如何落实调查儿童虐待委员会的所有建议,并说明落实的时间框架;

对报告所发现的虐待案件迅速进行独立和彻底的调查,并酌情起诉和处罚触法者;

确保所有虐待受害者均得到补救,并享有可执行的赔偿权利,包括得到尽可能完全康复的手段。

马格达林洗衣店

(21)委员会对缔约国未能对1922年至1996年期间遭非自愿关押于马格达林洗衣店的妇女和少女进行保护深表关注。因为它未能对这些行动进行规范和监察,在这些行动中,她们遭到身心虐待和其他形式虐待,这种行为相当于违反《公约》。委员会还对未能对马格达林洗衣店所犯下的虐待妇女和少女的指称迅速进行独立和彻底的调查深表关注(第2、12、13、14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迅速对马格达林洗衣店所犯下的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的一切指称进行独立和彻底的调查,并酌情起诉和处罚触法者,并依所犯罪行严重性量刑,并确保所有受害者得到补救,并且能够享有可执行的赔偿权利,包括得到尽可能完全康复的手段。

被拘留的儿童

(22)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颁布了关于在爱尔兰少年司法事务局监督下将儿童拘留于儿童拘留学校的政策。但是,委员会深表关注的是,16和17岁的男童仍由圣帕特里克机构拘留,该机构是一个中等设防监狱,是拘留机构,不是专为儿童设计的照料设施。委员会还关注,缔约国虽承诺废止将儿童拘留于圣帕特里克机构的做法,但缔约国仍未就建造新的儿童拘留设施作出最后决定(第2、11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立即在Oberstown建造新的全国儿童拘留设施。与此同时,委员会建议缔约国采取适当措施,中止将儿童拘留于圣帕特里克机构,并将他们转移至适当的设施。

(23)委员会深表关注的是,儿童事务监察专员竟然没有调查圣帕特里克机构违反《公约》的指控的任务授权,使得该机构的儿童无法利用任何投诉机制(第12和13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审查其关于设置儿童事务监察专员的法律,以便在其任务授权中,列入调查圣帕特里克机构所拘留儿童遭到酷刑和虐待的指控的权力。

体罚

(24)委员会注意到学校和刑法体系禁止体罚,但仍深表关注的是,根据普通法规定的“合理的适度惩罚”权,在家中为管教儿童,实施体罚是合法的,在其他一些替代照料设施也一样(第2和第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在所有场所全面禁止对儿童进行体罚,并进行公众宣传运动,教育父母和公众,认识体罚的有害影响,并提倡积极的非暴力管教形式,取代体罚。

禁止女性外阴残割

(25)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打算在议会议事程序中重新列入刑事司法(女性外阴残割)法案,该法将女性外阴残割列为刑事罪行,并规定相关的罪行,其中一些具有法院境外管辖权。但是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尽管2006年的调查数据数表明,在缔约国约有2,585名妇女受到女性外阴残割,缔约国仍未制订禁止女性外阴残割的法律(第2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加速重新将刑事司法(女性外阴残割)法案列入议会议事程序;

落实有针对性的方案,以提请各阶层人口注意女性外阴残割的有害影响;

通过法律明文界定女性外阴残割相当于酷刑。

堕胎

(26)委员会注意到,欧洲人权法院对缔约国没有可利用的有效国内程序,以确定某些怀孕就医疗而言是否对母亲生命造成真正的实际风险,表示关注(A、B和C诉爱尔兰一案),这种情况导致妇女及其医生难以作出决定,而且医生的诊断或治疗若被视为非法,他们还须承担遭到刑事调查或处罚的风险。由于欧洲法院提到有一些不明确之点以及没有制订可以解决意见分歧的法律机制,委员会对此表示关注。委员会注意到妇女及其医生可能面临刑事起诉和遭拘禁,对这种情况可能违反《公约》表示关注。缔约国在与委员会对话期间表示打算成立一个专家组,处理欧洲法院的判决,委员会对此表示赞赏。然而,委员会进一步表示关注,尽管目前已有判例法允许堕胎,但未制订法律加以规定,导致个别案件产生严重后果,对未成年人、移民妇女和贫困妇女的影响尤大(第2和16条)。

委员会促请缔约国通过制订成文法澄清合法堕胎的范围,并提供适当程序,可对不同的医学意见进行质疑,以及在缔约国提供堕胎的适当服务,以便使其法律和实践符合《公约》。

对妇女的暴力,包括家庭暴力行为

(27)委员会欢迎缔约国采取措施,防范和减缓基于性别的暴力行为,包括通过2010-2014年打击家庭暴力、性暴力和基于性别的暴力的全国战略。然而,委员会对有报导指出,家庭暴力侵害妇女的行为的发生率仍然持高以及2009和2010年暴力行为受害者的庇护和支助服务经费遭削减深表关注。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加强努力,除其他外,通过有效执行打击家庭暴力行为、性暴力行为和基于性别暴力行为全国战略、包括收集有关资料,防范暴力侵害妇女行为;

加强对家庭暴力行为受害者的庇护和支助服务,并增加服务经费;

对家庭暴力行为的指控迅速进行公正和彻底的调查,并酌情起诉和判罪;

修订1996年家庭暴力行为法,以列入明确的标准,保证安全和禁令,扩大适用范围,以便根据国际公认的最佳做法,让具有亲密关系的所有各方,不论其同居情况如何,均可适用该法。

确保依他人取得移民地位的移民妇女如遭到家庭暴力侵害能依法取得独立的地位。

智障者的待遇

(28)自愿患者的定义不够明确,因而无法保护可能入住经核准的精神卫生中心的人的自由权,委员会对这一事实表示关注。委员会还表示遗憾的是,将智障人员从自愿改成非自愿残疾人的改叙标准不明确(第2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审查其2001年精神卫生法,以确保该法符合国际标准。因此,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在其第二次定期报告中,说明为使其法律符合国际公认的标准而采取的具体措施。

保护失散和无亲人陪伴未成年人

(29)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提供的关于根据精神卫生服务执行任务保护失散和无亲人伴随未成年的程序的资料,但对2000年至2010年期间,总共有509名儿童失踪,只找到其中58名的情况,深表关注。委员会还表示遗憾的是,缔约国未提供资料,说明为防范这种现象和保护这些未成年人免遭剥削而采取的措施(第2和16条)。

缔约国应采取措施,保护失散和无亲人伴随未成年人。在这方面,它应提供为保护失散和无亲人伴随未成年人而采取的具体措施的数据。

执法人员的培训

(30)委员会欢迎缔约国提供资料,说明国家警察的一般培训方案,但关注的是,警察未接受关于禁止酷刑和虐待方面的培训,而医务人员则未接受受关于认识《酷刑和其他残忍或有辱人格的待遇的有效调查和文件记录手册》的培训(2、10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确保执法人员定期接受有系统的关于《公约》方面的必要培训,尤其是关于禁止酷刑方面的培训;

确保医务人员和其他参与拘留、审讯或处理任何遭受各种形式逮捕、拘留或监禁的人以及其他参与酷刑文件记录和调查的专业人员定期接受有系统的认识《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的有效调查和文件记录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的培训。缔约国还应确保为参与庇护确定程序的个人提供这种培训。

制订和执行一种评估这种关于防范酷刑和虐待的教育和培训的有效性的方法,并定期评估为执法人员提供的培训;

加强努力,对参与拘押、审讯或处理受到任何形式逮捕、拘留或监禁的妇女的人进行提高性别观念的培训;

加强努力,确保执法人员和其他处理可能遭虐待的脆弱群体、如儿童、移民、游民、罗姆人和其他脆弱群体案件的人员接受培训;

加强在医院、医疗和社会机构的专业培训。

(31)委员会请缔约国批准其尚未加入的联合国主要人权条约,即《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残疾人公约》和《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

(32)请缔约国以适当的语文,通过官方网站、媒体和非政府组织广泛散发提交委员会的报告、简要记录和本结论性建议。

(33)委员会请缔约国在一年之内提供后续资料,说明如何回应本文件第8、20、21和25段所载的委员会建议。

(34)委员会请缔约国提交下次条约专要定期报告,篇幅不得超过40页。委员会还请缔约国按照载于国际人权条约提交报告的协调准则(HRI/GEN.2/Rev.6)的共同核心文件的规定刷新其共同核心文件(HRI/CORE/1/Add.15/Rev.1),并遵守篇幅不得超过80页的规定。《协调准则》业经国际人权条约核准。条约专要文件和共同核心文件两者乃是《公约》所规定的报告义务。

(35)请缔约国在2015年6月3日前提交下次定期报告,报告将作为第二次定期报告。

57.科威特

(1) 2011年5月11日和12日,禁止酷刑委员会举行了第986次和第989次会议(CAT/C/SR.986和989),审议了科威特的第二次定期报告(CAT/C/KWT/2),并在第1007次会议(CAT/C/SR.1007)上通过了下述结论性意见。

A.导言

(2)委员会欢迎科威特依照委员会新的任择程序提交的第二次定期报告,报告载有缔约国对委员会汇编和发送的问题清单(CAT/C/KWT/Q/2)的答复,从而可展开重点更集中的对话。然而,委员会遗憾地感到,报告不但缺乏包括统计数据在内的详实资料,而且还延迟了九年才提交。这妨碍了委员会对缔约国执行《公约》的情况开展连续跟进的分析。

(3)委员会赞赏地注意到,缔约国派出一个高级别代表团与委员会会晤,并且还赞赏地注意到,双方有机会就《公约》所列各类领域展开建设性的对话。

B.积极方面

(4)委员会欢迎,自初次报告审议以来,该缔约国已批准或加入了下列国际文书的事实:

《儿童权利公约关于儿童卷入武装冲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

《儿童权利公约关于买卖儿童、儿童卖淫和儿童色情制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

(5)委员会欢迎,2008年建立了人权事务高级委员会,负责审议现行法律和条例并提出拟将人权基本观念融入学校和大学课程的修订案。

(6)委员会满意地注意到,2010年5月12日,缔约国向人权理事会所有特别程序机制发出了邀请。

C.主要关注问题和建议

酷刑定义和对酷刑定罪

( 7 )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代表在对话期间承诺拟颁布一项采纳完全符合《公约》第 1 条所列酷刑定义的具体法律 , 并且修订该国的立法 , 以确保对酷刑和虐待行为实施相称程度的惩处。然而 , 委员会关切 , 目前的法律条款既未列出酷刑定义 , 也未确保可就酷刑行为处以相称程度的惩罚 , 因为法律规定 , 可就非法逮捕、监禁或拘留行为 , 判处最高三年的监禁和 / 或 225 第纳尔的罚款 , 而若除上述非法拘押行为外 , 还犯有人身酷刑或死亡威胁行为 , 最高可判处 7 年徒刑 ( 第 1 和 4 条 ) 。

委员会重申其先前的建议(A/53/44, para.230),提议将《公约》第1条界定的酷刑罪列入缔约国本国的刑事法,以确保融入《公约》第1条载列的所有要素。

缔约国应修订国家立法,确保《刑法》列明酷刑为罪行,并且按《公约》第4条第2款的要求,可参照酷刑行为的严重性质,予以严厉的惩处。

基本法律保障

(8) 虽然注意到《刑事诉讼法》(17/60)和《监狱条例法》(26/1962)条款规定,被拘留者应享有诸如与律师接洽权、通知亲属权、有权被告知对之的控罪,以及在按国际标准规定的时限内送交法官等保障,然而,委员会关切这些条款几乎未得到遵从。此外,在注意到《刑事诉讼法》第75条虽保障被告有权聘请律师为之辩护或陪同接受讯问,然而,只有在得到问讯人员许可的情况下,律师才可讲话,则令委员会感到关切(第2条)。

缔约国应及时采取有效措施,确保所有被拘留者从被拘即刻起就实际享有一切基本的法律保障,包括有权可当即与律师联系并接受独立的体检、通知亲属、在拘留当时即被告知其权利,包括对之的指控,并在按国际标准规定的时限内被送交法官。

对拘留场所的监督和检查

(9) 委员会注意到在答复问题清单时所作的说明,据《司法承认法》(23/1990)、1962年第26号法案和1990年第23号法令法第56条,科威特立法保障对各座监狱的实施各类不同管控和监察。然而,委员会关切,缔约国缺未对所有监禁地点实行系统且有效的监督,包括国家和国际监督方未对拘留地点进行定期和不事先宣布的访查(第2条)。

委员会请缔约国建立一个国家制度,对所有拘留地点进行有效监督和巡察,并后续跟进此类制度监督的结果。这个制度应包括定期和不事先宣布的访查,以防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惩罚。缔约国被鼓励接受相关国际机制对各个拘留地点的监督 。

申诉及及时、彻底和公正的调查

(10) 虽注意到根据对话期间向委员会提供的资料,科威特内务部设立了一个专职部门主管登记公众投诉并追踪不满内务部某个官员滥用职权行为的申诉,然而,委员会遗憾地感到尚无一个独立的申诉机制,受理并及时、彻底和公正的调查向当局举报的酷刑行为,并确保被查实的有罪者受到相称程度的惩罚(第13条)。

缔约国应确立一个完全独立的申诉机制,确保及时、彻底和全面调查一切酷刑指控和被控犯有酷刑行为的人,并惩处罪证确凿的罪犯。

(11) 虽然注意到从2001-2011年期间,共审理了632宗涉及酷刑、虐待和体罚的案件,其中有248起案件的罪犯遭到判刑惩处,然而,委员会却注意到,缔约国未提供资料阐明确切判处了上述定罪犯哪些类型的惩罚(第4、12和13条)。

委员会请缔约国提供资料,包括统计资料,阐明提出指控公共官员犯有酷刑和虐待的举报案数量,以及刑事和纪律两个层面审理的结果,列出若干相关刑期判决的实例。

(12) 委员会深为关切,2011年1月,Mohamed Ghazi Al-Maymuni Al-Matiri在被警方羁押期间,因遭到若干执法人员施行的酷刑而身亡。委员会注意到对该案涉嫌参与施行酷刑行为的19人提出了起诉(第12条)。

委员会请缔约国提供详情,阐明有关该案的司法进展情况以及为受害者亲属提供赔偿的措施。

(13) 委员会表示关注,八位被从关岛湾释放出来,返回科威特人员的案情。据称他们当返回科威特时,一抵达即遭到了逮捕并受审。

委员会请缔约国提供资料,阐明有关此案的确切情况以及任何新的司法进展情况。

(14) 委员会注意到,2000年人权事务委员会发表的结论性意见(CCPR/CO/69/KWT, 第11段),提及1991年战后被拘留名单上的62人,这些人随后均失踪了。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只承认了一列失踪案。委员会关切,一再有传闻称1991年战后被拘留人员失踪的情况。2010年5月在对科威特报告进行普遍定期审议期间,某一非政府组织曾提出过这个问题。

缔约国应提供详细资料,澄清人们提请该国注意的1991年战后人员遭拘留和失踪的案情。

不驱逐

(15) 委员会遗憾地感到,缔约国对委员会问题清单(CAT/C/KWT/Q/2)的答复未就项目5(CAT/C/KWT/2, 第18段)阐明,关于过去(2005-2010)五年来庇护申请,特别是曾遭受过酷刑或若返回原籍国可能会遭受酷刑的人提出庇护申请的数量(第3条)。

缔约国绝不应将人员驱逐、送返或遣送回有充分理由可认为被送回者可能会遭受酷刑和虐待风险的国家。委员会请缔约国提供详细资料,阐明所收到庇护申请的确切数量;获准庇护的申请数量;由于曾遭受过酷刑或一旦被送回原籍国即有可能面临遭受酷刑风险的寻求庇护者所递交申请得到受理的数量;遣返人数分为:(a) 要遣返的寻求庇护者人数,和(b) 实施了遣返的国家。这些系应按年龄、性别和国籍分列的数据。

难民

(16) 委员会注意到,尽管业已与难民署开展了合作,但缔约国还未批准1951年《关于难民地位公约》及其1967年《任择议定书》。

缔约国被鼓励考虑成为1951年《难民公约》及其1967年《任择议定书》的缔约国。

死刑判决

(17) 虽然注意到代表团提供的资料阐明,自2006年以来,缔约国一直未采用过死刑,然而,委员会关切缔约国未提供2006年之前执行死刑人数的资料。委员会还关切,一系列可判死刑的罪行数量众多,以及缺乏关于目前羁押在死囚监区人数的资料。委员会还关切,《刑事诉讼法》第49条允许对关押在死囚监区的囚犯采用过度的武力(第2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考虑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任择议定书》,旨在废除死刑。与此同时,缔约国应审议其政策以仅限于对最严重的罪行判处死刑。缔约国应确保所有被羁押在死囚监区的每个人都得到《禁止酷刑公约》的保护,并给予人道的待遇,而且不得对这些人采取歧视性的措施和进行虐待。委员会请缔约国提供资料列明,自1998年审议上次报告以来被处决的确切人数。缔约国还应按性别、年龄、族裔和罪行分类列明,目前被羁押在死囚监区的人数。

培训

(18) 委员会赞赏地关切缔约国为执法人员举办了若干次人权培训。然而,委员会关切,未对执法人员、安全人员、法官、检察官、法医和救治被拘留人员的医务人员进行关于《公约》条款以及如何监查和存档记录关于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惩罚造成严重心身伤害案情的具体培训。委员会还遗憾地感到,缔约国未提供资料阐明关于贩运人口、家庭暴力、移民、少数民族和其它弱势群体问题的培训情况,以及关于对减少酷刑和虐待事件发生率培训方案的影响力进行的任何监督和评估(第10条)。

缔约国应进一步发展和加强教育培训和方案,确保所有官员,包括执法、安全和监狱官员充分稔知《公约》条款、容许违反《公约》行为、并展开及时和有效的调查,和追究违约者。此外,所有相关人员,包括医务人员都应接受如何甄别酷刑和虐待迹象的具体培训。为此,《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有效调查和文件记录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应被列入培训材料。缔约国还应为所有主管人口贩运、家庭暴力、移民、少数民族和其他弱势群体问题的官员编撰教育材料。此外,缔约国应评估关于绝对禁止酷刑问题培训/教育方案的效力和影响力。

拘留条件

(19) 委员会欢迎提出了修订1960年《刑事诉讼法》第60条的议案,拟尽可能缩短警方羁押期限,将无书面羁押令的期限从四天缩短至48小时。然而,委员会则严重关切,所有各类拘留设施的普遍条件(第11和16条)。

委员会请缔约国提供详实资料,阐明拘留的普遍条件,包括所有各类羁押设施的占用率。缔约国应采取紧迫措施,致使所有拘留设施的羁押条件均符合《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改善为被拘留者提供的饮食和保健照顾,并加强对羁押条件的司法监察和独立监督。

精神病院的条件

(20) 委员会考虑到对话期间提供的关于精神残疾者的情况。然而,委员会遗憾地感到,缺乏有关被非自愿地被送入精神病设施治疗者的条件和法律保障措施的资料(第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确保接受非自愿治疗的人可诉诸申诉机制。委员会请缔约国提供关于精神病院患者住院条件的资料。

补救,包括赔偿和康复

( 21 ) 虽注意到缔约国立法所载的一般条款称酷刑受害者可有权获得政府的赔偿 , 包括恢复权利、充分和公平的钱款补救、医保和康复 , 但委员会关切尚无一项具体的方案落实酷刑和虐待行为受害者获取充分补偿和赔偿的权利。委员会还关切 , 尚无资料阐明可获得赔偿的酷刑和虐待行为受害者人数 , 和就此类案情所裁定的赔偿数额 , 以及无资料阐明其它形式的援助 , 包括为这些受害者提供的医疗和心理康复援助 ( 第 12 和 14 条 ) 。

缔约国应确保酷刑和虐待行为受害者享有可执行的补救权,包括公正和充分的赔偿和尽可能全面恢复的权利。此外,缔约国应提供关于法庭下令并为酷刑受害者提供补救和赔偿措施的资料。这类资料应包括提出索求申诉案数量、核准补救案数量,以及下令向每个案件支付和实际支付的补偿额。此外,缔约国应提供资料阐明,任何正在实施的赔偿方案,包括为酷刑和虐待行为受害者提供的心理创伤治疗及其它形式的康复情况,以及为确保此方案有效运作拨出的充分资金。

移徙佣工

(22) 委员会表示关切有报告称虐待家庭移徙雇工,特别是移徙女工。移徙群体显然经常面临遭受全然不受法律追究的虐待之害,而且毫无法律保护。委员会还遗憾的感到没有资料阐明向负责监察家庭劳工事务当局的投诉数量和类型,以及如何解决这些申诉的情况。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注意到缔约国代表在2010年5月第八届定期审议该国报告期间承诺要致力于依照《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及其《任择议定书》,制定禁止贩运人口和偷渡移民的立法。(第1、2和16条)。

缔约国应作为当务之急通过涵盖家庭用工问题的《劳工法》,并且保护该国境内的移徙家庭雇工,特别是移徙女工,防止剥削、虐待和欺凌行为。缔约国还应向委员会提供统计,包括关于向当局投诉的数量和类型,以及为解决这些投诉案所采取的措施。

侵害妇女的暴力

(23) 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缔约国未提供无以计数的指控侵害妇女暴力和家庭暴力问题的资料。委员会关切尚无具体针对家庭暴力问题的法律,并且未提供关于所举报的家庭暴力申诉统计资料和调查、定罪和判刑的数量(第2和16条)。

委员会:

吁请缔约国作为当务之急应颁布一项防止、打击侵害妇女的暴力,包括家庭暴力,并将之列为罪行的立法;

建议缔约国开展调研并收集数据,摸清家庭暴力的程度,并向委员会提供关于投诉、追究和判刑情况的统计数据;

鼓励缔约国组办该国公共官员参与恢复和法律援助方案,并为那些直接与受害者接触的人员,诸如法官、法律人员、执法人员和福利事务工人等开展广泛提高意识的运动,要让广大民众基本上知晓这些方案。

人口贩运

(24) 委员会关切缺乏预防、打击人口贩运行为并将之列为罪行的具体立法。委员会还关切缺乏有关贩运人口的资料,包括缺乏现行立法和统计,尤其是关于指控人口贩子的投诉、调查、追查和判罪的数量,以及尚无防止和打击贩运人口现象的切实措施,包括医疗、社会和康复措施(第2、4和16条)。

缔约国应通过颁布和执行具体的反贩运立法,确保缔约国依据国际标准将贩运界定为罪行,打击人口贩运行为。这些罪行都应受到相应刑律的惩处。缔约国应为受害者提供保护,并确保受害者可获得医疗、社会、康复、咨询和法律服务。

对弱势群体的歧视和暴力

(25) 委员会关切有报告称,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者在公开和私下场合均遭受到歧视和虐待,包括性暴力之害(第2和16条)。

缔约国应调查歧视所有弱势群体的罪行,并奉行可防止并惩治仇恨罪行的举措。缔约国还应及时、彻底和公正的调查一切歧视和虐待上述弱势群体的行为,并惩处侵害行为的责任者。缔约国应开展对所有直接与受害者接触的官员以及对广大人口开展提高认识的运动。

“邓恩”人的境况

(26) 委员会表示关切至少有100,000人在法律上得不到该国承认,即所谓的“邓恩”(无国籍)人,据称它们遭受着各类歧视和虐待(第16条)。

缔约国应颁布具体的立法,以保护“邓恩”人,并承认他们的法律地位。缔约国应采取一切法律和切实措施,简化和便利于他们及其子女身体的正规化和社会融入。缔约国还应确保这些人不受任何种类的歧视,享有一切人权。缔约国应采取的措施,保证从他们被剥夺自由的即刻起,一律毫无歧视地,以他们能懂的语言向之通告其权利。

国家人权机构

(27) 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缔约国尚未依据关于增进和保护人权的国家人权机构地位的原则(《巴黎原则》)(大会第48/134号决议附件),设立一个增进和保护人权的国家人权机构(第2条)。

缔约国应根据《巴黎原则》,建立一个独立的国家人权机构。

数据收集

(28) 委员会遗憾地感到,尚无全面和详细分类的数据,列明对执法、安全、情报和监狱管理人员所犯酷刑和虐待案,以及关于贩运、虐待移徙工人以及家庭暴力和性暴力案的投诉、调查、追究和定罪情况。

缔约国应汇编与全国执行《公约》情况相关的统计数据,包括对迫害和虐待、贩运、移徙工人,以及家庭暴力和性暴力案的投诉、调查、追究和定罪案,以及关于为受害者提供赔偿和康复情况的数据。

(29)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考虑批准《公约任择议定书》

(30)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在对话期间承诺要撤销该国对《公约》第20条的保留。

(31)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考虑按《公约》第21和22条的预期发表声明。

(32) 委员会请缔约国批准该国尚未成为缔约国的一些联合国核心人权文书,即:《残疾人权利公约》、《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和《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

(33) 委员会请缔约国批准《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关于无国籍人地位公约》和《减少无国籍状态公约》。

(34) 委员会请缔约国遵照报告准则提交下次定期报告,并遵守条约专要文件40页的限制。委员会还请缔约国根据人权条约机构第五次委员会间会议批准的统一的国际人权条约报告指南(HRI/GEN.2/Rev.6),更新共同核心文件,并遵守共同文件篇幅不超过80页的限制。条约专要文件和共同核心文件一并构成缔约国依《公约》履行的义务。

(35) 缔约国被鼓励以相关的语言,通过官方网站、传媒和非政府组织经,广为宣传提交委员会的报告及本结论性意见。

(36) 委员会请缔约国在一年之内提供资料阐明,为回应第10、11和17段所载委员会建议采取的后续行动,并提供资料阐明,为履行本结论性意见第6段所述承诺采取的后继行动。

(37) 缔约国应在2015年6月3日之前提交下次定期报告。

58.毛里求斯

(1)2011年5月19日和5月20日,禁止酷刑委员会举行了第998次和1001次会议(CAT/C/SR.998和1001),审议了毛里求斯依照新的任择报告程序提交的第三次定期报告(CAT/C/MUS/3),并在5月31日举行的第1015次会议上(CAT/C/SR.1015)通过了下述结论性意见和建议。

A.导言

(2)委员会欢迎毛里求斯遵循委员会新的任择报告程序提交的第三次报告,包括缔约国对委员会汇编和发送的问题单的答复。委员会表示赞赏缔约国同意依照这项新程序提交报告,从而便利了缔约国与委员会之间开展的对话。然而,委员会遗憾地感到,报告延迟了八年才提交,妨碍了委员会持续不断地分析对《公约》的执行情况。

(3) 委员会赞赏在规定时限内对问题单提交的书面答复。委员会还赞赏与缔约国高级代表团举行了坦诚且建设性的对话,以及代表团向委员会提供的补充资料及解释。

B.积极方面

(4) 委员会欢迎批准下列国际文书:

2005年6月21日《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任择议定书》;

2009年2月12日《儿童权利公约关于儿童卷入武装冲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

2003年9月24日《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关于预防、禁止和惩治贩运人口特别是妇女和儿童行为的补充议定书》;

2003年9月24日《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关于打击陆、海、空偷运移民的补充议定书》;

2002年3月5日《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

2003年4月21日《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

(5)委员会满意地注意到,缔约国正为确保加强对人权的保护,致力于修订立法,并欢迎通过:

2003年《刑法》(修订)法案(第78条),在国家法律中列入了《禁止酷刑公约》第1条确立的酷刑定义;

2004年对1997年《防止家庭暴力的保护法》的修订案;

2005年和2008年分别对1994年《儿童保护法》的修订案;

2009年4月21日《打击贩运法》;

2007年《刑事诉讼法》(修订)法案(第5(1)节),废除了对《刑法》和《危险毒品法》所列罪行的强制判刑规定,并于2007年恢复了法庭酌情判决权;

2006年《(废除)民事债务入狱法》;

2002年《性歧视问题法》在国家人权机构内设立了一个性歧视问题主管处;

2001年通过了《囚犯转押法》。

(6) 委员会欢迎缔约国为争取2001年4月全国人权委员会投入运作和建立儿童事务监察专署作出的努力。

C.主要关注问题和建议

纳入国际法

(7) 由于注意到缔约国对国际法奉行的双重体制,委员会关切《公约》尚未全面融入其国内法(第2条)。

缔约国在代表团宣布下次即将举行的宪法审议期间,考虑将《公约》各项条款全面融入国内法,以便国内法庭可履行《公约》规定的义务。

对酷刑处以应有的刑罚

(8)在注意到,经修订后的(2008年)《刑法》第78节列明的惩罚规定,对酷刑罪,最高可处以150,000卢比的罚款,和最长不超过十年监禁的同时,委员会关切一些诸如造成受害者终生残疾等加罪情节,则未具体列入量刑考虑。委员会还关切地注意到,对诸如贩毒之类其它罪行的惩罚严厉强度,高于对酷刑的惩罚(第1和4条)。

缔约国应修订《刑法》规定应依据《公约》第4条,依据酷刑行为的严重程度,判处酷刑罪应有的惩罚。

绝对禁止酷刑

(9) 在注意到“毛里求斯不会为酷刑寻找情况特殊的可开脱理由” (CAT/C/MUS/3第 15段)之际,委员会关切缔约国立法并未列有保障条款,规定不得以情况特殊为由,充当为《公约》第2条第2款所禁止酷刑行为开脱的托辞。

缔约国应在立法条款中列入一项绝对禁止酷刑的规定,而且绝不可假借任何情况为开脱理由。

基本法律保障

(10) 委员会虽注意到缔约国提供了资料,然而则关切,尚不明确被警方羁押的遭逮捕者和被拘留者可否请医生就诊;假若可以,可否从被拘伊始,遭羁押者即可自行选聘医生并维护个人隐私权。委员会还关切尚无资料说明被拘留者是否被即时告知他们与其家人,或他们所想找的人联系的权利。委员会还关切,从他们遭逮捕直至被送交法官那一刻期间,是否均有适当的登记入册(第2条)。

缔约国应采取措施确保:

遭逮捕和被羁押在警察所的人从被拘即刻起即可请到医生,若有可能,请被拘者自选医生前来;

医生前来以保密方式就诊;

被拘留者可向其家人或他所想找的人通告本人已遭羁押。

缔约国还应确立明确和适当的规则和程序,规定个人从遭拘押即刻起就登记入册,并确保在短期内将之送交法官 。

申诉机制

(11) 在注意到由一些不同的机制,诸如全国人权委员会和投诉调查局分别负责受理和调查指控警官过度使用武力的申诉的同时,委员会关切投诉调查局是否有独立性,因为该局在行政上隶属警务署长掌管。委员会遗憾地感到,尚无资料阐明关于2007年国家人权机构报告就警察问题所提建议的执行情况(第2、12和13条)。

缔约国应采取具体措施确保独立申诉机制及时、彻底和公正地处置指控警方的举报,并可追查、定罪和惩处这些责任者。为此,缔约国应迅速颁布和执行正在编撰的警察举报议案草案,并设立独立的警察举报局;通过一项新的警察法和警察诉讼法和刑事证据法,以及行为守则,规约受命调查罪行者的行为。缔约国还应确保执行2007年国家人权机构就警察行为提出的建议,并向委员会通报其具体结果。

不驱回

(12) 委员会关切该国立法未按委员会结论性意见(A/54/44,第123 (c)段)的要求,明确且完全保证《公约》第3条确立的不驱逐原则。委员会还关切尚无充分资料阐明,当出现必须遣返时,须遵循的程序,以及遭遣返者享有的权利,包括对遣返提出上诉,可有暂停遣返之效的程序保障(第3条)。

缔约国应修订立法,保障不驱逐原则。缔约国应审议《遣返法》,使之完全符合《公约》第3条,该法尤其应明确遣返必须依遵和裁定的程序,以及给予的保障,包括可就裁决提出具有暂停遣返实效的质疑,以确保遭驱逐、返回或遣返的人不会遭遇面临酷刑的风险。缔约国还应提供详细数据,列明提出的请求、请求国、以及业已或尚未遣返者的数量。

人权教育和培训

(13) 在注意到缔约国为警官和其他人员开展了有关人权包括预防酷刑的教育和培训的同时,委员会遗憾地感到,缺乏关于培训方案具体结果的资料。委员会还关切为医务人员开展的培训并未包括“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有效调查和文件记录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的内容 (第10条)。

缔约国应加强对执法和医务人员,以及那些从事酷刑行为文件记录和调查人员开展《公约》条款以及诸如“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有效调查和文件记录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之类其它文书的培训方案。缔约国应确立评估这类培训方案具体影响的方法,并向委员会通报培训方案的实效。为此,缔约国被鼓励寻求各国际机构和组织的技术援助。

拘留条件

(14)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提供的资料阐述了为改善拘留条件所作的努力,包括在Melrose新建了羁押750名被监禁者的新监狱。然而,委员会关切缔约国的一些监狱(尤其是Beau Bassin, Petit Verger 和GRNW监狱)过度拥挤的状况,而且监狱的条件不足;无法保证始终将还押候审者与定罪犯分开羁押;以及囚犯相互间暴力的高发率。委员会还关切遭还押候审拘留者比例数高(第11和16条)。

缔约国应采取适当措施,缓解过度拥挤状况并改善所有监狱的条件。委员会还敦请缔约国利用替代和非羁押性措施,并缩短预审拘留期。缔约国还应采取措施确保分开羁押候审被拘留者,并制订出一项减少囚犯之间暴力的计划。

举报、调查和追究

(15) 委员会关切,仅对极少几宗指控执法或监狱官员施行酷刑、过度使用武力或虐待的举报,或在警察羁押期间的死亡案进行过调查和追究,而且通常不给予赔偿(第12、13和14条)。

缔约国应系统地开展公正、彻底和有效的调查,查明所针对警察和狱警所犯暴力行为的指控,并依暴力行为的严重程度予以相应的追究和惩罚。缔约国还应确保,受害者或其家人获得补救及公平和充分的赔偿,包括采取尽可能全面恢复的举措。缔约国应向委员会通报,目前案件的审理结果,以及地方检察长抗诉四名获开释被告警察案的结果。

对妇女的暴力,包括家庭暴力

(16)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采取措施力争遏制家庭暴力,尤其为遏制侵害妇女和儿童的暴力,诸如2004年修订了《防止家庭暴力的保护法》并且颁布和执行了若干项计划和战略,而且设立起了各项机制。然而,委员会关切缔约国境内顽固存在着家庭暴力,特别是侵害妇女和儿童的暴力,包括性暴力行为,而且婚姻内的强奸未被列为犯罪行为(第2和16条)。

缔约国应继续切实解决家庭暴力,包括侵害妇女和儿童的暴力问题。为此缔约国应确保2007年《防止家庭暴力保护法》修订案生效;继续开展提高意识的运动,并对该国官员进行预防家庭暴力,包括性暴力问题的培训。缔约国还应采取利于受害者投诉的措施,并向受害者通报可诉诸的现行渠道。缔约国还应调查、追究和惩罚责任者。此外,缔约国应将婚姻内强奸列为《刑法》具体阐明的罪行,并尽快通过目前正在编纂的《性犯罪问题议案》。

体罚和虐待儿童问题

(17) 在注意到据缔约国提供的资料称《儿童保护法》第13节规定致使儿童遭遇任何伤害系为犯罪行为的同时,委员会关切缔约国立法并非完全禁止体罚,包括在刑事机构内和代替照料情况下的体罚。委员会还关切,缔约国提供的资料阐明,每年都有向主管当局举报的一些“猥亵”,包括性虐待案。这些案件均转交给了警方,由警方采取惩处侵犯者的措施,但并无资料阐明这类性虐待行为会承担刑事后果(第16条)。

缔约国应通过立法禁止体罚,特别是社会机构和代替照料境况下的体罚。为此,缔约国应将此问题列入正在编纂的《儿童问题议案》。缔约国还应推行提高对体罚不良影响后果认识的运动。最后,缔约国应加大力度,打击虐待儿童行为,包括调查、追究和惩罚虐童责任者。缔约国应向委员会提供关于虐童案;调查、追究和判刑人数;以及为受害者采取补救或恢复举措的数据。

通过人权议案草案

(18) 在注意到缔约国代表团解释了为最后敲定和通过议案所面临的困难之际,委员会关切,若干旨在防止酷刑的议案,诸如独立警察举报委员会议案、受害者权利法案和受害者宪章、新警察法案和警察诉讼法和刑事证据法等人权议案,已经在议会里编撰或商议了很久,有些甚至酝酿了许多年,却一直未获得通过(第2和4条)。

缔约国应采取必要的步骤,加紧通过关于人权,特别是那些旨在防止酷刑及其他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待遇的议案草案,而且一旦获得通过,即尽快执行。

国家防范机制

(19) 在注意到国家人权机构被受命担当起执行《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任择议定书》的国家预防机制的同时,委员会关切,2005年缔约国虽批准了《任择议定书》,但国家预防机制议案还在进行最后的敲定过程中,至今还尚未设立起国家预防机制(第2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最后敲定国家预防机制议案草案,尽快通过和建立该机制。国家预防机制应依据《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任择议定书》的要求,以及关于增进和保护人权国家机构地位的原则(《巴黎原则》)(大会第48/134号决议附件),配备必要的人力和财力资源。

向公众宣传小组委员会2007年走访之后的报告。

国家人权行动计划

(20) 在注意到缔约国及其代表团提供的资料阐明人权行动计划将很快最后敲定之际,委员会遗憾地感到,还尚未颁布这项旨在为促进和保护缔约国境内人权奠定一个包括实施预防和保护,禁止酷刑的总体框架的计划(第2条)。

缔约国应加紧颁布和实施人权行动计划,以形成对人权的有效保护,包括防止酷刑。缔约国在拟订和执行此类计划时,应考虑到委员会提出的建议,并与民间社会进行磋商。

数据收集

(21) 委员会遗憾地感到,缺乏关于举报、调查和判定执法、安全、军队和狱警人员所犯酷刑和虐待罪案,乃至关于死囚、虐待移徙工人、贩运人口、家庭暴力和性暴力问题的综合且详细的分类数据。

缔约国应汇编关于监督国家层面《公约》执行情况的相关统计数据,包括依年龄、性别、族裔和犯罪类型分列,关于对犯有酷刑和虐待罪行、虐待移徙工人、死囚、贩运人口和犯有家庭及性暴力者的举报、调查、追究和定罪情况,以及为受害者提供补救,包括赔偿和恢复举措的数据。

(22) 委员会请缔约国考虑批准该国尚未成为缔约国的一些联合国核心人权条约,即:《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旨在废除死刑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任择议定书》、《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儿童权利公约关于买卖儿童、儿童卖淫和儿童色情制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和《残疾人权利公约任择议定书》。

(23)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通过刑事法院议案,旨在将《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的条款列入国内法。

(24) 委员会请缔约国考虑遵循《公约》第22条规定,发表关于个人申诉的声明。

(25) 委员会请缔约国依据委员会的报告准则并遵循专要文件不超过40页的篇幅限制,提交在下次定期报告。委员会还请缔约国,根据人权条约机构委员会间会议核准的国际人权条约报告协调准则的要求(HRI/GEN.2/Rev.6),并遵守共同核心文件以80页的篇幅为限,更新其共同核心文件。条约专要文件和共同核心文件一并构成缔约国根据《公约》承担的报告义务。

(26) 委员会促请缔约国确保以该国所有官方语言,通过官方网站、新闻媒体和非政府组织,广泛散发提交委员会的报告及委员会的结论性意见。

(27) 委员会请缔约国在一年之内向委员会报告对本文件第11段、第14段、第19段(a)项和第19段(b)项所载委员会建议的后续执行情况。

(28) 请缔约国在2015年6月3日之前提交下一次,即第四次定期报告。

59.摩纳哥

(1)禁止酷刑委员会在2011年5月20日和23日举行的第1000次和1003次会议(CAT/C/SR.1000和1003)上审议了摩纳哥的第四次和第五次定期报告(CAT/C/MCO/4-5),并在1015次会议(CAT/C/SR.1015)上通过了下述结论性意见。

A.导言

(2)委员会欢迎摩纳哥提交的第四次和第五次定期报告并赞赏地注意到该报告是根据新的任择报告程序提交的。该程序是由缔约国回答委员会向它发出的要处理的问题清单(CAT/C/MCO/Q/4)。委员会感谢缔约国接受以这种新的任择程序提交报告,它促进了缔约国和委员会之间的合作。

(3)委员会欢迎它与缔约国高级代表团之间开诚布公和积极的对话,它感谢对方在对话时作出的清楚、精确和详尽的答复,以及所提供的书面补充答复。

B.积极方面

(4)委员会满意地注意到缔约国在审议期间批准了下列有关人权的国际文书。

《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2005年批准);

《儿童权利公约关于买卖儿童、儿童卖淫和儿童色情制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2008年批准)。

(5)委员会满意地注意到:

2007年12月26日生效的题为《司法和自由》的第1343号法律,对刑事诉讼法的某些条款作了修订,保障了被警察拘留和临时拘留的人的权利。该法律同样也规定了对不合理的临时拘留造成的损害提供赔偿;

2007年12月26日有关加强镇压对儿童罪行的第1344号法律生效;

2006年6月29日,有关须为各项行政决定,包括驱回外国人的决定提供理由,否则无效的第1312号法律生效。

2006年8月1日,第605号立权法令,该法令是关于落实《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及其补充议定书。

(6)委员会也满意地注意到缔约国举办了不少关于人权培训和提高意识活动,尤其是针对治安法官和公安人员。

C.主要关注问题和建议

酷刑定义和将酷刑定罪

(7)委员会注意到刑事诉讼法第8条中规定了法院对在国外所犯的酷刑事实的审判权,其中提到了《公约》第1条。然而它感到关切的是,刑法典虽然最近作了修订,但其中还没有包含一个完全符合公约第1条的关于酷刑的定义。委员会也同样关切的是,没有关于惩罚酷刑行为的特别规定(第1和4条)。

缔约国应该在其刑事立法中纳入一个完全符合《公约》第一条定义中关于酷刑的定义。委员会认为缔约国在根据《公约》第1和第4条规定酷刑罪行和为其下定义并创立一项有别与其他罪行的犯罪行为,有助于实现《公约》的基本目标,即防止酷刑,它特别提请所有人――酷刑的施行者、受害人和公众――注意这是一个特别严重的罪行,从而加强了禁止酷刑的劝阻效果。

绝对禁止酷刑

(8)委员会虽然注意到关于滥用权力并严厉制裁有违法律的公共当局命令的刑法典第127至130条,但它感到关切的是缔约国最近对刑法典的修正并没有包括明确禁止以非常情况或上级或政府当局命令为理由而施行酷刑的规定(第2条)。

缔约国应通过具体条款,禁止援引非常情况或上级命令作为施行酷刑理由,委员会在其以前的结论性意见中已作出此建议。缔约国应已采取立法、行政、司法和其他有效措施以制止酷刑行为,包括加强对拒绝执行上级非法命令的人员的保护保障。

不驱回

(9)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向最高法院上诉。外国人被驱逐出境或驱回的决定,只在同时申请暂不执行的情况下,才拥有暂停执行的性质。此外,考虑到在摩纳哥,要获得难民地位必须先要得到法国难民和无国籍人保护局(OFPRA)的认可,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缔约国对于法国处理的庇护案件没有跟进,并注意到在摩纳哥申请庇护的人,一旦被拒绝后,很难提出上诉。(第3条)。

缔约国应制定一项跟进那些向法国难民和无国籍人保护局申请庇护者档案的机制。它也应该在向驱逐或驱回外国人决定提出上诉时,使其自动产生暂停执行的作用,以便确保遵守不驱回原则。此外,尽管驱逐和驱回完全以同样为《公约》缔约国的法国为目的地,委员会特别感到关切的是,对特别是非欧洲人的驱逐案件缺乏跟进,这些人随后可能被驱逐到一个他们可能会受到酷刑和恶劣待遇的国家。

对拘留条件的监督

(10)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正在与法国当局进行一项谈判,目的是通过协议,决定用什么方式来实现被摩纳哥法院判罪却在法国监狱服刑的被拘留者的“探访权”。尽管如此,委员会对没有对在法国的拘留者进行跟进感到关切,它感到遗憾的是在摩纳哥被判刑的人明显同意被转移到法国这种做法没有明文规定(第11条)。

缔约国应该设立一个直接下属于摩纳哥当局的机构,以便对这些监犯受到的待遇和物质条件进行跟进。鼓励缔约国将犯人明确同意被转移到法国的做法纳入与法国的协议中。

家庭暴力

(11)委员会注意到在2009年10月向国家议会提出了有关防止和预防特别是针对妇女、儿童和残疾人暴力的第869号法案。但对通过这项重要法案的进程太慢,感到关切(第2、13、14和16条)。

缔约国应确保迅速通过第869号法案,以便防止和消除针对妇女、儿童及残疾人士的一切形式暴力。缔约国应该确保在所有生活部门明确禁止对儿童的体罚并且惩处所有家庭内暴力。此外委员会建议举办培训式提高意识运行,以便让家庭暴力受害者了解他们的权利。

对酷刑受害者的补偿

(12)尽管在受到审议的期间内没有人提出酷刑的指控,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缔约国没有关于对酷刑或恶劣待遇受害者进行补偿和赔偿的具体规定(第14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在其关于特殊暴力的法案中纳入符合《公约》第14条规定的对酷刑或恶劣待遇受害者进行赔偿的具体条款。此外《公约》条款里规定,在受害人因酷刑而死亡时,其继承人有权得到赔偿。

培训

(13)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提出的关于为治安法官和保安人员提供的各种不同培训方案的资料。尽管如此,它感到遗憾的是所举办的培训没有根据《禁止酷刑公约》加以完善(第10条)。

委员会鼓励缔约国继续举办有关人权的培训班并建议将《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有效调查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纳入医疗人员或其他类专业人士的培训方案中。缔约国也应该评估这些培训方案的效率和影响。

打击恐怖主义的措施

(14)尽管在受到审议的这段期间内没有发生任何恐怖主义的案件,委员会重申人权事务委员会对刑法典里关于恐怖主义行为的定义笼统、不明确,包括对“环境”恐怖主义的定义不明确所表示的关切(CCPR/C/MCO/CO/2)(第2和16条)。

缔约国应通过一项有关恐怖主义行为的更明确的定义,并确保它们采取的所有防止恐怖主义措施遵守国际法,包括《公约》第2条规定的所有义务。

国家人权机构

(15)在注意到人权小组和调解人完成的工作以及目前正在审议中的关于加强后者任务的草案之同时,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缔约国表示不愿意设立一个国家人权机构(第2、12、13和16条)。

委员会鼓励缔约国制定一个符合《增进和保护人权国家机构地位原则》(巴黎原则,大会第48/134号决议附件)的独立国家人权机构并为其提供人力和财政资源,使其能够有效地完成任务,其中包括调查对酷刑的指控。

(16)委员会请缔约国考虑批准下列它还不是缔约国的主要人权文书,包括:《禁止酷刑公约任择议定书》、《残疾人权利公约》、《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保护所有人不遭受强迫失踪国际公约》以及《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

(17)促请缔约国通过官方网站、新闻媒体和非政府组织广泛散发提交委员会的报告及委员会的结论性意见。

(18)委员会请缔约国遵守40页的篇幅限制,提交其下一次定期报告。委员会还请缔约国根据人权条约机构委员会向会议核准的国际人权条约报告协调准则的要求(HRI/GEN/2/Rev.6),并遵守关于修订的共同核心文件的80页篇幅限制。修订其2008年5月27日的共同核心文件(HRI/CORE/MCO/2008)。条约专要文件和共同核心文件一道构成了缔约国根据《公约》承担的报告义务。

(19)委员会请缔约国在一年内向其提供关于它落实载于本文件第9、10和11段中委员会建议的资料。

(20)委员会请缔约国最迟在2015年6月3日前提交其第六次定期报告。

60.斯洛文尼亚

(1)禁止酷刑委员会在2011年5月10日和11日举行的第984次和987次会议上(CAT/C/SR.984和987)审议了斯洛文尼亚第三次定期报告(CAT/C/SVN/3)并在其第1006次会议上(CAT/C/SR.1006)通过了下列结论性意见。

A.导言

(2)委员会欢迎斯洛文尼亚第三次定期报告,该报告是按照报告准则提交的,但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它迟交了三年。

(3)委员会赞赏地注意到缔约国派了一个高级别代表团与委员会见面,并且也赞赏地注意到双方有机会就《公约》的许多方面进行建设性的对话。

B.积极方面

(4)委员会欢迎缔约国自审议第二次定期报告以来已批准了下列国际文书:

《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任择议定书》2007年1月23日批准;

《残疾人权利国际公约及其任择议定书》2008年4月24日批准;

《儿童权利公约两项任择议定书》2004年9月23日批准;

《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任择议定书》2004年9月23日批准;

《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关于打击陆、海、空偷运移民(特别是妇女和儿童)补充议定书》2004年5月21日批准。

(5)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正在作出努力,修正在《公约》所涉方面的立法:

2008年在刑法典内增加了为酷刑定义,使其刑事罪行化的第265条及将偷运人员最高惩罚提高的各项修正案;

在2005年对警察法提出了修正,使被拘留者能够看医生;

2007年对刑事诉讼法和检察官法作出修正,设立了国家检察官小组特别部门,负责对警察、宪警或调派海外的军事或同类任务人员所犯罪行进行起诉;

在2008年通过了病人权利法规定在发生病人,包括精神病院里的病人权利受到侵犯时可采取的申诉程序;

在2008年通过精神健康法,其中规定了在精神健康领域里的咨询和保护权利,包括拘留有精神病问题的人的程序;

在2008年通过了《防止家庭暴力法》;

在2010年通过了一个法令,对管制居住在斯洛文尼亚的前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公民法律地位的法令作出了修正;

2006年通过了保护尽快受到审判权利的法令,并在2009年通过其修正案。

(6)委员会也欢迎缔约国作出了努力,改善各项政策和程序,以便确保对人权予以更大的保护,并促使《公约》生效,包括:

制定一项替代性的刑事制裁方式,即“周未监牢”;

2009年出版了一本关于“被逮捕者权利说明”的小册子。

为2009-2014年这段期间,通过一项有关防止家庭暴力的决议。

C.主要关注问题和建议

酷刑定义和酷刑罪

(7)委员会虽然欢迎缔约国增加了一个新条款,对酷刑下了定义并将酷刑定为刑事罪行,纳入了《公约》第1条中规定的所有要点,但它仍然关切的是酷刑罪行的法定时效(第1和4条)

委员会促请缔约国修正其《刑法典》第90条,以便废除关于酷刑罪的法定时效,缔约国也应确保这类罪行受到《公约》第4条第2款规定的适当的惩罚,考虑到它的严重性质。

基本法律保障

(8)委员会虽然注意到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48条,有可能对审讯进行录音和录像,但它感到关切的是,一般都没有进行录音和录像,因为法律没有作出这一规定(第2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用法律规定,对国家境内所有拘留者的审讯进行录音和录像,作为另一个防止酷刑和虐待的手段。

(9)委员会虽然注意到引进了一个电脑化系统,登记所有关于警察拘留的资料,但它感到关切的是,有些资料没有被登记在系统里――因为缺乏关于到达警察局的时间和关进牢房的时间等资料(第2条)。

委员会建议扩大登记被拘留者的电脑化系统,以便将被拘留者受到关押的所有资料登记起来,为整个被拘留期间规定一个明确的监察制度。

审判前拘留和法院的累积案件

(10)委员会欢迎缔约国旨在减少法院累积案件而采取的“Lukenda”项目和其他措施,但它感到关切的是有很大一部分被还押监犯正在等待审判,根据缔约国提供的统计数字,在过去五年内,这个数字并无减少(第2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继续努力,以便减轻法院案件的堆积,并为此采取所有必要措施,包括采取非拘禁措施。

监察专员

(11)委员会注意到人权监察专员作为任择议定书下的一个国家预防机制的新任务,但它感到关切的是为监察专员办事处提供的资金不足,也缺乏关于其本身进行有关酷刑和虐待调查的任务范围的资料(第2条)。

缔约国应继续加强监察专员办事处的结构,扩大其对酷刑和虐待行为进行独立调查的任务,并根据有关增进和保护人权国家机构地位的原则(巴黎原则),为其提供充足的人力、物质和财政资源。

申诉,调查和起诉酷刑行为

(12)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提供的,关于根据《刑法典》不同条款对诸如滥用权力、造假文件、恫吓、疏忽和其他等虐待的调查资料,但它感到关切的是缺乏有关根据《刑法典》中关于酷刑的第265条进行调查的案件或申诉的资料(第12和13条)。

委员会促请缔约国确保对所有关于酷刑和虐待的指控进行迅速、公正和有效的调查,并对肇事者提出起诉。它请缔约国提供根据受害者姓名、年龄、族裔和出身分类的数据、以及关于申诉、调查、起诉和根据刑法典第265条判刑的数字。

拘留条件

(13)委员会虽然欢迎缔约国采取了措施,大大改善了拘留条件,包括建造新的设施和更新现有设施,但它仍感到关切的是,特别是在Dob、Ljubljana、Maribor、Koper和Novy Mesto等主要监狱里的拥挤问题。委员会还感到关切的是没有足够的机制预防监狱里的自杀(第11和16条)。

缔约国应加强其努力,使剥夺自由场所的拘留条件符合《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以及其他有关国际标准,特别是减轻监狱的拥挤情况,扩大非关押的拘留方式和为那些需要心理医疗的被拘留者提供充分的住所和心理支持。委员会也建议缔约国采取所有必要措施、调查和预防拘留场所的自杀行为。

精神病院

(14)委员会赞赏缔约国代表在对话过程中提供的资料,但感到遗憾的是缺乏关于在没有符合精神健康法规定的所有准则的情况下非自愿入住精神病院案件的资料,而且也欠缺关于非自愿入住精神病院的申诉和上诉的数据。尽管在对话过程中提供了资料,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欠缺有关使用电惊厥治疗和精神药物措施的资料和对这些特别措施提出的申诉的资料(第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的司法机构对任何被安置到精神病院的人进行严密的监督和监察,并确保对强行安置非自愿接受医疗精神病患者的精神病院得到独立监管机构的定期访查,以保证现有保障的准确实行。此外,缔约国应确保充分和及时执行监察专员和其他监察机构在这方面提出的建议。委员会也建议缔约国对施行电惊厥治疗和任何可能违反《公约》的治疗方式进行严格的审查。

对妇女和儿童的暴力,包括家庭暴力

(15)委员会虽然注意到缔约国为了防止基于性别的暴力和针对儿童的暴力所采取的立法和行政措施,但它仍旧感到关切的是,针对妇女和女童的暴力还很普遍(见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的结论性意见CEDAW/C/SVN/CO/4,第23段)。委员会也关切在家里对儿童进行的体罚还是合法的(第2、12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加强努力,防止、起诉和惩罚对妇女和儿童的所有形式暴力,包括家庭内暴力,并确保有效和充分执行为此目的通过的现行法律和国家战略,包括2009-2014年期间防止家庭暴力国家方案。委员会也建议缔约国加快通过《婚姻和家庭法》草案,其中禁止在家里对儿童进行体罚(见儿童权利委员会结论性意见CRC/C/15/Add.230 第40段)。此外,也鼓励缔约国为直接接触受害者的执法机构、法官、律师和社会工作者,和一般公众就家庭内暴力进行更广泛的提高意识运动和培训。

贩运人口

(16)委员会欢迎对《刑法典》的修正,将贩运人口定为罪行,并将这类行为的惩罚提高,它也欢迎旨在提高意识,保护受害人和起诉犯罪者的各项政策。然而,委员会仍旧感到关切的是,贩运妇女作为娼妓在斯洛文尼亚仍旧是一个问题,保护和协助受害者的措施是以项目为基础,并没有制度化。它感到遗憾的是欠缺有关受害人得到包括赔偿在内的补救的案件数量(第2、4和16条)。

缔约国应加强努力打击贩运人口,特别是贩运妇女和儿童,可通过下列等方式:

继续其针对所有执法人员、法官和检察官进行的关于贩运人口的提高意识努力;

根据《刑法典》的有关规定,对犯罪者提出上诉,并确保所有贩运人口的受害者得到包括赔偿和康复的有效补救;

改善贩运人口受害者的身份识别,并为他们提供适当的康复方案,真正能获得医疗保健和咨询,并使这些服务体制化。

庇护和不驱回

(17)尽管《外国人法》中有关于不驱回的第51条,委员会仍感到关切的是,有关国际保护的新法律虽然管制了庇护和与庇护有关的事项,但并没有关于不驱回的条款,有充分理由相信,一个人如被驱逐、遣回或引渡到另一个国家可能成为酷刑受害者。它也关切的是,决定难民身份的程序过长并有许多不确定因素(第3条)。

缔约国回应:

确保在所有关于庇护或庇护事项立法中规定不驱回原则,其中包括关于对弱势群体,特别是贩运人口的受害者的辅助保护程序;

确保反对驱回的程序性保障和为递解程序中的驱回申诉提供有效救济,包括由一个独立司法机构审查驳回的决定;

确保被拒绝的申请庇护者有权利提出有效的上诉,这种上诉并具有暂停执行驱逐或递解出境决定的效力;

修正国际保护法律,以便它能反映国际难民法和人权标准里,特别是1951年《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及其1967年《议定书》中规定的原则和准则。

(18)委员会虽然注意到已采取立法措施,修正有关管制居住在斯洛文尼亚共和国前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公民的法律地位法令,以便弥补那些不合宪法的条款,委员会仍旧感到关切的是,缔约国没有执行该法令,恢复那些原籍为其他南斯拉夫共和国并被称为“被擦掉”的人的居住权,他们在斯洛文尼亚的永久居留权在1992年被非法取消,并已遣回到前南斯拉夫社会主义共和国的其他共和国中。委员会关切的是,对所谓的“被擦掉”的人,包括那些属于罗姆族群的人的歧视还继续存在(第3和16条)。

有鉴于其有关缔约国执行第2条的第2号一般性意见(2008年),委员会回顾,根据《公约》,缔约国有义务对某些特别容易受到危害的少数人或边缘人提供特别保护。在这方面,委员会建议缔约国采取措施,恢复所谓的“被擦掉”并被遣回前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其他国家的人的永久居住地位。委员会也鼓励缔约国促进“被擦掉”人,包括那些属于罗姆族群的人的全面融合,并保证他们能通过公平的程序申请公民身份。

补救、包括赔偿和康复

(19)委员会遗憾的是缔约国没有提供关于为酷刑和虐待行为受害者提供补救的资料(第14和16条)。

缔约国应确保所有酷刑和虐待的受害者能获得补救和得到公正充分的赔偿。包括尽可能全面康复的手段的可执行权利。它应进一步收集有关曾获得赔偿和恢复的受害者人数并包括所提供的数额的数据。

培训

(20)委员会虽然欢迎缔约国采取用的一些积极措施,包括为警官提供有关警察伦理和人权的培训方案,并制定了一种反馈制度,但它仍旧关切的是,没有对这些方案在防止和查明酷刑和虐待的效率方面作出充分的监察和评估(第10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确保为医疗人员和其他从事调查和记录酷刑案件的官员,在经常和一贯的基础上提供有关《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有效调查和文化记录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的培训。

制定和执行一个方法,以评估所有关于旨在减少酷刑和虐待案件的教育和培训方案的效率和影响,并定期评估为其执法人员提供的培训;

加强努力为从事关押、讯问或接待那些可能受到任何形式的逮捕、拘留或监禁的妇女的人执行一个考虑到性别敏感问题的培训方式;

制定培训模式,以便提高执法人员对基于种族的歧视的认识。

罗姆少数民族

(21)委员会虽然注意到缔约国关于收集种族数据有违隐私权的解释,委员会仍旧关切的是,缔约国没有制定其他方式、以便研究基于种族原因的罪行的普遍程度,并防止和监察这类行为的发生频率,而同时又保护个人隐私。它还感到关切的是对非本国的罗姆少数人的歧视(见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委员会的结论性意见(E/C.12/SVN/CO/1)(第2、10和16条)。

有鉴于其第2号一般性意见,委员会回顾根据《公约》,缔约国有义务对某些特别容易受到危害的少数人或边缘人或群体提供特别保护。委员会指出收集统计数据的目的是让缔约国能够识别和更好地了解在其领土里的族群,以及他们受到的哪一类的歧视,针对所识别的歧视类型找到适当的答复和解决办法,并评估所取得的进展。委员会因此建议缔约国研究和报导基于种族动机的罪行的普遍性,调查其根源,而同时又确保隐私的权利和采取所有必要措施,防止未来发生这类罪行。在这方面,缔约国应加强努力,禁止对罗姆少数民族的任何形式的歧视。

数据收集

(22)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缺乏有关申诉、调查、起诉和裁判涉及执法人员和监狱人员酷刑和虐待案件以及针对妇女的家庭内暴力和性暴力,及针对儿童和其他弱势群体的暴力行为的全面和分类的数据;它也重申缺乏有关对酷刑和虐待受害者提供补救的资料。

缔约国应编制按罪行、族裔、年龄和性别分类的关于在国家一级监察执行《公约》的统计数据,包括有关申诉、调查、起诉和裁判执法人员和监狱人员进行的酷刑和虐待案件、家庭暴力和性暴力、针对儿童和其他弱势群体的暴力,以及关于包括为受害者提供包括赔偿和康复在内的补救手段的数据。

(23)委员会请缔约国批准它尚未成为缔约国的联合国核心人权条约,即:《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保护所有人不遭受强迫失踪公约》和《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

(24)请缔约国以适当的语言,通过官方网站、媒体和非政府组织,广泛传播它向委员会提交的报告和本结论性意见。

(25)委员会请缔约国在一年内提供有关对本报告第9、12、17和21段中所载委员会建议作出回应的跟进资料。

(26)委员会请缔约国按照其报告准则并遵守条约专要文件的40页限制,提交其下一次定期报告。委员会也请缔约国按照联合国人权条约机构委员会间会议批准的《国际人权条约的报告统一准则》(HRI/GEN.2/Rev.6)中对共同核心文件的规定,并遵守80页的限制向其提交一份订新的共同核心文件。条约专要文件和共同核心文件一齐构成了缔约国对《公约》的报告义务。

(27)请缔约国在2015年6月3日之前,提交其下一次,即第四次定期报告。

61.土库曼斯坦

(1)禁止酷刑委员会在2011年5月17日和18日召开的第994和997次会议(CAT/C/SR.994和997)上审议了土库曼斯坦的初次报告(CAT/C/TKM/1),并在第1015次会议(CAT/C/SR.1015)上通过了以下结论性意见。

A.导言

(2)委员会欢迎土库曼斯坦提交的初次报告,该报告整体而言遵循了委员会的报告准则。然而,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报告缺乏关于《公约》规定执行情况的统计数字和实际资料,而且迟交了10年,因此妨碍了委员会分析缔约国自1999年批准《公约》以来执行《公约》的情况。

(3)委员会赞赏地注意到,缔约国的一个高级别代表团在第四十六届会议期间会见了委员会成员,还赞赏地注意到,双方有机会就《公约》涉及的许多领域进行建设性对话。

B.积极方面

(4)委员会欢迎缔约国核准或加入了以下国际文书:

《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1994年9月29日);

《儿童权利公约》(1993年9月20日)及其两项任择议定书(2005年4月29日和3月28日);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1997年5月1日)及其两项任择议定书(1997年5月1日和2000年1月11日);

《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1997年5月1日)及其任择议定书(2009年5月20日);

《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1997年5月1日);

《残疾人权利公约》(2008年9月4日)及其任择议定书(2010年11月10日)。

(5)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为改革《公约》相关领域的法律、政策和程序所做的不断努力,包括:

2008年9月26日通过了一项新宪法;

2011年3月26日通过了新的《刑事执行法》;

2010年5月10日通过新的《刑法》;

2009年4月18日通过了新的《刑事诉讼法》;

2009年8月15日通过了《法院法》法案;

2007年12月14日通过了《打击人口贩运法》;

2007年2月19日通过总统法令设立了审查公民关于执法机构行为申诉的国家委员会;

1999年12月28日通过总统法令废除了死刑。

C.主要关注问题和建议

酷刑和虐待

(6)委员会深表关切的是,不断有大量指控称被拘留者遭到酷刑和虐待的现象在缔约国普遍存在。向委员会提交的可靠资料显示,公职人员特别是在逮捕时以及审判前的拘留期间对被剥夺自由者实施酷刑、虐待和威胁,以此严刑逼供,也是作为供认后的额外惩罚。该资料证实了许多国际机构表示的关切,除其他外包括在秘书长报告(A/61/489,第38至40段)中,以及在欧洲人权法院对《Kolesnik诉俄罗斯》、《Soldatenko诉乌克兰》、《Ryabkin诉俄罗斯》和《Garabayev诉俄罗斯》的判决中表示的关切。委员会注意到存在这样的法律,除其他外,禁止官员滥用职权或为取得证据而使用暴力对待被拘留者,但是委员会对法律框架与实际执行之间的巨大差距表示关切(第2、4、12和16条)。

缔约国的当务之急是立即采取措施,在全国各地防止酷刑和虐待行为,包括执行将在杜绝公职人员的酷刑和虐待行为方面产生可衡量结果的政策。缔约国应采取有力步骤,消除被指称实施酷刑和虐待的肇事者不受惩罚的现象,开展及时、公正和彻底的调查,对这种行为的肇事者进行审判,并在判定有罪之时对其处以适当刑罚,同时向受害者提供适当赔偿。

《公约》在国内法律秩序中的地位

(7)委员会注意到土库曼斯坦《宪法》第6条承认普遍公认的国际准则享有最高地位,但是关切地注意到国内法庭尚未直接援引《公约》。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代表已口头保证预计国内法庭不久将会直接适用《公约》。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采取必要措施,确保在国内法律秩序中充分适用《公约》条款,并切实执行《宪法》第6条,除其他外通过向司法和执法人员提供广泛培训,使他们充分了解《公约》条款并直接适用《公约》。此外,缔约国应向委员会汇报这方面取得的进展,以及国内法院或行政主管机关落实《公约》所载权利的决定。

酷刑定义、绝对禁止酷刑和对酷刑定罪

(8)委员会注意到《宪法》第23条禁止酷刑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但仍然表示关切的是,缔约国尚未在国内法中纳入《公约》第1条对酷刑罪行的定义,且《刑法》没有特别关于酷刑责任的条款,只是对以下行为定罪:第113条“通过经常性殴打或其他暴力行为导致身心受到伤害”,第358条官员“滥用职权”,以及第197条官员为获取信息对其羁押人员使用武力。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宪法》第47条规定在紧急状态或军事管治下,可根据国内法暂时剥夺公民的权利和自由。此外,委员会还对缺乏关于时效性规则和条款的资料感到遗憾(第1、2和4条)。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采纳涵盖《公约》第1条所载所有要素的酷刑定义。酷刑定义应明确违法行为的目的性,规定加重处罚的情节,将试图实施酷刑包含其中,亦将以恐吓或胁迫受害者或第三者为目的的行为包含其中,并应提及《公约》第1条指出的实施酷刑的动机或原因。缔约国还应确保不要将酷刑行为界定为造成身心伤害等不太严重的罪行,并确保考虑《公约》第4条第2款列出的酷刑的严重性质,对这些罪行施以适当处罚。此外,缔约国应确保绝对禁止酷刑是不可减损的,且构成酷刑的行为不受到任何时效性限制。

基本法律保障

(9)委员会注意到《刑事诉讼法》关于法律援助的第26条,委员会表示严重关切的是,缔约国实际上没有从拘留一开始就向所有被剥夺自由者,包括关在临时拘留所的人员提供委员会关于缔约国执行第2条的第2号一般性意见(2008年)第13和14段提及的所有基本法律保障。委员会表示关切的是,《刑法》允许警察在未获得检察官许可的情况下将人拘留72小时,在送被拘留者上法庭之前可将其关押长达一年。据称被拘留者经常被剥夺见律师的机会,并且在此期间遭到警察官员的严刑逼供。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有报道称缔约国普遍存在逮捕时和审判前拘留期间对未成年人实施酷刑和虐待的现象(CRC/C/TKM/CO/1,第36段)(第2、11和12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确保所有被拘留者实际上从被拘留之日起就获得所有基本法律保障,包括有权迅速获得律师服务和独立医生的体检,通知家属,被拘留时被告知其权利,包括遭控诉的罪名,并迅速被带见法官;

确保未成年人在法律程序的每个阶段,包括警察审讯期间,均有律师及其家长或法定监护人陪同;

确保将所有被拘留者,包括未成年人列入被剥夺自由者的集中登记簿,并确保律师、这些被拘留者的家人以及其他适当人员可查阅该登记簿;

采取措施确保对警察局和拘留所进行的所有审问进行录音或录像,作为防止酷刑和虐待的进一步手段。

司法系统的独立性

(10)委员会对司法系统运作无效深表关切,正如秘书长在2006年指出的(A/61/489,第46段),一部分原因显然是律师和法官缺乏独立性。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总统决定法官的任命和提拔,妨碍了司法系统的独立性。委员会对Ilmurad Nurliev的案件表示关切,该案中,在据称违反了多项公平审判和正当程序标准的审判后,一名基督教牧师被判犯有诈骗罪(第2和13条)。

缔约国应根据国际标准,特别是《关于司法机关独立的基本原则》,采取措施确立并确保司法部门行使职权的独立性和公正性。缔约国还应允许对Nurliev先生的定罪进行公正和独立的审查。

申诉机制和调查;有罪不罚

(11)委员会深表关切的是,对政府官员的酷刑和虐待指控很少受到调查和起诉,似乎存在一种有罪不罚的大环境,导致没有对被控实施《公约》明确所指行为的权力人士,采取任何有意义的惩戒行动或提起刑事诉讼(第2、11、12、13和16条)。委员会特别表示关切的是:

缺乏独立、有效的申诉机制接收酷刑指控,特别是对已定罪囚犯和审判前被拘留者实施酷刑的指控,并对这些指控进行公正和充分的调查;

资料显示,严重的利益冲突阻碍了现有申诉机制对收到的申诉进行有效、公正的调查;

有报道称过去十年没有官员因实施酷刑而遭到起诉,只有四名执法人员被控犯有《刑法》第182条第2款下不太严重的“越权”罪行;

缺乏详细资料,包括数据,说明所有现有申诉机制,包括国家民主和人权研究所以及国家审查公民对执法机构活动申诉委员会收到的酷刑和虐待申诉的数目、调查结果、有没有启动刑罚和/或惩戒程序,以及程序的结果。在这方面,委员会特别对Bazargeldy 和Aydyemal Berdyev的案件表示关切,该案中,缔约国否认了Berdyev夫妇声称2009年收到的国家研究所对他们之前提交的酷刑申诉的答复的真实性。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

建立一个独立和有效的机制:

便利酷刑和虐待受害者,包括通过获得有利于其申诉的医疗证据,向公共主管部门提交申诉,并确保在实际中保护申诉人不因其申诉或提供的任何证据而遭到任何虐待或胁迫;

对实施、下令或默许这类行为的警察及其他公务人员的酷刑或虐待指称立即开展彻底和公正的调查,并惩罚犯罪者;

确保这类调查不由警方开展,或在其领导下进行,而由独立机构进行,在调查过程中,被指控违反《公约》的所有官员都应暂时停职;

提供资料说明就政府官员的酷刑和虐待行为提起诉讼的数目,以及这些调查和开展的任何刑罚和惩戒程序的结果。应提供按申诉人性别、年龄和族裔分列的统计资料,资料应介绍每一项相关指控,并指出由哪个机构开展调查。资料应包括Bazargeldy 和Aydyemal Berdyev向国家研究所提交的拘留期间酷刑指控的具体信息,包括为调查其指控所采取的步骤,开展调查的机构,以及调查结果。

国家人权机构

(12)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对普遍定期审议(A/HRC/10/79)期间提出的建立独立的国家人权机构的建议的答复,但是表示关切的是,至今尚未根据与增进和保护人权的国家机构地位有关的原则(《巴黎原则》)建立这样的机构。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目前总统办公室下设的国家人权保护机制,包括国家民主和人权研究所以及审查公民关于执法机构行为申诉的国家委员会不符合《巴黎原则》,尤其体现在其人员组成以及缺乏独立性方面(第2、11和13条)。

缔约国应依据《巴黎原则》着手设立一个独立的国家人权机构,该机构有权受理和审议有关个人状况的申诉和请愿,监测拘留所,并公布其调查结果,应当确保执行该机构关于向受害者提供赔偿和起诉肇事者的建议,确保为其行动提供充分的资源。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建立一个全国预防机制,作为国家人权机构的一部分。委员会还请缔约国考虑批准《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任择议定书》。

人权维护者

(13)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一直存在许多关于人权维护者、记者及其家属遭到严重恐吓、报复和威胁的指控,并注意到缺乏对这类指控进行调查的资料。委员会还表示严重关切的是,有报道称人权维护者显然是由于工作关系,遭到刑事指控而被捕,而且据称审判中出现许多违反正当程序的情况。委员会对2010年9月30日发生的事件深表关切,当天,总统别尔德穆罕莫多夫下令国家安全部坚决向“那些中伤我们的民主……世俗国家的人开战”,这一切都是因为前一天,卫星电视播出了对流亡在外的土库曼斯坦人权维护者Farid Tukhbatullin的采访。委员会仍然对据称Tukhbatullin先生遭到威胁以及其开设的网站遭到攻击表示关切,但是委员会赞赏缔约国代表作出的口头承诺,即土库曼斯坦政府或情报人员将不再对他进行恐吓或威胁。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缔约国没有执行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的决定(第15/2010号意见),也没有响应人权维护者处境问题特别报告员代表土库曼斯坦赫尔辛基基金会成员Annakurban Amanklychev和基金会董事的一名家属Sapardurdy Khajiev发出的紧急呼吁(A/HRC/4/37/Add.1,第700至704段)(第2、12和16条)。

缔约国应采取一切必要措施:

确保土库曼斯坦国内外的人权维护者和记者不因其从事的活动而遭到任何胁迫或暴力;

确保立即对这类行为进行公正和彻底的调查,起诉肇事者并处以与其行为性质相当的惩罚;

提供对据称威胁和虐待人权维护者,包括上文所述个人的调查的最新结果;

执行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关于Amanklychev先生和Khajiev先生的决定(第15/2010号意见),决定的结论是囚禁他们属于任意行为,呼吁立即释放他们并提供损害赔偿。

对拘留场所的监督和检查

(14)委员会注意到总检察长办公室监测拘留所的活动,但是深表关切的是,国际监测机构,不论是政府还是非政府机构,都无法进入土库曼斯坦的拘留所。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红十字会)合作,红十字会提供人道主义法以及其他方式的援助。不过,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虽然国际机构提出了许多建议,包括大会第59/206 和60/172号决议,以及秘书长提出的建议(A/61/489,第21段),但是缔约国尚未准许红十字会进入拘留所。委员会还感到遗憾的是,缔约国没有对人权事务委员会九名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特别是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问题特别报告员以及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发出的长期有效的邀请做出回应(第2、11和16段)。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

建立一个在不事先通知的情况下,独立、有效和定期监测并视察所有拘留所的国家机制;

作为当务之急,准许独立的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特别是红十字会进入国内所有拘留所;

进一步加强与联合国人权机制的合作,特别是根据特别报告员和特别代表实况调查团的职权范围(E/CN.4/1998/45),尽快允许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和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进行访问。

强迫失踪和隔离关押

(15)委员会表示关切的是,许多人在没有适当律师代理的情况下被捕,在不公开的审判中被判刑,并被隔离监禁,而且缺乏资料说明缔约国在查明这些人的命运和下落方面取得了哪些进展。这些人包括Gulgeldy Annaniazov、Ovezgeldy Ataev、Boris Shikhmuradov和Batyr Berdyev, 以及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提出的那些2002年涉嫌谋杀前总统未遂的囚犯(A/HRC/13/42,第203-204段;E/CN.4/2006/6/Add.1,第514段)。委员会特别对缺乏以下内容表示关切:(a)就对这类做法的指控开展有效、独立和透明的调查,酌情起诉肇事者并为其定罪;以及(b)适时通知失踪人员家属此类调查和起诉的结果。缺乏此类调查和后续工作,说明缔约国可能在履行《公约》义务的意愿方面存在严重问题,并且在受害者家属问题上继续违反了《公约》(第12和13条)。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

采取一切适当措施,废除隔离羁押,确保释放或按正当程序指控和审判所有被隔离羁押者;

作为当务之急,告知被隔离羁押者的家属其命运和下落,并为家属探视提供便利;

立即采取措施以确保迅速、公正和彻底地调查所有未决的据称失踪案件,酌情提供赔偿,并告知受害者家属这类调查和起诉的结果;

告知委员会对上述案件的调查结果,包括Annaniazov先生、Ataev先生、Shikhmuradov先生和Berdyev先生的案件,以及因2002年涉嫌参与谋杀前总统而被监禁的人员的案件。

拘留期间死亡

(16)委员会深表关切的是,不断有大量关于拘留期间死亡的报道,并且据称对此类死亡案件,包括Ogulsapar Muradova案的独立法医检查存在限制。他在整个拘留期间被隔离监禁,并在拘留中死于可疑的状况。关于该案,包括酷刑迹象,有详细记录,而且秘书长(A/61/489,第39段)和一些特别报告员(A/HRC/WG.6/3/TKM/2,第38段)也特别提到该案(第2、11、12和16段)。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

立即彻底并公正地调查所有拘留期间死亡的事件;公布调查结果;并起诉那些违反《公约》并导致此类死亡的人;

确保对拘留期间死亡的所有案件进行独立的法医检查;允许死者家属授权开展独立的验尸;并确保缔约国法院承认独立验尸的结果,作为刑事和民事案件中的证据;

向委员会提供关于所有拘留期间死亡的数据,按死者所在拘留所、受害人性别,以及对拘留期间死亡的调查结果分列;特别是对于据称酷刑、虐待或有意疏忽造成的死亡案件,包括2006年9月Muradova女士在拘留期间死亡的案件,告知委员会调查详情。

滥用精神病院

(17)委员会深表关切的是,不断有大量可靠的报道称,缔约国因非医疗原因,特别是非暴力地表达其政见等原因,将人关进精神病院。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对于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见解和言论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以及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2004年和2008年分别以政治异见人士Gurbandurdy Durdykuliev(E/CN.4/2005/62/Add.1,第1817段)和记者Sazak Durdymuradov(A/HRC/10/44/Add.4,第239段)的名义联合发出的至少两份紧急呼吁,缔约国未作答复(第2、11和16段)。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释放那些因非医疗原因而被强行关进精神病院的人,并采取措施纠正这种状况;

采取措施确保除其他外,通过允许独立监察员和监测机制访问精神病院,确保任何人都不会因非医疗原因而被强行送进精神病院,并确保仅根据独立精神病专家的建议作出住院决定,并且可就此决定提起上诉;

告知委员会关于强行将人关进精神病院的指控,特别是对Durdykuliev先生和Durdymuradov先生的案件的调查结果。

监狱中的暴力行为,包括强奸和性暴力

(18)委员会对监狱工作人员一直实施的身体虐待和精神压迫表示关切,包括集体惩罚、将虐待作为“预防”措施、隔离羁押,以及监狱工作人员或囚犯实施的性暴力和强奸,据称这导致了一些被拘留者自杀。关于2009年2月达沙古兹一所女子监狱发生的一名女性囚犯遭殴打事件,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虽然监狱长因受贿罪被免职,但是没有对实施暴力的监狱官员实施任何刑事制裁(第2、11、12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拟订一份全面计划以解决暴力问题,包括达沙古兹女子监狱等所有拘留所的囚犯和监狱工作人员实施的性暴力和强奸,并确保对这些案件进行有效的调查。缔约国应向委员会提供资料,说明2007年在阿什哈巴德和2009年在达沙古兹发生的公共官员暴力侵害和强奸女性被拘留者案件的调查情况,以及这类审判的结果,包括提供资料说明判处的刑罚以及给予受害者的补救和赔偿;

协调主管部门之间对拘留条件的司法监督,并确保彻底调查对拘留所发生的酷刑或虐待事件的指控;

确保单独监禁仍然作为一种有时限的例外措施。

拘留条件

(19)委员会注意到政府关于建新拘留所的计划,但是对剥夺自由地点当前的物质和卫生状况仍然深表关切,例如食物和医疗服务不足,严重拥挤,以及不必要地限制家属探视(第11和16条)。

委员会应加大努力,特别通过以下方式,使剥夺自由地点的拘留条件符合《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以及其他有关的国际和国内法律标准:

缓解监狱过分拥挤的状况,并考虑非监禁形式的拘留;

确保所有被拘留者都有可能并切实获得必要的食物和医疗服务;

确保未成年人在整个拘留或监禁期间与成年人分开关押,并为他们提供教育和娱乐活动。

严刑逼供

(20)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的国内法,例如《宪法》第45条和《刑事诉讼法》第25条第1款,保障法院不接受严刑逼供获得的证据的原则。不过,委员会深表关切地注意到,不断有大量可靠的报道称,法院采用严刑逼供获得的证据的做法在缔约国很普遍,而且由于有罪不罚现象,这种做法长期存在。委员会表示关切的是,缔约国没有提供资料说明关于任何官员因逼供而遭到起诉和处罚的情况(第15条)。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根据《公约》第十五条,确保实际上不在任何司法程序中将通过酷刑获得的证据援引为证据,审查单凭供词定罪的案件,承认在许多这类案件中所依据的证据可能是通过酷刑或虐待方式获得的,并酌情开展迅速和公正的调查,采取适当的补救措施。缔约国应提供资料说明是否有任何官员因逼供而遭到起诉和处罚。

补救,包括赔偿和康复服务

(21)委员会赞赏地注意到《宪法》第44条和《刑事诉讼法》第23条保障国家机构的“非法行动”或“造成的伤害”的受害者有权获得赔偿,但是仍然表示关切的是,有报道称没有落实酷刑和虐待受害者获得补救和赔偿,包括康复服务的权利,而且也没有个人获得这类赔偿的例子。此外,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代表提供的信息,但是对于缔约国未执行人权事务委员会关于《Komarovski诉土库曼斯坦》案的意见(第1450/2006号来文,2008年7月24日通过的意见)表示严重关切,委员会在该意见中判定,根据土库曼斯坦政府的一份答复,土库曼斯坦必须向Komarovski先生提供有效的补救,并采取适当措施起诉并处罚暴力行为的实施者(第14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加大努力,在实际上为酷刑和虐待受害者提供补救,包括公正和充分的赔偿,以及尽可能提供充分的康复服务,并保护他们免遭羞辱和再次受害。缔约国应提供资料说明报告期间,法院下令向酷刑受害者或其家人提供的补救、赔偿及其他措施,包括康复服务。资料应包括提出请求的数目、满足请求的数目、以及每个案件中命令赔偿的数额和实际支付的数额。此外,缔约国还应提供资料说明落实人权事务委员会关于《Komarovski诉土库曼斯坦》案件的意见的情况。

武装部队中的欺辱现象

(22)委员会表示严重关切的是,不断有大量报道称军中存在军官或其他人员所为或经其同意、默许或批准的欺辱行为。这种欺辱行为对受害者造成了极大的影响,据称在某些情况下导致了自杀和死亡。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代表提供的资料,但是对报道称调查不充分或根本没有调查仍然表示关切(第2和16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加强禁止和消除军中欺辱行为的措施;

确保立即开展公正和彻底的调查,并酌情起诉所有事件,包括据称因虐待和精神压迫导致的自杀和死亡案件,并公布这类起诉的结果;

采取措施向受害者提供康复服务,包括适当的医疗和心理援助。

难民和寻求庇护者

(23)委员会欢迎缔约国2005年授予上千名塔吉克斯坦难民公民身份并提供永久居留权的决定。委员会表示关切的是,寻求庇护者在土库曼斯坦获得独立、合格和免费的法律咨询和律师代理的可能性有限,而且庇护申请被初审法院驳回者可能不能提出理由充足的上诉。委员会还表示关切的是,缔约国迟迟没有通过经修订的《难民法》,缺乏关于庇护申请和难民的资料,以及驱逐出境的数目。委员会还感到遗憾的是,缺乏资料说明存在哪些保障措施,确保这些人不被送回他们面临实际酷刑危险的国家,以及利用“外交保证”回避《公约》第3条确立的绝对禁止驱回的情况(第3条)。

缔约国应采取必要措施:

加快通过经修订的《难民法》,修订其当前程序和做法,使之符合国际标准,特别是《公约》第3条;

确保没有人会被驱逐、遣返或引渡到有充分理由认为其将面临酷刑危险的国家,并且考虑将决定权从总统手中转移到司法系统;

保障寻求庇护者,包括那些有可能被拘留的寻求庇护者获得独立、合格和免费的法律咨询和律师服务,以确保适时认可难民及其他需要国际保护的人的保护需要,并避免驱逐;

在边境点,包括国际机场和中转区建立一套可获得的标准化寻求庇护和申诉提交程序,并确保其实施;

建立一套体系,收集并分享关于正在等待当局批复申请的寻求庇护者,包括被拘留的寻求庇护者,以及关于被缔约国以及他们被送往的国家引渡、驱逐或遣返的个人的统计资料及其他资料;并向委员会提供相关资料。

培训

(24)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报告所载关于培训方案和人权手册出版情况的资料,但是感到遗憾的是,缺乏资料说明为医疗和执法人员、保安和监狱官员、司法人员以及其他参与拘留、审讯或对待国家或官方控制下人员的其他人员有针对性地提供有关禁止酷刑和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问题的培训(第10条)。

委员会建议缔约国:

定期向所有负责《公约》第10条列举的各项工作的人员提供关于《公约》规定和绝对禁止酷刑的培训,以及特别与民间社会组织合作,提供有关审讯规则,指导和方法的培训;

向所有相关人员,特别是医疗人员提供关于如何确认酷刑和虐待迹象,以及如何使用《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有效调查和文件记录手册》(《伊斯坦布尔议定书》)的专门培训;

培训那些参与拘留、审讯或处理遭到任何形式的逮捕、扣押或监禁的妇女的人员时,采取考虑性别因素的方针;

将禁止虐待和歧视在族裔、宗教和其他方面属于少数群体的人纳入对执法官员及其他相关专业群体的培训中;

评估这些培训和教育方案对减少酷刑和虐待案件的效果和影响。

缺乏数据

(25)虽然委员会发布了关于提交初次报告的形式和内容的准则(CAT/C/4/Rev.3),并且多次请缔约国向其提供统计资料,但是委员会遗憾地发现,除了关于法律条款的资料,收到的其他资料非常有限。在执法人员实施酷刑和虐待的案件中,缺乏关于申诉、调查、起诉和定罪情况的全面或分列数据,缺乏全面的监狱关押率和拘留期间死亡人数的数据,而且缺乏据称酷刑和强迫失踪案件的资料,包括这类人员的下落。委员会指出,缺乏这些数据严重妨碍了确认可能存在哪些需要关注的虐待形式(第2、12、13和19条)。

缔约国应汇编并向委员会提供除其他外,按性别、族裔、年龄、罪行和地域分布分列的相关统计资料,说明对国家一级《公约》执行情况的监督,参与此类监督的机构类型及其报告机制,包括提供资料说明关于酷刑和虐待、隔离羁押、拘留期间死亡、人口贩运、家庭暴力和性暴力的申诉、调查、起诉和定罪情况,以及所有这类申诉和案件的结果,包括向受害者提供的赔偿和康复服务。

(26)委员会建议缔约国考虑作出《公约》第21条和22条所指的声明。

(27)委员会请缔约国批准其尚未加入的联合国人权条约,特别是《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和《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委员会还鼓励缔约国核准《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

(28)委员会请缔约国以适当的语言,通过官方网站、媒体和非政府组织,广泛分发它向委员会提交的报告,并向委员会报告这类分发工作的结果。

(29)委员会请缔约国根据本文件第9、14、15段(b)项和(c)项所载委员会建议,在一年内提供后续资料,并提供委员会与缔约国代表的对话中要求提供的资料。

(30)委员会请缔约国遵循40页的篇幅限制,提交下次条约专要报告。委员会还请缔约国根据人权条约机构委员会间会议核准的国际人权条约报告协调准则的要求(HRI/GEN.2/Rev.6),并遵循80页的篇幅限制,更新其共同核心文件(HRI/CORE/TKM/2009)。条约专要文件和共同核心文件一道构成了缔约国根据《公约》应承担的报告义务。

(31)请缔约国在2015年6月3日之前提交下次报告,即第二次定期报告。

四.缔约国报告结论性意见的后续行动

62. 在本章中,委员会按照结论性意见后续行动程序更新了其结论和活动,这些结论和活动构成了根据《公约》第19条通过的结论性意见的后续行动。缔约国的后续答复和特别报告员依照《公约》第19条就结论性意见采取的后续活动,包括特别报告员关于该程序结果的意见叙述如下。信息更新的截至日期为2011年6月3日,即委员会第四十六届会议结束。

63. 委员会在2005-2006年度报告第四章说明了它制定的关于通过缔约国根据《公约》第19条所提交报告的结论性意见后采取后续行动的框架。委员会在该年以及之后每一年的报告中,都介绍自2003年5月启动该程序后向缔约国了解其采取后续行动措施的情况。

64. 根据其议事规则,委员会设立了依照《公约》第19条就结论性意见采取后续行动特别报告员职位,并任命费利斯·盖尔女士担任这一职务。报告员分别在第四十五届和第四十六届(2010年11月和2011年5月至6月)上向委员会提交了该程序结果的进度报告。

65. 委员会在审议每一缔约国报告后,都会表示一些关切,并提出防止酷刑和虐待行为的具体建议。委员会藉此帮助缔约国找到有效的立法、司法、行政和其他措施,使它们的法律和做法完全符合《公约》规定的义务。

66. 根据后续行动的程序,委员会向每个缔约国提出了要求它们在一年内提供补充资料的建议。提出这些后续行动建议,是因为这些建议是认真的、保护性的,并且认为可以在一年之内做到。缔约国被要求在一年内来文说明采取措施落实后续行动建议的情况。在每一缔约国报告的结论性意见中,均在结尾段中具体提出要求在一年内采取后续行动的建议。

67. 自2003年5月第三十届会议设立该程序以来,直至2011年6月第四十六届会议结束,委员会审议了缔约国收到后续行动建议后提交的109份报告。在应于2011年5月前提交后续行动报告的95个缔约国中,在本报告通过时,有67个缔约国向委员会提交了报告。截至2011年6月3日,有27个缔约国尚未提交到期的后续行动报告:奥地利、贝宁、保加利亚、布隆迪、柬埔寨、喀麦隆、乍得、智利、哥斯达黎加、刚果民主共和国、萨尔瓦多、法国、洪都拉斯、印度尼西亚、约旦、卢森堡、尼加拉瓜、秘鲁、摩尔多瓦共和国 (初次报告、第三十届会议)、瑞士、南非、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塔吉克斯坦、多哥、乌干达、也门和赞比亚。由此可见,截止2011年6月3日没有在后续程序之下提交任何资料的28个缔约国遍布于世界各地区。

68. 报告员向所有逾期未提交后续行动报告的国家发出提醒函。结论性意见的后续行动情况,见于委员会网站上的一份图表。从2010年起,委员会开设了后续行动专门网页:http://www2.ohchr.org/ english/bodies/cat/follow-procedure.htm。缔约国的答复,以及非政府组织的后续来函和特别报告员致缔约国的信都登载在这一网页上(见以下第70段)。

69. 报告员感谢缔约国提交资料说明为履行《公约》义务采取的措施。此外,她还对所收到的答复作出评估,比如是否回应了委员会指定的所有后续行动项目、所提供的资料是否符合委员会的关切,是否需要提供进一步资料。每一封信都具体和详细地回应了缔约国所提供的资料。在需要进一步说明的情况下,报告员都致函有关缔约国请其作出进一步说明。迄今为止,22个缔约国已在收到请求后作出了进一步说明。对于尚未提供任何后续行动资料的国家,她均要求提供这些资料。

70. 2007年5月,委员会决定公布报告员给缔约国的所有信函。委员会还决定为缔约国的所有后续行动答复分配一个联合国文件编号,并将这些答复登载在委员会的网站上。

71. 由于对每个缔约国的建议都是精心起草的,反映了该国的具体情况,所以缔约国的后续答复和报告员要求作出进一步说明的信函也涉及广泛的问题。在向缔约国索取进一步资料的信函中,列出了一些对落实有关建议十分重要的具体事项。突出强调一些问题,不仅是为了反映缔约国所提供的资料,也为了说明一些没有得到解决但对委员会当前工作十分重要的问题,以便有效地采取预防和保护措施,消灭酷刑和虐待现象。

72. 报告员过去一年的活动包括:出席两次在日内瓦举行的委员会间会议,与其他条约机构的成员讨论了后续行动程序问题,第一次是2010年6月28日至30日,第二次是2011年1月参加委员会间会议后续行动工作组会议。特别报告员在6月份会议上,向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会议介绍了委员会的后续程序。在条约机构专家成员不作实地访问的情况下,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的报告可提供信息和分析,协助委员会及其报告员评估从缔约国收到的后续答复。特别报告员在对缔约国答复和其他有关资料进行评估后,与委员会自己指定的国别报告员协商,起草给有关国家的后续信函。

73. 报告员正在研究委员会的后续行动程序。她首先探讨了请求缔约国提供后续行动资料时向它们提出的问题数量和性质。她向委员会第四十五届和第四十六届会议报告了她的一些研究成果。总体而言,最常涉及的后续行动问题有:(a) 进行迅速、公正和有效的调查;(b) 起诉和处罚酷刑或虐待施行者;(c) 保证或加强对被拘留者的法律保障;(d) 确保受害人有权投诉并要求其案件得到审理;(e) 开展培训和提高意识活动;(f) 确保审讯方法符合《公约》规定,特别是废除单独监禁;(g) 确保补救和康复;(h) 防止性别暴力,确保对妇女的保护;(i) 监督羁押设施和禁闭场所,鼓励由独立机构进行暗访;(j) 改进酷刑数据的收集;(k) 改善拘留条件,即解决过份拥挤问题。

74. 报告员还绘制了一份图表,说明将后续行动项目列入委员会在审议缔约国定期报告前发出的问题清单中的重要性。她发现,在所通过的报告前问题清单中,委员会更加重视列入与以前指定的后续行动项目有关的未决问题,不过这方面还可以作出更大努力。

75. 在与缔约国的通信中,报告员注意到后续答复中没有给予令人满意回答的一些重复性关切,她的这些关切已经列入前几年的年度报告中。简而言之,她认为提供更准确的信息十分重要,如囚犯名单、监禁期间死亡详情和法医调查结果等。

76. 在与缔约国大量交流情况后,报告员发现,在很多缔约国需要更严格的实况调查和监督。此外,对警察和刑事司法统计资料的收集和分析时常欠缺。当委员会索取这方面资料时,缔约国往往无法提供。报告员还认为,对虐待指称进行迅速、彻底和公正的调查,可起到重要的保护作用。独立机构在不事先通知的情况下进行视察,往往效果最好。委员会收到的各种文件、资料和投诉表明,这类监督机构缺乏,无法独立开展工作或落实改进工作的建议。

77. 报告员还指出,缔约国必须在执法人员和其他有关人员的培训中明确指示坚决禁止酷刑。缔约国必须提供医生检查和解剖结果的资料,对酷刑特别是性暴力案件作好记录。缔约国还须指示有关人员确保证据的完整和安全。报告员发现,国家统计数据中有很多漏洞,包括对执法人员采取刑事和纪律处分的资料不全。保存准确的记录,包括对被拘留者所有程序步骤的登记,十分重要,须更加重视。所有这类措施均有助于确保根据《公约》规定个人免受酷刑和其他形式的虐待。

78. 下表详细列出截至2011年6月3日委员会第四十六届会议结束时收到的后续行动答复。表中还注明了缔约国就结论性意见发出评论的日期。

2003年5月至2011年6月结论和建议的后续行动程序

第三十届会议(2003年5月)

缔约国

应提交资料日期

收到资料日期

采取的行动

阿塞拜疆

2004年5月

2004年7月7日CAT/C/CR/30/RESP/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6年4月21日)

摩尔多瓦共和国

2004年5月

-

去函提醒(2006年3月7日)

第三十一届会议(2003年11月)

缔约国

应提交资料日期

收到资料日期

采取的行动

柬埔寨

2004年11月

-

去函提醒(2006年4月28日)

喀麦隆

2004年11月

-

去函提醒(2006年2月17日)

哥伦比亚

2004年11月

2006年3月24日CAT/C/COL/CO/3/Add.1

2007年10月16日CAT/C/COL/CO/3/Add.2

评论:2009年12月17日CAT/C/COL/CO/3/Add.3

去函提醒(2006年2月17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7年5月2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9年10月30日)

拉脱维亚

2004年11月

2004年11月3日CAT/C/CR/31/RESP/1

2007年5月14日CAT/C/LVA/CO/1/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6年4月21日)

资料正在审议

立陶宛

2004年11月

2004年12月7日CAT/C/CR/31/5/RESP/1

2006年10月25日CAT/C/LTU/CO/1/Add.2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6年4月21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8年10月27日)

摩洛哥

2004年11月

2004年11月22日CAT/C/CR/31/2/Add.1

2006年8月2日CAT/C/MAR/CO/3/Add.2

2006年10月30日CAT/C/MAR/CO/3/Add.3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1年3月17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6年5月10日)

也门

2004年11月

2005年8月22日CAT/C/CR/31/4/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6年4月21日)

第三十二届会议(2004年5月)

缔约国

应提交资料日期

收到资料日期

采取的行动

保加利亚

2005年5月

-

去函提醒(2006年2月17日)

智利

2005年5月

2007年1月22日CAT/C/38/CRP.4

去函提醒(2006年2月17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8年5月15日)

克罗地亚

2005年5月

2006年7月12日CAT/C/HRV/CO/3/Add.1

2009年2月16CAT/C/HRV/CO/3/Add.2

去函提醒(2006年2月17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8年5月13日)

资料正在审议

捷克共和国

2005年5月

2005年4月25日CAT/C/CZE/CO/3/Add.1

2008年1月14日CAT/C/CZE/CO/3/Add.2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6年5月16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1年5月6日)

德国

2005年5月

2005年8月4日CAT/C/CR/32/7/RESP/1

2007年9月25日CAT/C/DEU/CO/3/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6年10月30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1年5月3日)

摩纳哥

2005年5月

2006年3月30日CAT/C/MCO/CO/4/Add.1

去函提醒(2006年2月17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8年5月15日)

新西兰

2005年5月

2005年6月9日CAT/C/CR/32/4/RESP/1

评论:2006年12月19日CAT/C/NZL/CO/3/Add.2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7年5月14日)

第三十三届会议(2004年11月)

缔约国

应提交资料日期

收到资料日期

采取的行动

阿根廷

2005年11月

2006年2月2日CAT/C/ARG/CO/4/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7年5月11日)

希腊

2005年11月

2006年3月14日CAT/C/GRC/CO/4/Add.1

2008年10月9日CAT/C/GRC/CO/4/Add.2

去函提醒(2006年2月17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8年5月15日)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2005年11月

2006年3月14日CAT/C/GBR/CO/4/Add.1

2009年8月25日收到:CAT/C/GBR/CO/4/Add.2

去函提醒(2006年2月17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9年4月29日)

资料正在审议

第三十四届会议(2005年5月)

缔约国

应提交资料日期

收到资料日期

采取的行动

阿尔巴尼亚

2006年5月

2006年8月15日CAT/C/ALB/CO/1/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8年11月15日)

巴林

2006年5月

2006年11月21日CAT/C/BHR/CO/1/Add.1

2009年2月13日 CAT/C/BHR/CO/1/Add.2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8年11月17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1年5月25日)

加拿大

2006年5月

2006年6月2日CAT/C/CAN/CO/4/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9年4月29日)

芬兰

2006年5月

2006年5月19日CAT/C/FIN/CO/4/Add.1

2008年12月2日CAT/C/FIN/CO/4/Add.2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8年5月13日)

资料正在审议

瑞士

2006年5月

2005年6月16日CAT/C/CHE/CO/4/Add.1

2007年5月15日CAT/C/CHE/CO/4/Add.2

2009年12月7日CAT/C/CHE/CO/4/Add.3

去函提醒(2007年4月5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9年11月11日)

资料正在审议

乌干达

2006年5月

-

去函提醒(2007年4月5日)

第三十五届会议(2005年11月)

缔约国

应提交资料日期

收到资料日期

采取的行动

奥地利

2006年11月

2006年11月24日CAT/C/AUT/CO/3/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8年11月15日)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2006年11月

评论:2006年2月1日CAT/C/BIH/CO/1/Add.1

2007年5月6日CAT/C/BIH/CO/1/Add.2

去函提醒(2007年4月5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8年2月12日)

刚果民主共和国

2006年11月

-

去函提醒(2007年4月5日)

厄瓜多尔

2006年11月

2006年11月20日CAT/C/ECU/CO/3/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9年5月11日)

法国

2006年11月

2007年2月13日CAT/C/FRA/CO/3/Add.1

资料正在审议

尼泊尔

2006年11月

2007年6月1日CAT/C/NPL/CO/2/Add.1

去函提醒(2007年4月13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8年5月15日)

斯里兰卡

2006年11月

2006年11月22日CAT/C/LKA/CO/2/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7年11月21日)

第三十六届会议(2006年5月)

缔约国

应提交资料日期

收到资料日期

采取的行动

格鲁吉亚

2007年5月

2007年5月31日CAT/C/GEO/CO/3/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9年11月13日)

危地马拉

2007年5月

2007年11月15日CAT/C/GTM/CO/4/Add.1

去函提醒(2007年9月4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8年11月17日)

2009年6月9日CAT/C/GTM/CO/4/Add.2

资料正在审议

秘鲁

2007年5月

-

去函提醒(2007年9月4日)

卡塔尔

2007年5月

2006年12月12日CAT/C/QAT/CO/1/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5月7日)

大韩民国

2007年5月

2007年6月27日CAT/C/KOR/CO/2/Add.1

2009年7月10日CAT/C/KOR/CO/2/Add.2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8年11月15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5月14日)

多哥

2007年5月

-

去函提醒(2007年9月4日)

美利坚合众国

2007年5月

2007年7月25日CAT/C/USA/CO/2/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8年8月8日和2009年5月14日)

第三十七届会议(2006年11月)

缔约国

应提交资料日期

收到资料日期

采取的行动

布隆迪

2007年11月

-

去函提醒(2008年4月25日)

圭亚那

2007年11月

2008年12月5日CAT/C/GUY/CO/1/Add.1

去函提醒(2008年4月25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5月14日)

匈牙利

2007年11月

2007年11月15日CAT/C/HUN/CO/4/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8年11月15日)

墨西哥

2007年11月

2008年8月14日CAT/C/MEX/CO/4/Add.1

2010年1月7日CAT/C/MEX/CO/4/Add.2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9年5月6日)

资料正在审议

俄罗斯联邦

2007年11月

2007年8月23日CAT/C/RUS/CO/4/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9年5月15日)

南非

2007年11月

-

去函提醒(2008年4月25日)

塔吉克斯坦

2007年11月

-

去函提醒(2008年4月25日)

第三十八届会议(2007年5月)

缔约国

应提交资料日期

收到资料日期

采取的行动

丹麦

2008年5月

2008年7月18日CAT/C/DNK/CO/5/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5月12日)

意大利

2008年5月

2008年5月9日CAT/C/ITA/CO/4/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9年11月17日)

日本

2008年5月

2008年5月29日CAT/C/JPN/CO/1/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09年5月11日)

卢森堡

2008年5月

-

去函提醒(2008年11月17日)

荷兰

2008年5月

2008年6月17日CAT/C/NET/CO/4/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11月19日)

波兰

2008年5月

2008年6月12日CAT/C/POL/CO/4/Add.1

资料正在审议

乌克兰

2008年5月

2009年4月21日CAT/C/UKR/CO/5/Add.1

去函提醒(2008年11月17日)

资料正在审议

第三十九届会议(2007年11月)

缔约国

应提交资料日期

收到资料日期

采取的行动

贝宁

2008年11月

-

去函提醒(2009年5月6日)

爱沙尼亚

2008年11月

2009年1月19日CAT/C/EST/CO/4/Add.1

去函提醒(2009年4月29日)

资料正在审议

拉脱维亚

2008年11月

2010年2月10日CAT/C/LVA/CO/2/Add.1

去函提醒(2009年4月29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1年5月25日)

资料正在审议

挪威

2008年11月

2009年7月9日CAT/C/NOR/CO/5/Add.1(附录一:未决)2010年11月26日CAT/C/NOR/CO/5/Add.2

2011年3月4日CAT/C/NOR/CO/5/Add.3

去函提醒(2009年4月29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5月12日)

资料正在审议

葡萄牙

2008年11月

2007年11月23日CAT/C/PRT/CO/4/Add.1(包括评论)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5月12日)

乌兹别克斯坦

2008年11月

2008年2月13日CAT/C/UZB/CO/3/Add.1(包括评论)

2010年1月7日CAT/C/UZB/CO/3/Add.2

去函提醒并要求进一步说明(2009年11月16日)

资料正在审议

第四十届会议(2008年5月)

缔约国

应提交资料日期

收到资料日期

采取的行动

阿尔及利亚

2009年5月

2008年5月20日CAT/C/DZA/CO/3/Add.1(包括评论)

去函提醒并要求进一步说明(2009年11月20日)

澳大利亚

2009年5月

2009年5月29日CAT/C/AUS/CO/3/Add.1

2010年11月12日CAT/C/AUS/CO/3/Add.2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5月6日)

资料正在审议

哥斯达黎加

2009年5月

-

去函提醒(2009年11月12日)

冰岛

2009年5月

2009年12月22日CAT/C/ISL/CO/3/Add.1

去函提醒(2009年11月12日)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11月19日)

印度尼西亚

2009年5月

-

去函提醒(2009年11月12日)

瑞典

2009年5月

2009年6月11日CAT/C/SWE/CO/5/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1年5月25日)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

2009年5月

2009年9月15日CAT/C/MKD/CO/Add.1

2011年5月3日CAT/C/MKD/CO/Add.2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11月19日)

资料正在审议

赞比亚

2009年5月

-

去函提醒(2009年11月12日)

第四十一届会议(2008年11月)

缔约国

应提交资料日期

收到资料日期

采取的行动

比利时

2009年11月

2010年3月17日CAT/C/BEL/CO/2/Add.1

资料正在审议

中国

2009年11月

评论:2008年12月17日CAT/C/CHN/CO/4/Add.1

2009年11月26日CAT/C/CHN/CO/4/Add.2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10月29日,中国)

香港

2010年1月7日CAT/C/HKG/CO/4/Add.1(香港)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10月29日,香港)

澳门

2010年3月8日CAT/C/MAC/CO/4/Add.1(澳门)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10月29日,澳门)

哈萨克斯坦

2009年11月

2010年2月25日CAT/C/KAZ/CO/2/Add.1

2011年2月18日CAT/C/KAZ/CO/2/Add.2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9月13日)

资料正在审议

肯尼亚

2009年11月

2009年11月30日CAT/C/KEN/CO/1/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5月4日)

立陶宛

2009年11月

2011年3月29日CAT/C/LTU/CO/2/Add.1

去函提醒(2011年3月28日)

黑山

2009年11月

2009年4月6日CAT/C/MNE/CO/1/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0年11月19日)

塞尔维亚

2009年11月

2010年2月5日CAT/C/SRB/CO/1/Add.1

要求进一步说明(2011年5月23日)

第四十二届会议(2009年5月)

缔约国

应提交资料日期

收到资料日期

采取的行动

乍得

2010年5月

-

去函提醒(2011年3月28日)

智利

2010年5月

-

去函提醒(2011年3月28日)

洪都拉斯

2010年5月

-

去函提醒(2011年3月28日)

以色列

2010年5月

2010年8月3日CAT/C/ISR/CO/4/Add.1

资料正在审议

新西兰

2010年5月

2010年5月19日CAT/C/NZL/CO/5/Add.1

资料正在审议

尼加拉瓜

2010年5月

-

去函提醒(2011年3月28日)

菲律宾

2010年5月

2010年11月5日CAT/C/PHL/CO/2/Add.1

资料正在审议

第四十三届会议(2009年11月)

缔约国

应提交资料日期

收到资料日期

采取的行动

阿塞拜疆

2010年11月

2010年11月18日CAT/AZE/CO/3/Add.1

资料正在审议

哥伦比亚

2010年11月

2011年4月14日CAT/C/COL/4/Add.1

去函提醒(2011年3月28日)

萨尔瓦多

2010年11月

-

去函提醒(2011年3月28日)

摩尔多瓦共和国

2010年11月

2011年2月14日CAT/C/MDA/CO/2/Add.1

资料正在审议

斯洛伐克

2010年11月

2010年11月16日CAT/C/SVK/CO/2/Add.1

资料正在审议

西班牙

2010年11月

2011年1月19日CAT/C/ESP/CO/5/Add.1

资料正在审议

第四十四届会议(2010年5月)

缔约国

应提交资料日期

收到资料日期

采取的行动

奥地利

2011年5月

-

-

喀麦隆

2011年5月

-

-

法国

2011年5月

-

-

约旦

2011年5月

-

-

列支敦士登

2011年5月

2009年12月22日CAT/C/LIE/CO/3/Add.1(评论)

2011年5月18日CAT/C/LIE/CO/3/Add.2

-

瑞士

2011年5月

-

-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2011年5月

-

-

也门

2011年5月

-

-

第四十五届会议(2010年11月)

缔约国

应提交资料日期

收到资料日期

采取的行动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2011年11月

-

-

柬埔寨

2011年11月

-

-

厄瓜多尔

2011年11月

-

-

埃塞俄比亚

2011年11月

-

-

蒙古

2011年11月

-

-

土耳其

2011年11月

-

-

第四十六届会议(2011年5月至6月)

缔约国

应提交资料日期

收到资料日期

采取的行动

芬兰

2012年6月

-

-

加纳

2012年6月

-

-

爱尔兰

2012年6月

-

-

科威特

2012年6月

-

-

毛里求斯

2012年6月

-

-

摩纳哥

2012年6月

-

-

斯洛文尼亚

2012年6月

-

-

土库曼斯坦

2012年6月

-

-

五.委员会根据《公约》第20条开展的活动

79.根据《公约》第20条第1款,如果委员会收到可靠信息似乎有确凿迹象显示某一缔约国境内正在有系统地实施酷刑,委员会应请该缔约国配合审查该信息,并对有关信息提出意见。

80.根据委员会议事规则第75条,秘书长应提请委员会注意已提交或似乎已提交委员会按照《公约》第20条第1款进行审议的这一信息。

81.如果一缔约国在批准或加入《公约》时根据《公约》第28条第1款宣布不承认第20条规定的委员会职权,则委员会一概不予接受任何涉及该缔约国的信息,除非该缔约国随后根据《公约》第28条第2款撤销其保留。

82.在所涉期间,委员会根据《公约》第20条进行的工作在继续。根据《公约》第20条以及议事规则第78条和79条的规定,与《公约》第20条规定的委员会职能有关的所有文件和程序均属机密,与该条所规定程序有关的所有会议均为非公开会议。然而,根据《公约》第20条第5款,委员会在与有关缔约国协商之后,可决定将议事结果概述列入提交缔约国和大会的年度报告。

83.在委员会后续活动的框架内,第20条问题报告员将继续开展活动,鼓励已接受调查且调查结果已经公布的缔约国采取措施,落实委员会的建议。

六.审议根据《公约》第22条提出的申诉

A.导言

84. 根据《公约》第22条,声称是缔约国违反《公约》行为受害者的个人可按该条规定的条件,将其申诉提交禁止酷刑委员会审议。64个已加入或批准《公约》的国家,宣布承认委员会有权根据《公约》第22条接受和审议申诉。有关国家名单载于附件三。如果申诉所涉缔约国没有承认委员会在第22条下的职权,则委员会不予审议。

85. 委员会根据《议事规则》第104条第1款设立了新申诉和临时措施报告员职位,现由弗南多·马利诺先生担任。

86. 根据第22条审议申诉在非公开会议上进行(第22条第6款)。与委员会第22条之下工作有关的所有文件,即各当事方来文和委员会的其他工作文件,都是保密的。委员会《议事规则》第113条和第115条详细规定了申诉程序的方式。

87. 委员会根据申诉人和缔约国提供的所有资料对申诉做出决定。委员会的审议结果将通报各当事方(《公约》第22条第7款和《议事规则》第118条)并公开发表。委员会根据《公约》第22条规定宣布申诉不予受理的决定也予公布,但不透露申诉人身份,只注明缔约国。

88. 根据《议事规则》第121条第1款,委员会可决定将所审议的来文摘要列入年度报告,并将根据《公约》第22条第7款作出的决定收入年度报告。

B.临时保护措施

89. 申诉人经常请求给予预防性保护,特别是在即将遭到驱逐或引渡的案件中,他们称这样做违反《公约》第3条。根据《议事规则》第114条第1款,委员会可通过新申诉和临时措施报告员,在收到申诉后的任何时候要求有关缔约国采取委员会认为必要的临时措施,以避免对受害人或指称的违反行为的受害人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害。委员会应通知缔约国,这种要求并不意味着对申诉可否受理或案情做出决定。在报告所涉期间,在37件申诉中收到了临时保护请求,新申诉和临时措施报告员准予了其中24件中的请求,他也负责日常监督委员会提出的采取临时措施要求的遵守情况。

90. 准予临时措施请求的决定是根据申诉人申诉中的资料作出的。根据《议事规则》第114条第3款,新申诉和临时措施报告员,可根据缔约国的提议,参照缔约国及时提供的关于申诉理由不充分和申诉人没有面临遭受不可挽回伤害前景的资料,以及申诉人之后发表的意见,重新审查这一决定。一些缔约国采取了一概要求报告员撤销临时保护措施请求的做法。报告员已表明立场:只有在获得新的、重要资料的情况下,且这些资料是他/她最初做出准予临时措施的决定时并不掌握的,才能考虑这一请求。

91. 委员会从概念上阐释了新申诉和临时措施报告员在同意或拒绝临时保护措施请求时适用的正式的实质性标准。除根据委员会《议事规则》第114条第1款及时提交临时保护措施请求以外,申诉人还必须达到《公约》第22条第1至第5款规定的基本受理标准,以使报告员能够就其请求采取行动。如果申诉人可利用的唯一补救没有中止效力,例如,补救不能自动延缓驱逐令的执行而将申诉人驱逐至可能遭受酷刑的国家,或者在庇护申请被驳回之后,申诉人有立即被递解出境的危险,则无需满足用尽国内补救办法的要求。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是在用尽国内补救办法之前,报告员仍可要求缔约国,在委员会对申诉进行审议期间不要将申诉人递解出境。关于报告员适用的实质性标准,申诉人必须依据案情有合理的胜诉可能,使人认为指称受害人如被驱逐将受到不可弥补的损害。

92. 在即将被驱逐或引渡的案件中,如果申诉人不能提供初步证据,表明依据案情有合理的胜诉可能,使新申诉和临时措施报告员能够得出结论认为,指称受害人一旦被驱逐出镜,则可能受到无可挽回的伤害,报告员将要求申诉人书面确认本人希望委员会审议他/她的来文,尽管新申诉和临时措施报告员拒绝了其临时措施请求。

93. 委员会注意到,一些缔约国表示关切在大量指称违反《公约》第3条的案件中提出了临时保护措施请求,特别是在据称申诉人即将被驱逐的案件中提出了这样的请求,而且缺少事实证据证明准予临时保护措施是合理的。委员会非常重视这方面的关切,准备和有关缔约国进行讨论。对此,委员会指出,在有些情况下,按照议事规则第114条第3款,如果从缔约国收到的有关资料表明没有采取临时措施的必要,报告员将撤回采取临时措施要求。

C.工作进展情况

94. 截至本报告通过时,委员会自1989年以来共登记462份申诉,涉及29个缔约国。在这些申诉中,123份已停止审理,62份被宣布不予受理。委员会对181份申诉的案情通过了最后决定,认定其中的60份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93份申诉尚待审理;2份搁置,等待用尽国内补救措施。

95. 在第四十五届会议上,委员会通过了对以下申诉案案情的决定:第333/2007号(T.I.诉加拿大)、第339/2008号(Amini诉丹麦)、第344/2008号(A.M.A诉瑞士)、第349/2008号(Güclü诉瑞典)和第373/2009号(Aytulun和Güclü诉瑞典)。这些决定全文转载于本报告附件十二A节。

96. 第333/2007号申诉案(T.I.诉加拿大)涉及一名鞑靼族的乌兹别克斯坦国民。他声称,加拿大将他驱逐回乌兹别克斯坦将违反《公约》第1条和第3条,因为他有可能因其民族出身而遭受酷刑。委员会承认乌兹别克斯坦境内的人权状况确实不佳,但指出,申诉人没有提供足够证据证明鞑靼人或者说他本人受到了歧视,以致于有可能在乌兹别克斯坦遭到酷刑。委员会还指出,尽管多次要求他提供医疗或其他书面证据来支持他所说的临行前在乌兹别克斯坦发生的事件,从而证明他遭受了虐待并展示虐待的可能后果,但申诉人没有能够提供任何这方面的证据。他也没有能够提供到加拿大后的体检报告。因此,委员会依据案情得出结论认为,申诉人未能证明他面临着返回乌兹别克斯坦后将遭受酷刑的实质性危险,因此将他遣返回原籍国不违反《公约》第3条。

97. 第339/2008号申诉案(Amini诉丹麦)的申诉人称,如果丹麦将他驱逐回伊朗将违反《公约》第3条,因为他积极参与了保皇派分支(被称为‘Refrondom Komite’(“墙上改革委员会”))的君主制主义小组的活动,有可能遭到伊朗当局的酷刑或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存在这种担心是因为他曾因政治活动而受到过酷刑,伊朗当局对他的诉讼并没有结案,而且他在丹麦又重新开始参加政治活动。委员会认为,这是可能的,因为申诉人提供的医疗报告证明他与所说得那样受过伤,遭受过拘留和酷刑。委员会还指出,缔约国没有反驳申诉人遭受过酷刑的说法,但说他不太可能因参加君主制主义组织的活动而受到酷刑,他们在伊朗的活动不多。关于伊朗的一般人权状况,委员会表达关切自2009年6月大选以来局势不断恶化,包括六位联合国独立专家在2009年7月的报告质疑逮捕记者、人权捍卫者、反对派支持者和示威者的法律依据,从而引发了对正当行使表达、言论和集会自由权利的个人进行任意拘留的关切。委员会尤其关切有报告称君主制主义者最近在伊朗成为了攻击对象。鉴于这些因素,包括申诉人曾遭到酷刑的证据,委员会认为有足够论据可以认定,申诉人如果返回伊朗将面临遭受酷刑的风险,丹麦将他强行遣返伊朗违反《公约》第3条。

98. 第344/2008号申诉案(A.M.A诉瑞士)的申诉人称,他在原籍国多哥将面临危险,因为他目睹了身着军服的人员在执法部队镇压一场游行示威后不久将死者尸体扔到湖里。申诉人的父亲也看到了试图处理死者尸体的场景。事后被身着军服的人员抓获,遭肢解的尸体晚些时候被发现。他还称,紧急援助程序是最低援助加上瑞士政府警察的监视,这违反了《公约》第22条。关于根据《公约》第22条提出的指控,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称,紧急援助是根据要求提供的,只是为了满足个人的基本需要;第3条规定的义务是不驱回,而不是确保在东道国享受高水平的生活。因此,委员会认为,申诉人没有能够充分证明他根据《公约》第22条提出的指控,认为其来文的这一部分不予受理。委员会在审查了申诉人的申诉和提出的证据,以及缔约国的答复后,依据案情得出结论认为,申诉人没有能够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如果被驱逐回多哥,将面临遭受酷刑的可预见、真实的个人风险。因此,这一申诉不存在违反《公约》第3条的情况。

99. 第349/2008号申诉案(Güclü诉瑞典)涉及一名妇女,她称如果瑞典强行驱逐她回土耳其将违反《公约》第3条。申诉人最初参加了库尔德工人党,成为长期成员和游击队战士,后来开始怀疑库尔德工人党的意识形态,所以离开了该党。她声称,她返回土耳其后将会受到土耳其当局和/或由库尔德工人党的逮捕和酷刑。申诉人还表示,她不会得到公正审判,将被送进监狱,在那里也得不到库尔德工人党的保护。申诉人说,如果她返回土耳其,将遭到库尔德工人党的杀害,以报复她擅自离开该组织。关于这一说法,委员会认为,缔约国是否有义务不驱逐可能遭受一非政府实体未经政府同意或默许而实施迫害或伤害的个人的问题,不属于《公约》第3条的范围。因此,委员会认为这一申诉不予受理。委员会指出,缔约国没有质疑申诉人参加过库尔德工人党,但说她是低级别成员。委员会还指出,尽管缔约国否认她目前对土耳其当局很重要,但如果土耳其当局追究她,她就有可能被捕、拘留候审和被判长期监禁。委员会还指出,申诉人提供了土耳其对她提起刑事诉讼的资料,缔约国对此也未加否认。委员会还注意到,根据各种来源包括申诉人的举报,土耳其安全部队和警察在继续使用酷刑,特别是在讯问期间和在拘留中心,对包括恐怖主义嫌犯在内的人使用酷刑。委员会最后指出,申诉人参加库尔德工人党达15年之久;即使她是一名低级别成员,但有时为领导人奥贾兰和其他库尔德工人党高级别领导人服务,在土耳其被通缉,将根据反恐怖主义法接受审判,所以在抵达时可能遭到逮捕。鉴于上述情况,委员会认为,申诉人提供了充分证据表明她在返回土耳其后可能面临遭受酷刑的实际和可预见风险。因此,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将申诉人递解回原籍国违反《公约》第3条。

100. 第373/2009号申诉(Aytulun和Güclü诉瑞典)的申诉人是以前向委员会提交过类似来文(登记为第349/2008号申诉)者的丈夫和女儿。他们称,如果将第一申诉人驱逐回土耳其,瑞典将违反《公约》第3条。第一申诉人是库尔德工人党成员,因与后来成为其妻子的一名战友发生关系而被库尔德工人党拘留一个月。第一申诉人“逃离”库尔德工人党,之后前往瑞典。与对待第一申诉人妻子的来文一样,委员会认为,缔约国是否有义务不驱逐可能遭受一非政府实体未经政府同意或默许而实施迫害或伤害的个人的问题,不属于《公约》第3条的范围。因此,委员会认为这一申诉不予受理。与就第349/2008号申诉(Güclü诉瑞典)作出决定时所引述的理由一样,委员会认为第一申诉人提供了足够证据证明他返回土耳其将面临遭受酷刑的真实和可预见风险。由于第二申诉人的案件依赖于第一申诉人的案件,所以委员会认为没有必要单独审查前者――一名未成年子女的申诉。委员会认为,缔约国决定将申诉人遣返回土耳其将违反《公约》第3条。

101. 在第四十六届会议上,委员会通过了对以下申诉案案情的决定:第310/2007号(Chahin诉瑞典)、第319/2007号(Singh诉加拿大)、第336/2008号(Singh Khalsa等人诉瑞士)、第338/2008号(Mondal诉瑞典)、第341/2008号(Hanafi诉阿尔及利亚)、第350/2008号(R.T-N.诉瑞士)、第352/2008(S.G等人诉瑞士)、第357/2008号(Jahani诉瑞士)、第369/2008号(E.C.B.诉瑞士)、第375/2009号(T.D诉瑞士)、第379/2009号(Bakatu-Bia诉瑞典)和第419/2010号(Ktiti诉摩洛哥)。这些决定全文载于本报告附件十二A节。

102. 第310/2007号申诉案(Chahin诉瑞典)涉及一名叙利亚国民。他声称,1997年判处他犯有故意杀人罪,为执行该判决,将他驱逐到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违反了《公约》第3条,因为他随后遭到了酷刑。他还声称,他在2003年返回瑞典,如果缔约国再次将他驱逐到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将又一次违反《公约》第3条。关于1997年的驱逐出境,委员会注意到,申诉人关于其国籍的说法前后矛盾、他个人的境况和他前往瑞典的旅程,都使缔约国当局难以评估他返回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可能遭受酷刑的风险。委员会认为,为了受理的目的,申诉人未能证明此种风险在驱逐他出境时缔约国是可以预见的,宣布申诉的这部分不予受理。关于申诉人当前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可能遭到酷刑的风险,委员会注意到,叙利亚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1997年以他在黎巴嫩内战期间参加恐怖组织为名判处他3年徒刑,以及两份医疗报告也确认他当时可能遭到了酷刑。鉴于2011年初叙利亚政府镇压要求政治改革的抗议活动,阿拉伯共和国的人权情况恶化,委员会认为,申诉人被驱逐到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将面临遭受酷刑的风险,因此构成违反《公约》第3条。

103. 第319/2007号申诉案(Singh诉加拿大)的提交人是一名印度锡克教徒,他在申诉中声称,强迫他返回印度侵犯了他根据《公约》第3条享有的权利。申诉人还声称,他没有得到有效的补救途径去反驳驱逐出境的决定。委员会注意到,申诉人和缔约国提交的报告均证实,印度警察拘留场所继续发生众多酷刑事件,而且施暴者有罪不罚在印度十分普遍。委员会注意到申诉人关于他在拘留期间遭受酷刑的描述,因为他是一名锡克教牧师,参加了阿卡利德尔党,在该党的地方机构中担任领导人。委员会还注意到,在本案中,对入境事务委员会决定的司法审查没有涉及申诉人返回印度后可能遭受酷刑的案情实质,并回顾其关于缔约国应作出此种审查的判例。基于这些原因,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缔约国将申诉人遣返到印度的决定,如果实施,将违反《公约》第3条,缺乏反驳驱逐出境决定的有效补救途径,则违反《公约》第22条。

104. 第336/2008号申诉案(Singh Khalsa等人诉瑞士)涉及四名印度锡克教徒,他们1981年和1984年劫持了飞往巴基斯坦途中的印度航空公司飞机。所有申诉人都在巴基斯坦监狱服完刑期,1994年底从监狱获释,并被责令离境。他们离开巴基斯坦赴瑞士,1995年抵达后立即申请庇护。申诉人声称,将他们驱逐到印度,瑞士将违反《公约》第3条。在申诉登记之后,申诉人之一获得了瑞士人道主义居留许可,撤回了他的申诉。委员会指出,根据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问题特别报告员和法外处决、即决处决或任意处决问题特别报告员的最新报告,对被拘留者的虐待和酷刑以及羁押期间或拘留后死亡,在印度仍是问题。它还注意到,申诉人提交了与其案件类似案件的信息,曾参与劫机的个人或被逮捕、被关押在非人道条件下或遭受酷刑和/或死亡。委员会注意到,申诉人显然已被当局认定为印度锡克教武装分子,警察在继续寻找他们,在他们逃往瑞士以后很久还向其家人询问其下落。基于这些原因,委员会认为,将另外三人遣返回印度,将违反《公约》第3条。

105. 第338/2008号申诉案(Mondal诉瑞典)的申诉人声称,由于他的个人情况和参加过政治活动,如果被遣返回孟加拉国,将遭受监禁和酷刑,违反《公约》第3条和第16条。在审查申诉人的申诉和证据,以及缔约国的看法后,委员会认为,申诉人所提供的资料,特别是医疗报告结果、申诉人过去的政治活动、身为同性恋可能遭到迫害,加上他属于印度少数教派,构成足够证据证明,如果他被遣返回原籍国,将面临遭受酷刑的真实和可预见的风险。因此,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将申诉人驱逐到孟加拉国,将违反缔约国根据《公约》第3条承担的义务。委员会认为,申诉人根据《公约》第16条提出的申诉,为了受理的目的,缺少足够证据。

106. 第341/2008号申诉案(Hanafi诉阿尔及利亚)的提交人是一位阿尔及利亚公民。她称,她的丈夫在羁押期间遭到酷刑,导致他出狱后不久死亡,违反了《公约》第1条,或至少违反了《公约》第16条。申诉人还称,当局阻止她和她的家人就这些违法行为进行投诉,缔约国从来没有对她丈夫的死因进行过调查,也没有向受害者家属提供过任何赔偿,违反了《公约》第11、12、13和14条。根据申诉人提交的资料,在缔约国没有提供令人满意的答复的情况下,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受害人所遭受的待遇构成《公约》第1条所述的酷刑。委员会还认为,当局缺乏勤奋和阻碍调查过程,以及没有对受害人所受伤害给予补偿,违反了《公约》第2条第1款,以及需要一并阅读的第1条,也违反了《公约》第11、12、13和14条。委员会强调,缔约国干预委员会的审理程序,强迫证人撤回支持申诉人申诉的证词,是对《公约》第22条所规定程序的不可能接受的干扰。

107. 第350/2008号申诉案(R.T-N.诉瑞士)涉及一名刚果公民。他说,他被驱逐回刚果民主共和国,将违反《公约》第3条。他声称,作为一个政治团体的积极成员,他三次在会议上就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选举问题发表谈话,提请人们注意约瑟夫.卡比拉的籍贯不是刚果。他声称,在这些会议后,他遭到逮捕、拷打和监禁两周,后从监狱中逃脱,离开该国。在抵达瑞士后,申诉人在一个电视节目中露面解释寻求庇护者在瑞士的情况。他担心,在刚果民主共和国播放这一节目后,刚果当局自然知道他身在瑞士,他返回刚果民主共和国后将遭到迫害。委员会审查了申诉人的申诉以及缔约国的辩词,其中有联合国难民署和瑞士难民事务局的意见。这些意见认为,鉴于申诉人的个人情况,他返回刚果民主共和国后不会有任何风险。所以,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其遣返将不构成违反《公约》第3条。

108. 第352/2008号申诉案(S.G.等人诉瑞士)涉及一位土耳其库尔德族人,他声称,将他强行送回土耳其将违反《公约》第3条。申诉人声称,他一直被土耳其当局视为库尔德工人党的支持者,土耳其警方正在搜捕他。考虑到卷宗中的信息、土耳其目前人权状况报告、缔约国对申诉人的信誉提出质疑,以及申诉人所提交书面证据有许多矛盾之处,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总体事实无法认定将申诉人遣返回土耳其,将违反缔约国根据《公约》第3条承担的义务。

109. 第357/2008号申诉案(Jahani诉瑞士)的申诉人声称,如果被遣返回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他有可能遭受酷刑,由此违反《公约》第3条,因为他属于库尔德少数民族,过去曾被捕过。此外,他是伊朗反对派运动在瑞士的区域代表,参加过电台广播和写过报刊文章,这些活动可能已经引起了伊朗当局的注意。在审查申诉人的申诉和证据,又考虑到目前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人权状况后,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有确凿证据相信如果强行遣返申诉人,缔约国将违反《公约》第3条规定的义务。

110. 第369/2009号申诉案(E.C.B.诉瑞士)的提交人是刚果国民,他声称,如果他被驱逐到原籍国或科特迪瓦,将违反《公约》第3条,因为他是德尼·萨苏-恩格索政权的反对者,在科特迪瓦充当难民期间,因参加政治活动又成为了洛朗·巴博军队攻击的目标。在审查双方的说法后,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申诉人没有能够提供证据证明目前存在遭受酷刑的实际和可预见风险。他也没有能够充分证明他在在刚果、科特迪瓦和瑞士担负的政党作用或从事的政治活动,将他置于遭受迫害的危险境况。委员会认为,申诉人被驱逐到刚果或科特迪瓦,将不构成违反《公约》第3条。

111. 第375/2009号申诉案(T.D.诉瑞士)涉及一位埃塞俄比亚公民。他声称,将他驱逐到埃塞俄比亚,将违反《公约》第3条。他说,他在抵达缔约国后所从事的政治活动,特别是在Kinijit党/团结和民主联盟中所从事的政治活动(他是该组织在苏黎世州的代表),使他被驱逐到埃塞俄比亚后可能遭遇酷刑。在审查申诉人的申诉,以及缔约国的看法后,委员会认为,只是在团结和民主联盟苏黎世分部担任一个职务,不意味着埃塞俄比亚政府视他为一种威胁。此外,由于申诉人没有提供任何理由证明,因他离开前所发生的事件,他在返回埃塞俄比亚后可能遭到酷刑,所以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将他遣返回原籍国不构成违反《公约》第3条。

112. 第379/2009号申诉案(Bakatu-Bia诉瑞典)的申诉人声称,如果她被遣返回刚果民主共和国,将遭受监禁和酷刑,由此违反《公约》第3条。她因与强烈反对政府的一位政治活跃牧师一起,在教会中参加过宗教和政治活动,而遭到过逮捕,在拘留期间受到过酷刑、殴打,并多次被人强奸。委员会注意到申诉人提交的申诉和证据、缔约国的看法,以及七位联合国专家和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关于刚果民主共和国人权状况的最新报告。根据所收到的资料,它认为不可能在该国找到一个对申诉人而言是安全的地方。在考虑到作出《公约》第3条所述评估的各种有关因素,并考虑申诉人对事件的叙述符合委员会对目前刚果民主共和国人权状况的了解,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有充分理由相信,申诉人如果返回刚果民主共和国,可能遭受酷刑。因此,委员会认为在这一申诉案中有违反《公约》第3条的情况。

113. 第419/2010号申诉案(Ktiti诉摩洛哥)的提交人是法国国民。他声称,如果将他引渡到阿尔及利亚,他将遭到拘留和酷刑,违反《公约》第3条。委员会注意到申诉人的指控:阿尔及利亚司法机关发出了对他的国际逮捕令,并缺席判处他终身监禁,是基于同一案件中在犯罪现场抓获的一名男子的举报,他将申诉人说成是阿尔及利亚警方捣毁的贩毒团伙的头目。委员会还注意到申诉人的另一指控:该男子的供述是逼迫的结果,其弟弟证实有明显的拷打痕迹。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没有否认这些事实。根据申诉人和缔约国提供的资料,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如果申诉人被引渡到阿尔及利亚,可能违反《公约》第3条。委员会还认定违反了《公约》第15条,因为缔约国在引渡程序中使用了胁迫手段获取供词。

114. 此外,在第四十六届会议上,委员会决定宣布以下申诉案不予受理:第395/2009号(H.E-M.诉加拿大)和第399/2009号(F.M-M.诉瑞士)。这些决定全文转载于本报告附件十二B节。

115. 第395/2009号申诉案(H.E-M.诉加拿大)涉及一名黎巴嫩国民,他声称,如果将他驱逐到黎巴嫩,将违反《公约》第3条。在审查申诉人的申诉,以及缔约国的看法后,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申诉人未能用尽国内补救办法,因为他聘请的私人律师没有在法定限期内对缔约国当局的决定提出上诉。申诉人没有使用现有的补救办法,不能归咎于缔约国。因此,委员会根据《公约》第22条5款(b)项,宣布该来文不予受理,

116. 第399/2009号申诉案(F.M-M.诉瑞士)涉及一名刚果国民,他声称,如果将他驱逐到刚果,他有可能遭到酷刑,违反《公约》第3条。在审查申诉人的申诉和缔约国的看法后,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根据《公约》第22条第5款(b)项,应宣布该来文不予受理,因为申诉人在提交委员会的新事实和新证据中没有用尽国内补救办法。

D.后续活动

117. 禁止酷刑委员会在2002年5月第二十八届会议上修订了议事规则,设立了一个对根据第22条所提申诉的决定进行后续跟踪的报告员职位。委员会在2002年5月16日第527次会议上决定,报告员应主要从事以下活动:监测委员会决定的遵守情况,向缔约国发出普通照会,询问落实委员会决定的措施;在收到缔约国答复,或遇到不答复情况,以及此后收到申诉人反映委员会决定未得到落实的一切函件时,向委员会提出采取适当行动的建议;与缔约国常驻代表团代表会晤,鼓励遵守有关决定,并确定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提供的咨询服务或技术援助是否适当或必要;经委员会批准对缔约国进行后续访问;定期向委员会报告其开展的活动。

118. 第三十四届会议期间,委员会经由申诉决定后续行动报告员作出决定:在裁定发生违反《公约》情况的申诉案中,包括设立后续程序之前委员会业已作出的裁决,将要求缔约国说明为执行委员会裁决而采取的各项措施。迄今为止,下列国家尚未对该要求作出答复:保加利亚(关于Keremedchiev案,第257/2004号);加拿大(关于Tahir Hussain Khan案,第15/1994号);塞尔维亚和黑山(关于Dimitrov案,第171/2000号;Dimitrijevic案,第172/2000号;Nikolić、Slobodan和Ljiljana案,第174/2000号;Dimitrijevic案,第207/2002号;Osmani诉塞尔维亚共和国案,第261/2005号);突尼斯(关于Ben Salem案,第269/2005号)。

119. 缔约国在下列申诉案中采取的行动完全符合委员会的决定,不必根据后续程序采取进一步行动:Halimi-Nedibi Quani诉奥地利案(第8/1991号),见A/65/44;M.A.K.诉德国案(第214/2002号),见A/65/44; Dzemajl等人诉塞尔维亚和黑山案(第161/2000号),见A/65/44;A.诉荷兰案(第91/1997号),见A/65/44;Mutombo诉瑞士案(第13/1993号),见A/65/44;Alan诉瑞士案(第21/1995号),见A/65/44;Aemei诉瑞士案(第34/1995号),见A/65/44;V.L.诉瑞士案(第262/2005号),见A/65/44;El Rgeig诉瑞士案(第280/2005号),见A/65/44;Tapia Páez诉瑞典案(第39/1996号),见A/65/44;Kisoki诉瑞典案(第41/1996号),见A/65/44;Tala诉瑞典案(第43/1996号),见A/65/44;Korban诉瑞典案(第88/1997号),见A/65/44;Ali Falakaflaki诉瑞典案(第89/1997号),见A/65/44;Ayas诉瑞典案(第97/1997号),见A/65/44;Haydin诉瑞典案(第101/1997号),见A/65/44;A.S.诉瑞典案(第149/1999号),见A/65/44;Karoui诉瑞典案(第185/2001号),见A/65/44;Dar诉挪威案 (第249/2004号),见A/65/44;T.A.诉瑞典案(第226/2003号),见A/65/44;C.T.和K.M.诉瑞典案(第279/2005号),见A/65/44;Iya诉瑞士案(第299/2006号),见A/65/44。

120. 关于下述申诉案,委员会将根据缔约国的最新来文,在下届会议上考虑是否结束与缔约国的后续程序对话:Amini诉丹麦(第339/2008号),见下文;Njamba和Balikosa诉瑞典(第322/2007号),见下文。

121. 在下述申诉案中,委员会认为,出于种种理由,不必根据后续程序采取进一步行动:Elmi诉澳大利亚案(第120/1998号),见A/65/44;Arana诉法国案(第63/1997号),见A/65/44;Ltaief诉突尼斯案(第189/2001号),见A/65/44。在一起案件中,鉴于申诉人自愿返回原籍国,委员会决定,不再在后续行动程序下审议该案:Falcon Ríos诉加拿大案(第133/1999号),见A/65/44。

122. 下述申诉仍需缔约国或申诉人提供更多信息,或与缔约国的对话正在进行中:Pelit诉阿塞拜疆案(第281/2005号);Dadar诉加拿大案(第258/2004号);Singh Sogi诉加拿大案(第297/2006号);Brada诉法国案(第195/2003号);Tebourski诉法国案(第300/2006号);Guengueng等人诉塞内加尔案(第181/2001号);Ristic诉塞尔维亚和黑山案(第113/1998号);Osmani诉塞尔维亚共和国案(第261/2005号);Blanco Abad诉西班牙案(第59/1996号);Urra Guridi诉西班牙案(第212/2002号);Agiza诉瑞典案(第233/2003号);Aytulun和Güclü诉瑞典案(第373/2009号);Thabti诉突尼斯案(第187/2001号);Abdelli诉突尼斯案(第188/2001号);M’Barek诉突尼斯案(第60/1996号);Ali诉突尼斯案(第291/2006号);Núñez Chipana诉委内瑞拉案(第110/1998号)。

123.以下是综合报告,收录了截至第四十六届会议委员会裁定存在违反《公约》情况但仍在进行后续对话的所有申诉案的答复。还收录了缔约国在后续程序下逾期未作答复的所有单个案件的最新来文情况,以及自2010年5月以来所收到来文的情况。

截至第四十六届会议委员会裁定存在违反《公约》情况但仍在进行后续对话的申诉

缔约国

阿塞拜疆

申诉案

Pelit, 281 / 2005

国籍和遣送目的地国

土耳其人;送回土耳其

意见通过日期

2007 年 4 月 30 日

裁定存在的问题和 违反的条款

遣送出境 ― ― 第 3 条和第 22 条

准予临时措施和 缔约国的答复

准予,但未获得缔约国同意 ( 已作出保证 ) 。

建议的补救措施

纠正违反第 3 条的做法,向土耳其当局探询申诉人下落和目前状况。

缔约国应答复日期

2007 年 8 月 29 日

答复日期

2007 年 9 月 4 日

缔约国的答复

阿塞拜疆当局获得 了 申诉 人 返回 后 不会受到虐待或遭受酷刑后 的 外交保证。建立 了若干 机制 进行 引渡后监测。因此, 使馆一秘曾前往探监,私下会见她。 会 见 期间她说,她没有 遭受 酷刑或虐待 , 医生 对她的体检也 没有发现任何健康问题。她有机会与律师和近亲会面,并拨打电话。她还 可以 接受包裹 、 报纸和其他文献。 1997 年 4 月 12 日 , 伊斯坦布尔 重罪 法 院裁定释放 她 。

申诉人的评论

2007 年 11 月 13 日,律师告诉委员会, 2007 年 11 月 1 日, Pelit 女士被判处 6 年徒刑。她 在 伊斯坦布尔 的 律师 已就 此判决提出上诉。

委员会的决定

委员会认为对话仍在进行。缔约国应继续监测提交人在土耳其的人权状况,并及时通报委员会。

缔约国

保加利亚

申诉案

Keremedchiev, 257/2004

国籍和遣送目的地国

无关

意见通过日期

2008 年 11 月 11 日

裁定存在的问题和 违反的条款

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迅速和公正调查 ― ―第 12 条以及第 16 条第 1 款。

准予临时措施和 缔约国的答复

无关

建议的补救措施

向申诉人提供有效的补救,包括根据委员会第 2 号一般性评论 (2007 年 ) 为所造成的痛苦提供公平和适足的赔偿,并提供医疗康复服务。

缔约国应答复日期

2009 年 2 月 17 日

答复日期

缔约国的答复

申诉人的评论

无关

委员会的决定

后续对话仍在进行。已于 2011 年 4 月向缔约国发函催促其发表意见。

缔约国

加拿大

申诉案

Tahir Hussain Khan, 15/1994

国籍和遣送目的地国

巴基斯坦人;送回巴基斯坦

意见通过日期

1994 年 11 月 15 日

裁定存在的问题和 违反的条款

遣送出境 ― ― 3 条

准予临时措施和 缔约国的答复

已要求,并获得缔约国接受。

建议的补救措施

缔约国有义务不将 Tahir Hussain Khan 强行送回巴基斯坦。

缔约国应答复日期

答复日期

缔约国的答复

申诉决定后续行动报告员没有收到任何资料,但在 2005 年 5 月讨论缔约国向禁止酷刑委员会提交的报告期间,缔约国表示没有将申诉人遣送出境。

申诉人的评论

委员会的决定

委员会认为 后续对话仍在进行。已于 2011 年 4 月发函请求提供关于申诉人的最新情况。

缔约国

加拿大

申诉案

Dadar, 258/2004

国籍和遣送目的地国

伊朗人,送回伊朗伊斯兰共和国

意见通过日期

2005 年 11 月 3 日

裁定存在的问题和 违反的条款

遣送出境 ― ―第 3 条

准予临时措施和 缔约国的答复

准予,并获得缔约国同意。

建议的补救措施

委员会根据《议事规则》 (CAT/C/3/Rev.4) 第 112 条第 5 款促请缔约国在向其转送本决定之日起 90 天内向委员会通报根据上述决定采取的措施。

缔约国应答复日期

2006 年 2 月 26 日

答复日期

最近答复是 2007 年 10 月 10 日 ( 此前曾于 2006 年 3 月 22 日和 2006 年 4 月 24 日答复 ( 见 《 大会正式记录,第六十一届会议,补编第 44 号 》 (A/61/44)) ,以及 2006 年 8 月 9 日和 2007 年 4 月 5 日 ( 出处同上 , 《第六十二届会议,补编第 44 号》 (A/62/44)) 。

缔约国的答复

委员会指出,尽管裁定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但缔约国还是在 2006 年 3 月 26 日将申诉人递解回伊朗。缔约国在 2006 年 4 月 24 日的答复中说,自从他回去以来,加拿大的一位代表曾与申诉人的甥侄谈过,听说 Dadar 先生顺利到达德黑兰,和家人住在一起。自从他被送回伊朗后,缔约国与他再没有直接联系。根据这种情况,又经加拿大确定他返回伊朗后并未面临很大的遭受酷刑风险。缔约国认为加拿大不必考虑为本案设立监测机制问题 ( 缔约国的答复,详见 A/61/44 ) 。

申诉人的评论

2006 年 6 月 29 日 ,律师告诉委员会,申诉人 被 拘留 后 , 遭到 软禁 ,与 他的老母亲 生活在一起 。伊朗当局 几度 要求他重新 接受 进一步 讯问 。讯问 特别 涉及 申诉 人在加拿大的政治活动。申诉人表示不满意他显然在伊朗 处于 不受欢迎的人的地位 ,他 说,他没有就业或旅行 权利 。他还无法获得他在加拿大 曾得到的医药, 治疗他的 病况 。此外,伊朗当局 将 委员会的决定 送到 他的家, 要他接受讯 问 。

缔约国的答复

2006 年 8 月 9 日,缔约国通知委员会,申诉人于 2006 年 5 月 16 日前往加拿大驻德黑兰大使馆处理一些与委员会所收指称无关的在加拿大的个人问题和行政手续问题。他既没有反映在伊朗受到虐待,也没有指控伊朗当局。鉴于申诉人来访的情况证实了此前从他甥侄那里了解的情况,加拿大当局希望不再按后续程序进行审议此事项。

2007 年 4 月 5 日,缔约国对 2006 年 6 月 24 日律师的意见作出了答复。缔约国指出,它不知道申诉人的目前状况,伊朗当局进一步询问他可能是因为发现了委员会的决定。缔约国认为,委员会的决定是在申诉人返回之后发生的“干预因素”,是申诉人返回之时无法考虑的。此外,申诉人的担心若作为申诉而提交委员会,也不会导致被裁定为《公约》之下的权利遭到侵犯。接受当局的询问,并不等于遭受酷刑。总之,他担心在询问期间会遭受酷刑,完全是一种猜测和臆想。鉴于伊朗批准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而且申诉人可以利用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一类的联合国特别程序机制,它认为联合国更有条件查询申诉人的目前状况。

申诉人的评论

2007 年 6 月 1 日,律师告诉委员会, 要不是申 诉人的 兄 弟 与伊朗情报局一位高官 在 他 抵达德黑兰之前 和 他抵达 后旋即遭 拘留期间 进行干预 , 申 诉人将受到酷刑,并可能 被 执行死刑。他请求 不要 从委员会的后续程序 中撤销本案。

缔约国的答复

2007 年 10 月 10 日,缔约国重申,申诉人返回伊朗 后 没有受到酷刑。因此,加拿大 充分履行了《 公约 》 第 3 条规定的义务,没有义务监督投诉人的 状况 。没有 证据表明返回后遭受 酷刑 ,这就支持了 加拿大的立场, 即 认为不应承担据称违反第 3 条 的 责任, 因为 随后发生的事件证实 了 其 对申诉人并不面临没有很大酷刑风险的 评估。在 此 情况下,该缔约国重申要求从后续程序的议程 中撤销本案。

申诉人的评论

申诉人的律师对缔约国不顾委员会的定论仍决定驱逐申诉人提出异议。迄今为止,他没有提供可能掌握的有关提交人抵达伊朗后的状况的资料。申诉人的律师指出, 2006 年 6 月 24 日申诉人告诉他,伊朗当局已给他家发去一份委员会的决定,要他出席接受询问。电话里他的声音显得非常担心,律师此后再没有他的音讯。此外,他还指出, Dadar 先生在伊朗是一位“不受欢迎的人”。他不能工作或旅行,得不到在加拿大得到的医疗,治疗他的疾病。

采取的行动

申诉决定后续行动报告员致缔约国的普通照会内容,见委员会年度报告 ( A/61/44 ) 。

委员会的决定

在第三十六届会议审议后续行动时,委员会对缔约国未履行第 3 条规定的义务表示遗憾,认为缔约国违反了第 3 条规定的义务,即:“如有充分理由相信任何人在另一国将有遭受酷刑的危险,任何缔约国不得将该人驱逐、遣返或引渡至该国”。委员会认为,对话还在进行。已于 2011 年 4 月向缔约国发函催促其发表意见。

缔约国

加拿大

申诉案

Singh Sogi, 297/2006

国籍和遣送目的地国

印度人,送回印度

意见通过日期

2007 年 11 月 16 日

裁定存在的问题和 违反的条款

遣送出境 ― ― 第 3 条

准予临时措施和 缔约国的答复

已要求,但遭缔约国拒绝。

建议的补救措施

对违反《公约》第 3 条的行为予以赔偿,并与申诉人返回的国家磋商,了解申诉人目前的下落和状况。

缔约国应答复日期

2008 年 2 月 28 日

答复日期

最新答复是 2009 年 8 月 31 日 ( 缔约国之前曾于 2008 年 2 月 29 日、 2008 年 10 月 21 日和 2009 年 4 月 7 日作出答复 ) 。

缔约国的答复

2008 年 2 月 29 日, 缔约国感到遗憾的是,它 无法 执行委员会的意见。它 认为关于 采取临时保护措施 的 要求或委员会的意见本身 不 具有法律约束力,并认为它已 履行了 其所有的国际义务。其未能遵守委员会的意见不应理解为不尊重委员会的工作。它 认为 ,印度政府 才能向委员会提供更确切的信息,表明申 诉人的下落和福祉,并提醒委员会说,印度是 《禁止酷刑 公约 》 以及 《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 国际公约》 缔约国。 不过 ,它已经 致函印度 外交部 ,通报 委员会的意见,特别是要求 它提供关于申诉人的 最新信息 。

缔约国 认为 , 遣返申诉人的决定 不 存在 委员会 在决定 ( 第 10.2 段 ) 中所说的“ 特殊 情况” 。它提醒委员会,联邦上诉法院 2005 年 7 月 6 日的裁决撤销 了 2003 年 12 月 2 日的 决定,遣返申诉人是 根据 2006 年 5 月 11 日的决定 进行的 。在后一项决定 中 ,部长代表 得出结论认为 , 申诉人 没有任何酷刑风险,因此,没有必要 在风险与对社会的危害二者之间作出权衡,以 确定 申诉人处境是否让位于尽管有遭受 酷刑危险 但遣送其回国仍是合理的这类“特殊情况”。

缔约国 不同意 部长代表 否认存在风险的结论,有关 决定 也 不 是在诱导下作出的 。印度 的 一项新法律并不是 作出决定 的唯一依据。他 还 考虑到 印度的整体 人权状况以及 申诉人案件的 特殊情况。联邦上诉法院 2006 年 6 月 23 日确认这一决定是妥善的。

缔约国 不同意 委员会 关于 认为 缔约国基于未 透露给申诉人的信息 ,确认 申诉人 没有酷刑风险的意见 。缔约国重申,风险评估 是单独进行的,不牵扯申诉人对社会的危害问题, 证据只涉及 风险问题 。此外,联邦上诉 法院 认为,在申诉人一案中, 允许 考虑申诉人不了解的 信息 的 法律 , 本身 是合乎宪法的, 人权委员会 认为类似程序没有违背《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 国际公约》。

不过 ,缔约国通知委员会,该法已经修正,并自 20 08 年 2 月 22 日 起 , 只要授权 提名 “ 特别律师 ”为缺席和没有家庭律师的个人辩护 , 即可秘密审议此类信息。

至于委员会 认为 它有权自 行 评估每一 案件的事实 ( 第 10.3 段 ) ,缔约国 提及了有关 判例 。在此判例中, 委员会 承认 它不会 质疑 国家当局 的结论 ,除非有明显错误,滥用诉讼程序,或严重违规等 ( 见 案件 282/2005 和 193/2001 ) 。在这方面,它 认为 ,联邦上诉法院 深入审查了部长 代表的决定, 同时还 审查 了 支持 申诉人 说法 的 所有原始文件,以及新的文件,发现它不能 认定部长 代表的结论是不合理的 。

申诉人的评论

2008 年 5 月 12 日,申诉人代理人对缔约国的答复发表了评论。她重申先前提出的论点,并认为,立法随后得以修改不能为侵犯申诉人的权利提供理由,也不能为主管机构拒绝向申诉人提供赔偿提供依据。由于未能承认并执行《意见》以及未能采纳委员会提出的关于采取临时保护措施的要求,因此缔约国违反了其在国际法之下的义务。缔约国为弄清申诉人的现况所作的努力是不充分的,而且缔约国也没有向申诉人代理人和委员会通报其向印度外交部提出的请求的结果。更为严重的是,在申诉人代理人看来,这种联络或许给申诉人带来了更大的风险。另外,尽管缔约国持相反的看法,但许多文件证据证明,印度主管机构仍在实行酷刑。

以下情况是 2008 年 2 月 27 日通过电话从印度向申诉人律师提供的。关于申诉人被从加拿大遣送出境,律师表示,在被遣返回印度的整个 20 小时的旅途中,申诉人一直被捆绑着,尽管申诉人再三提出请求,但加拿大看守人员拒绝将他绑得松一些以减轻他的痛苦。此外,看守人员不让申诉人上厕所,因此他只能当着女看守的面将小便排入一只瓶子,他认为这对他是一种侮辱。他在整个旅途过程中吃不到食物,喝不到水。代理人认为,加拿大主管机构的这种做法构成对申诉人基本权利的侵犯。

申诉人还叙述了他在到达印度之后受到的待遇。在返回印度之后,他被交给印度主管机构,之后有关人员在机场对他审问了大约五小时,在审问过程中有人指控他是恐怖主义分子。有人对他说,如果不回答提出的问题就将他处死。随后,有人开车将他送至 Guraspur 的一个警察局。整个行程用了五小时,在这一过程中,他遭到毒打,有人对他拳打脚踢,要他躺下,接着便坐在他身上。另外,还有人拉扯他的头发和胡须,而这是违背他的教规的。在到达警察局之后,他在他认为是一个废弃不用的厕所内受到审讯和酷刑。他的手指、太阳穴和阴茎遭到电击,有人开动重型机器压他的身体,给他造成剧烈疼痛,还对他拳打脚踢。在被拘留的六天中,他无法得到足够的食物,他的家人和律师也无法得知他的下落。在第六天或其前后,申诉人被转到另一个警察局,在那里他遭受类似的待遇而且又被拘留了三天。第九天,他被首次带见法官并见到了家人。他被指控向被控犯有恐怖主义行为的人员提供炸药及阴谋杀害国家领导人,之后被转到 Nabha 的另一个拘留所,在那里他又被拘留了七个月,不准见任何家人和律师。 2007 年 1 月 29 日,他对下令将其候审羁押的决定提出上诉, 2007 年 2 月 3 日他获得有条件的释放。

自从获释以来,申诉人及其家属一直受到监视,而且每隔 2 天或 4 天就会受到审讯。申诉人大约六次在警察局受到审讯,审讯过程中他受到骚扰和威胁。所有与申诉人有关的人,包括他的家人、兄弟 ( 也表示曾经遭受酷刑 ) 以及在申诉人获释后对他进行检查的医生,都十分害怕,不敢提供与他们及申诉人都曾遭受的虐待有关的任何情况。申诉人担心,如果他曾遭受酷刑和虐待一事被透露,他会遭到印度的报复。

关于补救办法,律师要求加拿大主管机构对申诉人到达印度之后遭受酷刑和虐待的指称进行调查 ( 如同 Agiza 诉瑞典 ,第 233/2003 号案件那样 ) 。律师还要求加拿大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将申诉人遣返加拿大并使其能够长期呆在该国 ( 仿效 Dar 诉挪威 ( 第 2 49/2004 号 ) 案件中的做法 ) 。或者,律师建议主管机构作出安排,让第三国接收申诉人并使其在那里长期居住。最后,她要求加拿大赔偿 368,250 加元,以补偿申诉人遭受的损害。

缔约国的答复

2008 年 10 月 21 日,缔约国作出了补充答复。缔约国否认提交人关于加拿大主管机构在将他从加拿大移送出境过程中侵犯了他的权利的指称。缔约国解释说,在被遣返的个人对安全构成重大威胁的情况下,通常使用包机而不是商业航班将该人送回。申诉人的双手和双脚被铐住,铐住其双手的手铐与一根连接其安全带的带子相连,铐住其双脚的戒具与一根保险带相连。申诉人被绑在座椅上。在包机上存在很高的安全风险的情形中,一律采取这些措施。但这些措施并不妨碍申诉人的手和脚做有限的移动,也不妨碍他吃喝。主管机构曾数次表示可以调整他座位的角度,但他拒绝调整。至于食物,向申诉人提供了特制的素食,但除了苹果汁以外他拒绝食用其他食物。机上的化学物剂马桶没有安装,无法使用,因此向申诉人提供了“一个卫生装置”。在离境时机上没有女看守人员。遗憾的是,申诉人未能成功使用这一“卫生装置”。

缔约国说,奇怪的是,申诉人先前在程序中并没有提出这些指称,尽管他在离境和委员会作出决定之前向委员会提交了两次陈述。委员会已经作出了决定,而且无论如何,本文只是在《公约》第 3 条之下提交的。

至于有关申诉人在返回之后在印度遭受酷刑的指称,缔约国表示,这些指称十分令人不安,但表示,在委员会作出决定之前,不论是在申诉人 2007 年 4 月 5 日作出的陈述中,还是在 2007 年 9 月 24 日作出的陈述中,都没有提出这些指称。缔约国还指出,几家印度报纸报道说,在到达印度后六天,申诉人就于 200 6 年 9 月 5 日被带见法官。无论如何,申诉人现已不在加拿大的管辖范围内,而且尽管印度尚未批准《公约》,但该国已经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以及其他一些文书,不论是联合国的还是其他方面的,因此在酷刑指称中可以利用。关于缔约国是否收到印度对其最初信函的答复,缔约国解释说,它的确收到了复函,但该函并未通报申诉人的居住地点,也未通报其状况。此外,缔约国表示,由于律师说缔约国上次发给印度的照会也许对申诉人造成了更多的风险,因此缔约国无意再次与印度主管机构联系。

申诉人的评论

2009 年 2 月 2 日,申诉人律师对缔约国 2008 年 10 月 21 日的陈述作了答复。她重申先前提出的论点并表示,申诉人之所以未就在被遣返印度过程中受到的加拿大主管机构的待遇,乃至在到达印度之后遭受的待遇提出申诉,是因为印度有关方面对他提起了诉讼,而且他无法与他的代理人联系。此外,申诉人代理人表示,申诉人说,印度主管机构对他进行威胁,要他不要说出他所遭受的虐待,由于这一原因,他只能保持沉默,无法说出详情。代理人说,申诉人被警方拘留到 200 6 年 7 月 13 日,那一天他首次出庭。由于受到威胁,申诉人担心,只要向印度主管机构本身提出申诉,就可能招致更多的虐待。代理人认为,加拿大主管机构为弄清申诉人的下落和状况所作的努力并不充分。她表示,加拿大和印度主管机构之间交流信息可能使申诉人面临危险,但是,如缔约国在不提及关于印度主管机构对申诉人施用酷刑的指称的前提下请印度主管机构提供信息,情况就不会这样。

缔约国的答复

2009 年 4 月 7 日,缔约国对申诉人 2009 年 2 月 2 日作出的陈述以及委员会就申诉人在被递解到印度过程中受到的待遇表示的关切,作出了回应。缔约国表示,当时,在确保所有相关人员的安全的前提下,尽最大可能对申诉人显示出了尊重,并尽量维护了其尊严。缔约国注意到了委员会的意见,即委员会无法在后续程序之下审议对加拿大提出的新的指称。因此,缔约国认为,本案已经结案,不应再根据后续程序得到审议。

2009 年 8 月 31 日,对委员会在第四十二届会议之后提出的进一步努力与印度当局联系的请求作出答复。缔约国坚持它对本案的立场没有改变;它认为,它履行了《公约》规定的所有义务,它不打算进一步联系印度当局。它再次请求停止按照后续程序审议本案。由于不能同意委员会的决定,缔约国认为案件已经结束。

委员会的决定

在第四十届会议上,委员会决定致函缔约国,告知其在《公约》第 3 条和第 22 条之下的义务,并请缔约国与印度主管机构协商,弄清申诉人在印度的现况、下落和健康状况。

关于申诉人在律师 2008 年 5 月 12 日的陈述中,就其在被遣返印度过程中受到的加拿大主管机构的待遇提出的新的指称,委员会指出,它已经审议了这项来文,就此通过了《意见》,相关来文现正在后续程序之下得到审议。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这些指称未能在委员会审议 ( 来文 ) 之前提出。不过,在 2008 年 10 月 21 日的答复中,缔约国确认了申诉人的指称的某些方面,例如,申诉人是如何在整个旅途中被绑住的,以及申诉人在这次长途飞行过程中未能得到适足的卫生便利,等等。

虽然委员会认为,它无法在这一程序之下并在脱离新来文所涉背景的情况下,审议缔约国是否就这些新的指称而言违反了《公约》这一问题,但是,委员会仍然对缔约国在将申诉人遣送出境过程中对他所作的处置表示关切,缔约国本身也确认了此种处置方式。委员会认为,所采取的措施 ― ―申诉人在整个旅途过程中完全失去行动自由,其手和脚只能作有限的移动;缔约国提供的只是一种“卫生装置” ( 即申诉人所说的用来解手的一个瓶子 ) ― ―是完全不能令人满意的,而且至少也是不恰当的。至于缔约国是否应当进一步设法了解有关申诉人所在地点和身心状况等的情况,委员会注意到,申诉人代理人最初表示,这样做可能会给申诉人带来更大的危险;但是在代理人 2009 年 2 月 2 日的陈述中,她明确表示,只是请求通报情况,而不提及针对印度主管机构的酷刑指称,将在某种程度上有助于对申诉人遭受的侵害进行补救。

在第四十二届会议上,尽管缔约国要求不在后续程序下对这一事项作任何进一步审议,委员会仍决定请缔约国与印度主管机关联系,弄清申诉人的下落,了解其身心状况。委员会提醒缔约国注意对违反第 3 条,有做出赔偿的义务。如申诉人提出任何要求返回缔约国的进一步请求,应给与认真考虑。

在第四十三届会议期间,委员会决定再次提醒缔约国注意它早先根据后续程序提出的有关履行《公约》第 3 条所规定义务的要求。遗憾的是,缔约国拒绝采纳委员会这方面的建议。 委员会 决定 , 将缔约国的答复通 报 处理酷刑问题的 其他 联合国机制。

委员会认为后续对话仍在进行。

缔约国

丹麦

申诉案

Amini, 339/2008

国籍和遣送目的地国

伊朗;送回伊朗伊斯兰共和国

意见通过日期

2010 年 11 月 15 日

裁定存在的问题和 违反的条款

遣送出境 ― ―第 3 条

准予临时措施和 缔约国的答复

已要求

建议的补救措施

委员会请缔约国从向其转交本决定之日起 90 天内告知其根据以上意见所采取的步骤。

缔约国应答复日期

2011 年 2 月 16 日

答复日期

2011 年 1 月 10 日

缔约国的答复

2011 年 1 月 10 日,缔约国告知委员会,难民上诉委员会于 2010 年 12 月 15 日决定根据《丹麦外国人条例》第 7 条第 2 款给予申诉人以丹麦居留许可。

申诉人的评论

已于 2011 年 1 月 10 日将缔约国来文转交申诉人律师作出评论。律师于 2011 年 2 月 1 日告知申诉人对缔约国的意见不作评论。

委员会的决定

委员会将在下届会议考虑是否结束根据后续程序与缔约国的对话。

缔约国

法国

申诉案

Brada, 195/2003

国籍和遣送目的地国

阿尔及利亚人;送回阿尔及利亚

意见通过日期

2005 年 5 月 17 日

裁定存在的问题和 违反的条款

遣送出境 ― ― 第 3 条和第 22 条

准予临时措施和 缔约国的答复

准予,但未获到缔约国接受。

建议的补救措施

采取措施对违反《公约》第 3 条行为进行赔偿,并与申诉人返回的国家 ( 也是《公约》缔约国 ) 磋商,以确定其目前的下落和状况。

缔约国应答复日期

答复日期

2005 年 9 月 21 日

缔约国的答复

根据委员会 2005 年 6 月 7 日关于提供采取后续措施的要求,缔约国告知委员会,如果申诉人愿意,将允许他返回法属领地,并根据关于外国人入境法和逗留法 L.523-3 条提供特别居留证。这之所以成为可能是因为波尔多上诉法庭于 2003 年 11 月 18 日作出判决,宣布里摩日行政法庭 2001 年 11 月 8 日的裁决无效。布里摩日行政法庭的裁决确认阿尔及利亚为应该将申诉人遣返的国家。此外,缔约国通知委员会,正在通过外交渠道与阿尔及利亚当局联络,以了解申诉人的下落和目前状况。

申诉人的评论

委员会的决定

委员会认为后续对话仍在进行。已于 2011 年 4 月向缔约国发函催促其发表意见。

缔约国

法国

申诉案

Tebourski, 300/2006

国籍和遣送目的地国

突尼斯人,送回突尼斯

意见通过日期

2007 年 5 月 1 日

裁定存在的问题和 违反的条款

遣送出境 ― ― 第 3 条和第 22 条

准予临时措施和 缔约国的答复

准予,但未获缔约国接受。

建议的补救措施

纠正违反第 3 条的做法,并与突尼斯当局磋商,了解申诉人的下落和目前状况

缔约国应答复日期

2007 年 8 月 13 日

答复日期

2007 年 8 月 15 日

缔约国的答复

在缔约国数次要求提供信息后,突尼斯当局表示,申诉人自 2006 年 8 月 7 日抵达突尼斯后,始终未受打扰,未对他提起法律诉讼。他与家人生活在巴杰省的 Testour 。缔约国监测了申诉人的状况,设法核实突尼斯当局提供的信息。

申诉人的评论

尚未收到

委员会的决定

委员会认为对话仍在进行。已于 2011 年 4 月向缔约国发函催促其发表意见。

缔约国

塞内加尔

申诉案

Guengueng 等人, 181/2001

国籍和遣送目的地国

无关

意见通过日期

2006 年 5 月 17 日

裁定存在的问题和 违反的条款

未起诉 ― ―第 5 条第 2 款和第 7 条

准予临时措施和 缔约国的答复

无关

建议的补救措施

委员会根据其议事规则 (CAT/C/3/Rev.4) 第 112 条第 5 款,请缔约国自向其发送本决定之日起 90 天内向委员会通报其根据上述《意见》采取的步骤。

缔约国应答复日期

2006 年 8 月 16 日

答复日期

最新答复 2010 年 4 月 28 日 ( 之前曾在 2006 年 8 月 18 日和 9 月 28 日、 2007 年 3 月 7 日和 7 月 31 日,以及 2008 年 6 月 17 日作出答复 ) 。

缔约国的答复

2006 年 8 月 18 日,缔约国否认违反《公约》规定,重申自己对案情的看法,包括关于第 5 条的论点,即根据《公约》规定,缔约国没有义务必须在某一时间内履行其义务。引渡请求是根据缔约国与之没有缔结引渡条约的国家之间适用的国内法处理的。缔约国指出,处理此案的任何其他途径都有违反国内法之虞。在国内法中落实第 5 条的工作已处于最后阶段,相关的条文将交立法部门审查。缔约国指出,为避免有罪不罚的问题,它已将此案交由非洲联盟审议,从而避免违反第 7 条。鉴于非洲联盟当时尚未审议此案,因而不可能向申诉人提供赔偿。

2006 年 9 月 28 日, 缔约国通知委员会 ,非洲联盟知名法学界人士委员会已决定委托 塞内加尔 承担审理 Hissène Habr é 先生的任务。缔约国指出,该国司法当局正在考虑司法上的可行性以及缔约国和非洲联盟须签订的后勤和财政合同的必要内容。

2007 年 3 月 7 日, 缔约国 提供了如下的最新资料,指出部长理事会已于 2006 年 11 月 9 日通过了两项关于种族灭绝、战争罪行、反人类罪的确认以及普遍管辖和司法合作问题的新法律。这两项法律的通过,填补了使缔约国无法承认 Habr é 案的法律空白。 2006 年 11 月 23 日设立了一个工作组,审议公平审理 Habr é 先生一案所需的措施。工作组审议了以下事项:呈交国民大会关于修改法律扫除审议 2005 年 9 月 20 日引渡请求工作遇到的障碍的案文;为遵从非洲联盟关于进行公正审判的请求,须为基础设施、立法和行政方面作出变革制定框架;为保证有关各国与其他国家和非洲联盟进行合作在外交领域须采取的措施;治安问题以及财政支持问题。这些内容列入了向非洲联盟 200 7 年 1 月 29 日至 30 日第八届会议提交的报告中。

报告强调需要向国际社会筹集财政资源。

申诉人的评论

2006 年 10 月 9 日,申诉人就缔约国 2006 年 8 月 18 日答复发表了意见。这些申诉人指出,缔约国没有说明为落实委员会的决定打算采取什么行动。非洲联盟作出 塞内加尔 应该审讯 Habr é 先生的决定已有三个月,缔约国却还未明确表示打算如何落实这一决定。

2007 年 4 月 24 日,申诉人对 2007 年 3 月 7 日缔约国提交的资料作出答复。他们感谢委员会的决定和后续活动程序,深信这一程序对缔约国致力于执行上述裁决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他们欢迎缔约国所提到的对法律的修改,原来的法律使缔约国无法承认 Habr é 事件。

申诉人对缔约国迄今为止所作的努力表示认可,但着重指出上述决定尚未全面落实,案件尚未提交给主管当局。他们还强调下列几点:

(a) 新法律不包括酷刑罪,而只包括种族灭绝罪、危害人类罪和战争罪;

(b) 鉴于缔约国有义务着手审判或引渡 Habr é 先生,这样做不应当取决于缔约国能否获得财政援助。申诉人推测,之所以提出财政援助请求,是为了确保能够在最佳的条件下进行审判;

(c) 无论非洲联盟对此事件作出何种决定,都不影响以下这一点:缔约国有义务承认这一事件并提交给主管法院审理。

缔约国的答复

2007 年 7 月 31 日, 缔约国向委员会通报说, 与 律师 的说法不同 ,第 96-15 号法 第 295-1 条定义了 酷刑罪 , 其范围 经第 2007-02 号法律第 431-6 条得到加强。它还强调, 对 Habré 先生 的 诉讼需要大量的财政资源。出于这个原因,非洲联盟邀请其成员国和国际社会在这方面协助塞内加尔。此外,上文提到的工作组提出的关于审判 Habré 先生 的 建议已提交非洲联盟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第 八 次会议 并得到 批准。塞内加尔当局正在评估 诉讼 费用,将很快通过这方面 的 决定。 无论如何 ,他们 准备完成 非洲联盟赋予他们的任务 ,履行 塞内加尔的条约义务。

申诉人的评论

2007 年 10 月 19 日,律师表示关注一个事实,即委员会作出决定 17 个月后,缔约国 尚未 提起刑事诉讼,也没有作出引渡决定。他强调,时间 对 受害者非常重要,其中一名 申 诉 人 由于 在 Habré 政权 下 遭受 的 虐待已经死亡。律师请委员会继续 推动 缔约国 参与 后续程序。

2008 年 4 月 7 日,律师重申,他 表示 关切的是,委员会的决定 已经 通过 21 个月, 但 Habré 先生至今没有 得 到审判或引渡。他回顾说,大使在委员会 2007 年会议 期间 会见 申诉决定后续行动报告员时 指出,当局正在等待国际社会 的资金 支持。这一援助 请 求 似乎 是 2007 年 7 月 提出的 ,除其他国家, 已得到 欧洲联盟 、 法国 、 瑞士 、 比利时和荷兰 的回应 。这些国家表示,他们准备 提供资金 以及技术 援助 。塞内加尔当局去年 11 月向受害者 保证 , 不会拖延诉讼, 但迄今还没有 确定刑事诉讼的 日期 。

缔约国的答复

2008 年 6 月 17 日,缔约国确认 了 2008 年 5 月 15 日缔约国代表 在会议期间向报告员提交的 信息。它 认为,议会将很快批准 通过一项法律,修改其宪法。这项法律将 在《 宪法 》 第 9 条 下 增加新的 一款 , 规避 刑法 目前 禁止 追溯 既往的 规定, 允许 以 种族灭绝罪 、 反人类罪和战争罪 等罪行来审判个人 , 这些罪行在犯下时已是国际法认定的罪行。关于 预算 问题 ,缔约国 认为初步 预计数字 为 1,800 万非洲金融共同体法郎 ( 相当于约 43,000 美元 ) 。内阁审查了 一项反提案 , 本 报告 定稿后, 将在达喀尔与潜在的捐助者 组织 一次会议。为表示对这一进程的承诺,国家本身也捐助了 100 万非洲金融共同体法郎 ( 相当于 2,400 美元 ) 开始这一进程。缔约国还考虑到欧洲联盟专家的建议,并 提名 最高法院法官和 院 长 Ibrahima Gueye 先生 担任这一进程的“ 协调 人” 。 另外, 预 料审判 Habré 先生 的 达喀尔 法庭, 人力资源 将得到 加强 ,并任命 必要的法官。

申诉人的评论

2008 年 10 月 22 日,律师对一家塞内加尔报纸报道的一则采访表示关注,据报道共和国总统在这次采访中说,“ 他并非必须审判 ” Habré 先生,由于缺乏资金支持,他不会“ 无限期地把 Habré 先生留在塞内加尔 ”,而是“将设法使其离开塞内加尔”。律师重申迄今为止为审判 Habré 先生所采取的措施,其中包括:一些国家已经表示愿意提供资助。但是,两年来,缔约国未能就对申诉人的审理提出一个合理的预算。申诉人对律师所说的总统“扬言”要把 Habré 从塞内加尔驱逐出境的情况表示关注,提醒委员会,比利时提出了一项引渡请求,这项请求尚待处理。申诉人要求委员会如同它 2001 年所做的那样,请塞内加尔不要将申诉人驱逐,并采取必要措施,除了依据引渡程序外,不让申诉人离开塞内加尔。

缔约国的答复

2010 年 4 月 28 日,缔约国提供了本案进展情况的最新资料。缔约国讲到, 2009 年 8 月禁止酷刑委员会访问塞内加尔时曾向委员会提供合作,它还重申了开始审理本案的财务困难。缔约国告知, 2009 年 6 月 23 日,比利时与塞内加尔当局接触,对审判尚未开始表示关注。比利时提出,将已经汇集的有关本案的档案副本发给塞内加尔当局,并邀请塞内加尔法官到比利时与比利时法官进行交流。

2009 年 6 月 4 日,应非洲联盟主席的要求,由 Maitre Robert Dossou 率领的代表团访问塞内加尔。之后, 2009 年 12 月,欧洲联盟的两位专家与非洲联盟合作,完成了预算。非洲联盟的专家和欧洲联盟的专家一道出席了有人权高专办区域代表参加的会议,讨论了审判的职权范围。与会专家现场视察了原司法部,审判将在翻修后的司法部举行。缔约国现正等候欧洲联盟这次访问的结论,因为该结论将对最后确定预算产生重要影响。在非洲联盟的第 12 次和第 13 次首脑会议上,曾多次向非洲各国发出呼吁,请求向塞内加尔提供审判所需的财政支持, 2010 年 2 月,非洲联盟通过决定,请塞内加尔在 2010 年组织一次包括其他非洲国家参加的捐助人圆桌会议,筹集资金。乍得在 2010 年 3 月 30 日的信函中确认,将为审判提供捐助,要求提供有关账号的资料,以便汇款。

缔约国还提到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法院对 Habré 先生案的审理,他向该法院声称,塞内加尔违反了不追溯的原则和平等原则,追溯性地适用新法。 2010 年 1 月,该案休庭至 2010 年 4 月 16 日。向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法院提起的对塞内加尔的诉讼,对 Habré 先生的普遍检控管辖权提出质疑, 2009 年 12 月 15 日作出裁定,因对该案无管辖权,不予受理。

与缔约国的协商

在第三十九届会议 期间 , 申诉决定后续行动报告员 会见了塞内加尔常驻代表团 的 代表 ,后者 表示缔约国 有 意在本案中 继续与委员会合作。他指出, 已经评估了审判的 成本,将很快举行 有 欧洲国家参加 的 捐助者会议。

2008 年 5 月 15 日,报告员再 度与 缔约国代表 会晤 。 向常驻代表团代表转交了申诉人律师 2008 年 4 月 7 日 的信函供参考。 至于 有关 委员会决定执行 情况的最新资料 ,这位代表指出,一个专家工作组 向 政府提交了报告 ,说明 提起诉讼的方式和预算,这一报告 已送交 表示愿意协助塞内加尔 的 那些国家。欧洲联盟有关国家 退回 了 附有反提案的 报告,总统目前正在审查 中 。此外,总统 承认此 一事件 的重要性 ,已 拨出 一 笔款项 ( 数额 未 提供 ) 启动 诉讼 。立法改革也正在进行中。该代表说, 缔约国将以书面形式 更充分地 作出 解释 , 报告员给缔约国 从 会议之日起一个月的 时间,以将之纳入本 年度报告。

根据第 22 条对塞内加尔 进行的秘密访问情况 概述

在 2008 年 11 月 3 日至 21 日举行的第四十一届会议期间,结合委员会根据《公约》第 22 条所作出决定的后续行动,委员会决定请塞内加尔同意对其进行一次秘密正式访问,以进一步了解 Guengueng 等人诉塞内加尔 一案 ( 第 181/2001 号案件, 2006 年 5 月 17 日通过决定 ) 的情况。 2009 年 5 月 7 日,塞内加尔政府接受了访问请求。

对达喀尔的访问是在 2009 年 8 月 4 日至 7 日进行的,访问团由禁止酷刑委员会两名成员 ― ―委员会主席 Claudio Grossman 先生和委员会申诉决定后续行动报告员 Fernando Mariño 先生,以及秘书处的两位工作人员组成。

访问团会晤了一些政府部门、民间社会和欧洲联盟的代表。它发现缔约国为访问做了很好的准备,而且,所有参加谈话的人也都非常了解案件的事实和状况。访问团在总结中表示注意到和赞赏的是,塞内加尔进行了一切必要的法规和宪法修订,以及为审判 Habré 先生的必要行政安排。所有参加谈话的人都强调,对他的审判没有任何障碍,并强调,缔约国为此做出了大量努力。

访问团注意到,缔约国要消除的剩余障碍之一就是要制定一个诉讼战略。虽然一些代表认为,要接待可能是不知多少的证人,需要大量资金,但访问团则倾向于赞成司法机关的意见,即采取一种限制性办法可能是更合理的选择。司法机关强调,将由预审法官来决定证人的数目,到底多少证人是必需的,无论如何不能是无限的,也不能被用来妨碍审判。

访问团指出,所选择战略无疑会决定审判的经费需要。尽管还不清楚需要的数量,但访问团注意到经费问题正在最后确定下来,同时注意到,至少据司法机关看来,随着程序的推进,这个问题将得到解决。

访问团还得知,一些参与谈话者表示认为,开始审判的另一个障碍是,需要培训。它告诉参与谈话者,在收到明确阐述的请求之后不久,就可以提供技术援助。

访问团发现,至少司法机关认为,进行审判再没有障碍了;它相信,随着审判的逐步进行,经费问题也会逐步得到解决。然而,政府行政部门则强烈认为,在对 Habré 先生做出任何判决之前,必须解决经费问题。

在 2009 年 11 月 2 日至 20 日举行的第四十三届会议期间,委员会对访问团提交的一个秘密报告进行了审议。委员会在 2009 年 11 月 23 日会议结束之后,向缔约国发出一个普通照会,表示感谢缔约国在访问期间给予的合作,说明了委员会从缔约国官员那里得到的主要印象,提醒缔约国在《公约》下所承担的义务 ( 提到委员会 2006 年 5 月 17 日通过的第 181/2001 号决定, Guengueng 等人诉塞内加尔 ) ,请缔约国在三个月内,即 2010 年 2 月 23 日之前,提供执行决定的最新情况。迄今尚未收到缔约国的答复。

补充信息

2010 年 12 月 16 日 , 一进跟踪 哈布雷先生 审判活动的 国际委员会 向本 委员会 提供了 其 发给 塞内加尔总统 信函的副本 。在这封信中,国际委员会 ( 由几个非政府 组织 组 成 ,包括人权观察,国际人权联合会等 ) 表达 了它 们 对 塞内加尔总统 最近就 哈布雷案先生 案所发表言论的失望 。 本 委员会通过其 申诉决定续行动问题 特别报告员 将这封 信 转送 缔约国 并 请 其发表 意见。特别报告员还提醒缔约国 注意,它 推迟哈布雷先生 案刑事诉讼的理由是 缺乏资金 ,现在资金已经有着落; 因此,缔约国要么启动 诉讼 程序, 要么将 哈布雷 先生 引渡到比利时 在 那里 接受审判 。

塞内加尔常驻联合国 日内瓦办事处 代表团 于 2011 年 2 月 9 日 告知 ,它已 将 2010 年 12 月 16 日的信函连同申诉决定后续行动问题特别报告员的信转交缔约国当局,将向委员会通报该 案的最新进展情况 。

申诉人的补充信息

2011 年 3 月 10 日 ,申诉人的律师说, 申诉人 关切地注意到塞内加尔总统 最近的声明 , 说 他打算 “ 摆脱 ” 这 一 问题 。申诉人 请委员会 重申 缔约国的义务安排 哈布雷 先生或 在塞内加尔或转 送 到比利时 接受审判 。缔约国 说 , 一旦国际社会筹集到必要资金, 审判 就可以开始。申诉人对此 解释说, 在 2010 年 11 月 24 日 达喀尔圆桌会议 后 ,一些国家 和 组织, 如 非洲联盟 、 欧洲联盟 、 比利时 、 德国 、 荷兰等 已承诺提供 1170 万 美元 ,用于审判 哈布雷 先生 。圆桌会议的最后文件强调 需要立即开始 审判 。 申诉人还回顾 ,非洲联盟 2011 年 1 月 31 日首脑会议 再次授权 塞内加尔 审判 哈布雷先生。

2010 年 11 月 18 日 ,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法院请缔约国 设立 特 别 法庭审判 哈布雷 先生。这项决定 受到 一些利益 攸关 者的批评 ,认为 是出于政治动机 。随后 非洲联盟代表团 访问塞内加尔,建议缔约国 总统 在现有 司法 机构设立特别法庭来审判 哈布雷 先生 。 对 此,总统解释说他 受 够了,现在哈布雷先生 任凭 非洲联盟 来处理 。

申诉人 请委员会 (a) 提醒 缔约国注意 其 有 义务 对 哈布雷先生 提起 刑事 诉讼或将其 引渡到比利时 ; (b) 表示关切 缔约国总统所发表的言论 ; (c) 要求缔约国不准哈布雷先生离开塞内加尔。

委员会的决定

委员会认为后续对话仍在进行中。已于 2011 年 4 月向缔约国发函催促其发表意见。

缔约国

塞尔维亚和黑山

申诉案

Ristic, 113/1998

国籍和遣送目的地国

南斯拉夫

意见通过日期

2001 年 5 月 11 日

裁定存在的问题和 违反的条款

未能调查警察实施酷刑的指控 ― ―第 12 条和第 13 条

准予临时措施和 缔约国的答复

建议的补救措施

敦促缔约国立即进行调查,并提供适当的补救办法。

缔约国应答复日期

1999 年 1 月 6 日

答复日期

2006 年 7 月 28 日最近一次普通照会 ( 此前已于 2005 年 8 月 5 日作过答复 ― ―见委员会年度报告, A/61/44) 。

缔约国的答复

委员会可能记得,缔约国 2005 年 8 月 5 日的普通照会已确认,贝尔格莱德市第一法院 2004 年 12 月 30 日的判决裁定向申诉人的父母支付赔偿。但是,由于此案正在向贝尔格莱德地区法院上诉,该决定当时既未生效,也无法执行。缔约国还通知委员会,市法院已裁定彻底公正调查警方残暴行为可能导致 Ristic 先生惨死指控的请求不可受理。

申诉人的评论

2005 年 3 月 25 日,委员会收到贝尔格莱德人道主义法律中心寄来的资料,大意是:贝尔格莱德市一审法院已明令缔约国向申诉人的父母支付 100 万第纳尔,作为没有根据禁止酷刑委员会的决定对申诉人的死因立即进行公正全面调查一事作出的补偿。

缔约国的答复

2006 年 7 月 28 日, 缔约国通知委员会 ,贝尔格莱德地区法院已驳回塞尔维亚共和国及塞尔维亚和黑山国家联盟 2005 年 5 月提起的申诉。 2006 年 2 月 8 日,塞尔维亚最高法院认为塞尔维亚和黑山国家联盟的修订声明根据不足,裁定其必须按照《公约》履行义务,还认定联盟对未能即时公正全面调查 Milan Ristic 的死因一事负有责任。

委员会的决定

委员会认为后续对话仍在进行中。已于 2011 年 4 月向缔约国发函催促其发表意见。

缔约国

塞尔维亚和黑山

申诉案

D imitrov, 1 7 1/2000

国籍和遣送目的地国

南斯拉夫

意见通过日期

200 5 年 5 月 3 日

裁定存在的问题和 违反的条款

酷刑问题和未能进行调查 ― ―第 2 条第 1 款,以及相关联的第 1 条、第 12 条、第 13 条和第 14 条

准予临时措施和 缔约国的答复

无关

答复日期

缔约国的答复

申诉人的评论

无关

委员会的决定

委员会认为后续对话仍在进行中。已于 2011 年 4 月向缔约国发函催促其发表意见。

缔约国

塞尔维亚和黑山

申诉案

D imitrijevic, 1 72 /2000

国籍和遣送目的地国

塞尔维亚人

意见通过日期

200 5 年 11 月 16 日

裁定存在的问题和 违反的条款

酷刑问题和未能进行调查 ― ―第 1 条、第 2 条第 1 款、第 12 条、第 13 条和第 14 条

准予临时措施和 缔约国的答复

无关

建议的补救措施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起诉那些对上述违反行为负责的官员,向申诉人提供赔偿,并根据其议事规则 (CAT/C/3/ Rev.4) 第 112 条第 5 款在向其发送本决定的 90 天内报告其就上述意见采取的措施。

缔约国应答复日期

2006 年 2 月 26 日

答复日期

缔约国的答复

申诉人的评论

无关

委员会的决定

委员会认为后续对话仍在进行。已于 2011 年 4 月向缔约国发函催促其发表意见。

缔约国

塞尔维亚

申诉案

N ikolic 等人 , 1 74 /2000

国籍和遣送目的地国

无关

意见通过日期

200 5 年 11 月 24 日

裁定存在的问题和 违反的条款

未进行调查,第 12 和 13 条

准予临时措施和 缔约国的答复

无关

建议的补救措施

希望缔约国通报为落实委员会意见所采取的措施,尤其是发起对申诉人儿子死因进行公正调查和调查结果的情况。

缔约国应答复日期

2006 年 2 月 27 日

答复日期

缔约国的答复

申诉人的评论

2009 年 4 月 27 日,申诉人表示, 2006 年 3 月 2 日,司法部长致函地区检察官办事处指出,委员会的决定具有约束力,并要求启动一个“适当程序,以确定 Nikola Nikolić 是在什么情况下失去生命的”。 2006 年 4 月 12 日,地区检察官办事处请求贝尔格莱德地区法院调查法官设法获取一个新的法医报告以确定申诉人的死因。 2006 年 5 月 11 日,地区法院审判庭决定驳回该请求,理由是 1996 年 11 月 27 日提交贝尔格莱德医学院专家委员会的报告和它随后的报告已充分说明了他的死因。 2007 年 12 月 27 日,地区检察官办事处针对地区法院的决定向塞尔维亚最高法院提出“维护法制”的特别请求。 2008 年 11 月 14 日,最高法院以无根据为由将请求驳回。因此,申诉人称,缔约国未能执行委员会的决定,对再次违反第 13 条负有责任。

委员会的决定

委员会认为后续对话仍在进行中。已于 2011 年 4 月向缔约国发函催促其发表意见。

缔约国

塞尔维亚

申诉案

D imitrijevic, 207 /200 2

国籍和遣送目的地国

塞尔维亚人

意见通过日期

200 4 年 11 月 24 日

裁定存在的问题和 违反的条款

酷刑问题和未能进行调查 ― ―第 2 条第 1 款,以及相关联的第 1 条、第 12 条、第 13 条和第 14 条

准予临时措施和 缔约国的答复

建议的补救措施

对申诉人指控的事实进行认真调查。

缔约国应答复日期

2005 年 2 月

答复日期

缔约国的答复

申诉人的评论

申诉人的代理人于 2005 年 9 月 1 日通知委员会,经近期询问,没有发现缔约国已对申诉人指控的事实进行调查。

委员会的决定

委员会认为后续对话仍在进行中。已于 2011 年 4 月向缔约国发函催促其发表意见。

缔约国

塞尔维亚

申诉案

Osmani, 261/2005

国籍和遣送目的地国

无关

意见通过日期

2009 年 5 月 8 日

裁定存在的问题和 违反的条款

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未作迅速和公正的调查,未予充分赔偿 ― ―第 16 条第 1 款;第 12 条和第 13 条。

准予临时措施和 缔约国的答复

无关

建议的补救措施

委员会促请缔约国对 2000 年 6 月 8 日发生的事实进行充分调查,起诉并处罚责任人,给申诉人平反,包括提供公平和充分的赔偿。

缔约国应答复日期

2009 年 8 月 12 日

答复日期

缔约国的答复

申诉人的评论

无关

委员会的决定

委员会认为后续对话仍在进行中。已于 2011 年 4 月向缔约国发函催促其发表意见。

缔约国

西班牙

申诉案

Blanco Abad, 59/1996

国籍和遣送目的地国

西班牙人

意见通过日期

1998 年 5 月 1 4 日

裁定存在的问题和 违反的条款

未进行调查 ― ―第 12 条和第 13 条

准予临时措施和 缔约国的答复

建议的补救措施

有关措施

缔约国应答复日期

答复日期

最近一次答复 2009 年 5 月 25 日 ( 之前曾在 2008 年 1 月 23 日作出答复 )

缔约国的答复

2008 年 1 月 23 日,缔约国表示,它已经于 1998 年 9 月提供了与本案的后续行动有关的资料。

2009 年 5 月 25 日,缔约国说,按照委员会的决定,监狱管理部门必须随时向法院报告被拘留者的健康状况,以便法官立即采取相应行动。这样做是为了满足委员会决定第 8.4 段中的关切,即法官在本案中等待很长时间才能收到申诉人受虐待的医学证明。该决定 被送交所有法官参考,同时也抄送检察官办公室、该办公室为所有检察官起草了指导原则,要求司法机关对所有酷刑指控均应进行调查。未包括指导原则原文。

申诉人的 评论

委员会的决定

委员会认为后续对话仍在进行中。已于 2011 年 4 月向申诉人发函催促其作出评论。

缔约国

西班牙

申诉案

U rra Guridi, 212/2002

国籍和遣送目的地国

西班牙人

意见通过日期

2005 年 5 月 1 7 日

裁定存在的问题和 违反的条款

未能防止和惩罚酷刑和提供补救 ― ―第 2 条、第 4 条和第 14 条

准予临时措施和 缔约国的答复

建议的补救措施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实际确保对酷刑行为负有责任的个人得到应有的惩罚,以保证申诉人得到充分的补救。

缔约国应答复日期

2005 年 8 月 18 日

答复日期

2008 年 1 月 23 日

缔约国的答复

缔约国说,在本案中,几名西班牙保安部队成员因酷刑罪被判刑,后来获政府部分赦免。这是一项不得上诉的判决。法院确定了民事责任,并根据遭受的损害裁定了申诉人应得的赔偿。为配合执行裁决,缔约国将裁决分发给不同的主管机构,包括最高法院院长、司法委员会主席以及宪法法院院长。

申诉人的评论

2009 年 6 月 4 日,申诉人重申在申诉中表示的看法,即:对施加酷刑者的宽恕导致了有罪不罚,助长了重复施加酷刑的可能。他提供了一般性资料,说明缔约国仍然不对酷刑申诉进行调查,而且施加酷刑者很少受到起诉。事实上,申诉人认为,这种人在他们的职业中时常得到奖励,有些人还得到晋升而从事反恐工作,其中包括那些被判定对申诉人施加酷刑的人。 Manuel Sánchez Corbi( 被判定对申诉人施加酷刑的人之一 ) 被晋升为指挥官,负责协调与法国的反恐行动。 José María de las Cuevas 被调入国民卫队工作,并被任命为法警代表。他曾在很多国际讲坛上代表政府,包括 2001 年负责接待欧洲理事会欧洲防止酷刑委员会代表团,尽管他本人曾被判定对申诉人施加酷刑。

委员会的决定

委员会认为后续对话仍在进行中。已于 2011 年 4 月向缔约国发函催促其发表意见。

缔约国

瑞典

申诉案

A giza, 233/2003

国籍和遣送目的地国

埃及人,送回埃及

意见通过日期

2005 年 5 月 20 日

裁定存在的问题和 违反的条款

遣送出境两项违反第 3 条 ( 实质性和程序性的违反行为 ) 和两项违反第 22 条的行为。

准予临时措施和 缔约国的答复

建议的补救措施

根据其议事规则 (CAT/C/3/Rev.4) 第 112 条第 5 款,委员会请缔约国在向其转送本决定之日起 90 天日内告知已经采取何种措施落实以上意见。缔约国还有义务防止今后再次发生违反《公约》的类似情况。

缔约国应答复日期

2005 年 8 月 20 日

答复日期

最新通报日期为 2009 年 12 月 7 日 ( 曾于 2005 年 8 月 18 日 ( 见委员会年度报告 A/61/44) , 2006 年 9 月 1 日 ( 见委员会年度报告 A/62/44) , 2007 年 5 月 25 日和 10 月 5 日,以及 2008 年 12 月 16 日通报过情况 ) 。

缔约国的答复

委员会回顾缔约国发来的后续情况来文,其中主要提及新制定的《外国人管理法》,并继续由瑞典驻开罗大使馆工作人员监测申诉人的情况。缔约国来文详见委员会年度报告 ( A/61/44 ) 。

2006 年 9 月 1 日,缔约国通报了对申诉人现况的监测情况,说自上次提供补充资料以来,大使馆人员曾七度探访 Agiza 先生。 Agiza 先生的精神始终很好,其母亲和兄弟定期前去探监。据说他的健康状况稳定。他每周去 Manial 医院理疗一次。 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已 探访 他 39 多次,并将继续 探访。

申诉人的评论

2006 年 10 月 31 日,申诉人律师对缔约国的意见回应说,他于 2006 年 1 月 24 日与瑞典大使会面。会见时,律师强调指出大使馆必须一如既往继续定期探访。律师要求缔约国考虑在瑞典重审此案,或者让当事人在那里服满刑期,但缔约国答复说,这种步骤绝无可能采取。此外,优惠补偿的请求也遭到拒绝,建议根据《赔偿法》正式提出索赔,实际上已这样做了。 律师说,虽然 缔约国在 监测方面的努力令人满意, 但缔约国协助申诉人与在瑞典的家属联系和重新审理等方面的努力整体来说仍嫌不足。

缔约国的答复

2007 年 5 月 25 日, 缔约国报告说, 又曾 5 次探访申诉人, 总 计探访了 44 次 。他的福 利 和健康保持不变。他曾有一次获准 打 电话 给 他的妻子和孩子, 并 接待来 看望 的母亲。他父亲于 2006 年 12 月去世,但他没有 获准 参加葬礼。 2007 年 初 , Agiza 先生要求 获得 瑞典 的 永久居留证以及赔偿。政府指示 大司法官 办公室 设法就赔偿问题与 Agiza 先生达成协议。居留证申请正 由移民局 处理 。

申诉人的评论

2007 年 7 月 20 日,律师报告说, 在 监狱官员 在场和有录像记录的情况下, Agiza 先生 会晤了 瑞典大使馆工作人员。有关官员已下令 Agiza 先生 不得 对监狱条件 有任何批评,并 威胁 将他 转移到 更偏远 的监狱。此外,医疗服务不足, 尤其是 神经系统的问题使他难以控制自己的手和腿, 他还面临 排尿困难和膝关节 问题 。缔约国 撤销了 2001 年 12 月 18 日的 驱逐决定。然而,移民局和 大司法官 尚未作出任何决定 。

缔约国的答复

2007 年 10 月 5 日,缔约国 告知 委员会 ,又曾分别于 2007 年 7 月 17 日和 9 月 19 日 两度探访 Agiza 先生。他 一再说自己 感觉良好, 虽然 在夏天,他抱怨没有得到足够的医疗服务。这种情况似乎已经再次 改善 。大使馆的 代表 46 次 探访狱中的 Agiza 先生。 此类 访问 还 将继续下去。此外, 目前不能 预测移民局和 大司法官 何时能够结束 Agiza 先生的案件。

2008 年 4 月 28 日至 5 月 16 日,委员会第四十届会议审查缔约国的第三次定期报告期间,缔约国提供了后续行动的情况。缔约国向委员会表示,大司法官办公室正在考虑申请人的请求,对违反他在《公约》下的权利作出赔偿。

2008 年 12 月 16 日,缔约国告知委员会,瑞典驻开罗使馆的代表继续定期到监狱探望申诉人,并于 2008 年 11 月进行了第 53 次探访。申诉人的家属将于 12 月前往探视,他数次用使馆提供的手机与家人进行了联系。

缔约国告知委员会,在大司法官和申诉人达成和解之后,于 2008 年 10 月 27 日向申诉人的律师支付了 3,097,920 瑞典克朗 (379,485.20 美元 ) 的赔偿金。这笔赔偿金全额支付,属于最终和解安排,但因违反《欧洲人权公约》第八条的行为而遭受的非金钱损害、因违反《欧洲人权公约》第六条的行为而遭受的任何损害及任何收入损失除外。大司法官决定,由于事件的责任部分归因于瑞典治安警察部门,因此该部门应当支付部分裁定赔偿金 ( 250,000 瑞典克朗 ) 。

关于申诉人的居住证申请,移民局于 2007 年 10 月 9 日拒绝了这项申请,随后,移民事务最高法院于 2008 年 2 月 25 日拒绝了该申请。这两个机构都认为,由于申诉人仍在埃及服刑,因此发放居住证的先决条件缺乏,这些先决条件是:申诉人不仅打算而且有实际的可能性来到并呆在瑞典。政府仍将对这项待决上诉进行审查。

申诉人的评论

2009 年 1 月 20 日,上诉人律师证实,缔约国已经提供了裁定赔偿金。关于居住证问题,他表示,即便 Agiza 先生无法立即领取居住证,批准发放也将给他本人和他的家属带来极大的心理安慰。这将在很大程度上补偿对他造成的伤害。

缔约国的答复

2009 年 12 月 7 日,缔约国通报说,根据移民局 2007 年 10 月 9 日的决定和最高移民法院 2008 年 2 月 25 日的决定,政府于 2009 年 11 月 19 日就申诉人再次提出的居住许可申请作出决定。他的申请是根据 2005 年新《移民法》提出的。政府认为,新《移民法》第 5 章第 4 条适合其申请,其中规定,“如果一个有权审查个人申诉的国际机构认为在某一特定情况下拒绝入境或驱逐令违反瑞典根据某一公约应承担的义务,即应给予命令所涉人员居住许可,除非有特殊理由不给予居住许可”。经与瑞典安全警察全面磋商,政府得出结论认为,有特殊理由不给予 Agiza 先生居住许可,这个理由与国家安全有关。除其他外,政府特别认为,“申诉人所参与活动的严重性质使它担心,如果给予他居住许可,他可能会从事同样的活动,因而威胁瑞典的国家安全”。

为了解申诉人在监狱中的情况,瑞典大使馆继续经常进行探访。在缔约国提供此情况时,已经探访了 58 次,最近一次是在 2009 年 10 月 18 日。申诉人多次表示,他感觉很好。他的保健似乎很起作用,他也在接受必要的药物治疗。他曾抱怨在去医院的路上所受的待遇,他说当时感觉不舒服和疲倦。他还说,一个安全警卫曾威胁他说,如果他在去医院的路上试图逃跑,就开枪打死他。他还说,他的律师曾打算以健康状况为由为他再次提出释放申请。缔约国说,关于他的待遇和健康状况,他自己和他母亲对使馆代表的讲述有很大差异。安全部门非正式地否认了关于受到威胁的说法及其母亲关于他受到虐待的说法。

鉴于缔约国迄今为落实本案的决定所做的努力,缔约国表示,它将不会为本案采取进一步行动,认为后续程序下的这一事项已经结束。

已经采取或要求采取的 进一步行动

第四十二届会议之后,委员会认为,应提醒缔约国对违反第 3 条作出赔偿的义务。应认真考虑申诉人要求获得居住证的要求。

委员会的决定

委员会认为对话仍在进行中。已于 2011 年 4 月向缔约国发函请求提供关于申诉人案件的最新情况。

缔约国

瑞典

申诉 案

Njamba 和 Balikosa , 322/2007

国籍和遣送目的地国

刚果人,送回刚果民主共和国

意见通过日期

20 1 0 年 5 月 14 日

裁定存在的问题和 违反的条款

违反第 3 条, 根据性暴力的证据,有 充分理由相信申诉人 在刚果民主共和国有可能 遭受酷刑 。

建议的补救措施

委员会 根据其议事规则 (CAT/C/3/Rev.4) 第 1 12 条第 5 款,敦促缔约国 在向其转交该决定之日起 90 日内, 告知为执行 本决定所采取的步骤。

缔约国应答复日期

20 1 0 年 11 月 25 日

答复日期

20 1 0 年 7 月 27 日

缔约国的答复

2010 年 7 月 27 日,缔约国通知委员会,移民局 于 2010 年 6 月 9 日 决定给予申诉人以瑞典 永久居留 权,并附上该 决定副本。缔约国 说, 它将 不对该案件 采取进一步行动,并认为这一事项的后续程序 已经结束 。

委员会的决定

委员会将在下届会议决定是否终止在后续程序下与缔约国的对话 。

缔约国

瑞典

申诉案

Aytulun 和 Güclü , 373/2009

国籍和遣送目的地国

土耳其人,送回土耳其

意见通过日期

2010 年 11 月 19 日

裁定存在的问题和 违反的条款

可能强制遣送出境 ― ―第 3 条

准予临时措施和 缔约国的答复

准予

建议的补救措施

委员会根据议事规则 (CAT/C/3/Rev.4) 第 112 条第 5 款, 促请缔约国 在 向其转交本决定之日起 90 天 内告知对上述意见 所采取的措施。

缔约国应答复日期

2011 年 4 月 1 日

答复日期

2011 年 2 月 22 日

缔约国的答复

缔约国 通知委员会, 2011 年 2 月 21 日,瑞典移民局已经 发给申诉人 暂住证,有效期 至 2011 年 11 月 1 日,可展期 。 在申诉人 居留证有效期内 ,或在审查居留证延期事宜期间,不会强行 遣返 申诉人回 土耳其 。 移民局排除 了 Aytulun 先生 被认定为 难民 ,因此有资格因其抵达该国前的活动而受到补充 保护 的可能性。

缔约国 认为 ,它在 后续程序 下提供了所需要 的信息。因此,请委员会 终止 在后续程序 下审查该 案件 。

委员会的决定

缔约国 的来文已于 2011 年 2 月 22 日转交申诉人。委员会认为后续对话还在进行中。

缔约国

突尼斯

申诉案

M ’ Barek, 60/1996

国籍和遣送目的地国

突尼斯人

意见通过日期

2004 年 11 月 10 日

裁定存在的问题和 违反的条款

未进行调查 ― ―第 12 和第 13 条

准予临时措施和 缔约国的答复

建议的补救措施

委员会请缔约国在 90 天内向其通报根据委员会意见所采取的步骤。

缔约国应答复日期

2000 年 2 月 22 日

答复日期

最近一次答复是 2009 年 8 月 27 日 ( 之前曾于 2002 年 4 月 15 日、 2009 年 2 月 23 日,以及 2009 年 8 月 24 日和 27 日作过答复 )

缔约国的答复

参看第一份后续情况报告。 缔约国对委员会的决定提出异议。委员会第三十三届会议认为,申诉决定后续行动报告员应安排与缔约国代表会晤。

申诉人的评论

2008 年 11 月 27 日,申诉人告知委员会,已经向司法机关提出了掘出死者尸体的正式请求,但自 2008 年 5 月以来,他没有收到对其请求的任何回应。他请申诉决定后续行动报告员就本决定的执行问题继续与缔约国交涉。

缔约国的答复

2009 年 2 月 23 日,缔约国就申诉人 2008 年 1 1 月 27 日信函所载信息作出答复。缔约国告知委员会,他无法回应申诉人的掘出尸体请求,是因为主管机构已经审查了这一事项,而且没有出现任何新的资料证明有必要重审此案。在刑事方面,缔约国重申它在委员会作出决定之前提出的论点:法院曾经 3 次开庭审理,最后一次是在禁止酷刑委员会收到来文之后进行的,每次审理都因证据不足而中断。在民事方面,缔约国重申,死者的父亲曾提起民事诉讼,并且因其儿子在一起交通事故中死亡而得到了赔偿。在这起交通之故发生之后,主管机构进行了调查,之后宣布死者死于过失杀人行为,家属也已经提起了民事诉讼,因此,重新对此案进行调查将违背“双重 追诉 ”原则。

申诉人的评论

2009 年 5 月 3 日,申诉人对缔约国 2009 年 11 月 23 日提交的材料作出评论。他说,直到他看到这份材料,才知道他要求挖尸检验的请求遭到拒绝。他认为,缔约国没有考虑委员会的决定和提出的建议。司法部得出这样的结论并不足怪,因为委员会的决定直接提到他。申诉人认为,委员会在决定中的建议十分清楚,掘出尸体,在有四位国际上派来的医生在场的情况下再做一次验尸,这才是对建议做出的公正反应。他请求委员会宣布,如同以前违反第 12 和第 14 条一样,缔约国故意并且非法地拒绝查明死者的死亡真相,执行委员会的决定。他请求向受害人的家属 ( 母亲和兄弟:父亲已在之后去世 ) ,对他们因此受到的心理和精神虐待,作出公正的赔偿。

缔约国的答复

2009 年 8 月 24 日,缔约国重申,按照《刑法》第 121 条的规定,不能重提发掘死者遗体的问题。然而,为绕过这一法律困难,它表示,司法和人权部长适用了同一法律的第 23 和 24 条,请 Nabeul 上诉法院检察官着手起诉,同时采取必要措施查明死者死因,包括请求发掘遗体和要求提供新的法医报告。

2009 年 8 月 27 日,缔约国向委员会提供最新情况说,有关起诉已委托 Grombalia 一审法院法官进行,案件登记号码为 27227/1 。

申诉人的评论

2009 年 9 月 7 日,申诉人对缔约国主动采取行动确立死者死因表示欢迎,认为缔约国的新行动是对这一事件所进行调查的转折点。然而,他对缔约国不透露 挖尸 司法 检验 详情的意图表示关切。申诉人提醒缔约国,任何发掘均在委员会为本案宣布的所有四位或其中若干位医生的面前进行;据申诉人说,这一要求是委员会决定的一部分。缔约国处理死者遗骸的任何单方面行动都将被认为是可疑的。申诉人请委员会提醒缔约国履行其义务,没有这一点,发掘是不可靠的。最后,申诉人感谢委员会的宝贵援助和对事态发生转折所起的作用。

与缔约国的协商情况

2009 年 5 月 13 日,申诉决定后续行动报告员会见了常驻代表团大使,讨论了委员会裁定的后续工作。报告员提醒大使,在投诉缔约国的 5 起案件中,缔约国对委员会的四项结论提出异议,而对第五起案件,即 Ben Salem 的第 269/2005 号案件,也没有对提供后续行动资料的请求作出答复。

关于缔约国最近要求复审的第 291/ 2006 号案件,报告员说明,《公约》和议事规则均无复审案件的程序。关于第 60/ 1996 号案件,报告员通知缔约国,委员会决定在第四十二届会议上要求缔约国挖掘该案申诉人的尸体。报告员提醒大使,缔约国尚未对委员会在 188/2001 和 189/2001 两起案件中的决定作出令人满意的答复。

对于每起案件,大使都重申了缔约国为什么不同意委员会决定的详细理由 ( 大部分是缔约国提出的 ) 。具体而言,多半涉及没有用尽国内补救办法而受理的问题。报告员表示将向缔约国发出一份普通照会,重申委员会关于受理要求的立场。

补充信息

2010 年 10 月 25 日 , 反对酷刑 非政府组织 国际 联盟 就第 60/1996 号案 提交一封 信函。它 指出, 在该联盟的 努力 下 ,缔约国 于 2009 年同意重 新审理 Baraket 案,挖出遗骸, 重新评估 医疗证据。 该联盟称, 缔约国 作出 这一承诺 已一年有余 , 尚未 有 任何 进一步进展。 该联盟 建议, 委员会应该对 突尼斯 作后续访问, 检查 这一案件 和 起诉突尼斯的 其他 案件 的进展 情况 。 它 们担心, 如果委员会不采取 直接行动,包括 规定 最后期限, 缔约国 将 与过去 二十年 那样 继续 “蒙混过关”。

缔约国提供的补充信息

2010 年 12 月 26 日 ,缔约国 指出 , 反对酷刑非政府组织国际联盟现在 不是 、过去也不是 Baraket 案件的当事 方,它更 不是本 来文 的当事 方 , 也 没有 得到申诉人的 授权 这样做 。因此, 该联盟的函件应被认为不予 受理。

缔约国还 进一步说明了 Baraket 案 的 调查进展 情况 。 它报告说 , 2009 年 10 月 9 日, Grombalia 初审法院法官 召集 1993 年参与 起草 Baraket 先生死因报告的 三个医学专家 磋商 。 这些 医学专家 无一到场 。法官 再次传讯 ,但 这些 医疗专家 仍无一出席定于 2010 年 3 月 18 日举行 的 会议。 其中的两名 医生 似乎已经 过世, 传票又无法转交到 第三 位医生本人 。 2010 年 5 月 20 日 , 法官 传唤 第三 位 医生 于 2010 年 7 月 21 日 会晤 。这一次 该 专家 真的 来了。他坚持认为,专家们 1991 年 10 月 撰写的 Baraket 先生 的 验尸报告中没有 提及可能证明受害人遭受强奸的损伤。 这位专家还 认为,由于已过去这么长时间,挖 尸 查验对澄清问题没有任何帮助 。因此 ,法官 决定不下令 开棺 验尸。

2010 年 12 月 15 日,总检察长 对法官拒绝下令开棺 验尸 向 纳布勒 上诉法院提出上诉 ( 第 8021 号上诉 ) 。 上诉 法院决定 于 2011 年 2 月 3 日 审理这一案件 。

缔约国认为, 所有这 些都表明 突尼斯当局决心 执行 委员会的决定。

申诉人提供的补充信息

2011 年 2 月 21 日 ,申诉人同意缔约国 关于反对反对酷刑非政府组织国际联盟的参与 。

他补充说, 鉴于 缔约国最近的事态发展,他打算前往突尼斯寻求补救 办法 , 请求 司法部进行干预 。

已采取的进一步行动

在第四十二届会议上,委员会决定请缔约国挖掘申诉人尸体进行检验。

在第四十三届会议上,委员会决定致函感谢缔约国在 2009 年 8 月 24 日和 27 日的案件后续行动来函中提供了有意义的情况,特别是它表示原意下令发掘死者尸体。它还请缔约国说明发掘令是否已经下达,如果是,说明所采取的方式。它还提醒缔约国,根据《公约》第 12 条和第 13 条,它有义务进行公正调查,包括在独立专家面前以公正方式进行任何发掘。

委员会的决定

委员会认为后续对话仍在进行中。已于 2011 年 4 月向缔约国发函请求提供关于申诉人案件的最新情况。

缔约国

突尼斯

申诉案

Thabti, 187/2001 和 Abdelli, 188/2001

国籍和遣送目的地国

突尼斯人

意见通过日期

2003 年 11 月 20 日

裁定存在的问题和 违反的条款

未进行调查 ― ―第 12 和第 13 条

准予临时措施和 缔约国的答复

建议的补救措施

对申诉人酷刑和虐待指控进行调查,并在向其发送本决定之日起 90 天内向委员会通报为回应上述意见采取的步骤。

缔约国应答复日期

2004 年 2 月 23 日

答复日期

2004 年 3 月 16 日和 2006 年 4 月 26 日

缔约国的答复

首先参看后续情况报告。 2004 年 3 月 16 日,缔约国对委员会的决定提出异议。在第三十三届会议上,委员会认为特别报告员应安排与缔约国代表会晤。特别报告员安排了会晤,会晤情况概述如下。 2006 年 4 月 26 日,缔约国 作出 进一步 答复, 质疑所有三 件申 诉 ( 第 187/2001 号和第 188/2001 号 ,以及第 189/2001 号 ( 已撤销 ) ) 的真正动机。它重申 以 前的论点, 认为撤销第 189/2001 号 申诉 证实了缔约国的说法:该申诉是 滥用程序, 申诉人 没有用尽国内补救办法, 代表申诉人的 非政府组织动机 不纯 。

申诉人的评论

2006 年 8 月 8 日,第 189/2001 号来文提交人于 2005 年 5 月 31 日发信,撤销其申诉,该信寄给了两案申诉人征求意见。 2006 年 12 月 12 日,两位申诉人回信均表惊讶;这位申诉人竟然没有提出任何理由就“撤销”其申诉。他们不排除突尼斯当局施压是一个原因。他们坚持认为自己的申诉合理合法,促请委员会根据后续程序继续审议。

2006 年 12 月 12 日,申诉人代理人从其他两位申诉人处收到该申诉人的“撤诉”信副本后,对其 2005 年 5 月 31 日的信作出回应。这位申诉人代表对所称撤诉表示震惊,他将此归结为缔约国当局对申诉人及其家属施压和威胁的结果。这一点从申诉撤销的方式可以清楚看出来。这份撤销信没有取消该案的事实,也没有解除对申诉人实施酷刑的人的责任。申诉人代理人对撤诉表示遗憾,并促请委员会继续根据后续程序审议此案。

与缔约国协商的情况

2005 年 11 月 25 日,申诉决定后续行动报告员就第 187/2001 、 188/2001 和 189/2001 号案件与突尼斯大使会晤 ( 应申诉人的请求而删除,见 《 大会正式记录,第六十五届会议,补编第 44 号 》 (A/65/44) ,第六章第 216-218 段 ) 。报告员解释了后续程序。报告员说,每一起案件都需分别落实,委员会要求进行调查。大使问,在缔约国认为尚未用尽国内补救办法时,委员会为什么认为审议案情是恰当的。报告员解释说,委员会认为缔约国提到的措施没有效力,自提出指控以来的十多年里没有对任何案件进行调查的事实突出说明了这一点。

大使再次确认,他将向缔约国转达委员会对 187/2001 和 188/2001 号案件的关注和进行调查的请求,并向委员会提供随后采取的后续行动的最新资料。

委员会的决定

关于第 187/2001 和第 188/2001 号案,委员会认为对话仍在进行中。已于 2011 年 4 月向缔约国发函请求提供申诉人案件的最新情况。

缔约国

突尼斯

申诉案

Ali Ben Salem, 269/2005

国籍和遣送目的地国

无关

意见通过日期

2007 年 11 月 7 日

裁定存在的问题和 违反的条款

未能防止和惩治酷刑行为,迅速和公正调查,申诉权,公平和充分赔偿权 ― ―第 1 条、 12 条、 13 条和 14 条。

建议的补救措施

委员会 敦促缔约国 完成有关事件的 调查,以 将对申诉人待遇负责者 绳之以法,并在 向其转送本决定 90 天内, 告知根据 委员会 决定 采取的任何措施,包括 对申诉人的 赔偿。

缔约国应答复日期

2008 年 2 月 26 日

答复日期

缔约国的答复

申诉人的评论

2008 年 3 月 3 日,申诉人 指出 , 自 委员会决定 公布以来 ,他一直 遭受 缔约国有关当局的虐待和骚扰。 2007 年 12 月 20 日,警察 将他掼 在地上, 用 脚踢 他 ,他 出门 迎接来探望他 的 朋友和同事 时,这些警察始终在门外监视 。他 因伤情 不得不 住进 医院。第二天,几个非政府组织,包括世界反 对 酷刑组织 ( 申 诉人的代 理人 ) 谴 责 了 这一事件。申诉人现在仍然受到每天 24 小时监视, 被 剥夺了行动和接触其他人 的 自由。他的电话线 不断被切断 , e-mail 地址 受到监视,甚至遭全面破坏 。

2008 年 1 月 8 日, 申诉庭法官 听取 了 申诉人的申诉 (2000 年 列案 ) 。除此之外, 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继续调查本案 。此外,申诉人 不清楚 1 月 8 日 的 法律程序与执行委员会的决定 有何关系 。他提出,他目前身体状况很差,没有足够的钱来支付医疗费,并回顾酷刑受害者的再教育医疗费用被认为是 一种 赔偿义务。

与缔约国的协商情况

第四十二届会议期间与常驻代表和申诉决定后续行动报告员举行了磋商。

委员会的决定

委员会认为后续对话仍在进行中。已于 2011 年 4 月向缔约国发函请求提供关于申诉人案件的最新情况。

缔约国

突尼斯

申诉案

Saadia Ali, 291/2006

国籍和遣送目的地国

无关

意见通过日期

2008 年 11 月 21 日

裁定存在的问题和 违反的条款

酷刑,迅速和公正调查,申诉权,没有为申诉人采取补救措施 ― ―第 1 条、 12 条、 13 条和 14 条

准予临时措施和 缔约国的答复

无关

建议的补救措施

委员会敦促缔约国结束有关事件的调查,以便将对申诉人施加酷刑者绳之以法,并在向其转送本决定 90 天之内向委员会通报根据委员会决定采取的任何措施,包括对申诉人的赔偿情况。

缔约国应答复日期

2009 年 2 月 24 日

答复日期

2009 年 2 月 26 日

缔约国的答复

缔约国对委员会的决定表示震惊,因为缔约国认为国内补救办法尚未用尽。缔约国重申它在可否受理问题陈述中提出的论点。关于委员会认为缔约国所称初步审理的“记录”只是一些不完整摘要的看法,缔约国承认,这些记录有些凌乱而且不完整,将提供完整的阿拉伯文记录供委员会审议。

此外,缔约国告知委员会, 2009 年 2 月 6 日,初审法官驳回了申诉人的申诉,理由如下:

1. 所有据称参与事件的警员都否认曾经殴打申诉人。

2. 除了那名据称在她被捕之前曾经用力将其拖住的警员以外,申诉人 无法辨认任何据称曾对她行凶的人员,而那名警员的做法无论如何都无法构成虐待。

3. 所有证人都表示,她并没有遭受虐待。

4. 其中一名证人表示,申诉人曾经设法贿赂他,以便让后者作出不利于警方的虚假的陈述。

5. 申诉人的弟兄否认得知据称的袭击事件,并表示,在申诉人获释回家之后,并未发现曾经遭受殴打的迹象。

6. 法庭书记员的证词证实,有关人员是将申诉人的包完好无损地交还后者的。

7. 申诉人关于医生检查证明的证词有不一致之处,她说事件发生在 2004 年 7 月 22 日,而该证明则说发生在 2004 年 7 月 23 日。

8. 申诉人的证词有不一致之处:在她同法官见面的过程中她表示,她没有向突尼斯法律机构提出申诉,但她随后再三表示,她通过律师提出了申诉,而在审理过程中她事实上没有认出律师。

缔约国提供了据以将本案驳回的法律,提到了申诉人最近通过世界反对酷刑组织对医院工作人员提出的另一项申诉,并请委员会重新审议本案。

申诉人的评论

2009 年 6 月 2 日,申诉人详细重申了在审议本案之前她在初次和随后提交委员会的资料中表达的意见。她说, 2004 年 7 月 30 日,她的律师确实曾试图代表她提出申诉,但当局拒绝接受申诉。她感到奇怪的是,参与这一事件的嫌疑人是国家工作人员,而缔约国竟不能查明他们的身份和下落。她申明当局知道她当时住在法国。她说,她与国家当局进行了合作,不认为本案像缔约国说的那样严重和复杂。

至于缔约国提供的初审记录,申诉人说,记录仍缺少一些段落,没有任何解释;其中也不包括一些证人的作证记录;而且,某些证人的发言与另一些证人完全一样 ( 一字不差 ) 。因此,这些记录的可靠性值得怀疑。另外,记录只有阿拉伯文本。

申诉人还说,至少五位证人没有参加听证,她确实正式指证过侵犯她的人;她的兄弟不知道此事,因为觉得是耻辱,她没有告诉他;与事件发生日期有关的矛盾是在初始阶段就被承认的简单错误。她否认她曾企图贿赂任何证人。

最后,申诉人请委员会复审案件,要求缔约国为她所遭受的所有损害提供充分赔偿,并重新启动调查,起诉负有责任者。

与缔约国的协商情况

2009 年 5 月 13 日,申诉决定后续行动报告员会晤了缔约国的一位代表。其间,他向缔约国表示,没有任何规定允许复审已获审议的申诉案。按照第 22 条程序进行复审的唯一可能是审议可否受理的问题,即委员会因申诉人未用尽国内补救办法而认为不可受理、而后来申诉人用尽了此种补救办法的案件 ( 见委员会《议事规则》 (CAT/C/3/Rev.5) 第 116 条第 2 款 ) 。

在第四十三届会议期间,委员会决定提醒缔约国 ( 见报告员会晤后 2009 年 6 月 8 日致缔约国的普通照会 ) ,不论是在《公约》本身,还是在审查案情的议事规则中都没有这种程序。它还提醒缔约国,根据《公约》,它有义务按照委员会的决定向申诉人提供补救。

委员会的决定

委员会认为 对话 仍 在进行 中。已于 2011 年 4 月向缔约国发函请求提供关于申诉人案件的最新情况。

缔约国

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

申诉案

Chipana, 110/1998

国籍和遣送目的地国

秘鲁人,送回秘鲁

意见通过日期

1998 年 11 月 10 日

裁定存在的问题和 违反的条款

将申诉人引渡回秘鲁违反第 3 条。

准予临时措施和 缔约国的答复

准予,但未获缔约国同意。

建议的补救措施

缔约国应答复日期

1999 年 3 月 7 日

答复日期

2007 年 10 月 9 日 ( 此前曾于 2001 年 6 月 13 日和 2005 年 12 月 9 日答复过 )

缔约国的答复

2001 年 6 月 13 日,缔约国报告了申诉人的拘押条件。 2000 年 11 月 23 日,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驻 秘鲁 大使与秘鲁政府一些代表一起到狱中探访申诉人,注意到她的身体状况良好。她于 2000 年 9 月从高度戒备区转到“中度特别戒备”区,在这里她有一些其他特别待遇。 2001 年 10 月 18 日,缔约国提及 2001 年 6 月 14 日对申诉人的探视,探视期间,申诉人表示她的关押条件有所改善,她可以更加经常会见家属,她有意对其判决提出上诉。她已从“中度特别戒备”区转至有更多优待的“中度戒备”区。她除了患有忧郁症之外,身体健康。她未曾受到任何身心虐待,每周都有家属探视,她还参与狱中的职业和教育活动。

2005 年 12 月 9 日,缔约国通知委员会,委内瑞拉驻秘鲁大使于 2005 年 11 月 23 日与 Nuñez Chipana 夫人联络。申诉人对秘鲁当局拒绝其兄弟从委内瑞拉前来探视她表示遗憾。她提到正在接受医治,她的儿子可以探视她,对她采用的是感化制度,即对被拘留者的限制降到最低。 她还提到,她将请求 撤消对她 的判决,她目前正在 提出 新的申请, 要求 宣 判她 无罪。缔约国认为 ,它在 2001 年通过了《难民法》,已 采纳 避免今后发生类似违约行为的建议,根据该法,新成立的国家难民委员会一直在处理所有潜在难民的申请,并审查驱逐案。缔约国要求委员会宣布它已 采纳 其建议,并免除它监督申诉人在秘鲁状况的义务。

2007 年 10 月 9 日,缔约国答复 了 委员会 关于提供信息说明申诉人提起的新诉讼的要求。 缔约国 告 知委员会,秘鲁 始终 没有要求修改引渡协议 的条款 ,这将 允许它以准予引渡的罪名之外的其他罪名 起诉 申诉人 ( 扰乱公共秩序罪, 以及参加“ 光辉道路 ”的颠覆活动 ) 。它没有 就申诉人提起的新诉讼的现状作出答复。

申诉人的评论

委员会的决定

委员会认为后续对话仍在进行中。已于 2011 年 4 月向缔约国发函请求提供申诉人案件的最新情况。

七.委员会今后的会议

124. 按照议事规则第2条,委员会每年举行两届例会。委员会在与秘书长协商后决定了2011年下一届例会的日期和2012年例会的日期:

第四十七届2011年10月31号至11月25日

第四十八届2012年5月7日至6月1号

第四十九届2012年10月29日至11月23日

2011年和2012年增加的会议时间

125. 委员会欢迎大会第65/204号决议,大会在收到委员会关于提供适当财政支持以增加会议时间的请求后,决定授权委员会作为一项临时措施从2011年5月至2012年11月每届会议时间增加一周时间;增加的一周时间将反映在上述今后会议的日期中。

八.通过委员会活动年度报告

126. 根据《公约》第24条,委员会须向缔约国和大会提交关于其活动的年度报告。由于委员会在11月下旬举行每一日历年的第二届例会,恰与大会的例行届会并行,所以委员会在其春季届会结束时通过年度报告,以便在同一日历年内提交大会。鉴此,委员会在2011年6月1日的第1017次会议上,审议并一致通过了委员会第四十五届和第四十六届会议活动报告。

附件

附件一

截至2011年6月3日已签署、批准或加入《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的国家

国家

签署日期

收到批准书、加入书a或继承书b的日期

阿富汗

1985年2月4日

1987年4月1日

阿尔巴尼亚

1994年5月11日a

阿尔及利亚

1985年11月26日

1989年9月12日

安道尔

2002年8月5日

2006年9月22日

安提瓜和巴布达

1993年7月19日 a

阿根廷

1985年2月4日

1986年9月24日

亚美尼亚

1993年9月13日 a

澳大利亚

1985年12月10日

1989年8月8日

奥地利

1985年3月14日

1987年7月29日

阿塞拜疆

1996年8月16日 a

巴哈马

2008年12月16日

巴林

1998年3月6日a

孟加拉国

1998年10月5日 a

白俄罗斯

1985年12月19日

1987年3月13日

比利时

1985年2月4日

1999年6月25日

伯利兹

1986年3月17日 a

贝宁

1992年3月12日 a

多民族玻利维亚国

1985年2月4日

1999年4月12日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1993年9月1日b

博茨瓦纳

2000年9月8日

2000年9月8日

巴西

1985年9月23日

1989年9月28日

保加利亚

1986年6月10日

1986年12月16日

布基纳法索

1999年1月4日 a

布隆迪

1993年2月18日 a

柬埔寨

1992年10月15日 a

喀麦隆

1986年12月19日 a

加拿大

1985年8月23日

1987年6月24日

佛得角

1992年6月4日 a

乍得

1995年6月9日 a

智利

1987年9月23日

1988年9月30日

中国

1986年12月12日

1988年10月4日

哥伦比亚

1985年4月10日

1987年12月8日

科摩罗

2000年9月22日

刚果

2003年7月30日a

哥斯达黎加

1985年2月4日

1993年11月11日

科特迪瓦

1995年12月18日 a

克罗地亚

1992年10月12日 b

古巴

1986年1月27日

1995年5月17日

塞浦路斯

1985年10月9日

1991年7月18日

捷克共和国

1993年2月22日 b

刚果民主共和国

1996年3月18日 a

丹麦

1985年2月4日

1987年5月27日

吉布提

2002年11月5日 a

多米尼加共和国

1985年2月4日

厄瓜多尔

1985年2月4日

1988年3月30日

埃及

1986年6月25日 a

萨尔瓦多

1996年6月17日 a

赤道几内亚

2002年10月8日 a

爱沙尼亚

1991年10月21日 a

埃塞俄比亚

1994年3月14日 a

芬兰

1985年2月4日

1989年8月30日

法国

1985年2月4日

1986年2月18日

加蓬

1986年1月21日

2000年9月8日

冈比亚

1985年10月23日

格鲁吉亚

1994年10月26日 a

德国

1986年10月13日

1990年10月1日

加纳

2000年9月7日

2000年9月7日

希腊

1985年2月4日

1988年10月6日

危地马拉

1990年1月5日 a

几内亚

1986年5月30日

1989年10月10日

几内亚比绍

2000年9月12日

圭亚那

1988年1月25日

1988年5月19日

教廷

2002年6月26日 a

洪都拉斯

1996年12月5日 a

匈牙利

1986年11月28日

1987年4月15日

冰岛

1985年2月4日

1996年10月23日

印度

1997年10月14日

印度尼西亚

1985年10月23日

1998年10月28日

爱尔兰

1992年9月28日

2002年4月11日

以色列

1986年10月22日

1991年10月3日

意大利

1985年2月4日

1989年1月12日

日本

1999年6月29日a

约旦

1991年11月13日 a

哈萨克斯坦

1998年8月26日 a

肯尼亚

1997年2月21日a

科威特

1996年3月8日 a

吉尔吉斯斯坦

1997年9月5日 a

拉脱维亚

1992年4月14日 a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2010年9月21日

黎巴嫩

2000年10月5日 a

莱索托

2001年11月12日 a

利比里亚

2004年9月22日 a

阿拉伯利比亚民众国

1989年5月16日 a

列支敦士登

1985年6月27日

1990年11月2日

立陶宛

1996年2月1日 a

卢森堡

1985年2月22日

1987年9月29日

马达加斯加

2001年10月1日

2005年12月13日

马拉维

1996年6月11日 a

马尔代夫

2004年4月20日 a

马里

1999年2月26日 a

马耳他

1990年9月13日 a

毛里塔尼亚

2004年11月17日 a

毛里求斯

1992年12月9日 a

墨西哥

1985年3月18日

1986年1月23日

摩纳哥

1991年12月6日 a

蒙古

2002年1月24日a

黑山

2006年10月23日 b

摩洛哥

1986年1月8日

1993年6月21日

莫桑比克

1999年9月14日a

纳米比亚

1994年11月28日a

瑙鲁

2001年11月12日

尼泊尔

1991年5月14日a

荷兰

1985年2月4日

1988年12月21日

新西兰

1986年1月14日

1989年12月10日

尼加拉瓜

1985年4月15日

2005年7月5日

尼日尔

1998年10月5日a

尼日利亚

1988年7月28日

2001年6月28日

挪威

1985年2月4日

1986年7月9日

巴基斯坦

2008年4月17日

2010年6月23日

巴拿马

1985年2月22日

1987年8月24日

巴拉圭

1989年10月23日

1990年3月12日

秘鲁

1985年5月29日

1988年7月7日

菲律宾

1986年6月18日a

波兰

1986年1月13日

1989年7月26日

葡萄牙

1985年2月4日

1989年2月9日

卡塔尔

2000年1月11日a

大韩民国

1995年1月9日a

摩尔多瓦共和国

1995年11月28日a

罗马尼亚

1990年12月18日a

俄罗斯联邦

1985年12月10日

1987年3月3日

卢旺达

2008年12月15日a

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

2001年8月1日a

圣马力诺

2002年9月18日

2006年11月27日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2000年9月6日

沙特阿拉伯

1997年9月23日a

塞内加尔

1985年2月4日

1986年8月21日

塞尔维亚

2001年3月12日b

塞舌尔

1992年5月5日a

塞拉利昂

1985年3月18日

2001年4月25日

斯洛伐克

1993年5月28日b

斯洛文尼亚

1993年7月16日a

索马里

1990年1月24日a

南非

1993年1月29日

1998年12月10日

西班牙

1985年2月4日

1987年10月21日

斯里兰卡

1994年1月3日a

苏丹

1986年6月4日

斯威士兰

2004年3月26日a

瑞典

1985年2月4日

1986年1月8日

瑞士

1985年2月4日

1986年12月2日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2004年8月19日a

塔吉克斯坦

1995年1月11日a

泰国

2007年10月2日a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

1994年12月12日b

东帝汶

2003年4月16日a

多哥

1987年3月25日

1987年11月18日

突尼斯

1987年8月26日

1988年9月23日

土耳其

1988年1月25日

1988年8月2日

土库曼斯坦

1999年6月25日a

乌干达

1986年11月3日a

乌克兰

1986年2月27日

1987年2月24日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1985年3月15日

1988年12月8日

美利坚合众国

1988年4月18日

1994年10月21日

乌拉圭

1985年2月4日

1986年10月24日

乌兹别克斯坦

1995年9月28日a

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

1985年2月15日

1991年7月29日

也门

1991年11月5日a

赞比亚

1998年10月7日a

a加入(73个国家)。

b继承(7个国家)。

附件二

截至2011年6月3日在批准或继承时宣布不承认《公约》第20条所述委员会职权的缔约国

阿富汗

中国

赤道几内亚

以色列

科威特

毛里塔尼亚

巴基斯坦

沙特阿拉伯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附件三

截至2011年6月3日已发表《公约》第21条和第22条所述声明的缔约国a, b

缔约国

生效日期

阿尔及利亚

1989年10月12日

安道尔

2006年11月22日

阿根廷

1987年6月26日

澳大利亚

1993年1月29日

奥地利

1987年8月28日

比利时

1999年7月25日

多民族玻利维亚国

2006年2月14日

保加利亚

1993年6月12日

喀麦隆

2000年11月11日

加拿大

1989年11月13日

智利

2004年3月15日

哥斯达黎加

2002年2月27日

克罗地亚

1991年10月8日c

塞浦路斯

1993年4月8日

捷克共和国

1996年9月3日c

丹麦

1987年6月26日

厄瓜多尔

1988年4月29日

芬兰

1989年9月29日

法国

1987年6月26日

格鲁吉亚

2005年6月30日

德国

2001年10月19日

加纳

2000年10月7日

希腊

1988年11月5日

匈牙利

1989年9月13日

冰岛

1996年11月22日

爱尔兰

2002年5月11日

意大利

1989年10月10日

哈萨克斯坦

2008年2月21日

列支敦士登

1990年12月2日

卢森堡

1987年10月29日

马耳他

1990年10月13日

摩纳哥

1992年1月6日

黑山

2006年10月23日c

荷兰

1989年1月20日

新西兰

1990年1月9日

挪威

1987年6月26日

巴拉圭

2002年5月29日

秘鲁

2002年10月28日

波兰

1993年5月12日

葡萄牙

1989年3月11日

大韩民国

2007年11月9日

俄罗斯联邦

1991年10月1日

塞内加尔

1996年10月16日

塞尔维亚

2001年3月12日c

斯洛伐克

1995年3月17日c

斯洛文尼亚

1993年8月15日

南非

1998年12月10日

西班牙

1987年11月20日

瑞典

1987年6月26日

瑞士

1987年6月26日

多哥

1987年12月18日

突尼斯

1988年10月23日

土耳其

1988年9月1日

乌克兰

2003年9月12日

乌拉圭

1987年6月26日

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

1994年4月26日

截至2011年6月3日仅发表《公约》第21条所述声明的缔约国a

缔约国

生效日期

日本

1999年6月29日

乌干达

2001年12月19日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1988年12月8日

美利坚合众国

1994年10月21日

截至2011年6月3日仅发表《公约》第22条所述声明的缔约国b

缔约国

生效日期

阿塞拜疆

2002年2月4日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2003年6月4日

巴西

2006年6月26日

布隆迪

2003年6月10日

危地马拉

2003年9月25日

墨西哥

2002年3月15日

摩洛哥

2006年10月19日

塞舌尔

2001年8月6日

a共有60个缔约国发表了第21条所述的声明。

b共有64个缔约国发表了第22条所述的声明。

c通过继承发表《公约》第21条和第22条所述声明的缔约国。

附件四

2011年禁止酷刑委员会委员名单

姓名

国籍

12月31日任满

萨迪亚·贝尔米女士(副主席)

摩洛哥

2013年

阿莱西奥·布鲁尼先生

意大利

2013年

费利斯·盖尔女士(副主席)

美利坚合众国

2011年

路易斯·加列戈斯·奇里沃加先生

厄瓜多尔

2011年

阿卜杜拉耶·盖伊先生

塞内加尔

2011年

克劳迪奥·格罗斯曼先生(主席)

智利

2011年

默纳·克莱奥帕斯女士

塞浦路斯

2011年

弗南多·马利诺·梅内德斯先生

西班牙

2013年

诺拉·斯韦奥斯女士(报告员)

挪威

2013年

王学贤先生(副主席)

中国

2013年

附件五

截至2011年6月3日已签署、批准或加入《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任择议定书》的国家

国家

签署、继承签署b日期

批准、加入a、继承b日期

阿尔巴尼亚

2003年10月1日a

阿根廷

2003年4月30日

2004年11月15日

亚美尼亚

2006年9月14日a

澳大利亚

2009年5月19日

奥地利

2003年9月25日

阿塞拜疆

2005年9月15日

2009年1月28日

比利时

2005年10月24日

贝宁

2005年2月24日

2006年9月20日

多民族玻利维亚国

2006年5月22日

2006年5月23日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2007年12月7日

2008年10月24日

巴西

2003年10月13日

2007年1月12日

保加利亚

2010年9月22日

2011年6月1日

布基纳法索

2005年9月21日

2010年7月7日

柬埔寨

2005年9月14日

2007年3月30日

喀麦隆

2009年12月15日

智利

2005年6月6日

2008年12月12日

刚果

2008年9月29日

哥斯达黎加

2003年2月4日

2005年12月1日

克罗地亚

2003年9月23日

2005年4月25日

塞浦路斯

2004年7月26日

2009年4月29日

捷克共和国

2004年9月13日

2006年7月10日

刚果民主共和国

2010年9月23日a

丹麦

2003年6月26日

2004年6月25日

厄瓜多尔

2007年5月24日

2010年7月20日

爱沙尼亚

2004年9月21日

2006年12月18日

芬兰

2003年9月23日

法国

2005年9月16日

2008年11月11日

加蓬

2004年12月15日

2010年9月22日

格鲁吉亚

2005年8月9日a

德国

2006年9月20日

2008年12月4日

加纳

2006年11月6日

希腊

2011年3月3日

危地马拉

2003年9月25日

2008年6月9日

几内亚

2005年9月16日

洪都拉斯

2004年12月8日

2006年5月23日

冰岛

2003年9月24日

爱尔兰

2007年10月2日

意大利

2003年8月20日

哈萨克斯坦

2007年9月25日

2008年10月22日

吉尔吉斯斯坦

2008年12月29日a

黎巴嫩

2008年12月22日a

利比里亚

2004年9月22日a

列支敦士登

2005年6月24日

2006年11月3日

卢森堡

2005年1月13日

2010年5月19日

马达加斯加

2003年9月24日

马尔代夫

2005年9月14日

2006年2月15日

马里

2004年1月19日

2005年5月12日

马耳他

2003年9月24日

2003年9月24日

毛里求斯

2005年6月21日a

墨西哥

2003年9月23日

2005年4月11日

黑山

2006年10月23日b

2009年3月6日

荷兰

2005年6月3日

2010年9月28日

新西兰

2003年9月23日

2007年3月14日

尼加拉瓜

2007年3月14日

2009年2月25日

尼日利亚

2009年7月27日a

挪威

2003年9月24日

巴拿马

2010年9月22日

2011年6月2日

巴拉圭

2004年9月22日

2005年12月2日

秘鲁

2006年9月14日a

波兰

2004年4月5日

2005年9月14日

葡萄牙

2006年2月15日

摩尔多瓦共和国

2005年9月16日

2006年7月24日

罗马尼亚

2003年9月24日

2009年7月2日

塞内加尔

2003年2月4日

2006年10月18日

塞尔维亚

2003年9月25日

2006年9月26日

塞拉利昂

2003年9月26日

斯洛文尼亚

2007年1月23日a

南非

2006年9月20日

西班牙

2005年4月13日

2006年4月4日

瑞典

2003年6月26日

2005年9月14日

瑞士

2004年6月25日

2009年9月24日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

2006年9月1日

2009年2月13日

东帝汶

2005年9月16日

多哥

2005年9月15日

2010年7月20日

土耳其

2005年9月14日

乌克兰

2005年9月23日

2006年9月19日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2003年6月26日

2003年12月10日

乌拉圭

2004年1月12日

2005年12月8日

赞比亚

2010年9月27日

附件六

2011年防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小组委员会委员名单

委员姓名

国籍

12月31日任届期满

玛丽·阿莫斯女士

爱沙尼亚

2014年

马里奥·柳斯·科廖拉诺先生(副主席)

阿根廷

2012年

阿尔曼·达尼埃良先生

亚美尼亚

2014年

玛丽亚·德菲尼斯-戈扬诺夫弗茨女士

克罗地亚

2012年

马尔科姆·埃文斯先生(主席)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2012年

埃米利奥·西内斯·桑蒂德里安先生

西班牙

2014年

洛厄尔·帕特里·戈达德女士

新西兰

2012年

兹德涅克·哈耶克先生(副主席)

捷克共和国

2012年

苏珊·雅布尔女士(副主席)

黎巴嫩

2012年

戈兰·克莱门契奇先生

斯洛文尼亚

2012年

保罗·林尚利恩先生

毛里求斯

2012年

兹比格涅夫·拉索齐克先生

波兰

2012年

彼德罗斯·米凯利德先生

塞浦路斯

2014年

艾莎·舒均·穆罕默德女士(副主席)

马尔代夫

2014年

奥利维耶·奥布雷赫特先生

法国

2014年

汉斯·德拉明斯吉·彼德森先生

丹麦

2014年

玛丽亚·马加里达 E. 普雷斯布格尔女士

巴西

2012年

克里斯蒂安·普罗斯先生

德国

2012年

维克多·曼努埃尔·罗德里格斯-雷夏先生

哥斯达黎加

2012年

朱迪思·萨尔加多·阿尔瓦雷斯女士

厄瓜多尔

2014年

米格尔·萨雷·伊吉尼斯先生

墨西哥

2014年

阿内塔·斯坦切夫斯卡女士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

2014年

怀尔德·泰勒·索托先生

乌拉圭

2014年

费利佩·比利亚维森西奥·特雷罗斯先生

秘鲁

2014年

福蒂内加埃唐·宗戈先生

布基纳法索

2014年

附件七

防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小组委员会第四次年度报告(2010年4月至12月) *

目录

段次 页次

一.导言……...1-5212

二.年度回顾….6-32213

A.参与《任择议定书》体系6-8213

B.组织和成员问题9-12214

C.报告所述期间进行的访问13-17215

D.后续活动,包括缔约国公布小组委员会的报告等18-19215

E.建立国家预防机制的进展情况20-28216

F.根据《任择议定书》第26条对特别基金捐款29-32218

三.在防止酷刑领域与其它机构合作33-39219

A.国际合作33-37219

B.区域合作38220

C.民间社会39220

四.审议所述期间小组委员会工作中值得注意的问题40-62220

A.《任择议定书》第24条40220

B.小组委员会工作惯例的发展41-45220

C.对保密在小组委员会工作中的作用的思考46-48221

D.访问中出现的问题49-57222

E.公布小组委员会的访问报告和与缔约国对话58224

F.小组委员会网站59224

G.建立国家预防机制的义务60-61224

H.国家预防机制可以采用的形式62225

五.实质性问题63-107225

A.国家预防机制准则63-102225

B.小组委员会根据《任择议定书》处理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概念的方法103-107228

六.前景………108-115231

A.小组委员会成员的扩大108-109231

B.2011年工作计划110-112232

C.与其它机构建立工作关系113-115232

附录

一.防止酷刑小组委员会任务提要234

二.防止酷刑小组委员会委员236

三.截至2010年12月31日的国别访问报告、公布情况和后续行动资料......237

一.导言

1. 预防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小组委员会第四次年度报告与先前各份报告有相当的不同。预防小组委员会收到许多针对其之前年度报告颇有价值的反馈,据此决定不仅利用当前及将来的报告记录其活动,也用来对此进行反思。小组委员会希望,对那些关注其工作的人来说,这些反思能够提供有益的指导性意见,并有助于公众更好地了解小组委员会在履行其任务方面采取的方法。

2. 为此目的,加上导言(第一章),报告分为六个章节。第二章就报告所述期间有关《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任择议定书》的主要发展和活动提供事实概要。它应结合附录一并阅读,因为附录载有更多、更充分的事实资料;小组委员会的网站(www2.ohchr.org/english/bodies/cat/opcat/)记录了最近的事态发展。第三章提供了小组委员会在预防酷刑领域与其他机构互动协作的实际记录,对第一章加以补充。

3. 第四章是一全新章节,论及报告所述年份里出现的诸多实质性进展和问题,有些内容与实际组织事项有关,有些涉及由于小组委员会的国家访问及与国家预防机制的接触、小组委员会参与的研讨会和其他形式的讨论而引发的人们共同关注的问题。本章并不打算就人们感兴趣或关注的问题进行详细介绍,也不尝试全面解决提出的问题,而是提请注意小组委员会遇到并正在反思的问题。

4. 随后是第五章,这是另一个新增章节,题目为“实质性问题”。前面章节提出了小组委员会感兴趣或关注的问题,本章就所选题目阐述它的思考,可借以反映小组委员会目前对其在处理的问题所采取的办法。第六章,即本报告的最后一章,是前景:介绍小组委员会提议的来年工作计划,并着重突出已有的特定计划以及面临的挑战。

5. 最后应该指出,已经决定改变年度报告期。本报告涵盖2010年4月至12月,今后的年度报告将涵盖所涉日历年。这一变化不仅具有简明扼要的优点,而且还意味着报告周期会反映出小组委员会2011年1月1日的扩展。

二.年度回顾

A.参与《任择议定书》体系

6. 截至2010年12月31日,有57个国家成为《任择议定书》缔约国。自2010年4月以来,有七个国家批准或加入了《任择议定书》:卢森堡(2010年5月19日);布基纳法索(2010年7月7日);厄瓜多尔和多哥(2010年7月20日);加蓬(2010年9月22日);刚果民主共和国(2010年9月23日);荷兰(2010年9月28日)。此外,在报告所述期间,有三个国家签署了《任择议定书》:保加利亚和巴拿马(2010年9月22日)以及赞比亚(2010年9月27日)。

7. 由于缔约国数量增加,各区域参与情况发生某些变化,以下为各地区缔约国数量:

按区域分列的缔约国

非洲10

亚洲6

东欧16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集团13

西欧和其他国家集团12

非洲国家:10亚洲国家:6东欧国家:16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13西欧和其他国家:12

8. 签署但尚未批准《任择议定书》的国家按区域分列如下:

签署但尚未批准《任择议定书》的国家按区域分列(共21个国家)

非洲8

亚洲1

东欧1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集团1

西欧和其他国家集团10

非洲国家:8亚洲国家:1西欧和其他国家:10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1东欧国家:1

B.组织和成员问题

9. 在报告所述期间(2010年4月1日至2010年12月31日),小组委员会在2010年6月21日至25日以及11月15日至19日在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举行了两次为期一周的届会。

10. 在2010年期间小组委员会成员没有变化。但在2010年10月28日《任择议定书》缔约国第三次会议上选举了五名小组委员会委员,接替于2010年12月31日任期届满的委员,并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1款,在2009年9月50个国家批准之后,增选预防小组委员会的15名委员,使委员会扩大为25名成员。为了确保成员有秩序地交接,并按照既定惯例,抽签将增选的15名成员中7名成员的任期减少到两年。所有新当选成员的任期将于2011年1月1日开始,按照小组委员会议事规则的规定,这些成员在就职前,将在2011年2月届会开幕时庄严宣誓。

11. 目前小组委员会的议事规则规定选举主席团,包括主席和两名副主席,主席团成员任期两年。主席团于2009年2月选举,任期至2011年2月,成员包括主席Víctor ManuelRodríguez-Rescia先生,副主席Mario LuisCoriolano和Hans Draminsky Petersen,鉴于委员会即将扩大,小组委员会第十二届会议决定在第十三届会议上将主席团扩大为五名成员。

12. 在报告所述期间,小组委员会订正了其内部责任分配,主要是为了反映、支持和鼓励其与国家和区域合作伙伴更多的参与。Coriolano先生和EmilioGinés先生在2010年继续担任国家预防机制小组委员会联络人。还决定建立一个新的区域联络中心系统。这些联络中心的作用就是在他们所服务的区域内进行联络,帮助协调小组委员会的参与。扩大的小组委员会第十三届会议将为非洲、亚洲、欧洲和拉丁美洲任命联络中心。

C.报告所述期间进行的访问

13. 小组委员会在2010年进行了四次访问,所有这些访问都在报告所述期内。2010年5月24日至6月3日期间,小组委员会访问了黎巴嫩,这是小组委员会在亚洲访问的第三个国家(继2007年12月访问马尔代夫及2009年12月访问柬埔寨之后),也是小组委员会访问的第一个阿拉伯地区的国家(黎巴嫩是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的批准《任择议定书》的阿拉伯国家)。

14. 2010年8月30日至9月8日,小组委员会访问了多民族玻利维亚国,是小组委员会在拉丁美洲访问的第四个国家(继2008年8月至9月访问墨西哥、2009年3月访问巴拉圭和2009年9月访问洪都拉斯之后)。

15. 2010年12月6日至13日,小组委员会访问了利比里亚,是小组委员会在非洲访问的第三个国家(继2007年10月访问毛里求斯和2008年5月访问贝宁之后)。

16. 除了2010年初宣布的这三次访问之外,小组委员会于2010年9月13日至15日对巴拉圭第一次进行了后续访问。

17. 附录三载有更多关于所有这些访问的摘要资料和更多的详细信息,包括参观地点清单,就每次访问发布的新闻稿件都登载有关资料,可以通过小组委员会网站(www2.ohchr.org/english/bodies/cat/opcat/index.htm)查询。

D.后续活动,包括缔约国公布小组委员会的报告等

18. 应缔约国(洪都拉斯、马尔代夫、墨西哥、巴拉圭和瑞典)根据《任择议定书》第16条第2款提出的请求,公布了小组委员会五份访问报告,包括报告所述期间的两份报告:墨西哥和巴拉圭(2010年5月)。应缔约国的请求,包括报告所述期间(2010年6月)巴拉圭提出的请求,还公布了两份后续答复(瑞典和巴拉圭)。在报告所述期间还出版了三份访问报告和一份提交的后续文件,大大增强了授权公布报告的动力,小组委员会认为这是一项积极的事态发展。

19. 依照过去的惯例,小组委员会规定了访问报告后续程序,要求缔约国在六个月期限内作出答复,充分说明为执行访问报告中提出的建议而采取的行动。提交本报告时,小组委员会访问的11个缔约国中有3个国家提供了后续答复:毛里求斯在2008年12月提供;瑞典在2009年1月提供;巴拉圭在2010年3月提供。毛里求斯的答复仍然保密,而瑞典和巴拉圭提交的后续答复则应这些缔约国的请求予以公布。小组委员会对毛里求斯和瑞典提交的答复提供了后续评论意见和建议,对巴拉圭进行了后续访问,向缔约国转交了后续访问报告。还向尚未对小组委员会访问报告提供后续行动答复的缔约国发出提醒函。应当指出,在报告所述期间,黎巴嫩、玻利维亚和利比里亚提交后续答复的六个月期限尚未到期。后续程序的实质内容均遵循保密规定,但缔约国可以授权公布其后续答复。

E.建立国家预防机制的进展情况

20. 在57个缔约国中,有27个国家正式通知小组委员会已经指定国家预防机制。缔约国指定国家预防机制方面的信息登载在小组委员会网站(http://www2. ohchr.org/english/bodies/cat/opcat/mechanisms.htm)上。

21. 在2010年,六个国家向小组委员会转交了指定预防机制的正式通知:丹麦(涉及格陵兰监察专员)、德国(涉及联邦联合委员会)、马里、毛里求斯、西班牙和瑞士。应当指出,就智利和乌拉圭的情况而言,已正式指定的预防机制尚未开始作为国家预防机制运作。

22. 因此,30个缔约国尚未将指定国家预防机制的情况通知小组委员会。《任择议定书》第17条所规定的需在一年内建立国家预防机制的限期,对七个缔约国(布基纳法索、刚果民主共和国、厄瓜多尔、加蓬、卢森堡、荷兰和多哥)而言尚未到期。此外,三个缔约国(哈萨克斯坦、黑山和罗马尼亚)已根据《任择议定书》第24条发表声明,该条允许他们对指定国家预防机制再次推迟两年。

23. 因此有二十个缔约国尚未履行其第17条的义务,这是小组委员会主要关心的一个问题。但应该注意的是,小组委员会认为三个缔约国(亚美尼亚、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和尼日利亚)已经指定了国家预防机制,但它尚未就此获得正式通知。

24. 小组委员会继续与尚未指定国家预防机制的所有缔约国对话,鼓励它们就其进展情况与小组委员会沟通,并要求这些缔约国就其提议的国家预防机制(如法律授权、组成、规模、专业知识、可掌握的财务和人力资源以及访问频率)提供详细资料。七个缔约国提供了全部或部分事项的书面材料。

25. 小组委员会还与国家预防机制建立和保持联络,履行其《任择议定书》第11条(b)款的任务规定。小组委员会在第十一届会议上,与阿尔巴尼亚国家预防机制举行会议,交流信息和经验,讨论今后合作的领域。在第十二届会议上,小组委员会与德国、瑞士和墨西哥国家预防机制举行了类似会议。小组委员会还感到高兴的是,有10个国家预防机制在2010年期间转递了年度报告,并在其网站上公布。

26. 在报告所述期间,小组委员会委员接受邀请参加了若干涉及指定、建立和发展国家预防机制的国家、区域和国际会议。这些活动是在民间社会组织(特别是防止酷刑协会(APT)、酷刑受害人康复和研究中心以及禁止酷刑公约任择议定书联络小组)、国家预防机制、诸如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委员会、美洲人权委员会、欧洲委员会、欧洲理事会、欧洲联盟和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民主制度和人权办公室(欧安组织-民主人权办)等区域机构以及诸如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人权高专办)、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国家促进和保护人权机构国际协调委员会等国际组织的支助下举办的,其中包括:

2010年4月:由防止酷刑协会(APT)和大赦国际与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委员会协作在塞内加尔达喀尔举办关于《任择议定书》的区域研讨会;

2010年5月:西班牙监察员主办西班牙国家预防机制演讲;

2010年5月:欧安组织-民主人权办在阿塞拜疆召开关于作为国家预防机制加强监察专员制度的会议;

2010年5月:防止酷刑协会(APT)在巴西举办一系列旨在促进执行《任择议定书》的活动;

2010年6月:防止酷刑协会(APT)、美洲人权委员会和人权高专办在乌拉圭举办关于国家预防机制的研讨会;

2010年9月:酷刑受害人康复和研究中心在洪都拉斯和危地马拉举办有关国家预防机制的讲习班;

2010年10月:酷刑受害者康复和研究中心在利比里亚举办有关国家预防机制编制的讲习班;

2010年10月: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在克罗地亚举办关于根据《任择议定书》建立国家预防机制区域圆桌会议――执行中的困难和国家人权机构的作用;

2010年10月:布里斯托尔大学在肯尼亚举办关于国家人权机构在东非的作用和防止酷刑问题研讨会;

2010年11月:防止酷刑协会(APT)在阿根廷举办当地预防机制讲习班。

27. 在欧洲委员会/欧洲联盟欧洲国家预防机制项目框架内,以防止酷刑协会(APT)为执行伙伴,小组委员会参与了三个专题讲习班:(a) 2010年3月在意大利举办的国家预防机制在精神病院和社会照料家庭防止酷刑和其他虐待形式的作用讲习班,(b) 2010年6月在阿尔巴尼亚举办的防止酷刑相关权利讲习班,及(c) 2010年10月举办的关于筹备访问亚美尼亚讲习班;以及三次实地访问和经验交流:(a) 2010年5月,波兰国家预防机制,(b) 2010年6月至7月,格鲁吉亚国家预防机制和2010年11月,西班牙国家预防机制。

28. 小组委员会借此机会对邀请他们参与这些活动的组织者表示感谢。

F.根据《任择议定书》第26条对特别基金捐款

29. 截至2010年12月31日,收到向根据《任择议定书》设立的特别基金的捐助如下:捷克共和国捐助20,271.52美元;马尔代夫捐助5,000美元,及西班牙捐助82,266.30美元。下表显示目前收到的捐助。

2008-2010年收到的捐助

捐助方

数额(美元)

收到日期

捷克共和国

10 000.00

2009年11月16日

捷克共和国

10 271.52

2010年12月30日

马尔代夫

5 000.00

2008年5月27日

西班牙

25 906.74

2008年12月16日

西班牙

29 585.80

2009年11月10日

西班牙

26 773.76

2010年12月29日

30. 本报告所述期结束时,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承诺将支助根据《任择议定书》设立的特别基金。

31. 小组委员会谨对这些国家的慷慨捐助表示感谢。

32.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26条第1款的规定,设立“特别基金”的目的是为落实小组委员会的建议以及为国家预防机制教育计划提供资助。小组委员会确信,“特别基金”的设立可以成为促进预防工作极有价值的工具,因此,小组委员会感到高兴的是,已就运作该基金的计划达成一致意见,而且将在下一个报告期内付诸行动。这是一项人权高专办管理的临时计划,将把与小组委员会公布的访问报告内就特定专题事项提出建议方面的申请列入考虑范围,这些专题将由小组委员会全体会议确定。最后确定时,将公布全部计划细节,并将提请可从中受益的国家特别关注。委员会非常希望这一计划的启动将鼓励对特别基金更多的捐助,使其能够帮助缔约国落实小组委员会关于预防问题的建议。

三.在防止酷刑领域与其它机构合作

A.国际合作

1.与联合国其它机构的合作

33. 根据《任择议定书》的规定,小组委员会主席在2010年5月11日举行的全体会议期间向禁止酷刑委员会介绍了小组委员会第三次年度报告。此外,小组委员会和禁止酷刑委员会利用2010年11月届会同时召开的机会非公开地与会讨论了共同关注的一系列问题,并与新任命的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问题特别报告员Juan Méndez会面。

34. 根据大会2009年12月18日第64/153号决议,小组委员会主席在2010年10月向在纽约召开的大会第六十五届会议介绍了小组委员会第三次年度报告。这一活动还提供了与禁止酷刑委员会主席交流信息的机会,委员会主席还在这届联大会议上发言。

35. 小组委员会继续积极参与委员会间会议(2010年6月28日至30日在日内瓦举行的第11次委员会间会议)和联合国人权条约机构主席会议(2010年7月1日至2日,布鲁塞尔)。在这个框架内,小组委员会还致力于与特别程序任务执行人举行联合会议。为了响应高级专员关于加强条约机构体系的呼吁,小组委员会在2010年9月参与了在波兰波兹南举行的专家研讨会(由亚当·米基耶维奇大学和波兰外交部举办),对致力于条约机构工作的以往专家会议采取后续行动。小组委员会还参加了若干人权高专办的活动,例如关于“加强增进和保护人权区域和国际机制间的合作”国际讲习班,以及分别于2010年3月和5月在日内瓦举行的国家人权机构国际协调委员会第二十三届会议。

36. 小组委员会特别通过参与在第十二届联合国预防犯罪和刑事司法框架内于2010年4月在巴西举行的关于“应对管教设施过度拥挤问题的策略及最佳实践讲习班”,继续与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和世界卫生组织合作,并发起与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的合作。

2.与其它相关国际组织的合作

37. 根据以往访问的经验,小组委员会完善了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红十字委员会)合作和协调的方式。2010年,小组委员会在日内瓦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代表就小组委员会访问的筹备工作和后续行动举行了一系列会议,作为旨在查明所获教训的一项活动,以最大程度地开展合作与协调。正如《任择议定书》所规定,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小组委员会是防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方面的重要合作伙伴。

B.区域合作

38. 通过指定小组委员会与区域机构联络和协调的联络中心,小组委员会使其与防止酷刑领域其他相关伙伴的合作正规化,并得到加强,例如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委员会、美洲人权委员会、欧洲委员会、欧洲联盟和欧安组织-民主人权办。除在2010年与这些区域机构不断开展活动(见第二章,E节)外,在2010年6月举行会议期间,小组委员会还与欧安组织-民主人权办举行会议,以便进一步交流信息和经验,讨论可能的合作领域。

C.民间社会

39. 小组委员会不断从民间社会提供的必要支持中获益,《禁止酷刑公约任择议定书》联络小组(出席小组委员会11月会议)和学术机构(特别是布里斯托尔和帕多瓦大学以及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后者通过其Sandra Day O’Connor法学院的法律和全球事务中心),都是为了推动《任择议定书》及其批准工作,以及小组委员会的活动。

四.审议所述期间小组委员会工作中值得注意的问题

A.《任择议定书》第24条

40. 第三次年度报告指出,法律事务厅建议,《任择议定书》第24条不同语言版本间的差异可通过纠正西班牙文和俄文本来处理,规定缔约国可声明推迟履行其《任择议定书》第三或第四部分的义务,“一俟批准”,而非“批准后”。这项更改于2010年4月29日生效,具有追溯效力。

B.小组委员会工作惯例的发展

41. 在这一年,小组委员会始终在思考其工作惯例。目前,已有四年的实际经验可供借鉴,同时,小组委员会也清醒地认识到,要从10名成员扩至25名,对继续现有工作模式既是挑战,也为进一步开展其他形式的活动以履行其任务规定带来机遇。之前的年度报告中已经明确指出,《任择议定书》第11条规定,小组委员会肩负三项主要职能,即应:(a) 按照《任择议定书》的规定查访拘留地点;(b) 行使国家预防机制的各种职能;及(c) 与致力于防止酷刑的其他有关机制更广泛地合作。

42. 这些职能是可以拓展的,小组委员会很清楚,为履行这些职责方面,期待它要承担的工作总量是没有自然限度的。实际上,现有的限制源自人力(小组委员会及其秘书处内)、时间和经费短缺。小组委员会承认,对面临这些困难的人权高专办框架内运作的其他机构,小组委员会所持立场相同,但鼓励人权高专办尽其所能解决这些短缺困难,同时要认识到,从10名成员扩至25名,目的是提高工作的全面水平。小组委员会承认它自身必须争取最有效地利用现有资源。

43. 到目前为止,小组委员会把资源重点放在访问缔约国上,平均为期8至10天,其中包括与部长和高级官员、国家预防机制(如果已建立)和民间社会的会面,并对拘留场所进行突击查访。小组委员会仍然认为,这种性质的访问反映出最佳做法,将会继续进行这类访问,把它作为其经常活动方案的一部分。

44. 到目前为止,小组委员会未能如愿关注其任务的第二和第三项内容。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小组委员会迄今没有机会与刚刚加入《任择议定书》体系的缔约国、特别是在建立国家预防机制期间更快地建立联系。应其他区域和国家机构的邀请,小组委员会成员承担了大量与国家预防机制有关的工作。对获得的支持和帮助,小组委员会表示衷心感谢。此项工作汲取的教训之一就是,在向指定国家预防机制目标迈进的过程中以及在国家预防机制运行的早期阶段,缔约国和国家预防机制都渴望建立联系,而且这种联系有可能对国家预防机制体系的建立产生最为积极的影响,而这正是符合《任择议定书》的规定。

45. 小组委员会有意建立一种模式,以此模式,对批准《任择议定书》的缔约国尽快开展访问,以为其建立国家预防机制提供建议和协助。此类访问作为目前经常方案的补充,无需包括对拘留所的访问,因此访问期限或可短些。小组委员会还认为,在决定是否要延长访问时间时,可将国家预防机制的有效运作作为要考虑的因素之一。

C.对保密在小组委员会工作中的作用的思考

46. 《任择议定书》第2条第3款规定,除其他外,预防小组委员会“还应遵守保密原则”。保密是《任择议定书》宗旨的核心,使就涉及酷刑、残忍和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等敏感问题开展建设性对话成为可能,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建立关系,遵守保密原则提供了一种建立这种关系的手段。小组委员会严格遵守保密原则,为的是帮助促进这种建设性参与的精神。小组委员会认为,必须永远维护个人和个人资料的保密规定。

47. 但正如《任择议定书》所显示,恪守机密是达到目的的一个手段,缔约国可视自己的意愿免除这一要求,授权公布小组委员会的报告和建议。承认和尊重缔约国对报告享有保密权的同时,小组委员会也欢迎公开报告内容,以此作为在共同开展预防工作中小组委员会与缔约国之间日趋成熟的关系的实际标志。小组委员会认为,由于报告的公开,使更多的人得以了解报告内容,这些人可以委派承担预防性工作,鼓励或协助对报告所载建议进行审议或实施,从而极大地提升预防效果。此外,如果认为合适,小组委员会可依据《任择议定书》直接授权,向某个缔约国国家预防机制秘密发布其访问报告的基本内容,并且实际上已经如此运作了。

48. 对访问期间获取的信息以及此后转交给缔约国的报告和建议须进行保密,除非(或直到)有关国家解除保密,或是依据《任择议定书》的规定通过公开声明方式解密。因此在充分遵守《任择议定书》规定的保密原则的同时,小组委员会并不将开展的活动或其工作方法视为机密,而尽可能使公众对此广泛了解。据此,小组委员会在2010年决定公开其议事规则及涉及访问缔约国的指导方针。

D.访问中出现的问题

49. 小组委员会在报告所述期间对其访问进行反思,认为值得强调访问中遇到的若干一般性问题。

1.访问期间的实际合作,包括接触被剥夺自由者、探访拘留所、查阅记录等

50. 小组委员会要有效履行其访问任务,则必须与有关当局密切合作。特别是有关当局应竭尽全力,确保负责拘留所日常工作的主管人员在小组委员会到访之前充分了解《任择议定书》赋予小组委员会的职权范围,这一点至关重要。小组委员会承认,在进入某个拘留所时,不可避免地会遇到短暂的延误,但这种延误只应短暂到以分钟计算,而不是数十分钟。小组委员会不应在每次到达拘留所时,都要解释其职权范围和任务规定,拘留所主管人员也无需为访问提供方便之前向上级请示。

51. 小组委员会目前仍然面临的困难涉及到接触被剥夺自由人员、非公开采访被拘禁者、查看登记册、在拘留场所内自由活动以及能够参观任何房间、场地、柜厨等。考虑到《任择议定书》对小组委员会的任务已有明文规定,而且访问之前就向缔约国做了详细解释说明,因此发生这种情况令人难以理解。在这一点上,小组委员会认为,如能安排一些委员在出访之前率先赴某国进行非正式简况介绍,将极为有益。这无疑有助于查明和解决可能产生的困难或误解,继而使访问本身更加富有成果。如有可能,小组委员会打算在所有访问之前安排这样的活动。

2.过度拥挤和审前拘留问题

52. 小组委员会十分清楚,过度使用――和滥用――审前拘留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需作为优先事项加以解决。这一问题又造成或引发关押场所过度拥挤的后果,这一现象在许多缔约国极为普遍。令小组委员会不解的是,人们将拖延审前拘留作为例行公事,由此导致拘留场所长期过度拥挤及各类相关问题,还为此感到津津乐道。众所周知,许多《任择议定书》缔约国都存在这一问题。不应该在请求小组委员会(或国家预防机制)进行查访后,缔约国才开始解决这类问题的进程,因为它们在任何情况下都有义务履行之前所作出的人权承诺。缔约国应该立即着手制定这类战略,从而推动其履行防止使用酷刑的义务,而不是坐等小组委员会就那些显而易见的问题提出建议,如:审前拘留只能作为最后使用的手段,且只能用于最严重的犯罪或用于能够减轻重大危险之处。

3.落实保障措施

53. 同样,小组委员会仍不理解缔约国因何会认为现有法律和程序已足以胜任需要,这些法律和程序虽然对预防保障措施做出了规定,但显然并未在实际中得到遵守。只有在实际中加以应用,保障措施才能名副其实。例如,如若根本就无法请到律师或医生,所谓获得律师或医生帮助的权利就无从谈起。对保障措施仅仅做出规定,这种纸上谈兵是不够的。有必要建立相应机制落实这些保障措施。在这些方面,法律和现实之间存在着差距,小组委员会对此有清醒认识,访问期间将继续针对其要求的预防保障措施贯彻落实的情况进行调查。

4.使不可接受“正常化”

54. 小组委员会不得不注意到,一些缔约国存在着这样一种倾向,即那些原本令人无法接受的现状和实际,现在被人们正常接纳了,人们对此变得习以为常。小组委员会认为有必要强调的是,仅仅因为司法或拘留制度中某些情况已司空见惯,不能认定它就是正确的,只要发现这种自我满足,都要对其提出质疑。小组委员会十分理解并认为有必要铭记,当决定某一拘留制度的确切规定时,不能忘记这个特定社会内的普遍状况。然而,小组委员会认为,未依据国际法倡导的基本准则对待被剥夺自由人员,并在实际中给予他们法律规定的基本保障,这种行为不能受到原谅。

5.小组委员会和涉及个人的案件(包括报复问题)

55. 《任择议定书》并未规定要建立“申诉机制”,也未规定要提供机会开展旨在调查、研究和解决特定人员现状的预防性访问。小组委员会审查了被剥夺自由人员受到的待遇,以就如何更好地防止酷刑和虐待事件的发生向缔约国提出一般性建议。小组委员会虽然利用一些虐待案件举例说明需要解决的问题,但并不是要对这些案例提供补救办法――尽管小组委员会显然希望并期待通过实施其一般性建议使其观察到的许多虐待个人案件能够在实际上有所减轻或得到解决。

56. 但小组委员会迫切希望缔约国能充分遵守《任择议定书》赋予的职责,确保小组委员会访问期间会见和谈话的人员不会因此处于不利境地。许多决定与小组委员会谈话的被羁押者担心会遭受某种形式的报复,小组委员会对此非常了解,因此仍在考虑如何才能更好地处理这一问题。如有令人担忧的情形发生,由国家预防机制和/或民间社会尽早安排对小组委员会到访过的拘留地点进行后续访问,或可能够提供保护性措施。小组委员会欢迎对这一重要问题展开辩论。

6.囚犯自治制度

57. 小组委员会不断遇到这种情形,即拘留所的日常生活由在押人员自己管理。致使这种情况发生的原因有时是疏忽,有时是由官方认可的政策导致。任何时候缔约国都对所有被拘人士的安全和福祉负有责任,这一点不言自明,因此,在这些机构中某些部门竟然不在官方工作人员实际和有效的掌控之中,这种情形令人无法接受。同时小组委员会也理解,拘留所内某些犯人自治制度在改进日常管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然而,小组委员会还注意到这种制度带来的固有危险,认为有效的预防措施不可或缺,以确保这种内部自我管理制度不会使处于弱势的囚犯受到伤害,或当做威胁或勒索的手段。小组委员会知道,这种自治制度本身可能会与司法体制内部较普遍的腐败问题发生关联或受其影响,这个问题也须加以解决。此外,主管当局必须确保所有囚犯都受到同等待遇,同时,行使管理职能的人员所享有的任何权益不得超过他们能够履行确认的合法职责所必要的合理程度。如果的确要建立这种制度,必须得到官方认可,行使内部管理职责的人员职权范围和选举标准须公开透明。这类人员须受到严格监管。任何情况下,这些人都不能把与拘留所或拘留主管当局联系(包括与医务人员联系或采用申诉机制)的权力控制在自己手中,或对同监犯人行使惩戒权力。

E.公布小组委员会的访问报告和与缔约国对话

58. 正如业已指出的那样,缔约国现已批准公开发布五份访问报告和一份后续答复材料。考虑到其中三份报告近期才递交,这表明有一种发布报告的可喜趋势。但公开发布报告并不是目的,而是推进对话和参与进程的重要一环,可使小组委员会的具体建议广为人知。小组委员会担心的是,缔约国不在规定期限内提交对(发布或未发布的)访问报告的答复,或更有甚者,根本就不提交答复。前者将拖延关于落实建议的实质性对话,而如果是后一种情况,则对话的焦点将更多地集中在提交答复的时间上,而不是在落实建议的措施上。因此,小组委员会敦促缔约国在规定的时间范围内提交答复,以便关于落实问题的对话能够开始。

F.小组委员会网站

59. 本报告中通篇经常提到小组委员会的网站。但小组委员会特别提请注意网站所载丰富的信息来源以及通过网站可以容易获得的资料。例如,网站载有小组委员会与缔约国关于指定国家预防机制的往来信函。网站还登载各国国家预防机制网站的链接以及国家预防机制送交小组委员会的年度报告。小组委员会的网站还载有非政府组织和其他机构运行的登载有关《任择议定书》资料的优秀网站链接。小组委员会希望看到其网站进一步扩大,并积极探索利用网站促进有关小组委员会和国家预防机制工作信息交流的可能性。

G.建立国家预防机制的义务

60. 除非在批准时根据第24条作出声明(见上文第二章,E节),否则,《任择议定书》所有缔约国都有义务在《任择议定书》生效一年后指定国家预防机制。小组委员会知道建立国家预防机制并不容易,并且认为,仓促建立做得不好不如将它做得很好。不过,小组委员会认为,建立一个《任择议定书》申诉国家预防机制是预防体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小组委员会感到关切的是,相当数量的缔约国仍然在违反这一义务。

61. 小组委员会能够就建立国家预防机制提供咨询意见和援助,并认为缔约国应该尽早征求小组委员会的咨询意见和援助,以便确保履行其《任择议定书》在这方面赋予的职责。为了协助这一进程,小组委员会订正了关于建立国家预防机制最初的指南,列入本报告第五章。

H.国家预防机制可以采用的形式

62. 小组委员会经常要回答这样的问题:“有没有一个首选的国家预防机制模式?”答案是否定的。国家预防机制的形式和组成或可折射出相关国家所特有的各种因素,小组委员会无法抽象地指出哪些适用,哪些不适用。当然,所有国家预防机制应该是独立机构。此外,小组委员会从运作的角度审视国家预防机制,认为仅仅由于某种模式在一个国家发挥出色,并不意味着在另一个国家也有相同结果。采用的模式要适用于这个国家,这一点至关重要。这也是小组委员会不对国家预防机制正式做出“评估”或“认可”其是否符合《任择议定书》所载标准的原因。反之,小组委员会会与指定的国家预防机制合作,以协助它们根据《任择议定书》的文字和精神更好地开展工作。

五.实质性问题

A.国家预防机制准则

63. 《任择议定书》规定了关于建立国家预防机制的大量详尽指南,其中包括机制的任务和职权。其中最相关的条款是第3、4、17-23、29和35条,但是《任择议定书》的其他条款对国家预防机制同样很重要。不言自明的是,所有国家预防机制都必须以充分体现这些条款的方式来构筑。

64. 国家有责任确保本国设有符合《任择议定书》要求的国家预防机制。对小组委员会而言,它与各国向其通知说已被指定为国家预防机制的那些机构协作。尽管小组委员会并不、而且不计划正式评估国家预防机制遵循《任择议定书》要求的情况,但小组委员会确实认为指导和帮助各国及国家预防机制履行其根据《任择议定书》而应承担的义务是其职能的重要内容。为此,小组委员会先前曾在其第一年度报告中制定了关于国家预防机制持续发展的“初步准则”。小组委员会并在随后的《年度报告》中以及在访问报告所载的一些建议中有机会进一步阐述其想法。鉴于小组委员会已经取得的经验,小组委员会认为发布一项经修正的《国家预防机制准则》,反映并回复在实践中出现的一些问题,会有益。

65. 这些《准则》并不试图重复已经在《任择议定书》文本中提出的内容,而是希望进一步澄清小组委员会对国家预防机制的建立和运作所持的期望。第一节列出一些“基本原则”,这些原则对于国家预防机制工作的所有方面都应起到指导作用。随后的第二节是主要针对国家而提出的各项准则,包含涉及到建立国家预防机制的一些问题,再后是向国家和国家预防机制本身提出的第三节中的准则,涉及到国家预防机制的实际运作。

66. 小组委员会在取得更多经验之时,将设法在这些《准则》中添加更多的章节,更详尽地阐述国家预防机制工作的具体方面问题。

1.基本原则

67. 国家预防机制应当补充而不是取代现有的监督体制,而建立这一机制不应当排除其他同类互补制度的设立或运作。

68. 国家预防机制的任务和职权应当符合《任择议定书》的条款。

69. 国家预防机制的职权和权利应作为宪法或立法案文而有明确的规定。

70. 应当保障国家预防机制运作的独立性。

71. 相关的立法应当具体规定国家预防机制成员的任期,以及解雇成员的所有理由依据。任期可以延续,其长度应足以支持国家预防机制的独立运作。

72. 应根据《任择议定书》第4条,规定国家预防机制的访问监督职权延伸到包含所有剥夺自由的场所。

73. 应根据《任择议定书》的规定,为国家预防机制提供必要的资源,使之能有效地开展工作。

74. 国家预防机制在根据《任择议定书》开展其职能时应享有完全的财政和运作方面的自主权。

75. 国家主管当局和国家预防机制应当设制一个国家预防机制的后续进程,以期执行国家预防机制可能作出的任何建议。

76. 那些根据《任择议定书》而从事或与国家独立机制共同从事履行后者职能方面工作的机构不应当由于开展这类工作而受到任何形式的制裁、报复或其他阻碍。

77. 国家预防机制的有效运作是一项持续的义务。国家预防机制的有效性应在考虑到小组委员会的意见同时,得到国家和国家预防机制本身的经常评估,以期在必要的情况下得到巩固和加强。

2.关于建立国家预防机制的基本问题

(a)国家预防机制的确认或建立

78. 国家预防机制应当通过由包括民间社会在内的大量多种利益攸关者参与的公开、透明和兼容并蓄的进程来认定。这一方式也应适用于甄选和指定国家预防机制成员的进程,这一进程应符合公布的标准。

79. 有鉴于《任择议定书》第18条1和2款的规定,国家预防机制成员在总体上应当具有切实有效开展其职能所必需的专业知识和经验。

80. 国家不应当任命持有可能引起利益冲突问题职位的人参加国家预防机制,以此确保机制的独立性。

81. 国家预防机制成员同样也应保证不持有可能引起利益冲突问题的职位。

82. 回顾《任择议定书》第18条1和2款,国家预防机制应确保其工作人员总体具有必要的背景、能力和专业知识方面的多样性,使之能适当地履行国家预防机制的任务。这一要求应尤其包括相关法律和保健知识。

(b)指定和通知

83. 国家预防机制应当在《任择议定书》对该国生效后的一年之内建立,但如果在批准之时已根据《任择议定书》第24条作出宣布,则不在此列。

84. 被指定为国家预防机制的机构应当在国家范围里公开宣传。

85. 国家应及时通知小组委员会被指定为国家预防机制的机构。

3.关于国家预防机制运作的基本问题

(a)国家方面的要点

86. 国家应根据《任择议定书》第4条和第29条的规定,允许国家预防机制视察属于其职权范围之内的所有剥夺自由的场所以及怀疑是剥夺自由场所的地点。为此,国家的职权范围包含国家行使实际控制的所有地方。

87. 国家应确保国家预防机制能够以国家预防机制本身决定的方式和以其本身决定的时间上的经常性来进行视察。这包括它们应能根据《任择议定书》的条款,与被剥夺自由者进行私下的访谈,并应有权随时随地对剥夺自由的场所进行无事先通知的视察。

88. 国家应确保国家预防机制的成员及其工作人员都能享有为独立开展职能所必需的特权和豁免权。

89. 国家不应当下令、实行、允许或容忍使任何个人或组织应与国家预防机制联系或应向国家预防机制提供任何信息(无论其是否准确)而受到制裁、报复或其他阻碍的情况,这类人或组织不应当以任何方式受到不公待遇。

90. 国家应通知国家预防机制涉及到后者职权、可能正受到审议的法律草案,并准许国家预防机制就任何现行的政策或法律、或政策或法律草案而提出建议和意见。国家应审议国家预防机制所收到的任何有关这类法律的建议或意见。

91. 国家应公布并广泛传播国家预防机制的《年度报告》。国家并应确保该报告向国家立法大会或议会提交并得到后者的审议。国家预防机制的《年度报告》并应转交小组委员会,后者将安排将报告在其网站上公布。

(b)国家预防机制方面的要点

92. 国家预防机制应当以避免实际上的或表面看来的利益冲突的方式来开展其职权的所有方面的工作。

93. 应当要求国家预防机制、其成员及其工作人员经常地审查其工作方式,并进行培训,以便根据《任择议定书》加强其行使职责的能力。

94. 如果被指定为国家预防机制的机构除了根据《任择议定书》规定的职责以外也履行其他职能,其国家预防机制的职能应当安排在独立的单位或部门,并且有自身的工作人员和预算。

95. 国家预防机制应当制定一项工作计划/方案,使之根据《任择议定书》第4条和第29条,在一段时间之后对包含属于国家管辖范围之内的所有剥夺自由的场所或任何怀疑是剥夺自由场所的地点之视察。为此目的,国家的管辖权限包含其行使有效控制的所有地点。

96. 国家预防机制计划其工作和利用其资源的方式应当能保证使对剥夺自由场所的视察能够以有效促进防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方式或能实现这一点的足够经常的时间间隙来进行。

97. 国家预防机制应当就机制认为与其任务相关的现行政策或法律以及政策或法律的草案而向有关的国家主管机构提出建议和意见。

98. 国家预防机制应当在其访问之后提出报告,并编写其认为有必要的年度报告和其他任何形式的报告。适当时,报告应包含向有关主管当局提交的某些建议。国家预防机制的《建议》应当考虑到联合国在防止酷刑和其他虐待领域的相关准则,其中包括小组委员会的意见和建议。

99. 国家预防机制应当确保在其工作过程中获悉的任何机密信息都得到充分的保护。

100. 国家预防机制应当确保它有能力并且确实与国家就其建议的执行情况开展对话进程,该机制并应积极地争取小组委员会就所涉国家提出的任何建议的执行情况开展跟踪了解,在这一过程中并与小组委员会保持联系。

101. 国家预防机制应当争取与其他国家预防机制建立并保持联系,以及分享经验并加强工作的效率。

102. 国家预防机制应根据《任择议定书》所作的规定及所载列的目标争取与小组委员会建立并保持联系。

B.小组委员会根据《任择议定书》处理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概念的方法

103. 毫无疑问,《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任择议定书》(“任择议定书”)的缔约国有法律义务“防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任择议定书》所有缔约国也必须参加的《公约》第2条第1款规定,“每一缔约国应采取有效的立法、行政、司法或其他措施,防止在其管辖的任何领土内出现酷刑的行为”。《公约》第16条第1款扩大了这项义务,规定:“每一缔约国应保证防止……在该国管辖的任何领土内……未达……酷刑程度的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行为”。如禁止酷刑委员会在第2号一般性评论中所解释的那样,“第2条第1款规定每一缔约国有义务采取行动,禁止酷刑”。防止酷刑和虐待的义务既加强对酷刑的禁止,它本身也是一项义务。缔约国如果不在其权力范围内采取适当的预防措施,一旦发生酷刑,即使在该国本来可以不承担责任的情况下发生的,它也可能要承担国际责任。

104. 国际法院提请注意《公约》第2条说,“关于防止的义务,按有关条款的措辞,取决于要防止的行为的性质,其内容在各个文件都有差异”。委员会说,防止的义务“范围很广”,它表明该义务的内容不是静止的,因为“委员会对有效措施的理解和建议在不断的演变中”,因此“不局限于下面第3至第16条所载的措施”。

105. 防止酷刑小组委员会认为,如上述意见所表明的那样,可以就防止酷刑和虐待的义务在理论上产生的后果拟订一项全面的声明。确定国家在何种程度上履行了具有预防作用的国际文书规定的正式法律承诺,这当然可以做到,而且也很重要;但是,尽管这很有必要,可在履行预防的义务方面,这很难说是足够的:预防努力的核心,既是国家的立法、行政、司法或其他措施的习惯做法,也是这种措施的内容。此外,预防酷刑和虐待,比遵守法律承诺的范围要广。在这个意义上,预防酷刑和虐待的工作,包括了(或者应该包括)尽可能多的内容,以便在特定情况下能有助于减少发生酷刑或虐待的可能性或风险。这种方法不仅要求在形式和实质上履行有关的国际义务和标准,而且还要注意与被剥夺自由的人的经历和待遇有关的所有其他因素,他们的经历和待遇由于其特性而具有非常具体的内容。

106. 为此,《任择议定书》在力图加强保护被剥夺自由的人方面,不是规定额外的实质性预防义务,而是在国际和国内层面上建立定期探访的预防制度,并在此基础上编写报告和建议,以此促进预防酷刑。这种报告和建议的目的不仅是要促成对国际义务和标准的履行,而且还要就如何减少发生酷刑或虐待的可能性或风险问题提出切实的咨询意见和建议;报告和建议将严格根据并参照在探访中发现的事实和遇到的情况。因此,小组委员会认为,它最有能力促进预防工作,它能够扩大它对如何最有效地履行《任择议定书》的任务的理解,而不是就作为抽象概念或者法律义务问题是否需要何种义务阐述自己的意见。不管怎样,有一些关键的原则可以指导小组委员会处理其预防任务,它认为应该予以说明。

指导原则

107. 指导原则如下:

酷刑和虐待的发生程度受到大量因素的影响,包括享有人权和法制的总体水平、贫穷程度、社会排斥、腐败、歧视等等。虽然某一社会或社群中尊重人权和法制的程度普遍较高并不能保证不发生酷刑和虐待,但这对有效的预防工作提供了最好的前景。为此,小组委员会对一国在享有人权方面的总体情况以及这种情况如何影响被剥夺自由者的境况问题有很大的兴趣。

小组委员会在工作中必须利用关于被剥夺自由者的待遇的更广泛的规章和政策框架,与负责这些框架的人进行合作。它还必须关注如何通过为此而确立的各种国际安排、它们的治理和管理来落实这些框架的问题,关注它们实际上是如何运作的。因此,对情况必须采取总体的办法,并参照(而不是局限于)通过它对某些拘留场所的探访所获得的经验。

预防工作将包括确保实际上承认并落实关于被剥夺自由者的各种大量的程序保障。这些将涉及到拘留的所有阶段,从最初的逮捕到最后的释放。由于这种保障的目的是减少发生酷刑或虐待的可能性或风险,因此不管有没有实际上发生酷刑或虐待的证据,这些保障措施都是适用的。

拘留条件不仅引起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的问题,而且在有些情况下也是一种酷刑的手段,如果采用的方式与《公约》第1条的条款相同的话。因此,关于拘留条件的建议在有效预防方面起关键作用,涉及到大量各种问题,包括与有形条件、关押在拘留所的原因、拘留所的关押率、大量设施和服务的提供和获得等等有关的问题。

对缔约国和某些拘留场所的访问应该事先认真准备,并考虑进所有有关的因素,包括总的法律和行政框架、实质性权利、拘留方面的程序保障和正当程序保障以及访问的实际情况。如何进行访问,访问的实质重点和访问后提出的建议,都可以因这种因素和遇到的情况而有所变化,目的是最有效地达到访问的首要目的,即尽量扩大访问在预防方面的潜力和影响。

报告和建议,如果依据的是严格的分析,而且事实根据充分,就能产生最大的效力。小组委员会在访问报告中的建议应该适合建议本身所处理的情况,以尽可能提供实际的指导。在拟订建议时,小组委员会意识到,有些问题如果探讨的话,在预防方面都可能产生影响,所以在问题的范围上没有逻辑限制。然而,它认为应该着重于这样的问题,即根据它对有关缔约国的访问及其更普遍的经验,对它来说是最紧迫、相关和可实现的问题。

有效的国内监督机制,包括申诉机制,是预防手段的一个基本部分。这些机制将采取各种形式,并在多种层面上运作。有些机制是有关机构的内部机制,还有一些则从政府机器内开展外部检查,另一些机制将进行完全独立的检查,后者包括将根据《任择议定书》的规定建立的国家预防机制。

如果拘留系统开放供检查,酷刑和虐待是较容易预防的。国家预防机制与国家人权机构和检察院办事处,在确保开展这种检查方面发挥关键作用。这得到民间社会的支持和补充,民间社会也在确保透明度和问责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它可以监督拘留场所,调查被拘留者的待遇情况,可以提供服务,以满足他们的需要。进一步的补充性检查由司法监督提供。国家预防机制、民间社会和司法监督手段,结合在一起能提供相互增强的基本的预防手段。

在预防努力方面不应有排他性。预防工作是一项多方面多学科的事业。它必须参照来自各种背景(如法律、医疗、教育、宗教、政治、警察和拘留系统)人士的知识和经验。

虽然所有被拘留者构成弱势群体,但有些群体特别弱势,如妇女、少年、少数群体成员、外国国民、残疾人、患有急性医疗或心理依赖或症状的人。为了减少虐待的可能性,在所有这种弱势情况方面都需要专门知识。

六.前景

A.小组委员会成员的扩大

108. 小组委员会将在2011年2月第十三届会议上欢迎15位新成员。增加小组委员会人员编制将极大提升其履行任务的能力。过去一年里,小组委员会认真审查其工作惯例,以确保予以适当的系统化,并能在扩大的全体小组内有效地开展工作。小组委员会更多地利用了报告员;而且如前所述,他争取精简其与区域机构和国家预防机制的联络系统。小组委员会扩编后,当务之急是彼此熟悉,认真考虑如何最好地利用所掌握的更强的广泛技能和工作经验。另一项重要工作是就小组委员会处理工作的方法对新成员进行培训。小组委员会承认,机构扩大必然要导致变革,但认为,这种变革必须参考其在联合国和人权高专办提供的独特体制内完成复杂任务的工作经验。小组委员会希望,成员的增加,将最终增加其与国家预防机制的合作,并依据有系统的方案开展这项工作,而不是像迄今发生的那样基于一种回应的方式。

109. 小组委员会指出,其扩编意味着小组的人力资源可以胜任开展较目前更多的访问。然而,如要充分利用其成员扩编带来的机遇,还需大大扩增秘书处,这一点极为重要。应对目前的工作量,现有秘书处已是不堪重负,根本不可能再满足由于小组扩编而要增加的工作需求。小组委员会认为,扩大秘书处是进一步扩展工作的必要前提条件,不这样做,将会妨碍第5条第1款中第二句话的目标和宗旨。

B.2011年工作计划

110. 在制定2011年工作计划时,小组委员会意识到需要平衡一些相互抵触的压力。第一,迫切需要充分利用小组委员会成员扩编带来的机遇,制定一项工作方案,以利于尽快接纳和融入新成员。第二,对小组委员会已访问的缔约国,需要扩大在这些国家后续活动的范围,以提升与这些国家开展预防性对话的力度和效力。第三,目前与国家预防机制合作的需要不断增加。第四,需要尽快与新的缔约国建立联系。第五,对收到越来越多的邀请和请求提供建议和援助,需要保持强有力的回应能力。第六,需要尽可能地对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的总体工作作出更多的贡献。最后,要在有限的经费预算情况下完成所有上述工作,这就要求要有创新和效率。

111. 为此,小组委员会在2010年11月第十二届会议上决定,在2011年期间,小组委员会将访问巴西、马里和乌克兰。

112. 同过去一样,这些国家是考虑到本报告和以往年度报告中查明的各种因素经过认真思考后选定的,其中包括批准日期/国家预防机制的发展、地理分布、国家规模和复杂性、现行的区域预防监测以及报告的具体或紧急问题。

C.与其它机构建立工作关系

113. 小组委员会在国家、区域和国际一级与其它机构保持大量正式和非正式的联系。在相互协助彼此的工作,开展协作和信息共享方面,已经说得很多了,但情况仍然往往证明在实践中难以做到。小组委员会希望,建立区域报告员制度,将会提供加深合作程度的新机遇。为此,小组委员会认为,不妨规定出可能的合作形式模板,小组委员会已经设计出这样一种模板,让人们了解它对如何最好地建立这种关系的想法。

114. 小组委员会认为,区别若干一般合作活动形式十分有益:

宣传/提高认识:顾名思义,这些形式的合作将在相对一般的水平,主要是一次性介绍工作,以便对有关机构和委员会的工作能有更好的相互了解。在资源允许并对小组委员会的工作产生广泛的战略意义的情况下,这类活动应该予以鼓励;

信息交流:对于相关领域的机构来说,分享有关当前问题、办法和作法的信息往往十分有益,这能够使各机构更好地了解其他机构所开展的工作,或它所面临或正在寻求解决的问题,以便在履行自己的任务时能够借鉴这些情况;

协调:如果有多个机构从事类似的活动,无论是访问拘留所还是与国家预防机制接触,那么,在实际上和概念上都确保计划的活动不相互冲突往往十分有益;

参与:这涉及到在相关机构的活动中以超越上文(a)项和(b)项所列更为普遍的方式发挥作用。例如,这可以涉及由其他机构领导但认为对小组委员会的工作有益的活动或进程的承诺;

协作:这涉及以分享的方式设计和实施活动的伙伴关系,并对计划和执行共同承担责任。

115. 在任何时候,小组委员会都有责任与各种机构进行这种形式的广泛接触。这种关系往往可能包含“建立信任“的成分,因为成功的关系,其经验有利于步步提高合作层次。但在双方关系中这不是一个“渐进”问题:虽然机构之间关系的总体性质可能是某些决定的部分基础,但对每一个合作的请求或机会,都要基于其自身价值加以考虑。

附录

附录一

防止酷刑小组委员会任务提要

1. 《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任择议定书》在2006年6月生效后建立了防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小组委员会(小组委员会)。小组委员会于2007年2月开始工作,目前由来自已经批准《任择议定书》的缔约国的10名独立专家组成。按照《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1款的规定,截至2011年1月,独立专家的人数将增至25名。

2. 《任择议定书》授权小组委员会访问缔约国管辖和控制的有人被剥夺或可能被剥夺自由的所有地方,无论是由公共机关下令或在其唆使下或经其同意或默许。小组委员会访问了警察局、监狱(军事和民用)、拘留中心(审前拘留、移民拘留、少年司法机构等)、心理健康和社会保健机构,以及凡是有人被剥夺或可能被剥夺了自由的其他任何地方。小组委员会对预防问题采取综合性的方法。在访问期间,小组委员会考察了被剥夺自由人士、监狱系统和有权拘留的其他公共机构的情况,目的是查明在保护有关人员方面的差距,并向缔约国提出建议,旨在消除或将可能发生的酷刑或虐待减少到最低限度。小组委员会不提供法律意见或协助诉讼,也不提供直接财政援助。根据《任择议定书》的规定,小组委员会可不受限制地进入拘留场所、其装置和设施以及查看涉及被剥夺自由人士的待遇和拘留条件的所有有关资料。还必须授权小组委员会,可以在没有证人的情况下秘密访问被剥夺自由者以及小组委员会认为可提供相关资料的任何其他人士。缔约国承诺确保不会制裁或报复向小组委员会成员提供资料的人。

3. 此外,《任择议定书》要求缔约国设立独立的国家预防机制,即授权审查被拘留者待遇的国家机构,并向政府当局提出建议,以加强保护,防止酷刑和就现行或拟议的立法提出意见。《任择议定书》第11条第1款(b)项授权小组委员会就国家预防机制的发展和运作向缔约国提供咨询意见,并就此对缔约国给与援助,同时也向国家预防机制本身提供咨询意见,并给予援助,以加强它们的权力、独立性和能力;就如何加强对被剥夺自由者的保护提供咨询意见和予以援助。

4. 《任择议定书》第11条第1款(c)项规定,为了普遍防止酷刑,小组委员会应与联合国有关机构和机制以及国际、区域和国家机构或组织合作,努力加强保护所有人员不受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

5. 小组委员会受保密、公正、非选择性、普遍性和客观性核心原则的指导。《任择议定书》以小组委员会与缔约国的合作为基础。访问期间,小组委员会成员与国家官员、国家预防机制、国家人权机构的代表、非政府组织和其他可以提供其任务授权方面资料的人士会面。

6. 小组委员会向缔约国秘密传达其建议和意见,如有必要,还向国家预防机制传达。只要缔约国提出请求,小组委员会就会公布其报告以及缔约国的评论意见。但如果缔约国公布报告的一部分,小组委员会就可公布报告的全部或部分。此外,如果缔约国拒绝合作或没有采取措施按照小组委员会提出的建议改善有关情况,小组委员会可要求禁止酷刑委员会发表公开声明或公布小组委员会的报告(《任择议定书》第16条第4款)。

附录二

防止酷刑小组委员会委员

A.本报告所述期间小组委员会的组成

委员姓名

任期到期日

马里奥·柳斯·科廖拉诺先生

2012年12月31日

玛丽亚·德菲尼斯-戈扬诺夫弗茨女士

2010年12月31日

马尔科姆·戴维·埃文斯先生

2012年12月31日

埃米利奥·西内斯·桑蒂德里安先生

2010年12月31日

兹德涅克·哈耶克先生

2012年12月31日

兹比格涅夫·拉索齐克先生

2012年12月31日

汉斯·德拉明斯吉·彼德森先生

2010年12月31日

维克多·曼努埃尔·罗德里格斯-雷夏先生

2012年12月31日

米格尔·萨雷·伊吉尼斯先生

2010年12月31日

怀尔德·泰勒·索托先生

2010年12月31日

B.小组委员会主席团

主席:维克多·曼努埃尔·罗德里格斯-雷夏

副主席:马里奥·柳斯·科廖拉诺和汉斯·德拉明斯吉·彼德森

C.截止2011年1月1日小组委员会的组成

[见提交大会的本报告附件六。]

附录三

截至2010年12月31日的国别访问报告、公布情况和后续行动资料

访问的国家

访问日期

是否寄送了报告

报告的状态

是否收到回应

回应的状态

毛里求斯

2007年10月8日至18日

机密

机密

马尔代夫

2007年12月10日至17日

公开

-

瑞典

2008年3月10日至14日

公开

公开

贝宁

2008年5月17日至26日

机密

-

墨西哥

2008年8月27日至9月12日

公开

-

巴拉圭

2009年3月10日至16日

公开

公开

洪都拉斯

2009年9月13日至22日

公开

-

柬埔寨

2009年12月2日至11日

机密

-

黎巴嫩

2010年5月24日至6月2日

机密

-

-

多民族玻利维亚国

2010年8月30日至9月8日

尚未

-

-

-

巴拉圭

后续访问:2010年9月13日至15日

机密

-

-

利比里亚

2010年12月6日至13日

尚未

-

-

-

附件八

在联合国支持酷刑受害者国际日的联合声明

2011年6月26日

禁止酷刑委员会、防止酷刑小组委员会、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问题特别报告员以及联合国支援酷刑受害者自愿基金董事会,在支持酷刑受害者国际日和支援酷刑受害者自愿基金成立三十周年之际,发表联合声明如下:

“我们看到,在最近世界各地许多国家举行的游行示威中,对示威者使用酷刑和虐待的现象仍然十分普遍。必须重申,国家有义务防范、禁止、调查和惩治一切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的行为。国家也有义务尊重所有人的人身和精神完整,确保为受害者和整个社会伸张正义和对他们有所交待,将旅暴者绳之以法。

“国家必须保证酷刑或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的受害者获得补偿,包括补救,向他们提供公平和足够的赔偿,以及适当和全面的康复服务。在这方面,国际法和国际惯例规定了对酷刑受害者的最低补救和补偿标准及原则,但我们仍关切的是,有些国家只是允许行使一些往往不太重要和处于法律制度边缘的权利。

“我们同样不满意的是,将对受害人的补救和补偿基本标准和原则制度化方面缺乏进展。我们坚信,受害者必须在追纠施暴者责任方面起着核心作用。我们希望强调对酷刑受害者的补救和补偿的预防作用,是防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的法律义务的一部分。因此,我们继续支持致力于消除酷刑和协助所有酷刑受害者获得补救的国家、组织和其他公民社会团体。

“今年,联合国支持酷刑受害者国际日恰逢联合国支援酷刑受害者自愿基金成立30周年。在过去的30年里,该基金派发了1.2亿美元以上,资助对酷刑受害者及其家属的医疗、心理、法律、社会和资金援助项目,使受害者能够获得补救和行使获得公平和充分赔偿包括全面康复的法定权利。在基金的支持下,医生、心理学家、法医专家、社会工作者、律师和其他有关个人或团体,使用以受害人为中心的方法,多年来协助他们渡过了重建生活的漫长旅程,同时也记录了酷刑的使用和后果。

“我们感谢对联合国支援酷刑受害者自愿基金捐款的所有捐助者,该基金目前资助7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300多个组织的工作。我们希望各国继续增加对基金的捐款,以便向酷刑受害者及其家属提供所需要的援助。我们呼吁所有国家慷慨解囊,履行协助酷刑受害者及其家属康复的普遍承诺,以便向各组织提供实施心理、医疗、社会、法律和经济援助所需要的资金。我们也呼吁各国通过财政和其他手段支持国内组织的工作,为它们创造有利环境,向酷刑受害者提供补救和康复服务。

“我们敦促所有国家加入《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作出《公约》第21条和第22条所述关于国家间申诉和个人申诉的声明;也敦促它们加入《公约任择议定书》,在反对酷刑的斗争中实现最大限度的透明度和问责。”

附件九

议事规则 *

第一部分一般规则

规则 页次

一.会议

1.委员会会议….........246

2.常会….........246

3.特别会议........246

4.会议地点.............246

5.通知会议开幕日期247

二.议程

6.常会临时议程247

7.特别会议临时议程247

8.通过议程..........247

9.修改议程.........248

10.发送临时议程和基本文件248

三.委员会委员

11.委员...................248

12.任期的开始...............248

13.填补临时空缺248

14.庄严宣誓...............249

15.委员的独立性...............249

四.主席团成员

16.选举…...249

17.任期....................249

18.主席在委员会中的地位250

19.代理主席.........................250

20.代理主席的权力和职责250

21.更换主席团成员250

五.秘书处

22.秘书长的职责251

23.说明…...251

24.会议事务................251

25.及时向委员通报251

26.提案所涉经费问题251

六.语文

27.正式语文和工作语文252

28.工作语文的口译252

29.其他语文的口译252

30.正式决定和正式文件所用的语文252

七.公开会议和非公开会议

31.公开会议和非公开会议252

32.非公开会议公报的发表252

八.记录

33.简要记录的更正253

34.简要记录的分发253

九.委员会报告和其他正式文件的分发

35.正式文件的分发253

十.会议的掌握

36.法定人数..............254

37.主席的权力.............254

38.程序问题................254

39.发言时间限制254

40.发言名单.....................254

41.会议暂停或休会255

42.暂停辩论............................255

43.结束辩论..........................255

44.动议的顺序.....255

45.提交提案.....................256

46.关于权限的决定256

47.撤回动议.............................256

48.提案的重新审议.......256

十一.表决

49.表决权…...256

50.通过决定..............256

51.赞成票和反对票票数相等257

52.表决办法...........257

53.唱名表决....................................257

54.表决守则和对投票的解释257

55.提案分部分表决257

56.修正案的表决顺序258

57.提案的表决顺序258

十二.选举

58.选举办法.258

59.选举待补的职位只有一个时的选举258

60.选举待补的职位有两个或更多时的选举259

十三.附属机构

61.附属机构的设立259

十四.预防小组委员会

62.与预防小组委员会的会议259

十五.资料和文件

63.提交资料、文件和书面陈述260

十六.委员会的年度报告

64.年度报告......................260

第二部分与委员会职务有关的规则

十七.缔约国根据《公约》第19条提交的报告

65.提交报告.................261

66.收到报告前提交缔约国的问题清单261

67.未提交报告...............261

68.缔约国出席审查报告的会议.262

69.要求提供补充报告和资料.262

70.审查报告和与缔约国代表的对话262

71.委员会的结论性意见........263

72.后续行动和报告员263

73.委员不得参加或出席某一报告的审议263

十八.委员会一般性意见

74.关于《公约》的一般性意见264

十九.《公约》第20条下的程序

75.向委员会转送资料264

76.所提交资料登记册264

77.资料提要.................264

78.文件和活动的机密性264

79.会议..........................265

80.非公开会议公报的发表..265

81.委员会对资料的初步审议265

82.资料的审查............265

83.联合国机构和专门机构提供的文件266

84.确定调查.................266

85.所涉缔约国的合作266

86.视察团……...266

87.与调查有关的听证267

88.调查过程中的协助267

89.调查结果、评论或建议的转送267

90.调查程序结果的摘要说明.267

二十.根据《公约》第21条收到的来文的审议程序

91.缔约国的声明268

92.所涉缔约国发出的通知..268

93.来文登记册..............................268

94.通报委员会委员269

95.会议….269

96.非公开会议公报的发表.........................................269

97.审议来文的条件269

98.斡旋..269

99.索取资料............................270

100.有关缔约国出席会议270

101.委员会的报告...........................270

二十一.根据《公约》第22条收到的来文的审议程序

A.一般规定

102.缔约国的声明.......270

103.转送申诉......271

104.申诉登记;新申诉和临时措施问题报告员............271

105.要求作出澄清或提供补充资料271

106.资料摘要…..272

107.会议和听证会...................................................272

108.非公开会议公报的发表...........272

109.委员强制性回避某一申诉的审查272

110.委员可选择性回避某一申诉的审查273

B.决定申诉可否受理的程序

111.申诉处理办法273

112.为某项申诉设立工作组和指定特别报告员273

113.申诉可受理的条件274

114.临时措施............274

115.补充资料、说明和意见............................275

116.不可受理的申诉276

C.审议案情

117.可受理申诉的处理办法;口头听讯276

118.委员会的裁决;关于案情的决定..276

119.个人意见...................277

120.后续程序..................277

121.委员会年度报告里的概述和最后决定文本的列入277

第一部分一般规则

一.会议

委员会会议

第1条

禁止酷刑委员会(下称“委员会”),根据《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下称“《公约》”)的规定,按圆满履行委员会职能的要求举行会议。

常会

第2条

1.委员会通常每年举行两届常会。

2.委员会常会的举行日期应参照大会核准的会议日历由委员会与联合国秘书长(下称“秘书长”)协商决定。

特别会议

第3条

1.委员会特别会议由委员会决定召开。在委员会闭会期间,主席可与委员会主席团其他成员协商召开特别会议。主席也可以在下列情况下召开特别会议:

应委员会过半数委员要求;

应《公约》缔约国要求。

2.特别会议应尽快召开,其日期参照大会核准的会议日历由主席与秘书长和委员会主席团其他成员协商决定。

会议地点

第4条

委员会会议一般在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举行。委员会可参照联合国有关规则与秘书长协商另定会议地点。

通知会议开幕日期

第5条

秘书长应将每届会议第一次会议的日期和地点通知委员会委员。如属常会,此种通知至少在第一次会议举行之前提前6个星期发出;如属特别会议,至少在第一次会议举行之前提前3个星期发出。

二.议程

常会临时议程

第6条

每届常会的临时议程由秘书长按照《公约》的有关规定与委员会主席协商拟订,其中包括:

委员会前一届会议决定列入的任何项目;

委员会主席提议列入的任何项目;

《公约》一缔约国提议列入的任何项目;

委员会一委员提议列入的任何项目;

秘书长提议列入的涉及《公约》或本议事规则规定其所负职责的任何项目。

特别会议临时议程

第7条

委员会特别会议临时议程只包括提出供该届特别会议审议的项目。

通过议程

第8条

任何一届会议临时议程的第一个项目应为通过议程,但根据第16条要求进行的主席团成员选举除外。

修改议程

第9条

委员会在每届会议期间可修改议程,并可酌情决定推迟审议或删去某些项目;只有紧急和重要的项目才可增列入议程。

发送临时议程和基本文件

第10条

临时议程和议程上每一项目所涉的基本文件由秘书长尽早发送给委员会委员。特别会议的临时议程连同第5条下的开会通知一起由秘书长发送给委员会委员。

三.委员会委员

委员

第11条

委员会的委员应为根据《公约》第17条选举的10名专家。

任期的开始

第12条

1.第一次选举产生的委员会委员的任期由1988年1月1日起开始。以后选举产生的委员的任期在其接替的委员任期届满之日的次日开始。

2.主席、主席团成员和报告员可继续履行指派其担任的职责,直至由新委员组成的委员会召开第一次会议选出主席团成员之前一日为止。

填补临时空缺

第13条

1.如果委员会某一委员死亡或辞职或由于其他原因不能再履行其职责,秘书长应立即宣布该委员职位出缺,并请其专家停止履行委员会委员职能的缔约国尽可能在两个月内从其国民中指定另一名专家接任其前任余下的任期。

2.这样指定的专家的姓名和简历由秘书长转送各缔约国核可。除非半数或半数以上缔约国在接获秘书长关于拟议的补缺人选通知后6个星期内作出否定的答复,否则便认为已得到核可。

3.除由于某一委员死亡或丧失能力而出现空缺的情况以外,秘书长只有在接到有关委员关于他决定不再履行委员会委员的职能的书面通知之后,才应按照本条第1和第2款的规定采取行动。

庄严宣誓

第14条

委员会每一委员在第一次当选之后和就职之前,应在委员会公开会议上庄严宣誓如下:

“我庄严宣誓,作为禁止酷刑委员会的委员,我将正直、忠实、公正和认真履行我的职责,行使我的权力。”

委员的独立性

第15条

1.委员会委员的独立性对于其履行职责至关重要,而且要求他们以个人身份任职,不应在履行职责的问题上寻求或接受任何人的指示。委员只向委员会和其良知负责。

2.在根据《公约》履行职责时,委员会委员应保持最高水平的公平和廉正,对所有缔约国和个人平等运用《公约》的标准,无所畏惧,不含偏袒,并且不带有任何歧视。

四.主席团成员

选举

第16条

委员会从委员中选举1名主席、3名副主席和1名报告员。选举主席团成员时,委员会应考虑公平的地域分配和适当的性别平衡,并且考虑尽可能由委员轮流担任。

任期

第17条

在不违反第12条关于主席、主席团成员和报告员规定的情况下,委员会主席团成员任期为2年,可连选连任。但是,其中任何人如不再担任委员会委员,则不得继续任职。

主席在委员会中的地位

第18条

1.主席履行委员会和本议事规则授予主席的职能。主席在履行其主席职能时,仍然要接受委员会的领导。

2.在闭会期间,当根据第3条规定举行委员会特别会议属于不可能或不切实际时,如果主席得到的情况导致他认为有必要时,主席有权以委员会的名义采取行动促使《公约》得到遵守。主席至迟要在委员会下届会议上向委员会报告所采取的行动。

代理主席

第19条

1.主席如在届会期间不能出席某次会议或其中任何一段会议,则要指定一名副主席代行其职。

2.主席如缺席或暂时没有能力,则由副主席按其委员资历确定的优先顺序担任主席;如其委员资历相同,则以年长优先为准。

3.如果主席在闭会期间不再担任委员会委员或处于第21条所指的任何一种情况,则由代理主席行使主席职责,直到下届常会或特别会议开始为止。

代理主席的权力和职责

第20条

副主席代行主席之职时,其职权和职责与主席的职权和职责相同。

更换主席团成员

第21条

委员会主席团成员如停止担任或宣布不能继续担任委员会委员或因故不能再担任主席团成员,则另外选举一名主席团成员完成其前任所余任期。

五.秘书处

秘书长的职责

第22条

1.在缔约国按照《公约》第18条第5款如约完成其经费义务的前提下,委员会秘书处和委员会可能设立的任何附属机构的秘书处(下称“秘书处”)由秘书长供给经费。

2.在满足本条第1款所提要求的前提下,秘书长应为委员会有效履行《公约》规定的职能而提供必要的工作人员和设施。

说明

第23条

秘书长或其代表要出席委员会的所有会议。秘书长或其代表可在委员会或其附属机构的会议上作口头或书面发言,但须遵守第37条规定。

会议事务

第24条

秘书长负责为委员会及其附属机构的会议做出一切必要的安排。

及时向委员通报

第25条

秘书长负责向委员会委员及时通报可能提请委员会审议的任何问题。

提案所涉经费问题

第26条

委员会或其附属机构通过任何涉及经费问题的提案之前,秘书长要尽早编制并向其成员分发有关提案所涉费用的概算。主席有责任提请各位成员注意这一概算,并请他们在委员会或其附属机构审议提案时对概算进行讨论。

六.语文

正式语文和工作语文

第27条

阿拉伯文、中文、英文、法文、俄文和西班牙文为委员会的正式语文,并尽可能将其作为工作语文,包括作为简要记录使用的语文。

工作语文的口译

第28条

以任何工作语文所作的发言均应口译成其他工作语文。

其他语文的口译

第29条

用工作语文以外的语文在委员会发言的任何发言者通常应自行提供将所用语文译为一种工作语文的口译。秘书处口译员可根据最先译出的工作语文,将发言译成其他工作语文。

正式决定和正式文件所用的语文

第30条

委员会所有正式决定和正式文件要以各种正式语文发表。

七.公开会议和非公开会议

公开会议和非公开会议

第31条

委员会及其附属机关的会议要公开举行,除非委员会另有决定或依《公约》有关规定判断会议应以非公开形式举行。

非公开会议公报的发表

第32条

每次非公开会议结束时,委员会或其附属机构可通过秘书长发表有关委员会非公开会议活动的公报,供新闻媒体和公众使用。

八.记录

简要记录的更正

第33条

委员会及其附属机构公开会议和非公开会议的简要记录由秘书处编写。简要记录要尽快向委员会委员及参加会议的任何其他人员分发。所有与会者均可在收到简要记录后三个工作日之内以印发简要记录所用的语文向秘书处提出更正。对简要记录的各项更正应合并为单一的更正文件,在该届会议结束后印发。对此种更正如有不同意见,由委员会主席或记录所涉及的附属机构的主席裁定。如仍有不同意见,则由委员会或其附属机构通过决定予以裁定。

简要记录的分发

第34条

1.公开会议的简要记录属普遍分发文件。

2.非公开会议的简要记录向委员会委员和其他与会者分发。此种简要记录也可以根据委员会的决定按委员会可能规定的时间和条件向其他人员提供。

九.委员会报告和其他正式文件的分发

正式文件的分发

第35条

1.在不影响第34条的规定和遵守本条第2和第3款的前提下,委员会及其附属机构的报告、正式决定和所有其他正式文件属普遍分发文件,但委员会另有决定的除外。

2.委员会及其附属机构与《公约》第20、第21和第22条有关的报告、正式决定和其他正式文件由秘书处分发至委员会所有委员、有关缔约国以及由委员会酌定的附属机构的成员和其他有关方面。

3.缔约国根据《公约》第19条提交的报告和补充资料属普遍分发文件,但有关缔约国另有请求的除外。

十.会议的掌握

法定人数

第36条

委员会6名委员构成法定人数。

主席的权力

第37条

主席宣布委员会每次会议的开始和结束,主持讨论,确保本议事规则得到遵守,给予发言权,将问题付诸表决,并宣布决定。主席在遵守本议事规则的前提下,掌握委员会会议的进行,维持会议秩序。在讨论某一项目的过程中,主席可向委员会提议限制发言时间、限制每一发言者就任何问题发言的次数以及停止发言报名。对程序问题主席要作出裁决,此外还有权提议暂停或结束辩论、休会或暂停会议。辩论只限于委员会正在讨论的问题,如果某一发言者的发言与正在讨论的问题无关,主席可以敦促他遵守规则。

程序问题

第38条

在对任何事项的讨论过程中,委员会委员可在任何时候提出程序问题,主席要按照议事规则立即对程序问题作出裁决。对主席裁决提出的任何异议要立即付诸表决。主席的裁决,除非被在场委员的多数否决,否则将继续有效。委员在提出程序问题时不得谈论所讨论问题的实质内容。

发言时间限制

第39条

委员会可限制每个发言者就任何问题进行发言的时间。当辩论时间有限而某一发言者用时超出分配给他的时间,主席要立即请他遵守规则。

发言名单

第40条

在辩论过程中,主席可宣布发言名单,并可经委员会同意后宣布发言报名截止。但是,如果在宣布发言报名截止之后对会上所作发言似宜作出答辩时,主席可给予任何委员或代表以答辩权。当对某一项目进行的辩论因没有其他发言者而停止时,主席应宣布结束辩论。此种结束与委员会同意的结束具有同等效力。

会议暂停或休会

第41条

委员在讨论任何问题的过程中,可提出会议暂停或休会的动议。此种动议应不经讨论立即付诸表决。

暂停辩论

第42条

委员在讨论任何问题的过程中,可动议暂停辩论所讨论项目。除动议人外,可由一名赞成和一名反对这一动议的委员发言,然后立即将动议付诸表决。

结束辩论

第43条

不论是否有任何其他委员表示希望发言,委员可随时动议结束辩论所讨论项目。只能准许两名反对结束辩论的发言者就结束辩论问题发言,然后应立即将该动议付诸表决。

动议的顺序

第44条

在不违反第38条规定的情况下,下列动议应按下列顺序优先于提交会议的所有其他建议或动议:

暂停会议;

休会;

暂停辩论所讨论项目;

结束辩论所讨论项目。

提交提案

第45条

除非委员会另有决定,否则委员的提案和实质性修正案或动议应以书面形式向秘书处提出,提案如果有任何委员要求审议,则应推迟到其后一天的下一次会议上进行。

关于权限的决定

第46条

在不违反第44条规定的情况下,如果有委员提出动议要求就委员会是否有权通过其收到的一项提案的问题作出决定,则应在对有关提案进行表决之前立即将此项动议付诸表决。

撤回动议

第47条

一项动议,如未经修正,可由提出动议的委员在表决开始前随时撤回。已经撤回的动议可由任何委员再次提出。

提案的重新审议

第48条

已被通过或否决的提案,除非委员会决定重新审议,否则不得在同一届会议中再行审议。只准许两名赞成重新审议的委员和两名反对重新审议的委员就要求重新审议的动议进行发言,然后立即将该动议付诸表决。

十一.表决

表决权

第49条

委员会每一委员均有一票表决权。

通过决定

第50条

1.委员会的决定由出席委员的多数票作出。

2.在表决前,委员会先应力争通过协商一致达成决定,但条件是须遵守《公约》和议事规则的规定并且此种努力不至于不适当地延误委员会的工作。

3.在铭记本条上一款的情况下,主席在任何会议上均可以而且在有任何委员要求表决时就要将提案或待通过的决定付诸表决。

赞成票和反对票票数相等

第51条

如果就选举以外的事项进行表决的结果赞成票和反对票票数相等,则提案视为被否决。

表决办法

第52条

在不违反第58条规定的情况下,委员会通常以举手方式进行表决,但任何委员均可要求进行唱名表决。唱名表决从主席抽签决定的委员开始,按委员姓名英文字母顺序进行。

唱名表决

第53条

每个参加唱名表决的委员的投票情况均要列入记录。

表决守则和对投票的解释

第54条

表决开始后不得打断,除非某一委员希望就与实际进行表决有关的程序问题发言。在表决开始之前或表决完成之后,主席可准许委员仅就其投票进行简短的解释性发言。

提案分部分表决

第55条

如果某一委员要求将提案分为若干部分,则对该提案逐个部分分别进行表决。提案获得通过的各部分随后整体再付诸表决;如果一项提案的所有执行部分均被否决,则整个提案视为被否决。

修正案的表决顺序

第56条

1.如对某项提案提出修正案,则首先对该修正案进行表决。当对某项提案提出两项或两项以上修正案时,委员会首先对实质内容与原提案相差最大的修正案进行表决,然后对相差程度其次的修正案进行表决,直至所有修正案均已付诸表决为止。如有一项或一项以上修正案获得通过,则随后对修正后的提案进行表决。

2.对一项提案仅进行增删或部分修改的动议即视为该提案的修正案。

提案的表决顺序

第57条

1.如果对同一问题有两项或两项以上提案,按提出的先后顺序进行表决,但委员会另有决定的除外。

2.委员会每次表决一项提案之后,可决定是否要对下一项提案进行表决。

3.但是,任何要求不要就这些提案的实质内容作出决定的动议均视为先决问题,要在这些提案之前先行表决。

十二.选举

选举办法

第58条

选举以无记名投票方式进行,但是在补缺选举只有一名候选人的情况下委员会另有决定的除外。

选举待补的职位只有一个时的选举

第59条

1.只有一个选举待补职位并且第一轮投票中没有候选人获得所需的多数票时,应进行第二轮投票,第二轮投票只限于在得票最多的两名候选人之间进行。

2.如果第二轮投票没有结果,而要求的当选票数为出席的委员过半数,则进行第三轮投票,并且可投给任何符合条件的人选。如果第三轮投票仍无结果,则下一轮投票只限于在第三轮投票中得票最多的两名候选人之间进行。不限定人选投票和限定人选投票依此交替进行,直至有人或有委员当选为止。

3.如果第二轮投票没有结果而要求的当选票数为三分之二多数,投票则继续进行,直至一名候选人获得必要的三分之二多数票。在以后的三轮投票中,可投给任何符合条件的人选。如果三轮这样不限定人选的投票均无结果,以后三轮投票则只限于在第三轮这样的不限定人选的投票中得票最多的两名候选人之间进行。此后的三轮投票则是不限定人选的,依此交替进行,直至有人或有委员当选为止。

选举待补的职位有两个或更多时的选举

第60条

在相同的条件下同时选举填补两个或更多职位时,在第一轮投票中获得所需多数票的候选人当选。如果获得此种多数票的候选人的人数少于要选出的人数或委员数,则应增加投票次数以填补余下的职位,投票应只限于在前一轮投票中得票最多者之间进行,其人数不得超过余下的职位数的两倍;但在第三轮投票无结果之后,票可投给任何符合条件的人选。如果三轮此种不限定人选的投票均无结果,后三轮投票则只限于在第三轮不限定人选的投票中得票最多的候选人之间进行,其人数不得超过余下的待填补职位数的两倍。此后三轮投票不限定人选,依此交替进行,直至全部空缺补齐为止。

十三.附属机构

附属机构的设立

第61条

1.委员会可根据《公约》规定,在不违反第26条的情况下,设立其认为必要的特设附属机构,并规定其组成和职权。

2.每一附属机构要选出自己的主席团成员,通过自己的议事规则。如果没有自己的议事规则,则应比照适用本议事规则。

3.委员会也可任命其一名或多名委员为报告员以履行委员会授权其履行的职责。

十四.预防小组委员会

与预防小组委员会的会议

第62条

为了与预防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小组委员会开展机构合作,特别是依据公约《任择议定书》第10条第3款、第16条第3和第4款和第24条第2款的规定,委员会要与预防小组委员会至少每年一次在双方同期召开的常会期间举行会议。

十五.资料和文件

提交资料、文件和书面陈述

第63条

1.委员会可请秘书处、专门机构、联合国有关机构、人权理事会特别程序、政府间组织、国家人权机构、非政府组织及其他相关民间社会组织酌情向其提交与委员会按照《公约》进行的活动有关的资料、文件和书面陈述。

2.委员会可酌情接受提交给它的任何其他资料、文件和书面陈述,包括本条规则上一款中未提到的个人和来源所提交的资料。

3.委员会要斟酌决定采用何种方式向委员会委员提供此种资料、文件和书面陈述,包括在委员会会议中安排时间对此种资料进行口头介绍。

4.委员会收到的关于《公约》第19条的资料、文件和书面陈述,通过适当方式和渠道公布,包括在委员会的网页上发布。然而在特殊情况下,委员会可酌情认定其收到的资料、文件和书面陈述属于机密性质,并可决定不予公布。这种情况下,委员会将决定如何使用此种资料。

十六.委员会的年度报告

年度报告

第64条

委员会要向缔约国和联合国大会提交年度报告,说明其根据《公约》进行的活动,包括提及预防小组委员会的活动,但要按照小组委员会根据《任择议定书》第16条第3款向委员会提交的公开的年度报告原样提及。

第二部分与委员会职务有关的规则

十七.缔约国根据《公约》第19条提交的报告

提交报告

第65条

1.缔约国要在《公约》对其生效后1年内通过秘书长向委员会提交报告,介绍它们为履行在《公约》下所作的承诺而采取的措施。此后,缔约国每4年提交一次关于新采取的任何措施的补充报告及委员会可能要求其提交的其他报告。

2.委员会可认为最近一份报告所载资料包含逾期未交的报告应该载有的资料。委员会可酌情建议缔约国合并其定期报告。

3.委员会可酌情建议缔约国在指定日期前提交其定期报告。

4.委员会可通过秘书长向各缔约国说明委员会对根据《公约》第19条提交的报告的形式和内容要求,以及报告的审议方法,并为此提出准则。

收到报告前提交缔约国的问题清单

第66条

委员会可于收到报告前向缔约国提交一份问题清单。若缔约国同意根据这一任择的报告程序提出报告,则其对问题清单的答复即构成相应的这一时期内根据《公约》第19条提交的报告。

未提交报告

第67条

1.秘书长应在每届会议上,将未按本议事规则第65和69条提交报告的所有情况通知委员会。在这种情况下,委员会可通过秘书长向有关缔约国发送催交报告的信件。

2.在发送本条第1款所提到的催交函后,若有关缔约国仍不提交第65和69条所要求的报告,委员会应在其提交缔约国和联合国大会的年度报告中提及此事。

3.委员会可通过秘书长通知违规的缔约国,委员会拟在通知所述日期审议缔约国为保护或落实《公约》确认的权利而采取的措施,并通过结论性意见。

缔约国出席审查报告的会议

第68条

1.委员会通过秘书长尽早把拟审查缔约国报告的会议的开幕日期、会期和地点通知各有关缔约国。在审查某缔约国报告时,应邀请所涉缔约国的代表出席委员会会议。委员会也可通知决定要其进一步提供资料的缔约国委派代表出席某一指定会议。这一代表应能回答委员会可能向他提出的问题并能就其国家已经提交的报告作出说明,也可以提交来自其国家的补充资料。

2.缔约国如根据《公约》第19条第1款提交了报告,而且已获通知某次会议将审查其报告但未根据本条第1款派代表出席,委员会可斟酌采取下列一项做法:

通过秘书长通知缔约国委员会将在某次会议上根据议事规则第68条第1款和第71条审议其报告并随后采取行动;或

在原来指定的会议上审议该报告,随后通过并向缔约国提出其临时结论性意见,由缔约国提出书面意见。委员会在下一次会议上通过最后结论性意见。

要求提供补充报告和资料

第69条

1.在审议缔约国根据《公约》第19条提交的报告时,委员会首先要确定报告是否已提供第65条规定的所有资料。

2.委员会如认为《公约》缔约国报告所载资料不足,或所提供资料已经过时,委员会可向缔约国发出问题清单,请其提供补充报告或某种资料,同时指明提交该报告或资料的期限。

审查报告和与缔约国代表的对话

第70条

1.委员会可酌情设立国别报告员或制定任何可加速其履行《公约》第19条之下的职能的其他办法。

2.审查缔约国报告期间,委员会要组织举办其认为适当的会议,确定委员会委员和缔约国代表之间进行互动对话。

委员会的结论性意见

第71条

1.在审议每一报告之后,委员会可按照《公约》第19条第3款酌情就报告提出一般性意见、结论性意见或建议,并要通过秘书长将其转交给有关缔约国。有关缔约国在答复中可向委员会提交它认为适当的任何意见。

2.委员会可特别表明,根据对缔约国提供的报告和资料的审查看来,究竟是该缔约国在《公约》之下的某些义务未得到履行,还是缔约国未提供足够资料因而要求缔约国在指定日期之前向其提供补充的后续资料。

3.委员会斟酌后可决定将其按照本条第1款提出的任何意见、连同所涉缔约国就此发表的任何意见列入其根据《公约》第24条提交的年度报告中。所涉缔约国如提出要求,委员会还可将其根据《公约》第19条第1款提交的报告列入年度报告中。

后续行动和报告员

第72条

1.为进一步落实委员会的结论性意见,包括缔约国根据第71条第2款提供的资料,委员会可指派至少一名报告员后续跟进缔约国执行委员会结论性意见中确定提出的若干建议的情况。

2.后续行动报告员要与国别报告员协商评估缔约国提供的资料,并在每届会议上向委员会报告其活动情况。委员会可为此种评估制定准则。

委员不得参加或出席某一报告的审议

第73条

1.委员若是所涉缔约国国民,受雇于该缔约国,或存在其他任何利益冲突,则不得参加委员会或其附属机构对该国报告的审议。

2.此类委员不得出席委员会与国家人权机构、非政府组织或第63条所指其他任何实体之间的任何非公开磋商或会议,也不得参加讨论通过相关的结论性意见。

十八.委员会一般性意见

关于《公约》的一般性意见

第74条

1.委员会可编制并通过关于《公约》条款的一般性意见,以期促进《公约》的进一步执行或协助缔约国履行其义务。

2.委员会应将此种一般性意见载入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

十九.《公约》第20条下的程序

向委员会转送资料

第75条

1.秘书长要按照本议事规则提请委员会注意根据《公约》第20条第1款提交或似是提交给委员会审议的资料。

2.如果资料涉及的缔约国在批准或加入《公约》时曾根据《公约》第28条第1款声明它不承认第20条所规定的委员会职权,则委员会不得接受任何此种资料,但该国事后又按照《公约》第28条第2款撤销其保留的除外。

所提交资料登记册

第76条

秘书长要保持常设登记册,登记按照第75条提请委员会注意的资料,如有委员会委员索取资料,即向其提供。

资料提要

第77条

必要时,秘书长要编制并向委员会委员分发按第75条提交的资料的内容简介。

文件和活动的机密性

第78条

委员会涉及其《公约》第20条下职能的所有文件和会议记录均属机密,直到委员会按照《公约》第20条第5款决定予以公布时为止。

会议

第79条

1.委员会举行的与根据《公约》第20条实施的程序有关的会议应为非公开会议。委员若是所涉缔约国国民,受雇于该缔约国,或存在其他任何利益冲突,既不可参与也不可出席根据《公约》第20条实施的任何程序。

2.委员会审议诸如如何实施《公约》第20条等一般问题的会议应为公开会议,但委员会另有决定的除外。

非公开会议公报的发表

第80条

委员会可决定通过秘书长发表有关委员会根据《公约》第20条开展的活动的公报,供新闻媒体和公众使用。

委员会对资料的初步审议

第81条

1.委员会必要时可通过秘书长核查根据《公约》第20条提请其注意的资料和/或资料的来源的可靠性,或获取能证明案情属实的有关补充资料。

2.委员会要确定所收到的资料在其看来含有确凿迹象,说明有关缔约国境内正在有系统地实施《公约》第1条所界定的酷刑。

资料的审查

第82条

1.如果在委员会看来所收到的资料可靠,含有确凿迹象说明某缔约国境内正在有系统地实施酷刑,委员会则要通过秘书长请该所涉缔约国配合审查资料并为此提出对这一资料的意见。

2.委员会要规定所涉缔约国提交意见的期限,以免委员会的活动受到不应有的拖延。

3.在审查收到的资料时,委员会应考虑到所涉缔约国可能已提交的任何意见以及委员会现有的任何其他有关资料。

4.委员会认为适当时可决定从不同方面,包括所涉缔约国的代表、政府组织和非政府组织以及个人取得补充资料或请他们回答与所审查的资料有关的问题。

5.委员会要主动根据其议事规则决定用何种形式和方式获取此种补充资料。

联合国机构和专门机构提供的文件

第83条

委员会可随时通过秘书长从联合国机构或专门机构获得可有助于它审查根据《公约》第20条收到的资料的任何有关文件。

确定调查

第84条

1.委员会如果认定有理由这样做,可指定一名或多名委员进行秘密调查并在可由委员会规定的期限内向委员会提交报告。

2.委员会如果决定按照本条第1款进行调查,则要确定其认为适当的调查方式。

3.委员会指定负责进行秘密调查的委员要按照《公约》规定和委员会议事规则,确定自己的工作方法。

4.在秘密调查期间,委员会可推迟审议有关缔约国可能在此期间根据《公约》第19条第1款提交的任何报告。

所涉缔约国的合作

第85条

委员会通过秘书长请所涉缔约国配合其进行调查。为此,委员会可请所涉缔约国:

指派一名正式代表同委员会指定的委员会晤;

向委员会指派的委员提供这些委员或缔约国可能认为有助于查明调查所涉事实的任何资料;

表明该国可能愿意向委员会及其指派委员提供的便利调查进行的任何其他形式的合作。

视察团

第86条

委员会如认为其调查工作有必要包括派一名或多名委员前往所涉缔约国境内视察,要通过秘书长请该缔约国同意视察,并将其希望进行视察的日期和委员会指派委员执行其任务所需便利条件通知所涉缔约国。

与调查有关的听证

第87条

1.指派的委员可酌情决定举行与调查有关的听证活动。

2.指派的委员要与所涉缔约国合作确定进行此种听证所需条件和保障措施,要请缔约国确保愿意会见委员会指派的委员的证人及其他个人不会遇到任何阻碍,而且这些人或其家人不会遭到报复。

3.对每个在指派委员面前作证的人都要求宣誓或庄重声明,保证其证词属实,尊重调查活动的保密性。

调查过程中的协助

第88条

1.除秘书长为调查工作和/或对有关缔约国的视察提供工作人员和方便之外,指派的委员还可通过秘书长请在医学方面或囚犯待遇问题上具有专长的人员以及口译员在调查的所有阶段提供协助。

2.如果在调查期间提供协助的人员不需宣誓效忠联合国,则要求他们庄重声明他们将诚信、忠实、公正地履行职责,并尊重调查工作的保密性。

3.本条第1和第2款提到的人员有权享有委员会委员根据《公约》第23条应享有的同样便利、特权和豁免。

调查结果、评论或建议的转送

第89条

1.委员会在审查其指派的委员根据第84条第1款提交的调查结果之后,要通过秘书长将这些调查结果连同其认为适当的任何评论或建议一起转送所涉缔约国。

2.所涉缔约国要按请求在合理的时间内向委员会报告它就委员会的调查结果以及对委员会的评论或建议采取的行动。

调查程序结果的摘要说明

第90条

1.委员会根据《公约》第20条实施的调查方面的所有程序完成之后,委员会经与有关缔约国协商,可将程序结果的摘要说明列入其根据《公约》第24条提交的年度报告中。

2.委员会要通过秘书长请所涉缔约国将其对可能公布结果问题的意见直接或通过其指定代表告知委员会,并可规定缔约国意见发送委员会的期限。

3.委员会如果决定将程序结果摘要说明列入其年度报告中,则要通过秘书长将摘要说明文本转发给所涉缔约国。

二十.根据《公约》第21条收到的来文的审议程序

缔约国的声明

第91条

1.秘书长按照《公约》第21条向其他缔约国转发缔约国交存于他的承认委员会职权的声明之副本。

2.撤回根据《公约》第21条所作的声明不得妨碍对已按照该条提交给委员会的来文所涉任何事项的审议;在秘书长已收到撤回该项声明的通知后,任何缔约国再根据该条发出的任何来文均不得予以接受,但该缔约国如又作出新的声明则不在此列。

所涉缔约国发出的通知

第92条

1.根据《公约》第21条提出的来文可由两个所涉缔约国中的任何一方按照该条第1款(b)项发出通知而提交委员会。

2.本条第1款提到的通知要载有或附有下列方面的资料:

为了按照《公约》第21条1款(a)和(b)项寻求问题的解决而采取的步骤,包括所涉缔约国提出的最初来文的文本以及随后提出的与问题有关的书面解释或陈述的文本;

为用尽国内补救办法而采取的步骤;

所涉缔约国采用的任何其他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

来文登记册

第93条

秘书长要保持一个登记委员会根据《公约》第21条收到的所有来文的常设登记册。

通报委员会委员

第94条

秘书长要及时向委员会委员通报根据第92条收到的任何通知,并尽快地向他们转交通知和有关资料的副本。

会议

第95条

委员会要在非公开会议上审查根据《公约》第21条提交的来文。

非公开会议公报的发表

第96条

委员会经与有关缔约国协商之后可通过秘书长发表关于委员会根据《公约》第21条开展的活动的公报,供新闻机构和公众使用。

审议来文的条件

第97条

委员会不得审议来文,除非:

两个有关的缔约国都根据《公约》第21条第1款作出了声明;

《公约》第21条第1款(b)项规定的期限已到;

委员会断定,在来文所涉问题上,已依照普遍公认的国际法原则援用并用尽所有可用的国内补救办法,或者补救办法的采用拖延过久或不可能给违反《公约》行为的受害者带来有效救济。

斡旋

第98条

1.在不违反第97条的情况下,委员会要向有关缔约国提供斡旋,以期在尊重《公约》所规定的义务的基础上求得问题的友好解决。

2.为本条第1款所述目的,委员会可在适当时设立一个特设调解委员会。

索取资料

第99条

委员会可通过秘书长要求有关缔约国或双方的任何一方口头或书面提出补充资料或意见。委员会可指定提交此种书面资料或意见的期限。

有关缔约国出席会议

第100条

1. 有关缔约国有权在委员会审议来文所涉问题时派代表出席并提交口头和/或书面资料。

2. 委员会要通过秘书长尽早将审议所涉问题的届会的开幕日期、会期和地点通知有关缔约国。

3. 提交口头和/或书面资料的程序由委员会与有关缔约国协商之后决定。

委员会的报告

第101条

1.委员会在收到第92条所提到的通知之日起12个月内按照《公约》第21条第1款(h)项通过一份报告。

2.第100条第1款的规定不适用于委员会就通过报告问题所进行的讨论。

3.委员会的报告通过秘书长送交有关缔约国。

二十一.根据《公约》第22条收到的来文的审议程序

A.一般规定

缔约国的声明

第102条

1.秘书长将缔约国交存于他的承认委员会在《公约》第22条下的职权的声明之副本转发其他缔约国。

2.撤回根据《公约》第22条所作的声明不妨碍审议已按照该条提交给委员会的申诉所涉及的任何事项;如果秘书长已经收到关于撤回该项声明的通知,则不再根据该条接受某个人或代表某个人提交的任何申诉,但该缔约国作出新的声明的除外。

转送申诉

第103条

1.秘书长按照本议事规则提请委员会注意根据或似是根据《公约》第22条第1款提请委员会审议的申诉。

2. 秘书长认为必要时可要求申诉提交人说明是否希望按照《公约》第22条将其申诉送交委员会审议。如果提交人的愿望仍不明确,则将申诉提交给委员会审议。

申诉登记;新申诉和临时措施问题报告员

第104条

1. 申诉可由秘书长或经委员会的决定或由新申诉和临时措施问题报告员进行登记。

2.任何申诉在下列情况下秘书长不予登记:

如申诉所涉国家是未根据《公约》第22条第1款作出声明的国家;或

申诉是匿名的;或

不是由指称受害者或由指称受害者的近亲代表其或由一名具有适当书面授权的代表书面提交的。

3.秘书长按照第103条编制提请委员会注意的申诉的清单以及申诉的内容提要,并向委员会委员定期分发此种清单。秘书长还要保持登记所有这些申诉的常设登记册。

4.每一个摘要保存的申诉均有一个原始档案。提请委员会注意的任何申诉的全文凡有委员会委员索要均要提供。

要求作出澄清或提供补充资料

第105条

1.秘书长或新申诉和临时措施问题报告员可要求申诉人澄清《公约》第22条是否可适用于其申诉,特别是澄清:

申诉人的姓名、住址、年龄和职业及其身份的核实;

申诉所针对的缔约国的名称;

申诉的目的;

据称遭到违反的《公约》条款;

申诉的事实;

申诉人为用尽所有国内补救办法而采取的步骤;

同一案件是否正根据另一项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得到审理。

2.在要求澄清或提供情况时,秘书长要为申诉人指定一个适当的期限,以免《公约》第22条下的程序遭受不应有的拖延。这种期限可酌情延长。

3.委员会可核准一个问题单,以便要求申诉人提供上述情况。

4.要求作出本条第1款(c)-(g)项所提到的澄清,不妨碍将申诉列入第104条第3款规定的清单。

5.秘书长要向申诉人说明将要遵循的程序,并告知申诉文本将根据《公约》第22条第3款以机密方式转交有关缔约国。

资料摘要

第106条

对于每一份经登记的申诉,秘书长要编制其中所载资料的摘要并向委员会委员分发。

会议和听证会

第107条

1.委员会或其附属机构审查根据《公约》第22条提交的申诉的会议属非公开会议。

2.委员会审议诸如如何实施《公约》第22条等一般问题的会议经委员会决定可为公开会议。

非公开会议公报的发表

第108条

委员会可通过秘书长发表关于委员会按照《公约》第22条进行的活动的公报,供新闻机构和公众使用。

委员强制性回避某一申诉的审查

第109条

1. 委员会委员中有下列情况者不得参加委员会或其附属机构对某一申诉的审查:

有关案件涉及其个人利益;

曾以委员会委员以外的任何身份参与作出过任何决定;

是所涉缔约国的国民或受雇于该国。

2.由上述第1款可能引起的任何问题均要在所涉委员没有参加的情况下由委员会裁定。

委员可选择性回避某一申诉的审查

第110条

委员如由于某种原因认为自己不应参加或不应继续参加某一申诉的审查,要将其退出一事通知主席。

B.决定申诉可否受理的程序

申诉处理办法

第111条

1.委员会按照下述规则尽快以简单多数票决定申诉按《公约》第22条规定是否可以受理。

2.根据第112条第1款设立的工作组也可通过多数票宣布某项申诉可予受理,或一致决定不予受理。

3.除另有决定以外,委员会、根据第112条第1款设立的工作组或根据第112条第3款任命的报告员按秘书处收到申诉的顺序处理申诉。

4.委员会可酌情决定同时处理两项或多项来文。

5.委员会可酌情决定对多个申诉人提出的申诉分拆审议。分拆后的申诉可获单独登记号码。

为某项申诉设立工作组和指定特别报告员

第112条

1.委员会可根据第61条设立一个工作组,工作组在委员会每届会议召开前不久或在由委员会与秘书长通过协商确定的其他适当时候举行会议,以便就可否受理问题作出决定,根据申诉的案情向委员会提出建议,并以委员会可能确定的任何方式协助委员会工作。

2.工作组由委员会最少3名最多5名委员组成。工作组自行选出负责成员,制定自己的工作方法,其会议应尽可能适用委员会的议事规则。工作组成员由委员会每隔一届会议选举产生。

3.工作组可从其成员中指定报告员负责处理具体申诉。

申诉可受理的条件

第113条

为了作出关于申诉可以受理的决定,委员会、其工作组或根据第104条或第112条第3款指定的报告员要确定:

有关个人确实自称是有关缔约国违反《公约》规定行为的受害者。申诉应由当事个人本人或其亲属或指定代表、或在指称受害者似不能亲自提出申诉并向委员会提交了适当的授权书后由其他人代表提交;

申诉不属滥用委员会的程序或显然没有根据;

申诉并不有悖《公约》的规定;

同一事项过去未曾而且目前也没有根据另一项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审理;

有关个人确实已经用尽所有可用的国内补救办法。然而,当此种补救办法的实施被不合理拖延或不可能给违反《公约》行为的受害者带来有效救济时,不在此列;

用尽国内补救办法后过去的时间并未过长,不会使委员会或缔约国审议申诉的工作过于困难。

临时措施

第114条

1.收到申诉后,委员会、工作组或新申诉和临时措施问题报告员可在任何时间要求有关缔约国紧急考虑采取委员会认为必要的临时措施,以免给违法行为的受害人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害。

2.如果委员会、工作组或报告员根据本条要求采取临时措施,该项要求并不表示就申诉的可否受理或申诉的案情作出断定。给缔约国转去申诉时也要如此说明。

3.准许采取临时措施的决定可依据申诉人来文所载资料通过。可根据缔约国的建议,参照缔约国及时提供的资料(大意为申诉材料证据不足而且申诉人并未面临不可弥补的损失)以及申诉人进一步提出的任何意见,对该决定进行审查。

4.工作组或报告员如根据本条提出采取临时措施的要求,要在委员会下一届常会上向委员会委员说明该项要求的性质及其所涉的申诉。

5.秘书长要保持一份这些采取临时措施要求的清单。

6.新申诉和临时措施问题报告员也要监测委员会的临时措施要求是否得到遵照实施。

7.缔约国可通知委员会采取临时措施的理由已不存在,或提出理由说明为何要撤消采取临时措施的要求。

8.报告员、委员会或工作组可撤消采取临时措施的要求。

补充资料、说明和意见

第115条

1.申诉一旦登记后即应转发缔约国,要求缔约国在6个月内提交一份书面答复。

2.除非委员会、工作组或新申诉和临时措施问题报告员,由于案件的非常性质,决定要求只对能否受理的问题作书面答复,否则所涉缔约国在其书面答复中要包括有关申诉是否可以受理和其案情的说明或声明,以及可能已就此提供过的任何补救。

3.收到关于根据第1款一并就来文可否受理问题和案情提交书面答复的要求的缔约国可在2个月内提出书面申请,要求将来文视为不可受理而予以驳回,并列出不可受理的理由。委员会或新申诉和临时措施问题报告员可以同意或不同意将可否受理问题与案情问题分开审议。

4.在对可否受理问题作出单独决定后,委员会就每一个案件规定最后提交期限。

5.委员会、根据第112条设立的工作组或根据第112条第3款指定的报告员可通过秘书长要求有关缔约国或申诉人就可否受理的问题或案情问题提交补充书面资料、说明或意见。

6.委员会、工作组或根据第112条第3款指定的报告员规定提交补充资料或说明的期限,以免不当的拖延。

7.如果有关缔约国或申诉人未遵守期限,委员会或工作组可决定根据现有的资料审议申诉可否受理和/或其案情。

8.除非所涉缔约国收到了申诉文本并有机会根据本条第1款提交资料或意见,否则不得宣布一项申诉可予受理。

9.所涉缔约国如果对申诉人关于确实已经用尽所有可用的国内补救办法的说法提出异议,须详细说明在所涉案件的特定情况下指称受害者可用的并且符合《公约》第22条第5款(b)项规定的有效补救办法。

10.在委员会、工作组或根据第112条第3款指定的报告员所规定的这一期限内,缔约国或申诉人可以有机会对另一方根据本条下提出的要求发来的任何材料提出意见。如果在规定期限内未收到此种意见,则通常不应推迟审议申诉可否受理问题。

不可受理的申诉

第116条

1.当委员会或工作组根据《公约》第22条裁定,某一申诉不可受理,或决定暂停或中止对申诉的审议时,委员会要通过秘书长将其决定尽快通知申诉人和所涉缔约国。

2.如委员会或工作组根据《公约》第22条第5款宣布某申诉不可受理,委员会可应委员会委员要求或当事个人或其代表提出的书面要求在晚些时候进行复审。此种书面要求应包括可以说明第22条第5款中所提到的不可受理理由已不再适用的证据。

C.审议案情

可受理申诉的处理办法;口头听讯

第117条

1.当委员会或工作组裁定某一申诉根据《公约》第22条可予受理之后,委员会在收到缔约国关于案情的答复之前,要通过秘书长将其决定文本连同尚未根据第115条第1款转交缔约国的来文提交人发来的任何材料转交缔约国。委员会还要通过秘书长将其决定通知申诉人。

2.有关缔约国要在委员会规定的期限内向委员会提出书面解释或陈述,对正在审议的案件及其可能已经采取的任何措施作出说明。委员会认为必要时,可向有关缔约国说明希望得到何种资料。

3.缔约国根据本条提交的任何解释或陈述通过秘书长转交申诉人,后者可在委员会规定的期限内提交补充书面资料或意见。

4.委员会可请申诉人或其代表以及有关缔约国的代表出席指定的委员会非公开会议,以便提供补充说明或回答关于申诉案情的问题。在邀请一方出席时,应通知和邀请另一方出席和提交适当的材料。一方不出席不妨碍对案件的审议。

5.委员会可根据缔约国依照本条所提供的解释或陈述撤消其关于申诉可以受理的决定。但是,在委员会考虑撤消此种决定之前,必须将有关解释或陈述转交给申诉人,以便其在委员会规定的期限内提交补充资料或意见。

委员会的裁决;关于案情的决定

第118条

1.在当事方均已就可否受理问题和案情问题提出资料的情况下,或者可否受理问题的决定已经作出,而且当事方已提交有关案情的资料的情况下,委员会要参照申诉人或申诉人代表以及所涉缔约国向其提供的所有资料对申诉进行审议并作出裁决。在此之前,委员会可将来文交给工作组或根据第112条第3款指定的报告员审议并向委员会提出建议。

2.委员会、工作组或报告员在审查过程中可随时从联合国机构或专门机构或其他方面获得有助于审议申诉的任何文件。

3.委员会在没有审议《公约》第22条提到的所有可受理理由的适用性之前,不对申诉的案情作出裁定。委员会的裁决通过秘书长转交申诉人和所涉缔约国。

4.委员会关于案情的裁决应称为“决定”。

5.一般情况下委员会要请所涉缔约国在某一期限内向委员会说明为了遵守委员会的决定而采取的行动。

个人意见

第119条

参加作出决定的委员会委员可要求将其个人意见附录于委员会的决定之后。

后续程序

第120条

1.委员会可指定一名或多名报告员,对根据《公约》第22条通过的决定采取后续行动,以核实缔约国确已采取措施落实委员会的裁决。

2.报告员为适当履行后续任务可酌情进行适当的联系,采取适当的行动,并就此向委员会报告。报告员可建议委员会进一步采取后续行动可能需要的行动。

3.报告员要定期向委员会报告其后续行动的情况。

4.报告员在执行后续行动任务时可经委员会批准前往有关缔约国从事必要的视察。

委员会年度报告里的概述和最后决定文本的列入

第121条

1.委员会可决定将所审查的申诉的概述列入其年度报告,并视情况将有关缔约国所提供的解释和陈述以及委员会就此提出的意见的概述列入其年度报告。

2.委员会要将其根据《公约》第22条第7款作出的最后决定文本列入其年度报告。

3.委员会要在其年度报告中载入关于后续活动的资料。

附件十

截至2011年6月3日逾期未提交的报告

A.初次报告

缔约国

应提交日期

1. 安道尔

2007年10月22日

2. 安提瓜和巴布达

1994年8月17日

3. 孟加拉国

1999年11月4日

4. 博茨瓦纳

2001年10月7日

5. 布基纳法索

2000年2月2日

6. 佛得角

1993年7月3日

7. 刚果

2004年8月30日

8. 科特迪瓦

1997年1月16日

9. 赤道几内亚

2003年11月6日

10. 加蓬

2001年10月7日

11. 几内亚

1990年11月8日

12. 教廷

2003年7月25日

13. 黎巴嫩

2001年11月3日

14. 莱索托

2002年12月11日

15. 利比里亚

2005年10月22日

16. 马拉维

1997年7月10日

17. 马尔代夫

2005年5月20日

18. 马里

2000年3月27日

19. 毛里塔尼亚

2005年12月17日

20. 莫桑比克

2000年10月14日

21. 尼日尔

1999年11月3日

22. 尼日利亚

2002年6月28日

23. 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

2002年8月30日

24. 圣马力诺

2007年12月27日

25. 塞舌尔

1993年6月3日

26. 塞拉利昂

2002年5月25日

27. 索马里

1991年2月22日

28. 斯威士兰

2005年4月25日

29. 泰国

2008年11月1日

30. 东帝汶

2004年5月16日

B.定期报告

缔约国

报告批次

应提交日期

根据委员会关于缔约国最新报告的结论性意见修订过的日期

1. 阿富汗

第二次

1992年6月25日

第三次

1996年6月25日

第四次

2000年6月25日

第五次

2004年6月25日

第六次

2008年6月25日

2. 阿尔巴尼亚

第三次

2003年6月9日

第四次

2007年6月9日

3. 阿尔及利亚

第四次

2002年10月11日

[2012年6月20日]

第五次

2006年10月11日

第六次

2010年10月11日

4. 安提瓜和巴布达

第二次

1998年8月17日

第三次

2002年8月17日

第四次

2006年8月17日

第五次

2010年8月17日

5. 阿根廷

第五次

2004年6月25日

[2008年6月25日]

第六次

2008年6月25日

[2008年6月25日]

6. 亚美尼亚

第四次

2006年10月12日

第五次

2010年10月12日

7. 澳大利亚

第四次

2002年9月6日

[2012年6月30日]

第五次

2006年9月6日

[2012年6月30日]

第六次

2010年9月6日

8. 奥地利

第六次

2008年8月27日

[2014年5月14日]

9. 阿塞拜疆

第四次

2009年9月14日

[2013年11月20日]

10. 巴林

第二次

2003年4月4日

[2007年4月4日]

第三次

2007年4月4日

11. 孟加拉国

第二次

2003年11月4日

第三次

2007年11月4日

12. 白俄罗斯

第五次

2004年6月25日

第六次

2008年6月25日

13. 比利时

第三次

2008年7月25日

[2012年11月21日]

14. 伯利兹

第二次

1992年6月25日

第三次

1996年6月25日

第四次

2000年6月25日

第五次

2004年6月25日

第六次

2008年6月25日

15. 贝宁

第三次

2001年4月10日

[2011年12月30日]

第四次

2005年4月10日

第五次

2009年4月10日

16. 多民族玻利维亚国

第二次

2004年5月11日

第三次

2008年5月11日

17. 博茨瓦纳

第二次

2005年10月7日

第三次

2009年10月7日

18. 巴西

第二次

1994年10月27日

第三次

1998年10月27日

第四次

2002年10月27日

第五次

2006年10月27日

第六次

2010年10月27日

19. 布基纳法索

第二次

2004年2月2日

第三次

2008年2月2日

20. 布隆迪

第二次

1998年3月19日

[2008年12月31日]

第三次

2002年3月19日

第四次

2006年3月19日

第五次

2010年3月19日

21. 柬埔寨

第三次

2001年11月13日

[2014年11月19日]

第四次

2005年11月13日

第五次

2009年11月13日

22. 喀麦隆

第五次

2008年6月25日

[2014年5月14日]

23. 佛得角

第二次

1997年7月3日

第三次

2001年7月3日

第四次

2005年7月3日

第五次

2009年7月3日

24. 乍得

第二次

2000年7月9日

[2013年5月15日]

第三次

2004年7月9日

第四次

2008年7月9日

25. 智利

第六次

2009年10月29日

[2013年5月15日]

26. 中国,包括中国香港和中国澳门

第五次

2005年11月2日

[2012年11月21日]

第六次

2009年11月2日

27. 哥伦比亚

第五次

2005年1月6日

[2013年11月20日]

第六次

2009年1月6日

28. 刚果

第二次

2008年8月30日

29. 哥斯达黎加

第三次

2002年12月10日

[2012年6月30日]

第四次

2006年12月10日

第五次

2010年12月10日

30. 科特迪瓦

第二次

2001年1月16日

第三次

2005年1月16日

第四次

2009年1月16日

31. 克罗地亚

第四次

2004年10月7日

[2008年10月7日]

第五次

2008年10月7日

[2008年10月7日]

32. 古巴

第三次

2004年6月15日

第四次

2008年6月15日

33. 塞浦路斯

第四次

2004年8月16日

第五次

2008年8月16日

34. 刚果民主共和国

第二次

2001年4月16日

[2009年4月16日]

第三次

2005年4月16日

[2009年4月16日]

第四次

2009年4月16日

[2009年4月16日]

35. 吉布提

第二次

2007年12月5日

36. 埃及

第五次

2004年6月25日

第六次

2008年6月25日

37. 萨尔瓦多

第三次

2005年7月16日

[2013年11月20日]

第四次

2009年7月16日

38. 赤道几内亚

第二次

2007年11月6日

39. 爱沙尼亚

第四次

2004年12月19日

[2011年12月31日]

第五次

2008年12月19日

40. 埃塞俄比亚

第二次

1999年4月12日

[2014年11月19日]

第三次

2003年4月12日

第四次

2007年4月12日

41. 加蓬

第二次

2005年10月7日

第三次

2009年10月7日

42. 格鲁吉亚

第四次

2007年11月27日

[2011年11月24日]

43. 加纳

第二次

2005年10月6日

[2015年6月3日]

第三次

2009年10月6日

44. 危地马拉

第六次

2011年2月3日

45. 几内亚

第二次

1994年11月8日

第三次

1998年11月8日

第四次

2002年11月8日

第五次

2006年11月8日

第六次

2010年11月8日

46. 圭亚那

第二次

1993年6月17日

[2008年12月31日]

第三次

1997年6月17日

第四次

2001年6月17日

第五次

2005年6月17日

第六次

2009年6月17日

47. 教廷

第二次

2007年7月25日

48. 洪都拉斯

第二次

2002年1月3日

[2013年5月15日]

第三次

2006年1月3日

第四次

2010年1月3日

49. 匈牙利

第五次

2004年6月25日

[2010年12月31日]

第六次

2008年6月25日

[2010年12月31日]

50. 印度尼西亚

第三次

2007年11月27日

[2012年6月30日]

51. 爱尔兰

第二次

2007年5月11日

[2015年6月3日]

第三次

2011年5月11日

52. 以色列

第五次

2008年11月1日

[2013年5月15日]

53. 意大利

第六次

2010年2月11日

[2011年6月30日]

54. 日本

第二次

2004年7月29日

[2011年6月30日]

第三次

2008年7月29日

55. 约旦

第三次

2000年12月12日

[2014年5月14日]

第四次

2004年12月12日

第五次

2008年12月12日

56. 哈萨克斯坦

第三次

2007年9月25日

[2012年11月21日]

57. 肯尼亚

第二次

2002年3月22日

[2012年11月21日]

第三次

2006年3月22日

第四次

2010年3月22日

58. 科威特

第三次

2005年4月6日

[2015年6月3日]

第四次

2009年4月6日

59. 吉尔吉斯斯坦

第二次

2002年10月4日

第三次

2006年10月4日

第四次

2010年10月4日

60. 拉脱维亚

第五次

2009年5月13日

[2011年12月30日]

61. 黎巴嫩

第二次

2005年11月3日

第三次

2009年11月3日

62. 莱索托

第二次

2006年12月12日

第三次

2010年12月12日

63. 利比里亚

第二次

2009年10月22日

64. 阿拉伯利比亚民众国

第四次

2002年6月14日

第五次

2006年6月14日

第六次

2010年6月14日

65. 列支敦士登

第四次

2003年12月1日

[2014年5月14日]

第五次

2007年12月1日

66. 立陶宛

第三次

2005年3月2日

[2012年11月21日]

第四次

2009年3月2日

67. 马达加斯加

第二次

2011年1月13日

68. 马拉维

第二次

2001年7月10日

第三次

2005年7月10日

第四次

2009年7月10日

69. 马尔代夫

第二次

2009年5月20日

70. 马里

第二次

2004年3月27日

第三次

2008年3月27日

71. 马耳他

第三次

1999年10月12日

[2000年12月31日]

第四次

2003年10月12日

第五次

2007年10月12日

72. 毛里塔尼亚

第二次

2009年12月17日

73. 毛里求斯

第四次

2006年1月7日

[2015年6月3日]

第五次

2010年1月7日

74. 蒙古

第二次

2007年2月23日

[2014年11月19日]

第三次

2011年2月23日

75. 摩洛哥

第五次

2010年7月21日

76. 莫桑比克

第二次

2004年10月14日

第三次

2008年10月14日

77. 纳米比亚

第二次

1999年12月27日

第三次

2003年12月27日

第四次

2007年12月27日

78. 尼泊尔

第三次

2000年6月12日

[2008年6月12日]

第四次

2004年6月12日

[2008年6月12日]

第五次

2008年6月12日

[2008年6月12日]

79. 荷兰

第六次

2010年1月20日

[2011年6月30日]

80. 新西兰

第六次

2011年1月8日

[2013年5月15日]

81. 尼加拉瓜

第二次

2010年8月4日

[2013年5月15日]

82. 尼日尔

第二次

2003年11月3日

第三次

2007年11月3日

83. 尼日利亚

第二次

2006年6月28日

第三次

2010年6月28日

84. 巴拿马

第四次

2000年9月22日

第五次

2004年9月22日

第六次

2008年9月22日

85. 秘鲁

第五次

2005年8月5日

[2009年8月5日]

第六次

2009年8月5日

[2009年8月5日]

86. 菲律宾

第三次

1996年6月25日

[2013年5月15日]

第四次

2000年6月25日

第五次

2004年6月25日

第六次

2008年6月25日

87. 波兰

第六次

2010年8月25日

[2011年6月30日]

88. 葡萄牙

第六次

2010年3月10日

[2011年12月30日]

89. 卡塔尔

第三次

2008年2月10日

90. 大韩民国

第三次

2004年2月7日

[2012年2月7日]

第四次

2008年2月7日

91. 摩尔多瓦共和国

第三次

2004年12月27日

[2013年11月20日]

第四次

2008年12月27日

92. 罗马尼亚

第二次

1996年1月16日

第三次

2000年1月16日

第四次

2004年1月16日

第五次

2008年1月16日

93. 俄罗斯联邦

第六次

2008年6月25日

94. 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

第二次

2006年8月30日

第三次

2010年8月30日

95. 沙特阿拉伯

第二次

2002年10月21日

第三次

2006年10月21日

第四次

2010年10月21日

96. 塞内加尔

第四次

2000年6月25日

第五次

2004年6月25日

第六次

2008年6月25日

97. 塞舌尔

第二次

1997年6月3日

第三次

2001年6月3日

第四次

2005年6月3日

第五次

2009年6月3日

98. 塞拉利昂

第二次

2006年5月25日

第三次

2010年5月25日

99. 斯洛伐克

第三次

2002年5月27日

[2013年11月20日]

第四次

2006年5月27日

第五次

2010年5月27日

100. 斯洛文尼亚

第四次

2006年8月14日

[2015年6月3日]

第五次

2010年8月14日

101. 索马里

第二次

1995年2月22日

第三次

1999年2月22日

第四次

2003年2月22日

第五次

2007年2月22日

第六次

2011年2月22日

102. 南非

第二次

2004年1月9日

[2009年12月31日]

第三次

2008年1月9日

103. 西班牙

第六次

2008年11月19日

[2013年11月20日]

104. 斯里兰卡

第五次

2011年2月1日

105. 斯威士兰

第二次

2009年4月25日

106.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第二次

2009年9月18日

[2014年5月14日]

107. 塔吉克斯坦

第三次

2004年2月9日

第四次

2008年2月9日

108.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

第三次

2000年10月17日

[2012年6月30日]

第四次

2004年10月17日

第五次

2008年10月17日

109. 东帝汶

第二次

2008年5月16日

110. 多哥

第三次

1996年12月17日

第四次

2000年12月17日

第五次

2004年12月17日

第六次

2008年12月17日

111. 突尼斯

第四次

2003年10月22日

第五次

2007年10月22日

112. 土耳其

第四次

2001年8月31日

[2014年11月19日]

第五次

2005年8月31日

第六次

2009年8月31日

113. 土库曼斯坦

第二次

2004年7月24日

[2015年6月3日]

第三次

2008年7月24日

114. 乌干达

第二次

1992年6月25日

[2008年6月25日]

第三次

1996年6月25日

第四次

2000年6月25日

第五次

2004年6月25日

第六次

2008年6月25日

115. 乌克兰

第六次

2007年6月25日

[2011年6月30日]

116.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第五次

2006年1月6日

[2008年12月31日]

第六次

2010年1月6日

117. 美利坚合众国

第三次

2003年11月19日

第四次

2007年11月19日

118. 乌拉圭

第三次

1996年6月25日

第四次

2000年6月25日

第五次

2004年6月25日

第六次

2008年6月25日

119. 乌兹别克斯坦

第四次

2008年10月28日

[2011年12月30日]

120. 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

第四次

2004年8月20日

第五次

2008年8月20日

121. 也门

第三次

2000年12月4日

[2014年5月14日]

第四次

2004年12月4日

第五次

2008年12月4日

122. 赞比亚

第三次

2007年11月6日

[2012年6月30日]

附件十一

委员会第四十五和第四十六届会议审议缔约国报告的相应国别报告员和副报告员(按英文字母顺序排列)

A.第四十五届会议

报告

报告员

副报告员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CAT/C/BIH/2-5)

加列戈斯先生

王先生

柬埔寨 (CAT/C/KHM/2和Corr.1)

斯韦奥斯女士

盖尔女士

厄瓜多尔 (CAT/C/ECU/4-6)

格罗斯曼先生

马里诺先生

埃塞俄比亚 (CAT/C/ETH/1)

盖伊先生

贝尔米女士

蒙古 (CAT/C/MNG/1)

布鲁尼先生

克莱奥帕斯女士

土耳其 (CAT/C/TUR/3)

布鲁尼先生

盖尔女士

B.第四十六届会议

报告

报告员

副报告员

芬兰(CAT/C/FIN/5-6)

马里诺先生

王先生

加纳 (CAT/C/GHA/1)

格罗斯曼先生

斯韦奥斯女士

爱尔兰 (CAT/C/IRL/1)

加列戈斯先生

克莱奥帕斯女士

科威特 (CAT/C/KWT/2)

布鲁尼先生

贝尔米女士

毛里求斯 (CAT/C/MUS/3)

加列戈斯先生

布鲁尼先生

摩纳哥 (CAT/C/MCO/4-5)

贝尔米女士

盖伊先生

斯洛文尼亚 (CAT/C/SVN/3)

马里诺先生

王先生

土库曼斯坦 (CAT/C/TKM/1)

盖尔女士

格罗斯曼先生

附件十二

禁止酷刑委员会根据《公约》第22条作出的决定

A.关于案情的决定

第310/2007号来文:Chahin诉瑞典

提交人:

Tony Chahin(由律师Bo Johansson先生代理)

据称受害人:

申诉人

所涉缔约国:

瑞典

申诉日期:

2006年12月20日(初次提交)

根据《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第17条设立的禁止酷刑委员会,

于2011年5月30日举行会议,

结束了Tony Chahin根据《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第22条提交禁止酷刑委员会的第310/2007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申诉人、其律师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资料,

通过以下:

根据《禁止酷刑公约》第22条第7款作出的决定

1.1 申诉人Tony Chahin是叙利亚国国民。他生于1964年,目前在瑞典非法居留。尽管终身被禁止再入境瑞典,他仍于2003年返回该国并躲藏至今。他声称1997年自己从瑞典被遣返至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之后成为酷刑受害者,而且再次将其遣返至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将违反《公约》第3条,使其再次面临遭受酷刑的风险。他有律师代理。

1.2 在2006年12月20日首次提交的材料中,申诉人请委员会要求缔约国采取临时措施,在委员会就其来文作出最后决定之前暂不将其遣返至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2008年1月10日,新申诉和临时措施特别报告员通知申诉人和缔约国,他决定不接受采取临时措施的请求,同时表示一旦申诉人停止躲藏,将复审该决定并提出请求采取临时措施。2007年12月13日,律师通知委员会,由于申诉人害怕被遣返回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他无法说服其不再躲藏。

申诉人陈述的事实

2.1 申诉人属于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的基督教少数群体。1975年全家搬到黎巴嫩,八十年代内战期间,他在那里加入了黎巴嫩军队,即与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敌对的一个组织――Samir Jahjahs军事团体。他参加了对叙利亚军队的作战。

2.2 1989年6月10日,申诉人在贝鲁特与Fehima Melki女士结婚。此前在1989年5月,Melki女士得知她获得了瑞典的居留和工作许可,Melki女士的家人自1986年起一直住在那里。1989年9月抵达瑞典之后,她为申诉人申请居留和工作许可。基于婚姻关系,申诉人于1989年12月获得了为期六个月的许可,后来又延期至1991年1月。1989或1990年间,申诉人抵达瑞典。1990年11月14日,他申请了居住许可、工作许可和外国人护照。

2.3 1991年9月1日,申诉人在Norrköping的一家咖啡馆与两名男子发生争执,争斗中他持利器刺入一名男子的背部,致其死亡。

2.4 1991年10月3日,Norrköping区法院裁定申诉人犯有杀人罪,判处其8年徒刑,并下令刑满后立即将其驱逐出境。驱逐令包括永远不准返回瑞典的禁令。决定刑期长度时,法院视申诉人将被驱逐为一个减刑的因素。诉讼期间,瑞典移民局提交了一份咨询意见,指出申诉人未申请避难,不存在妨碍将其驱逐的任何障碍。

2.5 1991年10月18日,瑞典移民局因为驱逐令驳回了申诉人的居留许可和工作许可申请。

2.6 申诉人仅对区法院裁决中的驱逐事项提出上诉。1991年11月12日,Göta上诉法院确认了下级法院的判决。1991年12月20日,在最高法院决定不给予上诉许可后,驱逐令最终成为定局。

2.7 1993年8月,申诉人在服刑期间提出撤销驱逐令的申请,在提交材料中称1979年他被强行征入基督教长枪党的亚述人军事组织Rabeta El-Soryanie, 并在黎巴嫩内战期间参与了对穆斯林军队的武装作战:他曾几次被炮弹碎片和枪弹所伤。1989年他被奥恩将军指挥下的其他基督教武装力量俘虏,遭到羁押,受到了电击和吊在注满水的轮胎之中的酷刑,并被迫为其作战。六个月之后,他设法逃脱并返回自己的部队,随后又回到瑞典。他辩称,由于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占领了黎巴嫩大部分地区,若返回黎巴嫩,他很可能因为在内战期间加入长枪党部队而承受迫害、酷刑、甚至死刑的风险。1994年2月3日,政府驳回了申请,认为没有任何特别理由撤销驱逐令。

2.8 1996年11月11日,申诉人再次申请撤销驱逐令,援引理由为与瑞典的妻子和三个子女的联系,及其在黎巴嫩内战期间曾作为基督教军事团体成员参与作战,并担任两位高级别基督教政客的保镖,因而在返回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或黎巴嫩后面临着酷刑和死刑的风险。1996年12月19日,瑞典政府驳回了申请。

2.9 1996年12月27日,申诉人服刑所在的Norrköping监狱的一位神父代表申诉人再次向政府申请撤销驱逐令。1997年1月16日,政府驳回了申请。

2.10 1997年1月5日,在瑞典警方、一名叙利亚警卫和一名翻译的陪同下,申诉人被遣返至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抵达大马士革机场时,他被控参与了对黎巴嫩境内叙利亚军队的武装作战,从而成为“犹太复国主义和以色列利益”的同谋。在漫长的审讯期间,他被问及在黎巴嫩加入的军事团体并被迫认罪。他遭受了酷刑。

2.11 1997年10月7日,国家最高安全法院判处申诉人三年有期徒刑兼服苦役,罪名是加入了企图颠覆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国家社会及经济秩序的组织。因加入黎巴嫩军队中以分裂黎巴嫩为目的的Samir Jahjahs恐怖主义团体,他因企图颠覆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政权而犯下了严重的叛国罪。

2.12 申诉人在大马士革的Saydnaya监狱服刑。最初的九个月被单独关押,然后被安置在普通牢房。监禁期间他遭受了酷刑和其他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不过受刑次数并不像接受安全部门审讯时那样频繁。2000年刑满之后,他被移交至军方,在Homas镇服了三年的兵役(根据对他的判决,比正常兵役多一年),他在一个非武装军事建筑单位工作,条件十分恶劣。

2.13 2003年初,申诉人兵役期满,在其故乡及家人所在的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北部的Al-Jazire镇居住下来。抵达那里后,他被传唤至安全部门设在当地的办事处,得知要遵守以下义务:(a)每隔一天向安全部门报告;(b)任何时候希望离开Al-Jazire都须申请特别许可;(c)不许离开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d)不许申请国家公职。

2.14 申诉人担心自己的安全,联系了一个专门从事人口走私的人为其提供了一份伪造的叙利亚护照和法国签证。2003年5月,他乘飞机离开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途经塞浦路斯抵达巴黎。一两天后,他前往汉堡,并于2003年7月由此抵达瑞典。在他离开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之后,安全部门人员定期查访他在Al-Jazire的家,并向其家人要人。有一次,申诉人80高龄的父亲受到惊吓,不得不入院接受治疗。

2.15 2003年5月28日,申诉人的妻子代表他提出申请,要求考虑到他在叙利亚被判罪,撤销驱逐令,使其能够与家人团聚。司法部在2003年7月10日的决定中驳回了这一申请。

2.16 2004年11月23日,申诉人再次申请撤销驱逐令,称其(a)在1997年因被怀疑在黎巴嫩内战期间曾与叙利亚军队作战而受到叙利亚安全部门审讯时曾遭受以下酷刑:皮带和棍棒抽打、电击、塞入轮胎、手臂和双手被捆绑并吊起、击打足跟(“falaka”);(b)被判犯有参与恐怖主义组织的罪行;(c)违反了四项禁令中的三项。他声称若返回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将面临酷刑风险,由于他过去在黎巴嫩从事的活动以及曾因犯有危害国家罪而服刑,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他将被视为不安全因素。他将受到拘留和审讯,要说明他在国外的活动。为支持这一说法,他提交了国家最高安全法院裁决的副本,以及由斯德哥尔摩危机和创伤受害者治疗中心的专家出具的2004年9月7日的法医报告(检查日期为2004年8月26日)和2004年9月15日的精神状况报告(检查日期为2004年8月25日)。法医报告证实,申诉人身上几处疤痕的形成与其描述的酷刑情况吻合。精神状况报告指出,他极有可能因战争和酷刑的经历而患有创伤后应激综合症,而且可能患有人格障碍。申诉人的结论是,根据《瑞典外国人法》和《禁止酷刑公约》第3条及《欧洲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公约》第3条,他遭受酷刑的风险构成了将其驱逐至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的绝对障碍。

2.17 司法部将叙利亚法院的判决副本及其他文件发送至瑞典驻大马士革使馆以核实其真实性。2005年3月16日,使馆确认,该判决是真实的,但是并未禁止申诉人离开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2.18 2005年4月12日,申诉人的律师对使馆的信息发表了意见,质疑其来源和可靠性。

2.19 2005年10月11日,移民局在司法部的要求下提交了对本案的意见。瑞典使馆的意见是申诉人未受到任何限制,移民局根据这一说法得出结论,回到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他不会面临酷刑风险。因此,没有任何障碍妨碍驱逐令的执行。

2.20 在2005年11月9日提交政府的一份材料中,申诉人坚称,当局禁止他离开故乡和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还要求他定期向当局报告。他指出,鉴于其所获罪行的政治特点,有理由相信当局对他施加了限制,他还重申,不清楚使馆如何获得了相反的信息。

2.21 2006年6月21日,政府驳回了申诉人的申请,结论是没有任何特殊理由撤销对他的驱逐令。

申诉

3.1 申诉人称,1997年缔约国将其遣返回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违反了《公约》第3条。由于已知他曾加入黎巴嫩军队,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将此种行为视为叛国,而根据国际人权报告,酷刑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十分普遍,尤其常见于与国家安全有关的案例中,因此可以预见他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将遭受酷刑。尽管存在上述事实,缔约国仍然草率驳回其申请,将其遣返回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两份医学和精神科专家报告确认,在返回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后他遭受了酷刑,而缔约国并未对此进行辩驳。根据《公约》第3条,这要归咎于缔约国。

3.2 申诉人称,若缔约国再次将其遣返至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则违反《公约》第3条。1997年他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遭受了严重的酷刑并因叛国罪被判三年徒刑,这已是既定事实。国际人权报告表明,此后叙利亚安全部队频繁使用酷刑的做法并没有改变。他指出,叙利亚安全部门将他视为不安全因素,认为他有可能加入敌视现政权的政治团体并从事损害国家利益的活动。因此有理由相信,安全部门将要求他定期报告并限制他的行动自由,以便对他进行监视。因为他曾加入黎巴嫩军队,必然要对他进行各种限制。他重申,瑞典当局未能推翻他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有遭受酷刑的风险,特别是他已经违反禁令逃离该国这一显然证据确凿的案情。

3.3 对于申诉人而言,若被遣返,叙利亚当局必将调查他在海外的活动,怀疑他密谋推翻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政府,并视其为关于海外反叙利亚政治群体的宝贵的信息来源。因此他极有可能被拘留、审讯并遭受酷刑,酷刑是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审讯过程中的常规内容。叙利亚当局从他那里获得信息的意图十分明显;而且它们也不太可能放弃使用酷刑。即使没有对他施加限制措施,叙利亚安全部门仍然很可能在他抵达大马士革机场时将他逮捕并对他进行审讯,施加酷刑。他曾获叛国罪,在海外长期停留后又因“不明”原因被第三国驱逐,这些事实使他成为政治上可疑的人。

3.4 申诉人提出,他已用尽瑞典所有国内现行补救办法,因为司法部驳回其撤销法院判决及发放居留许可申请的决定是最后决定,不允许上诉。他还提出,同一事项过去和现在均未由另一项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审理。

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和案情的意见

4.1 2007年10月10日,缔约国提交了关于来文可否受理和案情的意见,认为根据《公约》第22条第2款,申诉人关于其目前和1997年遭受酷刑风险的申诉不可受理,因为他明显毫无根据。缔约国还附带指出,他的申诉没有法律依据。

4.2 关于可否受理的问题,缔约国首先叙述了相关国内立法(《刑法典》和1989年及2005年《外国人法》),没有质疑申诉人已用尽瑞典所有现行国内补救办法及同一事项过去和现在均未由另一项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审理。然而缔约国认为,他所称1997年的遣返和可能发生的第二次遣返不符合《公约》第3条这一申诉未达到受理所需的基本证据水平。缔约国得出结论,根据《公约》第22条第2款及委员会议事规则(CAT/C/3/Rev.4)第107条(b)项,来文明显毫无根据因而不可受理。

4.3 关于案件的实质内容,缔约国回顾委员会关于在第22条背景下执行《公约》第3条的第1号(1997年)一般性意见:在决定将某人强行遣返至另一国家是否违反第3条时,委员会必须考虑所有相关因素,包括在适用的情况下,是否存在一贯严重、公然或大规模侵犯人权的情况,决定的目的在于确定当事人本人在其原籍国是否有遭受酷刑的风险。缔约国援引了几份人权报告并承认,虽然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的人权状况有所改善,但是仍然存在问题。它同时指出,这种状况本身并不足以证明将申诉人强行遣返曾经或将要违反第3条。要评估申诉人本人返回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后是否曾面临或将面临可预见的、真实的酷刑风险,必须对他向国内当局出具证言的可信度给予足够的重视。

4.4 缔约国指出,申诉人在几个场合对其国籍、年龄和家庭状况给出了错误、不完整和自相矛盾的说法:

在1990年的居留和工作许可申请中,他声称自己1964年出生于黎巴嫩贝鲁特,父母居住在贝鲁特,公民身份不明。他有八个兄弟姐妹,其中一人叫Gabi C, 住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1991年5月警方的一次补充调查中,他否认自己和兄弟姐妹来自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在1991年刑事诉讼及其1993年和1996年请求撤销驱逐令的申请受理期间,他声称自己是无国籍的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基督徒,出生于黎巴嫩,在贝鲁特的一个姐姐家长大,不清楚父母的生死;

1996年一次谈话期间,他否认自己是叙利亚公民,并声称从未见过他的父母,也从未到过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4.5 根据瑞典驻大马士革使馆应瑞典警方要求出具的日期为1992年6月17日的调查报告,申诉人出生在叙利亚北部的Malkie, 是Ibrahim C.和Myriam Y.之子;他并没有名叫Gabi的兄弟,12岁时他离开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在黎巴嫩呆了八年之后又前往瑞典。瑞典使馆1996年收到的一份摘录自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家庭登记簿的材料中载有Chahin一家的资料,该家庭登记号为773/Malkie, 成员包括父母二人和10个子女,包括出生于1968年的Anton Chahin。然而,直到1997年驱逐令得以执行及2003年返回瑞典时,申诉人才声称他拥有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护照,而且是出生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的一名叙利亚公民。在2004年11月请求撤销驱逐令的申请中,他提到父母和兄弟姐妹居住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4.6 缔约国指出,关于何时到达瑞典的,申诉人提供的信息也自相矛盾:

申诉人最初声称他抵达瑞典的时间是1990年8月或9月,在1993年8月请求撤销驱逐令的申请中,他将这一日期更改为1990年10月;

在2004年11月请求撤销驱逐令的申请中,他提到危机和创伤受害者治疗中心的检查记录,根据该记录,1984至1987年间他往返于黎巴嫩和瑞典,在黎巴嫩又停留两年之后于1989年在瑞典定居;

在提交委员会的来文中,他反复声称自己于1989年抵达瑞典;

在1991年刑事诉讼期间,他声称自己是在1990年与家人一起由黎巴嫩逃往瑞典。

4.7 瑞典驻大马士革使馆的资料表明,申诉人并未在贝鲁特有关部门登记,根据这一资料,缔约国对其声称持黎巴嫩“通行护照”离开贝鲁特的说法提出质疑。

4.8 缔约国认为,不能排除申诉人身上的疤痕并非源自1997至2000年间遭受的酷刑。即便假定1997年返回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后他遭受了酷刑,仍必须根据缔约国当时已知或应该已知的资料来确定将其遣返是否符合《公约》第3条,虽然随后发生的事件与缔约国对已知情况的评估有关。缔约国认为,1997年将其驱逐之前,并无充分理由相信申诉人会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遭受酷刑,原因是:

他从未在瑞典申请避难。1991年5月警方的一次补充调查期间,调查人员特别指出,由于申诉人申请瑞典居留许可的依据仅仅在于他与瑞典的关系,因而并未对其政治活动进行详细审查。

直到1993年8月申请撤销驱逐令时,申诉人才声称自己有遭受酷刑的风险,而且这仅仅涉及返回黎巴嫩(而不是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申诉人只是在1996年4月与瑞士移民局的面谈中以及1996年11月请求撤销驱逐令的申请中,才声称若返回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则面临着酷刑风险。然而,他既未提及黎巴嫩内战期间遭受的任何酷刑,也未就此提交任何证据。

被驱逐前他曾数次就其出生地、年龄、家庭状况、抵达瑞典的时间和旅行文件向瑞典当局提供自相矛盾、不正确及不完整的信息。这在相当程度上加大了当局将其驱逐至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之前进行适当的风险评估的难度。

1997年之前,他从未声明自己因在黎巴嫩内战期间与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作战而遭到叙利亚当局的通缉,也未说过若遣返回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他将面临获判国事罪的危险。根据Norrköping警方1997年1月8日的一份记录,他仅在1997年1月前往大马士革的途中表示担心自己将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因未服兵役而被捕。然而,他告诉押送他的叙利亚警卫,自己曾在瑞典服刑。在大马士革机场,来接他的兄弟给了他一份叙利亚出生证和身份证。他被移交给叙利亚安全部门。当他告诉移民局警察他拥有叙利亚护照时,警察回答说从未向他签发过叙利亚护照,而且他没有服兵役。申诉人称自己是持黎巴嫩“通行护照”由贝鲁特前往瑞典的。随后移民局警察通知安全部门,申诉人在瑞典曾因杀死一名土耳其库尔德人而服刑,其家乡Kamishli当局请求将他移送至该镇。

瑞典当局无法预见申诉人会遭到叙利亚安全部门的羁押,其后又被国家最高安全法院判处国事罪。当局也同样无法预料,他会在飞往大马士革的航班上告诉叙利亚警卫他曾在瑞典坐牢,而且在抵达大马士革机场时告诉移民局警官他在瑞典杀过人,从而显示自己有罪。

4.9 此外,缔约国指出,申诉人从未在瑞典申请政治避难,而且直到1993年和1996年请求撤销驱逐令时,他才声称自己有充分理由担心在返回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和/或黎巴嫩后将受到酷刑,但并未提供任何医学证明或其他证据来证实这一说法。

4.10 关于有待执行的驱逐令,缔约国否认申诉人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服完兵役后受到了任何限制。如果他不顾安全部门的命令而未向其报告,现在他就会受到通缉,他的名字会被录入专门的出入境数据库中。然而,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受到通缉,需要向安全部门报告或申请离开家乡的特别许可,或者被禁止担任国家公职。此类限制应该已被叙利亚当局记录在案。根据2005年3月16日从瑞典驻大马士革使馆获得的资料,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并未向申诉人签发逮捕令。虽然安全部门有可能对他进行了数年的传唤,但是使馆无法证实当局禁止他离开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申诉人未能证实叙利亚安全部门对他实行了通缉或抱有任何兴趣。

4.11 缔约国并不否认申诉人过去曾遭受酷刑,这一点得到了危机和创伤受害者治疗中心出具的医疗记录的证实。然而,无法根据这些记录对其遭受酷刑的时间和地点得出任何结论。缔约国重申,无法排除酷刑发生在1997年之前,1989年他在黎巴嫩被敌军俘虏时,也无法排除一些伤疤为战争遗留。此外,直到抵达瑞典一年之后的2004年8月,他才去求医,而且直到2004年11月23日申请撤销驱逐令时,他才声称自己1997年曾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遭受酷刑。

4.12 缔约国认为,在服完刑期并服过兵役之后,申诉人对叙利亚政府不再拖欠任何义务。鉴于国家最高安全法院的裁决是针对其1980年代的行为,以及近来他显然并未参与反对叙利亚的活动,他不太可能继续被叙利亚当局视为不安全因素。

4.13 缔约国的结论是,1997年执行驱逐令并未违反《公约》第3条;对申诉人执行待决驱逐令也不会违反该条款。

申诉人对缔约国意见的评论

5.1 2007年12月13日,申诉人对缔约国的意见做出评论:关于事实,他指出,1990年自己因与Fehima Melki的婚姻关系获准在瑞典居留权。1980年代,他住在黎巴嫩,在那里加入了黎巴嫩军队中的一个武装派别。一位上级军官帮助他离开黎巴嫩前往塞浦路斯,他向那里的瑞典外交机构申请了居留许可。

5.2 申诉人指出,他之所以隐瞒叙利亚国籍,首先告诉瑞典当局自己出生在贝鲁特,并且佯称父母和兄弟姐妹都住在那里,是因为那时黎巴嫩公民或来自黎巴嫩的无国籍人更容易获得居留许可。因此伪装成黎巴嫩人是寻求庇护的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基督徒普遍采用的策略。此外,他认定自己是黎巴嫩人。1991年获判刑事罪之后,他担心自己被遣返至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因为他曾参与黎巴嫩军队中反对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的派别。

5.3 申诉人指出,获判刑事罪之前,他曾联系瑞典警方,根据1951年的《日内瓦公约》申请难民地位。然而,他得到的建议是,不必提出这样的申请,因为他已经获得了居留许可。

5.4 申诉人指出,1997年抵达大马士革机场时,他被带到一间特别审讯室,在那里被迫承认他曾在瑞典服刑。

5.5 申诉人解释说,之所以声称自己在2004年11月的申请中才提出1997年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遭受酷刑的问题,是因为2003年5月他妻子代表他提出的申请材料不是由律师准备的。获得大赦国际瑞典分部的资助之后,他才能够在2004年8月接受危机和创伤受害者治疗中心的医学和精神状况检查,并将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国家最高安全法院的裁决译成瑞典语来证实他关于酷刑的申诉。

5.6 申诉人重申,缔约国未能说明如何及从哪里获得资料,称其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未既受到通缉也未受到任何限制。他不相信叙利亚当局会将此类秘密安全资料告知一个非盟友国家,他还声称缔约国获得的赖以得出结论的信息并不准确。

5.7 关于可否受理,申诉人指出,他已出具了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最高国家委员会裁决的副本及医学证据来支持他的申诉,从而证实他在返回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后有遭受酷刑的风险。1997年被驱逐之前,虽然他无法提供任何医学证据,但是他也已经证实,依据自己在黎巴嫩内战期间的行为,他有理由担心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遭到酷刑。瑞典监狱管理部门没有为酷刑受害者提供免费的医学检查,作为囚犯他有限的财力也不允许他安排作个人检查。因此他认为,必须根据《公约》第22条第2款宣布他的来文证据充足可以受理。

5.8 关于案件的实质内容,申诉人认为缔约国已经承认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的人权状况仍然存在问题。他提交了几份人权报告,说明安全机构频繁使用酷刑,尤其在事关安全罪行及反对复兴党政权及叙利亚国家利益的海外人士的时候。缔约国了解他参与黎巴嫩内战的情况,因此1997年可以预见他将遭到叙利亚安全部门的逮捕、羁押、审讯和酷刑。

5.9 他声称,他本人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仍有遭受酷刑的风险。即便假设如缔约国所称,他没有违反任何限制规定,仅会受到为期10天至14天的预防性拘留和调查,他也几乎无法避免再次遭受酷刑。他已离开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很长时间,安全部门将对他抱有特别兴趣,而且虽然他已经服完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的刑期,安全部门仍将视其为不安全因素和国家公敌。

5.10 申诉人强调,缔约国未能否认他已经违反了叙利亚当局强加给他的限制措施。支持这一说法的事实还包括:他父亲受到安全部门的审讯。他姐姐Georgette Chahin、外甥女Carolin Chamoun、外甥Josef Chamoun及叔叔Walid Chahin, 皆为瑞典国民和/或居民,在2003年至2007年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停留期间都受到了安全部门的审讯,被逼问他的下落。审讯期间,他的外甥甚至受到了虐待。

5.11 律师认为,申诉人隐瞒其叙利亚国籍和关于抵达瑞典的说法自相矛盾这一事实并不削弱他的可信度:无论理由是否合理,寻求庇护者和移民向当局提供错误信息的做法十分普遍。重要的是他是叙利亚公民,于1997年被遣返回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而且因危害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国家利益罪而受到审讯和酷刑,并被判刑。

5.12 申诉人不同意缔约国的说法,即他的伤疤很有可能是战争期间负伤造